足球的影响力,大到可以和自由二字相提并论,甚至可以更加团结英格兰人民,为同一个目标与成功共享喜悦与胜利。


英格兰队击败丹麦队进入决赛后伦敦球迷庆祝

何越

【OR  商业新媒体】

记得2020欧洲杯开赛前,广州老友陈丹虹说:“要开赛了,我都开始兴奋了,你写篇文章吧!”我说我一个足球盲,不会写。写政治文章我可以一泻千里,足球?我哪里懂,我甚至不懂什么叫英格兰户口本。

我也没法明白足球迷的兴奋,不明白为何自称是某某俱乐部的粉丝也能是身份标签。大概15年前,我还在英国一家私立学校兼职教中文时,当时一位韩国学生,以百般热情为我解释了英超联赛,我转头就忘了。

也不是所有英格兰人都是足球粉丝。曾经一位英格兰朋友就很不屑地说英国人现在把足球当成了宗教。那时我也不懂此话,现在比较认同了。英国没有爱国主义教育,自由才是团结英国人的口号。不过足球的影响力,大到可以和自由二字相提并论,甚至可以更加团结英格兰人民,为同一个目标与成功共享喜悦与胜利。

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一直对足球不上心。英国的生活令我爱上了做饭,最近开始喜欢种花草,以后准备养条宠物狗或者猫。我的两个孩子都长大了,以后我准备牵着狗狗去散步。不过生活里找不到与足球的关系。

起初我对欧洲杯一点不上心,怎么分的组,谁出线,我大都是在朋友圈里无意看到。这令我知道好多球迷每晚撑着眼皮,不休不眠看足球。后来看到温布利球场(Wembley Stadium)场馆里广告语直接打出中文字,我就明白中国观众真是多到不计其数。

第一次开始看欧洲杯,是6月29日,英国vs.德国,此后就开始追着英格兰看。踢赢乌克兰以后,就开始认真了。过去一年半,英国电视新闻头条常常被疫情进展报道垄断,最近变成了温网和足球。英国在温网表现不佳,足球倒是越来越激发起人民的兴奋。前晚英格兰足球队打入2020欧洲杯决赛,全英格兰的狂喜最终感染了我这个完全足球盲。

前晚周三与丹麦那场,看到1:1, 我就受不了那紧张感,躲到房间看剧集去了。我以为自己没用胆小,后来发现有同感的不止我一人:一位英国朋友在脸书上说她躲到先生背后,一直不敢看。我的两个孩子陪着我先生看完全场,进第二球时,大孩子大声说:“妈!英格兰入球了!”我跳下床,加入全家行列,兴奋地高喊:“Come on, England!”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球迷的兴奋与激动。虽然以前在电视和酒吧里看过无数次,但那是别人的,这样亲身的心理激情体验,似乎是头一回。

赛后,大家狂热庆祝英格兰队“创造了历史纪录”,丹麦队则悲伤地几乎痛不欲生,尤其那位踢入精彩任意球的达姆斯高,脸都是歪的,简直要哭了。我替他难受,因为老实讲,英格兰虽然入了两球,可在我这个外行看来,第一球是丹麦队队员不小心出了乌龙,将球送入自己大门,等于英格兰白捡的;第二个点球罚的比较有争议,丹麦队认为是假摔,假不假我不懂,可我看得懂达姆斯高那漂亮的一记弧形任意球。

英格兰足球队队长凯恩高举双手鼓掌,向球迷致谢。凯恩在过去几年上镜率非常高,每次英格兰队赢球,第二天报纸头版登的总是他的个人大头像,连我都知道他是队长。他后来发推特说:“Support tonight was unreal!!! Thank you England!(今夜球迷的支持简直魔幻般的不真实!!!感谢英格兰!)”。从我过去的采访,我知道音乐家和电视名厨之所以能够成为大众明星,除了技术要好,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具有与现场观众和电视机前观众交流的本事。我必须说,前晚球员与球迷的互动深深感染了我。尤其输球后的丹麦球员集体站在球迷面前,球迷仍然集体激昂地为他们高歌、致谢和打气,非常令人感动。

一位足球评论员在电视里说:“上次我看英格兰队的光荣是1966年,当时我三岁。”还有球迷激动地说:“我真想不到这辈子我还能看到这一天!”这历史之最推高了球迷的幸福值。对于我这个球盲来说,我不明白为何一个55年都没有取得佳绩的球队,还被球迷惦记了一生?

