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投资公司景顺希望从中国国家养老基金中分一杯羹,并相信凭借自己近20年来为普通中国人提供资金管理服务的经验,能够赢得这份令人艳羡的工作。



Jing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在全球最大的几家资产管理公司跃跃欲试准备进军中国公募基金业之际,景顺(Invesco Ltd)瞄上了另一个目标。

这家总部位于亚特兰大的投资公司希望从中国的国家养老基金中分一杯羹,该公司也相信,凭借自己近20年来为普通中国人提供资金管理服务的经验,能够赢得这份令人艳羡的工作。

景顺亚太行政总裁罗德城(Andrew L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成为社保基金的管理者。”他指的是中国政府设立的用于补充和支持国内养老金领取者财务需求的储备基金,其规模超过4,000亿美元。

罗德城说,在国家社保基金准备引入新管理者之际,景顺在华合资公司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Invesco Great Wall Fund Management, 简称:景顺长城)“将处于获得资格的有利地位”。他还说,他希望这个目标能在两年内实现。全国社保基金上一次为人民币计价资产聘任新的管理人还是在2010年。

景顺的雄心壮志与其规模更大的美国竞争对手形成鲜明对比,也是这家拥有85年历史的美国公司所奉行的独特中国路线的一种延伸。

其他全球顶级资产管理公司目前正努力在中国合资企业中获得更大股份,与实力强大的中国国内银行建立新的合作关系,并在中国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争夺新的基金管理牌照。但景顺选择了将中国合作伙伴——一家国有证券公司——留在身边,利用双方成立18年之久的一家合资公司实施扩张,并依赖当地人才在中国蓬勃发展但又错综复杂的市场中摸索方向。

对于希望在华经营金融业务的外资企业,中国长期以来一直设置持股比例限制,这类限制直到过去三年才开始松动。根据2020年初美中两国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国承诺对华尔街金融机构放宽国内金融市场准入。

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以及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旗下的资管部门正在中国设立外资全资企业,向散户投资者销售公募基金。贝莱德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还通过与中国国有银行组建的合资企业,把目标对准了在华理财业务。

景顺的中国业务景顺长城成立于2003年,是首家中美合资的基金管理公司。2006年,景顺及其合作伙伴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hina Great Wall Securities Co.)将各自在合资公司中的持股比例从33%提高至49%。另外两家中国公司各持有这家总部设在深圳的基金管理公司1%的股份。

景顺长城在中国竞争激烈并高度分散的公募基金行业中逐步实现扩张。过去十年,该公司管理的资产增长了七倍多。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的信息,截至2021年3月,景顺长城管理的公募基金和其他投资产品规模约合770亿美元,在中国资管公司中排第19名。

景顺并不持有景顺长城的多数股权,但拥有管理控制权。罗德城说,自成立以来,景顺长城的公司章程就规定景顺可全权酌情任命总经理这一公司最高职位。

罗德城表示,一家合资公司如果不明确由谁负责,可能让人感觉非常不稳定。他说:“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想确保我们拥有明确的组织架构。”罗德城自2001年担任景顺驻香港的亚太业务负责人,并曾参与筹建中国业务。

景顺长城把握住了中国公募基金投资的新兴趋势。2018年,该公司入驻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旗下支付宝(Alipay)运营的热门投资平台,销售货币市场公募基金,是首批入驻该平台的外部资产管理公司之一。该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也随之迅速增长。

据罗德城说,现在,景顺长城管理的资产有40%来自网络渠道。根据官方数据,支付宝目前是中国第二大公募基金分销商,仅次于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s Bank)。有超过10亿中国消费者使用支付宝。



为了吸引更多散户投资者,景顺长城的深圳团队做起了直播,这是在中国颇受欢迎的一种零售营销潮流。去年新冠疫情期间,直播吸引了大量中国消费者。各类产品卖家都通过网络平台直播销售商品。

景顺的中国基金经理和研究分析师使用手机应用进行直播,向数十万人推销基金。去年,该公司举办了166场直播,其中59场是针对散户投资者的。这些直播通常持续数小时,在支付宝的应用上进行,包括向观众发放红包等福利。

