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欧洲“战略自主”的目标在相当程度上建立在欧美一体并由美国担任领导的前提下,真正的“战略自主”需要以俄欧、中欧关系作为支柱。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默克尔及德国总统施坦因•迈尔等欧洲政要被美国通过丹麦实施监听的消息,再次构成了欧美关系的焦点。问题是,默克尔这不是第一次被美国监听了,在奥巴马时代就已发生过。尤其奇怪的是:奥巴马当时公开承认了监听,但没有道歉,后来也没有任何美国官员受到处分;德国和欧洲媒体热闹了一阵子,最后也不了了之。现在,事情又发生了,会不会结果又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这为考察当今的欧美关系提供了一个观察的角度,同时更为评估今天欧洲人一再强调的欧洲“战略自主”的前景提供了一个预判。客观地说,欧洲的“战略自主”并不乐观,至少任重而道远。

“因为我们是盟友”

奥巴马时代默克尔被监听时,笔者曾经问过驻北京的德国外交官员:德国会不会要求美国政府道歉?回答是:应该不会;再问:最后不了了之?答曰:是的;最后笔者问:为什么会这样?回答是:因为我们是盟友。

笔者的上述调研或许可以为今天默克尔再次被监听提供参考。它实际上意味着:德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还有其他欧洲国家,实质上是接受美国包括监听在内的监管手段的。

这也说明了不少欧洲国家同美国的盟国关系:实际上是被美国保护和控制的盟国关系,欧洲这些国家并非完全独立,而且暂时还难以摆脱美国。因为盟国就要有一个领导,否则就只有混乱。而如果根据经济、军事和国家综合实力乃至国土面积来决定实力,目前只能是美国担任这一盟主角色。此外,欧洲面对俄罗斯,客观上也需要有个保护者,而且美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也是欧洲最大的海外市场,这也决定了欧洲对美国的依赖性和依附性。综合起来看,欧洲在一定时间内还摆脱不了美国,可能法国是个例外,这应该是戴高乐时代闹独立的传统使然。同样,美国也不愿放弃这个领导者角色,否则美国的国际地位就不可能继续成为世界第一,继而也无法控制俄罗斯。

尤其就德国而言,它是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历史上其技术、哲学和文化成就在世界上地位很高,在二战中还显示了其强大的军事实力。而且,默克尔政府执政稳定,默克尔本人的执政时间甚至超过了希特勒,至今德国找不到比她更强有力的领导人。特别是,默克尔本人对美国的独立意识非常强。这一切都使得美国把对欧洲的监管重点放在了德国身上。所以默克尔两次发现被美国监听,也就毫不奇怪。

监听风波持续数日后,白宫副新闻秘书让-皮埃尔6月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将继续通过国家安全局与欧洲盟友展开合作,并对一切质疑做出回应。这和奥巴马时代一样,同样是没有一句道歉,其傲慢一如既往,而德、法两国及欧洲其他国家仅仅是领导人表示不满而已,如过去一样,其中也没有任何国家提出国家级的抗议。欧洲和美国难以分割的现实,表现得显而易见。

这一切说明:欧洲“战略自主”的目标,在相当程度上是建立在欧美一体并由美国担任领导的前提下的。它的前景至少目前来看,不能说乐观,默克尔之所以一定要赶在拜登就任总统之前和中国签署意向性的中欧投资协定,正好证明了这一观点。欧洲商会人士和欧洲驻北京官员当时就告诉笔者:现在美国没有领导(美国新总统未就职),时机正好,一旦美国新的总统就职了,“不确定因素会增加很多、很多”。

欧洲“战略自主”需要支柱

综上所述,欧洲真正的“战略自主”至少包括两个不可缺少的前提:一是与俄罗斯的关系相对正常化,至少双方应停止向任何第三方的渗透和吞并;二是中欧应建立战略式的经济合作机制,非如此,欧洲便不能建立有效的中欧合作机制。前者是和平问题,后者是发展问题,以上两条缺一不可,构成了欧洲“战略自主”的支柱,否则欧洲就无法“战略自主”,必然继续回到依附于美国的状况,“战略自主”也就成了一个笑话。

