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用无人机放牧的内蒙古小伙,和他骑着摩托的寻羊之旅。

 

【OR  商业新媒体】

在《寻羊启示》中,我们把镜头转向了内蒙古乌仁都西,拍下了一个叫呼春的小伙子的故事。

呼春一家居住在乌仁都西山,处在鄂尔多斯高原的西部,极端大陆气候在这里充分体现,这里也是中国阿尔巴斯山羊羊绒最重要的产地之一,呼春一家经营的生意则是放牧五百多只阿尔巴斯山羊和五十多只绵羊。

在这里,呼春会给自己家的羊的羊角涂成蓝色,用来标记区分和寻找;他在山顶的最高处安装监控摄像,随时观察羊的动态,侄女则可以在屏幕上清点羊群的数量;无人机轻松翻山越岭的优势则为他提供了寻找丢失羊只的绝佳工具。

然而这一天,侄女在数完羊之后,发现一只名叫“嘎啦塔尔”的羊不见了。

在手机上参考完卫星云图,呼春骑上了摩托车,放飞了无人机,开始寻找“嘎啦塔尔”。

随着牧场的缩小,羊群会不会越发地容易走失?当放牧人逐渐被围攻,保留地终究有一天要抵挡不住机器巨兽的侵吞。这不只是呼春一家人的故事,它时时刻刻发生在海岛上、森林中、高原上、湿地里。城市的水泥丛林遮挡了地平线,我们看不到外面的样子,而城市之中那种带着虚假的“清洁”和“便利”,乃至我们自毁式的生活方式才是“生存季”最精彩和最多样性的篇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短片|寻羊启示

发布日期:2021-06-13 16:47
摘要:用无人机放牧的内蒙古小伙,和他骑着摩托的寻羊之旅。

 

【OR  商业新媒体】

在《寻羊启示》中,我们把镜头转向了内蒙古乌仁都西,拍下了一个叫呼春的小伙子的故事。

呼春一家居住在乌仁都西山,处在鄂尔多斯高原的西部,极端大陆气候在这里充分体现,这里也是中国阿尔巴斯山羊羊绒最重要的产地之一,呼春一家经营的生意则是放牧五百多只阿尔巴斯山羊和五十多只绵羊。

在这里,呼春会给自己家的羊的羊角涂成蓝色,用来标记区分和寻找;他在山顶的最高处安装监控摄像,随时观察羊的动态,侄女则可以在屏幕上清点羊群的数量;无人机轻松翻山越岭的优势则为他提供了寻找丢失羊只的绝佳工具。

然而这一天,侄女在数完羊之后,发现一只名叫“嘎啦塔尔”的羊不见了。

在手机上参考完卫星云图,呼春骑上了摩托车,放飞了无人机,开始寻找“嘎啦塔尔”。

随着牧场的缩小,羊群会不会越发地容易走失?当放牧人逐渐被围攻,保留地终究有一天要抵挡不住机器巨兽的侵吞。这不只是呼春一家人的故事,它时时刻刻发生在海岛上、森林中、高原上、湿地里。城市的水泥丛林遮挡了地平线,我们看不到外面的样子,而城市之中那种带着虚假的“清洁”和“便利”,乃至我们自毁式的生活方式才是“生存季”最精彩和最多样性的篇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用无人机放牧的内蒙古小伙,和他骑着摩托的寻羊之旅。

 

【OR  商业新媒体】

在《寻羊启示》中,我们把镜头转向了内蒙古乌仁都西,拍下了一个叫呼春的小伙子的故事。

呼春一家居住在乌仁都西山,处在鄂尔多斯高原的西部,极端大陆气候在这里充分体现,这里也是中国阿尔巴斯山羊羊绒最重要的产地之一,呼春一家经营的生意则是放牧五百多只阿尔巴斯山羊和五十多只绵羊。

在这里,呼春会给自己家的羊的羊角涂成蓝色,用来标记区分和寻找;他在山顶的最高处安装监控摄像,随时观察羊的动态,侄女则可以在屏幕上清点羊群的数量;无人机轻松翻山越岭的优势则为他提供了寻找丢失羊只的绝佳工具。

然而这一天,侄女在数完羊之后,发现一只名叫“嘎啦塔尔”的羊不见了。

在手机上参考完卫星云图,呼春骑上了摩托车,放飞了无人机,开始寻找“嘎啦塔尔”。

随着牧场的缩小,羊群会不会越发地容易走失?当放牧人逐渐被围攻,保留地终究有一天要抵挡不住机器巨兽的侵吞。这不只是呼春一家人的故事,它时时刻刻发生在海岛上、森林中、高原上、湿地里。城市的水泥丛林遮挡了地平线,我们看不到外面的样子,而城市之中那种带着虚假的“清洁”和“便利”,乃至我们自毁式的生活方式才是“生存季”最精彩和最多样性的篇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短片|寻羊启示

发布日期:2021-06-13 16:47
摘要:用无人机放牧的内蒙古小伙,和他骑着摩托的寻羊之旅。

 

【OR  商业新媒体】

在《寻羊启示》中,我们把镜头转向了内蒙古乌仁都西,拍下了一个叫呼春的小伙子的故事。

呼春一家居住在乌仁都西山,处在鄂尔多斯高原的西部,极端大陆气候在这里充分体现,这里也是中国阿尔巴斯山羊羊绒最重要的产地之一,呼春一家经营的生意则是放牧五百多只阿尔巴斯山羊和五十多只绵羊。

在这里,呼春会给自己家的羊的羊角涂成蓝色,用来标记区分和寻找;他在山顶的最高处安装监控摄像,随时观察羊的动态,侄女则可以在屏幕上清点羊群的数量;无人机轻松翻山越岭的优势则为他提供了寻找丢失羊只的绝佳工具。

然而这一天,侄女在数完羊之后,发现一只名叫“嘎啦塔尔”的羊不见了。

在手机上参考完卫星云图,呼春骑上了摩托车,放飞了无人机,开始寻找“嘎啦塔尔”。

随着牧场的缩小,羊群会不会越发地容易走失?当放牧人逐渐被围攻,保留地终究有一天要抵挡不住机器巨兽的侵吞。这不只是呼春一家人的故事,它时时刻刻发生在海岛上、森林中、高原上、湿地里。城市的水泥丛林遮挡了地平线,我们看不到外面的样子,而城市之中那种带着虚假的“清洁”和“便利”,乃至我们自毁式的生活方式才是“生存季”最精彩和最多样性的篇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视频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