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本地接种率远远未达到免疫屏障的大环境下,港府对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高管做出大幅检疫放宽,实在令人诧异。



方享新

【OR  商业新媒体】

香港几大金融监管机构,包括证监会、保监局、金管局及港交所,近日相继发出通函,通知香港相关的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每个月可提名最多二或四名已完成疫苗接种的高层人员成为豁免人士,享受由海外入境香港检疫的宽松安排。根据公开资料,香港目前有数千家符合资格的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换言之,每个月理论上可以有数以万计人次的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高管符合资格,由全球各地抵港,而无需再接受严格隔离,只需完成接种疫苗、提供并获批在港期间的行程和接受定期检测。

香港市民很难忘记,去年几乎同一时期(2020年6至7月),正是由于对国际海员豁免而引爆香港第三波疫情,对当时香港防疫局势造成巨大打击,不仅令整个社会再次陷入停摆,更是带走近百名市民的生命,如此沉痛阴影,今天仍然历历在目。

因此,特区政府必须公开透明地回答三大问题,以释除社会公众的强烈担忧。

1.为何允许极高/甚高风险地区访港人士不完成检疫期即进入小区?

自去年底开始,特区政府已经逐步建立和完善一套评价海外地区疫情风险的机制。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港府推出的边境管控措施和政策,均以此分级机制为依据,尤其在对极高/甚高风险地区访港的人士的管控方面,基本可谓严谨。

但此次在针对金融机构高管的豁免安排中,政府却提出由极高/甚高风险地区入境的金融人士可以享受相当宽松的安排。首先,该等人士的检疫期由21日减少至14日;更令人忧虑的是,在这14日期间,该等人士仍可申请离开检疫酒店,参加已经获批的活动。

目前无从得知监管机构会以何种尺度审批这些需在检疫期外出的活动,但原则上,无论尺度如何,检疫期内能够进入小区参与活动,本质上已经违背了设定“检疫期”的原意,最多仅仅能算是较为严格的自我社交距离措施。更何况,金融监管机构以什么资质和专长来审批公共卫生事项,更是令人费解。

再者,虽然已接种疫苗人士的感染几率大幅降低,即便受感染后也有很大几率可以避免重症,但这并不代表已接种人士不会感染病毒,更不代表其被感染时不具有传染性。对于极高/甚高风险地区而言,由于当地小区病毒暴露风险较大,其携带病毒而处于潜伏期内的可能性亦较大。在香港市民疫苗接种率持续低迷的情况下,这些豁免人士即使已打疫苗,其带来的公共卫生风险仍不可小觑。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根据港交所的公开资料,针对上市公司高管的豁免条件明显相对于金融机构更为宽松,找不到任何与来访者曾到访地区风险评级相关的限制要求。

2. 如何监管豁免人士在港期间的活动,确保符合条件?

按照政策要求,豁免人士在港期间仅可以参加业务必需的活动,而且不可与人聚餐或参加多人聚集的社交活动等等。豁免人士是否完全遵守该等限制,属于异常重要并足以产生重大社会后果的事项。但根据各大监管机构发出的通告,针对金融业豁免人士在港活动限制的监管,政府主要采取事先申报和企业内部合规部门自行监管的模式。而在上市公司高管的申请表格中,则更是找不到任何有关如何落实行程监管的内容。

特首曾多次强调对待防疫需要“滴水不漏”,但在如此重要的事项上主要依赖个人/企业的自觉,制定相关政策的官员显然并不能让人感受到滴水不漏和一丝不苟的态度。

3.政府如何尽快在香港实现免疫屏障?

进入防疫下半场,抗疫由传统围堵剿灭的手段逐渐转向以疫苗为本的体系,本是科学的作法。可以预见,随着香港疫情受控,社会经济活动复苏的需求增强,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行业提出放宽要求。在接下来的本地经济活动的逐步恢复中,以疫苗接种为条件作为放宽的准则,并无问题。但一旦涉及对输入管控的放宽,则必须综合考虑本地的防疫屏障是否已经形成,以及输入地区本身的疫情现状。

目前确实有相当部分民众未必能看到免疫屏障对整个社会的安全和发展之重要性,但政府却不能因此便由之任之。负责任的政府应以尽快提升本地接种率至免疫屏障水平作为当下的首要目标,这才是香港最急切需要的政策。

