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群大象已跋涉一年多,途中历经艰难,甚至一头象误食酒酿喝醉,目前到达昆明周边。专家称这是大象在中国已知的最远迁徙。它们接下来会去哪里、何时停下,都尚属未知。


王月眉

【OR  商业新媒体】

也许它们是在找更好的食物。也许它们迷失了方向。也许它们只不过是在探险,而且玩得很愉快。

没有人清楚。不管是什么原因,一群亚洲象(共15头)已在中国跋涉了一年多,途径村庄和森林,走了500多公里,而且截至周三晚上9点55分,已到达了人口850万的昆明边上。

自从去年春天从中国西南边陲与老挝接壤的西双版纳国家自然保护区出发以来,这群象走过一条狭窄的县城街道,经过一家关了门的汽车经销店,沿途还有盯看的居民。它们曾闯进储放发酵剩下来的谷物的仓库,引发了至少一头大象喝醉的报道。它们吞食了整卡车的玉米和菠萝后继续上路,那些食物是政府官员为了把大象吸引到人口较少的地区给它们留的。

专家表示,这是大象在中国已知的最远迁徙。它们接下来会去哪里,没人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停下来?也不清楚。

“这让我想起了电影《无依之地》(Nomadland),”伦敦动物学会(Zo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顾问贝基·淑·陈(Becky Shu Chen)说,她研究过大象与人类的互动。
可以肯定的是,这群大象让中国社交媒体着迷,让当地官员震惊,并已造成了700多万元的损失。它们也让大象的研究人员伤透脑筋。

专家们正在敦促公众,不要先忙着高兴,而要搞清楚其生态意义,在这样一个国家,保护自然的热情与明白生活中有更多大象意味着什么并不总是一致的。

“这是打交道的一部分,”在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研究大象的实验室负责人阿希姆萨·坎波斯-阿塞兹(Ahimsa Campos-Arceiz)说。“我们想保护大象和老虎。但我们没有一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来安置这些大象和老虎,并说,‘快活地呆在那里吧,别担心。’”

据官方媒体报道,这些大象的旅程似乎始于去年3月,当时有人看到16头大象从自然保护区向北,朝着云南省南部的普洱市方向出动了。

坎波斯-阿塞兹说,但走动对大象来说很正常,它们有很大的“活动范围”寻找食物或配偶。所以直到最近,研究人员和政府官员才开始注意到这群大象已经走了多远。今年4月,有人在自然保护区以北约400公里的元江县境内看到了这群大象。

象群在元江境内出现时,有几头已经折返,还出生了几头小象,据官员说。象群现在是15头。

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促使大象离开家园。但官方数据,经过保护努力,中国的大象数量近年来有所增长,从几十年前的不到200头增至如今的约300头。(研究人员说,确切数字不清楚。)与此同时,森林砍伐减少了它们的栖息地。

据坎波斯-阿塞兹说,大象的活动范围与人类的越来越接近,而且它们受严格保护的地位,让它们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而且,它们很聪明:随着它们开始越过自然保护区的边界进入人口更多的地区,它们发现,农作物比它们通常吃的森林食物更有吸引力。

“大象了解到,那里有这么多的食物,那么有营养,那么容易获得,而且很安全,”坎波斯-阿塞兹说。“这意味着大象正在回到它们长期不曾去的地方。”

所以,看到大象在它们通常的栖息地之外走动就不令人惊讶了,他说,而且随着大象数量的继续增长,这种现象可能会继续下去。(实际上,坎波斯-阿塞兹把采访时间改在了周三夜里,是因为他傍晚时仍正在西双版纳植物园的黑暗中,跟踪另一个已走出了其活动范围约60公里的象群。)

尽管如此,这并不能解释“向北迁徙的野象群”的长途跋涉,这是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给那群15头大象起的名称。

“不知道,”坎波斯-阿塞兹谈到它们为什么还没有在某个地点定居下来时说。“不要相信任何给你明确答案的人。”

缺少明确答案丝毫没有影响公众从这些动物的长途跋涉中得到的乐趣。社交媒体用户对一头年长的象把一头掉进排水沟的幼象救起来的视频赞口不绝。他们给大象出主意,如果抓紧时间,能在下个月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赶到北京。就连国家通讯社新华社也开玩笑地称这群大象为“旅游团”。

周四,在昆明附近一个村子的居民为大象准备了一车又一车的玉米秸秆后,“北迁野象自助餐备食现场”的主题标签在中国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走红。