就前者而言,只要欧、俄能够切实做到,美国对欧洲的“保护神”作用也就过时,欧洲的“战略自主”也就完成了一半。

目前,以默克尔为代表的欧盟似乎正在以经济合作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例如德俄之间的“北溪2号”项目,以双边经济合作作为俄欧纽带的态势很明显。其次,法德两国对欧洲的政治大势还是有自己的判断和看法的。以乌克兰为例,2013年乌克兰危机开始时,以法德为代表的欧盟就确定了不让乌克兰问题成为俄欧冲突导火线的原则。一些欧盟国家的外交人员告诉笔者:“我们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前者欧盟说了算,而后者他们向笔者表示:“只要我们坚决反对,美国即便想支持也没用。”他们认为:“我们还要和俄罗斯一起在欧洲生活下去,乌克兰的前途就在于:要让自己成为东西欧的桥梁,成为东方的瑞士。”在此问题上,实际上欧盟和一心要拿乌克兰作为遏制俄罗斯桥头堡的美国是持不同立场、彼此还有博弈的。这一态势如果能够发展下去,而俄罗斯也能配合的话,实际上是可以期待的。如此,欧洲的“战略自主”才能有可能。

至于欧盟与中国建立战略式经济合作机制,目前中欧双方都一定要做到一点:把经济和政治分开处理,否则对双方来说,都会导致致命的政治经济危险。

除了环保和劳工问题,欧盟应该把纯属人权等领域的事务和发展经济分开。同样,中国应该把欧盟内部一切来自媒体、知识界、非政府组织和国会议员等非政府组织和代表人士的反华行为与欧洲各国政府的行为分开处理。非如此,中欧之间的战略式经济合作框架便无以牢固地建立,而少了经济这条腿的欧洲必然只能继续依靠美国市场,“战略自主”必然也无从谈起。

根据笔者判断,目前中俄都有与欧洲合作的愿望,而欧盟在疫情和美国经济衰退、继续压制欧洲的背景下,一再强调“战略自主”,这里关键就看欧盟能否把握住自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从德国领导人一再被美国监听看欧洲的“战略自主”

发布日期:2021-06-03 13:08
摘要:欧洲“战略自主”的目标在相当程度上建立在欧美一体并由美国担任领导的前提下,真正的“战略自主”需要以俄欧、中欧关系作为支柱。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默克尔及德国总统施坦因•迈尔等欧洲政要被美国通过丹麦实施监听的消息,再次构成了欧美关系的焦点。问题是,默克尔这不是第一次被美国监听了,在奥巴马时代就已发生过。尤其奇怪的是:奥巴马当时公开承认了监听,但没有道歉,后来也没有任何美国官员受到处分;德国和欧洲媒体热闹了一阵子,最后也不了了之。现在,事情又发生了,会不会结果又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这为考察当今的欧美关系提供了一个观察的角度,同时更为评估今天欧洲人一再强调的欧洲“战略自主”的前景提供了一个预判。客观地说,欧洲的“战略自主”并不乐观,至少任重而道远。

“因为我们是盟友”

奥巴马时代默克尔被监听时,笔者曾经问过驻北京的德国外交官员:德国会不会要求美国政府道歉?回答是:应该不会;再问:最后不了了之?答曰:是的;最后笔者问:为什么会这样?回答是:因为我们是盟友。

笔者的上述调研或许可以为今天默克尔再次被监听提供参考。它实际上意味着:德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还有其他欧洲国家,实质上是接受美国包括监听在内的监管手段的。

这也说明了不少欧洲国家同美国的盟国关系:实际上是被美国保护和控制的盟国关系,欧洲这些国家并非完全独立,而且暂时还难以摆脱美国。因为盟国就要有一个领导,否则就只有混乱。而如果根据经济、军事和国家综合实力乃至国土面积来决定实力,目前只能是美国担任这一盟主角色。此外,欧洲面对俄罗斯,客观上也需要有个保护者,而且美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也是欧洲最大的海外市场,这也决定了欧洲对美国的依赖性和依附性。综合起来看,欧洲在一定时间内还摆脱不了美国,可能法国是个例外,这应该是戴高乐时代闹独立的传统使然。同样,美国也不愿放弃这个领导者角色,否则美国的国际地位就不可能继续成为世界第一,继而也无法控制俄罗斯。

