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强大的欧洲商业游说团体呼吁欧盟政客加大力度反击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但不要像一些追随美国脚步、限制与中国商业联系的领导人所主张的那样,将中国企业拒之门外。



Daniel Michaels

【OR  商业新媒体】

一个强大的欧洲商业游说团体呼吁欧盟政界人士加大力度反击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但不要像一些追随美国限制与中国商业联系的领导人所主张的那样,将中国企业拒之门外。

欧洲工业圆桌会议(European Round Table for Industry, 简称ERT)成员周一呼吁欧盟领导人争取与中国达成更有利的商业条款,而不要避而远之,尽管一些国家领导人在与华盛顿关系改善之际对北京的疑虑日益增多。ERT是一个行业组织,由近60名来自总部位于欧洲的大型跨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组成。

近几个月,多国政府和欧盟官员更加倾向支持美国反对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日益强硬的立场。与美国商界领袖类似,这些企业领导人对于与中国脱钩的呼声心存顾虑。

ERT成员Jacob Wallenberg是瑞典控股公司Investor AB董事长兼电信设备巨头爱立信(Ericsson ADS, ERIC)副董事长。他在谈到中国和西方的商业关系时说:“我们必须让这一关系发挥作用。”他说,欧美施压之下,中国已开始开放其银行、保险和其他行业,这种压力可以改善西方在中国的商业地位。

“很完美吗?不,差得远呢。”Wallenberg说。但他说,改善是“持续推进的结果,我认为我们有理由继续推进”。

ERT成员还包括其他一些业界高管,来自德国汽车制造商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XE, 简称﹕宝马汽车)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能源巨头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 PLC, RDSB.LN)、法国道达尔能源(TotalEnergies, TOT)和意大利埃尼公司(Eni S.p.A., ENI.MI),以及英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和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plc, GSK, GSK.LN)。ERT成员所在的公司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大量的业务和投资。

担任ERT贸易委员会主席的Wallenerg对中国有着丰富的经验,因为有瑞典Investor AB担任大股东的许多公司都与中国市场有着深厚的联系。其中有几家公司,包括瑞士工业巨头ABB、瑞典家电制造商伊莱克斯(Electrolux AB, ELUXY)和阿斯利康,去年在中国媒体上成为受威胁的目标,原因是瑞典在美国压力下,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参与其5G网络建设,偏向于爱立信和芬兰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引起中国的愤怒。

Wallenberg称,他坚决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可以捍卫自己的国家安全,但“你也必须在外交层面上处理这个问题,这样才能维持关系。”

ERT还敦促欧盟不要趁着新冠疫情冲击经济的机会,以保护主义的方式来提升欧洲制造业和政治自治。该组织周一发布了一份立场文件,反对一些欧洲领导人的呼吁,这些领导人希望欧盟通过加强自主生产能力和地缘政治地位,让欧盟从美国和中国获得更大的“战略自治”。

主张自由贸易的ERT表示,欧洲应该能够在必要时采取自己的立场,但警告称,坚持经济自治可能会适得其反。

Wallenberg称:“我们非常担心,战略自治的概念很容易导致保护主义。”

该组织支持深化与美国的经济联系,就像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个月访问欧洲时政界人士暗示的那样,但不能以牺牲与其他地区的商业关系为代价。中国去年超过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中国市场是许多欧洲大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特别是德国汽车制造商,这些企业是欧盟经济的核心。

在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下,美国推动其经济与中国脱钩,因为他们担心北京已经从地缘政治和经济伙伴转变为竞争对手。拜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这一立场,该立场在华盛顿得到了广泛的两党支持,与此同时,拜登正在敦促欧洲各国政府与美国为伍对抗中国。

许多美国决策者和越来越多的欧洲官员表示,鉴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加强了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经济的控制,把经济问题与围绕中国的国家安全问题分开是不可能了。

上周四,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表示,“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

Wallenberg说,商业关系可以与国家安全问题分开处理。Wallenberg在40年前获得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Wharton School)的学位,现在他持有纳斯达克(Nasdaq Inc.)等美国公司的大量股份。