政府在承认公众乐趣的同时,也警告人们不要靠近这些动物,提醒人们,它们能给人带来危险。迁徙的象群尚未对人类造成任何伤害,但据官媒报道,2011年至2019年间发生过多起野生亚洲象伤人事件,导致50余人伤亡。

当地官员已经紧急起草了“人象安全防范应急预案”。他们一直在用无人机跟踪象群的活动,并派出数百名工作人员疏散居民,设置紧急路障,还储备了18吨食物。
但目前还没有长期的计划。

伦敦动物学会的贝基·淑·陈说,在理想的情况下,大象会自行返回西双版纳。但无法保证这会发生:印度在21世纪初曾发生了数十头大象迁徙到一个有人居住的河岛上的事情,尽管人们努力把它们赶到无人居住的地区,但这个“无家可归的象群”至今仍活动在那附近。

陈女士说,最好的结果是,北迁象群引发的关注,让人们对人象冲突的可能性有更好的认识,这种冲突很可能会增加。她说,只有让人们为这种现实做好准备,保护的努力才真正能取得成功。

“我们需要学会的,不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而是如何提高接受程度,”她说。“如何利用这件事来让所有的人关注人与动物共存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短片|15头亚洲象的漫长迁徙:它们为何北迁?

发布日期:2021-06-06 07:08
摘要:这群大象已跋涉一年多,途中历经艰难,甚至一头象误食酒酿喝醉,目前到达昆明周边。专家称这是大象在中国已知的最远迁徙。它们接下来会去哪里、何时停下,都尚属未知。


王月眉

【OR  商业新媒体】

也许它们是在找更好的食物。也许它们迷失了方向。也许它们只不过是在探险,而且玩得很愉快。

没有人清楚。不管是什么原因,一群亚洲象(共15头)已在中国跋涉了一年多,途径村庄和森林,走了500多公里,而且截至周三晚上9点55分,已到达了人口850万的昆明边上。

自从去年春天从中国西南边陲与老挝接壤的西双版纳国家自然保护区出发以来,这群象走过一条狭窄的县城街道,经过一家关了门的汽车经销店,沿途还有盯看的居民。它们曾闯进储放发酵剩下来的谷物的仓库,引发了至少一头大象喝醉的报道。它们吞食了整卡车的玉米和菠萝后继续上路,那些食物是政府官员为了把大象吸引到人口较少的地区给它们留的。

专家表示,这是大象在中国已知的最远迁徙。它们接下来会去哪里,没人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停下来?也不清楚。

“这让我想起了电影《无依之地》(Nomadland),”伦敦动物学会(Zo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顾问贝基·淑·陈(Becky Shu Chen)说,她研究过大象与人类的互动。
可以肯定的是,这群大象让中国社交媒体着迷,让当地官员震惊,并已造成了700多万元的损失。它们也让大象的研究人员伤透脑筋。

专家们正在敦促公众,不要先忙着高兴,而要搞清楚其生态意义,在这样一个国家,保护自然的热情与明白生活中有更多大象意味着什么并不总是一致的。

“这是打交道的一部分,”在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研究大象的实验室负责人阿希姆萨·坎波斯-阿塞兹(Ahimsa Campos-Arceiz)说。“我们想保护大象和老虎。但我们没有一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来安置这些大象和老虎,并说,‘快活地呆在那里吧,别担心。’”

据官方媒体报道,这些大象的旅程似乎始于去年3月,当时有人看到16头大象从自然保护区向北,朝着云南省南部的普洱市方向出动了。

坎波斯-阿塞兹说,但走动对大象来说很正常,它们有很大的“活动范围”寻找食物或配偶。所以直到最近,研究人员和政府官员才开始注意到这群大象已经走了多远。今年4月,有人在自然保护区以北约400公里的元江县境内看到了这群大象。

象群在元江境内出现时,有几头已经折返,还出生了几头小象,据官员说。象群现在是15头。

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促使大象离开家园。但官方数据,经过保护努力,中国的大象数量近年来有所增长,从几十年前的不到200头增至如今的约300头。(研究人员说,确切数字不清楚。)与此同时,森林砍伐减少了它们的栖息地。

据坎波斯-阿塞兹说,大象的活动范围与人类的越来越接近,而且它们受严格保护的地位,让它们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而且,它们很聪明:随着它们开始越过自然保护区的边界进入人口更多的地区,它们发现,农作物比它们通常吃的森林食物更有吸引力。

“大象了解到,那里有这么多的食物,那么有营养,那么容易获得,而且很安全,”坎波斯-阿塞兹说。“这意味着大象正在回到它们长期不曾去的地方。”