尤其就德国而言,它是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历史上其技术、哲学和文化成就在世界上地位很高,在二战中还显示了其强大的军事实力。而且,默克尔政府执政稳定,默克尔本人的执政时间甚至超过了希特勒,至今德国找不到比她更强有力的领导人。特别是,默克尔本人对美国的独立意识非常强。这一切都使得美国把对欧洲的监管重点放在了德国身上。所以默克尔两次发现被美国监听,也就毫不奇怪。

监听风波持续数日后,白宫副新闻秘书让-皮埃尔6月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将继续通过国家安全局与欧洲盟友展开合作,并对一切质疑做出回应。这和奥巴马时代一样,同样是没有一句道歉,其傲慢一如既往,而德、法两国及欧洲其他国家仅仅是领导人表示不满而已,如过去一样,其中也没有任何国家提出国家级的抗议。欧洲和美国难以分割的现实,表现得显而易见。

这一切说明:欧洲“战略自主”的目标,在相当程度上是建立在欧美一体并由美国担任领导的前提下的。它的前景至少目前来看,不能说乐观,默克尔之所以一定要赶在拜登就任总统之前和中国签署意向性的中欧投资协定,正好证明了这一观点。欧洲商会人士和欧洲驻北京官员当时就告诉笔者:现在美国没有领导(美国新总统未就职),时机正好,一旦美国新的总统就职了,“不确定因素会增加很多、很多”。

欧洲“战略自主”需要支柱

综上所述,欧洲真正的“战略自主”至少包括两个不可缺少的前提:一是与俄罗斯的关系相对正常化,至少双方应停止向任何第三方的渗透和吞并;二是中欧应建立战略式的经济合作机制,非如此,欧洲便不能建立有效的中欧合作机制。前者是和平问题,后者是发展问题,以上两条缺一不可,构成了欧洲“战略自主”的支柱,否则欧洲就无法“战略自主”,必然继续回到依附于美国的状况,“战略自主”也就成了一个笑话。

就前者而言,只要欧、俄能够切实做到,美国对欧洲的“保护神”作用也就过时,欧洲的“战略自主”也就完成了一半。

目前,以默克尔为代表的欧盟似乎正在以经济合作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例如德俄之间的“北溪2号”项目,以双边经济合作作为俄欧纽带的态势很明显。其次,法德两国对欧洲的政治大势还是有自己的判断和看法的。以乌克兰为例,2013年乌克兰危机开始时,以法德为代表的欧盟就确定了不让乌克兰问题成为俄欧冲突导火线的原则。一些欧盟国家的外交人员告诉笔者:“我们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前者欧盟说了算,而后者他们向笔者表示:“只要我们坚决反对,美国即便想支持也没用。”他们认为:“我们还要和俄罗斯一起在欧洲生活下去,乌克兰的前途就在于:要让自己成为东西欧的桥梁,成为东方的瑞士。”在此问题上,实际上欧盟和一心要拿乌克兰作为遏制俄罗斯桥头堡的美国是持不同立场、彼此还有博弈的。这一态势如果能够发展下去,而俄罗斯也能配合的话,实际上是可以期待的。如此,欧洲的“战略自主”才能有可能。

至于欧盟与中国建立战略式经济合作机制,目前中欧双方都一定要做到一点:把经济和政治分开处理,否则对双方来说,都会导致致命的政治经济危险。

除了环保和劳工问题,欧盟应该把纯属人权等领域的事务和发展经济分开。同样,中国应该把欧盟内部一切来自媒体、知识界、非政府组织和国会议员等非政府组织和代表人士的反华行为与欧洲各国政府的行为分开处理。非如此,中欧之间的战略式经济合作框架便无以牢固地建立,而少了经济这条腿的欧洲必然只能继续依靠美国市场,“战略自主”必然也无从谈起。

