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全球芯片短缺之际,大公司的直接进货渠道被切断或受到限制。因此,他们正在寻求与芯片制造商签约的批发商的额外帮助,这些中间商在业内被称为授权经销商。



Stephanie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买家急需芯片时,他们会去找能采购到稀缺元件的中间商Erik Drown帮忙。

有着几十年经验的Drown现在正面对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半导体短缺局面。最近,一位客户请他在几天内帮忙找到1,200个芯片的货源,于是Drown四处搜寻他在业内的联系人。他无法找到所有需要的芯片,但能拿到大约一半芯片的初步报价。

这对全球企业来说是很痛苦的事:他们需要芯片,但却买不到。更糟糕的是,像Drown这种通常能解决问题的芯片经纪商或中间商,有时候也发现自己不知所措、两手空空。但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忙,赚的钱也更多。

位于马萨诸塞州克罗利的电子元件分销商Select Technology Inc.的全球采购总监Drown说:“很多公司从来不会来找像我这样的人,但现在无奈之下只得找我帮忙,因为如果不这样做他们将无法生存。”

芯片制造商、批发商和买家表示,常规的芯片分销流程被打破,使长达数月的供应短缺局面更加复杂,芯片短缺状况仍很普遍,并可能持续到今年年底。

在正常情况下,英特尔公司(Intel Co., INTC)和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等最大的芯片制造商直接向财力雄厚的买家和签约批发商发货半导体。其余的供应通常会流向其他面向小买家的中间商。大多数年份,都有足够的货源。

但现在这是一场混战。大公司的直接进货渠道被切断或受到限制。因此,他们正在寻求与芯片制造商签约的批发商的额外帮助,这些中间商在业内被称为授权经销商。

英特尔和博通(Broadcom Inc., AVGO)的授权经销商安富利(Avnet, Inc., AVT)看到大型买家数量激增,这些买家以前不需要外部协助寻找芯片。安富利负责全球销售的副总裁Peggy Carrieres说,对于这些客户来说,这是一个未知的领域,他们必须对冲供应链中断的风险,或者密切关注大量不同的材料。

“他们想让我们帮忙解决这个问题,”Carrieres说。

尽管芯片短缺,但更高的价格和出货量提振了分销商的利润。据贝恩公司(Bain & Company)专注于半导体供应链的合伙人Peter Hanbury估计,经销商通常对芯片加价10%进行销售,若需要为替代零部件或产品设计提供咨询则会加价更多。

该行业排名靠前的公司艾睿电子(Arrow Electronics Inc.)表示,今年前三个月全球元件销售额达到创纪录的64亿美元,同比增长42%。这家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公司旗下全球元件业务的营业收入同期增长逾70%。安富利称,截至3月31日的季度里,该公司销售额同比增长14%,至49亿美元。

大买家还被迫求助于依靠迂回办法采购元件的中间商,比如从采购太多而用不完的商品制造商手中购买其尚未使用的芯片。由于独立经纪人不会直接从芯片制造商手中购买,这些二手交易的成本可能更高,并产生更大的假货风险。

规模4,420亿美元的芯片行业历来动荡不安。但过去一年里,新冠疫情致使消费者需求转向远程办公和云端生活领域,再加上经济强劲复苏,这些变化让买家和芯片制造商措手不及。供应增长的不够快。价格因此暴涨。

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表示,驱动电子显示屏的半导体产品2021年上半年价格同比上涨高达40%。Counterpoint估计,同期一些用于手机和个人电脑的图像传感器和处理器的价格上扬了15%-20%,内存芯片价格攀升了5%-10%。

汽车制造商的情况甚至更糟,它们缺少用于汽车点火器或刹车系统的微控制器等芯片。总部位于拉斯维加斯的供应链咨询公司Seraph的创始人Ambrose Conroy称,中间商对汽车芯片的报价是疫情前的五倍,一些极端情况下达到20倍。

价格飙升得如此之快,以至于Jens Gamperl会向难以置信的买家展示他在线芯片销售平台Sourcengine上的批发价,然后再加价出售。例如,Gamperl表示,4月份的某一时刻,一种价格通常为0.5美元的闪存芯片在Sourcengine上的售价为38美元。第二天,价格跃升至49.5美元。