我迅速搜寻了一下,证实这一点:英格兰队无需战绩、与生俱来的光荣感来自具有超强人气且超级富贵的英超。这个我能懂。我11岁的大孩子早就告诉过我,班里男孩子的愿望大都是做球星。她一个同学,曾经每周五都被母亲早早从学校带走,搭火车南下去南安普顿参加足球训练。老大也曾热血满腔地和其他同学一起参加足球俱乐部,我们还特意给她买了专业足球袜和护膝。结果没多久她就退了出来,原因是教练重男轻女。她最要好的同学,至今每周在我们小镇足球俱乐部踢足球,她父亲就是兼职教练。去年封锁期间,我看见这位教练父亲和他在健身房做教练的太太,“押”着他家孩子(即我女儿的好朋友)在雨中跑步,当时她小脸通红,累的不行,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脑门和脸蛋上。她父母在后面跟跑,她必须往前。

现在我们已经开始着手设计后天决赛(周日)的生活,无论输赢,都必须要庆祝,事实上周日似乎将成为全英格兰人不约而同的节日,必须好好过,不能错过。我对英国最初的感受,就是大家喜欢找着藉口开派对玩乐,足球比赛就是最大最好最迷人的派对藉口。只可惜还在疫情管制期间,尚不能在家里举行大型派对,但酒吧和户外可以。孩子还小,不能去酒吧。我们将去我的公婆家,烧烤畅饮,与他们共同观看决赛。我的婆婆是半个英格兰人,半个意大利人。因为她父亲在二战期间去意大利服役,娶了意大利太太,二战结束后两人共同回到英格兰。这场决赛,对于我婆婆而言,估计左手右臂都是肉,谁赢都行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英格兰队杀入欧洲杯决赛,我从足球盲转粉了

发布日期:2021-07-09 07:42
足球的影响力,大到可以和自由二字相提并论,甚至可以更加团结英格兰人民,为同一个目标与成功共享喜悦与胜利。


英格兰队击败丹麦队进入决赛后伦敦球迷庆祝

何越

【OR  商业新媒体】

记得2020欧洲杯开赛前,广州老友陈丹虹说:“要开赛了,我都开始兴奋了,你写篇文章吧!”我说我一个足球盲,不会写。写政治文章我可以一泻千里,足球?我哪里懂,我甚至不懂什么叫英格兰户口本。

我也没法明白足球迷的兴奋,不明白为何自称是某某俱乐部的粉丝也能是身份标签。大概15年前,我还在英国一家私立学校兼职教中文时,当时一位韩国学生,以百般热情为我解释了英超联赛,我转头就忘了。

也不是所有英格兰人都是足球粉丝。曾经一位英格兰朋友就很不屑地说英国人现在把足球当成了宗教。那时我也不懂此话,现在比较认同了。英国没有爱国主义教育,自由才是团结英国人的口号。不过足球的影响力,大到可以和自由二字相提并论,甚至可以更加团结英格兰人民,为同一个目标与成功共享喜悦与胜利。

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一直对足球不上心。英国的生活令我爱上了做饭,最近开始喜欢种花草,以后准备养条宠物狗或者猫。我的两个孩子都长大了,以后我准备牵着狗狗去散步。不过生活里找不到与足球的关系。

起初我对欧洲杯一点不上心,怎么分的组,谁出线,我大都是在朋友圈里无意看到。这令我知道好多球迷每晚撑着眼皮,不休不眠看足球。后来看到温布利球场(Wembley Stadium)场馆里广告语直接打出中文字,我就明白中国观众真是多到不计其数。

第一次开始看欧洲杯,是6月29日,英国vs.德国,此后就开始追着英格兰看。踢赢乌克兰以后,就开始认真了。过去一年半,英国电视新闻头条常常被疫情进展报道垄断,最近变成了温网和足球。英国在温网表现不佳,足球倒是越来越激发起人民的兴奋。前晚英格兰足球队打入2020欧洲杯决赛,全英格兰的狂喜最终感染了我这个完全足球盲。

