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6月2日,鸿蒙2.0,也就是手机版就要发布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自然是鸿蒙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戏啊?



孟庆祥

【OR  商业新媒体】

6月2日,鸿蒙2.0,也就是手机版就要发布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自然是鸿蒙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戏啊?

我就掰扯掰扯这个问题,让大家多一个角度看问题。

过去搞操作系统的比较多,其中很多都是大家知道的案例。从这些案例中或许得到的启发相对靠谱一些。

Android


安卓是后来居上,逆袭成功的操作系统。2003年10月份,安迪·鲁宾创建了一个做手机操作系统的公司,产品就叫Android。22个月之后,2005年初公司被Google收购。2007年7月苹果发布了第一款惊艳世界的手机。几个月后Android展示了这个操作系统。2008年9月,Android 1.0发布。

Android发布时,Windows已经在手机领域耕耘十年左右。改了很多名字,后来又和Nokia绑定,最终还是很快失败了。

表面上看Android成功的主要要素有:第一,免费;第二,开源,手机制造商可以在开源的系统上捣鼓一点东西,谋求差异化;第三,有强大的公司管理这个软件。免费、开源都是Linux玩过的,但Linux没有大成,其原因在于背后没有一个强大的公司运营这个操作系统。虽然有一些小公司魔改Linux运营,但没有找到好的商业模式,没有找到弯道超车、弯道上车的机会。在成熟的、已经被Windows牢牢掌控的市场竞争,很难获得机会。

Android虽然也是魔改Linux起家,但是它抓住了手机这条新赛道,弯道上车、弯道超车。在Windows耕耘智能机的十多年中,它和Symbian一直是洗盐碱地的角色,智能机市场没有爆发。

Android成功,产品竞争力可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这个只有技术专家更有发言权。

iOS

iOS的历史像Windows一样古老,当时是一个PC机掘Unix工作站坟墓的时代。Unix工作站的基本模式是纵向整合的。Sun、SGI、IBM、DEC等公司的Unix工作站都是自己的操作系统、自己的CPU、自己的架构。CPU有共同的指令集,不同厂商的Unix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和极其相似的操作指令等。但毕竟有所不同,你在Sun上开发的软件,拿到IBM工作站上要做一点修改,要重新编译才能运行。

Windows + Intel结构的兼容机最大的优点是便宜,便宜很多。随着性能的提升,也变得应用范围越来越广。Windows + Intel诞生的时机,快速进入了便宜—销量巨大—便宜的正反馈激励模式之中,然后,成为那个时代最牛逼的两大明星公司。

苹果公司也搞了类似于PC机的苹果计算机。但乔布斯的方法是软硬件、操作系统一体化。就像Unix工作站。然后就失败了。

世人都认为横向整合是大势所趋,是唯一出路。从道理上讲,横向整合,每个公司专做自己那个部件,比如Intel做CPU+相关硬件,微软做操作系统加主要应用软件,由公司做整机组装。这样效率最高,产品通用性好。实践和逻辑上,横向整合都是必胜之路。

但乔布斯不这么看。后来,在手机时代,他调整了他的操作系统 + 硬件一体化模式,给第三方提供了很好的,甚至可以说最好的开发接口、工具。他同时走免费的反面,试图收用户尽量多的钱,然后给开发者分比较多的钱。然后,他就成功了,而且,比以前的微软加英特尔模式更成功。

乔布斯说:“我认为纵向一体化模式就像能量,它不会消失”。

现在,回过头来看,纵向一体化模式软硬件密切配合,不用考虑那么多的兼容性,做出妥协和牺牲,确实能做出体验更好的产品。

鸿蒙

如果不是逼上梁山,华为的鸿蒙只是一个备胎,华为绝对不敢冒险发布自己的操作系统。

2019年5月16日,在被美国掐脖之后,华为很快宣布自己有鸿蒙备胎,还搞了一个发布会。后来又遮遮掩掩,说这个操作系统不是用于手机的,而是用于万物互联的。2020年6月15日,又被美国掐脖,前几天,Android发布12版,华为没有出现在合作伙伴名单上。

6月2号,华为就要发布鸿蒙2.0了。从各种信息看,这是一个商用版本,也一定支持手机。鸿蒙能不能成功?怎么才能成功?讲讲我粗鄙的看法。

我认为鸿蒙能够成功,但需要产品过硬,操盘策略对路才行。

在IT历史上,发生过太多当时看来不可能成功,后来却大成的事件,它的反面则是看来很有把握的事情搞砸了。

1. 微软浏览器不要钱,捆绑操作系统,很快就搞死了先发的网景浏览器。但这不是终局,后来,很多浏览器又成功地夺取了微软浏览器的市场。

2. 微软当年的MSN已经占领了相当大的市场,认识到这个产品的重要性,但很快还是被QQ干翻了。

3. 王兴之所以选择干送饭这种苦活,因为他当时认为容易卖的东西都被淘宝系、京东等包圆了,不可能有机会进入。至于更好的、不需要物流的纯信息服务市场更是一点机会没有。后来几年,诞生的头条系和拼多多证明这是一个伪命题。

4. 马化腾因为没有及时封杀头条的流量后悔之后,短视频被认为是必争的大赛道,当时已经有了从边缘起家的快手成了气候,腾讯通过投资也成了大股东。腾讯自建了N只团队,投资了X家短视频公司。

当我们认为很多事情不可能,主要是还没有人创造出来。如果回到当时的情景,微软在手机操作系统上耕耘了10年,Symbian市场占有率在8成以上。然后,说Android会迅速占领市场,你信吗?在淘宝已经覆盖了所有品类、所有价格段,所有市场角落之时,有人说可以在电商市场结出一个大果子,你信吗?

