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能用疫情前的思路来进行数字化转型了。



Brian O’Keefe

【OR  商业新媒体】

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挫折可能让美国支付公司Square一直觉得如鲠在喉。这家公司成立于2009年,创始人包括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当然他还是著名的推特公司(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Square最为人知的可能是它与众不同的白色信用卡读卡器,小公司可以轻松地用它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上完成支付。进入2020年时,Square势头强劲,此前一年的销售额增速高达43%。但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肆虐,从去年3月开始的封城措施给Square的核心客户,也就是那些夫妻店式的小公司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在一条业务线面临致命威胁之际,多尔西及其团队又适时地拿出了另外一项创新,那就是支付服务Cash App。

Cash App旨在和PayPal、PayPal旗下的Venmo以及Apple Pay等应用程序展开竞争,由于具备其他数字钱包无法比拟的能力,这款产品一炮而红。它有直接存钱功能,因此许多用户直接把经济刺激支票转入了自己的Cash App账户。同时,用户还能够通过这款数字钱包交易比特币和零碎股,这就意味着Cash App处于绝佳的位置,可以在加密货币价格以及股价飙升时套现。截至去年12月,Cash App的月活跃用户人数已经超过3600万人,在一年中增长了50%。

Cash App的成功为Square的销售带来了爆炸性的增长,也首次为这家公司在《财富》美国500强中挣得一席之地,名列第323位。2020年,该公司的收入增幅略高于100%,达到95亿美元。这使其市值从2020年3月的200亿美元增至2020年年底的1000亿美元。

当然,在今年的《财富》美国500强名单上,并非所有公司的表现都能够与Square匹敌。大多数公司甚至都望尘莫及。但Square的故事对经历了2020年的《财富》美国500强来说很有整体代表性,这有两大体现:首先,全世界的数字化水平都在上升,而且速度很快;其次,新技术突然取得突破并实现了庞大的规模。

对可以在规则改写后的世界中快速适应下来的公司来说,多种趋势的共同作用带来了大量新机遇。就让我们称之为大重塑吧。

从日常所见到罕有之物,这方面的事例不一而足。大家可以想想宠物食品电商Chewy(最近从零售商PetSmart中拆分了出来)。居家办公的宠物主人通过电话订购宠物尿垫,这让Chewy去年的销售额增长了47%,进而首次跻身《财富》美国500强,居第403位。还有排名第77的辉瑞(Pfizer),它和德国的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合作,以创纪录的时间开发出了新冠疫苗。这要归功于辉瑞使用了革命性的方法——用信使核糖核酸(mRNA)来诱发免疫反应,这为合成生物带来了无尽可能。

这并不是说去年的经济损失还不够多。在今年的《财富》美国500强企业中,有108家公司共亏损了2240亿美元,创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以来的新高。能源、酒店、航空及餐饮行业均遭重创。但科技类公司表现强劲,收入上升940亿美元,成为增长点。整体而言,《财富》美国500强的公司销售额下降3.1%至13.8万亿美元,但仍然是本榜单创立以来的历史第二高水平。2021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速高达6.4%,这可能意味着《财富》美国500强公司最快明年就能够创出新高。


打算借这样的增长来实现发展的公司都普遍认识到,用疫情前的方式来对待数字化转型将无法成功。它们对此认识深刻,原因是消费者突然改变了购买方式,而且迅速迷上了崭新的技术。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Y)的全球首席创新官杰夫·王(音译)说:“首席执行官们突然意识到,对于这项此前已经计划但还没有怎么实施的转型,他们需要加速推进。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是,随着我们摆脱新冠疫情,转型的速度确实正在加快。”

在此要介绍一下,安永最近对300多位大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调查显示,65%的受访者计划为今后三年的转型投入的资金超过此前三年,68%的受访者还表示他们打算在数据科技方面进行重大投资。

Square的增长速度当然没有放慢。2021年前三个月,该公司销售同比上升266%。它还为Cash App增添了新功能,包括用户可以免费将比特币发送给朋友或家人。在一、两年前,轻松完成这样的交易似乎还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而目前已经是今非昔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大危机带来的大重塑:几年后企业会变成什么样?