前晚周三与丹麦那场,看到1:1, 我就受不了那紧张感,躲到房间看剧集去了。我以为自己没用胆小,后来发现有同感的不止我一人:一位英国朋友在脸书上说她躲到先生背后,一直不敢看。我的两个孩子陪着我先生看完全场,进第二球时,大孩子大声说:“妈!英格兰入球了!”我跳下床,加入全家行列,兴奋地高喊:“Come on, England!”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球迷的兴奋与激动。虽然以前在电视和酒吧里看过无数次,但那是别人的,这样亲身的心理激情体验,似乎是头一回。

赛后,大家狂热庆祝英格兰队“创造了历史纪录”,丹麦队则悲伤地几乎痛不欲生,尤其那位踢入精彩任意球的达姆斯高,脸都是歪的,简直要哭了。我替他难受,因为老实讲,英格兰虽然入了两球,可在我这个外行看来,第一球是丹麦队队员不小心出了乌龙,将球送入自己大门,等于英格兰白捡的;第二个点球罚的比较有争议,丹麦队认为是假摔,假不假我不懂,可我看得懂达姆斯高那漂亮的一记弧形任意球。

英格兰足球队队长凯恩高举双手鼓掌,向球迷致谢。凯恩在过去几年上镜率非常高,每次英格兰队赢球,第二天报纸头版登的总是他的个人大头像,连我都知道他是队长。他后来发推特说:“Support tonight was unreal!!! Thank you England!(今夜球迷的支持简直魔幻般的不真实!!!感谢英格兰!)”。从我过去的采访,我知道音乐家和电视名厨之所以能够成为大众明星,除了技术要好,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具有与现场观众和电视机前观众交流的本事。我必须说,前晚球员与球迷的互动深深感染了我。尤其输球后的丹麦球员集体站在球迷面前,球迷仍然集体激昂地为他们高歌、致谢和打气,非常令人感动。

一位足球评论员在电视里说:“上次我看英格兰队的光荣是1966年,当时我三岁。”还有球迷激动地说:“我真想不到这辈子我还能看到这一天!”这历史之最推高了球迷的幸福值。对于我这个球盲来说,我不明白为何一个55年都没有取得佳绩的球队,还被球迷惦记了一生?

我迅速搜寻了一下,证实这一点:英格兰队无需战绩、与生俱来的光荣感来自具有超强人气且超级富贵的英超。这个我能懂。我11岁的大孩子早就告诉过我,班里男孩子的愿望大都是做球星。她一个同学,曾经每周五都被母亲早早从学校带走,搭火车南下去南安普顿参加足球训练。老大也曾热血满腔地和其他同学一起参加足球俱乐部,我们还特意给她买了专业足球袜和护膝。结果没多久她就退了出来,原因是教练重男轻女。她最要好的同学,至今每周在我们小镇足球俱乐部踢足球,她父亲就是兼职教练。去年封锁期间,我看见这位教练父亲和他在健身房做教练的太太,“押”着他家孩子(即我女儿的好朋友)在雨中跑步,当时她小脸通红,累的不行,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脑门和脸蛋上。她父母在后面跟跑,她必须往前。

现在我们已经开始着手设计后天决赛(周日)的生活,无论输赢,都必须要庆祝,事实上周日似乎将成为全英格兰人不约而同的节日,必须好好过,不能错过。我对英国最初的感受,就是大家喜欢找着藉口开派对玩乐,足球比赛就是最大最好最迷人的派对藉口。只可惜还在疫情管制期间,尚不能在家里举行大型派对,但酒吧和户外可以。孩子还小,不能去酒吧。我们将去我的公婆家,烧烤畅饮,与他们共同观看决赛。我的婆婆是半个英格兰人,半个意大利人。因为她父亲在二战期间去意大利服役,娶了意大利太太,二战结束后两人共同回到英格兰。这场决赛,对于我婆婆而言,估计左手右臂都是肉,谁赢都行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足球的影响力,大到可以和自由二字相提并论,甚至可以更加团结英格兰人民,为同一个目标与成功共享喜悦与胜利。