Gamperl说: “客户总是怀疑你利用这种情况从中渔利。”

芯片的价格经常保持在高位,因为一些企业等不起。一家美国电路板制造商的高级采购员Dan Hetnar通过中间商以相当于2.75美元/个通常售价三倍多的价格购买了约1,500个微芯片。否则,如果被迫通过直接与芯片制造商打交道的授权经销商,这些芯片在45周内都不会有货。

Hetnar说:“这就是我需要的东西。”

芯片价格的急剧波动反映出这些部件的稀缺程度,以及即便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中间商新业务不断增加的程度。芯片中间商Direct Components Inc.的创始人Aaron Nursey说,过去一年,该公司的客户增加了两倍,其中包括许多以前没有接触过该公司的大买家。该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坦帕。

Nursey说:“一年前,他们连招呼都不会跟我们打。而现在他们来找我们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芯片短缺之下,更多企业向中间商求助

发布日期:2021-06-15 17:28
摘要:全球芯片短缺之际,大公司的直接进货渠道被切断或受到限制。因此,他们正在寻求与芯片制造商签约的批发商的额外帮助,这些中间商在业内被称为授权经销商。



Stephanie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买家急需芯片时,他们会去找能采购到稀缺元件的中间商Erik Drown帮忙。

有着几十年经验的Drown现在正面对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半导体短缺局面。最近,一位客户请他在几天内帮忙找到1,200个芯片的货源,于是Drown四处搜寻他在业内的联系人。他无法找到所有需要的芯片,但能拿到大约一半芯片的初步报价。

这对全球企业来说是很痛苦的事:他们需要芯片,但却买不到。更糟糕的是,像Drown这种通常能解决问题的芯片经纪商或中间商,有时候也发现自己不知所措、两手空空。但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忙,赚的钱也更多。

位于马萨诸塞州克罗利的电子元件分销商Select Technology Inc.的全球采购总监Drown说:“很多公司从来不会来找像我这样的人,但现在无奈之下只得找我帮忙,因为如果不这样做他们将无法生存。”

芯片制造商、批发商和买家表示,常规的芯片分销流程被打破,使长达数月的供应短缺局面更加复杂,芯片短缺状况仍很普遍,并可能持续到今年年底。

在正常情况下,英特尔公司(Intel Co., INTC)和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等最大的芯片制造商直接向财力雄厚的买家和签约批发商发货半导体。其余的供应通常会流向其他面向小买家的中间商。大多数年份,都有足够的货源。

但现在这是一场混战。大公司的直接进货渠道被切断或受到限制。因此,他们正在寻求与芯片制造商签约的批发商的额外帮助,这些中间商在业内被称为授权经销商。

英特尔和博通(Broadcom Inc., AVGO)的授权经销商安富利(Avnet, Inc., AVT)看到大型买家数量激增,这些买家以前不需要外部协助寻找芯片。安富利负责全球销售的副总裁Peggy Carrieres说,对于这些客户来说,这是一个未知的领域,他们必须对冲供应链中断的风险,或者密切关注大量不同的材料。

“他们想让我们帮忙解决这个问题,”Carrieres说。

尽管芯片短缺,但更高的价格和出货量提振了分销商的利润。据贝恩公司(Bain & Company)专注于半导体供应链的合伙人Peter Hanbury估计,经销商通常对芯片加价10%进行销售,若需要为替代零部件或产品设计提供咨询则会加价更多。

该行业排名靠前的公司艾睿电子(Arrow Electronics Inc.)表示,今年前三个月全球元件销售额达到创纪录的64亿美元,同比增长42%。这家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公司旗下全球元件业务的营业收入同期增长逾70%。安富利称,截至3月31日的季度里,该公司销售额同比增长14%,至49亿美元。

大买家还被迫求助于依靠迂回办法采购元件的中间商,比如从采购太多而用不完的商品制造商手中购买其尚未使用的芯片。由于独立经纪人不会直接从芯片制造商手中购买,这些二手交易的成本可能更高,并产生更大的假货风险。

