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第一批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外国运动员已经抵达,日本首相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要求取消奥运会以避免引发新一轮疫情的呼声给他带来新的压力。


日本政府和企业已经在这届夏季奥运会上花费了超过100亿美元。

Alastair Gale |Megumi Fujikawa

【OR  商业新媒体】

第一批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外国运动员已经抵达,日本首相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要求取消奥运会以避免引发新一轮疫情的呼声给他带来新的压力。

澳大利亚垒球队周二抵达日本,在7月23日奥运会开幕前的几周里,他们将被隔离在东京北部一家酒店的三层楼里,只在训练时外出,与当地人交流只能通过视频电话进行。

运动员的到来给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医学界、政界和商界等众多领域的领袖呼吁重新考虑奥运会的举办问题,而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官员则表示他们打算坚持举办时间表。

《日本经济新闻》(Nikkei)一项新的民意调查显示,63%的公众仍然反对举行奥运会,因为人们对新冠病毒变种的传播越来越担心,尤其是首次在印度发现的毒株。到奥运会开幕时,预计大部分日本人还没有接种疫苗。


民意调查显示,韩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公众舆论反对举办奥运会,因为他们担心随着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和官员回国,此次比赛可能加速疫情在日本以外地区的传播。由于担心新冠问题,新西兰奥运代表团有些医生已经退出。

日本反对党领袖、立宪民主党(Constitutional Democratic Party)党魁枝野幸男(Yukio Edano)表示,根据政府迄今为止的说法,他不认为奥运会可以安全举行。

他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人民的生命和生活不能得到保障,我们将别无选择,只能放弃”举办奥运会。

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被接连问及奥运会相关问题的菅义伟表示,让运动员和官员待在“气泡”式设施中等措施将防止疫情传播。他说:“保护民众生命和健康无疑是政府的责任。”

若奥运会导致新冠病例激增,也可能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经济学家估计,由于这届夏季奥运会禁止外国观众现场观赛并限制外国官员出席人数,日本的损失已超过10亿美元。

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经济学家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预计,取消奥运会的代价将超过165亿美元,但他表示,应对奥运会可能引发的大规模疫情的代价更高。组织者正考虑是否允许本地观众现场观赛。

取消奥运会意味着失去所有观众收入,包括近10亿美元的门票收入,以及沉浸在奥运兴奋情绪中的日本民众在电视机等商品上的支出。安保等服务合同对企业的经济刺激作用将不复存在。另一种后续效应也将消失殆尽,那就是将日本影像传送到全球数以亿计电视荧幕对该国形象的提升。

包括亿万富翁孙正义(Masayoshi Son)在内的大多数日本人都表示,现在是时候忍痛承担经济损失并取消奥运会了,以保护日本免于遭受更严重的疫情。5月26日,《朝日新闻》(Asahi)成为最先发声呼吁取消本届奥运会的日本全国性日报。

国际奥委会表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国际奥委会约73%的收入来自出售奥运会的电视转播权,根据其与东京的合同,国际奥委会拥有取消奥运会的唯一权力。NBCUniversal为东京奥运会的美国转播权支付了约10亿美元。

日本政府首席发言人加藤胜信(Katsunobu Kato)周一表示,上述澳大利亚代表队的抵达将打消外界顾虑,令人感觉到这场盛大赛事真的指日可待了。

根据最坏估计,取消奥运会造成的损失将不到日本年度经济产出的0.5%。这就是为什么经济学家说,奥运会最可怕的情况是疫情卷土重来,即使完全从财务角度来看也是如此,因为疫情可能会让日本重新进入紧急状态,许多企业将因此限产或停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疫情之下苦无良策,日本面临奥运之痛

发布日期:2021-06-01 13:12
摘要:第一批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外国运动员已经抵达,日本首相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要求取消奥运会以避免引发新一轮疫情的呼声给他带来新的压力。


日本政府和企业已经在这届夏季奥运会上花费了超过100亿美元。

Alastair Gale |Megumi Fujikawa

【OR  商业新媒体】

第一批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外国运动员已经抵达,日本首相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要求取消奥运会以避免引发新一轮疫情的呼声给他带来新的压力。

澳大利亚垒球队周二抵达日本,在7月23日奥运会开幕前的几周里,他们将被隔离在东京北部一家酒店的三层楼里,只在训练时外出,与当地人交流只能通过视频电话进行。

运动员的到来给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医学界、政界和商界等众多领域的领袖呼吁重新考虑奥运会的举办问题,而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官员则表示他们打算坚持举办时间表。

《日本经济新闻》(Nikkei)一项新的民意调查显示,63%的公众仍然反对举行奥运会,因为人们对新冠病毒变种的传播越来越担心,尤其是首次在印度发现的毒株。到奥运会开幕时,预计大部分日本人还没有接种疫苗。