所以,看到大象在它们通常的栖息地之外走动就不令人惊讶了,他说,而且随着大象数量的继续增长,这种现象可能会继续下去。(实际上,坎波斯-阿塞兹把采访时间改在了周三夜里,是因为他傍晚时仍正在西双版纳植物园的黑暗中,跟踪另一个已走出了其活动范围约60公里的象群。)

尽管如此,这并不能解释“向北迁徙的野象群”的长途跋涉,这是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给那群15头大象起的名称。

“不知道,”坎波斯-阿塞兹谈到它们为什么还没有在某个地点定居下来时说。“不要相信任何给你明确答案的人。”

缺少明确答案丝毫没有影响公众从这些动物的长途跋涉中得到的乐趣。社交媒体用户对一头年长的象把一头掉进排水沟的幼象救起来的视频赞口不绝。他们给大象出主意,如果抓紧时间,能在下个月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赶到北京。就连国家通讯社新华社也开玩笑地称这群大象为“旅游团”。

周四,在昆明附近一个村子的居民为大象准备了一车又一车的玉米秸秆后,“北迁野象自助餐备食现场”的主题标签在中国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走红。

政府在承认公众乐趣的同时,也警告人们不要靠近这些动物,提醒人们,它们能给人带来危险。迁徙的象群尚未对人类造成任何伤害,但据官媒报道,2011年至2019年间发生过多起野生亚洲象伤人事件,导致50余人伤亡。

当地官员已经紧急起草了“人象安全防范应急预案”。他们一直在用无人机跟踪象群的活动,并派出数百名工作人员疏散居民,设置紧急路障,还储备了18吨食物。
但目前还没有长期的计划。

伦敦动物学会的贝基·淑·陈说,在理想的情况下,大象会自行返回西双版纳。但无法保证这会发生:印度在21世纪初曾发生了数十头大象迁徙到一个有人居住的河岛上的事情,尽管人们努力把它们赶到无人居住的地区,但这个“无家可归的象群”至今仍活动在那附近。

陈女士说,最好的结果是,北迁象群引发的关注,让人们对人象冲突的可能性有更好的认识,这种冲突很可能会增加。她说,只有让人们为这种现实做好准备,保护的努力才真正能取得成功。

“我们需要学会的,不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而是如何提高接受程度,”她说。“如何利用这件事来让所有的人关注人与动物共存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这群大象已跋涉一年多,途中历经艰难,甚至一头象误食酒酿喝醉,目前到达昆明周边。专家称这是大象在中国已知的最远迁徙。它们接下来会去哪里、何时停下,都尚属未知。


王月眉

【OR  商业新媒体】

也许它们是在找更好的食物。也许它们迷失了方向。也许它们只不过是在探险,而且玩得很愉快。

没有人清楚。不管是什么原因,一群亚洲象(共15头)已在中国跋涉了一年多,途径村庄和森林,走了500多公里,而且截至周三晚上9点55分,已到达了人口850万的昆明边上。

自从去年春天从中国西南边陲与老挝接壤的西双版纳国家自然保护区出发以来,这群象走过一条狭窄的县城街道,经过一家关了门的汽车经销店,沿途还有盯看的居民。它们曾闯进储放发酵剩下来的谷物的仓库,引发了至少一头大象喝醉的报道。它们吞食了整卡车的玉米和菠萝后继续上路,那些食物是政府官员为了把大象吸引到人口较少的地区给它们留的。

专家表示,这是大象在中国已知的最远迁徙。它们接下来会去哪里,没人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停下来?也不清楚。

“这让我想起了电影《无依之地》(Nomadland),”伦敦动物学会(Zo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顾问贝基·淑·陈(Becky Shu Chen)说,她研究过大象与人类的互动。
可以肯定的是,这群大象让中国社交媒体着迷,让当地官员震惊,并已造成了700多万元的损失。它们也让大象的研究人员伤透脑筋。

专家们正在敦促公众,不要先忙着高兴,而要搞清楚其生态意义,在这样一个国家,保护自然的热情与明白生活中有更多大象意味着什么并不总是一致的。

“这是打交道的一部分,”在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研究大象的实验室负责人阿希姆萨·坎波斯-阿塞兹(Ahimsa Campos-Arceiz)说。“我们想保护大象和老虎。但我们没有一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来安置这些大象和老虎,并说,‘快活地呆在那里吧,别担心。’”

据官方媒体报道,这些大象的旅程似乎始于去年3月,当时有人看到16头大象从自然保护区向北,朝着云南省南部的普洱市方向出动了。

坎波斯-阿塞兹说,但走动对大象来说很正常,它们有很大的“活动范围”寻找食物或配偶。所以直到最近,研究人员和政府官员才开始注意到这群大象已经走了多远。今年4月,有人在自然保护区以北约400公里的元江县境内看到了这群大象。

