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中国新兴科技领军企业斥巨资开拓新的市场领域,这些公司的亏损在不断扩大。



Chong Koh Ping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新兴科技领军企业斥巨资开拓新的市场领域,这些公司的亏损在不断扩大。

新冠疫情推动在线服务需求激增之后,像餐饮外卖公司美团(Meituan, 3690.HK)、电商企业拼多多(Pinduoduo, PDD)和短视频公司快手科技(Kuaishou Technology, 1024.HK)等公司的销售额大幅飙升。与此同时,由于它们优先考虑长期机会而不是眼前盈利,这些公司正陷入持续巨亏状态,其股价也在下滑。

美团首席执行官王兴在5月28日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美团将为长期业绩保持耐心,不会简单地根据短期波动就调整面向长期的战略或投资步伐。

这家香港上市公司今年前三个月收入同比增长了一倍多,但亏损扩大得更快,达到人民币48亿元,相当于7.507亿美元,或者说该公司每收入一美元就亏损13美分以上。


从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到DoorDash Inc. (DASH)等较新的公司,很多美国科技企业都采取了类似的斥巨资培育新业务的做法。中国的科技公司经常为超越竞争对手而使用补贴策略,以便帮助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以及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 简称:滴滴出行)等非上市的初创企业。

不过,投资者还是发出了一些不耐烦的信号。美团和拼多多的股价已较今年早些时候的高点下跌超过30%,快手的跌幅更是达到50%,表现均逊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等更成熟的同类科技股。中国科技股近几周承压有多个原因,包括投资者关注点转向旧经济类股、利率上升、中国政府对科技行业的整顿等。

美团、拼多多和快手的代表均表示,在自家高管出席公司财报电话会议时的发言之外不予进一步置评,但分析师预计,这些公司仍将坚定地专注于业务增长。Aequitas Research驻上海的中国股票研究主管Ming Lu说:“它们将继续扩张,用经营数据来展现迅猛增长势头,然后投资者将继续为它们提供资金。”

美团和拼多多的亏损一定程度上均源于它们想要成为社区团购领域主要参与者的决心;社区团购是中国一种快速增长的电子商务形式,指消费者组团以较低价格购买食杂品。多家企业正在这一市场上展开竞争,包括经营时间较长的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9618.HK, JD)。

农银国际证券(ABCI Securities)分析师Steve Chow表示,鉴于美团和拼多多的核心业务都还稳健,投资者目前重点关注的是这两家公司新推出的社区团购业务。


考虑到拼多多进入团购市场相对较晚,Chow预计该公司将比美团花费更长的时间才能实现盈亏平衡,但Chow也表示,拼多多与供应商和其他各方建立起的联系有可能帮助该公司获得更长期的优势。至于美团,Chow预计该公司将在明年接近于实现团购业务的盈亏平衡。与此同时,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分析师Aras Poon表示,美团的团购业务至少需要两年时间才能达到盈亏临界点。

拼多多自2018年上市以来经历了12个季度,每个季度的财报都显示净亏损。这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今年早些时候曾炫耀称,过往12个月在拼多多平台上购物的人数已超过了阿里巴巴。截至今年3月底,拼多多平台的购物人数攀升至8.238亿,同比增长31%。

在截至3月31日的三个月里,拼多多录得约4.44亿美元的净亏损。相较于去年第一季度受新冠疫情冲击的业绩,今年第一季度的亏损有所收窄,但仍为拼多多上市以来排名第三高的季度亏损。拼多多第一季度收入则比上年同期增长了两倍多。

快手在一个不同的领域经营业务——类似于TikTok的短视频,但快手也一直在亏损,该公司瞄准了电商机会,推出了直播服务。在中国,直播已成为一种流行的产品销售方式,商家通过直播销售服装、美容产品、消费电子产品等。快手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尚未上市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后者在国际市场上运营TikTok应用以及该应用的中国版抖音(Douyin)。

快手第一季度的收入同比增长了近37%,达到26.6亿美元,包括电商在内的新业务销售额增长了近六倍。不过,第一季度调整后亏损约7.6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扩大了13%,相当于每产生1美元销售额亏损约29美分。调整后亏损数字剔除了快手首次公开募股(IPO)触发的一笔估值费用。

星展银行(DBS Bank)分析师Tam Tsz Wang说,阿里巴巴、京东和腾讯等成熟的互联网巨头可能会加码押注社区团购业务。例如,阿里巴巴最近承诺,将把当前财年的“所有增量利润”重新投入到一些新领域中。

上个月,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在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预计这部分增量利润金额巨大,因此,投入会极具针对性和有序性。Tam说,就较年轻的初创公司而言,为了提升收入,它们将不得不在补贴方面投入更多,至少在未来几个季度是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新一代科技公司亏损扩大

