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深圳一个吞吐量居世界前列的港口出现疫情,致使全球航运延误,而台湾和马来西亚这两个半导体供应链关键环节出现的疫情正在加剧全球缺芯问题,这些情况可能会推高价格并拖累后疫情时代的复苏。


深圳盐田港。照片摄于今年2月。该港口码头作业人员中出现新冠感染者,已导致港口运输基本暂停。

Stella Yifan Xie 发自香港|Costas Paris 发自纽约|Stephanie Yang 发自台北

【OR  商业新媒体】

西方国家经济强劲复苏之际,疫苗接种刚刚起步的亚洲暴发了新一波新冠疫情,正给全球供应链造成新的阻碍,可能会推高价格并拖累后疫情时代的复苏。

中国南部一个吞吐量居世界前列的港口出现疫情,致使全球航运延误,同时台湾和马来西亚这两个半导体供应链关键环节出现的疫情,正在加剧全球缺芯问题,而汽车和科技行业的生产已经因为缺芯出现延迟。

这些新问题加剧了通胀担忧,上周中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和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分别创出了10多年来最大同比涨幅。如果这些问题持续下去,甚至进一步恶化,可能会拖累全球经济增长。

去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与美国和欧洲国家相比,中国内地、台湾和亚洲许多其他地区都更好地控制了疫情,限制了一些经济损害。但随着西方国家疫苗接种比例上升,这些政府已开始取消限制措施,经济正在加速复苏。

与此同时,亚洲的疫苗接种工作已经落后,并且该地区的政府部门基本上继续维持更严格的边境管制举措,以防止新冠病毒扩散。但疫情仍在蔓延。泰国在过去两个月里新增病例大幅攀升,其严重情况为疫情暴发以来之最;越南也受到新一轮疫情的冲击,这个日益受欢迎的制造中心之前曾成功控制住疫情。

亚洲的疫苗接种率普遍较低,这可能促使亚洲继续执行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以及旅行禁令,这将干扰制造业活动并抑制消费支出。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简称EIU)驻香港的全球贸易问题首席分析师Nick Marro说:“这是非常脆弱的时刻,我们刚刚开始看到全球贸易复苏的提速。”

在中国南部城市深圳的集装箱港口盐田区,码头作业人员中出现新冠感染者,这已导致港口运输基本暂停,给国际航运业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这个行业已经在艰难应对空集装箱持续短缺和今年早些时候苏伊士运河发生为期一周堵塞的局面。

据经纪商所说,一些要在盐田港装货的船只最长得等待两周时间,目前约有16万个集装箱正等待装船。据Freightos Baltic Index,把一个40英尺集装箱运往美国西海岸的运价已较今年年初大幅上涨63%,至6,341美元,同比更是上涨了两倍多。


盐田港去年的集装箱吞吐量比美国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洛杉矶港多出近50%;今年第一季度,盐田港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大增45%。Liner Research Services驻新加坡的分析师Hua Joo Tan表示,盐田港现在的作业量只相当于正常水平的30%,延误可能会持续数周;该港口一年的集装箱吞吐量超过1,300万标箱。

丹麦航运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的网络主管Lars Mikael Jensen表示,深圳港口延误问题的影响将波及全球,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家得宝(Home Depot Inc., HD)销售的商品都会受到影响。这两家公司已在盐田港附近建立物流基地。

Jensen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非常繁忙的港口,在此处出现延误,会导致世界各地的供应链产生连锁反应。” A.P.穆勒-马士基将让40艘原本开往盐田港的集装箱船改道前往包括香港的其他港口。Jensen称,之前的苏伊士运河航道堵塞持续了一个星期,积压船只花了10天才得以通过。

他表示,目前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中国将继续关闭一切相关设施,直到确定新冠疫情不会蔓延。

与此同时,台湾正遭遇疫情爆发以来最严重的一波感染。台湾占全球芯片制造产能的五分之一,其中汽车行业使用的芯片占相当大比例。

京元电子股份有限公司(King Yuan Electronics Co., 2449.TW)是台湾最大的芯片测试和封装公司之一。本月该公司有200多名员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同时还有2,000名工人被隔离,该公司本月的收入因此减少了约三分之一。

