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拜登和普京都是非常现实的政治家。美俄首脑会晤必然会带来连锁反应,激活和加速全球战略三角外交的运转。


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馆。

孙兴杰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美俄同时公布了6月16日普京和拜登在瑞士日内瓦举行首脑峰会的消息,已经热炒了一个多月的美俄首脑会晤的消息算是尘埃落定了。

无论从领导人的私人关系还是两国国家关系来看,这次峰会都显得有些不循常规。一个比较“反俄”的美国总统在上台之后,在首次出访中就与普京会面,只能说明,拜登和普京都是非常现实的政治家。美俄首脑会晤必然会带来连锁反应,激活和加速全球战略三角外交的运转。中美俄欧构成了多重战略三角关系,而美俄处于中美俄、欧美俄战略三角关系的交汇之处,对于全球战略平衡和后冷战时代欧洲地缘秩序的重塑,必然会产生重大冲击。



美俄首脑会晤的诡异之处在于,美俄双方几乎没有强烈的反对意见,这与特朗普当年与普京在芬兰赫尔辛基的“秘会”完全不同。因此,这场在日内瓦举行的美俄首脑会晤,的确有值得分析和揣摩的深层含义。

第一,美俄首脑会晤的时机问题。拜登首次出访是到英国参加七国集团首脑会晤,之后就到瑞士日内瓦与普京见面。这样的安排,至少说明拜登急于见到普京。无论拜登口中如何形容普京和俄罗斯,但普京和俄罗斯在拜登战略格局中的地位显而易见。拜登从上任到见普京的时间,比特朗普见普京的时间还要快。

第二,拜登和普京并不是好朋友,甚至恶语相向,但这种恶劣的私人关系反倒促成了两国首脑峰会的“及时”举行。原因就在于,两国关系在2009年重启失败之后,一路下滑,反俄或者反美变成了彼此的“政治正确”。特朗普曾公开表达对普京的喜爱,引起了美国国内对其“通俄”的强烈质疑和反对,因此两人的赫尔辛基秘会引起了美国国内反弹。拜登反其道而行之,以恶劣的私人关系来转移视线,美国人似乎并不怀疑拜登的反俄立场,因此,对日内瓦峰会,美国国内就没有反对,而是希望拜登能缓和双边关系。

第三,普京也一直在等待美俄关系缓和的机会。过去十年来,俄罗斯的战略环境日渐逼仄,普京的杀手锏无外乎核武器与对周边事务的强势干预,从战略操作来说,这是以进为退的战略迂回。核武器和对外用兵毕竟消耗国力,不具有持久性。大国对外用兵的困境就在于如何有效且体面地撤出,美国在阿富汗是这样,俄罗斯在叙利亚也面临着类似问题。拜登跨过大西洋与普京会面,满足了普京对声望和地位的需求。

第四,美俄首脑峰会会谈些什么?当然是关系到美俄关系性质的议题,就是重建美俄核威慑平衡。特朗普从美俄多个军控条约中退出,导致美俄可能再次陷入核军备竞赛。拜登上台后,几乎是第一时间与普京通电话,并延长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稳定美俄核关系。俄罗斯副外长里亚科夫就表示说,如果美国拒绝回到《开放天空条约》,这将不利于美俄核军控峰会的气氛。另外就是所谓的地区热点问题。拜登已经确定了从阿富汗撤军的时间表。从中东进行战略撤退需要得到俄罗斯的谅解,甚至某种程度的协调和支持,如同上世纪70年代,尼克松从越南撤军需要得到中国的支持一样。美国从中东的撤退需要经过莫斯科。



美俄双方对峰会的成果并不抱很高期待,在会前有意为峰会降温,这或许是彼此的心理威慑。但是,美俄峰会必然会造成系统性效应,原因在于美俄关系所具有的全球性和战略性。在中美俄欧四方形成的多重三角关系中,美俄牵动着中欧。