操作系统是一个基础构建,它非常诱人,具有显而易见的价值,在历史上,干操作系统失败的可谓尸骨累累。

1. 中国国产操作系统搞了很多了,都无疾而终。

2. 阿里系曾经通过仿真套壳预装极低端手机方式搞过这个市场,当然没搞定。

3. 魅族也坚持过搞自己的系统,走苹果模式,此前更早的酷派也搞过。

等等。但失败案例有明显的失败原因。第一,力量不足,钱财、人才、决心一个都不能少,否则不可能撼动这个市场。过去的失败都是败在钱财、人才、决心等几项上。

对于华为而言,钱财、人才、决心都是有的。但还要产品过硬,策略对路。

大多人认为鸿蒙成功与否屈居于“生态”,就是构建在这个操作系统上的应用软件丰富程度要和Android以及iOS相似的程度才行。

我认为这一条固然重要,但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

1. 奋力折腾了一年了,华为一定移植了高频、主流应用。数量可能也就是安卓的十分之一,但是真实应用一定已经覆盖90%以上情况。

2. 套壳仿真运行这个在技术上早已成熟,即使没有专门移植到鸿蒙上的程序,仿真一下也是可以运行的。

3. 个别少量应用不能运行或者运行不好,影响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大。绝多数人用的都是一些主流的高频应用。

所以,生态的问题我不是最担心的。

鸿蒙最难的一关是要有人用,安装鸿蒙这个事炒起来,基本上已经成功一半。

华为自己手机已经很少了,其它大厂绝不会冒险安装鸿蒙。就算是从华为分出去的荣耀也不敢冒险。

你的东西好不好,没有人安装就歇菜了。

让别人安装鸿蒙,并且有序地安装。开始装得慢一点,验证产品可行,主要bug被排除掉之后大规模安装,就成功了。

让用户安装鸿蒙的策略有三种:

第一、小厂安装。小厂因为没啥招,为啥不博一下呢?但是小厂比较少了,手机都变成了大厂的游戏。那么,华为应该扶持一两个小厂作为榜样,这个很重要。要扶持有决心、有能力的好苗子,就是老板早年招聘时说的,要招胸怀大志、一贫如洗的人。

第二、操作系统说到底是一场人民的战争。费劲扒拉地去说服小米、OV等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人家不可能替你冒险,出头的。让这些厂商装鸿蒙的唯一方法就是小米当年的刷机策略。华为扎扎实实的适配一些市场的主流机型,让用户自己去刷鸿蒙。华为那么多的手机营业网点,把他们培训好,帮助用户刷鸿蒙。将来再搞点中大奖之类的促销活动,这不难。群众都装了,厂商自然会装。在经济学中有一句话叫尾巴摇动狗。群众装不装才是鸿蒙是否成功的决定性力量。

第三、刷机也包括华为过往机型。

第四、绝对要以手机为主,要以大城市、核心用户、极客为主。他们才能带动市场,真金不怕火炼。像阿里当年从超低端搞起的打法,我当时就觉得这个策略太脑残了。不敢硬吃手机,搞什么万物互联,汽车、PAD等都是扯淡的,必须搞手机,这一条非常重要。当年Linux搞不下来PC、搞服务器之类的,完全是错误的路线。不是所有的情况都要侧翼进攻,不多解释了,懂的人自然懂。

几个脑残的建议是大坑。

第一、有厂商放风说我用鸿蒙也可以,鸿蒙脱离华为才行,否则你又当裁判又当选手,我搞不定。千万不能听信这个说法。鸿蒙一旦脱离华为,大软件需要的力量、人才就完蛋了。

第二、走国产政策支持路线。这条路走不通,华为的商业观念,我相信他们不会走这条路。

第三、走苹果iOS路线。求人不如求己。由于中国竞争的大环境,半球化的明显趋势,iOS路线是绝对不能走的。就算是从商业现实来讲,这条路也不可能走通了。

鸿蒙将来要是成功了,你一定会发现它走了一条出乎预料、又在情理之中的路。网上我看了一些观点,都是什么生态啊、适配啊、控制权啊之类的,更低一档的则是带着情绪看问题的。他们都是从第一层或者负一层看问题的。鸿蒙要想走出青纱帐,一定要从更高的层次上看问题,比如二楼。过去创造奇迹的商业无不如此。一楼看问题的人也很重要,扎扎实实把豆腐磨好。但转大弯、上大台阶,得想法设法找到二楼看问题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鸿蒙如何走出青纱帐?