民意调查显示,韩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公众舆论反对举办奥运会,因为他们担心随着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和官员回国,此次比赛可能加速疫情在日本以外地区的传播。由于担心新冠问题,新西兰奥运代表团有些医生已经退出。

日本反对党领袖、立宪民主党(Constitutional Democratic Party)党魁枝野幸男(Yukio Edano)表示,根据政府迄今为止的说法,他不认为奥运会可以安全举行。

他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人民的生命和生活不能得到保障,我们将别无选择,只能放弃”举办奥运会。

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被接连问及奥运会相关问题的菅义伟表示,让运动员和官员待在“气泡”式设施中等措施将防止疫情传播。他说:“保护民众生命和健康无疑是政府的责任。”

若奥运会导致新冠病例激增,也可能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经济学家估计,由于这届夏季奥运会禁止外国观众现场观赛并限制外国官员出席人数,日本的损失已超过10亿美元。

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经济学家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预计,取消奥运会的代价将超过165亿美元,但他表示,应对奥运会可能引发的大规模疫情的代价更高。组织者正考虑是否允许本地观众现场观赛。

取消奥运会意味着失去所有观众收入,包括近10亿美元的门票收入,以及沉浸在奥运兴奋情绪中的日本民众在电视机等商品上的支出。安保等服务合同对企业的经济刺激作用将不复存在。另一种后续效应也将消失殆尽,那就是将日本影像传送到全球数以亿计电视荧幕对该国形象的提升。

包括亿万富翁孙正义(Masayoshi Son)在内的大多数日本人都表示,现在是时候忍痛承担经济损失并取消奥运会了,以保护日本免于遭受更严重的疫情。5月26日,《朝日新闻》(Asahi)成为最先发声呼吁取消本届奥运会的日本全国性日报。

国际奥委会表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国际奥委会约73%的收入来自出售奥运会的电视转播权,根据其与东京的合同,国际奥委会拥有取消奥运会的唯一权力。NBCUniversal为东京奥运会的美国转播权支付了约10亿美元。

日本政府首席发言人加藤胜信(Katsunobu Kato)周一表示,上述澳大利亚代表队的抵达将打消外界顾虑,令人感觉到这场盛大赛事真的指日可待了。

根据最坏估计,取消奥运会造成的损失将不到日本年度经济产出的0.5%。这就是为什么经济学家说,奥运会最可怕的情况是疫情卷土重来,即使完全从财务角度来看也是如此,因为疫情可能会让日本重新进入紧急状态,许多企业将因此限产或停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第一批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外国运动员已经抵达,日本首相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要求取消奥运会以避免引发新一轮疫情的呼声给他带来新的压力。


日本政府和企业已经在这届夏季奥运会上花费了超过100亿美元。

Alastair Gale |Megumi Fujikawa

【OR  商业新媒体】

第一批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外国运动员已经抵达,日本首相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要求取消奥运会以避免引发新一轮疫情的呼声给他带来新的压力。

澳大利亚垒球队周二抵达日本,在7月23日奥运会开幕前的几周里,他们将被隔离在东京北部一家酒店的三层楼里,只在训练时外出,与当地人交流只能通过视频电话进行。

运动员的到来给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医学界、政界和商界等众多领域的领袖呼吁重新考虑奥运会的举办问题,而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官员则表示他们打算坚持举办时间表。

《日本经济新闻》(Nikkei)一项新的民意调查显示,63%的公众仍然反对举行奥运会,因为人们对新冠病毒变种的传播越来越担心,尤其是首次在印度发现的毒株。到奥运会开幕时,预计大部分日本人还没有接种疫苗。


民意调查显示,韩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公众舆论反对举办奥运会,因为他们担心随着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和官员回国,此次比赛可能加速疫情在日本以外地区的传播。由于担心新冠问题,新西兰奥运代表团有些医生已经退出。

日本反对党领袖、立宪民主党(Constitutional Democratic Party)党魁枝野幸男(Yukio Edano)表示,根据政府迄今为止的说法,他不认为奥运会可以安全举行。

他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人民的生命和生活不能得到保障,我们将别无选择,只能放弃”举办奥运会。

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被接连问及奥运会相关问题的菅义伟表示,让运动员和官员待在“气泡”式设施中等措施将防止疫情传播。他说:“保护民众生命和健康无疑是政府的责任。”

若奥运会导致新冠病例激增,也可能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经济学家估计,由于这届夏季奥运会禁止外国观众现场观赛并限制外国官员出席人数,日本的损失已超过10亿美元。

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经济学家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预计,取消奥运会的代价将超过165亿美元,但他表示,应对奥运会可能引发的大规模疫情的代价更高。组织者正考虑是否允许本地观众现场观赛。

取消奥运会意味着失去所有观众收入,包括近10亿美元的门票收入,以及沉浸在奥运兴奋情绪中的日本民众在电视机等商品上的支出。安保等服务合同对企业的经济刺激作用将不复存在。另一种后续效应也将消失殆尽,那就是将日本影像传送到全球数以亿计电视荧幕对该国形象的提升。