发布日期:2021-06-08 11:52
摘要:随着中国新兴科技领军企业斥巨资开拓新的市场领域,这些公司的亏损在不断扩大。



Chong Koh Ping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新兴科技领军企业斥巨资开拓新的市场领域,这些公司的亏损在不断扩大。

新冠疫情推动在线服务需求激增之后,像餐饮外卖公司美团(Meituan, 3690.HK)、电商企业拼多多(Pinduoduo, PDD)和短视频公司快手科技(Kuaishou Technology, 1024.HK)等公司的销售额大幅飙升。与此同时,由于它们优先考虑长期机会而不是眼前盈利,这些公司正陷入持续巨亏状态,其股价也在下滑。

美团首席执行官王兴在5月28日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美团将为长期业绩保持耐心,不会简单地根据短期波动就调整面向长期的战略或投资步伐。

这家香港上市公司今年前三个月收入同比增长了一倍多,但亏损扩大得更快,达到人民币48亿元,相当于7.507亿美元,或者说该公司每收入一美元就亏损13美分以上。


从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到DoorDash Inc. (DASH)等较新的公司,很多美国科技企业都采取了类似的斥巨资培育新业务的做法。中国的科技公司经常为超越竞争对手而使用补贴策略,以便帮助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以及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 简称:滴滴出行)等非上市的初创企业。

不过,投资者还是发出了一些不耐烦的信号。美团和拼多多的股价已较今年早些时候的高点下跌超过30%,快手的跌幅更是达到50%,表现均逊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等更成熟的同类科技股。中国科技股近几周承压有多个原因,包括投资者关注点转向旧经济类股、利率上升、中国政府对科技行业的整顿等。

美团、拼多多和快手的代表均表示,在自家高管出席公司财报电话会议时的发言之外不予进一步置评,但分析师预计,这些公司仍将坚定地专注于业务增长。Aequitas Research驻上海的中国股票研究主管Ming Lu说:“它们将继续扩张,用经营数据来展现迅猛增长势头,然后投资者将继续为它们提供资金。”

美团和拼多多的亏损一定程度上均源于它们想要成为社区团购领域主要参与者的决心;社区团购是中国一种快速增长的电子商务形式,指消费者组团以较低价格购买食杂品。多家企业正在这一市场上展开竞争,包括经营时间较长的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9618.HK, JD)。

农银国际证券(ABCI Securities)分析师Steve Chow表示,鉴于美团和拼多多的核心业务都还稳健,投资者目前重点关注的是这两家公司新推出的社区团购业务。


考虑到拼多多进入团购市场相对较晚,Chow预计该公司将比美团花费更长的时间才能实现盈亏平衡,但Chow也表示,拼多多与供应商和其他各方建立起的联系有可能帮助该公司获得更长期的优势。至于美团,Chow预计该公司将在明年接近于实现团购业务的盈亏平衡。与此同时,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分析师Aras Poon表示,美团的团购业务至少需要两年时间才能达到盈亏临界点。

拼多多自2018年上市以来经历了12个季度,每个季度的财报都显示净亏损。这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今年早些时候曾炫耀称,过往12个月在拼多多平台上购物的人数已超过了阿里巴巴。截至今年3月底,拼多多平台的购物人数攀升至8.238亿,同比增长31%。

在截至3月31日的三个月里,拼多多录得约4.44亿美元的净亏损。相较于去年第一季度受新冠疫情冲击的业绩,今年第一季度的亏损有所收窄,但仍为拼多多上市以来排名第三高的季度亏损。拼多多第一季度收入则比上年同期增长了两倍多。

快手在一个不同的领域经营业务——类似于TikTok的短视频,但快手也一直在亏损,该公司瞄准了电商机会,推出了直播服务。在中国,直播已成为一种流行的产品销售方式,商家通过直播销售服装、美容产品、消费电子产品等。快手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尚未上市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后者在国际市场上运营TikTok应用以及该应用的中国版抖音(Douyin)。

快手第一季度的收入同比增长了近37%,达到26.6亿美元,包括电商在内的新业务销售额增长了近六倍。不过,第一季度调整后亏损约7.6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扩大了13%,相当于每产生1美元销售额亏损约29美分。调整后亏损数字剔除了快手首次公开募股(IPO)触发的一笔估值费用。

星展银行(DBS Bank)分析师Tam Tsz Wang说,阿里巴巴、京东和腾讯等成熟的互联网巨头可能会加码押注社区团购业务。例如,阿里巴巴最近承诺,将把当前财年的“所有增量利润”重新投入到一些新领域中。

上个月,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在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预计这部分增量利润金额巨大,因此,投入会极具针对性和有序性。Tam说,就较年轻的初创公司而言,为了提升收入,它们将不得不在补贴方面投入更多,至少在未来几个季度是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随着中国新兴科技领军企业斥巨资开拓新的市场领域,这些公司的亏损在不断扩大。