象群在元江境内出现时,有几头已经折返,还出生了几头小象,据官员说。象群现在是15头。

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促使大象离开家园。但官方数据,经过保护努力,中国的大象数量近年来有所增长,从几十年前的不到200头增至如今的约300头。(研究人员说,确切数字不清楚。)与此同时,森林砍伐减少了它们的栖息地。

据坎波斯-阿塞兹说,大象的活动范围与人类的越来越接近,而且它们受严格保护的地位,让它们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而且,它们很聪明:随着它们开始越过自然保护区的边界进入人口更多的地区,它们发现,农作物比它们通常吃的森林食物更有吸引力。

“大象了解到,那里有这么多的食物,那么有营养,那么容易获得,而且很安全,”坎波斯-阿塞兹说。“这意味着大象正在回到它们长期不曾去的地方。”

所以,看到大象在它们通常的栖息地之外走动就不令人惊讶了,他说,而且随着大象数量的继续增长,这种现象可能会继续下去。(实际上,坎波斯-阿塞兹把采访时间改在了周三夜里,是因为他傍晚时仍正在西双版纳植物园的黑暗中,跟踪另一个已走出了其活动范围约60公里的象群。)

尽管如此,这并不能解释“向北迁徙的野象群”的长途跋涉,这是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给那群15头大象起的名称。

“不知道,”坎波斯-阿塞兹谈到它们为什么还没有在某个地点定居下来时说。“不要相信任何给你明确答案的人。”

缺少明确答案丝毫没有影响公众从这些动物的长途跋涉中得到的乐趣。社交媒体用户对一头年长的象把一头掉进排水沟的幼象救起来的视频赞口不绝。他们给大象出主意,如果抓紧时间,能在下个月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赶到北京。就连国家通讯社新华社也开玩笑地称这群大象为“旅游团”。

周四,在昆明附近一个村子的居民为大象准备了一车又一车的玉米秸秆后,“北迁野象自助餐备食现场”的主题标签在中国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走红。

政府在承认公众乐趣的同时,也警告人们不要靠近这些动物,提醒人们,它们能给人带来危险。迁徙的象群尚未对人类造成任何伤害,但据官媒报道,2011年至2019年间发生过多起野生亚洲象伤人事件,导致50余人伤亡。

当地官员已经紧急起草了“人象安全防范应急预案”。他们一直在用无人机跟踪象群的活动,并派出数百名工作人员疏散居民,设置紧急路障,还储备了18吨食物。
但目前还没有长期的计划。

伦敦动物学会的贝基·淑·陈说,在理想的情况下,大象会自行返回西双版纳。但无法保证这会发生:印度在21世纪初曾发生了数十头大象迁徙到一个有人居住的河岛上的事情,尽管人们努力把它们赶到无人居住的地区,但这个“无家可归的象群”至今仍活动在那附近。

陈女士说,最好的结果是,北迁象群引发的关注,让人们对人象冲突的可能性有更好的认识,这种冲突很可能会增加。她说,只有让人们为这种现实做好准备,保护的努力才真正能取得成功。

“我们需要学会的,不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而是如何提高接受程度,”她说。“如何利用这件事来让所有的人关注人与动物共存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短片|15头亚洲象的漫长迁徙:它们为何北迁?

发布日期:2021-06-06 07:08
摘要:这群大象已跋涉一年多,途中历经艰难,甚至一头象误食酒酿喝醉,目前到达昆明周边。专家称这是大象在中国已知的最远迁徙。它们接下来会去哪里、何时停下,都尚属未知。


王月眉

【OR  商业新媒体】

也许它们是在找更好的食物。也许它们迷失了方向。也许它们只不过是在探险,而且玩得很愉快。

没有人清楚。不管是什么原因,一群亚洲象(共15头)已在中国跋涉了一年多,途径村庄和森林,走了500多公里,而且截至周三晚上9点55分,已到达了人口850万的昆明边上。

自从去年春天从中国西南边陲与老挝接壤的西双版纳国家自然保护区出发以来,这群象走过一条狭窄的县城街道,经过一家关了门的汽车经销店,沿途还有盯看的居民。它们曾闯进储放发酵剩下来的谷物的仓库,引发了至少一头大象喝醉的报道。它们吞食了整卡车的玉米和菠萝后继续上路,那些食物是政府官员为了把大象吸引到人口较少的地区给它们留的。

