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深圳收紧防控措施导致港口运转能力急剧下降、运费飙升。业内人士表示,盐田港造成的全球运输中断问题类似于苏伊士运河堵塞。


去年,中国深圳的盐田港。控制新冠病毒疫情的措施导致为北美、欧洲和其他地方提货的船只严重延误。

KEITH BRADSHER

【OR  商业新媒体】

数十艘巨大的集装箱船被迫抛锚等待。运费飙升。美国和欧洲的商店正在面对货架上库存不足或价格上涨的问题,或两者兼而有之。

是因为3月的苏伊士运河堵塞?不,全球航运又一次出现中断。这一次,问题出在中国东南部毗邻香港的大都市深圳。

全球航运已因疫情中断了数月,此时西方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已经超过了出口商将集装箱装船出境的能力。但作为仅次于上海和新加坡的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口深圳,最近出现的问题让情况变得更糟。

船运延误与中国政府对最近暴发的病毒做出严格反应有关。在人口超过1200万的深圳,本地传播的新冠病毒病例不到20余例;城市卫生官员已将病毒溯源锁定Alpha变异毒株,该变异毒株最初在英国发现。

深圳已下令对居住在盐田集装箱港口附近的所有23万人进行了五轮新冠病毒检测,该港口于5月21日发现了第一例病例。此后,港口员工和船员之间禁止有任何接触。该市要求港口员工每天不要回家,而是住在码头的216座仓促搭建的预装式建筑中。

本月初,该港口处理集装箱的能力急剧下降。该港口宣布,上周它的运转比实际运力低30%,官方媒体周一表示,完全恢复可能需要到6月底。

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马士基(Maersk)周四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盐田港口因Covid-19疫情导致严重拥堵数周后,供应链中断的情况在全球贸易中仍然普遍存在。”

由于要等待长达16天的时间才能停靠盐田,等待开往北美、欧洲和其他地方的货物的集装箱船不得不在深圳和香港外停泊。出口商试图绕过盐田导致的延误,自身安装了起重机的小型船只已将许多集装箱从珠江三角洲的河边工厂码头直接运送到香港附近的集装箱船上。

总部位于香港的集装箱航运公司文华航运(Mandarin Shipping)的董事长蒂姆·赫胥黎(Tim Huxley)表示:“现在好像是高峰期——有很多船在等着。”他预测,可能要一直到年底才能解决盐田和其他地方的所有航运延误问题。

苏伊士运河在3月份因“长赐号”(Ever Given)集装箱船而封锁了近一周,而盐田恰好在本月初的六天时间里停止了所有出口集装箱的装载。但现在盐田的问题拖得更久了。伦敦德鲁里海事研究中心(Drewry Maritime Research)集装箱航运研究高级经理西蒙·希尼(Simon Heaney)表示,盐田港问题造成的全球运输中断类似于苏伊士运河堵塞,但是由于两次事件的差异,难以进行统计上的比较。

过去一年,将一个40英尺集装箱从东亚运往欧洲或北美的平均成本大约增加了三倍。本月报价因盐田的困难情况而飙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深圳因疫情启动严控措施,盐田港拥堵重创全球供应链

发布日期:2021-06-22 18:01
摘要:深圳收紧防控措施导致港口运转能力急剧下降、运费飙升。业内人士表示,盐田港造成的全球运输中断问题类似于苏伊士运河堵塞。


去年,中国深圳的盐田港。控制新冠病毒疫情的措施导致为北美、欧洲和其他地方提货的船只严重延误。

KEITH BRADSHER

【OR  商业新媒体】

数十艘巨大的集装箱船被迫抛锚等待。运费飙升。美国和欧洲的商店正在面对货架上库存不足或价格上涨的问题,或两者兼而有之。

是因为3月的苏伊士运河堵塞?不,全球航运又一次出现中断。这一次,问题出在中国东南部毗邻香港的大都市深圳。

全球航运已因疫情中断了数月,此时西方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已经超过了出口商将集装箱装船出境的能力。但作为仅次于上海和新加坡的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口深圳,最近出现的问题让情况变得更糟。

