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联合国的最新预测,凭借极其强劲的经济复苏,今明两年美国料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投资目的地。


位于澳大利亚卧龙岗的BlueScope钢铁厂。该公司为其位于俄亥俄州德尔塔的North Star小型炼钢厂花费了7亿美元。

Paul Hannon|Rhiannon Hoyle|Tom Fairless

【OR  商业新媒体】

根据联合国的最新预测,凭借极其强劲的经济复苏,今明两年美国料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投资目的地,美国有望实现消费支出快速且持续反弹,拜登政府也将推出数以万亿美元计的基建计划,这将吸引外国企业。

据联合国周一发布的数据,2020年全球企业的海外投资比前一年减少了三分之一。美国获得的海外投资下降了40%,但以微弱幅度领先于中国,保住了长期以来的头号投资目的地的地位。联合国1月份时曾估计,美国这一龙头位置已经不保。

联合国预计,2021年和2022年,美国将巩固其领先地位,中国将位居第二,海外投资者将扩大规模以满足疫情过后的巨大需求。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预计,受近6万亿美元已批准刺激计划和美国居民在疫情期间累积的约2.6万亿美元额外储蓄的提振,今年美国经济将增长7%。

澳大利亚钢铁企业BlueScope Steel Ltd.的首席执行长Mark Vassella说:“我们对美国经济非常看好,现在更是如此。”该公司正在美国扩大产能,以满足汽车制造商和建筑公司的需求。

鉴于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复苏步伐超过年初许多人的预期,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简称Unctad)预计,今年全球企业的外国投资将增长10-15%,2022年将进一步增长20-30%。

这将使外商投资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之上。但外商投资规模似乎不大可能很快超过全球金融危机前的高点。

从20世纪80年代初至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这段时期,全球化迅猛发展,新增外商投资规模不断攀升,并于2007年达到1.8万亿美元的峰值。虽然富裕国家、特别是欧洲的缓慢增长导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几年的投资受到抑制,但2015年再度创下超过2万亿美元的新高。2020年外商投资总额1万亿美元,为15年来最低。

但现在,像BlueScope这样的公司看到了更光明的前景。该公司将花费7亿美元,在其位于俄亥俄州德尔塔的North Star小型炼钢厂增设第三台电弧炉和第二台用于液态钢烧铸作业的铸造机。

该扩建项目于2019年获得批准,定于明年初投产。扩建完成后,这座炼钢厂的年产能将在目前约210万吨的基础上,新增约85万吨。不久之后,另一个旨在进一步提高该厂产能的项目也有望获批,项目可能耗资约2亿美元。

Vassella说,美国汽车制造商和建筑公司对钢铁的需求正在回升,这有望为该项目助力。美国的钢铁价格目前处于纪录高位。

“政府已投入资金重建北美的基础设施,而BlueScope所有这些扩建计划发生在这之前,”他说。“当你试着思考(美国)新政府所谈论的投资规模时,尤其是当你从一家澳大利亚公司的角度看过去,会发现那些数字高得令人吃惊。”

欧洲企业也打算扩大在美国的业务。瑞士跨国企业雀巢公司(Nestle SA)的子公司Nestle Purina Petcare去年年底表示,将斥资约10亿美元在俄亥俄州和北卡罗来纳州建设两座新的美国工厂,以满足美国客户不断增长的需求。

据美国宠物产品协会(American Pet Products Association)称,该国去年的宠物食品和零食销售额增长近10%,达到420亿美元,预计今年将进一步增长5%。销售额上升的原因是被迫居家的人购买了新的宠物,或者更加注重宠物的健康了。

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将以390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收购总部位于波士顿的Alexion Pharmaceuticals Inc.,以便在利润丰厚的罕见疾病药物领域获得立足之地。