为了吸引更多眼球,该公司还在超市过道上直播,甚至安排投资大咖一边试驾电动汽车一边解析投资机会。一些直播吸引了超过200万观众。

景顺长城副总经理李黎表示,做直播的决定根本不用迟疑。她说,这是根据客户端反馈的需求作出的反应,是一个自下而上的决定。

罗德城表示,有了当地合作伙伴的助力,景顺的中国增长计划能够更好地实现,该公司无意独自拥有这家合资企业。2018年,景顺与中国合作伙伴就持有景顺长城多数股权在原则上达成协议,但迄今尚未落实。罗德城说,景顺喜欢中国本地的股东,即使稍稍增持股份,也仍将是一家合资公司。

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景顺逐步把景顺长城管理的资产整合到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上。根据该公司年报,去年,景顺长城净收入占到景顺45亿美元总收入的5.8%。截至2021年3月,景顺管理的资产总规模达到1.4万亿美元。

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泽奔商务谘询有限公司(Z-Ben Advisors)的董事总经理Peter Alexander表示:“目前景顺可以说是一箭三雕,既能全权运营业务,又能整合管理的资产),还不用花太多钱就能做到这一切。”

他还表示,如果是一家初来乍到的外商独资管理公司,要获得养老金投资的资格,机会要小得多。他说,当出现新的商机的时候,中国总会把机会留给几家特定的国内公司,让他们获得先发优势,这已经屡见不鲜了。

作为景顺长城董事的罗德城表示,他希望该公司能赢得为中国社保基金管理股权和固定收益资产的资格。

奥纬咨询(Oliver Wyman)驻香港合伙人周之行(Ray Chou)表示,养老金整体替代率一直在下降,收益率需要提高;社保基金必须引入新的专业管理公司。他所说的替代率指的是员工退休时获得的养老金收入占退休前收入的百分比。

据官媒报道,中国的养老金替代率约为45%。如果退休人员想要维持退休前的生活水平,该比率需要达到60%左右。除了社保基金,中国政府还在努力发展就业和商业养老金计划,以满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日益增长的需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景顺独辟蹊径,进军中国养老基金市场

发布日期:2021-06-03 15:13
美国投资公司景顺希望从中国国家养老基金中分一杯羹,并相信凭借自己近20年来为普通中国人提供资金管理服务的经验,能够赢得这份令人艳羡的工作。



Jing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在全球最大的几家资产管理公司跃跃欲试准备进军中国公募基金业之际,景顺(Invesco Ltd)瞄上了另一个目标。

这家总部位于亚特兰大的投资公司希望从中国的国家养老基金中分一杯羹,该公司也相信,凭借自己近20年来为普通中国人提供资金管理服务的经验,能够赢得这份令人艳羡的工作。

景顺亚太行政总裁罗德城(Andrew L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成为社保基金的管理者。”他指的是中国政府设立的用于补充和支持国内养老金领取者财务需求的储备基金,其规模超过4,000亿美元。

罗德城说,在国家社保基金准备引入新管理者之际,景顺在华合资公司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Invesco Great Wall Fund Management, 简称:景顺长城)“将处于获得资格的有利地位”。他还说,他希望这个目标能在两年内实现。全国社保基金上一次为人民币计价资产聘任新的管理人还是在2010年。

景顺的雄心壮志与其规模更大的美国竞争对手形成鲜明对比,也是这家拥有85年历史的美国公司所奉行的独特中国路线的一种延伸。

其他全球顶级资产管理公司目前正努力在中国合资企业中获得更大股份,与实力强大的中国国内银行建立新的合作关系,并在中国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争夺新的基金管理牌照。但景顺选择了将中国合作伙伴——一家国有证券公司——留在身边,利用双方成立18年之久的一家合资公司实施扩张,并依赖当地人才在中国蓬勃发展但又错综复杂的市场中摸索方向。

对于希望在华经营金融业务的外资企业,中国长期以来一直设置持股比例限制,这类限制直到过去三年才开始松动。根据2020年初美中两国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国承诺对华尔街金融机构放宽国内金融市场准入。

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以及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旗下的资管部门正在中国设立外资全资企业,向散户投资者销售公募基金。贝莱德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还通过与中国国有银行组建的合资企业,把目标对准了在华理财业务。