与此同时,台湾苗栗县官员称,附近其他半导体公司也在努力应对工作场所的疫情。台湾最近的聚集性疫情集中在苗栗县。

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2330.T)称,该公司尚未受到影响,但其台湾新竹总部的隔壁爆发了疫情。全球92%的最先进芯片来自台积电。

Counterpoint Research的半导体分析师王哲宏(Brady Wang)表示,由于全球芯片行业已经严重短缺,台湾科技行业暴发疫情无疑将使短缺局面雪上加霜。

马来西亚的生产活动也因新冠疫情的卷土重来而受到干扰;该国有许多外资工厂,涉及制造芯片,生产电容器、电阻和其他用于消费电子产品和汽车的关键模组。

德国半导体制造商英飞凌科技公司(Infineon Technologies AG, IFX.XE)在马来西亚设有两家工厂,该公司在本月早些时候收到卫生部门的通知,需关闭其中一家工厂,在这之前,英飞凌已经推迟了一些芯片的交付。据英飞凌发言人Gregor Rodehueser称,该公司在全球其他地区的工厂正在高负荷运转,无法接手马来西亚工厂中断的工作。

日本的电子和半导体部件制造商太阳诱电(Taiyo Yuden Co., 6976.TO)在马来西亚经营的另一家工厂有数名员工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该厂随后采取预防措施,将假期和维修的停工时间再延长10天,直到6月14日。

亚半导体行业协会(Malaysia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表示,封锁举措将导致产量减少15%-40%。

该协会主席Wong Siew Hai表示,这会导致供应链在某个地方、以某种方式中断。

半导体短缺局面已波及小企业。这些企业正感受到交货速度放慢和价格上涨的影响。

“我有三辆车有电气问题,所需零件都是延期交货订单,没有出货日期,”在纽约州拉伊市经营Rye Auto Care的Hector Martinez说,“所有与电子零部件有关的东西都遭遇延迟。轮胎供应短缺,零部件价格过去两个月上涨了20%。”

供应中断不但会打击科技和汽车供应链上的公司,而且可能给作为中国经济复苏一大支柱的出口增加阻力,同时还会增添全球通胀压力。

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Inc., 9618.HK, JD)金融部门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中国在抑制全球通胀压力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迄今为止,制造商吸收了大部分投入成本的增长。但最近的港口作业中断有可能产生溢出效应,导致全球各地消费者价格上涨。

深圳市所在的广东省是中国人口最多的省份,经济产出约占全国的十分之一,广东的疫情迫使当地一些制造商提高售价,甚至暂时停产,以免利润率进一步受损。

物流公司Jizhi Supply Chain Service Yiwu Co.的顾问Zhu Guojin称,这种情况相当可怕,这是人们第一次在中国看到港口处理能力出现如此规模的下降。

Zhu表示,虽然至美国航线的运费飙升,但他的大多数客户,包括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供应商和一些美国进口商都仍在付钱运货。

Zhu说,去年许多客户都推迟发货,期待着运费能降下来,但今日不同往昔,大多数人似乎不再看重运费了。

一些政府官员和分析人士淡化了迄今为止的相关影响。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上周四表示,疫情对广东外贸产业链供应链暂未产生明显的影响。近期,广东对2,000多家出口企业的监测情况显示,超过半数企业新签订的订单金额同比增加。

半导体分析师王哲宏乐观地推测,若台湾疫情不大幅恶化,对芯片生产的影响将较小。

目前还不清楚供应链紧张局面何时会消退。亚洲许多政府正致力于消除新冠病例,即使这样做意味着会遭受短期经济痛苦,有鉴于此,供应链情况在好转之前可能先会恶化。

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台湾研究部主管Patrick Chen表示,当务之急是在这些已爆发疫情的公司控制病毒传播,不要让疫情进一步向外扩散。他说道,如果这些公司遏制不住疫情,带来的冲击将严重得多。

也有一些公司可能从供应链的拥堵中受益。几家中国航运公司在香港挂牌的股票已纷纷跳涨,比如全球最大的货船运营商之一、中国国有企业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Ltd., 1919.HK),该股上周四一度飙升14%,升至十多年来的最高位,因投资者寄望于集装箱航运费率将持续上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亚洲新一轮新冠疫情干扰全球航运和芯片供应链