规模4,420亿美元的芯片行业历来动荡不安。但过去一年里,新冠疫情致使消费者需求转向远程办公和云端生活领域,再加上经济强劲复苏,这些变化让买家和芯片制造商措手不及。供应增长的不够快。价格因此暴涨。

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表示,驱动电子显示屏的半导体产品2021年上半年价格同比上涨高达40%。Counterpoint估计,同期一些用于手机和个人电脑的图像传感器和处理器的价格上扬了15%-20%,内存芯片价格攀升了5%-10%。

汽车制造商的情况甚至更糟,它们缺少用于汽车点火器或刹车系统的微控制器等芯片。总部位于拉斯维加斯的供应链咨询公司Seraph的创始人Ambrose Conroy称,中间商对汽车芯片的报价是疫情前的五倍,一些极端情况下达到20倍。

价格飙升得如此之快,以至于Jens Gamperl会向难以置信的买家展示他在线芯片销售平台Sourcengine上的批发价,然后再加价出售。例如,Gamperl表示,4月份的某一时刻,一种价格通常为0.5美元的闪存芯片在Sourcengine上的售价为38美元。第二天,价格跃升至49.5美元。

Gamperl说: “客户总是怀疑你利用这种情况从中渔利。”

芯片的价格经常保持在高位,因为一些企业等不起。一家美国电路板制造商的高级采购员Dan Hetnar通过中间商以相当于2.75美元/个通常售价三倍多的价格购买了约1,500个微芯片。否则,如果被迫通过直接与芯片制造商打交道的授权经销商,这些芯片在45周内都不会有货。

Hetnar说:“这就是我需要的东西。”

芯片价格的急剧波动反映出这些部件的稀缺程度,以及即便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中间商新业务不断增加的程度。芯片中间商Direct Components Inc.的创始人Aaron Nursey说,过去一年,该公司的客户增加了两倍,其中包括许多以前没有接触过该公司的大买家。该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坦帕。

Nursey说:“一年前,他们连招呼都不会跟我们打。而现在他们来找我们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全球芯片短缺之际,大公司的直接进货渠道被切断或受到限制。因此,他们正在寻求与芯片制造商签约的批发商的额外帮助,这些中间商在业内被称为授权经销商。



Stephanie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买家急需芯片时,他们会去找能采购到稀缺元件的中间商Erik Drown帮忙。

有着几十年经验的Drown现在正面对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半导体短缺局面。最近,一位客户请他在几天内帮忙找到1,200个芯片的货源,于是Drown四处搜寻他在业内的联系人。他无法找到所有需要的芯片,但能拿到大约一半芯片的初步报价。

这对全球企业来说是很痛苦的事:他们需要芯片,但却买不到。更糟糕的是,像Drown这种通常能解决问题的芯片经纪商或中间商,有时候也发现自己不知所措、两手空空。但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忙,赚的钱也更多。

位于马萨诸塞州克罗利的电子元件分销商Select Technology Inc.的全球采购总监Drown说:“很多公司从来不会来找像我这样的人,但现在无奈之下只得找我帮忙,因为如果不这样做他们将无法生存。”

芯片制造商、批发商和买家表示,常规的芯片分销流程被打破,使长达数月的供应短缺局面更加复杂,芯片短缺状况仍很普遍,并可能持续到今年年底。

在正常情况下,英特尔公司(Intel Co., INTC)和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等最大的芯片制造商直接向财力雄厚的买家和签约批发商发货半导体。其余的供应通常会流向其他面向小买家的中间商。大多数年份,都有足够的货源。

但现在这是一场混战。大公司的直接进货渠道被切断或受到限制。因此,他们正在寻求与芯片制造商签约的批发商的额外帮助,这些中间商在业内被称为授权经销商。

英特尔和博通(Broadcom Inc., AVGO)的授权经销商安富利(Avnet, Inc., AVT)看到大型买家数量激增,这些买家以前不需要外部协助寻找芯片。安富利负责全球销售的副总裁Peggy Carrieres说,对于这些客户来说,这是一个未知的领域,他们必须对冲供应链中断的风险,或者密切关注大量不同的材料。