发布日期:2021-06-01 06:42
摘要:6月2日,鸿蒙2.0,也就是手机版就要发布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自然是鸿蒙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戏啊?



孟庆祥

【OR  商业新媒体】

6月2日,鸿蒙2.0,也就是手机版就要发布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自然是鸿蒙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戏啊?

我就掰扯掰扯这个问题,让大家多一个角度看问题。

过去搞操作系统的比较多,其中很多都是大家知道的案例。从这些案例中或许得到的启发相对靠谱一些。

Android


安卓是后来居上,逆袭成功的操作系统。2003年10月份,安迪·鲁宾创建了一个做手机操作系统的公司,产品就叫Android。22个月之后,2005年初公司被Google收购。2007年7月苹果发布了第一款惊艳世界的手机。几个月后Android展示了这个操作系统。2008年9月,Android 1.0发布。

Android发布时,Windows已经在手机领域耕耘十年左右。改了很多名字,后来又和Nokia绑定,最终还是很快失败了。

表面上看Android成功的主要要素有:第一,免费;第二,开源,手机制造商可以在开源的系统上捣鼓一点东西,谋求差异化;第三,有强大的公司管理这个软件。免费、开源都是Linux玩过的,但Linux没有大成,其原因在于背后没有一个强大的公司运营这个操作系统。虽然有一些小公司魔改Linux运营,但没有找到好的商业模式,没有找到弯道超车、弯道上车的机会。在成熟的、已经被Windows牢牢掌控的市场竞争,很难获得机会。

Android虽然也是魔改Linux起家,但是它抓住了手机这条新赛道,弯道上车、弯道超车。在Windows耕耘智能机的十多年中,它和Symbian一直是洗盐碱地的角色,智能机市场没有爆发。

Android成功,产品竞争力可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这个只有技术专家更有发言权。

iOS

iOS的历史像Windows一样古老,当时是一个PC机掘Unix工作站坟墓的时代。Unix工作站的基本模式是纵向整合的。Sun、SGI、IBM、DEC等公司的Unix工作站都是自己的操作系统、自己的CPU、自己的架构。CPU有共同的指令集,不同厂商的Unix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和极其相似的操作指令等。但毕竟有所不同,你在Sun上开发的软件,拿到IBM工作站上要做一点修改,要重新编译才能运行。

Windows + Intel结构的兼容机最大的优点是便宜,便宜很多。随着性能的提升,也变得应用范围越来越广。Windows + Intel诞生的时机,快速进入了便宜—销量巨大—便宜的正反馈激励模式之中,然后,成为那个时代最牛逼的两大明星公司。

苹果公司也搞了类似于PC机的苹果计算机。但乔布斯的方法是软硬件、操作系统一体化。就像Unix工作站。然后就失败了。

世人都认为横向整合是大势所趋,是唯一出路。从道理上讲,横向整合,每个公司专做自己那个部件,比如Intel做CPU+相关硬件,微软做操作系统加主要应用软件,由公司做整机组装。这样效率最高,产品通用性好。实践和逻辑上,横向整合都是必胜之路。

但乔布斯不这么看。后来,在手机时代,他调整了他的操作系统 + 硬件一体化模式,给第三方提供了很好的,甚至可以说最好的开发接口、工具。他同时走免费的反面,试图收用户尽量多的钱,然后给开发者分比较多的钱。然后,他就成功了,而且,比以前的微软加英特尔模式更成功。

乔布斯说:“我认为纵向一体化模式就像能量,它不会消失”。

现在,回过头来看,纵向一体化模式软硬件密切配合,不用考虑那么多的兼容性,做出妥协和牺牲,确实能做出体验更好的产品。

鸿蒙

如果不是逼上梁山,华为的鸿蒙只是一个备胎,华为绝对不敢冒险发布自己的操作系统。

2019年5月16日,在被美国掐脖之后,华为很快宣布自己有鸿蒙备胎,还搞了一个发布会。后来又遮遮掩掩,说这个操作系统不是用于手机的,而是用于万物互联的。2020年6月15日,又被美国掐脖,前几天,Android发布12版,华为没有出现在合作伙伴名单上。

6月2号,华为就要发布鸿蒙2.0了。从各种信息看,这是一个商用版本,也一定支持手机。鸿蒙能不能成功?怎么才能成功?讲讲我粗鄙的看法。

我认为鸿蒙能够成功,但需要产品过硬,操盘策略对路才行。

在IT历史上,发生过太多当时看来不可能成功,后来却大成的事件,它的反面则是看来很有把握的事情搞砸了。

1. 微软浏览器不要钱,捆绑操作系统,很快就搞死了先发的网景浏览器。但这不是终局,后来,很多浏览器又成功地夺取了微软浏览器的市场。

2. 微软当年的MSN已经占领了相当大的市场,认识到这个产品的重要性,但很快还是被QQ干翻了。

3. 王兴之所以选择干送饭这种苦活,因为他当时认为容易卖的东西都被淘宝系、京东等包圆了,不可能有机会进入。至于更好的、不需要物流的纯信息服务市场更是一点机会没有。后来几年,诞生的头条系和拼多多证明这是一个伪命题。

4. 马化腾因为没有及时封杀头条的流量后悔之后,短视频被认为是必争的大赛道,当时已经有了从边缘起家的快手成了气候,腾讯通过投资也成了大股东。腾讯自建了N只团队,投资了X家短视频公司。

当我们认为很多事情不可能,主要是还没有人创造出来。如果回到当时的情景,微软在手机操作系统上耕耘了10年,Symbian市场占有率在8成以上。然后,说Android会迅速占领市场,你信吗?在淘宝已经覆盖了所有品类、所有价格段,所有市场角落之时,有人说可以在电商市场结出一个大果子,你信吗?