根据笔者判断,目前中俄都有与欧洲合作的愿望,而欧盟在疫情和美国经济衰退、继续压制欧洲的背景下,一再强调“战略自主”,这里关键就看欧盟能否把握住自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欧洲“战略自主”的目标在相当程度上建立在欧美一体并由美国担任领导的前提下,真正的“战略自主”需要以俄欧、中欧关系作为支柱。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默克尔及德国总统施坦因•迈尔等欧洲政要被美国通过丹麦实施监听的消息,再次构成了欧美关系的焦点。问题是,默克尔这不是第一次被美国监听了,在奥巴马时代就已发生过。尤其奇怪的是:奥巴马当时公开承认了监听,但没有道歉,后来也没有任何美国官员受到处分;德国和欧洲媒体热闹了一阵子,最后也不了了之。现在,事情又发生了,会不会结果又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这为考察当今的欧美关系提供了一个观察的角度,同时更为评估今天欧洲人一再强调的欧洲“战略自主”的前景提供了一个预判。客观地说,欧洲的“战略自主”并不乐观,至少任重而道远。

“因为我们是盟友”

奥巴马时代默克尔被监听时,笔者曾经问过驻北京的德国外交官员:德国会不会要求美国政府道歉?回答是:应该不会;再问:最后不了了之?答曰:是的;最后笔者问:为什么会这样?回答是:因为我们是盟友。

笔者的上述调研或许可以为今天默克尔再次被监听提供参考。它实际上意味着:德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还有其他欧洲国家,实质上是接受美国包括监听在内的监管手段的。

这也说明了不少欧洲国家同美国的盟国关系:实际上是被美国保护和控制的盟国关系,欧洲这些国家并非完全独立,而且暂时还难以摆脱美国。因为盟国就要有一个领导,否则就只有混乱。而如果根据经济、军事和国家综合实力乃至国土面积来决定实力,目前只能是美国担任这一盟主角色。此外,欧洲面对俄罗斯,客观上也需要有个保护者,而且美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也是欧洲最大的海外市场,这也决定了欧洲对美国的依赖性和依附性。综合起来看,欧洲在一定时间内还摆脱不了美国,可能法国是个例外,这应该是戴高乐时代闹独立的传统使然。同样,美国也不愿放弃这个领导者角色,否则美国的国际地位就不可能继续成为世界第一,继而也无法控制俄罗斯。

尤其就德国而言,它是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历史上其技术、哲学和文化成就在世界上地位很高,在二战中还显示了其强大的军事实力。而且,默克尔政府执政稳定,默克尔本人的执政时间甚至超过了希特勒,至今德国找不到比她更强有力的领导人。特别是,默克尔本人对美国的独立意识非常强。这一切都使得美国把对欧洲的监管重点放在了德国身上。所以默克尔两次发现被美国监听,也就毫不奇怪。

监听风波持续数日后,白宫副新闻秘书让-皮埃尔6月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将继续通过国家安全局与欧洲盟友展开合作,并对一切质疑做出回应。这和奥巴马时代一样,同样是没有一句道歉,其傲慢一如既往,而德、法两国及欧洲其他国家仅仅是领导人表示不满而已,如过去一样,其中也没有任何国家提出国家级的抗议。欧洲和美国难以分割的现实,表现得显而易见。

这一切说明:欧洲“战略自主”的目标,在相当程度上是建立在欧美一体并由美国担任领导的前提下的。它的前景至少目前来看,不能说乐观,默克尔之所以一定要赶在拜登就任总统之前和中国签署意向性的中欧投资协定,正好证明了这一观点。欧洲商会人士和欧洲驻北京官员当时就告诉笔者:现在美国没有领导(美国新总统未就职),时机正好,一旦美国新的总统就职了,“不确定因素会增加很多、很多”。

欧洲“战略自主”需要支柱

综上所述,欧洲真正的“战略自主”至少包括两个不可缺少的前提:一是与俄罗斯的关系相对正常化,至少双方应停止向任何第三方的渗透和吞并;二是中欧应建立战略式的经济合作机制,非如此,欧洲便不能建立有效的中欧合作机制。前者是和平问题,后者是发展问题,以上两条缺一不可,构成了欧洲“战略自主”的支柱,否则欧洲就无法“战略自主”,必然继续回到依附于美国的状况,“战略自主”也就成了一个笑话。

