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茨海默病很可能是美国最大的未获满足的医疗需求。哪怕一种药物只有微小的机会可以减缓疾病进展,患者、护理人员甚至医生都对其有很大的需求。因此虽然面临一些压力,但渤健的新药Aduhelm前景仍乐观。



Charley Grant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纳税人将为渤健(Biogen Inc., BIIB)的阿尔茨海默病新疗法支付大部分费用,投资者感到紧张。

尽管存在重大争议,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简称FDA)还是于本月早些时候批准了Aduhelm。几位知名专家批评监管机构允许一种无效药物销售。


这些观点并没有说服FDA,但这一争论引发了美国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将如何支付该药费用的疑问。不包括返款和折扣,该药一年用量的标价是5.6万美元。投资者对Aduhelm能否像预期的那样轰动市场心存一些怀疑:过去一个月,渤健的股价累计上涨了30%,但自去年6月10日以来累计下跌了近20%。

怀疑是有充分理由的。虽然美国联邦医疗保险通常为所有获批的药物买单,但拜登政府的一名官员表示,政府“承受不起像往常一样对待”。而Aduhelm的价格仅仅是患者接受其治疗所需的一系列费用中的一项。其他费用包括脑成像检查、输液以及为评估疾病进展而多次就诊。

此外,渤健可能比华尔街之前预期的要更早面临竞争。对手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 LLY)上周表示,计划为自己的阿尔茨海默病疗法提请监管机构批准,这款药物可能最快在明年年底上市。礼来的donanemab类似于Aduhelm,但可能更有效。

但事实是,阿尔茨海默病很可能是美国最大的未获满足的医疗需求。因此,哪怕一种药物只有微小的机会可以减缓疾病进展,患者、护理人员甚至医生都对其有很大的需求。不管有什么争议,FDA的认可对许多医生来说都是有分量的。

美国联邦医疗保险的管理者可能会限制某些早期患者使用该药,但渤健以及最终像礼来这样的竞争对手在找到购药者方面不会有太大困难。此外,中枢神经系统药物的推广通常是缓慢的,那些最终会大获成功的药物也同样如此。即使美国联邦医疗保险不限制患者使用该药,漫长的新患者转入过程意味着Aduhelm不会是一个例外。Truist Securities的分析师预计Aduhelm的年销售额在峰值时将达到120亿美元左右。不过,这要到2031年才能实现。

与此同时,最近的下跌意味着,渤健的股东可能从降低的预期中获益。该股目前的股价不到其去年利润的14倍,对于可能是所有大型制药企业中长期增长前景最好的公司而言,这个股价并不高。

今天的惶恐是明天机遇的来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虽然面临压力,渤健的阿尔茨海默病药物仍可能大获成功

发布日期:2021-06-30 11:37
阿尔茨海默病很可能是美国最大的未获满足的医疗需求。哪怕一种药物只有微小的机会可以减缓疾病进展,患者、护理人员甚至医生都对其有很大的需求。因此虽然面临一些压力,但渤健的新药Aduhelm前景仍乐观。



Charley Grant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纳税人将为渤健(Biogen Inc., BIIB)的阿尔茨海默病新疗法支付大部分费用,投资者感到紧张。

尽管存在重大争议,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简称FDA)还是于本月早些时候批准了Aduhelm。几位知名专家批评监管机构允许一种无效药物销售。


这些观点并没有说服FDA,但这一争论引发了美国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将如何支付该药费用的疑问。不包括返款和折扣,该药一年用量的标价是5.6万美元。投资者对Aduhelm能否像预期的那样轰动市场心存一些怀疑:过去一个月,渤健的股价累计上涨了30%,但自去年6月10日以来累计下跌了近20%。

怀疑是有充分理由的。虽然美国联邦医疗保险通常为所有获批的药物买单,但拜登政府的一名官员表示,政府“承受不起像往常一样对待”。而Aduhelm的价格仅仅是患者接受其治疗所需的一系列费用中的一项。其他费用包括脑成像检查、输液以及为评估疾病进展而多次就诊。

此外,渤健可能比华尔街之前预期的要更早面临竞争。对手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 LLY)上周表示,计划为自己的阿尔茨海默病疗法提请监管机构批准,这款药物可能最快在明年年底上市。礼来的donanemab类似于Aduhelm,但可能更有效。

但事实是,阿尔茨海默病很可能是美国最大的未获满足的医疗需求。因此,哪怕一种药物只有微小的机会可以减缓疾病进展,患者、护理人员甚至医生都对其有很大的需求。不管有什么争议,FDA的认可对许多医生来说都是有分量的。

美国联邦医疗保险的管理者可能会限制某些早期患者使用该药,但渤健以及最终像礼来这样的竞争对手在找到购药者方面不会有太大困难。此外,中枢神经系统药物的推广通常是缓慢的,那些最终会大获成功的药物也同样如此。即使美国联邦医疗保险不限制患者使用该药,漫长的新患者转入过程意味着Aduhelm不会是一个例外。Truist Securities的分析师预计Aduhelm的年销售额在峰值时将达到120亿美元左右。不过,这要到2031年才能实现。

与此同时,最近的下跌意味着,渤健的股东可能从降低的预期中获益。该股目前的股价不到其去年利润的14倍,对于可能是所有大型制药企业中长期增长前景最好的公司而言,这个股价并不高。