操作系统是一个基础构建,它非常诱人,具有显而易见的价值,在历史上,干操作系统失败的可谓尸骨累累。

1. 中国国产操作系统搞了很多了,都无疾而终。

2. 阿里系曾经通过仿真套壳预装极低端手机方式搞过这个市场,当然没搞定。

3. 魅族也坚持过搞自己的系统,走苹果模式,此前更早的酷派也搞过。

等等。但失败案例有明显的失败原因。第一,力量不足,钱财、人才、决心一个都不能少,否则不可能撼动这个市场。过去的失败都是败在钱财、人才、决心等几项上。

对于华为而言,钱财、人才、决心都是有的。但还要产品过硬,策略对路。

大多人认为鸿蒙成功与否屈居于“生态”,就是构建在这个操作系统上的应用软件丰富程度要和Android以及iOS相似的程度才行。

我认为这一条固然重要,但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

1. 奋力折腾了一年了,华为一定移植了高频、主流应用。数量可能也就是安卓的十分之一,但是真实应用一定已经覆盖90%以上情况。

2. 套壳仿真运行这个在技术上早已成熟,即使没有专门移植到鸿蒙上的程序,仿真一下也是可以运行的。

3. 个别少量应用不能运行或者运行不好,影响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大。绝多数人用的都是一些主流的高频应用。

所以,生态的问题我不是最担心的。

鸿蒙最难的一关是要有人用,安装鸿蒙这个事炒起来,基本上已经成功一半。

华为自己手机已经很少了,其它大厂绝不会冒险安装鸿蒙。就算是从华为分出去的荣耀也不敢冒险。

你的东西好不好,没有人安装就歇菜了。

让别人安装鸿蒙,并且有序地安装。开始装得慢一点,验证产品可行,主要bug被排除掉之后大规模安装,就成功了。

让用户安装鸿蒙的策略有三种:

第一、小厂安装。小厂因为没啥招,为啥不博一下呢?但是小厂比较少了,手机都变成了大厂的游戏。那么,华为应该扶持一两个小厂作为榜样,这个很重要。要扶持有决心、有能力的好苗子,就是老板早年招聘时说的,要招胸怀大志、一贫如洗的人。

第二、操作系统说到底是一场人民的战争。费劲扒拉地去说服小米、OV等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人家不可能替你冒险,出头的。让这些厂商装鸿蒙的唯一方法就是小米当年的刷机策略。华为扎扎实实的适配一些市场的主流机型,让用户自己去刷鸿蒙。华为那么多的手机营业网点,把他们培训好,帮助用户刷鸿蒙。将来再搞点中大奖之类的促销活动,这不难。群众都装了,厂商自然会装。在经济学中有一句话叫尾巴摇动狗。群众装不装才是鸿蒙是否成功的决定性力量。

第三、刷机也包括华为过往机型。

第四、绝对要以手机为主,要以大城市、核心用户、极客为主。他们才能带动市场,真金不怕火炼。像阿里当年从超低端搞起的打法,我当时就觉得这个策略太脑残了。不敢硬吃手机,搞什么万物互联,汽车、PAD等都是扯淡的,必须搞手机,这一条非常重要。当年Linux搞不下来PC、搞服务器之类的,完全是错误的路线。不是所有的情况都要侧翼进攻,不多解释了,懂的人自然懂。

几个脑残的建议是大坑。

第一、有厂商放风说我用鸿蒙也可以,鸿蒙脱离华为才行,否则你又当裁判又当选手,我搞不定。千万不能听信这个说法。鸿蒙一旦脱离华为,大软件需要的力量、人才就完蛋了。

第二、走国产政策支持路线。这条路走不通,华为的商业观念,我相信他们不会走这条路。

第三、走苹果iOS路线。求人不如求己。由于中国竞争的大环境,半球化的明显趋势,iOS路线是绝对不能走的。就算是从商业现实来讲,这条路也不可能走通了。

鸿蒙将来要是成功了,你一定会发现它走了一条出乎预料、又在情理之中的路。网上我看了一些观点,都是什么生态啊、适配啊、控制权啊之类的,更低一档的则是带着情绪看问题的。他们都是从第一层或者负一层看问题的。鸿蒙要想走出青纱帐,一定要从更高的层次上看问题,比如二楼。过去创造奇迹的商业无不如此。一楼看问题的人也很重要,扎扎实实把豆腐磨好。但转大弯、上大台阶,得想法设法找到二楼看问题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6月2日,鸿蒙2.0,也就是手机版就要发布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自然是鸿蒙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戏啊?



