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上海发挥出它的潜力,真正成为一种新型公私经济的发源地,那么上海的影响可能会扩大到足以改变整个世界的规模。



卓睿

【OR  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艺术与政治之间的关系很有趣。 艺术本身有时会反映政治运动和变化,但也会通过收藏家、艺术学校和文化重心(即艺术品的现实交易价值)直接反映城市的兴衰、经济形式和文化趋势。 UCCA Edge,“为上海而生的艺术馆”,其开幕以回顾上海为主题。UCCA Edge、ART021和其他上海西岸的大型展览所传达的信息是,上海已经成为中国新一代中产阶级的文化中心。 如果说香港希望成为亚洲的国际都会,那么现在上海作为中国的国际都会似乎成为了一个更强大的“品牌”。 香港也许担心成为一个无鲜明特点的“另一个大陆城市”,但上海知道这绝不会发生。

正如UCCA展览中许多艺术家所反映的那样,上海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一直是独一无二的。近年,在香港资本流入的影响下,全球化进程正在改变中国,尤其是聚集着众多国际企业的上海。上海西岸是汇集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油罐艺术中心、上海蓬皮杜艺术中心、上海摄影艺术中心、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及其他顶级画廊的所在地,其中的徐汇滨江西岸金融港地块是香港置地联合体投资的结果。同时,随着东西方社会对全球化的质疑呼声变得愈加强烈,经济内向化发展趋势逐渐增加,很明显,中国并没有被经济全球化的浪潮所吞并,而是将其置于不同的结构中,并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全球经济。2021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毫无疑问,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上海。在UCCA开幕式上,宾客在近20多年的艺术中回望历史或者在用手机拍照时,不禁感慨上海近年的蓬勃发展,但也会对其未来前景信心满满。相较伦敦、纽约等世界枢纽城市的人口流失,上海却一直在发展。当然,上海的政治、经济结构与伦敦、纽约和香港截然不同,这也包括上海的艺术机构和艺术家,尽管这曾经看起来是一个缺点,但现在越来越多像是一种力量。

1910年,上海约占中国经济总量的60%,但这背后的统计只是当时被理解所谓“经济”,是指在当时的已知世界可以被丈量的经济体而不是完全的精准情况,在这些全球资本流动中没有包括农耕中国。上海的港口是腹地人口与产品连结全球的地方,至今仍然如此。漫步在西岸,你可能会看到汽车制造厂,其产品让人们出行更加便利,在江南兴起了一个个与上海连接的蓬勃区域;另外你也许会看到在中国工业发展中的起到很大作用的工人们的一幢幢宿舍。如今,上海充斥着海报和媒体宣传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纪念活动。中国共产党就是建立在如今上海新天地小巷旁边。从许多方面来说,这场革命是农村反抗城市,革命的第一步是激烈的土地再分配,这令如今上海很多老房子的历史情况比较复杂。然而,结果是,上海逐步地开拓发展周围的乡村区域。而香港,在法律、文化上、2021年在医学上,都与附近的区域有不同,香港是一个没有周围“乡村”可以与之对话的枢纽。(许多人都同意“中国大湾区”的概念与香港的文化特征不符,甚至有些人认为这对香港文化特征是一个潜在竞争,但这种情况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上海和杭州之间,尽管最新的高速火车将其连接)这意味着上海的展览通常会吸引到比较稳定的访客数量,反观香港则不然,其是一座拥有750万人口的城市,与上海的庞大人口体量不可比拟。如今是人们受新冠疫情影响的第二年,这也使香港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 HK)与收藏家的联系似乎变得越来越疏远,其中收藏家并非全部,但也许大多数来自大陆。至于香港M +博物馆?我会保留观点,但事实是当M +开始宣布延迟开放时,UCCA Edge的开幕甚至还不为人知。 M +的使命宣言给人的印象是对MoMa或Tate这种国际博物馆的本土化落地;上海的一些新的博物馆似乎完全是新事物,是房地产营销方案、艺术机构和数字营销中心的怪异混合体。