为了将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工厂扩大20%,德国农业设备制造商CLAAS GmbH去年增加了投资。该公司的产品包括联合收割机等。该公司美洲地区的销售主管Leif Magnusson称,由于政府的经济刺激资金鼓励农民对机械设备进行更新换代,该厂去年的产量激增约25%。Magnusson说:“对美国农民和生产商来说,刺激措施的力度闻所未闻。”Magnusson预计CLAAS今年在美国的产量将进一步增长15%-20%。

一个短期的不利因素是,135个国家的政府目前正在谈判对跨国公司征税的规则进行全面调整。联合国贸发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James Zhan)称,协议似乎已接近达成,但有关企业税率和征税地区的不确定性将导致一些投资计划推迟。

在提出对政府认为对安全或经济韧性至关重要的行业进行投资时,企业也面临更严格的审查,有的情况下申请可能会被直接否决。

中国仍是全球最大投资者,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中国在新冠疫情期间继续推进“一带一路”基建项目。

一些国家的政府还在推动公司将投资带回国内,他们已经得出结论:最好能在国内生产一些商品(比如重要的医疗用品),而不是依赖海外供应商。

上述报告称,尽管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日益紧张,但外国跨国公司继续在华大举投资,这是因为中国的“购买力上升,基础设施完善,投资环境普遍良好”。该报告称,虽然受劳动力成本上升影响,再加上提升供应链韧性的计划,一些跨国公司可能会将生产从中国迁至东南亚,但许多公司都认为中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战略性市场”。

与此同时,仍处于疫情阴影下的发展中国家可能会失去新的投资。2020年,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外国投资下降幅度小于富裕国家,但随着富裕国家为大部分人口接种疫苗并重新开放经济活动,低收入国家可能难以吸引到新的投资。

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拖累增长,因为技术和专业知识的转移对低收入国家的发展尤其重要。

印度是2020年期间外国投资大幅增长的少数经济体之一,原因是跨国企业争相加强其线上业务,而印度是线上业务后台支持的一大来源,不过,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预计印度今年的外资流入将出现下降。该机构预计,出于类似的原因,流向拉丁美洲和非洲的资金也将减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吸引外国投资者涌入

发布日期:2021-06-22 19:16
根据联合国的最新预测,凭借极其强劲的经济复苏,今明两年美国料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投资目的地。


位于澳大利亚卧龙岗的BlueScope钢铁厂。该公司为其位于俄亥俄州德尔塔的North Star小型炼钢厂花费了7亿美元。

Paul Hannon|Rhiannon Hoyle|Tom Fairless

【OR  商业新媒体】

根据联合国的最新预测,凭借极其强劲的经济复苏,今明两年美国料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投资目的地,美国有望实现消费支出快速且持续反弹,拜登政府也将推出数以万亿美元计的基建计划,这将吸引外国企业。

据联合国周一发布的数据,2020年全球企业的海外投资比前一年减少了三分之一。美国获得的海外投资下降了40%,但以微弱幅度领先于中国,保住了长期以来的头号投资目的地的地位。联合国1月份时曾估计,美国这一龙头位置已经不保。

联合国预计,2021年和2022年,美国将巩固其领先地位,中国将位居第二,海外投资者将扩大规模以满足疫情过后的巨大需求。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预计,受近6万亿美元已批准刺激计划和美国居民在疫情期间累积的约2.6万亿美元额外储蓄的提振,今年美国经济将增长7%。

澳大利亚钢铁企业BlueScope Steel Ltd.的首席执行长Mark Vassella说:“我们对美国经济非常看好,现在更是如此。”该公司正在美国扩大产能,以满足汽车制造商和建筑公司的需求。

鉴于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复苏步伐超过年初许多人的预期,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简称Unctad)预计,今年全球企业的外国投资将增长10-15%,2022年将进一步增长20-30%。

这将使外商投资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之上。但外商投资规模似乎不大可能很快超过全球金融危机前的高点。

从20世纪80年代初至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这段时期,全球化迅猛发展,新增外商投资规模不断攀升,并于2007年达到1.8万亿美元的峰值。虽然富裕国家、特别是欧洲的缓慢增长导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几年的投资受到抑制,但2015年再度创下超过2万亿美元的新高。2020年外商投资总额1万亿美元,为15年来最低。