病毒不识分辨职业和地位尊卑。在本地免疫屏障形成之前,无论海外来者是“高层人士”还是茶水姐姐,任之进入小区,同样都可以成为击溃香港抗疫成果的源头。倘若受豁免人士乃香港民生所必需,尚可理解,但目前为止仍未有政府官员对为何这些“高层人士”来港是民生所需做出任何具说服力的解释。相反,在过去近500日的封关中,并未有一家金融机构或上市公司因“高层人士”无法免隔离赴港而停业倒闭,最多是履职时有所不便。反倒是大量依赖人员流动的小商家已因封关而倒闭,大量基层市民正因社会限聚而承受失业之苦,孰轻孰重,望政府三思。但无论政府是出于何种原因做此决定,其政治观感之差令人侧目。倘若换作任何一个内地城市,恐怕有关官员已然葬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

目前海外高风险地区疫情仍然异常严峻,变种病毒防不胜防。在本地接种率远远未达到免疫屏障的大环境下,港府对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高管做出大幅检疫放宽,实在令人诧异。此等安排背后的风险评估如何?是否已得到专家认可?如果因为该项豁免而导致新的一轮本港爆发,港府中的谁人应当承担问责?针对种种问题,港府必须给市民大众一个清晰的解释,给一直支持香港抗疫的中央及周边地方政府一个交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艰难清零,又人为制造新防疫漏洞?——三问香港特区政府

发布日期:2021-05-31 16:33
摘要:在本地接种率远远未达到免疫屏障的大环境下,港府对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高管做出大幅检疫放宽,实在令人诧异。



方享新

【OR  商业新媒体】

香港几大金融监管机构,包括证监会、保监局、金管局及港交所,近日相继发出通函,通知香港相关的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每个月可提名最多二或四名已完成疫苗接种的高层人员成为豁免人士,享受由海外入境香港检疫的宽松安排。根据公开资料,香港目前有数千家符合资格的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换言之,每个月理论上可以有数以万计人次的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高管符合资格,由全球各地抵港,而无需再接受严格隔离,只需完成接种疫苗、提供并获批在港期间的行程和接受定期检测。

香港市民很难忘记,去年几乎同一时期(2020年6至7月),正是由于对国际海员豁免而引爆香港第三波疫情,对当时香港防疫局势造成巨大打击,不仅令整个社会再次陷入停摆,更是带走近百名市民的生命,如此沉痛阴影,今天仍然历历在目。

因此,特区政府必须公开透明地回答三大问题,以释除社会公众的强烈担忧。

1.为何允许极高/甚高风险地区访港人士不完成检疫期即进入小区?

自去年底开始,特区政府已经逐步建立和完善一套评价海外地区疫情风险的机制。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港府推出的边境管控措施和政策,均以此分级机制为依据,尤其在对极高/甚高风险地区访港的人士的管控方面,基本可谓严谨。

但此次在针对金融机构高管的豁免安排中,政府却提出由极高/甚高风险地区入境的金融人士可以享受相当宽松的安排。首先,该等人士的检疫期由21日减少至14日;更令人忧虑的是,在这14日期间,该等人士仍可申请离开检疫酒店,参加已经获批的活动。

目前无从得知监管机构会以何种尺度审批这些需在检疫期外出的活动,但原则上,无论尺度如何,检疫期内能够进入小区参与活动,本质上已经违背了设定“检疫期”的原意,最多仅仅能算是较为严格的自我社交距离措施。更何况,金融监管机构以什么资质和专长来审批公共卫生事项,更是令人费解。

再者,虽然已接种疫苗人士的感染几率大幅降低,即便受感染后也有很大几率可以避免重症,但这并不代表已接种人士不会感染病毒,更不代表其被感染时不具有传染性。对于极高/甚高风险地区而言,由于当地小区病毒暴露风险较大,其携带病毒而处于潜伏期内的可能性亦较大。在香港市民疫苗接种率持续低迷的情况下,这些豁免人士即使已打疫苗,其带来的公共卫生风险仍不可小觑。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根据港交所的公开资料,针对上市公司高管的豁免条件明显相对于金融机构更为宽松,找不到任何与来访者曾到访地区风险评级相关的限制要求。

2. 如何监管豁免人士在港期间的活动,确保符合条件?

按照政策要求,豁免人士在港期间仅可以参加业务必需的活动,而且不可与人聚餐或参加多人聚集的社交活动等等。豁免人士是否完全遵守该等限制,属于异常重要并足以产生重大社会后果的事项。但根据各大监管机构发出的通告,针对金融业豁免人士在港活动限制的监管,政府主要采取事先申报和企业内部合规部门自行监管的模式。而在上市公司高管的申请表格中,则更是找不到任何有关如何落实行程监管的内容。

特首曾多次强调对待防疫需要“滴水不漏”,但在如此重要的事项上主要依赖个人/企业的自觉,制定相关政策的官员显然并不能让人感受到滴水不漏和一丝不苟的态度。

3.政府如何尽快在香港实现免疫屏障?