船运延误与中国政府对最近暴发的病毒做出严格反应有关。在人口超过1200万的深圳,本地传播的新冠病毒病例不到20余例;城市卫生官员已将病毒溯源锁定Alpha变异毒株,该变异毒株最初在英国发现。

深圳已下令对居住在盐田集装箱港口附近的所有23万人进行了五轮新冠病毒检测,该港口于5月21日发现了第一例病例。此后,港口员工和船员之间禁止有任何接触。该市要求港口员工每天不要回家,而是住在码头的216座仓促搭建的预装式建筑中。

本月初,该港口处理集装箱的能力急剧下降。该港口宣布,上周它的运转比实际运力低30%,官方媒体周一表示,完全恢复可能需要到6月底。

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马士基(Maersk)周四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盐田港口因Covid-19疫情导致严重拥堵数周后,供应链中断的情况在全球贸易中仍然普遍存在。”

由于要等待长达16天的时间才能停靠盐田,等待开往北美、欧洲和其他地方的货物的集装箱船不得不在深圳和香港外停泊。出口商试图绕过盐田导致的延误,自身安装了起重机的小型船只已将许多集装箱从珠江三角洲的河边工厂码头直接运送到香港附近的集装箱船上。

总部位于香港的集装箱航运公司文华航运(Mandarin Shipping)的董事长蒂姆·赫胥黎(Tim Huxley)表示:“现在好像是高峰期——有很多船在等着。”他预测,可能要一直到年底才能解决盐田和其他地方的所有航运延误问题。

苏伊士运河在3月份因“长赐号”(Ever Given)集装箱船而封锁了近一周,而盐田恰好在本月初的六天时间里停止了所有出口集装箱的装载。但现在盐田的问题拖得更久了。伦敦德鲁里海事研究中心(Drewry Maritime Research)集装箱航运研究高级经理西蒙·希尼(Simon Heaney)表示,盐田港问题造成的全球运输中断类似于苏伊士运河堵塞,但是由于两次事件的差异,难以进行统计上的比较。

过去一年,将一个40英尺集装箱从东亚运往欧洲或北美的平均成本大约增加了三倍。本月报价因盐田的困难情况而飙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深圳收紧防控措施导致港口运转能力急剧下降、运费飙升。业内人士表示,盐田港造成的全球运输中断问题类似于苏伊士运河堵塞。


去年,中国深圳的盐田港。控制新冠病毒疫情的措施导致为北美、欧洲和其他地方提货的船只严重延误。

KEITH BRADSHER

【OR  商业新媒体】

数十艘巨大的集装箱船被迫抛锚等待。运费飙升。美国和欧洲的商店正在面对货架上库存不足或价格上涨的问题,或两者兼而有之。

是因为3月的苏伊士运河堵塞?不,全球航运又一次出现中断。这一次,问题出在中国东南部毗邻香港的大都市深圳。

全球航运已因疫情中断了数月,此时西方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已经超过了出口商将集装箱装船出境的能力。但作为仅次于上海和新加坡的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口深圳,最近出现的问题让情况变得更糟。

船运延误与中国政府对最近暴发的病毒做出严格反应有关。在人口超过1200万的深圳,本地传播的新冠病毒病例不到20余例;城市卫生官员已将病毒溯源锁定Alpha变异毒株,该变异毒株最初在英国发现。

深圳已下令对居住在盐田集装箱港口附近的所有23万人进行了五轮新冠病毒检测,该港口于5月21日发现了第一例病例。此后,港口员工和船员之间禁止有任何接触。该市要求港口员工每天不要回家,而是住在码头的216座仓促搭建的预装式建筑中。

本月初,该港口处理集装箱的能力急剧下降。该港口宣布,上周它的运转比实际运力低30%,官方媒体周一表示,完全恢复可能需要到6月底。

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马士基(Maersk)周四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盐田港口因Covid-19疫情导致严重拥堵数周后,供应链中断的情况在全球贸易中仍然普遍存在。”

由于要等待长达16天的时间才能停靠盐田,等待开往北美、欧洲和其他地方的货物的集装箱船不得不在深圳和香港外停泊。出口商试图绕过盐田导致的延误,自身安装了起重机的小型船只已将许多集装箱从珠江三角洲的河边工厂码头直接运送到香港附近的集装箱船上。