“我了解美国的政治环境,”Wallenberg说。“我不认为,仅仅因为我们和企业说与中国有业务联系是好事,我们就与美国不和。”他说,美国商界人士私下里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包括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和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在内的美国企业都批评了特朗普政府对与中国公司合作施加限制的做法。

在瑞典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国竞争对手华为和中兴参与其5G网络建设后,爱立信受到了尤为严重的排挤。在Wallenberg的支持下,最近几个月爱立信首席执行官Borje Ekholm批评了瑞典的这一决定,称在一个以自由贸易为纽带的世界里,瑞典这样做会弄巧成拙。

Wallenberg说,瑞典可以在不影响安全的情况下,在其5G网络的某些特定部分使用华为的设备。他说,这样一来,国家安全可以得到保护,同时更广泛的关系也不会受到伤害。

“有些人不喜欢我这么说,但我还是坚持这个看法。”Wallenberg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欧盟商界领袖希望加强对华合作,反对脱钩

发布日期:2021-07-06 11:26
一个强大的欧洲商业游说团体呼吁欧盟政客加大力度反击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但不要像一些追随美国脚步、限制与中国商业联系的领导人所主张的那样,将中国企业拒之门外。



Daniel Michaels

【OR  商业新媒体】

一个强大的欧洲商业游说团体呼吁欧盟政界人士加大力度反击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但不要像一些追随美国限制与中国商业联系的领导人所主张的那样,将中国企业拒之门外。

欧洲工业圆桌会议(European Round Table for Industry, 简称ERT)成员周一呼吁欧盟领导人争取与中国达成更有利的商业条款,而不要避而远之,尽管一些国家领导人在与华盛顿关系改善之际对北京的疑虑日益增多。ERT是一个行业组织,由近60名来自总部位于欧洲的大型跨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组成。

近几个月,多国政府和欧盟官员更加倾向支持美国反对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日益强硬的立场。与美国商界领袖类似,这些企业领导人对于与中国脱钩的呼声心存顾虑。

ERT成员Jacob Wallenberg是瑞典控股公司Investor AB董事长兼电信设备巨头爱立信(Ericsson ADS, ERIC)副董事长。他在谈到中国和西方的商业关系时说:“我们必须让这一关系发挥作用。”他说,欧美施压之下,中国已开始开放其银行、保险和其他行业,这种压力可以改善西方在中国的商业地位。

“很完美吗?不,差得远呢。”Wallenberg说。但他说,改善是“持续推进的结果,我认为我们有理由继续推进”。

ERT成员还包括其他一些业界高管,来自德国汽车制造商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XE, 简称﹕宝马汽车)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能源巨头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 PLC, RDSB.LN)、法国道达尔能源(TotalEnergies, TOT)和意大利埃尼公司(Eni S.p.A., ENI.MI),以及英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和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plc, GSK, GSK.LN)。ERT成员所在的公司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大量的业务和投资。

担任ERT贸易委员会主席的Wallenerg对中国有着丰富的经验,因为有瑞典Investor AB担任大股东的许多公司都与中国市场有着深厚的联系。其中有几家公司,包括瑞士工业巨头ABB、瑞典家电制造商伊莱克斯(Electrolux AB, ELUXY)和阿斯利康,去年在中国媒体上成为受威胁的目标,原因是瑞典在美国压力下,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参与其5G网络建设,偏向于爱立信和芬兰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引起中国的愤怒。

Wallenberg称,他坚决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可以捍卫自己的国家安全,但“你也必须在外交层面上处理这个问题,这样才能维持关系。”

ERT还敦促欧盟不要趁着新冠疫情冲击经济的机会,以保护主义的方式来提升欧洲制造业和政治自治。该组织周一发布了一份立场文件,反对一些欧洲领导人的呼吁,这些领导人希望欧盟通过加强自主生产能力和地缘政治地位,让欧盟从美国和中国获得更大的“战略自治”。