在英国小说家J.G.巴拉德(Ballard)的作品中,上海郊区是悲伤与甜蜜的矛盾,让人从方寸间理解整个世界,诉说着对一场童话爱情的期盼注定要失望的观点。每个人心中的上海,正如不同人的梦想碎片化成为不同方面:以心理分析为出发点、以科学技术为出发点、以理想城市为出发点。城市本身成为全球化资本主义节点的缩影。实际上,这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地方,正如经济学家黄亚生所说的那样,是唯一的有机现代社会形式。新区建在旧区的废墟上。城市外骨骼的变化并不一定会改变城市的“深层结构”,这种“深层结构”是反复遭受创伤的经历所形成的。这里的产权是谁的?关于如何处理被挪用并重新分配给移民和无产者的旧财产,人们进行了无休止的法律斗争。在上海前法租界,窗外晒衣杆上挂着一排排床单衣服的老洋房、豪华花园住宅让人觉得违和,是阶级矛盾的产物。革命后,随着中产阶级的分化,包括富人居住的独幢住宅和静安别墅等白领居住区,都不同程度的迎接来自中国各地快速增长的新工业“工人”。之前仅住着一个家庭的住宅,如今容纳了数个家庭。

正如艺术家陈箴告诉我们的,不用去纽约巴黎,生活在上海同样国际化。过热的西岸的房地产价格似乎令人难以置信,这是一个虚构的城市空间,代表社会中人与人影响下的假想之像,这些价值观是小部分人的信仰、自我理想形象和未来预测的指标。如果事实证明上海只是中国寻求现代性替代形式的另一个死胡同,那么上海地产的高价值确实会被证明是虚幻的。如果上海发挥出它的潜力,真正成为一种新型公私经济的发源地,那么上海的影响可能会扩大到足以改变整个世界的规模。目前,上海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空间。在这巨大喧嚣的中心,渴望唤起从未有过的东西:在今天的上海,决定性的情绪是躁动,对即将到来的未来世界的渴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上海时代

发布日期:2021-06-04 07:05
如果上海发挥出它的潜力,真正成为一种新型公私经济的发源地,那么上海的影响可能会扩大到足以改变整个世界的规模。



卓睿

【OR  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艺术与政治之间的关系很有趣。 艺术本身有时会反映政治运动和变化,但也会通过收藏家、艺术学校和文化重心(即艺术品的现实交易价值)直接反映城市的兴衰、经济形式和文化趋势。 UCCA Edge,“为上海而生的艺术馆”,其开幕以回顾上海为主题。UCCA Edge、ART021和其他上海西岸的大型展览所传达的信息是,上海已经成为中国新一代中产阶级的文化中心。 如果说香港希望成为亚洲的国际都会,那么现在上海作为中国的国际都会似乎成为了一个更强大的“品牌”。 香港也许担心成为一个无鲜明特点的“另一个大陆城市”,但上海知道这绝不会发生。

正如UCCA展览中许多艺术家所反映的那样,上海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一直是独一无二的。近年,在香港资本流入的影响下,全球化进程正在改变中国,尤其是聚集着众多国际企业的上海。上海西岸是汇集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油罐艺术中心、上海蓬皮杜艺术中心、上海摄影艺术中心、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及其他顶级画廊的所在地,其中的徐汇滨江西岸金融港地块是香港置地联合体投资的结果。同时,随着东西方社会对全球化的质疑呼声变得愈加强烈,经济内向化发展趋势逐渐增加,很明显,中国并没有被经济全球化的浪潮所吞并,而是将其置于不同的结构中,并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全球经济。2021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毫无疑问,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上海。在UCCA开幕式上,宾客在近20多年的艺术中回望历史或者在用手机拍照时,不禁感慨上海近年的蓬勃发展,但也会对其未来前景信心满满。相较伦敦、纽约等世界枢纽城市的人口流失,上海却一直在发展。当然,上海的政治、经济结构与伦敦、纽约和香港截然不同,这也包括上海的艺术机构和艺术家,尽管这曾经看起来是一个缺点,但现在越来越多像是一种力量。

