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21世纪国际秩序下,修昔底德陷阱如何演变?大国竞争将从生死“决斗”、擂台“比武”发展到T台“走秀”,中美竞争应停留在经济领域。



李永宁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次贷危机之后,特别是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启动美中贸易战,两国冲突不断。经历新冠疫情,2020年继任总统拜登多次强调中美“为赢得21世纪而彼此竞争”,同时表示“美国欢迎这种竞争而不是冲突”,大有“既生瑜何生亮”之急。2013年习近平提出“宽广的太平洋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2019年指出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没有变。总体看,两国领导人分别将中美关系定位擂台比武和T台比美,而21世纪新版图也严格约束中美竞争的方式。

一、修昔底德陷阱近百年演变:战争到合作竞争

哈佛大学格雷厄姆•艾利森提出“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研究过去500年历史,发现16个大国崛起案例,其中12个以战争收尾,即生死决斗,只有4个得以幸免,因此生死决斗似乎是中美关系的宿命。但是,进入最近一百年来,尤其是经历了一战和二战大国“生死”决斗上千万人死亡的教训,大国竞争方式其实也发生变化。二战之后的美苏竞争似乎更以擂台“比武”方式呈现,甚至两国直接掰手腕也鲜有发生,多数行为都在联合国宪章这个“擂台”规则下进行。即使最严重古巴导弹危机时期,美苏冲突也都理性控制,“发乎怒止于理”,往往点到为止。至于更后的日美竞争,更多呈现T台“选美”特点。败北者日本结局似乎也不差,始终维持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而成败皆因己,与美国因素似乎不大。日本成于其长板的“东施效颦”东亚集权制度,即“后发优势”“学习效应”,败于自身经济制度漏洞,即“追赶效应”下的“非均衡发展”和“创新不足”,即所谓“木桶原理”的短板效应。

二、21世纪国际秩序格局:大国不大,强国众多

21世纪特点是超级大国在世界经济地位显著下降,而相关重要国家如G20等中立国家不断增强,世界形势呈现垄断竞争格局,其对世界经济联合度要求上升。

1. 21世纪超级大国份额下降,世界更加扁平化

大国冲突的底气来自经济实力,而近百年来超级大国一国独大和寡头垄断局面不断下降。美苏打擂竞争中,1962年10月是美苏冲突最高潮,美国U2在古巴上空被苏联击落和“古巴导弹危机”。此时,美国GDP占世界39.55%。日美选美竞争中,1995年日本GDP最接近美国,占美国71.3%,而此时美国GDP下滑到只占世界24.7%。日美合计占世界42.38%。中美竞争,2019年美国只占世界份额24.43%,中美只占世界GDP40.71%。

1962年美苏冲突最严重时期,从英国到澳大利亚等其它十大经济体占世界总量30.3%,前20大经济体占世界总量38.4%。1995年,日美竞争,德国到荷兰等其它十大经济体占世界33.8%,20大经济体占42.4%。2019年,由于中美贸易战影响,日本韩国等十大经济体下降到占世界29.96%,20大经济体占39.5%,世界更加扁平化。

2.大国对外部世界依赖短期很难大幅度下降

1962年,美国GNI占世界比例比GDP占世界比例高于0.89%,而前十大和二十大经济体占全球比例小于GDP比例,分别是24.29%,30.92%。1995年,美国GNI占世界25.84%,日本占17.65%,均高于GDP比例,十大和二十大经济体分别占29.41%、41.4%(大大超过GDP比例,分别是5.12%、10.48%)。2019年出现全面下降,美国GNI占24.35%(略有下降),而十大和二十大经济体分别占26.62%,39.88%,但是比苏美冲突最高峰依然很高。

由于份额较大的独立中间国家大量存在,严重制约寡头结盟行为发生。如一战期间主要国家结成敌对同盟国、协约国,二战期间搏杀法西斯轴心国和反法西斯同盟国不可能出现。二战之后的华约、北约明显松散很多,美日争霸也没有出现明显结盟,中美冲突大国选边结盟也不明显。

三、国际秩序新变化:丛林秩序到文明公约

国家竞争最后和最惨烈状态是战争,手段会无所不用其极。但现代国家竞争关系进化到T台选美,规则程序都进一步规范。大国竞争非炫耀武力而是自带光芒。国内全面协调发展,提高本国居民获得感和满意度,才能增加国际社会吸引力。