进入防疫下半场,抗疫由传统围堵剿灭的手段逐渐转向以疫苗为本的体系,本是科学的作法。可以预见,随着香港疫情受控,社会经济活动复苏的需求增强,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行业提出放宽要求。在接下来的本地经济活动的逐步恢复中,以疫苗接种为条件作为放宽的准则,并无问题。但一旦涉及对输入管控的放宽,则必须综合考虑本地的防疫屏障是否已经形成,以及输入地区本身的疫情现状。

目前确实有相当部分民众未必能看到免疫屏障对整个社会的安全和发展之重要性,但政府却不能因此便由之任之。负责任的政府应以尽快提升本地接种率至免疫屏障水平作为当下的首要目标,这才是香港最急切需要的政策。

病毒不识分辨职业和地位尊卑。在本地免疫屏障形成之前,无论海外来者是“高层人士”还是茶水姐姐,任之进入小区,同样都可以成为击溃香港抗疫成果的源头。倘若受豁免人士乃香港民生所必需,尚可理解,但目前为止仍未有政府官员对为何这些“高层人士”来港是民生所需做出任何具说服力的解释。相反,在过去近500日的封关中,并未有一家金融机构或上市公司因“高层人士”无法免隔离赴港而停业倒闭,最多是履职时有所不便。反倒是大量依赖人员流动的小商家已因封关而倒闭,大量基层市民正因社会限聚而承受失业之苦,孰轻孰重,望政府三思。但无论政府是出于何种原因做此决定,其政治观感之差令人侧目。倘若换作任何一个内地城市,恐怕有关官员已然葬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

目前海外高风险地区疫情仍然异常严峻,变种病毒防不胜防。在本地接种率远远未达到免疫屏障的大环境下,港府对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高管做出大幅检疫放宽,实在令人诧异。此等安排背后的风险评估如何?是否已得到专家认可?如果因为该项豁免而导致新的一轮本港爆发,港府中的谁人应当承担问责?针对种种问题,港府必须给市民大众一个清晰的解释,给一直支持香港抗疫的中央及周边地方政府一个交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本地接种率远远未达到免疫屏障的大环境下,港府对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高管做出大幅检疫放宽,实在令人诧异。



方享新

【OR  商业新媒体】

香港几大金融监管机构,包括证监会、保监局、金管局及港交所,近日相继发出通函,通知香港相关的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每个月可提名最多二或四名已完成疫苗接种的高层人员成为豁免人士,享受由海外入境香港检疫的宽松安排。根据公开资料,香港目前有数千家符合资格的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换言之,每个月理论上可以有数以万计人次的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高管符合资格,由全球各地抵港,而无需再接受严格隔离,只需完成接种疫苗、提供并获批在港期间的行程和接受定期检测。

香港市民很难忘记,去年几乎同一时期(2020年6至7月),正是由于对国际海员豁免而引爆香港第三波疫情,对当时香港防疫局势造成巨大打击,不仅令整个社会再次陷入停摆,更是带走近百名市民的生命,如此沉痛阴影,今天仍然历历在目。

因此,特区政府必须公开透明地回答三大问题,以释除社会公众的强烈担忧。

1.为何允许极高/甚高风险地区访港人士不完成检疫期即进入小区?

自去年底开始,特区政府已经逐步建立和完善一套评价海外地区疫情风险的机制。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港府推出的边境管控措施和政策,均以此分级机制为依据,尤其在对极高/甚高风险地区访港的人士的管控方面,基本可谓严谨。

但此次在针对金融机构高管的豁免安排中,政府却提出由极高/甚高风险地区入境的金融人士可以享受相当宽松的安排。首先,该等人士的检疫期由21日减少至14日;更令人忧虑的是,在这14日期间,该等人士仍可申请离开检疫酒店,参加已经获批的活动。

目前无从得知监管机构会以何种尺度审批这些需在检疫期外出的活动,但原则上,无论尺度如何,检疫期内能够进入小区参与活动,本质上已经违背了设定“检疫期”的原意,最多仅仅能算是较为严格的自我社交距离措施。更何况,金融监管机构以什么资质和专长来审批公共卫生事项,更是令人费解。

再者,虽然已接种疫苗人士的感染几率大幅降低,即便受感染后也有很大几率可以避免重症,但这并不代表已接种人士不会感染病毒,更不代表其被感染时不具有传染性。对于极高/甚高风险地区而言,由于当地小区病毒暴露风险较大,其携带病毒而处于潜伏期内的可能性亦较大。在香港市民疫苗接种率持续低迷的情况下,这些豁免人士即使已打疫苗,其带来的公共卫生风险仍不可小觑。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根据港交所的公开资料,针对上市公司高管的豁免条件明显相对于金融机构更为宽松,找不到任何与来访者曾到访地区风险评级相关的限制要求。

2. 如何监管豁免人士在港期间的活动,确保符合条件?