总部位于香港的集装箱航运公司文华航运(Mandarin Shipping)的董事长蒂姆·赫胥黎(Tim Huxley)表示:“现在好像是高峰期——有很多船在等着。”他预测,可能要一直到年底才能解决盐田和其他地方的所有航运延误问题。

苏伊士运河在3月份因“长赐号”(Ever Given)集装箱船而封锁了近一周,而盐田恰好在本月初的六天时间里停止了所有出口集装箱的装载。但现在盐田的问题拖得更久了。伦敦德鲁里海事研究中心(Drewry Maritime Research)集装箱航运研究高级经理西蒙·希尼(Simon Heaney)表示,盐田港问题造成的全球运输中断类似于苏伊士运河堵塞,但是由于两次事件的差异,难以进行统计上的比较。

过去一年,将一个40英尺集装箱从东亚运往欧洲或北美的平均成本大约增加了三倍。本月报价因盐田的困难情况而飙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深圳因疫情启动严控措施,盐田港拥堵重创全球供应链

发布日期:2021-06-22 18:01
摘要:深圳收紧防控措施导致港口运转能力急剧下降、运费飙升。业内人士表示,盐田港造成的全球运输中断问题类似于苏伊士运河堵塞。


去年,中国深圳的盐田港。控制新冠病毒疫情的措施导致为北美、欧洲和其他地方提货的船只严重延误。

KEITH BRADSHER

【OR  商业新媒体】

数十艘巨大的集装箱船被迫抛锚等待。运费飙升。美国和欧洲的商店正在面对货架上库存不足或价格上涨的问题,或两者兼而有之。

是因为3月的苏伊士运河堵塞?不,全球航运又一次出现中断。这一次,问题出在中国东南部毗邻香港的大都市深圳。

全球航运已因疫情中断了数月,此时西方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已经超过了出口商将集装箱装船出境的能力。但作为仅次于上海和新加坡的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口深圳,最近出现的问题让情况变得更糟。

船运延误与中国政府对最近暴发的病毒做出严格反应有关。在人口超过1200万的深圳,本地传播的新冠病毒病例不到20余例;城市卫生官员已将病毒溯源锁定Alpha变异毒株,该变异毒株最初在英国发现。

深圳已下令对居住在盐田集装箱港口附近的所有23万人进行了五轮新冠病毒检测,该港口于5月21日发现了第一例病例。此后,港口员工和船员之间禁止有任何接触。该市要求港口员工每天不要回家,而是住在码头的216座仓促搭建的预装式建筑中。

本月初,该港口处理集装箱的能力急剧下降。该港口宣布,上周它的运转比实际运力低30%,官方媒体周一表示,完全恢复可能需要到6月底。

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马士基(Maersk)周四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盐田港口因Covid-19疫情导致严重拥堵数周后,供应链中断的情况在全球贸易中仍然普遍存在。”

由于要等待长达16天的时间才能停靠盐田,等待开往北美、欧洲和其他地方的货物的集装箱船不得不在深圳和香港外停泊。出口商试图绕过盐田导致的延误,自身安装了起重机的小型船只已将许多集装箱从珠江三角洲的河边工厂码头直接运送到香港附近的集装箱船上。

总部位于香港的集装箱航运公司文华航运(Mandarin Shipping)的董事长蒂姆·赫胥黎(Tim Huxley)表示:“现在好像是高峰期——有很多船在等着。”他预测,可能要一直到年底才能解决盐田和其他地方的所有航运延误问题。

苏伊士运河在3月份因“长赐号”(Ever Given)集装箱船而封锁了近一周,而盐田恰好在本月初的六天时间里停止了所有出口集装箱的装载。但现在盐田的问题拖得更久了。伦敦德鲁里海事研究中心(Drewry Maritime Research)集装箱航运研究高级经理西蒙·希尼(Simon Heaney)表示,盐田港问题造成的全球运输中断类似于苏伊士运河堵塞,但是由于两次事件的差异,难以进行统计上的比较。

过去一年,将一个40英尺集装箱从东亚运往欧洲或北美的平均成本大约增加了三倍。本月报价因盐田的困难情况而飙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