1.国际社会不断完善人类文明公约

目前,除了G20国家发挥更大稳定作用之外,应该说,国际组织在协调国家关系之间发挥的作用不断增强。二战之后的联合国比二战之前的国联进步很多。而且,21世纪人类面临更多共同挑战。如截至4月全球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达到300多万,是二战之后全球死亡人数最多的事件。作为跨越主权国家的国际组织,应该在全人类共同面临的粮食、气候、疾病等公共领域发挥更为广泛强大的领导协调作用。

2. T台选美首要因素是透明

T台选美要以泳装展现风采,因此选手身体任何瑕疵都将暴露给评委。现代社会保护私人信息包括私人财富必须得到尊重和保护,但是一旦成为公众人物、公众公司,增强透明度是全世界的共识。超级大国要被国际社会认同,开放透明责任是第一位的。提供国际公共物品的主要大国要承担国际责任,反之如“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麻烦”是极其错误的。

3.T台选美要尊重审美差别

美不美,首先是本国人民说了算。一些现代化国家中皇帝和现代文明完美融合,一些政党长期执政却给国家带来繁荣昌盛。美不美,不同文化审美存在差异,即说环肥燕瘦。中国人经常发现国人不屑一顾的“东施”却被西方人捧为“西施”,这是东西文化差异所致。西方文明移植东方,似乎只有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少数儒家文化圈获得成功。美国曾经侵略的朝鲜、越南长期处在极端落后状态下。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都遭受失败。伊拉克战争之前的2002年,人均GDP世界第40位,2019年下降到49位。2010年利比亚人均GDP1.21万美元,世界第67位,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而2019年85位,只有7685美元。阿富汗2019年人均GDP507美元,世界197位。

从一战、二战到美苏争霸、美日争霸,政治军事冲突不断减少,经济竞争成为主角。特朗普时期中美竞争也以经济竞争为主,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结果,是人类吸取修昔底德陷阱的智慧总结,但拜登似乎要走老路。

四、21世纪修昔底德陷阱:从地缘政治到有敌自远方来

长期以来,大国竞争冲突都以地缘政治为出发点,坚持“远交近攻”“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一战、二战、美苏争霸等都是如此。紧盯周边让政治家“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冷战时期美国组建北约围堵苏联,美中因为小小朝鲜、越南而“仁川登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同志加兄弟”。苏联解体后北约依然坚持东扩导致美俄关系紧张。目前,美国为了遏制中国不断增兵东南亚干涉中国领土主权完整。

自从苏联在1949年成为第二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大国全面战争成为过去式。1964年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世界上再无国家妄言侵略中国,目前世界上至少有9个国家拥有核武器。21世纪的洲际导弹、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经济全球化、全球互联网,国家危险更多来自空气、气候、资金、商品、电波输送和恐怖主义文化渗透。世界上几次重大军事冲突,人们发现危险并不是自来周边。有敌自远方来,不亦危险乎。如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被灭国,美国对伊朗动武和遏制朝鲜。

五、修昔底德陷阱与人民幸福

美国立国精神是“五月花号精神”,即人生而平等,国家是自由人的联合体。但是,随着美国独霸世界,美国人民利益和国家利益不断背离。最能反应人民利益的指标是GNI,虽然美国的GNI一致高于GDP,但是,在1979年达到高点之后,即使随着苏联解体其反而出现下降。日美竞争也没有显著提高其GNI比例,相反2013年其GNI比GDP达到最高值。

据统计,美国历次战争死亡人数,二战居首29.1万人,美国南北战争20.3万,一战11.67万。中国有句古话,“今天幸福生活是无数烈士鲜血换来的”。居于第四、五位的越战死亡5.8万,朝鲜战争死亡3.6万美国大兵,可怜中南半岛、朝鲜半岛埋骨的美国大兵,很难衡量其对当时和现代美国国民福利有多大提升。据统计,近年来美国频频发难和保护的朝鲜、伊朗、叙利亚、朝鲜和中国台湾地区与美国经济关联度很低。2020年韩国、台湾只是美国第7和第12贸易伙伴。最近,拜登政府以染指台湾干涉中国内政,似乎要走当年错误的朝鲜战争老路,看来古稀之年的拜登确实比古稀之年的特朗普更加“奥特”,从国民福利角度看大国竞争只能是经济竞争。