按照政策要求,豁免人士在港期间仅可以参加业务必需的活动,而且不可与人聚餐或参加多人聚集的社交活动等等。豁免人士是否完全遵守该等限制,属于异常重要并足以产生重大社会后果的事项。但根据各大监管机构发出的通告,针对金融业豁免人士在港活动限制的监管,政府主要采取事先申报和企业内部合规部门自行监管的模式。而在上市公司高管的申请表格中,则更是找不到任何有关如何落实行程监管的内容。

特首曾多次强调对待防疫需要“滴水不漏”,但在如此重要的事项上主要依赖个人/企业的自觉,制定相关政策的官员显然并不能让人感受到滴水不漏和一丝不苟的态度。

3.政府如何尽快在香港实现免疫屏障?

进入防疫下半场,抗疫由传统围堵剿灭的手段逐渐转向以疫苗为本的体系,本是科学的作法。可以预见,随着香港疫情受控,社会经济活动复苏的需求增强,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行业提出放宽要求。在接下来的本地经济活动的逐步恢复中,以疫苗接种为条件作为放宽的准则,并无问题。但一旦涉及对输入管控的放宽,则必须综合考虑本地的防疫屏障是否已经形成,以及输入地区本身的疫情现状。

目前确实有相当部分民众未必能看到免疫屏障对整个社会的安全和发展之重要性,但政府却不能因此便由之任之。负责任的政府应以尽快提升本地接种率至免疫屏障水平作为当下的首要目标,这才是香港最急切需要的政策。

病毒不识分辨职业和地位尊卑。在本地免疫屏障形成之前,无论海外来者是“高层人士”还是茶水姐姐,任之进入小区,同样都可以成为击溃香港抗疫成果的源头。倘若受豁免人士乃香港民生所必需,尚可理解,但目前为止仍未有政府官员对为何这些“高层人士”来港是民生所需做出任何具说服力的解释。相反,在过去近500日的封关中,并未有一家金融机构或上市公司因“高层人士”无法免隔离赴港而停业倒闭,最多是履职时有所不便。反倒是大量依赖人员流动的小商家已因封关而倒闭,大量基层市民正因社会限聚而承受失业之苦,孰轻孰重,望政府三思。但无论政府是出于何种原因做此决定,其政治观感之差令人侧目。倘若换作任何一个内地城市,恐怕有关官员已然葬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

目前海外高风险地区疫情仍然异常严峻,变种病毒防不胜防。在本地接种率远远未达到免疫屏障的大环境下,港府对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高管做出大幅检疫放宽,实在令人诧异。此等安排背后的风险评估如何?是否已得到专家认可?如果因为该项豁免而导致新的一轮本港爆发,港府中的谁人应当承担问责?针对种种问题,港府必须给市民大众一个清晰的解释,给一直支持香港抗疫的中央及周边地方政府一个交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艰难清零,又人为制造新防疫漏洞?——三问香港特区政府

发布日期:2021-05-31 16:33
摘要:在本地接种率远远未达到免疫屏障的大环境下,港府对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高管做出大幅检疫放宽,实在令人诧异。



方享新

【OR  商业新媒体】

香港几大金融监管机构,包括证监会、保监局、金管局及港交所,近日相继发出通函,通知香港相关的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每个月可提名最多二或四名已完成疫苗接种的高层人员成为豁免人士,享受由海外入境香港检疫的宽松安排。根据公开资料,香港目前有数千家符合资格的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换言之,每个月理论上可以有数以万计人次的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高管符合资格,由全球各地抵港,而无需再接受严格隔离,只需完成接种疫苗、提供并获批在港期间的行程和接受定期检测。

香港市民很难忘记,去年几乎同一时期(2020年6至7月),正是由于对国际海员豁免而引爆香港第三波疫情,对当时香港防疫局势造成巨大打击,不仅令整个社会再次陷入停摆,更是带走近百名市民的生命,如此沉痛阴影,今天仍然历历在目。

因此,特区政府必须公开透明地回答三大问题,以释除社会公众的强烈担忧。

1.为何允许极高/甚高风险地区访港人士不完成检疫期即进入小区?