英格兰队击败丹麦队进入决赛后伦敦球迷庆祝

何越

【OR  商业新媒体】

记得2020欧洲杯开赛前,广州老友陈丹虹说:“要开赛了,我都开始兴奋了,你写篇文章吧!”我说我一个足球盲,不会写。写政治文章我可以一泻千里,足球?我哪里懂,我甚至不懂什么叫英格兰户口本。

我也没法明白足球迷的兴奋,不明白为何自称是某某俱乐部的粉丝也能是身份标签。大概15年前,我还在英国一家私立学校兼职教中文时,当时一位韩国学生,以百般热情为我解释了英超联赛,我转头就忘了。

也不是所有英格兰人都是足球粉丝。曾经一位英格兰朋友就很不屑地说英国人现在把足球当成了宗教。那时我也不懂此话,现在比较认同了。英国没有爱国主义教育,自由才是团结英国人的口号。不过足球的影响力,大到可以和自由二字相提并论,甚至可以更加团结英格兰人民,为同一个目标与成功共享喜悦与胜利。

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一直对足球不上心。英国的生活令我爱上了做饭,最近开始喜欢种花草,以后准备养条宠物狗或者猫。我的两个孩子都长大了,以后我准备牵着狗狗去散步。不过生活里找不到与足球的关系。

起初我对欧洲杯一点不上心,怎么分的组,谁出线,我大都是在朋友圈里无意看到。这令我知道好多球迷每晚撑着眼皮,不休不眠看足球。后来看到温布利球场(Wembley Stadium)场馆里广告语直接打出中文字,我就明白中国观众真是多到不计其数。

第一次开始看欧洲杯,是6月29日,英国vs.德国,此后就开始追着英格兰看。踢赢乌克兰以后,就开始认真了。过去一年半,英国电视新闻头条常常被疫情进展报道垄断,最近变成了温网和足球。英国在温网表现不佳,足球倒是越来越激发起人民的兴奋。前晚英格兰足球队打入2020欧洲杯决赛,全英格兰的狂喜最终感染了我这个完全足球盲。

前晚周三与丹麦那场,看到1:1, 我就受不了那紧张感,躲到房间看剧集去了。我以为自己没用胆小,后来发现有同感的不止我一人:一位英国朋友在脸书上说她躲到先生背后,一直不敢看。我的两个孩子陪着我先生看完全场,进第二球时,大孩子大声说:“妈!英格兰入球了!”我跳下床,加入全家行列,兴奋地高喊:“Come on, England!”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球迷的兴奋与激动。虽然以前在电视和酒吧里看过无数次,但那是别人的,这样亲身的心理激情体验,似乎是头一回。

赛后,大家狂热庆祝英格兰队“创造了历史纪录”,丹麦队则悲伤地几乎痛不欲生,尤其那位踢入精彩任意球的达姆斯高,脸都是歪的,简直要哭了。我替他难受,因为老实讲,英格兰虽然入了两球,可在我这个外行看来,第一球是丹麦队队员不小心出了乌龙,将球送入自己大门,等于英格兰白捡的;第二个点球罚的比较有争议,丹麦队认为是假摔,假不假我不懂,可我看得懂达姆斯高那漂亮的一记弧形任意球。

英格兰足球队队长凯恩高举双手鼓掌,向球迷致谢。凯恩在过去几年上镜率非常高,每次英格兰队赢球,第二天报纸头版登的总是他的个人大头像,连我都知道他是队长。他后来发推特说:“Support tonight was unreal!!! Thank you England!(今夜球迷的支持简直魔幻般的不真实!!!感谢英格兰!)”。从我过去的采访,我知道音乐家和电视名厨之所以能够成为大众明星,除了技术要好,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具有与现场观众和电视机前观众交流的本事。我必须说,前晚球员与球迷的互动深深感染了我。尤其输球后的丹麦球员集体站在球迷面前,球迷仍然集体激昂地为他们高歌、致谢和打气,非常令人感动。

一位足球评论员在电视里说:“上次我看英格兰队的光荣是1966年,当时我三岁。”还有球迷激动地说:“我真想不到这辈子我还能看到这一天!”这历史之最推高了球迷的幸福值。对于我这个球盲来说,我不明白为何一个55年都没有取得佳绩的球队,还被球迷惦记了一生?