发布日期:2021-06-13 09:07
再也不能用疫情前的思路来进行数字化转型了。



Brian O’Keefe

【OR  商业新媒体】

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挫折可能让美国支付公司Square一直觉得如鲠在喉。这家公司成立于2009年,创始人包括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当然他还是著名的推特公司(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Square最为人知的可能是它与众不同的白色信用卡读卡器,小公司可以轻松地用它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上完成支付。进入2020年时,Square势头强劲,此前一年的销售额增速高达43%。但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肆虐,从去年3月开始的封城措施给Square的核心客户,也就是那些夫妻店式的小公司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在一条业务线面临致命威胁之际,多尔西及其团队又适时地拿出了另外一项创新,那就是支付服务Cash App。

Cash App旨在和PayPal、PayPal旗下的Venmo以及Apple Pay等应用程序展开竞争,由于具备其他数字钱包无法比拟的能力,这款产品一炮而红。它有直接存钱功能,因此许多用户直接把经济刺激支票转入了自己的Cash App账户。同时,用户还能够通过这款数字钱包交易比特币和零碎股,这就意味着Cash App处于绝佳的位置,可以在加密货币价格以及股价飙升时套现。截至去年12月,Cash App的月活跃用户人数已经超过3600万人,在一年中增长了50%。

Cash App的成功为Square的销售带来了爆炸性的增长,也首次为这家公司在《财富》美国500强中挣得一席之地,名列第323位。2020年,该公司的收入增幅略高于100%,达到95亿美元。这使其市值从2020年3月的200亿美元增至2020年年底的1000亿美元。

当然,在今年的《财富》美国500强名单上,并非所有公司的表现都能够与Square匹敌。大多数公司甚至都望尘莫及。但Square的故事对经历了2020年的《财富》美国500强来说很有整体代表性,这有两大体现:首先,全世界的数字化水平都在上升,而且速度很快;其次,新技术突然取得突破并实现了庞大的规模。

对可以在规则改写后的世界中快速适应下来的公司来说,多种趋势的共同作用带来了大量新机遇。就让我们称之为大重塑吧。

从日常所见到罕有之物,这方面的事例不一而足。大家可以想想宠物食品电商Chewy(最近从零售商PetSmart中拆分了出来)。居家办公的宠物主人通过电话订购宠物尿垫,这让Chewy去年的销售额增长了47%,进而首次跻身《财富》美国500强,居第403位。还有排名第77的辉瑞(Pfizer),它和德国的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合作,以创纪录的时间开发出了新冠疫苗。这要归功于辉瑞使用了革命性的方法——用信使核糖核酸(mRNA)来诱发免疫反应,这为合成生物带来了无尽可能。

这并不是说去年的经济损失还不够多。在今年的《财富》美国500强企业中,有108家公司共亏损了2240亿美元,创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以来的新高。能源、酒店、航空及餐饮行业均遭重创。但科技类公司表现强劲,收入上升940亿美元,成为增长点。整体而言,《财富》美国500强的公司销售额下降3.1%至13.8万亿美元,但仍然是本榜单创立以来的历史第二高水平。2021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速高达6.4%,这可能意味着《财富》美国500强公司最快明年就能够创出新高。


打算借这样的增长来实现发展的公司都普遍认识到,用疫情前的方式来对待数字化转型将无法成功。它们对此认识深刻,原因是消费者突然改变了购买方式,而且迅速迷上了崭新的技术。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Y)的全球首席创新官杰夫·王(音译)说:“首席执行官们突然意识到,对于这项此前已经计划但还没有怎么实施的转型,他们需要加速推进。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是,随着我们摆脱新冠疫情,转型的速度确实正在加快。”

在此要介绍一下,安永最近对300多位大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调查显示,65%的受访者计划为今后三年的转型投入的资金超过此前三年,68%的受访者还表示他们打算在数据科技方面进行重大投资。

Square的增长速度当然没有放慢。2021年前三个月,该公司销售同比上升266%。它还为Cash App增添了新功能,包括用户可以免费将比特币发送给朋友或家人。在一、两年前,轻松完成这样的交易似乎还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而目前已经是今非昔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再也不能用疫情前的思路来进行数字化转型了。