但现在,像BlueScope这样的公司看到了更光明的前景。该公司将花费7亿美元,在其位于俄亥俄州德尔塔的North Star小型炼钢厂增设第三台电弧炉和第二台用于液态钢烧铸作业的铸造机。

该扩建项目于2019年获得批准,定于明年初投产。扩建完成后,这座炼钢厂的年产能将在目前约210万吨的基础上,新增约85万吨。不久之后,另一个旨在进一步提高该厂产能的项目也有望获批,项目可能耗资约2亿美元。

Vassella说,美国汽车制造商和建筑公司对钢铁的需求正在回升,这有望为该项目助力。美国的钢铁价格目前处于纪录高位。

“政府已投入资金重建北美的基础设施,而BlueScope所有这些扩建计划发生在这之前,”他说。“当你试着思考(美国)新政府所谈论的投资规模时,尤其是当你从一家澳大利亚公司的角度看过去,会发现那些数字高得令人吃惊。”

欧洲企业也打算扩大在美国的业务。瑞士跨国企业雀巢公司(Nestle SA)的子公司Nestle Purina Petcare去年年底表示,将斥资约10亿美元在俄亥俄州和北卡罗来纳州建设两座新的美国工厂,以满足美国客户不断增长的需求。

据美国宠物产品协会(American Pet Products Association)称,该国去年的宠物食品和零食销售额增长近10%,达到420亿美元,预计今年将进一步增长5%。销售额上升的原因是被迫居家的人购买了新的宠物,或者更加注重宠物的健康了。

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将以390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收购总部位于波士顿的Alexion Pharmaceuticals Inc.,以便在利润丰厚的罕见疾病药物领域获得立足之地。

为了将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工厂扩大20%,德国农业设备制造商CLAAS GmbH去年增加了投资。该公司的产品包括联合收割机等。该公司美洲地区的销售主管Leif Magnusson称,由于政府的经济刺激资金鼓励农民对机械设备进行更新换代,该厂去年的产量激增约25%。Magnusson说:“对美国农民和生产商来说,刺激措施的力度闻所未闻。”Magnusson预计CLAAS今年在美国的产量将进一步增长15%-20%。

一个短期的不利因素是,135个国家的政府目前正在谈判对跨国公司征税的规则进行全面调整。联合国贸发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James Zhan)称,协议似乎已接近达成,但有关企业税率和征税地区的不确定性将导致一些投资计划推迟。

在提出对政府认为对安全或经济韧性至关重要的行业进行投资时,企业也面临更严格的审查,有的情况下申请可能会被直接否决。

中国仍是全球最大投资者,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中国在新冠疫情期间继续推进“一带一路”基建项目。

一些国家的政府还在推动公司将投资带回国内,他们已经得出结论:最好能在国内生产一些商品(比如重要的医疗用品),而不是依赖海外供应商。

上述报告称,尽管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日益紧张,但外国跨国公司继续在华大举投资,这是因为中国的“购买力上升,基础设施完善,投资环境普遍良好”。该报告称,虽然受劳动力成本上升影响,再加上提升供应链韧性的计划,一些跨国公司可能会将生产从中国迁至东南亚,但许多公司都认为中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战略性市场”。

与此同时,仍处于疫情阴影下的发展中国家可能会失去新的投资。2020年,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外国投资下降幅度小于富裕国家,但随着富裕国家为大部分人口接种疫苗并重新开放经济活动,低收入国家可能难以吸引到新的投资。

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拖累增长,因为技术和专业知识的转移对低收入国家的发展尤其重要。

印度是2020年期间外国投资大幅增长的少数经济体之一,原因是跨国企业争相加强其线上业务,而印度是线上业务后台支持的一大来源,不过,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预计印度今年的外资流入将出现下降。该机构预计,出于类似的原因,流向拉丁美洲和非洲的资金也将减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根据联合国的最新预测,凭借极其强劲的经济复苏,今明两年美国料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投资目的地。