包括亿万富翁孙正义(Masayoshi Son)在内的大多数日本人都表示,现在是时候忍痛承担经济损失并取消奥运会了,以保护日本免于遭受更严重的疫情。5月26日,《朝日新闻》(Asahi)成为最先发声呼吁取消本届奥运会的日本全国性日报。

国际奥委会表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国际奥委会约73%的收入来自出售奥运会的电视转播权,根据其与东京的合同,国际奥委会拥有取消奥运会的唯一权力。NBCUniversal为东京奥运会的美国转播权支付了约10亿美元。

日本政府首席发言人加藤胜信(Katsunobu Kato)周一表示,上述澳大利亚代表队的抵达将打消外界顾虑,令人感觉到这场盛大赛事真的指日可待了。

根据最坏估计,取消奥运会造成的损失将不到日本年度经济产出的0.5%。这就是为什么经济学家说,奥运会最可怕的情况是疫情卷土重来,即使完全从财务角度来看也是如此,因为疫情可能会让日本重新进入紧急状态,许多企业将因此限产或停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疫情之下苦无良策,日本面临奥运之痛

发布日期:2021-06-01 13:12
摘要:第一批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外国运动员已经抵达,日本首相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要求取消奥运会以避免引发新一轮疫情的呼声给他带来新的压力。


日本政府和企业已经在这届夏季奥运会上花费了超过100亿美元。

Alastair Gale |Megumi Fujikawa

【OR  商业新媒体】

第一批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外国运动员已经抵达,日本首相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要求取消奥运会以避免引发新一轮疫情的呼声给他带来新的压力。

澳大利亚垒球队周二抵达日本,在7月23日奥运会开幕前的几周里,他们将被隔离在东京北部一家酒店的三层楼里,只在训练时外出,与当地人交流只能通过视频电话进行。

运动员的到来给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医学界、政界和商界等众多领域的领袖呼吁重新考虑奥运会的举办问题,而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官员则表示他们打算坚持举办时间表。

《日本经济新闻》(Nikkei)一项新的民意调查显示,63%的公众仍然反对举行奥运会,因为人们对新冠病毒变种的传播越来越担心,尤其是首次在印度发现的毒株。到奥运会开幕时,预计大部分日本人还没有接种疫苗。


民意调查显示,韩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公众舆论反对举办奥运会,因为他们担心随着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和官员回国,此次比赛可能加速疫情在日本以外地区的传播。由于担心新冠问题,新西兰奥运代表团有些医生已经退出。

日本反对党领袖、立宪民主党(Constitutional Democratic Party)党魁枝野幸男(Yukio Edano)表示,根据政府迄今为止的说法,他不认为奥运会可以安全举行。

他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人民的生命和生活不能得到保障,我们将别无选择,只能放弃”举办奥运会。

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被接连问及奥运会相关问题的菅义伟表示,让运动员和官员待在“气泡”式设施中等措施将防止疫情传播。他说:“保护民众生命和健康无疑是政府的责任。”

若奥运会导致新冠病例激增,也可能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经济学家估计,由于这届夏季奥运会禁止外国观众现场观赛并限制外国官员出席人数,日本的损失已超过10亿美元。

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经济学家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预计,取消奥运会的代价将超过165亿美元,但他表示,应对奥运会可能引发的大规模疫情的代价更高。组织者正考虑是否允许本地观众现场观赛。

取消奥运会意味着失去所有观众收入,包括近10亿美元的门票收入,以及沉浸在奥运兴奋情绪中的日本民众在电视机等商品上的支出。安保等服务合同对企业的经济刺激作用将不复存在。另一种后续效应也将消失殆尽,那就是将日本影像传送到全球数以亿计电视荧幕对该国形象的提升。

包括亿万富翁孙正义(Masayoshi Son)在内的大多数日本人都表示,现在是时候忍痛承担经济损失并取消奥运会了,以保护日本免于遭受更严重的疫情。5月26日,《朝日新闻》(Asahi)成为最先发声呼吁取消本届奥运会的日本全国性日报。

国际奥委会表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国际奥委会约73%的收入来自出售奥运会的电视转播权,根据其与东京的合同,国际奥委会拥有取消奥运会的唯一权力。NBCUniversal为东京奥运会的美国转播权支付了约10亿美元。

日本政府首席发言人加藤胜信(Katsunobu Kato)周一表示,上述澳大利亚代表队的抵达将打消外界顾虑,令人感觉到这场盛大赛事真的指日可待了。

根据最坏估计,取消奥运会造成的损失将不到日本年度经济产出的0.5%。这就是为什么经济学家说,奥运会最可怕的情况是疫情卷土重来,即使完全从财务角度来看也是如此,因为疫情可能会让日本重新进入紧急状态,许多企业将因此限产或停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