景顺的中国业务景顺长城成立于2003年,是首家中美合资的基金管理公司。2006年,景顺及其合作伙伴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hina Great Wall Securities Co.)将各自在合资公司中的持股比例从33%提高至49%。另外两家中国公司各持有这家总部设在深圳的基金管理公司1%的股份。

景顺长城在中国竞争激烈并高度分散的公募基金行业中逐步实现扩张。过去十年,该公司管理的资产增长了七倍多。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的信息,截至2021年3月,景顺长城管理的公募基金和其他投资产品规模约合770亿美元,在中国资管公司中排第19名。

景顺并不持有景顺长城的多数股权,但拥有管理控制权。罗德城说,自成立以来,景顺长城的公司章程就规定景顺可全权酌情任命总经理这一公司最高职位。

罗德城表示,一家合资公司如果不明确由谁负责,可能让人感觉非常不稳定。他说:“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想确保我们拥有明确的组织架构。”罗德城自2001年担任景顺驻香港的亚太业务负责人,并曾参与筹建中国业务。

景顺长城把握住了中国公募基金投资的新兴趋势。2018年,该公司入驻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旗下支付宝(Alipay)运营的热门投资平台,销售货币市场公募基金,是首批入驻该平台的外部资产管理公司之一。该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也随之迅速增长。

据罗德城说,现在,景顺长城管理的资产有40%来自网络渠道。根据官方数据,支付宝目前是中国第二大公募基金分销商,仅次于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s Bank)。有超过10亿中国消费者使用支付宝。



为了吸引更多散户投资者,景顺长城的深圳团队做起了直播,这是在中国颇受欢迎的一种零售营销潮流。去年新冠疫情期间,直播吸引了大量中国消费者。各类产品卖家都通过网络平台直播销售商品。

景顺的中国基金经理和研究分析师使用手机应用进行直播,向数十万人推销基金。去年,该公司举办了166场直播,其中59场是针对散户投资者的。这些直播通常持续数小时,在支付宝的应用上进行,包括向观众发放红包等福利。

为了吸引更多眼球,该公司还在超市过道上直播,甚至安排投资大咖一边试驾电动汽车一边解析投资机会。一些直播吸引了超过200万观众。

景顺长城副总经理李黎表示,做直播的决定根本不用迟疑。她说,这是根据客户端反馈的需求作出的反应,是一个自下而上的决定。

罗德城表示,有了当地合作伙伴的助力,景顺的中国增长计划能够更好地实现,该公司无意独自拥有这家合资企业。2018年,景顺与中国合作伙伴就持有景顺长城多数股权在原则上达成协议,但迄今尚未落实。罗德城说,景顺喜欢中国本地的股东,即使稍稍增持股份,也仍将是一家合资公司。

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景顺逐步把景顺长城管理的资产整合到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上。根据该公司年报,去年,景顺长城净收入占到景顺45亿美元总收入的5.8%。截至2021年3月,景顺管理的资产总规模达到1.4万亿美元。

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泽奔商务谘询有限公司(Z-Ben Advisors)的董事总经理Peter Alexander表示:“目前景顺可以说是一箭三雕,既能全权运营业务,又能整合管理的资产),还不用花太多钱就能做到这一切。”

他还表示,如果是一家初来乍到的外商独资管理公司,要获得养老金投资的资格,机会要小得多。他说,当出现新的商机的时候,中国总会把机会留给几家特定的国内公司,让他们获得先发优势,这已经屡见不鲜了。

作为景顺长城董事的罗德城表示,他希望该公司能赢得为中国社保基金管理股权和固定收益资产的资格。

奥纬咨询(Oliver Wyman)驻香港合伙人周之行(Ray Chou)表示,养老金整体替代率一直在下降,收益率需要提高;社保基金必须引入新的专业管理公司。他所说的替代率指的是员工退休时获得的养老金收入占退休前收入的百分比。

据官媒报道,中国的养老金替代率约为45%。如果退休人员想要维持退休前的生活水平,该比率需要达到60%左右。除了社保基金,中国政府还在努力发展就业和商业养老金计划,以满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日益增长的需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美国投资公司景顺希望从中国国家养老基金中分一杯羹,并相信凭借自己近20年来为普通中国人提供资金管理服务的经验,能够赢得这份令人艳羡的工作。