从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来看,主要是全球战略平衡和稳定。美俄核军控谈判是主轴,但美国认为中国的战略军事力量也在急速发展,中国应该加入美俄的战略谈判之中。另外,中美俄关系涉及到欧亚大陆的权力整合问题,陆权与海权之间持久的战略竞争与对抗。中国作为陆海兼备的国家,由陆向海的战略转型是近代中国国家构建与对外开放的一条主线,但地缘战略转型需要稳定的战略后方。在中美俄三角关系中,俄罗斯占据了关键位置,在中美战略竞争不断加剧的背景下,俄罗斯具有“四两拨千斤”的价值。在三角关系中,实力不能直接转换为权力,位置可能会转换为权力。在美俄首脑会晤的激发之下,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运转加速,而普京处在一个非常舒适的关键位置。

同时,美俄欧是否构成了三角关系?三角关系的前提是每一方都具有战略自主性,非敌非友之下,才能形成基于议题的外交互动。特朗普对美欧关系的损伤不在于让美欧领导人之间互相看不上,而是让欧盟坚定了战略自主的方向。拜登上台后,在修复美欧关系的同时,也给予欧盟一定的自主空间。具有代表性的议题就是德俄之间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拜登放弃了对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的制裁,这一管道逾90%已经完工。拜登的“让步”,给了德俄面子。同时,在涉及中东欧和高加索地区的问题上,美国也要进行策略性退出,让德国和欧盟国家承担更大责任,如克里米亚问题、乌克兰东部的冲突、白俄罗斯以及高加索地区的震荡与冲突。

拜登上台之后,美俄关系会重启,还是会进一步僵持?从战略态势而言,美俄关系已经触底,尤其是美国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者,拜登政府调整重点、盘活资源、重构盟友网络,美俄首脑会晤就是这一战略调整的关键一环。至于成效如何,也要看俄罗斯的战略是否也在转型,两国领导人在认知方面是否有契合点。虽然一次峰会未必能扭转乾坤,但可能会开启美俄关系的缓和时代。

(注:孙兴杰,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俄首脑会晤与战略三角外交时代的来临

发布日期:2021-06-01 12:08
摘要:拜登和普京都是非常现实的政治家。美俄首脑会晤必然会带来连锁反应,激活和加速全球战略三角外交的运转。


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馆。

孙兴杰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美俄同时公布了6月16日普京和拜登在瑞士日内瓦举行首脑峰会的消息,已经热炒了一个多月的美俄首脑会晤的消息算是尘埃落定了。

无论从领导人的私人关系还是两国国家关系来看,这次峰会都显得有些不循常规。一个比较“反俄”的美国总统在上台之后,在首次出访中就与普京会面,只能说明,拜登和普京都是非常现实的政治家。美俄首脑会晤必然会带来连锁反应,激活和加速全球战略三角外交的运转。中美俄欧构成了多重战略三角关系,而美俄处于中美俄、欧美俄战略三角关系的交汇之处,对于全球战略平衡和后冷战时代欧洲地缘秩序的重塑,必然会产生重大冲击。



美俄首脑会晤的诡异之处在于,美俄双方几乎没有强烈的反对意见,这与特朗普当年与普京在芬兰赫尔辛基的“秘会”完全不同。因此,这场在日内瓦举行的美俄首脑会晤,的确有值得分析和揣摩的深层含义。

第一,美俄首脑会晤的时机问题。拜登首次出访是到英国参加七国集团首脑会晤,之后就到瑞士日内瓦与普京见面。这样的安排,至少说明拜登急于见到普京。无论拜登口中如何形容普京和俄罗斯,但普京和俄罗斯在拜登战略格局中的地位显而易见。拜登从上任到见普京的时间,比特朗普见普京的时间还要快。

第二,拜登和普京并不是好朋友,甚至恶语相向,但这种恶劣的私人关系反倒促成了两国首脑峰会的“及时”举行。原因就在于,两国关系在2009年重启失败之后,一路下滑,反俄或者反美变成了彼此的“政治正确”。特朗普曾公开表达对普京的喜爱,引起了美国国内对其“通俄”的强烈质疑和反对,因此两人的赫尔辛基秘会引起了美国国内反弹。拜登反其道而行之,以恶劣的私人关系来转移视线,美国人似乎并不怀疑拜登的反俄立场,因此,对日内瓦峰会,美国国内就没有反对,而是希望拜登能缓和双边关系。