孟庆祥

【OR  商业新媒体】

6月2日,鸿蒙2.0,也就是手机版就要发布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自然是鸿蒙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戏啊?

我就掰扯掰扯这个问题,让大家多一个角度看问题。

过去搞操作系统的比较多,其中很多都是大家知道的案例。从这些案例中或许得到的启发相对靠谱一些。

Android


安卓是后来居上,逆袭成功的操作系统。2003年10月份,安迪·鲁宾创建了一个做手机操作系统的公司,产品就叫Android。22个月之后,2005年初公司被Google收购。2007年7月苹果发布了第一款惊艳世界的手机。几个月后Android展示了这个操作系统。2008年9月,Android 1.0发布。

Android发布时,Windows已经在手机领域耕耘十年左右。改了很多名字,后来又和Nokia绑定,最终还是很快失败了。

表面上看Android成功的主要要素有:第一,免费;第二,开源,手机制造商可以在开源的系统上捣鼓一点东西,谋求差异化;第三,有强大的公司管理这个软件。免费、开源都是Linux玩过的,但Linux没有大成,其原因在于背后没有一个强大的公司运营这个操作系统。虽然有一些小公司魔改Linux运营,但没有找到好的商业模式,没有找到弯道超车、弯道上车的机会。在成熟的、已经被Windows牢牢掌控的市场竞争,很难获得机会。

Android虽然也是魔改Linux起家,但是它抓住了手机这条新赛道,弯道上车、弯道超车。在Windows耕耘智能机的十多年中,它和Symbian一直是洗盐碱地的角色,智能机市场没有爆发。

Android成功,产品竞争力可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这个只有技术专家更有发言权。

iOS

iOS的历史像Windows一样古老,当时是一个PC机掘Unix工作站坟墓的时代。Unix工作站的基本模式是纵向整合的。Sun、SGI、IBM、DEC等公司的Unix工作站都是自己的操作系统、自己的CPU、自己的架构。CPU有共同的指令集,不同厂商的Unix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和极其相似的操作指令等。但毕竟有所不同,你在Sun上开发的软件,拿到IBM工作站上要做一点修改,要重新编译才能运行。

Windows + Intel结构的兼容机最大的优点是便宜,便宜很多。随着性能的提升,也变得应用范围越来越广。Windows + Intel诞生的时机,快速进入了便宜—销量巨大—便宜的正反馈激励模式之中,然后,成为那个时代最牛逼的两大明星公司。

苹果公司也搞了类似于PC机的苹果计算机。但乔布斯的方法是软硬件、操作系统一体化。就像Unix工作站。然后就失败了。

世人都认为横向整合是大势所趋,是唯一出路。从道理上讲,横向整合,每个公司专做自己那个部件,比如Intel做CPU+相关硬件,微软做操作系统加主要应用软件,由公司做整机组装。这样效率最高,产品通用性好。实践和逻辑上,横向整合都是必胜之路。

但乔布斯不这么看。后来,在手机时代,他调整了他的操作系统 + 硬件一体化模式,给第三方提供了很好的,甚至可以说最好的开发接口、工具。他同时走免费的反面,试图收用户尽量多的钱,然后给开发者分比较多的钱。然后,他就成功了,而且,比以前的微软加英特尔模式更成功。

乔布斯说:“我认为纵向一体化模式就像能量,它不会消失”。

现在,回过头来看,纵向一体化模式软硬件密切配合,不用考虑那么多的兼容性,做出妥协和牺牲,确实能做出体验更好的产品。

鸿蒙

如果不是逼上梁山,华为的鸿蒙只是一个备胎,华为绝对不敢冒险发布自己的操作系统。

2019年5月16日,在被美国掐脖之后,华为很快宣布自己有鸿蒙备胎,还搞了一个发布会。后来又遮遮掩掩,说这个操作系统不是用于手机的,而是用于万物互联的。2020年6月15日,又被美国掐脖,前几天,Android发布12版,华为没有出现在合作伙伴名单上。

6月2号,华为就要发布鸿蒙2.0了。从各种信息看,这是一个商用版本,也一定支持手机。鸿蒙能不能成功?怎么才能成功?讲讲我粗鄙的看法。

我认为鸿蒙能够成功,但需要产品过硬,操盘策略对路才行。

在IT历史上,发生过太多当时看来不可能成功,后来却大成的事件,它的反面则是看来很有把握的事情搞砸了。

1. 微软浏览器不要钱,捆绑操作系统,很快就搞死了先发的网景浏览器。但这不是终局,后来,很多浏览器又成功地夺取了微软浏览器的市场。

2. 微软当年的MSN已经占领了相当大的市场,认识到这个产品的重要性,但很快还是被QQ干翻了。

3. 王兴之所以选择干送饭这种苦活,因为他当时认为容易卖的东西都被淘宝系、京东等包圆了,不可能有机会进入。至于更好的、不需要物流的纯信息服务市场更是一点机会没有。后来几年,诞生的头条系和拼多多证明这是一个伪命题。

4. 马化腾因为没有及时封杀头条的流量后悔之后,短视频被认为是必争的大赛道,当时已经有了从边缘起家的快手成了气候,腾讯通过投资也成了大股东。腾讯自建了N只团队,投资了X家短视频公司。

当我们认为很多事情不可能,主要是还没有人创造出来。如果回到当时的情景,微软在手机操作系统上耕耘了10年,Symbian市场占有率在8成以上。然后,说Android会迅速占领市场,你信吗?在淘宝已经覆盖了所有品类、所有价格段,所有市场角落之时,有人说可以在电商市场结出一个大果子,你信吗?

