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贸易关系紧张、监管障碍以及西方国家试图压制中国的竞争力,这些因素正在拖延737 MAX飞机回归中国市场的计划,使波音公司倍感受挫,与此同时一家潜在竞争对手正在展现自身日益增强的影响力。



REUTERS

【OR  商业新媒体】

六个月前西方国家解除了对737 MAX飞机将近两年的禁飞令,但波音这款销售速度最快的飞机在中国的危机能否结束,还是让人看不明白。该款飞机在五个月里发生了两起致命的坠机事故后,中国在2019年率先停飞。

波音公司曾希望中国最晚去年底会批准737 MAX重返蓝天;今年1月该公司表示,预计到6月底737 MAX将可获得各地监管机构的批准。目前在拜登政府的帮助下,波音公司正加紧努力,说服中国相信该机型是安全的,并在航空业开始从新冠疫情中恢复之际重建这项最具战略意义的合作关系。

但熟悉相关讨论的人士表示,监管和政治方面的障碍意味着任何解决方案都还需要数月时间。对于波音首席执行官David Calhoun来说,这意味着公司的利润和市场份额将落入欧洲竞争对手空中客车的囊中。

“我确知,拖得太久对我们不利,”他本月在一个会议上表示,“之所以不利,是因为他们(中国)在全球飞机工业增长中举足轻重。”

Calhoun说,由于中国市场存在不确定性,波音没有信心在2022年初达到每月31架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737 MAX的产量。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飞机市场,然而波音自2017年以来几乎未接到任何中国的新订单,这也是公司决定削减远程787飞机生产的原因之一。

中国希望与西方飞机制造商展开竞争,其C919飞机与737 MAX和其他窄体飞机(如空客A320)构成直接竞争关系。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COMAC)的目标是在年底前完成C919飞机的本地认证,并最终寻求西方认证。

这种潜在竞争促使美国和欧洲暂时放下长达17年的飞机贸易战,以便集中精力迎战中国补贴。

消息人士和分析师表示,在7月1日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之前,与737 MAX决策相关的政治环境似乎不太可能有任何改善。

“建党100周年纪念,明年的中共二十大,(2022年冬季)奥运会--所有这些都在让中国的合作意愿降低,”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中国商务与政治经济研究课题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

**实际问题**

737 MAX坠机事件造成346人丧生,之后被迫停飞,成为波音公司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设计缺陷招致多项调查,并损害了其在全球的声誉,使其缺乏应对疫情危机所需资金。

然而就在一年前,中国允许737 MAX复飞的时间安排有望与欧美同步这一前景似乎还不错。

但业内人士说,政治、签证和检疫问题等实际问题,以及中国航空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逐渐消磨了美国对快速解决问题的希望。

其中一人表示,去年西雅图的工程师访问了中国,回答了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的技术相关问题。

两位业内人士说,当发现到中国民航局的时间表落后于其他监管机构时,波音公司就建议中国派代表到西雅图观察试飞,但由于美国疫情严重而被中国民航局拒绝了。

第一位人士称,讨论转向让波音公司的工程师和飞行员前往北京进行试飞,但六个月后,这还没有实现。

波音公司称其继续与中国民航局和其他监管机构密切合作,使737 MAX实现全球复飞,但波音未回答路透提出的具体问题。

中国民航局未对批准时间表或考量因素置评。但第三位知情消息人士表示,中国民航局局长冯正霖去年年底在一次会议上提出了对波音飞行员培训和售后市场服务的担忧。由于事涉敏感,该消息人士也与文中其他消息来源一样拒绝署名。

**谨慎的监管机构**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也对737 MAX重新投入使用持谨慎态度,并抨击了波音公司为加快进程所做的努力;欧洲的航空监管机构将批准时间推迟了几个月。

然而,中国民航局在业内被公认为世界主要航空监管机构中最保守的一个。十多年来,中国没有发生过致命的商业空难。

中国民航局是第一个对737 MAX下达禁飞令的监管机构。此后,它发布了该机型在中国恢复使用的三个要求:经认证的设计变更、充分的飞行员培训以及坠机调查的明确结果。

根据中国国务院的一份蓝图,北京有很大的长期监管目标。志在让中国到2050年成为全球航空强国,赋予其监管机构更大的国际影响力。

中国民航局最近的喷气式飞机认证是对国产支线飞机ARJ21的认证,该飞机已服役五年,产量正在增加。但尚未获得任何西方监管机构的认证。

一家西方航空航天供应商的消息人士说,过去,中国民航局只会在双边协议下勾选认证框。但是现在,随着中国政府将其航空业的希望寄托在国产大飞机C919上,该监管机构正在要求提供详细的,有时是专有的数据、分析和介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波音737 MAX飞机想要飞回中国市场 中国怕不会痛快答应