主张自由贸易的ERT表示,欧洲应该能够在必要时采取自己的立场,但警告称,坚持经济自治可能会适得其反。

Wallenberg称:“我们非常担心,战略自治的概念很容易导致保护主义。”

该组织支持深化与美国的经济联系,就像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个月访问欧洲时政界人士暗示的那样,但不能以牺牲与其他地区的商业关系为代价。中国去年超过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中国市场是许多欧洲大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特别是德国汽车制造商,这些企业是欧盟经济的核心。

在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下,美国推动其经济与中国脱钩,因为他们担心北京已经从地缘政治和经济伙伴转变为竞争对手。拜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这一立场,该立场在华盛顿得到了广泛的两党支持,与此同时,拜登正在敦促欧洲各国政府与美国为伍对抗中国。

许多美国决策者和越来越多的欧洲官员表示,鉴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加强了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经济的控制,把经济问题与围绕中国的国家安全问题分开是不可能了。

上周四,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表示,“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

Wallenberg说,商业关系可以与国家安全问题分开处理。Wallenberg在40年前获得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Wharton School)的学位,现在他持有纳斯达克(Nasdaq Inc.)等美国公司的大量股份。

“我了解美国的政治环境,”Wallenberg说。“我不认为,仅仅因为我们和企业说与中国有业务联系是好事,我们就与美国不和。”他说,美国商界人士私下里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包括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和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在内的美国企业都批评了特朗普政府对与中国公司合作施加限制的做法。

在瑞典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国竞争对手华为和中兴参与其5G网络建设后,爱立信受到了尤为严重的排挤。在Wallenberg的支持下,最近几个月爱立信首席执行官Borje Ekholm批评了瑞典的这一决定,称在一个以自由贸易为纽带的世界里,瑞典这样做会弄巧成拙。

Wallenberg说,瑞典可以在不影响安全的情况下,在其5G网络的某些特定部分使用华为的设备。他说,这样一来,国家安全可以得到保护,同时更广泛的关系也不会受到伤害。

“有些人不喜欢我这么说,但我还是坚持这个看法。”Wallenberg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一个强大的欧洲商业游说团体呼吁欧盟政客加大力度反击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但不要像一些追随美国脚步、限制与中国商业联系的领导人所主张的那样,将中国企业拒之门外。



Daniel Michaels

【OR  商业新媒体】

一个强大的欧洲商业游说团体呼吁欧盟政界人士加大力度反击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但不要像一些追随美国限制与中国商业联系的领导人所主张的那样,将中国企业拒之门外。

欧洲工业圆桌会议(European Round Table for Industry, 简称ERT)成员周一呼吁欧盟领导人争取与中国达成更有利的商业条款,而不要避而远之,尽管一些国家领导人在与华盛顿关系改善之际对北京的疑虑日益增多。ERT是一个行业组织,由近60名来自总部位于欧洲的大型跨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组成。

近几个月,多国政府和欧盟官员更加倾向支持美国反对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日益强硬的立场。与美国商界领袖类似,这些企业领导人对于与中国脱钩的呼声心存顾虑。

ERT成员Jacob Wallenberg是瑞典控股公司Investor AB董事长兼电信设备巨头爱立信(Ericsson ADS, ERIC)副董事长。他在谈到中国和西方的商业关系时说:“我们必须让这一关系发挥作用。”他说,欧美施压之下,中国已开始开放其银行、保险和其他行业,这种压力可以改善西方在中国的商业地位。

“很完美吗?不,差得远呢。”Wallenberg说。但他说,改善是“持续推进的结果,我认为我们有理由继续推进”。

ERT成员还包括其他一些业界高管,来自德国汽车制造商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XE, 简称﹕宝马汽车)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能源巨头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 PLC, RDSB.LN)、法国道达尔能源(TotalEnergies, TOT)和意大利埃尼公司(Eni S.p.A., ENI.MI),以及英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和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plc, GSK, GSK.LN)。ERT成员所在的公司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大量的业务和投资。

