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指美国正在“重蹈苏联覆辙”,令人回想起冷战期间美中苏的大三角博弈,以及美国“离间俄中”的战略。



BBC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拜登6月16日将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日内瓦举行峰会。这是拜登就任以来与普京的首次面对面会晤。

美俄关系近期由于一系列问题跌入低谷。

白宫透露,拜登将和普京探讨一系列“紧迫”问题,包括俄国军方在乌克兰的活动、俄罗斯黑客、俄罗斯打压异见人士等问题。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6月7日对记者说,拜登将在战略稳定问题上对俄罗斯表态,讨论在军控和核武方面下一步如何减少紧张。

美国媒体报道认为,萨利文此言显然下调了对美俄峰会的希望。拜登总统和他的外交顾问似乎在执行对俄罗斯强硬的政策。

此前在特朗普总统时期,美国似乎更希望采取 “分而治之”策略对付俄罗斯和中国。他们试图模仿1970年代初基辛格对苏联和中国采取的又拉又打的策略。

特朗普任期内的国务卿蓬佩奥曾说,同时与中国、俄罗斯对抗,应该利用俄罗斯对中国的担忧,破坏他们的关系,让俄罗斯同美国一起对付中国。

但近期俄罗斯、美国和中国的许多专家评论都认为,美国试图缓和同俄罗斯的紧张关系、集中对付中国的策略很难奏效。

俄中利益重合度高

在中国的国际问题学者认为,冷战后美国多次背叛俄罗斯,因此普京不信任美国政府。中国外交学院学者李海东在最近《环球时报》的评论中还说,美国战略家希望普京-拜登峰会取得突破也是一厢情愿。

评论引述一个在北京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说,美国及其盟友希望俄罗斯衰落,而中俄关系则在互信的基础上持续发展。

普京6月4日说,俄中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双方有广泛的共同体利益。他对新华社说,俄罗斯要同中国在更多领域深化两国的合作。

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同世界主要通讯社负责人举行的会议上做出以上评论。

同期,中国外长王毅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电话,双方承诺中俄在两国核心利益问题上彼此提供坚定的支持。拉夫罗夫还说,俄罗斯愿意和中国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进行密切战略协调,在事关双方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彼此提供坚定的支持,共同反对霸权主义。

“美国走苏联老路”

普京6月4日讲话时还指美国过于自信、对北京和莫斯科构成威胁,而且说美国正在“走苏联老路”。

普京说,“作为苏联的前公民,让我告诉你,帝国的问题在于他们以为自己如此强大,他们能够不在乎误差和错误。”

“但是问题会不断积累。到了某个节点,他们就无以为继。美国现在走苏联的道路,他的脚步如此自信和坚定。”

冷战期间为什么美国和中国能够接近、共同对付苏联?一般分析都认为,主要原因是当时的苏联对美国和中国都构成了威胁。而在目前的中美俄三角关系中,是美国让俄罗斯和中国感到了威胁。

卡内基俄罗斯和欧亚项目主任尤金•鲁默(Eugene Rumer)和该中心研究员理查德·索科尔斯基(Richard Sokolsky)撰文指出,美国同时同中国和俄罗斯交恶是目前中俄伙伴关系的基础,中俄都希望遏制他们眼中的美国霸权,即美国推行民主和单方面使用武力的做法。

他们认为,冷战后美国无论是在宣传和实践中,在促进民主的同时都一直在批评俄罗斯和中国国内缺乏民主,支持国外的专制政权。这种做法被中俄两国视为对他们主权的侵犯和威胁。而且俄罗斯和中国都认为,美国接近他们边界的联盟和军事存在威胁到了他们的国家安全。

“美国的战略失误”

冷战期间的中苏分裂在1969年发展到了在珍宝岛的武装边界冲突。当时虽然中国是中美苏三国当中实力最弱的一方,但却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中国偏向任何一方都能改变美苏对抗的平衡。

冷战中的美苏中“大三角”的系被学者描述为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对抗的零和博弈。