1910年,上海约占中国经济总量的60%,但这背后的统计只是当时被理解所谓“经济”,是指在当时的已知世界可以被丈量的经济体而不是完全的精准情况,在这些全球资本流动中没有包括农耕中国。上海的港口是腹地人口与产品连结全球的地方,至今仍然如此。漫步在西岸,你可能会看到汽车制造厂,其产品让人们出行更加便利,在江南兴起了一个个与上海连接的蓬勃区域;另外你也许会看到在中国工业发展中的起到很大作用的工人们的一幢幢宿舍。如今,上海充斥着海报和媒体宣传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纪念活动。中国共产党就是建立在如今上海新天地小巷旁边。从许多方面来说,这场革命是农村反抗城市,革命的第一步是激烈的土地再分配,这令如今上海很多老房子的历史情况比较复杂。然而,结果是,上海逐步地开拓发展周围的乡村区域。而香港,在法律、文化上、2021年在医学上,都与附近的区域有不同,香港是一个没有周围“乡村”可以与之对话的枢纽。(许多人都同意“中国大湾区”的概念与香港的文化特征不符,甚至有些人认为这对香港文化特征是一个潜在竞争,但这种情况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上海和杭州之间,尽管最新的高速火车将其连接)这意味着上海的展览通常会吸引到比较稳定的访客数量,反观香港则不然,其是一座拥有750万人口的城市,与上海的庞大人口体量不可比拟。如今是人们受新冠疫情影响的第二年,这也使香港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 HK)与收藏家的联系似乎变得越来越疏远,其中收藏家并非全部,但也许大多数来自大陆。至于香港M +博物馆?我会保留观点,但事实是当M +开始宣布延迟开放时,UCCA Edge的开幕甚至还不为人知。 M +的使命宣言给人的印象是对MoMa或Tate这种国际博物馆的本土化落地;上海的一些新的博物馆似乎完全是新事物,是房地产营销方案、艺术机构和数字营销中心的怪异混合体。

在英国小说家J.G.巴拉德(Ballard)的作品中,上海郊区是悲伤与甜蜜的矛盾,让人从方寸间理解整个世界,诉说着对一场童话爱情的期盼注定要失望的观点。每个人心中的上海,正如不同人的梦想碎片化成为不同方面:以心理分析为出发点、以科学技术为出发点、以理想城市为出发点。城市本身成为全球化资本主义节点的缩影。实际上,这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地方,正如经济学家黄亚生所说的那样,是唯一的有机现代社会形式。新区建在旧区的废墟上。城市外骨骼的变化并不一定会改变城市的“深层结构”,这种“深层结构”是反复遭受创伤的经历所形成的。这里的产权是谁的?关于如何处理被挪用并重新分配给移民和无产者的旧财产,人们进行了无休止的法律斗争。在上海前法租界,窗外晒衣杆上挂着一排排床单衣服的老洋房、豪华花园住宅让人觉得违和,是阶级矛盾的产物。革命后,随着中产阶级的分化,包括富人居住的独幢住宅和静安别墅等白领居住区,都不同程度的迎接来自中国各地快速增长的新工业“工人”。之前仅住着一个家庭的住宅,如今容纳了数个家庭。

正如艺术家陈箴告诉我们的,不用去纽约巴黎,生活在上海同样国际化。过热的西岸的房地产价格似乎令人难以置信,这是一个虚构的城市空间,代表社会中人与人影响下的假想之像,这些价值观是小部分人的信仰、自我理想形象和未来预测的指标。如果事实证明上海只是中国寻求现代性替代形式的另一个死胡同,那么上海地产的高价值确实会被证明是虚幻的。如果上海发挥出它的潜力,真正成为一种新型公私经济的发源地,那么上海的影响可能会扩大到足以改变整个世界的规模。目前,上海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空间。在这巨大喧嚣的中心,渴望唤起从未有过的东西:在今天的上海,决定性的情绪是躁动,对即将到来的未来世界的渴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如果上海发挥出它的潜力,真正成为一种新型公私经济的发源地,那么上海的影响可能会扩大到足以改变整个世界的规模。