Jing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在全球最大的几家资产管理公司跃跃欲试准备进军中国公募基金业之际,景顺(Invesco Ltd)瞄上了另一个目标。

这家总部位于亚特兰大的投资公司希望从中国的国家养老基金中分一杯羹,该公司也相信,凭借自己近20年来为普通中国人提供资金管理服务的经验,能够赢得这份令人艳羡的工作。

景顺亚太行政总裁罗德城(Andrew L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成为社保基金的管理者。”他指的是中国政府设立的用于补充和支持国内养老金领取者财务需求的储备基金,其规模超过4,000亿美元。

罗德城说,在国家社保基金准备引入新管理者之际,景顺在华合资公司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Invesco Great Wall Fund Management, 简称:景顺长城)“将处于获得资格的有利地位”。他还说,他希望这个目标能在两年内实现。全国社保基金上一次为人民币计价资产聘任新的管理人还是在2010年。

景顺的雄心壮志与其规模更大的美国竞争对手形成鲜明对比,也是这家拥有85年历史的美国公司所奉行的独特中国路线的一种延伸。

其他全球顶级资产管理公司目前正努力在中国合资企业中获得更大股份,与实力强大的中国国内银行建立新的合作关系,并在中国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争夺新的基金管理牌照。但景顺选择了将中国合作伙伴——一家国有证券公司——留在身边,利用双方成立18年之久的一家合资公司实施扩张,并依赖当地人才在中国蓬勃发展但又错综复杂的市场中摸索方向。

对于希望在华经营金融业务的外资企业,中国长期以来一直设置持股比例限制,这类限制直到过去三年才开始松动。根据2020年初美中两国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国承诺对华尔街金融机构放宽国内金融市场准入。

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以及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旗下的资管部门正在中国设立外资全资企业,向散户投资者销售公募基金。贝莱德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还通过与中国国有银行组建的合资企业,把目标对准了在华理财业务。

景顺的中国业务景顺长城成立于2003年,是首家中美合资的基金管理公司。2006年,景顺及其合作伙伴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hina Great Wall Securities Co.)将各自在合资公司中的持股比例从33%提高至49%。另外两家中国公司各持有这家总部设在深圳的基金管理公司1%的股份。

景顺长城在中国竞争激烈并高度分散的公募基金行业中逐步实现扩张。过去十年,该公司管理的资产增长了七倍多。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的信息,截至2021年3月,景顺长城管理的公募基金和其他投资产品规模约合770亿美元,在中国资管公司中排第19名。

景顺并不持有景顺长城的多数股权,但拥有管理控制权。罗德城说,自成立以来,景顺长城的公司章程就规定景顺可全权酌情任命总经理这一公司最高职位。

罗德城表示,一家合资公司如果不明确由谁负责,可能让人感觉非常不稳定。他说:“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想确保我们拥有明确的组织架构。”罗德城自2001年担任景顺驻香港的亚太业务负责人,并曾参与筹建中国业务。

景顺长城把握住了中国公募基金投资的新兴趋势。2018年,该公司入驻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旗下支付宝(Alipay)运营的热门投资平台,销售货币市场公募基金,是首批入驻该平台的外部资产管理公司之一。该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也随之迅速增长。

据罗德城说,现在,景顺长城管理的资产有40%来自网络渠道。根据官方数据,支付宝目前是中国第二大公募基金分销商,仅次于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s Bank)。有超过10亿中国消费者使用支付宝。



为了吸引更多散户投资者,景顺长城的深圳团队做起了直播,这是在中国颇受欢迎的一种零售营销潮流。去年新冠疫情期间,直播吸引了大量中国消费者。各类产品卖家都通过网络平台直播销售商品。

景顺的中国基金经理和研究分析师使用手机应用进行直播,向数十万人推销基金。去年,该公司举办了166场直播,其中59场是针对散户投资者的。这些直播通常持续数小时,在支付宝的应用上进行,包括向观众发放红包等福利。