第三,普京也一直在等待美俄关系缓和的机会。过去十年来,俄罗斯的战略环境日渐逼仄,普京的杀手锏无外乎核武器与对周边事务的强势干预,从战略操作来说,这是以进为退的战略迂回。核武器和对外用兵毕竟消耗国力,不具有持久性。大国对外用兵的困境就在于如何有效且体面地撤出,美国在阿富汗是这样,俄罗斯在叙利亚也面临着类似问题。拜登跨过大西洋与普京会面,满足了普京对声望和地位的需求。

第四,美俄首脑峰会会谈些什么?当然是关系到美俄关系性质的议题,就是重建美俄核威慑平衡。特朗普从美俄多个军控条约中退出,导致美俄可能再次陷入核军备竞赛。拜登上台后,几乎是第一时间与普京通电话,并延长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稳定美俄核关系。俄罗斯副外长里亚科夫就表示说,如果美国拒绝回到《开放天空条约》,这将不利于美俄核军控峰会的气氛。另外就是所谓的地区热点问题。拜登已经确定了从阿富汗撤军的时间表。从中东进行战略撤退需要得到俄罗斯的谅解,甚至某种程度的协调和支持,如同上世纪70年代,尼克松从越南撤军需要得到中国的支持一样。美国从中东的撤退需要经过莫斯科。



美俄双方对峰会的成果并不抱很高期待,在会前有意为峰会降温,这或许是彼此的心理威慑。但是,美俄峰会必然会造成系统性效应,原因在于美俄关系所具有的全球性和战略性。在中美俄欧四方形成的多重三角关系中,美俄牵动着中欧。

从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来看,主要是全球战略平衡和稳定。美俄核军控谈判是主轴,但美国认为中国的战略军事力量也在急速发展,中国应该加入美俄的战略谈判之中。另外,中美俄关系涉及到欧亚大陆的权力整合问题,陆权与海权之间持久的战略竞争与对抗。中国作为陆海兼备的国家,由陆向海的战略转型是近代中国国家构建与对外开放的一条主线,但地缘战略转型需要稳定的战略后方。在中美俄三角关系中,俄罗斯占据了关键位置,在中美战略竞争不断加剧的背景下,俄罗斯具有“四两拨千斤”的价值。在三角关系中,实力不能直接转换为权力,位置可能会转换为权力。在美俄首脑会晤的激发之下,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运转加速,而普京处在一个非常舒适的关键位置。

同时,美俄欧是否构成了三角关系?三角关系的前提是每一方都具有战略自主性,非敌非友之下,才能形成基于议题的外交互动。特朗普对美欧关系的损伤不在于让美欧领导人之间互相看不上,而是让欧盟坚定了战略自主的方向。拜登上台后,在修复美欧关系的同时,也给予欧盟一定的自主空间。具有代表性的议题就是德俄之间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拜登放弃了对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的制裁,这一管道逾90%已经完工。拜登的“让步”,给了德俄面子。同时,在涉及中东欧和高加索地区的问题上,美国也要进行策略性退出,让德国和欧盟国家承担更大责任,如克里米亚问题、乌克兰东部的冲突、白俄罗斯以及高加索地区的震荡与冲突。

拜登上台之后,美俄关系会重启,还是会进一步僵持?从战略态势而言,美俄关系已经触底,尤其是美国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者,拜登政府调整重点、盘活资源、重构盟友网络,美俄首脑会晤就是这一战略调整的关键一环。至于成效如何,也要看俄罗斯的战略是否也在转型,两国领导人在认知方面是否有契合点。虽然一次峰会未必能扭转乾坤,但可能会开启美俄关系的缓和时代。