发布日期:2021-06-25 12:08
摘要:贸易关系紧张、监管障碍以及西方国家试图压制中国的竞争力,这些因素正在拖延737 MAX飞机回归中国市场的计划,使波音公司倍感受挫,与此同时一家潜在竞争对手正在展现自身日益增强的影响力。



REUTERS

【OR  商业新媒体】

六个月前西方国家解除了对737 MAX飞机将近两年的禁飞令,但波音这款销售速度最快的飞机在中国的危机能否结束,还是让人看不明白。该款飞机在五个月里发生了两起致命的坠机事故后,中国在2019年率先停飞。

波音公司曾希望中国最晚去年底会批准737 MAX重返蓝天;今年1月该公司表示,预计到6月底737 MAX将可获得各地监管机构的批准。目前在拜登政府的帮助下,波音公司正加紧努力,说服中国相信该机型是安全的,并在航空业开始从新冠疫情中恢复之际重建这项最具战略意义的合作关系。

但熟悉相关讨论的人士表示,监管和政治方面的障碍意味着任何解决方案都还需要数月时间。对于波音首席执行官David Calhoun来说,这意味着公司的利润和市场份额将落入欧洲竞争对手空中客车的囊中。

“我确知,拖得太久对我们不利,”他本月在一个会议上表示,“之所以不利,是因为他们(中国)在全球飞机工业增长中举足轻重。”

Calhoun说,由于中国市场存在不确定性,波音没有信心在2022年初达到每月31架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737 MAX的产量。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飞机市场,然而波音自2017年以来几乎未接到任何中国的新订单,这也是公司决定削减远程787飞机生产的原因之一。

中国希望与西方飞机制造商展开竞争,其C919飞机与737 MAX和其他窄体飞机(如空客A320)构成直接竞争关系。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COMAC)的目标是在年底前完成C919飞机的本地认证,并最终寻求西方认证。

这种潜在竞争促使美国和欧洲暂时放下长达17年的飞机贸易战,以便集中精力迎战中国补贴。

消息人士和分析师表示,在7月1日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之前,与737 MAX决策相关的政治环境似乎不太可能有任何改善。

“建党100周年纪念,明年的中共二十大,(2022年冬季)奥运会--所有这些都在让中国的合作意愿降低,”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中国商务与政治经济研究课题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

**实际问题**

737 MAX坠机事件造成346人丧生,之后被迫停飞,成为波音公司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设计缺陷招致多项调查,并损害了其在全球的声誉,使其缺乏应对疫情危机所需资金。

然而就在一年前,中国允许737 MAX复飞的时间安排有望与欧美同步这一前景似乎还不错。

但业内人士说,政治、签证和检疫问题等实际问题,以及中国航空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逐渐消磨了美国对快速解决问题的希望。

其中一人表示,去年西雅图的工程师访问了中国,回答了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的技术相关问题。

两位业内人士说,当发现到中国民航局的时间表落后于其他监管机构时,波音公司就建议中国派代表到西雅图观察试飞,但由于美国疫情严重而被中国民航局拒绝了。

第一位人士称,讨论转向让波音公司的工程师和飞行员前往北京进行试飞,但六个月后,这还没有实现。

波音公司称其继续与中国民航局和其他监管机构密切合作,使737 MAX实现全球复飞,但波音未回答路透提出的具体问题。

中国民航局未对批准时间表或考量因素置评。但第三位知情消息人士表示,中国民航局局长冯正霖去年年底在一次会议上提出了对波音飞行员培训和售后市场服务的担忧。由于事涉敏感,该消息人士也与文中其他消息来源一样拒绝署名。

**谨慎的监管机构**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也对737 MAX重新投入使用持谨慎态度,并抨击了波音公司为加快进程所做的努力;欧洲的航空监管机构将批准时间推迟了几个月。

然而,中国民航局在业内被公认为世界主要航空监管机构中最保守的一个。十多年来,中国没有发生过致命的商业空难。

中国民航局是第一个对737 MAX下达禁飞令的监管机构。此后,它发布了该机型在中国恢复使用的三个要求:经认证的设计变更、充分的飞行员培训以及坠机调查的明确结果。

根据中国国务院的一份蓝图,北京有很大的长期监管目标。志在让中国到2050年成为全球航空强国,赋予其监管机构更大的国际影响力。

中国民航局最近的喷气式飞机认证是对国产支线飞机ARJ21的认证,该飞机已服役五年,产量正在增加。但尚未获得任何西方监管机构的认证。

一家西方航空航天供应商的消息人士说,过去,中国民航局只会在双边协议下勾选认证框。但是现在,随着中国政府将其航空业的希望寄托在国产大飞机C919上,该监管机构正在要求提供详细的,有时是专有的数据、分析和介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贸易关系紧张、监管障碍以及西方国家试图压制中国的竞争力,这些因素正在拖延737 MAX飞机回归中国市场的计划,使波音公司倍感受挫,与此同时一家潜在竞争对手正在展现自身日益增强的影响力。