Chong Koh Ping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新兴科技领军企业斥巨资开拓新的市场领域,这些公司的亏损在不断扩大。

新冠疫情推动在线服务需求激增之后,像餐饮外卖公司美团(Meituan, 3690.HK)、电商企业拼多多(Pinduoduo, PDD)和短视频公司快手科技(Kuaishou Technology, 1024.HK)等公司的销售额大幅飙升。与此同时,由于它们优先考虑长期机会而不是眼前盈利,这些公司正陷入持续巨亏状态,其股价也在下滑。

美团首席执行官王兴在5月28日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美团将为长期业绩保持耐心,不会简单地根据短期波动就调整面向长期的战略或投资步伐。

这家香港上市公司今年前三个月收入同比增长了一倍多,但亏损扩大得更快,达到人民币48亿元,相当于7.507亿美元,或者说该公司每收入一美元就亏损13美分以上。


从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到DoorDash Inc. (DASH)等较新的公司,很多美国科技企业都采取了类似的斥巨资培育新业务的做法。中国的科技公司经常为超越竞争对手而使用补贴策略,以便帮助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以及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 简称:滴滴出行)等非上市的初创企业。

不过,投资者还是发出了一些不耐烦的信号。美团和拼多多的股价已较今年早些时候的高点下跌超过30%,快手的跌幅更是达到50%,表现均逊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等更成熟的同类科技股。中国科技股近几周承压有多个原因,包括投资者关注点转向旧经济类股、利率上升、中国政府对科技行业的整顿等。

美团、拼多多和快手的代表均表示,在自家高管出席公司财报电话会议时的发言之外不予进一步置评,但分析师预计,这些公司仍将坚定地专注于业务增长。Aequitas Research驻上海的中国股票研究主管Ming Lu说:“它们将继续扩张,用经营数据来展现迅猛增长势头,然后投资者将继续为它们提供资金。”

美团和拼多多的亏损一定程度上均源于它们想要成为社区团购领域主要参与者的决心;社区团购是中国一种快速增长的电子商务形式,指消费者组团以较低价格购买食杂品。多家企业正在这一市场上展开竞争,包括经营时间较长的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9618.HK, JD)。

农银国际证券(ABCI Securities)分析师Steve Chow表示,鉴于美团和拼多多的核心业务都还稳健,投资者目前重点关注的是这两家公司新推出的社区团购业务。


考虑到拼多多进入团购市场相对较晚,Chow预计该公司将比美团花费更长的时间才能实现盈亏平衡,但Chow也表示,拼多多与供应商和其他各方建立起的联系有可能帮助该公司获得更长期的优势。至于美团,Chow预计该公司将在明年接近于实现团购业务的盈亏平衡。与此同时,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分析师Aras Poon表示,美团的团购业务至少需要两年时间才能达到盈亏临界点。

拼多多自2018年上市以来经历了12个季度,每个季度的财报都显示净亏损。这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今年早些时候曾炫耀称,过往12个月在拼多多平台上购物的人数已超过了阿里巴巴。截至今年3月底,拼多多平台的购物人数攀升至8.238亿,同比增长31%。

在截至3月31日的三个月里,拼多多录得约4.44亿美元的净亏损。相较于去年第一季度受新冠疫情冲击的业绩,今年第一季度的亏损有所收窄,但仍为拼多多上市以来排名第三高的季度亏损。拼多多第一季度收入则比上年同期增长了两倍多。

快手在一个不同的领域经营业务——类似于TikTok的短视频,但快手也一直在亏损,该公司瞄准了电商机会,推出了直播服务。在中国,直播已成为一种流行的产品销售方式,商家通过直播销售服装、美容产品、消费电子产品等。快手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尚未上市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后者在国际市场上运营TikTok应用以及该应用的中国版抖音(Douyin)。

快手第一季度的收入同比增长了近37%,达到26.6亿美元,包括电商在内的新业务销售额增长了近六倍。不过,第一季度调整后亏损约7.6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扩大了13%,相当于每产生1美元销售额亏损约29美分。调整后亏损数字剔除了快手首次公开募股(IPO)触发的一笔估值费用。

星展银行(DBS Bank)分析师Tam Tsz Wang说,阿里巴巴、京东和腾讯等成熟的互联网巨头可能会加码押注社区团购业务。例如,阿里巴巴最近承诺,将把当前财年的“所有增量利润”重新投入到一些新领域中。

上个月,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在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预计这部分增量利润金额巨大,因此,投入会极具针对性和有序性。Tam说,就较年轻的初创公司而言,为了提升收入,它们将不得不在补贴方面投入更多,至少在未来几个季度是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新一代科技公司亏损扩大