位于澳大利亚卧龙岗的BlueScope钢铁厂。该公司为其位于俄亥俄州德尔塔的North Star小型炼钢厂花费了7亿美元。

Paul Hannon|Rhiannon Hoyle|Tom Fairless

【OR  商业新媒体】

根据联合国的最新预测,凭借极其强劲的经济复苏,今明两年美国料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投资目的地,美国有望实现消费支出快速且持续反弹,拜登政府也将推出数以万亿美元计的基建计划,这将吸引外国企业。

据联合国周一发布的数据,2020年全球企业的海外投资比前一年减少了三分之一。美国获得的海外投资下降了40%,但以微弱幅度领先于中国,保住了长期以来的头号投资目的地的地位。联合国1月份时曾估计,美国这一龙头位置已经不保。

联合国预计,2021年和2022年,美国将巩固其领先地位,中国将位居第二,海外投资者将扩大规模以满足疫情过后的巨大需求。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预计,受近6万亿美元已批准刺激计划和美国居民在疫情期间累积的约2.6万亿美元额外储蓄的提振,今年美国经济将增长7%。

澳大利亚钢铁企业BlueScope Steel Ltd.的首席执行长Mark Vassella说:“我们对美国经济非常看好,现在更是如此。”该公司正在美国扩大产能,以满足汽车制造商和建筑公司的需求。

鉴于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复苏步伐超过年初许多人的预期,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简称Unctad)预计,今年全球企业的外国投资将增长10-15%,2022年将进一步增长20-30%。

这将使外商投资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之上。但外商投资规模似乎不大可能很快超过全球金融危机前的高点。

从20世纪80年代初至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这段时期,全球化迅猛发展,新增外商投资规模不断攀升,并于2007年达到1.8万亿美元的峰值。虽然富裕国家、特别是欧洲的缓慢增长导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几年的投资受到抑制,但2015年再度创下超过2万亿美元的新高。2020年外商投资总额1万亿美元,为15年来最低。

但现在,像BlueScope这样的公司看到了更光明的前景。该公司将花费7亿美元,在其位于俄亥俄州德尔塔的North Star小型炼钢厂增设第三台电弧炉和第二台用于液态钢烧铸作业的铸造机。

该扩建项目于2019年获得批准,定于明年初投产。扩建完成后,这座炼钢厂的年产能将在目前约210万吨的基础上,新增约85万吨。不久之后,另一个旨在进一步提高该厂产能的项目也有望获批,项目可能耗资约2亿美元。

Vassella说,美国汽车制造商和建筑公司对钢铁的需求正在回升,这有望为该项目助力。美国的钢铁价格目前处于纪录高位。

“政府已投入资金重建北美的基础设施,而BlueScope所有这些扩建计划发生在这之前,”他说。“当你试着思考(美国)新政府所谈论的投资规模时,尤其是当你从一家澳大利亚公司的角度看过去,会发现那些数字高得令人吃惊。”

欧洲企业也打算扩大在美国的业务。瑞士跨国企业雀巢公司(Nestle SA)的子公司Nestle Purina Petcare去年年底表示,将斥资约10亿美元在俄亥俄州和北卡罗来纳州建设两座新的美国工厂,以满足美国客户不断增长的需求。

据美国宠物产品协会(American Pet Products Association)称,该国去年的宠物食品和零食销售额增长近10%,达到420亿美元,预计今年将进一步增长5%。销售额上升的原因是被迫居家的人购买了新的宠物,或者更加注重宠物的健康了。

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将以390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收购总部位于波士顿的Alexion Pharmaceuticals Inc.,以便在利润丰厚的罕见疾病药物领域获得立足之地。