发布日期:2021-06-14 13:26
中国深圳一个吞吐量居世界前列的港口出现疫情,致使全球航运延误,而台湾和马来西亚这两个半导体供应链关键环节出现的疫情正在加剧全球缺芯问题,这些情况可能会推高价格并拖累后疫情时代的复苏。


深圳盐田港。照片摄于今年2月。该港口码头作业人员中出现新冠感染者,已导致港口运输基本暂停。

Stella Yifan Xie 发自香港|Costas Paris 发自纽约|Stephanie Yang 发自台北

【OR  商业新媒体】

西方国家经济强劲复苏之际,疫苗接种刚刚起步的亚洲暴发了新一波新冠疫情,正给全球供应链造成新的阻碍,可能会推高价格并拖累后疫情时代的复苏。

中国南部一个吞吐量居世界前列的港口出现疫情,致使全球航运延误,同时台湾和马来西亚这两个半导体供应链关键环节出现的疫情,正在加剧全球缺芯问题,而汽车和科技行业的生产已经因为缺芯出现延迟。

这些新问题加剧了通胀担忧,上周中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和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分别创出了10多年来最大同比涨幅。如果这些问题持续下去,甚至进一步恶化,可能会拖累全球经济增长。

去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与美国和欧洲国家相比,中国内地、台湾和亚洲许多其他地区都更好地控制了疫情,限制了一些经济损害。但随着西方国家疫苗接种比例上升,这些政府已开始取消限制措施,经济正在加速复苏。

与此同时,亚洲的疫苗接种工作已经落后,并且该地区的政府部门基本上继续维持更严格的边境管制举措,以防止新冠病毒扩散。但疫情仍在蔓延。泰国在过去两个月里新增病例大幅攀升,其严重情况为疫情暴发以来之最;越南也受到新一轮疫情的冲击,这个日益受欢迎的制造中心之前曾成功控制住疫情。

亚洲的疫苗接种率普遍较低,这可能促使亚洲继续执行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以及旅行禁令,这将干扰制造业活动并抑制消费支出。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简称EIU)驻香港的全球贸易问题首席分析师Nick Marro说:“这是非常脆弱的时刻,我们刚刚开始看到全球贸易复苏的提速。”

在中国南部城市深圳的集装箱港口盐田区,码头作业人员中出现新冠感染者,这已导致港口运输基本暂停,给国际航运业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这个行业已经在艰难应对空集装箱持续短缺和今年早些时候苏伊士运河发生为期一周堵塞的局面。

据经纪商所说,一些要在盐田港装货的船只最长得等待两周时间,目前约有16万个集装箱正等待装船。据Freightos Baltic Index,把一个40英尺集装箱运往美国西海岸的运价已较今年年初大幅上涨63%,至6,341美元,同比更是上涨了两倍多。


盐田港去年的集装箱吞吐量比美国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洛杉矶港多出近50%;今年第一季度,盐田港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大增45%。Liner Research Services驻新加坡的分析师Hua Joo Tan表示,盐田港现在的作业量只相当于正常水平的30%,延误可能会持续数周;该港口一年的集装箱吞吐量超过1,300万标箱。

丹麦航运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的网络主管Lars Mikael Jensen表示,深圳港口延误问题的影响将波及全球,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家得宝(Home Depot Inc., HD)销售的商品都会受到影响。这两家公司已在盐田港附近建立物流基地。

Jensen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非常繁忙的港口,在此处出现延误,会导致世界各地的供应链产生连锁反应。” A.P.穆勒-马士基将让40艘原本开往盐田港的集装箱船改道前往包括香港的其他港口。Jensen称,之前的苏伊士运河航道堵塞持续了一个星期,积压船只花了10天才得以通过。

他表示,目前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中国将继续关闭一切相关设施,直到确定新冠疫情不会蔓延。

与此同时,台湾正遭遇疫情爆发以来最严重的一波感染。台湾占全球芯片制造产能的五分之一,其中汽车行业使用的芯片占相当大比例。

京元电子股份有限公司(King Yuan Electronics Co., 2449.TW)是台湾最大的芯片测试和封装公司之一。本月该公司有200多名员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同时还有2,000名工人被隔离,该公司本月的收入因此减少了约三分之一。