我迅速搜寻了一下,证实这一点:英格兰队无需战绩、与生俱来的光荣感来自具有超强人气且超级富贵的英超。这个我能懂。我11岁的大孩子早就告诉过我,班里男孩子的愿望大都是做球星。她一个同学,曾经每周五都被母亲早早从学校带走,搭火车南下去南安普顿参加足球训练。老大也曾热血满腔地和其他同学一起参加足球俱乐部,我们还特意给她买了专业足球袜和护膝。结果没多久她就退了出来,原因是教练重男轻女。她最要好的同学,至今每周在我们小镇足球俱乐部踢足球,她父亲就是兼职教练。去年封锁期间,我看见这位教练父亲和他在健身房做教练的太太,“押”着他家孩子(即我女儿的好朋友)在雨中跑步,当时她小脸通红,累的不行,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脑门和脸蛋上。她父母在后面跟跑,她必须往前。

现在我们已经开始着手设计后天决赛(周日)的生活,无论输赢,都必须要庆祝,事实上周日似乎将成为全英格兰人不约而同的节日,必须好好过,不能错过。我对英国最初的感受,就是大家喜欢找着藉口开派对玩乐,足球比赛就是最大最好最迷人的派对藉口。只可惜还在疫情管制期间,尚不能在家里举行大型派对,但酒吧和户外可以。孩子还小,不能去酒吧。我们将去我的公婆家,烧烤畅饮,与他们共同观看决赛。我的婆婆是半个英格兰人,半个意大利人。因为她父亲在二战期间去意大利服役,娶了意大利太太,二战结束后两人共同回到英格兰。这场决赛,对于我婆婆而言,估计左手右臂都是肉,谁赢都行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英格兰队杀入欧洲杯决赛,我从足球盲转粉了

发布日期:2021-07-09 07:42
足球的影响力,大到可以和自由二字相提并论,甚至可以更加团结英格兰人民,为同一个目标与成功共享喜悦与胜利。


英格兰队击败丹麦队进入决赛后伦敦球迷庆祝

何越

【OR  商业新媒体】

记得2020欧洲杯开赛前,广州老友陈丹虹说:“要开赛了,我都开始兴奋了,你写篇文章吧!”我说我一个足球盲,不会写。写政治文章我可以一泻千里,足球?我哪里懂,我甚至不懂什么叫英格兰户口本。

我也没法明白足球迷的兴奋,不明白为何自称是某某俱乐部的粉丝也能是身份标签。大概15年前,我还在英国一家私立学校兼职教中文时,当时一位韩国学生,以百般热情为我解释了英超联赛,我转头就忘了。

也不是所有英格兰人都是足球粉丝。曾经一位英格兰朋友就很不屑地说英国人现在把足球当成了宗教。那时我也不懂此话,现在比较认同了。英国没有爱国主义教育,自由才是团结英国人的口号。不过足球的影响力,大到可以和自由二字相提并论,甚至可以更加团结英格兰人民,为同一个目标与成功共享喜悦与胜利。

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一直对足球不上心。英国的生活令我爱上了做饭,最近开始喜欢种花草,以后准备养条宠物狗或者猫。我的两个孩子都长大了,以后我准备牵着狗狗去散步。不过生活里找不到与足球的关系。

起初我对欧洲杯一点不上心,怎么分的组,谁出线,我大都是在朋友圈里无意看到。这令我知道好多球迷每晚撑着眼皮,不休不眠看足球。后来看到温布利球场(Wembley Stadium)场馆里广告语直接打出中文字,我就明白中国观众真是多到不计其数。

第一次开始看欧洲杯,是6月29日,英国vs.德国,此后就开始追着英格兰看。踢赢乌克兰以后,就开始认真了。过去一年半,英国电视新闻头条常常被疫情进展报道垄断,最近变成了温网和足球。英国在温网表现不佳,足球倒是越来越激发起人民的兴奋。前晚英格兰足球队打入2020欧洲杯决赛,全英格兰的狂喜最终感染了我这个完全足球盲。