为了将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工厂扩大20%,德国农业设备制造商CLAAS GmbH去年增加了投资。该公司的产品包括联合收割机等。该公司美洲地区的销售主管Leif Magnusson称,由于政府的经济刺激资金鼓励农民对机械设备进行更新换代,该厂去年的产量激增约25%。Magnusson说:“对美国农民和生产商来说,刺激措施的力度闻所未闻。”Magnusson预计CLAAS今年在美国的产量将进一步增长15%-20%。

一个短期的不利因素是,135个国家的政府目前正在谈判对跨国公司征税的规则进行全面调整。联合国贸发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James Zhan)称,协议似乎已接近达成,但有关企业税率和征税地区的不确定性将导致一些投资计划推迟。

在提出对政府认为对安全或经济韧性至关重要的行业进行投资时,企业也面临更严格的审查,有的情况下申请可能会被直接否决。

中国仍是全球最大投资者,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中国在新冠疫情期间继续推进“一带一路”基建项目。

一些国家的政府还在推动公司将投资带回国内,他们已经得出结论:最好能在国内生产一些商品(比如重要的医疗用品),而不是依赖海外供应商。

上述报告称,尽管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日益紧张,但外国跨国公司继续在华大举投资,这是因为中国的“购买力上升,基础设施完善,投资环境普遍良好”。该报告称,虽然受劳动力成本上升影响,再加上提升供应链韧性的计划,一些跨国公司可能会将生产从中国迁至东南亚,但许多公司都认为中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战略性市场”。

与此同时,仍处于疫情阴影下的发展中国家可能会失去新的投资。2020年,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外国投资下降幅度小于富裕国家,但随着富裕国家为大部分人口接种疫苗并重新开放经济活动,低收入国家可能难以吸引到新的投资。

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拖累增长,因为技术和专业知识的转移对低收入国家的发展尤其重要。

印度是2020年期间外国投资大幅增长的少数经济体之一,原因是跨国企业争相加强其线上业务,而印度是线上业务后台支持的一大来源,不过,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预计印度今年的外资流入将出现下降。该机构预计,出于类似的原因,流向拉丁美洲和非洲的资金也将减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吸引外国投资者涌入

发布日期:2021-06-22 19:16
根据联合国的最新预测,凭借极其强劲的经济复苏,今明两年美国料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投资目的地。


位于澳大利亚卧龙岗的BlueScope钢铁厂。该公司为其位于俄亥俄州德尔塔的North Star小型炼钢厂花费了7亿美元。

Paul Hannon|Rhiannon Hoyle|Tom Fairless

【OR  商业新媒体】

根据联合国的最新预测,凭借极其强劲的经济复苏,今明两年美国料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投资目的地,美国有望实现消费支出快速且持续反弹,拜登政府也将推出数以万亿美元计的基建计划,这将吸引外国企业。

据联合国周一发布的数据,2020年全球企业的海外投资比前一年减少了三分之一。美国获得的海外投资下降了40%,但以微弱幅度领先于中国,保住了长期以来的头号投资目的地的地位。联合国1月份时曾估计,美国这一龙头位置已经不保。

联合国预计,2021年和2022年,美国将巩固其领先地位,中国将位居第二,海外投资者将扩大规模以满足疫情过后的巨大需求。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预计,受近6万亿美元已批准刺激计划和美国居民在疫情期间累积的约2.6万亿美元额外储蓄的提振,今年美国经济将增长7%。

澳大利亚钢铁企业BlueScope Steel Ltd.的首席执行长Mark Vassella说:“我们对美国经济非常看好,现在更是如此。”该公司正在美国扩大产能,以满足汽车制造商和建筑公司的需求。

鉴于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复苏步伐超过年初许多人的预期,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简称Unctad)预计,今年全球企业的外国投资将增长10-15%,2022年将进一步增长20-30%。

这将使外商投资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之上。但外商投资规模似乎不大可能很快超过全球金融危机前的高点。

从20世纪80年代初至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这段时期,全球化迅猛发展,新增外商投资规模不断攀升,并于2007年达到1.8万亿美元的峰值。虽然富裕国家、特别是欧洲的缓慢增长导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几年的投资受到抑制,但2015年再度创下超过2万亿美元的新高。2020年外商投资总额1万亿美元,为15年来最低。