Brian O’Keefe

【OR  商业新媒体】

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挫折可能让美国支付公司Square一直觉得如鲠在喉。这家公司成立于2009年,创始人包括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当然他还是著名的推特公司(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Square最为人知的可能是它与众不同的白色信用卡读卡器,小公司可以轻松地用它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上完成支付。进入2020年时,Square势头强劲,此前一年的销售额增速高达43%。但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肆虐,从去年3月开始的封城措施给Square的核心客户,也就是那些夫妻店式的小公司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在一条业务线面临致命威胁之际,多尔西及其团队又适时地拿出了另外一项创新,那就是支付服务Cash App。

Cash App旨在和PayPal、PayPal旗下的Venmo以及Apple Pay等应用程序展开竞争,由于具备其他数字钱包无法比拟的能力,这款产品一炮而红。它有直接存钱功能,因此许多用户直接把经济刺激支票转入了自己的Cash App账户。同时,用户还能够通过这款数字钱包交易比特币和零碎股,这就意味着Cash App处于绝佳的位置,可以在加密货币价格以及股价飙升时套现。截至去年12月,Cash App的月活跃用户人数已经超过3600万人,在一年中增长了50%。

Cash App的成功为Square的销售带来了爆炸性的增长,也首次为这家公司在《财富》美国500强中挣得一席之地,名列第323位。2020年,该公司的收入增幅略高于100%,达到95亿美元。这使其市值从2020年3月的200亿美元增至2020年年底的1000亿美元。

当然,在今年的《财富》美国500强名单上,并非所有公司的表现都能够与Square匹敌。大多数公司甚至都望尘莫及。但Square的故事对经历了2020年的《财富》美国500强来说很有整体代表性,这有两大体现:首先,全世界的数字化水平都在上升,而且速度很快;其次,新技术突然取得突破并实现了庞大的规模。

对可以在规则改写后的世界中快速适应下来的公司来说,多种趋势的共同作用带来了大量新机遇。就让我们称之为大重塑吧。

从日常所见到罕有之物,这方面的事例不一而足。大家可以想想宠物食品电商Chewy(最近从零售商PetSmart中拆分了出来)。居家办公的宠物主人通过电话订购宠物尿垫,这让Chewy去年的销售额增长了47%,进而首次跻身《财富》美国500强,居第403位。还有排名第77的辉瑞(Pfizer),它和德国的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合作,以创纪录的时间开发出了新冠疫苗。这要归功于辉瑞使用了革命性的方法——用信使核糖核酸(mRNA)来诱发免疫反应,这为合成生物带来了无尽可能。

这并不是说去年的经济损失还不够多。在今年的《财富》美国500强企业中,有108家公司共亏损了2240亿美元,创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以来的新高。能源、酒店、航空及餐饮行业均遭重创。但科技类公司表现强劲,收入上升940亿美元,成为增长点。整体而言,《财富》美国500强的公司销售额下降3.1%至13.8万亿美元,但仍然是本榜单创立以来的历史第二高水平。2021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速高达6.4%,这可能意味着《财富》美国500强公司最快明年就能够创出新高。


打算借这样的增长来实现发展的公司都普遍认识到,用疫情前的方式来对待数字化转型将无法成功。它们对此认识深刻,原因是消费者突然改变了购买方式,而且迅速迷上了崭新的技术。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Y)的全球首席创新官杰夫·王(音译)说:“首席执行官们突然意识到,对于这项此前已经计划但还没有怎么实施的转型,他们需要加速推进。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是,随着我们摆脱新冠疫情,转型的速度确实正在加快。”

在此要介绍一下,安永最近对300多位大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调查显示,65%的受访者计划为今后三年的转型投入的资金超过此前三年,68%的受访者还表示他们打算在数据科技方面进行重大投资。

Square的增长速度当然没有放慢。2021年前三个月,该公司销售同比上升266%。它还为Cash App增添了新功能,包括用户可以免费将比特币发送给朋友或家人。在一、两年前,轻松完成这样的交易似乎还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而目前已经是今非昔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大危机带来的大重塑:几年后企业会变成什么样?