操作系统是一个基础构建,它非常诱人,具有显而易见的价值,在历史上,干操作系统失败的可谓尸骨累累。

1. 中国国产操作系统搞了很多了,都无疾而终。

2. 阿里系曾经通过仿真套壳预装极低端手机方式搞过这个市场,当然没搞定。

3. 魅族也坚持过搞自己的系统,走苹果模式,此前更早的酷派也搞过。

等等。但失败案例有明显的失败原因。第一,力量不足,钱财、人才、决心一个都不能少,否则不可能撼动这个市场。过去的失败都是败在钱财、人才、决心等几项上。

对于华为而言,钱财、人才、决心都是有的。但还要产品过硬,策略对路。

大多人认为鸿蒙成功与否屈居于“生态”,就是构建在这个操作系统上的应用软件丰富程度要和Android以及iOS相似的程度才行。

我认为这一条固然重要,但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

1. 奋力折腾了一年了,华为一定移植了高频、主流应用。数量可能也就是安卓的十分之一,但是真实应用一定已经覆盖90%以上情况。

2. 套壳仿真运行这个在技术上早已成熟,即使没有专门移植到鸿蒙上的程序,仿真一下也是可以运行的。

3. 个别少量应用不能运行或者运行不好,影响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大。绝多数人用的都是一些主流的高频应用。

所以,生态的问题我不是最担心的。

鸿蒙最难的一关是要有人用,安装鸿蒙这个事炒起来,基本上已经成功一半。

华为自己手机已经很少了,其它大厂绝不会冒险安装鸿蒙。就算是从华为分出去的荣耀也不敢冒险。

你的东西好不好,没有人安装就歇菜了。

让别人安装鸿蒙,并且有序地安装。开始装得慢一点,验证产品可行,主要bug被排除掉之后大规模安装,就成功了。

让用户安装鸿蒙的策略有三种:

第一、小厂安装。小厂因为没啥招,为啥不博一下呢?但是小厂比较少了,手机都变成了大厂的游戏。那么,华为应该扶持一两个小厂作为榜样,这个很重要。要扶持有决心、有能力的好苗子,就是老板早年招聘时说的,要招胸怀大志、一贫如洗的人。

第二、操作系统说到底是一场人民的战争。费劲扒拉地去说服小米、OV等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人家不可能替你冒险,出头的。让这些厂商装鸿蒙的唯一方法就是小米当年的刷机策略。华为扎扎实实的适配一些市场的主流机型,让用户自己去刷鸿蒙。华为那么多的手机营业网点,把他们培训好,帮助用户刷鸿蒙。将来再搞点中大奖之类的促销活动,这不难。群众都装了,厂商自然会装。在经济学中有一句话叫尾巴摇动狗。群众装不装才是鸿蒙是否成功的决定性力量。

第三、刷机也包括华为过往机型。

第四、绝对要以手机为主,要以大城市、核心用户、极客为主。他们才能带动市场,真金不怕火炼。像阿里当年从超低端搞起的打法,我当时就觉得这个策略太脑残了。不敢硬吃手机,搞什么万物互联,汽车、PAD等都是扯淡的,必须搞手机,这一条非常重要。当年Linux搞不下来PC、搞服务器之类的,完全是错误的路线。不是所有的情况都要侧翼进攻,不多解释了,懂的人自然懂。

几个脑残的建议是大坑。

第一、有厂商放风说我用鸿蒙也可以,鸿蒙脱离华为才行,否则你又当裁判又当选手,我搞不定。千万不能听信这个说法。鸿蒙一旦脱离华为,大软件需要的力量、人才就完蛋了。

第二、走国产政策支持路线。这条路走不通,华为的商业观念,我相信他们不会走这条路。

第三、走苹果iOS路线。求人不如求己。由于中国竞争的大环境,半球化的明显趋势,iOS路线是绝对不能走的。就算是从商业现实来讲,这条路也不可能走通了。

鸿蒙将来要是成功了,你一定会发现它走了一条出乎预料、又在情理之中的路。网上我看了一些观点,都是什么生态啊、适配啊、控制权啊之类的,更低一档的则是带着情绪看问题的。他们都是从第一层或者负一层看问题的。鸿蒙要想走出青纱帐,一定要从更高的层次上看问题,比如二楼。过去创造奇迹的商业无不如此。一楼看问题的人也很重要,扎扎实实把豆腐磨好。但转大弯、上大台阶,得想法设法找到二楼看问题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鸿蒙如何走出青纱帐?