今年一月底,一位据说是有和中国打交道丰富经验而且专业知识精湛的美国政府前高级官员模仿1947年署名X的文章撰写了一篇主张遏制中国的文章。

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1947年发表的“X论文”被认为给对苏冷战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文章建议,不管美国是否喜欢,都要同俄罗斯调整关系,并说离间俄罗斯同中国的关系至关重要,“过去十年让俄罗斯全面滑入中国的战略怀抱将被认为是美国政府所犯下的最大的单一地缘战略失误”。

不过尤金•鲁默和理查德·索科尔斯基在莫斯科卡内基中心发表的文章中认为,像冷战期间联中反苏一样,现在美国希望联俄反中的是对历史的误读。目前中俄两国除了有重合的地缘战略利益,双边经贸关系的互补性也很强。

那位在北京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际问题专家在《环球时报》的评论文章中也说,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现在是美国表现得像过去的苏联、促使其对手彼此接近,而不是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美俄三角关系:冷战的博弈教训和“美国最大的战略失误”

发布日期:2021-06-11 06:16
摘要: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指美国正在“重蹈苏联覆辙”,令人回想起冷战期间美中苏的大三角博弈,以及美国“离间俄中”的战略。



BBC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拜登6月16日将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日内瓦举行峰会。这是拜登就任以来与普京的首次面对面会晤。

美俄关系近期由于一系列问题跌入低谷。

白宫透露,拜登将和普京探讨一系列“紧迫”问题,包括俄国军方在乌克兰的活动、俄罗斯黑客、俄罗斯打压异见人士等问题。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6月7日对记者说,拜登将在战略稳定问题上对俄罗斯表态,讨论在军控和核武方面下一步如何减少紧张。

美国媒体报道认为,萨利文此言显然下调了对美俄峰会的希望。拜登总统和他的外交顾问似乎在执行对俄罗斯强硬的政策。

此前在特朗普总统时期,美国似乎更希望采取 “分而治之”策略对付俄罗斯和中国。他们试图模仿1970年代初基辛格对苏联和中国采取的又拉又打的策略。

特朗普任期内的国务卿蓬佩奥曾说,同时与中国、俄罗斯对抗,应该利用俄罗斯对中国的担忧,破坏他们的关系,让俄罗斯同美国一起对付中国。

但近期俄罗斯、美国和中国的许多专家评论都认为,美国试图缓和同俄罗斯的紧张关系、集中对付中国的策略很难奏效。

俄中利益重合度高

在中国的国际问题学者认为,冷战后美国多次背叛俄罗斯,因此普京不信任美国政府。中国外交学院学者李海东在最近《环球时报》的评论中还说,美国战略家希望普京-拜登峰会取得突破也是一厢情愿。

评论引述一个在北京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说,美国及其盟友希望俄罗斯衰落,而中俄关系则在互信的基础上持续发展。

普京6月4日说,俄中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双方有广泛的共同体利益。他对新华社说,俄罗斯要同中国在更多领域深化两国的合作。

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同世界主要通讯社负责人举行的会议上做出以上评论。

同期,中国外长王毅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电话,双方承诺中俄在两国核心利益问题上彼此提供坚定的支持。拉夫罗夫还说,俄罗斯愿意和中国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进行密切战略协调,在事关双方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彼此提供坚定的支持,共同反对霸权主义。

“美国走苏联老路”

普京6月4日讲话时还指美国过于自信、对北京和莫斯科构成威胁,而且说美国正在“走苏联老路”。

普京说,“作为苏联的前公民,让我告诉你,帝国的问题在于他们以为自己如此强大,他们能够不在乎误差和错误。”

“但是问题会不断积累。到了某个节点,他们就无以为继。美国现在走苏联的道路,他的脚步如此自信和坚定。”

冷战期间为什么美国和中国能够接近、共同对付苏联?一般分析都认为,主要原因是当时的苏联对美国和中国都构成了威胁。而在目前的中美俄三角关系中,是美国让俄罗斯和中国感到了威胁。