REUTERS

【OR  商业新媒体】

六个月前西方国家解除了对737 MAX飞机将近两年的禁飞令,但波音这款销售速度最快的飞机在中国的危机能否结束,还是让人看不明白。该款飞机在五个月里发生了两起致命的坠机事故后,中国在2019年率先停飞。

波音公司曾希望中国最晚去年底会批准737 MAX重返蓝天;今年1月该公司表示,预计到6月底737 MAX将可获得各地监管机构的批准。目前在拜登政府的帮助下,波音公司正加紧努力,说服中国相信该机型是安全的,并在航空业开始从新冠疫情中恢复之际重建这项最具战略意义的合作关系。

但熟悉相关讨论的人士表示,监管和政治方面的障碍意味着任何解决方案都还需要数月时间。对于波音首席执行官David Calhoun来说,这意味着公司的利润和市场份额将落入欧洲竞争对手空中客车的囊中。

“我确知,拖得太久对我们不利,”他本月在一个会议上表示,“之所以不利,是因为他们(中国)在全球飞机工业增长中举足轻重。”

Calhoun说,由于中国市场存在不确定性,波音没有信心在2022年初达到每月31架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737 MAX的产量。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飞机市场,然而波音自2017年以来几乎未接到任何中国的新订单,这也是公司决定削减远程787飞机生产的原因之一。

中国希望与西方飞机制造商展开竞争,其C919飞机与737 MAX和其他窄体飞机(如空客A320)构成直接竞争关系。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COMAC)的目标是在年底前完成C919飞机的本地认证,并最终寻求西方认证。

这种潜在竞争促使美国和欧洲暂时放下长达17年的飞机贸易战,以便集中精力迎战中国补贴。

消息人士和分析师表示,在7月1日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之前,与737 MAX决策相关的政治环境似乎不太可能有任何改善。

“建党100周年纪念,明年的中共二十大,(2022年冬季)奥运会--所有这些都在让中国的合作意愿降低,”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中国商务与政治经济研究课题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

**实际问题**

737 MAX坠机事件造成346人丧生,之后被迫停飞,成为波音公司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设计缺陷招致多项调查,并损害了其在全球的声誉,使其缺乏应对疫情危机所需资金。

然而就在一年前,中国允许737 MAX复飞的时间安排有望与欧美同步这一前景似乎还不错。

但业内人士说,政治、签证和检疫问题等实际问题,以及中国航空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逐渐消磨了美国对快速解决问题的希望。

其中一人表示,去年西雅图的工程师访问了中国,回答了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的技术相关问题。

两位业内人士说,当发现到中国民航局的时间表落后于其他监管机构时,波音公司就建议中国派代表到西雅图观察试飞,但由于美国疫情严重而被中国民航局拒绝了。

第一位人士称,讨论转向让波音公司的工程师和飞行员前往北京进行试飞,但六个月后,这还没有实现。

波音公司称其继续与中国民航局和其他监管机构密切合作,使737 MAX实现全球复飞,但波音未回答路透提出的具体问题。

中国民航局未对批准时间表或考量因素置评。但第三位知情消息人士表示,中国民航局局长冯正霖去年年底在一次会议上提出了对波音飞行员培训和售后市场服务的担忧。由于事涉敏感,该消息人士也与文中其他消息来源一样拒绝署名。

**谨慎的监管机构**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也对737 MAX重新投入使用持谨慎态度,并抨击了波音公司为加快进程所做的努力;欧洲的航空监管机构将批准时间推迟了几个月。

然而,中国民航局在业内被公认为世界主要航空监管机构中最保守的一个。十多年来,中国没有发生过致命的商业空难。

中国民航局是第一个对737 MAX下达禁飞令的监管机构。此后,它发布了该机型在中国恢复使用的三个要求:经认证的设计变更、充分的飞行员培训以及坠机调查的明确结果。

根据中国国务院的一份蓝图,北京有很大的长期监管目标。志在让中国到2050年成为全球航空强国,赋予其监管机构更大的国际影响力。

中国民航局最近的喷气式飞机认证是对国产支线飞机ARJ21的认证,该飞机已服役五年,产量正在增加。但尚未获得任何西方监管机构的认证。

一家西方航空航天供应商的消息人士说,过去,中国民航局只会在双边协议下勾选认证框。但是现在,随着中国政府将其航空业的希望寄托在国产大飞机C919上,该监管机构正在要求提供详细的,有时是专有的数据、分析和介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波音737 MAX飞机想要飞回中国市场 中国怕不会痛快答应