与此同时,台湾苗栗县官员称,附近其他半导体公司也在努力应对工作场所的疫情。台湾最近的聚集性疫情集中在苗栗县。

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2330.T)称,该公司尚未受到影响,但其台湾新竹总部的隔壁爆发了疫情。全球92%的最先进芯片来自台积电。

Counterpoint Research的半导体分析师王哲宏(Brady Wang)表示,由于全球芯片行业已经严重短缺,台湾科技行业暴发疫情无疑将使短缺局面雪上加霜。

马来西亚的生产活动也因新冠疫情的卷土重来而受到干扰;该国有许多外资工厂,涉及制造芯片,生产电容器、电阻和其他用于消费电子产品和汽车的关键模组。

德国半导体制造商英飞凌科技公司(Infineon Technologies AG, IFX.XE)在马来西亚设有两家工厂,该公司在本月早些时候收到卫生部门的通知,需关闭其中一家工厂,在这之前,英飞凌已经推迟了一些芯片的交付。据英飞凌发言人Gregor Rodehueser称,该公司在全球其他地区的工厂正在高负荷运转,无法接手马来西亚工厂中断的工作。

日本的电子和半导体部件制造商太阳诱电(Taiyo Yuden Co., 6976.TO)在马来西亚经营的另一家工厂有数名员工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该厂随后采取预防措施,将假期和维修的停工时间再延长10天,直到6月14日。

亚半导体行业协会(Malaysia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表示,封锁举措将导致产量减少15%-40%。

该协会主席Wong Siew Hai表示,这会导致供应链在某个地方、以某种方式中断。

半导体短缺局面已波及小企业。这些企业正感受到交货速度放慢和价格上涨的影响。

“我有三辆车有电气问题,所需零件都是延期交货订单,没有出货日期,”在纽约州拉伊市经营Rye Auto Care的Hector Martinez说,“所有与电子零部件有关的东西都遭遇延迟。轮胎供应短缺,零部件价格过去两个月上涨了20%。”

供应中断不但会打击科技和汽车供应链上的公司,而且可能给作为中国经济复苏一大支柱的出口增加阻力,同时还会增添全球通胀压力。

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Inc., 9618.HK, JD)金融部门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中国在抑制全球通胀压力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迄今为止,制造商吸收了大部分投入成本的增长。但最近的港口作业中断有可能产生溢出效应,导致全球各地消费者价格上涨。

深圳市所在的广东省是中国人口最多的省份,经济产出约占全国的十分之一,广东的疫情迫使当地一些制造商提高售价,甚至暂时停产,以免利润率进一步受损。

物流公司Jizhi Supply Chain Service Yiwu Co.的顾问Zhu Guojin称,这种情况相当可怕,这是人们第一次在中国看到港口处理能力出现如此规模的下降。

Zhu表示,虽然至美国航线的运费飙升,但他的大多数客户,包括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供应商和一些美国进口商都仍在付钱运货。

Zhu说,去年许多客户都推迟发货,期待着运费能降下来,但今日不同往昔,大多数人似乎不再看重运费了。

一些政府官员和分析人士淡化了迄今为止的相关影响。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上周四表示,疫情对广东外贸产业链供应链暂未产生明显的影响。近期,广东对2,000多家出口企业的监测情况显示,超过半数企业新签订的订单金额同比增加。

半导体分析师王哲宏乐观地推测,若台湾疫情不大幅恶化,对芯片生产的影响将较小。

目前还不清楚供应链紧张局面何时会消退。亚洲许多政府正致力于消除新冠病例,即使这样做意味着会遭受短期经济痛苦,有鉴于此,供应链情况在好转之前可能先会恶化。

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台湾研究部主管Patrick Chen表示,当务之急是在这些已爆发疫情的公司控制病毒传播,不要让疫情进一步向外扩散。他说道,如果这些公司遏制不住疫情,带来的冲击将严重得多。

也有一些公司可能从供应链的拥堵中受益。几家中国航运公司在香港挂牌的股票已纷纷跳涨,比如全球最大的货船运营商之一、中国国有企业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Ltd., 1919.HK),该股上周四一度飙升14%,升至十多年来的最高位,因投资者寄望于集装箱航运费率将持续上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国深圳一个吞吐量居世界前列的港口出现疫情,致使全球航运延误,而台湾和马来西亚这两个半导体供应链关键环节出现的疫情正在加剧全球缺芯问题,这些情况可能会推高价格并拖累后疫情时代的复苏。