卓睿

【OR  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艺术与政治之间的关系很有趣。 艺术本身有时会反映政治运动和变化,但也会通过收藏家、艺术学校和文化重心(即艺术品的现实交易价值)直接反映城市的兴衰、经济形式和文化趋势。 UCCA Edge,“为上海而生的艺术馆”,其开幕以回顾上海为主题。UCCA Edge、ART021和其他上海西岸的大型展览所传达的信息是,上海已经成为中国新一代中产阶级的文化中心。 如果说香港希望成为亚洲的国际都会,那么现在上海作为中国的国际都会似乎成为了一个更强大的“品牌”。 香港也许担心成为一个无鲜明特点的“另一个大陆城市”,但上海知道这绝不会发生。

正如UCCA展览中许多艺术家所反映的那样,上海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一直是独一无二的。近年,在香港资本流入的影响下,全球化进程正在改变中国,尤其是聚集着众多国际企业的上海。上海西岸是汇集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油罐艺术中心、上海蓬皮杜艺术中心、上海摄影艺术中心、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及其他顶级画廊的所在地,其中的徐汇滨江西岸金融港地块是香港置地联合体投资的结果。同时,随着东西方社会对全球化的质疑呼声变得愈加强烈,经济内向化发展趋势逐渐增加,很明显,中国并没有被经济全球化的浪潮所吞并,而是将其置于不同的结构中,并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全球经济。2021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毫无疑问,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上海。在UCCA开幕式上,宾客在近20多年的艺术中回望历史或者在用手机拍照时,不禁感慨上海近年的蓬勃发展,但也会对其未来前景信心满满。相较伦敦、纽约等世界枢纽城市的人口流失,上海却一直在发展。当然,上海的政治、经济结构与伦敦、纽约和香港截然不同,这也包括上海的艺术机构和艺术家,尽管这曾经看起来是一个缺点,但现在越来越多像是一种力量。

1910年,上海约占中国经济总量的60%,但这背后的统计只是当时被理解所谓“经济”,是指在当时的已知世界可以被丈量的经济体而不是完全的精准情况,在这些全球资本流动中没有包括农耕中国。上海的港口是腹地人口与产品连结全球的地方,至今仍然如此。漫步在西岸,你可能会看到汽车制造厂,其产品让人们出行更加便利,在江南兴起了一个个与上海连接的蓬勃区域;另外你也许会看到在中国工业发展中的起到很大作用的工人们的一幢幢宿舍。如今,上海充斥着海报和媒体宣传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纪念活动。中国共产党就是建立在如今上海新天地小巷旁边。从许多方面来说,这场革命是农村反抗城市,革命的第一步是激烈的土地再分配,这令如今上海很多老房子的历史情况比较复杂。然而,结果是,上海逐步地开拓发展周围的乡村区域。而香港,在法律、文化上、2021年在医学上,都与附近的区域有不同,香港是一个没有周围“乡村”可以与之对话的枢纽。(许多人都同意“中国大湾区”的概念与香港的文化特征不符,甚至有些人认为这对香港文化特征是一个潜在竞争,但这种情况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上海和杭州之间,尽管最新的高速火车将其连接)这意味着上海的展览通常会吸引到比较稳定的访客数量,反观香港则不然,其是一座拥有750万人口的城市,与上海的庞大人口体量不可比拟。如今是人们受新冠疫情影响的第二年,这也使香港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 HK)与收藏家的联系似乎变得越来越疏远,其中收藏家并非全部,但也许大多数来自大陆。至于香港M +博物馆?我会保留观点,但事实是当M +开始宣布延迟开放时,UCCA Edge的开幕甚至还不为人知。 M +的使命宣言给人的印象是对MoMa或Tate这种国际博物馆的本土化落地;上海的一些新的博物馆似乎完全是新事物,是房地产营销方案、艺术机构和数字营销中心的怪异混合体。