担任ERT贸易委员会主席的Wallenerg对中国有着丰富的经验,因为有瑞典Investor AB担任大股东的许多公司都与中国市场有着深厚的联系。其中有几家公司,包括瑞士工业巨头ABB、瑞典家电制造商伊莱克斯(Electrolux AB, ELUXY)和阿斯利康,去年在中国媒体上成为受威胁的目标,原因是瑞典在美国压力下,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参与其5G网络建设,偏向于爱立信和芬兰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引起中国的愤怒。

Wallenberg称,他坚决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可以捍卫自己的国家安全,但“你也必须在外交层面上处理这个问题,这样才能维持关系。”

ERT还敦促欧盟不要趁着新冠疫情冲击经济的机会,以保护主义的方式来提升欧洲制造业和政治自治。该组织周一发布了一份立场文件,反对一些欧洲领导人的呼吁,这些领导人希望欧盟通过加强自主生产能力和地缘政治地位,让欧盟从美国和中国获得更大的“战略自治”。

主张自由贸易的ERT表示,欧洲应该能够在必要时采取自己的立场,但警告称,坚持经济自治可能会适得其反。

Wallenberg称:“我们非常担心,战略自治的概念很容易导致保护主义。”

该组织支持深化与美国的经济联系,就像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个月访问欧洲时政界人士暗示的那样,但不能以牺牲与其他地区的商业关系为代价。中国去年超过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中国市场是许多欧洲大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特别是德国汽车制造商,这些企业是欧盟经济的核心。

在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下,美国推动其经济与中国脱钩,因为他们担心北京已经从地缘政治和经济伙伴转变为竞争对手。拜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这一立场,该立场在华盛顿得到了广泛的两党支持,与此同时,拜登正在敦促欧洲各国政府与美国为伍对抗中国。

许多美国决策者和越来越多的欧洲官员表示,鉴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加强了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经济的控制,把经济问题与围绕中国的国家安全问题分开是不可能了。

上周四,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表示,“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

Wallenberg说,商业关系可以与国家安全问题分开处理。Wallenberg在40年前获得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Wharton School)的学位,现在他持有纳斯达克(Nasdaq Inc.)等美国公司的大量股份。

“我了解美国的政治环境,”Wallenberg说。“我不认为,仅仅因为我们和企业说与中国有业务联系是好事,我们就与美国不和。”他说,美国商界人士私下里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包括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和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在内的美国企业都批评了特朗普政府对与中国公司合作施加限制的做法。

在瑞典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国竞争对手华为和中兴参与其5G网络建设后,爱立信受到了尤为严重的排挤。在Wallenberg的支持下,最近几个月爱立信首席执行官Borje Ekholm批评了瑞典的这一决定,称在一个以自由贸易为纽带的世界里,瑞典这样做会弄巧成拙。

Wallenberg说,瑞典可以在不影响安全的情况下,在其5G网络的某些特定部分使用华为的设备。他说,这样一来,国家安全可以得到保护,同时更广泛的关系也不会受到伤害。

“有些人不喜欢我这么说,但我还是坚持这个看法。”Wallenberg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欧盟商界领袖希望加强对华合作,反对脱钩

发布日期:2021-07-06 11:26
一个强大的欧洲商业游说团体呼吁欧盟政客加大力度反击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但不要像一些追随美国脚步、限制与中国商业联系的领导人所主张的那样,将中国企业拒之门外。



Daniel Michaels

【OR  商业新媒体】

一个强大的欧洲商业游说团体呼吁欧盟政界人士加大力度反击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但不要像一些追随美国限制与中国商业联系的领导人所主张的那样,将中国企业拒之门外。

欧洲工业圆桌会议(European Round Table for Industry, 简称ERT)成员周一呼吁欧盟领导人争取与中国达成更有利的商业条款,而不要避而远之,尽管一些国家领导人在与华盛顿关系改善之际对北京的疑虑日益增多。ERT是一个行业组织,由近60名来自总部位于欧洲的大型跨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组成。

近几个月,多国政府和欧盟官员更加倾向支持美国反对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日益强硬的立场。与美国商界领袖类似,这些企业领导人对于与中国脱钩的呼声心存顾虑。