“他们想让我们帮忙解决这个问题,”Carrieres说。

尽管芯片短缺,但更高的价格和出货量提振了分销商的利润。据贝恩公司(Bain & Company)专注于半导体供应链的合伙人Peter Hanbury估计,经销商通常对芯片加价10%进行销售,若需要为替代零部件或产品设计提供咨询则会加价更多。

该行业排名靠前的公司艾睿电子(Arrow Electronics Inc.)表示,今年前三个月全球元件销售额达到创纪录的64亿美元,同比增长42%。这家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公司旗下全球元件业务的营业收入同期增长逾70%。安富利称,截至3月31日的季度里,该公司销售额同比增长14%,至49亿美元。

大买家还被迫求助于依靠迂回办法采购元件的中间商,比如从采购太多而用不完的商品制造商手中购买其尚未使用的芯片。由于独立经纪人不会直接从芯片制造商手中购买,这些二手交易的成本可能更高,并产生更大的假货风险。

规模4,420亿美元的芯片行业历来动荡不安。但过去一年里,新冠疫情致使消费者需求转向远程办公和云端生活领域,再加上经济强劲复苏,这些变化让买家和芯片制造商措手不及。供应增长的不够快。价格因此暴涨。

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表示,驱动电子显示屏的半导体产品2021年上半年价格同比上涨高达40%。Counterpoint估计,同期一些用于手机和个人电脑的图像传感器和处理器的价格上扬了15%-20%,内存芯片价格攀升了5%-10%。

汽车制造商的情况甚至更糟,它们缺少用于汽车点火器或刹车系统的微控制器等芯片。总部位于拉斯维加斯的供应链咨询公司Seraph的创始人Ambrose Conroy称,中间商对汽车芯片的报价是疫情前的五倍,一些极端情况下达到20倍。

价格飙升得如此之快,以至于Jens Gamperl会向难以置信的买家展示他在线芯片销售平台Sourcengine上的批发价,然后再加价出售。例如,Gamperl表示,4月份的某一时刻,一种价格通常为0.5美元的闪存芯片在Sourcengine上的售价为38美元。第二天,价格跃升至49.5美元。

Gamperl说: “客户总是怀疑你利用这种情况从中渔利。”

芯片的价格经常保持在高位,因为一些企业等不起。一家美国电路板制造商的高级采购员Dan Hetnar通过中间商以相当于2.75美元/个通常售价三倍多的价格购买了约1,500个微芯片。否则,如果被迫通过直接与芯片制造商打交道的授权经销商,这些芯片在45周内都不会有货。

Hetnar说:“这就是我需要的东西。”

芯片价格的急剧波动反映出这些部件的稀缺程度,以及即便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中间商新业务不断增加的程度。芯片中间商Direct Components Inc.的创始人Aaron Nursey说,过去一年,该公司的客户增加了两倍,其中包括许多以前没有接触过该公司的大买家。该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坦帕。

Nursey说:“一年前,他们连招呼都不会跟我们打。而现在他们来找我们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芯片短缺之下,更多企业向中间商求助

发布日期:2021-06-15 17:28
摘要:全球芯片短缺之际,大公司的直接进货渠道被切断或受到限制。因此,他们正在寻求与芯片制造商签约的批发商的额外帮助,这些中间商在业内被称为授权经销商。



Stephanie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买家急需芯片时,他们会去找能采购到稀缺元件的中间商Erik Drown帮忙。

有着几十年经验的Drown现在正面对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半导体短缺局面。最近,一位客户请他在几天内帮忙找到1,200个芯片的货源,于是Drown四处搜寻他在业内的联系人。他无法找到所有需要的芯片,但能拿到大约一半芯片的初步报价。

这对全球企业来说是很痛苦的事:他们需要芯片,但却买不到。更糟糕的是,像Drown这种通常能解决问题的芯片经纪商或中间商,有时候也发现自己不知所措、两手空空。但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忙,赚的钱也更多。

位于马萨诸塞州克罗利的电子元件分销商Select Technology Inc.的全球采购总监Drown说:“很多公司从来不会来找像我这样的人,但现在无奈之下只得找我帮忙,因为如果不这样做他们将无法生存。”