深圳盐田港。照片摄于今年2月。该港口码头作业人员中出现新冠感染者,已导致港口运输基本暂停。

Stella Yifan Xie 发自香港|Costas Paris 发自纽约|Stephanie Yang 发自台北

【OR  商业新媒体】

西方国家经济强劲复苏之际,疫苗接种刚刚起步的亚洲暴发了新一波新冠疫情,正给全球供应链造成新的阻碍,可能会推高价格并拖累后疫情时代的复苏。

中国南部一个吞吐量居世界前列的港口出现疫情,致使全球航运延误,同时台湾和马来西亚这两个半导体供应链关键环节出现的疫情,正在加剧全球缺芯问题,而汽车和科技行业的生产已经因为缺芯出现延迟。

这些新问题加剧了通胀担忧,上周中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和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分别创出了10多年来最大同比涨幅。如果这些问题持续下去,甚至进一步恶化,可能会拖累全球经济增长。

去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与美国和欧洲国家相比,中国内地、台湾和亚洲许多其他地区都更好地控制了疫情,限制了一些经济损害。但随着西方国家疫苗接种比例上升,这些政府已开始取消限制措施,经济正在加速复苏。

与此同时,亚洲的疫苗接种工作已经落后,并且该地区的政府部门基本上继续维持更严格的边境管制举措,以防止新冠病毒扩散。但疫情仍在蔓延。泰国在过去两个月里新增病例大幅攀升,其严重情况为疫情暴发以来之最;越南也受到新一轮疫情的冲击,这个日益受欢迎的制造中心之前曾成功控制住疫情。

亚洲的疫苗接种率普遍较低,这可能促使亚洲继续执行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以及旅行禁令,这将干扰制造业活动并抑制消费支出。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简称EIU)驻香港的全球贸易问题首席分析师Nick Marro说:“这是非常脆弱的时刻,我们刚刚开始看到全球贸易复苏的提速。”

在中国南部城市深圳的集装箱港口盐田区,码头作业人员中出现新冠感染者,这已导致港口运输基本暂停,给国际航运业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这个行业已经在艰难应对空集装箱持续短缺和今年早些时候苏伊士运河发生为期一周堵塞的局面。

据经纪商所说,一些要在盐田港装货的船只最长得等待两周时间,目前约有16万个集装箱正等待装船。据Freightos Baltic Index,把一个40英尺集装箱运往美国西海岸的运价已较今年年初大幅上涨63%,至6,341美元,同比更是上涨了两倍多。


盐田港去年的集装箱吞吐量比美国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洛杉矶港多出近50%;今年第一季度,盐田港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大增45%。Liner Research Services驻新加坡的分析师Hua Joo Tan表示,盐田港现在的作业量只相当于正常水平的30%,延误可能会持续数周;该港口一年的集装箱吞吐量超过1,300万标箱。

丹麦航运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的网络主管Lars Mikael Jensen表示,深圳港口延误问题的影响将波及全球,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家得宝(Home Depot Inc., HD)销售的商品都会受到影响。这两家公司已在盐田港附近建立物流基地。

Jensen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非常繁忙的港口,在此处出现延误,会导致世界各地的供应链产生连锁反应。” A.P.穆勒-马士基将让40艘原本开往盐田港的集装箱船改道前往包括香港的其他港口。Jensen称,之前的苏伊士运河航道堵塞持续了一个星期,积压船只花了10天才得以通过。

他表示,目前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中国将继续关闭一切相关设施,直到确定新冠疫情不会蔓延。

与此同时,台湾正遭遇疫情爆发以来最严重的一波感染。台湾占全球芯片制造产能的五分之一,其中汽车行业使用的芯片占相当大比例。

京元电子股份有限公司(King Yuan Electronics Co., 2449.TW)是台湾最大的芯片测试和封装公司之一。本月该公司有200多名员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同时还有2,000名工人被隔离,该公司本月的收入因此减少了约三分之一。