为了吸引更多眼球,该公司还在超市过道上直播,甚至安排投资大咖一边试驾电动汽车一边解析投资机会。一些直播吸引了超过200万观众。

景顺长城副总经理李黎表示,做直播的决定根本不用迟疑。她说,这是根据客户端反馈的需求作出的反应,是一个自下而上的决定。

罗德城表示,有了当地合作伙伴的助力,景顺的中国增长计划能够更好地实现,该公司无意独自拥有这家合资企业。2018年,景顺与中国合作伙伴就持有景顺长城多数股权在原则上达成协议,但迄今尚未落实。罗德城说,景顺喜欢中国本地的股东,即使稍稍增持股份,也仍将是一家合资公司。

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景顺逐步把景顺长城管理的资产整合到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上。根据该公司年报,去年,景顺长城净收入占到景顺45亿美元总收入的5.8%。截至2021年3月,景顺管理的资产总规模达到1.4万亿美元。

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泽奔商务谘询有限公司(Z-Ben Advisors)的董事总经理Peter Alexander表示:“目前景顺可以说是一箭三雕,既能全权运营业务,又能整合管理的资产),还不用花太多钱就能做到这一切。”

他还表示,如果是一家初来乍到的外商独资管理公司,要获得养老金投资的资格,机会要小得多。他说,当出现新的商机的时候,中国总会把机会留给几家特定的国内公司,让他们获得先发优势,这已经屡见不鲜了。

作为景顺长城董事的罗德城表示,他希望该公司能赢得为中国社保基金管理股权和固定收益资产的资格。

奥纬咨询(Oliver Wyman)驻香港合伙人周之行(Ray Chou)表示,养老金整体替代率一直在下降,收益率需要提高;社保基金必须引入新的专业管理公司。他所说的替代率指的是员工退休时获得的养老金收入占退休前收入的百分比。

据官媒报道,中国的养老金替代率约为45%。如果退休人员想要维持退休前的生活水平,该比率需要达到60%左右。除了社保基金,中国政府还在努力发展就业和商业养老金计划,以满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日益增长的需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景顺独辟蹊径,进军中国养老基金市场

发布日期:2021-06-03 15:13
美国投资公司景顺希望从中国国家养老基金中分一杯羹,并相信凭借自己近20年来为普通中国人提供资金管理服务的经验,能够赢得这份令人艳羡的工作。



Jing Yang

【OR  商业新媒体】

在全球最大的几家资产管理公司跃跃欲试准备进军中国公募基金业之际,景顺(Invesco Ltd)瞄上了另一个目标。

这家总部位于亚特兰大的投资公司希望从中国的国家养老基金中分一杯羹,该公司也相信,凭借自己近20年来为普通中国人提供资金管理服务的经验,能够赢得这份令人艳羡的工作。

景顺亚太行政总裁罗德城(Andrew L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成为社保基金的管理者。”他指的是中国政府设立的用于补充和支持国内养老金领取者财务需求的储备基金,其规模超过4,000亿美元。

罗德城说,在国家社保基金准备引入新管理者之际,景顺在华合资公司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Invesco Great Wall Fund Management, 简称:景顺长城)“将处于获得资格的有利地位”。他还说,他希望这个目标能在两年内实现。全国社保基金上一次为人民币计价资产聘任新的管理人还是在2010年。

景顺的雄心壮志与其规模更大的美国竞争对手形成鲜明对比,也是这家拥有85年历史的美国公司所奉行的独特中国路线的一种延伸。

其他全球顶级资产管理公司目前正努力在中国合资企业中获得更大股份,与实力强大的中国国内银行建立新的合作关系,并在中国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争夺新的基金管理牌照。但景顺选择了将中国合作伙伴——一家国有证券公司——留在身边,利用双方成立18年之久的一家合资公司实施扩张,并依赖当地人才在中国蓬勃发展但又错综复杂的市场中摸索方向。

对于希望在华经营金融业务的外资企业,中国长期以来一直设置持股比例限制,这类限制直到过去三年才开始松动。根据2020年初美中两国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国承诺对华尔街金融机构放宽国内金融市场准入。

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以及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旗下的资管部门正在中国设立外资全资企业,向散户投资者销售公募基金。贝莱德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还通过与中国国有银行组建的合资企业,把目标对准了在华理财业务。