前晚周三与丹麦那场,看到1:1, 我就受不了那紧张感,躲到房间看剧集去了。我以为自己没用胆小,后来发现有同感的不止我一人:一位英国朋友在脸书上说她躲到先生背后,一直不敢看。我的两个孩子陪着我先生看完全场,进第二球时,大孩子大声说:“妈!英格兰入球了!”我跳下床,加入全家行列,兴奋地高喊:“Come on, England!”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球迷的兴奋与激动。虽然以前在电视和酒吧里看过无数次,但那是别人的,这样亲身的心理激情体验,似乎是头一回。

赛后,大家狂热庆祝英格兰队“创造了历史纪录”,丹麦队则悲伤地几乎痛不欲生,尤其那位踢入精彩任意球的达姆斯高,脸都是歪的,简直要哭了。我替他难受,因为老实讲,英格兰虽然入了两球,可在我这个外行看来,第一球是丹麦队队员不小心出了乌龙,将球送入自己大门,等于英格兰白捡的;第二个点球罚的比较有争议,丹麦队认为是假摔,假不假我不懂,可我看得懂达姆斯高那漂亮的一记弧形任意球。

英格兰足球队队长凯恩高举双手鼓掌,向球迷致谢。凯恩在过去几年上镜率非常高,每次英格兰队赢球,第二天报纸头版登的总是他的个人大头像,连我都知道他是队长。他后来发推特说:“Support tonight was unreal!!! Thank you England!(今夜球迷的支持简直魔幻般的不真实!!!感谢英格兰!)”。从我过去的采访,我知道音乐家和电视名厨之所以能够成为大众明星,除了技术要好,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具有与现场观众和电视机前观众交流的本事。我必须说,前晚球员与球迷的互动深深感染了我。尤其输球后的丹麦球员集体站在球迷面前,球迷仍然集体激昂地为他们高歌、致谢和打气,非常令人感动。

一位足球评论员在电视里说:“上次我看英格兰队的光荣是1966年,当时我三岁。”还有球迷激动地说:“我真想不到这辈子我还能看到这一天!”这历史之最推高了球迷的幸福值。对于我这个球盲来说,我不明白为何一个55年都没有取得佳绩的球队,还被球迷惦记了一生?

我迅速搜寻了一下,证实这一点:英格兰队无需战绩、与生俱来的光荣感来自具有超强人气且超级富贵的英超。这个我能懂。我11岁的大孩子早就告诉过我,班里男孩子的愿望大都是做球星。她一个同学,曾经每周五都被母亲早早从学校带走,搭火车南下去南安普顿参加足球训练。老大也曾热血满腔地和其他同学一起参加足球俱乐部,我们还特意给她买了专业足球袜和护膝。结果没多久她就退了出来,原因是教练重男轻女。她最要好的同学,至今每周在我们小镇足球俱乐部踢足球,她父亲就是兼职教练。去年封锁期间,我看见这位教练父亲和他在健身房做教练的太太,“押”着他家孩子(即我女儿的好朋友)在雨中跑步,当时她小脸通红,累的不行,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脑门和脸蛋上。她父母在后面跟跑,她必须往前。

现在我们已经开始着手设计后天决赛(周日)的生活,无论输赢,都必须要庆祝,事实上周日似乎将成为全英格兰人不约而同的节日,必须好好过,不能错过。我对英国最初的感受,就是大家喜欢找着藉口开派对玩乐,足球比赛就是最大最好最迷人的派对藉口。只可惜还在疫情管制期间,尚不能在家里举行大型派对,但酒吧和户外可以。孩子还小,不能去酒吧。我们将去我的公婆家,烧烤畅饮,与他们共同观看决赛。我的婆婆是半个英格兰人,半个意大利人。因为她父亲在二战期间去意大利服役,娶了意大利太太,二战结束后两人共同回到英格兰。这场决赛,对于我婆婆而言,估计左手右臂都是肉,谁赢都行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