(注:孙兴杰,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拜登和普京都是非常现实的政治家。美俄首脑会晤必然会带来连锁反应,激活和加速全球战略三角外交的运转。


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馆。

孙兴杰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美俄同时公布了6月16日普京和拜登在瑞士日内瓦举行首脑峰会的消息,已经热炒了一个多月的美俄首脑会晤的消息算是尘埃落定了。

无论从领导人的私人关系还是两国国家关系来看,这次峰会都显得有些不循常规。一个比较“反俄”的美国总统在上台之后,在首次出访中就与普京会面,只能说明,拜登和普京都是非常现实的政治家。美俄首脑会晤必然会带来连锁反应,激活和加速全球战略三角外交的运转。中美俄欧构成了多重战略三角关系,而美俄处于中美俄、欧美俄战略三角关系的交汇之处,对于全球战略平衡和后冷战时代欧洲地缘秩序的重塑,必然会产生重大冲击。



美俄首脑会晤的诡异之处在于,美俄双方几乎没有强烈的反对意见,这与特朗普当年与普京在芬兰赫尔辛基的“秘会”完全不同。因此,这场在日内瓦举行的美俄首脑会晤,的确有值得分析和揣摩的深层含义。

第一,美俄首脑会晤的时机问题。拜登首次出访是到英国参加七国集团首脑会晤,之后就到瑞士日内瓦与普京见面。这样的安排,至少说明拜登急于见到普京。无论拜登口中如何形容普京和俄罗斯,但普京和俄罗斯在拜登战略格局中的地位显而易见。拜登从上任到见普京的时间,比特朗普见普京的时间还要快。

第二,拜登和普京并不是好朋友,甚至恶语相向,但这种恶劣的私人关系反倒促成了两国首脑峰会的“及时”举行。原因就在于,两国关系在2009年重启失败之后,一路下滑,反俄或者反美变成了彼此的“政治正确”。特朗普曾公开表达对普京的喜爱,引起了美国国内对其“通俄”的强烈质疑和反对,因此两人的赫尔辛基秘会引起了美国国内反弹。拜登反其道而行之,以恶劣的私人关系来转移视线,美国人似乎并不怀疑拜登的反俄立场,因此,对日内瓦峰会,美国国内就没有反对,而是希望拜登能缓和双边关系。

第三,普京也一直在等待美俄关系缓和的机会。过去十年来,俄罗斯的战略环境日渐逼仄,普京的杀手锏无外乎核武器与对周边事务的强势干预,从战略操作来说,这是以进为退的战略迂回。核武器和对外用兵毕竟消耗国力,不具有持久性。大国对外用兵的困境就在于如何有效且体面地撤出,美国在阿富汗是这样,俄罗斯在叙利亚也面临着类似问题。拜登跨过大西洋与普京会面,满足了普京对声望和地位的需求。

第四,美俄首脑峰会会谈些什么?当然是关系到美俄关系性质的议题,就是重建美俄核威慑平衡。特朗普从美俄多个军控条约中退出,导致美俄可能再次陷入核军备竞赛。拜登上台后,几乎是第一时间与普京通电话,并延长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稳定美俄核关系。俄罗斯副外长里亚科夫就表示说,如果美国拒绝回到《开放天空条约》,这将不利于美俄核军控峰会的气氛。另外就是所谓的地区热点问题。拜登已经确定了从阿富汗撤军的时间表。从中东进行战略撤退需要得到俄罗斯的谅解,甚至某种程度的协调和支持,如同上世纪70年代,尼克松从越南撤军需要得到中国的支持一样。美国从中东的撤退需要经过莫斯科。



美俄双方对峰会的成果并不抱很高期待,在会前有意为峰会降温,这或许是彼此的心理威慑。但是,美俄峰会必然会造成系统性效应,原因在于美俄关系所具有的全球性和战略性。在中美俄欧四方形成的多重三角关系中,美俄牵动着中欧。