就前者而言,只要欧、俄能够切实做到,美国对欧洲的“保护神”作用也就过时,欧洲的“战略自主”也就完成了一半。

目前,以默克尔为代表的欧盟似乎正在以经济合作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例如德俄之间的“北溪2号”项目,以双边经济合作作为俄欧纽带的态势很明显。其次,法德两国对欧洲的政治大势还是有自己的判断和看法的。以乌克兰为例,2013年乌克兰危机开始时,以法德为代表的欧盟就确定了不让乌克兰问题成为俄欧冲突导火线的原则。一些欧盟国家的外交人员告诉笔者:“我们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前者欧盟说了算,而后者他们向笔者表示:“只要我们坚决反对,美国即便想支持也没用。”他们认为:“我们还要和俄罗斯一起在欧洲生活下去,乌克兰的前途就在于:要让自己成为东西欧的桥梁,成为东方的瑞士。”在此问题上,实际上欧盟和一心要拿乌克兰作为遏制俄罗斯桥头堡的美国是持不同立场、彼此还有博弈的。这一态势如果能够发展下去,而俄罗斯也能配合的话,实际上是可以期待的。如此,欧洲的“战略自主”才能有可能。

至于欧盟与中国建立战略式经济合作机制,目前中欧双方都一定要做到一点:把经济和政治分开处理,否则对双方来说,都会导致致命的政治经济危险。

除了环保和劳工问题,欧盟应该把纯属人权等领域的事务和发展经济分开。同样,中国应该把欧盟内部一切来自媒体、知识界、非政府组织和国会议员等非政府组织和代表人士的反华行为与欧洲各国政府的行为分开处理。非如此,中欧之间的战略式经济合作框架便无以牢固地建立,而少了经济这条腿的欧洲必然只能继续依靠美国市场,“战略自主”必然也无从谈起。

根据笔者判断,目前中俄都有与欧洲合作的愿望,而欧盟在疫情和美国经济衰退、继续压制欧洲的背景下,一再强调“战略自主”,这里关键就看欧盟能否把握住自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从德国领导人一再被美国监听看欧洲的“战略自主”

发布日期:2021-06-03 13:08
摘要:欧洲“战略自主”的目标在相当程度上建立在欧美一体并由美国担任领导的前提下,真正的“战略自主”需要以俄欧、中欧关系作为支柱。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本周,默克尔及德国总统施坦因•迈尔等欧洲政要被美国通过丹麦实施监听的消息,再次构成了欧美关系的焦点。问题是,默克尔这不是第一次被美国监听了,在奥巴马时代就已发生过。尤其奇怪的是:奥巴马当时公开承认了监听,但没有道歉,后来也没有任何美国官员受到处分;德国和欧洲媒体热闹了一阵子,最后也不了了之。现在,事情又发生了,会不会结果又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这为考察当今的欧美关系提供了一个观察的角度,同时更为评估今天欧洲人一再强调的欧洲“战略自主”的前景提供了一个预判。客观地说,欧洲的“战略自主”并不乐观,至少任重而道远。

“因为我们是盟友”

奥巴马时代默克尔被监听时,笔者曾经问过驻北京的德国外交官员:德国会不会要求美国政府道歉?回答是:应该不会;再问:最后不了了之?答曰:是的;最后笔者问:为什么会这样?回答是:因为我们是盟友。

笔者的上述调研或许可以为今天默克尔再次被监听提供参考。它实际上意味着:德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还有其他欧洲国家,实质上是接受美国包括监听在内的监管手段的。

这也说明了不少欧洲国家同美国的盟国关系:实际上是被美国保护和控制的盟国关系,欧洲这些国家并非完全独立,而且暂时还难以摆脱美国。因为盟国就要有一个领导,否则就只有混乱。而如果根据经济、军事和国家综合实力乃至国土面积来决定实力,目前只能是美国担任这一盟主角色。此外,欧洲面对俄罗斯,客观上也需要有个保护者,而且美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也是欧洲最大的海外市场,这也决定了欧洲对美国的依赖性和依附性。综合起来看,欧洲在一定时间内还摆脱不了美国,可能法国是个例外,这应该是戴高乐时代闹独立的传统使然。同样,美国也不愿放弃这个领导者角色,否则美国的国际地位就不可能继续成为世界第一,继而也无法控制俄罗斯。