六、中美合作竞争的前景

中国加速超越美国是中美冲突的有效减振器。中国GDP在2010年超越日本,2019年是日本2.8倍,中日关系不再是竞争焦点。按照购买力平价理论,中国GDP在2017年超过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也预测,中国GDP最快有可能在2028年超越美国。如果中国能较快时间实现经济总量是美国的1.5倍以上,中美冲突将成为笑谈,合作因素会占据上风。

注:李永宁为天津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金融学博士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美竞争:如何跳出修昔底德陷阱

发布日期:2021-05-31 15:15
摘要:在21世纪国际秩序下,修昔底德陷阱如何演变?大国竞争将从生死“决斗”、擂台“比武”发展到T台“走秀”,中美竞争应停留在经济领域。



李永宁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次贷危机之后,特别是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启动美中贸易战,两国冲突不断。经历新冠疫情,2020年继任总统拜登多次强调中美“为赢得21世纪而彼此竞争”,同时表示“美国欢迎这种竞争而不是冲突”,大有“既生瑜何生亮”之急。2013年习近平提出“宽广的太平洋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2019年指出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没有变。总体看,两国领导人分别将中美关系定位擂台比武和T台比美,而21世纪新版图也严格约束中美竞争的方式。

一、修昔底德陷阱近百年演变:战争到合作竞争

哈佛大学格雷厄姆•艾利森提出“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研究过去500年历史,发现16个大国崛起案例,其中12个以战争收尾,即生死决斗,只有4个得以幸免,因此生死决斗似乎是中美关系的宿命。但是,进入最近一百年来,尤其是经历了一战和二战大国“生死”决斗上千万人死亡的教训,大国竞争方式其实也发生变化。二战之后的美苏竞争似乎更以擂台“比武”方式呈现,甚至两国直接掰手腕也鲜有发生,多数行为都在联合国宪章这个“擂台”规则下进行。即使最严重古巴导弹危机时期,美苏冲突也都理性控制,“发乎怒止于理”,往往点到为止。至于更后的日美竞争,更多呈现T台“选美”特点。败北者日本结局似乎也不差,始终维持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而成败皆因己,与美国因素似乎不大。日本成于其长板的“东施效颦”东亚集权制度,即“后发优势”“学习效应”,败于自身经济制度漏洞,即“追赶效应”下的“非均衡发展”和“创新不足”,即所谓“木桶原理”的短板效应。

二、21世纪国际秩序格局:大国不大,强国众多

21世纪特点是超级大国在世界经济地位显著下降,而相关重要国家如G20等中立国家不断增强,世界形势呈现垄断竞争格局,其对世界经济联合度要求上升。

1. 21世纪超级大国份额下降,世界更加扁平化

大国冲突的底气来自经济实力,而近百年来超级大国一国独大和寡头垄断局面不断下降。美苏打擂竞争中,1962年10月是美苏冲突最高潮,美国U2在古巴上空被苏联击落和“古巴导弹危机”。此时,美国GDP占世界39.55%。日美选美竞争中,1995年日本GDP最接近美国,占美国71.3%,而此时美国GDP下滑到只占世界24.7%。日美合计占世界42.38%。中美竞争,2019年美国只占世界份额24.43%,中美只占世界GDP40.71%。

1962年美苏冲突最严重时期,从英国到澳大利亚等其它十大经济体占世界总量30.3%,前20大经济体占世界总量38.4%。1995年,日美竞争,德国到荷兰等其它十大经济体占世界33.8%,20大经济体占42.4%。2019年,由于中美贸易战影响,日本韩国等十大经济体下降到占世界29.96%,20大经济体占39.5%,世界更加扁平化。

2.大国对外部世界依赖短期很难大幅度下降

1962年,美国GNI占世界比例比GDP占世界比例高于0.89%,而前十大和二十大经济体占全球比例小于GDP比例,分别是24.29%,30.92%。1995年,美国GNI占世界25.84%,日本占17.65%,均高于GDP比例,十大和二十大经济体分别占29.41%、41.4%(大大超过GDP比例,分别是5.12%、10.48%)。2019年出现全面下降,美国GNI占24.35%(略有下降),而十大和二十大经济体分别占26.62%,39.88%,但是比苏美冲突最高峰依然很高。

由于份额较大的独立中间国家大量存在,严重制约寡头结盟行为发生。如一战期间主要国家结成敌对同盟国、协约国,二战期间搏杀法西斯轴心国和反法西斯同盟国不可能出现。二战之后的华约、北约明显松散很多,美日争霸也没有出现明显结盟,中美冲突大国选边结盟也不明显。