与此同时,台湾苗栗县官员称,附近其他半导体公司也在努力应对工作场所的疫情。台湾最近的聚集性疫情集中在苗栗县。

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2330.T)称,该公司尚未受到影响,但其台湾新竹总部的隔壁爆发了疫情。全球92%的最先进芯片来自台积电。

Counterpoint Research的半导体分析师王哲宏(Brady Wang)表示,由于全球芯片行业已经严重短缺,台湾科技行业暴发疫情无疑将使短缺局面雪上加霜。

马来西亚的生产活动也因新冠疫情的卷土重来而受到干扰;该国有许多外资工厂,涉及制造芯片,生产电容器、电阻和其他用于消费电子产品和汽车的关键模组。

德国半导体制造商英飞凌科技公司(Infineon Technologies AG, IFX.XE)在马来西亚设有两家工厂,该公司在本月早些时候收到卫生部门的通知,需关闭其中一家工厂,在这之前,英飞凌已经推迟了一些芯片的交付。据英飞凌发言人Gregor Rodehueser称,该公司在全球其他地区的工厂正在高负荷运转,无法接手马来西亚工厂中断的工作。

日本的电子和半导体部件制造商太阳诱电(Taiyo Yuden Co., 6976.TO)在马来西亚经营的另一家工厂有数名员工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该厂随后采取预防措施,将假期和维修的停工时间再延长10天,直到6月14日。

亚半导体行业协会(Malaysia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表示,封锁举措将导致产量减少15%-40%。

该协会主席Wong Siew Hai表示,这会导致供应链在某个地方、以某种方式中断。

半导体短缺局面已波及小企业。这些企业正感受到交货速度放慢和价格上涨的影响。

“我有三辆车有电气问题,所需零件都是延期交货订单,没有出货日期,”在纽约州拉伊市经营Rye Auto Care的Hector Martinez说,“所有与电子零部件有关的东西都遭遇延迟。轮胎供应短缺,零部件价格过去两个月上涨了20%。”

供应中断不但会打击科技和汽车供应链上的公司,而且可能给作为中国经济复苏一大支柱的出口增加阻力,同时还会增添全球通胀压力。

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Inc., 9618.HK, JD)金融部门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中国在抑制全球通胀压力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迄今为止,制造商吸收了大部分投入成本的增长。但最近的港口作业中断有可能产生溢出效应,导致全球各地消费者价格上涨。

深圳市所在的广东省是中国人口最多的省份,经济产出约占全国的十分之一,广东的疫情迫使当地一些制造商提高售价,甚至暂时停产,以免利润率进一步受损。

物流公司Jizhi Supply Chain Service Yiwu Co.的顾问Zhu Guojin称,这种情况相当可怕,这是人们第一次在中国看到港口处理能力出现如此规模的下降。

Zhu表示,虽然至美国航线的运费飙升,但他的大多数客户,包括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供应商和一些美国进口商都仍在付钱运货。

Zhu说,去年许多客户都推迟发货,期待着运费能降下来,但今日不同往昔,大多数人似乎不再看重运费了。

一些政府官员和分析人士淡化了迄今为止的相关影响。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上周四表示,疫情对广东外贸产业链供应链暂未产生明显的影响。近期,广东对2,000多家出口企业的监测情况显示,超过半数企业新签订的订单金额同比增加。

半导体分析师王哲宏乐观地推测,若台湾疫情不大幅恶化,对芯片生产的影响将较小。

目前还不清楚供应链紧张局面何时会消退。亚洲许多政府正致力于消除新冠病例,即使这样做意味着会遭受短期经济痛苦,有鉴于此,供应链情况在好转之前可能先会恶化。

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台湾研究部主管Patrick Chen表示,当务之急是在这些已爆发疫情的公司控制病毒传播,不要让疫情进一步向外扩散。他说道,如果这些公司遏制不住疫情,带来的冲击将严重得多。

也有一些公司可能从供应链的拥堵中受益。几家中国航运公司在香港挂牌的股票已纷纷跳涨,比如全球最大的货船运营商之一、中国国有企业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Ltd., 1919.HK),该股上周四一度飙升14%,升至十多年来的最高位,因投资者寄望于集装箱航运费率将持续上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亚洲新一轮新冠疫情干扰全球航运和芯片供应链