发布日期:2021-06-08 11:52
摘要:随着中国新兴科技领军企业斥巨资开拓新的市场领域,这些公司的亏损在不断扩大。



Chong Koh Ping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新兴科技领军企业斥巨资开拓新的市场领域,这些公司的亏损在不断扩大。

新冠疫情推动在线服务需求激增之后,像餐饮外卖公司美团(Meituan, 3690.HK)、电商企业拼多多(Pinduoduo, PDD)和短视频公司快手科技(Kuaishou Technology, 1024.HK)等公司的销售额大幅飙升。与此同时,由于它们优先考虑长期机会而不是眼前盈利,这些公司正陷入持续巨亏状态,其股价也在下滑。

美团首席执行官王兴在5月28日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美团将为长期业绩保持耐心,不会简单地根据短期波动就调整面向长期的战略或投资步伐。

这家香港上市公司今年前三个月收入同比增长了一倍多,但亏损扩大得更快,达到人民币48亿元,相当于7.507亿美元,或者说该公司每收入一美元就亏损13美分以上。


从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到DoorDash Inc. (DASH)等较新的公司,很多美国科技企业都采取了类似的斥巨资培育新业务的做法。中国的科技公司经常为超越竞争对手而使用补贴策略,以便帮助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以及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 简称:滴滴出行)等非上市的初创企业。

不过,投资者还是发出了一些不耐烦的信号。美团和拼多多的股价已较今年早些时候的高点下跌超过30%,快手的跌幅更是达到50%,表现均逊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等更成熟的同类科技股。中国科技股近几周承压有多个原因,包括投资者关注点转向旧经济类股、利率上升、中国政府对科技行业的整顿等。

美团、拼多多和快手的代表均表示,在自家高管出席公司财报电话会议时的发言之外不予进一步置评,但分析师预计,这些公司仍将坚定地专注于业务增长。Aequitas Research驻上海的中国股票研究主管Ming Lu说:“它们将继续扩张,用经营数据来展现迅猛增长势头,然后投资者将继续为它们提供资金。”

美团和拼多多的亏损一定程度上均源于它们想要成为社区团购领域主要参与者的决心;社区团购是中国一种快速增长的电子商务形式,指消费者组团以较低价格购买食杂品。多家企业正在这一市场上展开竞争,包括经营时间较长的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9618.HK, JD)。

农银国际证券(ABCI Securities)分析师Steve Chow表示,鉴于美团和拼多多的核心业务都还稳健,投资者目前重点关注的是这两家公司新推出的社区团购业务。


考虑到拼多多进入团购市场相对较晚,Chow预计该公司将比美团花费更长的时间才能实现盈亏平衡,但Chow也表示,拼多多与供应商和其他各方建立起的联系有可能帮助该公司获得更长期的优势。至于美团,Chow预计该公司将在明年接近于实现团购业务的盈亏平衡。与此同时,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分析师Aras Poon表示,美团的团购业务至少需要两年时间才能达到盈亏临界点。

拼多多自2018年上市以来经历了12个季度,每个季度的财报都显示净亏损。这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今年早些时候曾炫耀称,过往12个月在拼多多平台上购物的人数已超过了阿里巴巴。截至今年3月底,拼多多平台的购物人数攀升至8.238亿,同比增长31%。

在截至3月31日的三个月里,拼多多录得约4.44亿美元的净亏损。相较于去年第一季度受新冠疫情冲击的业绩,今年第一季度的亏损有所收窄,但仍为拼多多上市以来排名第三高的季度亏损。拼多多第一季度收入则比上年同期增长了两倍多。

快手在一个不同的领域经营业务——类似于TikTok的短视频,但快手也一直在亏损,该公司瞄准了电商机会,推出了直播服务。在中国,直播已成为一种流行的产品销售方式,商家通过直播销售服装、美容产品、消费电子产品等。快手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尚未上市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后者在国际市场上运营TikTok应用以及该应用的中国版抖音(Douyin)。

快手第一季度的收入同比增长了近37%,达到26.6亿美元,包括电商在内的新业务销售额增长了近六倍。不过,第一季度调整后亏损约7.6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扩大了13%,相当于每产生1美元销售额亏损约29美分。调整后亏损数字剔除了快手首次公开募股(IPO)触发的一笔估值费用。

星展银行(DBS Bank)分析师Tam Tsz Wang说,阿里巴巴、京东和腾讯等成熟的互联网巨头可能会加码押注社区团购业务。例如,阿里巴巴最近承诺,将把当前财年的“所有增量利润”重新投入到一些新领域中。

上个月,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在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预计这部分增量利润金额巨大,因此,投入会极具针对性和有序性。Tam说,就较年轻的初创公司而言,为了提升收入,它们将不得不在补贴方面投入更多,至少在未来几个季度是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