自去年底开始,特区政府已经逐步建立和完善一套评价海外地区疫情风险的机制。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港府推出的边境管控措施和政策,均以此分级机制为依据,尤其在对极高/甚高风险地区访港的人士的管控方面,基本可谓严谨。

但此次在针对金融机构高管的豁免安排中,政府却提出由极高/甚高风险地区入境的金融人士可以享受相当宽松的安排。首先,该等人士的检疫期由21日减少至14日;更令人忧虑的是,在这14日期间,该等人士仍可申请离开检疫酒店,参加已经获批的活动。

目前无从得知监管机构会以何种尺度审批这些需在检疫期外出的活动,但原则上,无论尺度如何,检疫期内能够进入小区参与活动,本质上已经违背了设定“检疫期”的原意,最多仅仅能算是较为严格的自我社交距离措施。更何况,金融监管机构以什么资质和专长来审批公共卫生事项,更是令人费解。

再者,虽然已接种疫苗人士的感染几率大幅降低,即便受感染后也有很大几率可以避免重症,但这并不代表已接种人士不会感染病毒,更不代表其被感染时不具有传染性。对于极高/甚高风险地区而言,由于当地小区病毒暴露风险较大,其携带病毒而处于潜伏期内的可能性亦较大。在香港市民疫苗接种率持续低迷的情况下,这些豁免人士即使已打疫苗,其带来的公共卫生风险仍不可小觑。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根据港交所的公开资料,针对上市公司高管的豁免条件明显相对于金融机构更为宽松,找不到任何与来访者曾到访地区风险评级相关的限制要求。

2. 如何监管豁免人士在港期间的活动,确保符合条件?

按照政策要求,豁免人士在港期间仅可以参加业务必需的活动,而且不可与人聚餐或参加多人聚集的社交活动等等。豁免人士是否完全遵守该等限制,属于异常重要并足以产生重大社会后果的事项。但根据各大监管机构发出的通告,针对金融业豁免人士在港活动限制的监管,政府主要采取事先申报和企业内部合规部门自行监管的模式。而在上市公司高管的申请表格中,则更是找不到任何有关如何落实行程监管的内容。

特首曾多次强调对待防疫需要“滴水不漏”,但在如此重要的事项上主要依赖个人/企业的自觉,制定相关政策的官员显然并不能让人感受到滴水不漏和一丝不苟的态度。

3.政府如何尽快在香港实现免疫屏障?

进入防疫下半场,抗疫由传统围堵剿灭的手段逐渐转向以疫苗为本的体系,本是科学的作法。可以预见,随着香港疫情受控,社会经济活动复苏的需求增强,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行业提出放宽要求。在接下来的本地经济活动的逐步恢复中,以疫苗接种为条件作为放宽的准则,并无问题。但一旦涉及对输入管控的放宽,则必须综合考虑本地的防疫屏障是否已经形成,以及输入地区本身的疫情现状。

目前确实有相当部分民众未必能看到免疫屏障对整个社会的安全和发展之重要性,但政府却不能因此便由之任之。负责任的政府应以尽快提升本地接种率至免疫屏障水平作为当下的首要目标,这才是香港最急切需要的政策。

病毒不识分辨职业和地位尊卑。在本地免疫屏障形成之前,无论海外来者是“高层人士”还是茶水姐姐,任之进入小区,同样都可以成为击溃香港抗疫成果的源头。倘若受豁免人士乃香港民生所必需,尚可理解,但目前为止仍未有政府官员对为何这些“高层人士”来港是民生所需做出任何具说服力的解释。相反,在过去近500日的封关中,并未有一家金融机构或上市公司因“高层人士”无法免隔离赴港而停业倒闭,最多是履职时有所不便。反倒是大量依赖人员流动的小商家已因封关而倒闭,大量基层市民正因社会限聚而承受失业之苦,孰轻孰重,望政府三思。但无论政府是出于何种原因做此决定,其政治观感之差令人侧目。倘若换作任何一个内地城市,恐怕有关官员已然葬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

目前海外高风险地区疫情仍然异常严峻,变种病毒防不胜防。在本地接种率远远未达到免疫屏障的大环境下,港府对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高管做出大幅检疫放宽,实在令人诧异。此等安排背后的风险评估如何?是否已得到专家认可?如果因为该项豁免而导致新的一轮本港爆发,港府中的谁人应当承担问责?针对种种问题,港府必须给市民大众一个清晰的解释,给一直支持香港抗疫的中央及周边地方政府一个交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