芯片制造商、批发商和买家表示,常规的芯片分销流程被打破,使长达数月的供应短缺局面更加复杂,芯片短缺状况仍很普遍,并可能持续到今年年底。

在正常情况下,英特尔公司(Intel Co., INTC)和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等最大的芯片制造商直接向财力雄厚的买家和签约批发商发货半导体。其余的供应通常会流向其他面向小买家的中间商。大多数年份,都有足够的货源。

但现在这是一场混战。大公司的直接进货渠道被切断或受到限制。因此,他们正在寻求与芯片制造商签约的批发商的额外帮助,这些中间商在业内被称为授权经销商。

英特尔和博通(Broadcom Inc., AVGO)的授权经销商安富利(Avnet, Inc., AVT)看到大型买家数量激增,这些买家以前不需要外部协助寻找芯片。安富利负责全球销售的副总裁Peggy Carrieres说,对于这些客户来说,这是一个未知的领域,他们必须对冲供应链中断的风险,或者密切关注大量不同的材料。

“他们想让我们帮忙解决这个问题,”Carrieres说。

尽管芯片短缺,但更高的价格和出货量提振了分销商的利润。据贝恩公司(Bain & Company)专注于半导体供应链的合伙人Peter Hanbury估计,经销商通常对芯片加价10%进行销售,若需要为替代零部件或产品设计提供咨询则会加价更多。

该行业排名靠前的公司艾睿电子(Arrow Electronics Inc.)表示,今年前三个月全球元件销售额达到创纪录的64亿美元,同比增长42%。这家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公司旗下全球元件业务的营业收入同期增长逾70%。安富利称,截至3月31日的季度里,该公司销售额同比增长14%,至49亿美元。

大买家还被迫求助于依靠迂回办法采购元件的中间商,比如从采购太多而用不完的商品制造商手中购买其尚未使用的芯片。由于独立经纪人不会直接从芯片制造商手中购买,这些二手交易的成本可能更高,并产生更大的假货风险。

规模4,420亿美元的芯片行业历来动荡不安。但过去一年里,新冠疫情致使消费者需求转向远程办公和云端生活领域,再加上经济强劲复苏,这些变化让买家和芯片制造商措手不及。供应增长的不够快。价格因此暴涨。

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表示,驱动电子显示屏的半导体产品2021年上半年价格同比上涨高达40%。Counterpoint估计,同期一些用于手机和个人电脑的图像传感器和处理器的价格上扬了15%-20%,内存芯片价格攀升了5%-10%。

汽车制造商的情况甚至更糟,它们缺少用于汽车点火器或刹车系统的微控制器等芯片。总部位于拉斯维加斯的供应链咨询公司Seraph的创始人Ambrose Conroy称,中间商对汽车芯片的报价是疫情前的五倍,一些极端情况下达到20倍。

价格飙升得如此之快,以至于Jens Gamperl会向难以置信的买家展示他在线芯片销售平台Sourcengine上的批发价,然后再加价出售。例如,Gamperl表示,4月份的某一时刻,一种价格通常为0.5美元的闪存芯片在Sourcengine上的售价为38美元。第二天,价格跃升至49.5美元。

Gamperl说: “客户总是怀疑你利用这种情况从中渔利。”

芯片的价格经常保持在高位,因为一些企业等不起。一家美国电路板制造商的高级采购员Dan Hetnar通过中间商以相当于2.75美元/个通常售价三倍多的价格购买了约1,500个微芯片。否则,如果被迫通过直接与芯片制造商打交道的授权经销商,这些芯片在45周内都不会有货。

Hetnar说:“这就是我需要的东西。”

芯片价格的急剧波动反映出这些部件的稀缺程度,以及即便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中间商新业务不断增加的程度。芯片中间商Direct Components Inc.的创始人Aaron Nursey说,过去一年,该公司的客户增加了两倍,其中包括许多以前没有接触过该公司的大买家。该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坦帕。

Nursey说:“一年前,他们连招呼都不会跟我们打。而现在他们来找我们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