在英国小说家J.G.巴拉德(Ballard)的作品中,上海郊区是悲伤与甜蜜的矛盾,让人从方寸间理解整个世界,诉说着对一场童话爱情的期盼注定要失望的观点。每个人心中的上海,正如不同人的梦想碎片化成为不同方面:以心理分析为出发点、以科学技术为出发点、以理想城市为出发点。城市本身成为全球化资本主义节点的缩影。实际上,这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地方,正如经济学家黄亚生所说的那样,是唯一的有机现代社会形式。新区建在旧区的废墟上。城市外骨骼的变化并不一定会改变城市的“深层结构”,这种“深层结构”是反复遭受创伤的经历所形成的。这里的产权是谁的?关于如何处理被挪用并重新分配给移民和无产者的旧财产,人们进行了无休止的法律斗争。在上海前法租界,窗外晒衣杆上挂着一排排床单衣服的老洋房、豪华花园住宅让人觉得违和,是阶级矛盾的产物。革命后,随着中产阶级的分化,包括富人居住的独幢住宅和静安别墅等白领居住区,都不同程度的迎接来自中国各地快速增长的新工业“工人”。之前仅住着一个家庭的住宅,如今容纳了数个家庭。

正如艺术家陈箴告诉我们的,不用去纽约巴黎,生活在上海同样国际化。过热的西岸的房地产价格似乎令人难以置信,这是一个虚构的城市空间,代表社会中人与人影响下的假想之像,这些价值观是小部分人的信仰、自我理想形象和未来预测的指标。如果事实证明上海只是中国寻求现代性替代形式的另一个死胡同,那么上海地产的高价值确实会被证明是虚幻的。如果上海发挥出它的潜力,真正成为一种新型公私经济的发源地,那么上海的影响可能会扩大到足以改变整个世界的规模。目前,上海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空间。在这巨大喧嚣的中心,渴望唤起从未有过的东西:在今天的上海,决定性的情绪是躁动,对即将到来的未来世界的渴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上海时代

发布日期:2021-06-04 07:05
如果上海发挥出它的潜力,真正成为一种新型公私经济的发源地,那么上海的影响可能会扩大到足以改变整个世界的规模。



卓睿

【OR  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艺术与政治之间的关系很有趣。 艺术本身有时会反映政治运动和变化,但也会通过收藏家、艺术学校和文化重心(即艺术品的现实交易价值)直接反映城市的兴衰、经济形式和文化趋势。 UCCA Edge,“为上海而生的艺术馆”,其开幕以回顾上海为主题。UCCA Edge、ART021和其他上海西岸的大型展览所传达的信息是,上海已经成为中国新一代中产阶级的文化中心。 如果说香港希望成为亚洲的国际都会,那么现在上海作为中国的国际都会似乎成为了一个更强大的“品牌”。 香港也许担心成为一个无鲜明特点的“另一个大陆城市”,但上海知道这绝不会发生。

正如UCCA展览中许多艺术家所反映的那样,上海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一直是独一无二的。近年,在香港资本流入的影响下,全球化进程正在改变中国,尤其是聚集着众多国际企业的上海。上海西岸是汇集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油罐艺术中心、上海蓬皮杜艺术中心、上海摄影艺术中心、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及其他顶级画廊的所在地,其中的徐汇滨江西岸金融港地块是香港置地联合体投资的结果。同时,随着东西方社会对全球化的质疑呼声变得愈加强烈,经济内向化发展趋势逐渐增加,很明显,中国并没有被经济全球化的浪潮所吞并,而是将其置于不同的结构中,并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全球经济。2021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毫无疑问,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上海。在UCCA开幕式上,宾客在近20多年的艺术中回望历史或者在用手机拍照时,不禁感慨上海近年的蓬勃发展,但也会对其未来前景信心满满。相较伦敦、纽约等世界枢纽城市的人口流失,上海却一直在发展。当然,上海的政治、经济结构与伦敦、纽约和香港截然不同,这也包括上海的艺术机构和艺术家,尽管这曾经看起来是一个缺点,但现在越来越多像是一种力量。