景顺的中国业务景顺长城成立于2003年,是首家中美合资的基金管理公司。2006年,景顺及其合作伙伴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hina Great Wall Securities Co.)将各自在合资公司中的持股比例从33%提高至49%。另外两家中国公司各持有这家总部设在深圳的基金管理公司1%的股份。

景顺长城在中国竞争激烈并高度分散的公募基金行业中逐步实现扩张。过去十年,该公司管理的资产增长了七倍多。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的信息,截至2021年3月,景顺长城管理的公募基金和其他投资产品规模约合770亿美元,在中国资管公司中排第19名。

景顺并不持有景顺长城的多数股权,但拥有管理控制权。罗德城说,自成立以来,景顺长城的公司章程就规定景顺可全权酌情任命总经理这一公司最高职位。

罗德城表示,一家合资公司如果不明确由谁负责,可能让人感觉非常不稳定。他说:“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想确保我们拥有明确的组织架构。”罗德城自2001年担任景顺驻香港的亚太业务负责人,并曾参与筹建中国业务。

景顺长城把握住了中国公募基金投资的新兴趋势。2018年,该公司入驻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旗下支付宝(Alipay)运营的热门投资平台,销售货币市场公募基金,是首批入驻该平台的外部资产管理公司之一。该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也随之迅速增长。

据罗德城说,现在,景顺长城管理的资产有40%来自网络渠道。根据官方数据,支付宝目前是中国第二大公募基金分销商,仅次于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s Bank)。有超过10亿中国消费者使用支付宝。



为了吸引更多散户投资者,景顺长城的深圳团队做起了直播,这是在中国颇受欢迎的一种零售营销潮流。去年新冠疫情期间,直播吸引了大量中国消费者。各类产品卖家都通过网络平台直播销售商品。

景顺的中国基金经理和研究分析师使用手机应用进行直播,向数十万人推销基金。去年,该公司举办了166场直播,其中59场是针对散户投资者的。这些直播通常持续数小时,在支付宝的应用上进行,包括向观众发放红包等福利。

为了吸引更多眼球,该公司还在超市过道上直播,甚至安排投资大咖一边试驾电动汽车一边解析投资机会。一些直播吸引了超过200万观众。

景顺长城副总经理李黎表示,做直播的决定根本不用迟疑。她说,这是根据客户端反馈的需求作出的反应,是一个自下而上的决定。

罗德城表示,有了当地合作伙伴的助力,景顺的中国增长计划能够更好地实现,该公司无意独自拥有这家合资企业。2018年,景顺与中国合作伙伴就持有景顺长城多数股权在原则上达成协议,但迄今尚未落实。罗德城说,景顺喜欢中国本地的股东,即使稍稍增持股份,也仍将是一家合资公司。

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景顺逐步把景顺长城管理的资产整合到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上。根据该公司年报,去年,景顺长城净收入占到景顺45亿美元总收入的5.8%。截至2021年3月,景顺管理的资产总规模达到1.4万亿美元。

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泽奔商务谘询有限公司(Z-Ben Advisors)的董事总经理Peter Alexander表示:“目前景顺可以说是一箭三雕,既能全权运营业务,又能整合管理的资产),还不用花太多钱就能做到这一切。”

他还表示,如果是一家初来乍到的外商独资管理公司,要获得养老金投资的资格,机会要小得多。他说,当出现新的商机的时候,中国总会把机会留给几家特定的国内公司,让他们获得先发优势,这已经屡见不鲜了。

作为景顺长城董事的罗德城表示,他希望该公司能赢得为中国社保基金管理股权和固定收益资产的资格。

奥纬咨询(Oliver Wyman)驻香港合伙人周之行(Ray Chou)表示,养老金整体替代率一直在下降,收益率需要提高;社保基金必须引入新的专业管理公司。他所说的替代率指的是员工退休时获得的养老金收入占退休前收入的百分比。

据官媒报道,中国的养老金替代率约为45%。如果退休人员想要维持退休前的生活水平,该比率需要达到60%左右。除了社保基金,中国政府还在努力发展就业和商业养老金计划,以满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日益增长的需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