发布日期:2021-06-01 06:42
摘要:6月2日,鸿蒙2.0,也就是手机版就要发布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自然是鸿蒙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戏啊?



孟庆祥

【OR  商业新媒体】

6月2日,鸿蒙2.0,也就是手机版就要发布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自然是鸿蒙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戏啊?

我就掰扯掰扯这个问题,让大家多一个角度看问题。

过去搞操作系统的比较多,其中很多都是大家知道的案例。从这些案例中或许得到的启发相对靠谱一些。

Android


安卓是后来居上,逆袭成功的操作系统。2003年10月份,安迪·鲁宾创建了一个做手机操作系统的公司,产品就叫Android。22个月之后,2005年初公司被Google收购。2007年7月苹果发布了第一款惊艳世界的手机。几个月后Android展示了这个操作系统。2008年9月,Android 1.0发布。

Android发布时,Windows已经在手机领域耕耘十年左右。改了很多名字,后来又和Nokia绑定,最终还是很快失败了。

表面上看Android成功的主要要素有:第一,免费;第二,开源,手机制造商可以在开源的系统上捣鼓一点东西,谋求差异化;第三,有强大的公司管理这个软件。免费、开源都是Linux玩过的,但Linux没有大成,其原因在于背后没有一个强大的公司运营这个操作系统。虽然有一些小公司魔改Linux运营,但没有找到好的商业模式,没有找到弯道超车、弯道上车的机会。在成熟的、已经被Windows牢牢掌控的市场竞争,很难获得机会。

Android虽然也是魔改Linux起家,但是它抓住了手机这条新赛道,弯道上车、弯道超车。在Windows耕耘智能机的十多年中,它和Symbian一直是洗盐碱地的角色,智能机市场没有爆发。

Android成功,产品竞争力可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这个只有技术专家更有发言权。

iOS

iOS的历史像Windows一样古老,当时是一个PC机掘Unix工作站坟墓的时代。Unix工作站的基本模式是纵向整合的。Sun、SGI、IBM、DEC等公司的Unix工作站都是自己的操作系统、自己的CPU、自己的架构。CPU有共同的指令集,不同厂商的Unix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和极其相似的操作指令等。但毕竟有所不同,你在Sun上开发的软件,拿到IBM工作站上要做一点修改,要重新编译才能运行。

Windows + Intel结构的兼容机最大的优点是便宜,便宜很多。随着性能的提升,也变得应用范围越来越广。Windows + Intel诞生的时机,快速进入了便宜—销量巨大—便宜的正反馈激励模式之中,然后,成为那个时代最牛逼的两大明星公司。

苹果公司也搞了类似于PC机的苹果计算机。但乔布斯的方法是软硬件、操作系统一体化。就像Unix工作站。然后就失败了。

世人都认为横向整合是大势所趋,是唯一出路。从道理上讲,横向整合,每个公司专做自己那个部件,比如Intel做CPU+相关硬件,微软做操作系统加主要应用软件,由公司做整机组装。这样效率最高,产品通用性好。实践和逻辑上,横向整合都是必胜之路。

但乔布斯不这么看。后来,在手机时代,他调整了他的操作系统 + 硬件一体化模式,给第三方提供了很好的,甚至可以说最好的开发接口、工具。他同时走免费的反面,试图收用户尽量多的钱,然后给开发者分比较多的钱。然后,他就成功了,而且,比以前的微软加英特尔模式更成功。

乔布斯说:“我认为纵向一体化模式就像能量,它不会消失”。

现在,回过头来看,纵向一体化模式软硬件密切配合,不用考虑那么多的兼容性,做出妥协和牺牲,确实能做出体验更好的产品。

鸿蒙

如果不是逼上梁山,华为的鸿蒙只是一个备胎,华为绝对不敢冒险发布自己的操作系统。

2019年5月16日,在被美国掐脖之后,华为很快宣布自己有鸿蒙备胎,还搞了一个发布会。后来又遮遮掩掩,说这个操作系统不是用于手机的,而是用于万物互联的。2020年6月15日,又被美国掐脖,前几天,Android发布12版,华为没有出现在合作伙伴名单上。

6月2号,华为就要发布鸿蒙2.0了。从各种信息看,这是一个商用版本,也一定支持手机。鸿蒙能不能成功?怎么才能成功?讲讲我粗鄙的看法。

我认为鸿蒙能够成功,但需要产品过硬,操盘策略对路才行。

在IT历史上,发生过太多当时看来不可能成功,后来却大成的事件,它的反面则是看来很有把握的事情搞砸了。

1. 微软浏览器不要钱,捆绑操作系统,很快就搞死了先发的网景浏览器。但这不是终局,后来,很多浏览器又成功地夺取了微软浏览器的市场。

2. 微软当年的MSN已经占领了相当大的市场,认识到这个产品的重要性,但很快还是被QQ干翻了。

3. 王兴之所以选择干送饭这种苦活,因为他当时认为容易卖的东西都被淘宝系、京东等包圆了,不可能有机会进入。至于更好的、不需要物流的纯信息服务市场更是一点机会没有。后来几年,诞生的头条系和拼多多证明这是一个伪命题。

4. 马化腾因为没有及时封杀头条的流量后悔之后,短视频被认为是必争的大赛道,当时已经有了从边缘起家的快手成了气候,腾讯通过投资也成了大股东。腾讯自建了N只团队,投资了X家短视频公司。

当我们认为很多事情不可能,主要是还没有人创造出来。如果回到当时的情景,微软在手机操作系统上耕耘了10年,Symbian市场占有率在8成以上。然后,说Android会迅速占领市场,你信吗?在淘宝已经覆盖了所有品类、所有价格段,所有市场角落之时,有人说可以在电商市场结出一个大果子,你信吗?