1910年,上海约占中国经济总量的60%,但这背后的统计只是当时被理解所谓“经济”,是指在当时的已知世界可以被丈量的经济体而不是完全的精准情况,在这些全球资本流动中没有包括农耕中国。上海的港口是腹地人口与产品连结全球的地方,至今仍然如此。漫步在西岸,你可能会看到汽车制造厂,其产品让人们出行更加便利,在江南兴起了一个个与上海连接的蓬勃区域;另外你也许会看到在中国工业发展中的起到很大作用的工人们的一幢幢宿舍。如今,上海充斥着海报和媒体宣传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纪念活动。中国共产党就是建立在如今上海新天地小巷旁边。从许多方面来说,这场革命是农村反抗城市,革命的第一步是激烈的土地再分配,这令如今上海很多老房子的历史情况比较复杂。然而,结果是,上海逐步地开拓发展周围的乡村区域。而香港,在法律、文化上、2021年在医学上,都与附近的区域有不同,香港是一个没有周围“乡村”可以与之对话的枢纽。(许多人都同意“中国大湾区”的概念与香港的文化特征不符,甚至有些人认为这对香港文化特征是一个潜在竞争,但这种情况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上海和杭州之间,尽管最新的高速火车将其连接)这意味着上海的展览通常会吸引到比较稳定的访客数量,反观香港则不然,其是一座拥有750万人口的城市,与上海的庞大人口体量不可比拟。如今是人们受新冠疫情影响的第二年,这也使香港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 HK)与收藏家的联系似乎变得越来越疏远,其中收藏家并非全部,但也许大多数来自大陆。至于香港M +博物馆?我会保留观点,但事实是当M +开始宣布延迟开放时,UCCA Edge的开幕甚至还不为人知。 M +的使命宣言给人的印象是对MoMa或Tate这种国际博物馆的本土化落地;上海的一些新的博物馆似乎完全是新事物,是房地产营销方案、艺术机构和数字营销中心的怪异混合体。

在英国小说家J.G.巴拉德(Ballard)的作品中,上海郊区是悲伤与甜蜜的矛盾,让人从方寸间理解整个世界,诉说着对一场童话爱情的期盼注定要失望的观点。每个人心中的上海,正如不同人的梦想碎片化成为不同方面:以心理分析为出发点、以科学技术为出发点、以理想城市为出发点。城市本身成为全球化资本主义节点的缩影。实际上,这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地方,正如经济学家黄亚生所说的那样,是唯一的有机现代社会形式。新区建在旧区的废墟上。城市外骨骼的变化并不一定会改变城市的“深层结构”,这种“深层结构”是反复遭受创伤的经历所形成的。这里的产权是谁的?关于如何处理被挪用并重新分配给移民和无产者的旧财产,人们进行了无休止的法律斗争。在上海前法租界,窗外晒衣杆上挂着一排排床单衣服的老洋房、豪华花园住宅让人觉得违和,是阶级矛盾的产物。革命后,随着中产阶级的分化,包括富人居住的独幢住宅和静安别墅等白领居住区,都不同程度的迎接来自中国各地快速增长的新工业“工人”。之前仅住着一个家庭的住宅,如今容纳了数个家庭。

正如艺术家陈箴告诉我们的,不用去纽约巴黎,生活在上海同样国际化。过热的西岸的房地产价格似乎令人难以置信,这是一个虚构的城市空间,代表社会中人与人影响下的假想之像,这些价值观是小部分人的信仰、自我理想形象和未来预测的指标。如果事实证明上海只是中国寻求现代性替代形式的另一个死胡同,那么上海地产的高价值确实会被证明是虚幻的。如果上海发挥出它的潜力,真正成为一种新型公私经济的发源地,那么上海的影响可能会扩大到足以改变整个世界的规模。目前,上海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空间。在这巨大喧嚣的中心,渴望唤起从未有过的东西:在今天的上海,决定性的情绪是躁动,对即将到来的未来世界的渴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