但现在,像BlueScope这样的公司看到了更光明的前景。该公司将花费7亿美元,在其位于俄亥俄州德尔塔的North Star小型炼钢厂增设第三台电弧炉和第二台用于液态钢烧铸作业的铸造机。

该扩建项目于2019年获得批准,定于明年初投产。扩建完成后,这座炼钢厂的年产能将在目前约210万吨的基础上,新增约85万吨。不久之后,另一个旨在进一步提高该厂产能的项目也有望获批,项目可能耗资约2亿美元。

Vassella说,美国汽车制造商和建筑公司对钢铁的需求正在回升,这有望为该项目助力。美国的钢铁价格目前处于纪录高位。

“政府已投入资金重建北美的基础设施,而BlueScope所有这些扩建计划发生在这之前,”他说。“当你试着思考(美国)新政府所谈论的投资规模时,尤其是当你从一家澳大利亚公司的角度看过去,会发现那些数字高得令人吃惊。”

欧洲企业也打算扩大在美国的业务。瑞士跨国企业雀巢公司(Nestle SA)的子公司Nestle Purina Petcare去年年底表示,将斥资约10亿美元在俄亥俄州和北卡罗来纳州建设两座新的美国工厂,以满足美国客户不断增长的需求。

据美国宠物产品协会(American Pet Products Association)称,该国去年的宠物食品和零食销售额增长近10%,达到420亿美元,预计今年将进一步增长5%。销售额上升的原因是被迫居家的人购买了新的宠物,或者更加注重宠物的健康了。

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将以390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收购总部位于波士顿的Alexion Pharmaceuticals Inc.,以便在利润丰厚的罕见疾病药物领域获得立足之地。

为了将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工厂扩大20%,德国农业设备制造商CLAAS GmbH去年增加了投资。该公司的产品包括联合收割机等。该公司美洲地区的销售主管Leif Magnusson称,由于政府的经济刺激资金鼓励农民对机械设备进行更新换代,该厂去年的产量激增约25%。Magnusson说:“对美国农民和生产商来说,刺激措施的力度闻所未闻。”Magnusson预计CLAAS今年在美国的产量将进一步增长15%-20%。

一个短期的不利因素是,135个国家的政府目前正在谈判对跨国公司征税的规则进行全面调整。联合国贸发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James Zhan)称,协议似乎已接近达成,但有关企业税率和征税地区的不确定性将导致一些投资计划推迟。

在提出对政府认为对安全或经济韧性至关重要的行业进行投资时,企业也面临更严格的审查,有的情况下申请可能会被直接否决。

中国仍是全球最大投资者,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中国在新冠疫情期间继续推进“一带一路”基建项目。

一些国家的政府还在推动公司将投资带回国内,他们已经得出结论:最好能在国内生产一些商品(比如重要的医疗用品),而不是依赖海外供应商。

上述报告称,尽管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日益紧张,但外国跨国公司继续在华大举投资,这是因为中国的“购买力上升,基础设施完善,投资环境普遍良好”。该报告称,虽然受劳动力成本上升影响,再加上提升供应链韧性的计划,一些跨国公司可能会将生产从中国迁至东南亚,但许多公司都认为中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战略性市场”。

与此同时,仍处于疫情阴影下的发展中国家可能会失去新的投资。2020年,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外国投资下降幅度小于富裕国家,但随着富裕国家为大部分人口接种疫苗并重新开放经济活动,低收入国家可能难以吸引到新的投资。

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拖累增长,因为技术和专业知识的转移对低收入国家的发展尤其重要。

印度是2020年期间外国投资大幅增长的少数经济体之一,原因是跨国企业争相加强其线上业务,而印度是线上业务后台支持的一大来源,不过,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预计印度今年的外资流入将出现下降。该机构预计,出于类似的原因,流向拉丁美洲和非洲的资金也将减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