发布日期:2021-06-25 12:08
摘要:贸易关系紧张、监管障碍以及西方国家试图压制中国的竞争力,这些因素正在拖延737 MAX飞机回归中国市场的计划,使波音公司倍感受挫,与此同时一家潜在竞争对手正在展现自身日益增强的影响力。



REUTERS

【OR  商业新媒体】

六个月前西方国家解除了对737 MAX飞机将近两年的禁飞令,但波音这款销售速度最快的飞机在中国的危机能否结束,还是让人看不明白。该款飞机在五个月里发生了两起致命的坠机事故后,中国在2019年率先停飞。

波音公司曾希望中国最晚去年底会批准737 MAX重返蓝天;今年1月该公司表示,预计到6月底737 MAX将可获得各地监管机构的批准。目前在拜登政府的帮助下,波音公司正加紧努力,说服中国相信该机型是安全的,并在航空业开始从新冠疫情中恢复之际重建这项最具战略意义的合作关系。

但熟悉相关讨论的人士表示,监管和政治方面的障碍意味着任何解决方案都还需要数月时间。对于波音首席执行官David Calhoun来说,这意味着公司的利润和市场份额将落入欧洲竞争对手空中客车的囊中。

“我确知,拖得太久对我们不利,”他本月在一个会议上表示,“之所以不利,是因为他们(中国)在全球飞机工业增长中举足轻重。”

Calhoun说,由于中国市场存在不确定性,波音没有信心在2022年初达到每月31架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737 MAX的产量。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飞机市场,然而波音自2017年以来几乎未接到任何中国的新订单,这也是公司决定削减远程787飞机生产的原因之一。

中国希望与西方飞机制造商展开竞争,其C919飞机与737 MAX和其他窄体飞机(如空客A320)构成直接竞争关系。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COMAC)的目标是在年底前完成C919飞机的本地认证,并最终寻求西方认证。

这种潜在竞争促使美国和欧洲暂时放下长达17年的飞机贸易战,以便集中精力迎战中国补贴。

消息人士和分析师表示,在7月1日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之前,与737 MAX决策相关的政治环境似乎不太可能有任何改善。

“建党100周年纪念,明年的中共二十大,(2022年冬季)奥运会--所有这些都在让中国的合作意愿降低,”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中国商务与政治经济研究课题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

**实际问题**

737 MAX坠机事件造成346人丧生,之后被迫停飞,成为波音公司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设计缺陷招致多项调查,并损害了其在全球的声誉,使其缺乏应对疫情危机所需资金。

然而就在一年前,中国允许737 MAX复飞的时间安排有望与欧美同步这一前景似乎还不错。

但业内人士说,政治、签证和检疫问题等实际问题,以及中国航空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逐渐消磨了美国对快速解决问题的希望。

其中一人表示,去年西雅图的工程师访问了中国,回答了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的技术相关问题。

两位业内人士说,当发现到中国民航局的时间表落后于其他监管机构时,波音公司就建议中国派代表到西雅图观察试飞,但由于美国疫情严重而被中国民航局拒绝了。

第一位人士称,讨论转向让波音公司的工程师和飞行员前往北京进行试飞,但六个月后,这还没有实现。

波音公司称其继续与中国民航局和其他监管机构密切合作,使737 MAX实现全球复飞,但波音未回答路透提出的具体问题。

中国民航局未对批准时间表或考量因素置评。但第三位知情消息人士表示,中国民航局局长冯正霖去年年底在一次会议上提出了对波音飞行员培训和售后市场服务的担忧。由于事涉敏感,该消息人士也与文中其他消息来源一样拒绝署名。

**谨慎的监管机构**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也对737 MAX重新投入使用持谨慎态度,并抨击了波音公司为加快进程所做的努力;欧洲的航空监管机构将批准时间推迟了几个月。

然而,中国民航局在业内被公认为世界主要航空监管机构中最保守的一个。十多年来,中国没有发生过致命的商业空难。

中国民航局是第一个对737 MAX下达禁飞令的监管机构。此后,它发布了该机型在中国恢复使用的三个要求:经认证的设计变更、充分的飞行员培训以及坠机调查的明确结果。

根据中国国务院的一份蓝图,北京有很大的长期监管目标。志在让中国到2050年成为全球航空强国,赋予其监管机构更大的国际影响力。

中国民航局最近的喷气式飞机认证是对国产支线飞机ARJ21的认证,该飞机已服役五年,产量正在增加。但尚未获得任何西方监管机构的认证。

一家西方航空航天供应商的消息人士说,过去,中国民航局只会在双边协议下勾选认证框。但是现在,随着中国政府将其航空业的希望寄托在国产大飞机C919上,该监管机构正在要求提供详细的,有时是专有的数据、分析和介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