卡内基俄罗斯和欧亚项目主任尤金•鲁默(Eugene Rumer)和该中心研究员理查德·索科尔斯基(Richard Sokolsky)撰文指出,美国同时同中国和俄罗斯交恶是目前中俄伙伴关系的基础,中俄都希望遏制他们眼中的美国霸权,即美国推行民主和单方面使用武力的做法。

他们认为,冷战后美国无论是在宣传和实践中,在促进民主的同时都一直在批评俄罗斯和中国国内缺乏民主,支持国外的专制政权。这种做法被中俄两国视为对他们主权的侵犯和威胁。而且俄罗斯和中国都认为,美国接近他们边界的联盟和军事存在威胁到了他们的国家安全。

“美国的战略失误”

冷战期间的中苏分裂在1969年发展到了在珍宝岛的武装边界冲突。当时虽然中国是中美苏三国当中实力最弱的一方,但却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中国偏向任何一方都能改变美苏对抗的平衡。

冷战中的美苏中“大三角”的系被学者描述为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对抗的零和博弈。

今年一月底,一位据说是有和中国打交道丰富经验而且专业知识精湛的美国政府前高级官员模仿1947年署名X的文章撰写了一篇主张遏制中国的文章。

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1947年发表的“X论文”被认为给对苏冷战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文章建议,不管美国是否喜欢,都要同俄罗斯调整关系,并说离间俄罗斯同中国的关系至关重要,“过去十年让俄罗斯全面滑入中国的战略怀抱将被认为是美国政府所犯下的最大的单一地缘战略失误”。

不过尤金•鲁默和理查德·索科尔斯基在莫斯科卡内基中心发表的文章中认为,像冷战期间联中反苏一样,现在美国希望联俄反中的是对历史的误读。目前中俄两国除了有重合的地缘战略利益,双边经贸关系的互补性也很强。

那位在北京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际问题专家在《环球时报》的评论文章中也说,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现在是美国表现得像过去的苏联、促使其对手彼此接近,而不是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指美国正在“重蹈苏联覆辙”,令人回想起冷战期间美中苏的大三角博弈,以及美国“离间俄中”的战略。



BBC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拜登6月16日将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日内瓦举行峰会。这是拜登就任以来与普京的首次面对面会晤。

美俄关系近期由于一系列问题跌入低谷。

白宫透露,拜登将和普京探讨一系列“紧迫”问题,包括俄国军方在乌克兰的活动、俄罗斯黑客、俄罗斯打压异见人士等问题。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6月7日对记者说,拜登将在战略稳定问题上对俄罗斯表态,讨论在军控和核武方面下一步如何减少紧张。

美国媒体报道认为,萨利文此言显然下调了对美俄峰会的希望。拜登总统和他的外交顾问似乎在执行对俄罗斯强硬的政策。

此前在特朗普总统时期,美国似乎更希望采取 “分而治之”策略对付俄罗斯和中国。他们试图模仿1970年代初基辛格对苏联和中国采取的又拉又打的策略。

特朗普任期内的国务卿蓬佩奥曾说,同时与中国、俄罗斯对抗,应该利用俄罗斯对中国的担忧,破坏他们的关系,让俄罗斯同美国一起对付中国。

但近期俄罗斯、美国和中国的许多专家评论都认为,美国试图缓和同俄罗斯的紧张关系、集中对付中国的策略很难奏效。

俄中利益重合度高

在中国的国际问题学者认为,冷战后美国多次背叛俄罗斯,因此普京不信任美国政府。中国外交学院学者李海东在最近《环球时报》的评论中还说,美国战略家希望普京-拜登峰会取得突破也是一厢情愿。

评论引述一个在北京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说,美国及其盟友希望俄罗斯衰落,而中俄关系则在互信的基础上持续发展。

普京6月4日说,俄中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双方有广泛的共同体利益。他对新华社说,俄罗斯要同中国在更多领域深化两国的合作。