尤其就德国而言,它是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历史上其技术、哲学和文化成就在世界上地位很高,在二战中还显示了其强大的军事实力。而且,默克尔政府执政稳定,默克尔本人的执政时间甚至超过了希特勒,至今德国找不到比她更强有力的领导人。特别是,默克尔本人对美国的独立意识非常强。这一切都使得美国把对欧洲的监管重点放在了德国身上。所以默克尔两次发现被美国监听,也就毫不奇怪。

监听风波持续数日后,白宫副新闻秘书让-皮埃尔6月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将继续通过国家安全局与欧洲盟友展开合作,并对一切质疑做出回应。这和奥巴马时代一样,同样是没有一句道歉,其傲慢一如既往,而德、法两国及欧洲其他国家仅仅是领导人表示不满而已,如过去一样,其中也没有任何国家提出国家级的抗议。欧洲和美国难以分割的现实,表现得显而易见。

这一切说明:欧洲“战略自主”的目标,在相当程度上是建立在欧美一体并由美国担任领导的前提下的。它的前景至少目前来看,不能说乐观,默克尔之所以一定要赶在拜登就任总统之前和中国签署意向性的中欧投资协定,正好证明了这一观点。欧洲商会人士和欧洲驻北京官员当时就告诉笔者:现在美国没有领导(美国新总统未就职),时机正好,一旦美国新的总统就职了,“不确定因素会增加很多、很多”。

欧洲“战略自主”需要支柱

综上所述,欧洲真正的“战略自主”至少包括两个不可缺少的前提:一是与俄罗斯的关系相对正常化,至少双方应停止向任何第三方的渗透和吞并;二是中欧应建立战略式的经济合作机制,非如此,欧洲便不能建立有效的中欧合作机制。前者是和平问题,后者是发展问题,以上两条缺一不可,构成了欧洲“战略自主”的支柱,否则欧洲就无法“战略自主”,必然继续回到依附于美国的状况,“战略自主”也就成了一个笑话。

就前者而言,只要欧、俄能够切实做到,美国对欧洲的“保护神”作用也就过时,欧洲的“战略自主”也就完成了一半。

目前,以默克尔为代表的欧盟似乎正在以经济合作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例如德俄之间的“北溪2号”项目,以双边经济合作作为俄欧纽带的态势很明显。其次,法德两国对欧洲的政治大势还是有自己的判断和看法的。以乌克兰为例,2013年乌克兰危机开始时,以法德为代表的欧盟就确定了不让乌克兰问题成为俄欧冲突导火线的原则。一些欧盟国家的外交人员告诉笔者:“我们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前者欧盟说了算,而后者他们向笔者表示:“只要我们坚决反对,美国即便想支持也没用。”他们认为:“我们还要和俄罗斯一起在欧洲生活下去,乌克兰的前途就在于:要让自己成为东西欧的桥梁,成为东方的瑞士。”在此问题上,实际上欧盟和一心要拿乌克兰作为遏制俄罗斯桥头堡的美国是持不同立场、彼此还有博弈的。这一态势如果能够发展下去,而俄罗斯也能配合的话,实际上是可以期待的。如此,欧洲的“战略自主”才能有可能。

至于欧盟与中国建立战略式经济合作机制,目前中欧双方都一定要做到一点:把经济和政治分开处理,否则对双方来说,都会导致致命的政治经济危险。

除了环保和劳工问题,欧盟应该把纯属人权等领域的事务和发展经济分开。同样,中国应该把欧盟内部一切来自媒体、知识界、非政府组织和国会议员等非政府组织和代表人士的反华行为与欧洲各国政府的行为分开处理。非如此,中欧之间的战略式经济合作框架便无以牢固地建立,而少了经济这条腿的欧洲必然只能继续依靠美国市场,“战略自主”必然也无从谈起。

根据笔者判断,目前中俄都有与欧洲合作的愿望,而欧盟在疫情和美国经济衰退、继续压制欧洲的背景下,一再强调“战略自主”,这里关键就看欧盟能否把握住自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