ERT成员Jacob Wallenberg是瑞典控股公司Investor AB董事长兼电信设备巨头爱立信(Ericsson ADS, ERIC)副董事长。他在谈到中国和西方的商业关系时说:“我们必须让这一关系发挥作用。”他说,欧美施压之下,中国已开始开放其银行、保险和其他行业,这种压力可以改善西方在中国的商业地位。

“很完美吗?不,差得远呢。”Wallenberg说。但他说,改善是“持续推进的结果,我认为我们有理由继续推进”。

ERT成员还包括其他一些业界高管,来自德国汽车制造商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XE, 简称﹕宝马汽车)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能源巨头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 PLC, RDSB.LN)、法国道达尔能源(TotalEnergies, TOT)和意大利埃尼公司(Eni S.p.A., ENI.MI),以及英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和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plc, GSK, GSK.LN)。ERT成员所在的公司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大量的业务和投资。

担任ERT贸易委员会主席的Wallenerg对中国有着丰富的经验,因为有瑞典Investor AB担任大股东的许多公司都与中国市场有着深厚的联系。其中有几家公司,包括瑞士工业巨头ABB、瑞典家电制造商伊莱克斯(Electrolux AB, ELUXY)和阿斯利康,去年在中国媒体上成为受威胁的目标,原因是瑞典在美国压力下,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参与其5G网络建设,偏向于爱立信和芬兰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引起中国的愤怒。

Wallenberg称,他坚决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可以捍卫自己的国家安全,但“你也必须在外交层面上处理这个问题,这样才能维持关系。”

ERT还敦促欧盟不要趁着新冠疫情冲击经济的机会,以保护主义的方式来提升欧洲制造业和政治自治。该组织周一发布了一份立场文件,反对一些欧洲领导人的呼吁,这些领导人希望欧盟通过加强自主生产能力和地缘政治地位,让欧盟从美国和中国获得更大的“战略自治”。

主张自由贸易的ERT表示,欧洲应该能够在必要时采取自己的立场,但警告称,坚持经济自治可能会适得其反。

Wallenberg称:“我们非常担心,战略自治的概念很容易导致保护主义。”

该组织支持深化与美国的经济联系,就像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个月访问欧洲时政界人士暗示的那样,但不能以牺牲与其他地区的商业关系为代价。中国去年超过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中国市场是许多欧洲大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特别是德国汽车制造商,这些企业是欧盟经济的核心。

在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下,美国推动其经济与中国脱钩,因为他们担心北京已经从地缘政治和经济伙伴转变为竞争对手。拜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这一立场,该立场在华盛顿得到了广泛的两党支持,与此同时,拜登正在敦促欧洲各国政府与美国为伍对抗中国。

许多美国决策者和越来越多的欧洲官员表示,鉴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加强了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经济的控制,把经济问题与围绕中国的国家安全问题分开是不可能了。

上周四,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表示,“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

Wallenberg说,商业关系可以与国家安全问题分开处理。Wallenberg在40年前获得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Wharton School)的学位,现在他持有纳斯达克(Nasdaq Inc.)等美国公司的大量股份。

“我了解美国的政治环境,”Wallenberg说。“我不认为,仅仅因为我们和企业说与中国有业务联系是好事,我们就与美国不和。”他说,美国商界人士私下里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包括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和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在内的美国企业都批评了特朗普政府对与中国公司合作施加限制的做法。

在瑞典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国竞争对手华为和中兴参与其5G网络建设后,爱立信受到了尤为严重的排挤。在Wallenberg的支持下,最近几个月爱立信首席执行官Borje Ekholm批评了瑞典的这一决定,称在一个以自由贸易为纽带的世界里,瑞典这样做会弄巧成拙。

Wallenberg说,瑞典可以在不影响安全的情况下,在其5G网络的某些特定部分使用华为的设备。他说,这样一来,国家安全可以得到保护,同时更广泛的关系也不会受到伤害。

“有些人不喜欢我这么说,但我还是坚持这个看法。”Wallenberg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