专家表示,这是大象在中国已知的最远迁徙。它们接下来会去哪里,没人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停下来?也不清楚。

“这让我想起了电影《无依之地》(Nomadland),”伦敦动物学会(Zo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顾问贝基·淑·陈(Becky Shu Chen)说,她研究过大象与人类的互动。
可以肯定的是,这群大象让中国社交媒体着迷,让当地官员震惊,并已造成了700多万元的损失。它们也让大象的研究人员伤透脑筋。

专家们正在敦促公众,不要先忙着高兴,而要搞清楚其生态意义,在这样一个国家,保护自然的热情与明白生活中有更多大象意味着什么并不总是一致的。

“这是打交道的一部分,”在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研究大象的实验室负责人阿希姆萨·坎波斯-阿塞兹(Ahimsa Campos-Arceiz)说。“我们想保护大象和老虎。但我们没有一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来安置这些大象和老虎,并说,‘快活地呆在那里吧,别担心。’”

据官方媒体报道,这些大象的旅程似乎始于去年3月,当时有人看到16头大象从自然保护区向北,朝着云南省南部的普洱市方向出动了。

坎波斯-阿塞兹说,但走动对大象来说很正常,它们有很大的“活动范围”寻找食物或配偶。所以直到最近,研究人员和政府官员才开始注意到这群大象已经走了多远。今年4月,有人在自然保护区以北约400公里的元江县境内看到了这群大象。

象群在元江境内出现时,有几头已经折返,还出生了几头小象,据官员说。象群现在是15头。

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促使大象离开家园。但官方数据,经过保护努力,中国的大象数量近年来有所增长,从几十年前的不到200头增至如今的约300头。(研究人员说,确切数字不清楚。)与此同时,森林砍伐减少了它们的栖息地。

据坎波斯-阿塞兹说,大象的活动范围与人类的越来越接近,而且它们受严格保护的地位,让它们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而且,它们很聪明:随着它们开始越过自然保护区的边界进入人口更多的地区,它们发现,农作物比它们通常吃的森林食物更有吸引力。

“大象了解到,那里有这么多的食物,那么有营养,那么容易获得,而且很安全,”坎波斯-阿塞兹说。“这意味着大象正在回到它们长期不曾去的地方。”

所以,看到大象在它们通常的栖息地之外走动就不令人惊讶了,他说,而且随着大象数量的继续增长,这种现象可能会继续下去。(实际上,坎波斯-阿塞兹把采访时间改在了周三夜里,是因为他傍晚时仍正在西双版纳植物园的黑暗中,跟踪另一个已走出了其活动范围约60公里的象群。)

尽管如此,这并不能解释“向北迁徙的野象群”的长途跋涉,这是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给那群15头大象起的名称。

“不知道,”坎波斯-阿塞兹谈到它们为什么还没有在某个地点定居下来时说。“不要相信任何给你明确答案的人。”

缺少明确答案丝毫没有影响公众从这些动物的长途跋涉中得到的乐趣。社交媒体用户对一头年长的象把一头掉进排水沟的幼象救起来的视频赞口不绝。他们给大象出主意,如果抓紧时间,能在下个月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赶到北京。就连国家通讯社新华社也开玩笑地称这群大象为“旅游团”。

周四,在昆明附近一个村子的居民为大象准备了一车又一车的玉米秸秆后,“北迁野象自助餐备食现场”的主题标签在中国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走红。

政府在承认公众乐趣的同时,也警告人们不要靠近这些动物,提醒人们,它们能给人带来危险。迁徙的象群尚未对人类造成任何伤害,但据官媒报道,2011年至2019年间发生过多起野生亚洲象伤人事件,导致50余人伤亡。

当地官员已经紧急起草了“人象安全防范应急预案”。他们一直在用无人机跟踪象群的活动,并派出数百名工作人员疏散居民,设置紧急路障,还储备了18吨食物。
但目前还没有长期的计划。

伦敦动物学会的贝基·淑·陈说,在理想的情况下,大象会自行返回西双版纳。但无法保证这会发生:印度在21世纪初曾发生了数十头大象迁徙到一个有人居住的河岛上的事情,尽管人们努力把它们赶到无人居住的地区,但这个“无家可归的象群”至今仍活动在那附近。

陈女士说,最好的结果是,北迁象群引发的关注,让人们对人象冲突的可能性有更好的认识,这种冲突很可能会增加。她说,只有让人们为这种现实做好准备,保护的努力才真正能取得成功。

“我们需要学会的,不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而是如何提高接受程度,”她说。“如何利用这件事来让所有的人关注人与动物共存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