从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来看,主要是全球战略平衡和稳定。美俄核军控谈判是主轴,但美国认为中国的战略军事力量也在急速发展,中国应该加入美俄的战略谈判之中。另外,中美俄关系涉及到欧亚大陆的权力整合问题,陆权与海权之间持久的战略竞争与对抗。中国作为陆海兼备的国家,由陆向海的战略转型是近代中国国家构建与对外开放的一条主线,但地缘战略转型需要稳定的战略后方。在中美俄三角关系中,俄罗斯占据了关键位置,在中美战略竞争不断加剧的背景下,俄罗斯具有“四两拨千斤”的价值。在三角关系中,实力不能直接转换为权力,位置可能会转换为权力。在美俄首脑会晤的激发之下,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运转加速,而普京处在一个非常舒适的关键位置。

同时,美俄欧是否构成了三角关系?三角关系的前提是每一方都具有战略自主性,非敌非友之下,才能形成基于议题的外交互动。特朗普对美欧关系的损伤不在于让美欧领导人之间互相看不上,而是让欧盟坚定了战略自主的方向。拜登上台后,在修复美欧关系的同时,也给予欧盟一定的自主空间。具有代表性的议题就是德俄之间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拜登放弃了对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的制裁,这一管道逾90%已经完工。拜登的“让步”,给了德俄面子。同时,在涉及中东欧和高加索地区的问题上,美国也要进行策略性退出,让德国和欧盟国家承担更大责任,如克里米亚问题、乌克兰东部的冲突、白俄罗斯以及高加索地区的震荡与冲突。

拜登上台之后,美俄关系会重启,还是会进一步僵持?从战略态势而言,美俄关系已经触底,尤其是美国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者,拜登政府调整重点、盘活资源、重构盟友网络,美俄首脑会晤就是这一战略调整的关键一环。至于成效如何,也要看俄罗斯的战略是否也在转型,两国领导人在认知方面是否有契合点。虽然一次峰会未必能扭转乾坤,但可能会开启美俄关系的缓和时代。

(注:孙兴杰,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俄首脑会晤与战略三角外交时代的来临

发布日期:2021-06-01 12:08
摘要:拜登和普京都是非常现实的政治家。美俄首脑会晤必然会带来连锁反应,激活和加速全球战略三角外交的运转。


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馆。

孙兴杰

【OR  商业新媒体】

上周,美俄同时公布了6月16日普京和拜登在瑞士日内瓦举行首脑峰会的消息,已经热炒了一个多月的美俄首脑会晤的消息算是尘埃落定了。

无论从领导人的私人关系还是两国国家关系来看,这次峰会都显得有些不循常规。一个比较“反俄”的美国总统在上台之后,在首次出访中就与普京会面,只能说明,拜登和普京都是非常现实的政治家。美俄首脑会晤必然会带来连锁反应,激活和加速全球战略三角外交的运转。中美俄欧构成了多重战略三角关系,而美俄处于中美俄、欧美俄战略三角关系的交汇之处,对于全球战略平衡和后冷战时代欧洲地缘秩序的重塑,必然会产生重大冲击。



美俄首脑会晤的诡异之处在于,美俄双方几乎没有强烈的反对意见,这与特朗普当年与普京在芬兰赫尔辛基的“秘会”完全不同。因此,这场在日内瓦举行的美俄首脑会晤,的确有值得分析和揣摩的深层含义。

第一,美俄首脑会晤的时机问题。拜登首次出访是到英国参加七国集团首脑会晤,之后就到瑞士日内瓦与普京见面。这样的安排,至少说明拜登急于见到普京。无论拜登口中如何形容普京和俄罗斯,但普京和俄罗斯在拜登战略格局中的地位显而易见。拜登从上任到见普京的时间,比特朗普见普京的时间还要快。

第二,拜登和普京并不是好朋友,甚至恶语相向,但这种恶劣的私人关系反倒促成了两国首脑峰会的“及时”举行。原因就在于,两国关系在2009年重启失败之后,一路下滑,反俄或者反美变成了彼此的“政治正确”。特朗普曾公开表达对普京的喜爱,引起了美国国内对其“通俄”的强烈质疑和反对,因此两人的赫尔辛基秘会引起了美国国内反弹。拜登反其道而行之,以恶劣的私人关系来转移视线,美国人似乎并不怀疑拜登的反俄立场,因此,对日内瓦峰会,美国国内就没有反对,而是希望拜登能缓和双边关系。