发布日期:2021-06-14 13:26
中国深圳一个吞吐量居世界前列的港口出现疫情,致使全球航运延误,而台湾和马来西亚这两个半导体供应链关键环节出现的疫情正在加剧全球缺芯问题,这些情况可能会推高价格并拖累后疫情时代的复苏。


深圳盐田港。照片摄于今年2月。该港口码头作业人员中出现新冠感染者,已导致港口运输基本暂停。

Stella Yifan Xie 发自香港|Costas Paris 发自纽约|Stephanie Yang 发自台北

【OR  商业新媒体】

西方国家经济强劲复苏之际,疫苗接种刚刚起步的亚洲暴发了新一波新冠疫情,正给全球供应链造成新的阻碍,可能会推高价格并拖累后疫情时代的复苏。

中国南部一个吞吐量居世界前列的港口出现疫情,致使全球航运延误,同时台湾和马来西亚这两个半导体供应链关键环节出现的疫情,正在加剧全球缺芯问题,而汽车和科技行业的生产已经因为缺芯出现延迟。

这些新问题加剧了通胀担忧,上周中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和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分别创出了10多年来最大同比涨幅。如果这些问题持续下去,甚至进一步恶化,可能会拖累全球经济增长。

去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与美国和欧洲国家相比,中国内地、台湾和亚洲许多其他地区都更好地控制了疫情,限制了一些经济损害。但随着西方国家疫苗接种比例上升,这些政府已开始取消限制措施,经济正在加速复苏。

与此同时,亚洲的疫苗接种工作已经落后,并且该地区的政府部门基本上继续维持更严格的边境管制举措,以防止新冠病毒扩散。但疫情仍在蔓延。泰国在过去两个月里新增病例大幅攀升,其严重情况为疫情暴发以来之最;越南也受到新一轮疫情的冲击,这个日益受欢迎的制造中心之前曾成功控制住疫情。

亚洲的疫苗接种率普遍较低,这可能促使亚洲继续执行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以及旅行禁令,这将干扰制造业活动并抑制消费支出。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简称EIU)驻香港的全球贸易问题首席分析师Nick Marro说:“这是非常脆弱的时刻,我们刚刚开始看到全球贸易复苏的提速。”

在中国南部城市深圳的集装箱港口盐田区,码头作业人员中出现新冠感染者,这已导致港口运输基本暂停,给国际航运业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这个行业已经在艰难应对空集装箱持续短缺和今年早些时候苏伊士运河发生为期一周堵塞的局面。

据经纪商所说,一些要在盐田港装货的船只最长得等待两周时间,目前约有16万个集装箱正等待装船。据Freightos Baltic Index,把一个40英尺集装箱运往美国西海岸的运价已较今年年初大幅上涨63%,至6,341美元,同比更是上涨了两倍多。


盐田港去年的集装箱吞吐量比美国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洛杉矶港多出近50%;今年第一季度,盐田港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大增45%。Liner Research Services驻新加坡的分析师Hua Joo Tan表示,盐田港现在的作业量只相当于正常水平的30%,延误可能会持续数周;该港口一年的集装箱吞吐量超过1,300万标箱。

丹麦航运巨头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的网络主管Lars Mikael Jensen表示,深圳港口延误问题的影响将波及全球,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家得宝(Home Depot Inc., HD)销售的商品都会受到影响。这两家公司已在盐田港附近建立物流基地。

Jensen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非常繁忙的港口,在此处出现延误,会导致世界各地的供应链产生连锁反应。” A.P.穆勒-马士基将让40艘原本开往盐田港的集装箱船改道前往包括香港的其他港口。Jensen称,之前的苏伊士运河航道堵塞持续了一个星期,积压船只花了10天才得以通过。

他表示,目前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中国将继续关闭一切相关设施,直到确定新冠疫情不会蔓延。

与此同时,台湾正遭遇疫情爆发以来最严重的一波感染。台湾占全球芯片制造产能的五分之一,其中汽车行业使用的芯片占相当大比例。

京元电子股份有限公司(King Yuan Electronics Co., 2449.TW)是台湾最大的芯片测试和封装公司之一。本月该公司有200多名员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同时还有2,000名工人被隔离,该公司本月的收入因此减少了约三分之一。