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同世界主要通讯社负责人举行的会议上做出以上评论。

同期,中国外长王毅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电话,双方承诺中俄在两国核心利益问题上彼此提供坚定的支持。拉夫罗夫还说,俄罗斯愿意和中国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进行密切战略协调,在事关双方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彼此提供坚定的支持,共同反对霸权主义。

“美国走苏联老路”

普京6月4日讲话时还指美国过于自信、对北京和莫斯科构成威胁,而且说美国正在“走苏联老路”。

普京说,“作为苏联的前公民,让我告诉你,帝国的问题在于他们以为自己如此强大,他们能够不在乎误差和错误。”

“但是问题会不断积累。到了某个节点,他们就无以为继。美国现在走苏联的道路,他的脚步如此自信和坚定。”

冷战期间为什么美国和中国能够接近、共同对付苏联?一般分析都认为,主要原因是当时的苏联对美国和中国都构成了威胁。而在目前的中美俄三角关系中,是美国让俄罗斯和中国感到了威胁。

卡内基俄罗斯和欧亚项目主任尤金•鲁默(Eugene Rumer)和该中心研究员理查德·索科尔斯基(Richard Sokolsky)撰文指出,美国同时同中国和俄罗斯交恶是目前中俄伙伴关系的基础,中俄都希望遏制他们眼中的美国霸权,即美国推行民主和单方面使用武力的做法。

他们认为,冷战后美国无论是在宣传和实践中,在促进民主的同时都一直在批评俄罗斯和中国国内缺乏民主,支持国外的专制政权。这种做法被中俄两国视为对他们主权的侵犯和威胁。而且俄罗斯和中国都认为,美国接近他们边界的联盟和军事存在威胁到了他们的国家安全。

“美国的战略失误”

冷战期间的中苏分裂在1969年发展到了在珍宝岛的武装边界冲突。当时虽然中国是中美苏三国当中实力最弱的一方,但却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中国偏向任何一方都能改变美苏对抗的平衡。

冷战中的美苏中“大三角”的系被学者描述为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对抗的零和博弈。

今年一月底,一位据说是有和中国打交道丰富经验而且专业知识精湛的美国政府前高级官员模仿1947年署名X的文章撰写了一篇主张遏制中国的文章。

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1947年发表的“X论文”被认为给对苏冷战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文章建议,不管美国是否喜欢,都要同俄罗斯调整关系,并说离间俄罗斯同中国的关系至关重要,“过去十年让俄罗斯全面滑入中国的战略怀抱将被认为是美国政府所犯下的最大的单一地缘战略失误”。

不过尤金•鲁默和理查德·索科尔斯基在莫斯科卡内基中心发表的文章中认为,像冷战期间联中反苏一样,现在美国希望联俄反中的是对历史的误读。目前中俄两国除了有重合的地缘战略利益,双边经贸关系的互补性也很强。

那位在北京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际问题专家在《环球时报》的评论文章中也说,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现在是美国表现得像过去的苏联、促使其对手彼此接近,而不是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美俄三角关系:冷战的博弈教训和“美国最大的战略失误”

发布日期:2021-06-11 06:16
摘要: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指美国正在“重蹈苏联覆辙”,令人回想起冷战期间美中苏的大三角博弈,以及美国“离间俄中”的战略。



BBC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拜登6月16日将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日内瓦举行峰会。这是拜登就任以来与普京的首次面对面会晤。

美俄关系近期由于一系列问题跌入低谷。

白宫透露,拜登将和普京探讨一系列“紧迫”问题,包括俄国军方在乌克兰的活动、俄罗斯黑客、俄罗斯打压异见人士等问题。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6月7日对记者说,拜登将在战略稳定问题上对俄罗斯表态,讨论在军控和核武方面下一步如何减少紧张。