操作系统是一个基础构建,它非常诱人,具有显而易见的价值,在历史上,干操作系统失败的可谓尸骨累累。

1. 中国国产操作系统搞了很多了,都无疾而终。

2. 阿里系曾经通过仿真套壳预装极低端手机方式搞过这个市场,当然没搞定。

3. 魅族也坚持过搞自己的系统,走苹果模式,此前更早的酷派也搞过。

等等。但失败案例有明显的失败原因。第一,力量不足,钱财、人才、决心一个都不能少,否则不可能撼动这个市场。过去的失败都是败在钱财、人才、决心等几项上。

对于华为而言,钱财、人才、决心都是有的。但还要产品过硬,策略对路。

大多人认为鸿蒙成功与否屈居于“生态”,就是构建在这个操作系统上的应用软件丰富程度要和Android以及iOS相似的程度才行。

我认为这一条固然重要,但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

1. 奋力折腾了一年了,华为一定移植了高频、主流应用。数量可能也就是安卓的十分之一,但是真实应用一定已经覆盖90%以上情况。

2. 套壳仿真运行这个在技术上早已成熟,即使没有专门移植到鸿蒙上的程序,仿真一下也是可以运行的。

3. 个别少量应用不能运行或者运行不好,影响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大。绝多数人用的都是一些主流的高频应用。

所以,生态的问题我不是最担心的。

鸿蒙最难的一关是要有人用,安装鸿蒙这个事炒起来,基本上已经成功一半。

华为自己手机已经很少了,其它大厂绝不会冒险安装鸿蒙。就算是从华为分出去的荣耀也不敢冒险。

你的东西好不好,没有人安装就歇菜了。

让别人安装鸿蒙,并且有序地安装。开始装得慢一点,验证产品可行,主要bug被排除掉之后大规模安装,就成功了。

让用户安装鸿蒙的策略有三种:

第一、小厂安装。小厂因为没啥招,为啥不博一下呢?但是小厂比较少了,手机都变成了大厂的游戏。那么,华为应该扶持一两个小厂作为榜样,这个很重要。要扶持有决心、有能力的好苗子,就是老板早年招聘时说的,要招胸怀大志、一贫如洗的人。

第二、操作系统说到底是一场人民的战争。费劲扒拉地去说服小米、OV等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人家不可能替你冒险,出头的。让这些厂商装鸿蒙的唯一方法就是小米当年的刷机策略。华为扎扎实实的适配一些市场的主流机型,让用户自己去刷鸿蒙。华为那么多的手机营业网点,把他们培训好,帮助用户刷鸿蒙。将来再搞点中大奖之类的促销活动,这不难。群众都装了,厂商自然会装。在经济学中有一句话叫尾巴摇动狗。群众装不装才是鸿蒙是否成功的决定性力量。

第三、刷机也包括华为过往机型。

第四、绝对要以手机为主,要以大城市、核心用户、极客为主。他们才能带动市场,真金不怕火炼。像阿里当年从超低端搞起的打法,我当时就觉得这个策略太脑残了。不敢硬吃手机,搞什么万物互联,汽车、PAD等都是扯淡的,必须搞手机,这一条非常重要。当年Linux搞不下来PC、搞服务器之类的,完全是错误的路线。不是所有的情况都要侧翼进攻,不多解释了,懂的人自然懂。

几个脑残的建议是大坑。

第一、有厂商放风说我用鸿蒙也可以,鸿蒙脱离华为才行,否则你又当裁判又当选手,我搞不定。千万不能听信这个说法。鸿蒙一旦脱离华为,大软件需要的力量、人才就完蛋了。

第二、走国产政策支持路线。这条路走不通,华为的商业观念,我相信他们不会走这条路。

第三、走苹果iOS路线。求人不如求己。由于中国竞争的大环境,半球化的明显趋势,iOS路线是绝对不能走的。就算是从商业现实来讲,这条路也不可能走通了。

鸿蒙将来要是成功了,你一定会发现它走了一条出乎预料、又在情理之中的路。网上我看了一些观点,都是什么生态啊、适配啊、控制权啊之类的,更低一档的则是带着情绪看问题的。他们都是从第一层或者负一层看问题的。鸿蒙要想走出青纱帐,一定要从更高的层次上看问题,比如二楼。过去创造奇迹的商业无不如此。一楼看问题的人也很重要,扎扎实实把豆腐磨好。但转大弯、上大台阶,得想法设法找到二楼看问题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