今天的惶恐是明天机遇的来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阿尔茨海默病很可能是美国最大的未获满足的医疗需求。哪怕一种药物只有微小的机会可以减缓疾病进展,患者、护理人员甚至医生都对其有很大的需求。因此虽然面临一些压力,但渤健的新药Aduhelm前景仍乐观。



Charley Grant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纳税人将为渤健(Biogen Inc., BIIB)的阿尔茨海默病新疗法支付大部分费用,投资者感到紧张。

尽管存在重大争议,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简称FDA)还是于本月早些时候批准了Aduhelm。几位知名专家批评监管机构允许一种无效药物销售。


这些观点并没有说服FDA,但这一争论引发了美国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将如何支付该药费用的疑问。不包括返款和折扣,该药一年用量的标价是5.6万美元。投资者对Aduhelm能否像预期的那样轰动市场心存一些怀疑:过去一个月,渤健的股价累计上涨了30%,但自去年6月10日以来累计下跌了近20%。

怀疑是有充分理由的。虽然美国联邦医疗保险通常为所有获批的药物买单,但拜登政府的一名官员表示,政府“承受不起像往常一样对待”。而Aduhelm的价格仅仅是患者接受其治疗所需的一系列费用中的一项。其他费用包括脑成像检查、输液以及为评估疾病进展而多次就诊。

此外,渤健可能比华尔街之前预期的要更早面临竞争。对手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 LLY)上周表示,计划为自己的阿尔茨海默病疗法提请监管机构批准,这款药物可能最快在明年年底上市。礼来的donanemab类似于Aduhelm,但可能更有效。

但事实是,阿尔茨海默病很可能是美国最大的未获满足的医疗需求。因此,哪怕一种药物只有微小的机会可以减缓疾病进展,患者、护理人员甚至医生都对其有很大的需求。不管有什么争议,FDA的认可对许多医生来说都是有分量的。

美国联邦医疗保险的管理者可能会限制某些早期患者使用该药,但渤健以及最终像礼来这样的竞争对手在找到购药者方面不会有太大困难。此外,中枢神经系统药物的推广通常是缓慢的,那些最终会大获成功的药物也同样如此。即使美国联邦医疗保险不限制患者使用该药,漫长的新患者转入过程意味着Aduhelm不会是一个例外。Truist Securities的分析师预计Aduhelm的年销售额在峰值时将达到120亿美元左右。不过,这要到2031年才能实现。

与此同时,最近的下跌意味着,渤健的股东可能从降低的预期中获益。该股目前的股价不到其去年利润的14倍,对于可能是所有大型制药企业中长期增长前景最好的公司而言,这个股价并不高。

今天的惶恐是明天机遇的来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虽然面临压力,渤健的阿尔茨海默病药物仍可能大获成功

发布日期:2021-06-30 11:37
阿尔茨海默病很可能是美国最大的未获满足的医疗需求。哪怕一种药物只有微小的机会可以减缓疾病进展,患者、护理人员甚至医生都对其有很大的需求。因此虽然面临一些压力,但渤健的新药Aduhelm前景仍乐观。



Charley Grant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纳税人将为渤健(Biogen Inc., BIIB)的阿尔茨海默病新疗法支付大部分费用,投资者感到紧张。

尽管存在重大争议,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简称FDA)还是于本月早些时候批准了Aduhelm。几位知名专家批评监管机构允许一种无效药物销售。


这些观点并没有说服FDA,但这一争论引发了美国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将如何支付该药费用的疑问。不包括返款和折扣,该药一年用量的标价是5.6万美元。投资者对Aduhelm能否像预期的那样轰动市场心存一些怀疑:过去一个月,渤健的股价累计上涨了30%,但自去年6月10日以来累计下跌了近20%。

怀疑是有充分理由的。虽然美国联邦医疗保险通常为所有获批的药物买单,但拜登政府的一名官员表示,政府“承受不起像往常一样对待”。而Aduhelm的价格仅仅是患者接受其治疗所需的一系列费用中的一项。其他费用包括脑成像检查、输液以及为评估疾病进展而多次就诊。

此外,渤健可能比华尔街之前预期的要更早面临竞争。对手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 LLY)上周表示,计划为自己的阿尔茨海默病疗法提请监管机构批准,这款药物可能最快在明年年底上市。礼来的donanemab类似于Aduhelm,但可能更有效。

但事实是,阿尔茨海默病很可能是美国最大的未获满足的医疗需求。因此,哪怕一种药物只有微小的机会可以减缓疾病进展,患者、护理人员甚至医生都对其有很大的需求。不管有什么争议,FDA的认可对许多医生来说都是有分量的。

美国联邦医疗保险的管理者可能会限制某些早期患者使用该药,但渤健以及最终像礼来这样的竞争对手在找到购药者方面不会有太大困难。此外,中枢神经系统药物的推广通常是缓慢的,那些最终会大获成功的药物也同样如此。即使美国联邦医疗保险不限制患者使用该药,漫长的新患者转入过程意味着Aduhelm不会是一个例外。Truist Securities的分析师预计Aduhelm的年销售额在峰值时将达到120亿美元左右。不过,这要到2031年才能实现。

与此同时,最近的下跌意味着,渤健的股东可能从降低的预期中获益。该股目前的股价不到其去年利润的14倍,对于可能是所有大型制药企业中长期增长前景最好的公司而言,这个股价并不高。

今天的惶恐是明天机遇的来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