发布日期:2021-06-13 09:07
再也不能用疫情前的思路来进行数字化转型了。



Brian O’Keefe

【OR  商业新媒体】

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挫折可能让美国支付公司Square一直觉得如鲠在喉。这家公司成立于2009年,创始人包括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当然他还是著名的推特公司(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Square最为人知的可能是它与众不同的白色信用卡读卡器,小公司可以轻松地用它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上完成支付。进入2020年时,Square势头强劲,此前一年的销售额增速高达43%。但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肆虐,从去年3月开始的封城措施给Square的核心客户,也就是那些夫妻店式的小公司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在一条业务线面临致命威胁之际,多尔西及其团队又适时地拿出了另外一项创新,那就是支付服务Cash App。

Cash App旨在和PayPal、PayPal旗下的Venmo以及Apple Pay等应用程序展开竞争,由于具备其他数字钱包无法比拟的能力,这款产品一炮而红。它有直接存钱功能,因此许多用户直接把经济刺激支票转入了自己的Cash App账户。同时,用户还能够通过这款数字钱包交易比特币和零碎股,这就意味着Cash App处于绝佳的位置,可以在加密货币价格以及股价飙升时套现。截至去年12月,Cash App的月活跃用户人数已经超过3600万人,在一年中增长了50%。

Cash App的成功为Square的销售带来了爆炸性的增长,也首次为这家公司在《财富》美国500强中挣得一席之地,名列第323位。2020年,该公司的收入增幅略高于100%,达到95亿美元。这使其市值从2020年3月的200亿美元增至2020年年底的1000亿美元。

当然,在今年的《财富》美国500强名单上,并非所有公司的表现都能够与Square匹敌。大多数公司甚至都望尘莫及。但Square的故事对经历了2020年的《财富》美国500强来说很有整体代表性,这有两大体现:首先,全世界的数字化水平都在上升,而且速度很快;其次,新技术突然取得突破并实现了庞大的规模。

对可以在规则改写后的世界中快速适应下来的公司来说,多种趋势的共同作用带来了大量新机遇。就让我们称之为大重塑吧。

从日常所见到罕有之物,这方面的事例不一而足。大家可以想想宠物食品电商Chewy(最近从零售商PetSmart中拆分了出来)。居家办公的宠物主人通过电话订购宠物尿垫,这让Chewy去年的销售额增长了47%,进而首次跻身《财富》美国500强,居第403位。还有排名第77的辉瑞(Pfizer),它和德国的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合作,以创纪录的时间开发出了新冠疫苗。这要归功于辉瑞使用了革命性的方法——用信使核糖核酸(mRNA)来诱发免疫反应,这为合成生物带来了无尽可能。

这并不是说去年的经济损失还不够多。在今年的《财富》美国500强企业中,有108家公司共亏损了2240亿美元,创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以来的新高。能源、酒店、航空及餐饮行业均遭重创。但科技类公司表现强劲,收入上升940亿美元,成为增长点。整体而言,《财富》美国500强的公司销售额下降3.1%至13.8万亿美元,但仍然是本榜单创立以来的历史第二高水平。2021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速高达6.4%,这可能意味着《财富》美国500强公司最快明年就能够创出新高。


打算借这样的增长来实现发展的公司都普遍认识到,用疫情前的方式来对待数字化转型将无法成功。它们对此认识深刻,原因是消费者突然改变了购买方式,而且迅速迷上了崭新的技术。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Y)的全球首席创新官杰夫·王(音译)说:“首席执行官们突然意识到,对于这项此前已经计划但还没有怎么实施的转型,他们需要加速推进。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是,随着我们摆脱新冠疫情,转型的速度确实正在加快。”

在此要介绍一下,安永最近对300多位大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调查显示,65%的受访者计划为今后三年的转型投入的资金超过此前三年,68%的受访者还表示他们打算在数据科技方面进行重大投资。

Square的增长速度当然没有放慢。2021年前三个月,该公司销售同比上升266%。它还为Cash App增添了新功能,包括用户可以免费将比特币发送给朋友或家人。在一、两年前,轻松完成这样的交易似乎还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而目前已经是今非昔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