美国媒体报道认为,萨利文此言显然下调了对美俄峰会的希望。拜登总统和他的外交顾问似乎在执行对俄罗斯强硬的政策。

此前在特朗普总统时期,美国似乎更希望采取 “分而治之”策略对付俄罗斯和中国。他们试图模仿1970年代初基辛格对苏联和中国采取的又拉又打的策略。

特朗普任期内的国务卿蓬佩奥曾说,同时与中国、俄罗斯对抗,应该利用俄罗斯对中国的担忧,破坏他们的关系,让俄罗斯同美国一起对付中国。

但近期俄罗斯、美国和中国的许多专家评论都认为,美国试图缓和同俄罗斯的紧张关系、集中对付中国的策略很难奏效。

俄中利益重合度高

在中国的国际问题学者认为,冷战后美国多次背叛俄罗斯,因此普京不信任美国政府。中国外交学院学者李海东在最近《环球时报》的评论中还说,美国战略家希望普京-拜登峰会取得突破也是一厢情愿。

评论引述一个在北京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说,美国及其盟友希望俄罗斯衰落,而中俄关系则在互信的基础上持续发展。

普京6月4日说,俄中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双方有广泛的共同体利益。他对新华社说,俄罗斯要同中国在更多领域深化两国的合作。

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同世界主要通讯社负责人举行的会议上做出以上评论。

同期,中国外长王毅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电话,双方承诺中俄在两国核心利益问题上彼此提供坚定的支持。拉夫罗夫还说,俄罗斯愿意和中国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进行密切战略协调,在事关双方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彼此提供坚定的支持,共同反对霸权主义。

“美国走苏联老路”

普京6月4日讲话时还指美国过于自信、对北京和莫斯科构成威胁,而且说美国正在“走苏联老路”。

普京说,“作为苏联的前公民,让我告诉你,帝国的问题在于他们以为自己如此强大,他们能够不在乎误差和错误。”

“但是问题会不断积累。到了某个节点,他们就无以为继。美国现在走苏联的道路,他的脚步如此自信和坚定。”

冷战期间为什么美国和中国能够接近、共同对付苏联?一般分析都认为,主要原因是当时的苏联对美国和中国都构成了威胁。而在目前的中美俄三角关系中,是美国让俄罗斯和中国感到了威胁。

卡内基俄罗斯和欧亚项目主任尤金•鲁默(Eugene Rumer)和该中心研究员理查德·索科尔斯基(Richard Sokolsky)撰文指出,美国同时同中国和俄罗斯交恶是目前中俄伙伴关系的基础,中俄都希望遏制他们眼中的美国霸权,即美国推行民主和单方面使用武力的做法。

他们认为,冷战后美国无论是在宣传和实践中,在促进民主的同时都一直在批评俄罗斯和中国国内缺乏民主,支持国外的专制政权。这种做法被中俄两国视为对他们主权的侵犯和威胁。而且俄罗斯和中国都认为,美国接近他们边界的联盟和军事存在威胁到了他们的国家安全。

“美国的战略失误”

冷战期间的中苏分裂在1969年发展到了在珍宝岛的武装边界冲突。当时虽然中国是中美苏三国当中实力最弱的一方,但却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中国偏向任何一方都能改变美苏对抗的平衡。

冷战中的美苏中“大三角”的系被学者描述为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对抗的零和博弈。

今年一月底,一位据说是有和中国打交道丰富经验而且专业知识精湛的美国政府前高级官员模仿1947年署名X的文章撰写了一篇主张遏制中国的文章。

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1947年发表的“X论文”被认为给对苏冷战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文章建议,不管美国是否喜欢,都要同俄罗斯调整关系,并说离间俄罗斯同中国的关系至关重要,“过去十年让俄罗斯全面滑入中国的战略怀抱将被认为是美国政府所犯下的最大的单一地缘战略失误”。

不过尤金•鲁默和理查德·索科尔斯基在莫斯科卡内基中心发表的文章中认为,像冷战期间联中反苏一样,现在美国希望联俄反中的是对历史的误读。目前中俄两国除了有重合的地缘战略利益,双边经贸关系的互补性也很强。

那位在北京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际问题专家在《环球时报》的评论文章中也说,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现在是美国表现得像过去的苏联、促使其对手彼此接近,而不是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