与此同时,台湾苗栗县官员称,附近其他半导体公司也在努力应对工作场所的疫情。台湾最近的聚集性疫情集中在苗栗县。

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2330.T)称,该公司尚未受到影响,但其台湾新竹总部的隔壁爆发了疫情。全球92%的最先进芯片来自台积电。

Counterpoint Research的半导体分析师王哲宏(Brady Wang)表示,由于全球芯片行业已经严重短缺,台湾科技行业暴发疫情无疑将使短缺局面雪上加霜。

马来西亚的生产活动也因新冠疫情的卷土重来而受到干扰;该国有许多外资工厂,涉及制造芯片,生产电容器、电阻和其他用于消费电子产品和汽车的关键模组。

德国半导体制造商英飞凌科技公司(Infineon Technologies AG, IFX.XE)在马来西亚设有两家工厂,该公司在本月早些时候收到卫生部门的通知,需关闭其中一家工厂,在这之前,英飞凌已经推迟了一些芯片的交付。据英飞凌发言人Gregor Rodehueser称,该公司在全球其他地区的工厂正在高负荷运转,无法接手马来西亚工厂中断的工作。

日本的电子和半导体部件制造商太阳诱电(Taiyo Yuden Co., 6976.TO)在马来西亚经营的另一家工厂有数名员工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该厂随后采取预防措施,将假期和维修的停工时间再延长10天,直到6月14日。

亚半导体行业协会(Malaysia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表示,封锁举措将导致产量减少15%-40%。

该协会主席Wong Siew Hai表示,这会导致供应链在某个地方、以某种方式中断。

半导体短缺局面已波及小企业。这些企业正感受到交货速度放慢和价格上涨的影响。

“我有三辆车有电气问题,所需零件都是延期交货订单,没有出货日期,”在纽约州拉伊市经营Rye Auto Care的Hector Martinez说,“所有与电子零部件有关的东西都遭遇延迟。轮胎供应短缺,零部件价格过去两个月上涨了20%。”

供应中断不但会打击科技和汽车供应链上的公司,而且可能给作为中国经济复苏一大支柱的出口增加阻力,同时还会增添全球通胀压力。

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Inc., 9618.HK, JD)金融部门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中国在抑制全球通胀压力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迄今为止,制造商吸收了大部分投入成本的增长。但最近的港口作业中断有可能产生溢出效应,导致全球各地消费者价格上涨。

深圳市所在的广东省是中国人口最多的省份,经济产出约占全国的十分之一,广东的疫情迫使当地一些制造商提高售价,甚至暂时停产,以免利润率进一步受损。

物流公司Jizhi Supply Chain Service Yiwu Co.的顾问Zhu Guojin称,这种情况相当可怕,这是人们第一次在中国看到港口处理能力出现如此规模的下降。

Zhu表示,虽然至美国航线的运费飙升,但他的大多数客户,包括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供应商和一些美国进口商都仍在付钱运货。

Zhu说,去年许多客户都推迟发货,期待着运费能降下来,但今日不同往昔,大多数人似乎不再看重运费了。

一些政府官员和分析人士淡化了迄今为止的相关影响。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上周四表示,疫情对广东外贸产业链供应链暂未产生明显的影响。近期,广东对2,000多家出口企业的监测情况显示,超过半数企业新签订的订单金额同比增加。

半导体分析师王哲宏乐观地推测,若台湾疫情不大幅恶化,对芯片生产的影响将较小。

目前还不清楚供应链紧张局面何时会消退。亚洲许多政府正致力于消除新冠病例,即使这样做意味着会遭受短期经济痛苦,有鉴于此,供应链情况在好转之前可能先会恶化。

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台湾研究部主管Patrick Chen表示,当务之急是在这些已爆发疫情的公司控制病毒传播,不要让疫情进一步向外扩散。他说道,如果这些公司遏制不住疫情,带来的冲击将严重得多。

也有一些公司可能从供应链的拥堵中受益。几家中国航运公司在香港挂牌的股票已纷纷跳涨,比如全球最大的货船运营商之一、中国国有企业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Ltd., 1919.HK),该股上周四一度飙升14%,升至十多年来的最高位,因投资者寄望于集装箱航运费率将持续上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