第三,普京也一直在等待美俄关系缓和的机会。过去十年来,俄罗斯的战略环境日渐逼仄,普京的杀手锏无外乎核武器与对周边事务的强势干预,从战略操作来说,这是以进为退的战略迂回。核武器和对外用兵毕竟消耗国力,不具有持久性。大国对外用兵的困境就在于如何有效且体面地撤出,美国在阿富汗是这样,俄罗斯在叙利亚也面临着类似问题。拜登跨过大西洋与普京会面,满足了普京对声望和地位的需求。

第四,美俄首脑峰会会谈些什么?当然是关系到美俄关系性质的议题,就是重建美俄核威慑平衡。特朗普从美俄多个军控条约中退出,导致美俄可能再次陷入核军备竞赛。拜登上台后,几乎是第一时间与普京通电话,并延长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稳定美俄核关系。俄罗斯副外长里亚科夫就表示说,如果美国拒绝回到《开放天空条约》,这将不利于美俄核军控峰会的气氛。另外就是所谓的地区热点问题。拜登已经确定了从阿富汗撤军的时间表。从中东进行战略撤退需要得到俄罗斯的谅解,甚至某种程度的协调和支持,如同上世纪70年代,尼克松从越南撤军需要得到中国的支持一样。美国从中东的撤退需要经过莫斯科。



美俄双方对峰会的成果并不抱很高期待,在会前有意为峰会降温,这或许是彼此的心理威慑。但是,美俄峰会必然会造成系统性效应,原因在于美俄关系所具有的全球性和战略性。在中美俄欧四方形成的多重三角关系中,美俄牵动着中欧。

从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来看,主要是全球战略平衡和稳定。美俄核军控谈判是主轴,但美国认为中国的战略军事力量也在急速发展,中国应该加入美俄的战略谈判之中。另外,中美俄关系涉及到欧亚大陆的权力整合问题,陆权与海权之间持久的战略竞争与对抗。中国作为陆海兼备的国家,由陆向海的战略转型是近代中国国家构建与对外开放的一条主线,但地缘战略转型需要稳定的战略后方。在中美俄三角关系中,俄罗斯占据了关键位置,在中美战略竞争不断加剧的背景下,俄罗斯具有“四两拨千斤”的价值。在三角关系中,实力不能直接转换为权力,位置可能会转换为权力。在美俄首脑会晤的激发之下,中美俄战略三角关系运转加速,而普京处在一个非常舒适的关键位置。

同时,美俄欧是否构成了三角关系?三角关系的前提是每一方都具有战略自主性,非敌非友之下,才能形成基于议题的外交互动。特朗普对美欧关系的损伤不在于让美欧领导人之间互相看不上,而是让欧盟坚定了战略自主的方向。拜登上台后,在修复美欧关系的同时,也给予欧盟一定的自主空间。具有代表性的议题就是德俄之间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拜登放弃了对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的制裁,这一管道逾90%已经完工。拜登的“让步”,给了德俄面子。同时,在涉及中东欧和高加索地区的问题上,美国也要进行策略性退出,让德国和欧盟国家承担更大责任,如克里米亚问题、乌克兰东部的冲突、白俄罗斯以及高加索地区的震荡与冲突。

拜登上台之后,美俄关系会重启,还是会进一步僵持?从战略态势而言,美俄关系已经触底,尤其是美国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者,拜登政府调整重点、盘活资源、重构盟友网络,美俄首脑会晤就是这一战略调整的关键一环。至于成效如何,也要看俄罗斯的战略是否也在转型,两国领导人在认知方面是否有契合点。虽然一次峰会未必能扭转乾坤,但可能会开启美俄关系的缓和时代。

(注:孙兴杰,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