三、国际秩序新变化:丛林秩序到文明公约

国家竞争最后和最惨烈状态是战争,手段会无所不用其极。但现代国家竞争关系进化到T台选美,规则程序都进一步规范。大国竞争非炫耀武力而是自带光芒。国内全面协调发展,提高本国居民获得感和满意度,才能增加国际社会吸引力。

1.国际社会不断完善人类文明公约

目前,除了G20国家发挥更大稳定作用之外,应该说,国际组织在协调国家关系之间发挥的作用不断增强。二战之后的联合国比二战之前的国联进步很多。而且,21世纪人类面临更多共同挑战。如截至4月全球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达到300多万,是二战之后全球死亡人数最多的事件。作为跨越主权国家的国际组织,应该在全人类共同面临的粮食、气候、疾病等公共领域发挥更为广泛强大的领导协调作用。

2. T台选美首要因素是透明

T台选美要以泳装展现风采,因此选手身体任何瑕疵都将暴露给评委。现代社会保护私人信息包括私人财富必须得到尊重和保护,但是一旦成为公众人物、公众公司,增强透明度是全世界的共识。超级大国要被国际社会认同,开放透明责任是第一位的。提供国际公共物品的主要大国要承担国际责任,反之如“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麻烦”是极其错误的。

3.T台选美要尊重审美差别

美不美,首先是本国人民说了算。一些现代化国家中皇帝和现代文明完美融合,一些政党长期执政却给国家带来繁荣昌盛。美不美,不同文化审美存在差异,即说环肥燕瘦。中国人经常发现国人不屑一顾的“东施”却被西方人捧为“西施”,这是东西文化差异所致。西方文明移植东方,似乎只有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少数儒家文化圈获得成功。美国曾经侵略的朝鲜、越南长期处在极端落后状态下。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都遭受失败。伊拉克战争之前的2002年,人均GDP世界第40位,2019年下降到49位。2010年利比亚人均GDP1.21万美元,世界第67位,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而2019年85位,只有7685美元。阿富汗2019年人均GDP507美元,世界197位。

从一战、二战到美苏争霸、美日争霸,政治军事冲突不断减少,经济竞争成为主角。特朗普时期中美竞争也以经济竞争为主,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结果,是人类吸取修昔底德陷阱的智慧总结,但拜登似乎要走老路。

四、21世纪修昔底德陷阱:从地缘政治到有敌自远方来

长期以来,大国竞争冲突都以地缘政治为出发点,坚持“远交近攻”“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一战、二战、美苏争霸等都是如此。紧盯周边让政治家“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冷战时期美国组建北约围堵苏联,美中因为小小朝鲜、越南而“仁川登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同志加兄弟”。苏联解体后北约依然坚持东扩导致美俄关系紧张。目前,美国为了遏制中国不断增兵东南亚干涉中国领土主权完整。

自从苏联在1949年成为第二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大国全面战争成为过去式。1964年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世界上再无国家妄言侵略中国,目前世界上至少有9个国家拥有核武器。21世纪的洲际导弹、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经济全球化、全球互联网,国家危险更多来自空气、气候、资金、商品、电波输送和恐怖主义文化渗透。世界上几次重大军事冲突,人们发现危险并不是自来周边。有敌自远方来,不亦危险乎。如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被灭国,美国对伊朗动武和遏制朝鲜。

五、修昔底德陷阱与人民幸福

美国立国精神是“五月花号精神”,即人生而平等,国家是自由人的联合体。但是,随着美国独霸世界,美国人民利益和国家利益不断背离。最能反应人民利益的指标是GNI,虽然美国的GNI一致高于GDP,但是,在1979年达到高点之后,即使随着苏联解体其反而出现下降。日美竞争也没有显著提高其GNI比例,相反2013年其GNI比GDP达到最高值。

据统计,美国历次战争死亡人数,二战居首29.1万人,美国南北战争20.3万,一战11.67万。中国有句古话,“今天幸福生活是无数烈士鲜血换来的”。居于第四、五位的越战死亡5.8万,朝鲜战争死亡3.6万美国大兵,可怜中南半岛、朝鲜半岛埋骨的美国大兵,很难衡量其对当时和现代美国国民福利有多大提升。据统计,近年来美国频频发难和保护的朝鲜、伊朗、叙利亚、朝鲜和中国台湾地区与美国经济关联度很低。2020年韩国、台湾只是美国第7和第12贸易伙伴。最近,拜登政府以染指台湾干涉中国内政,似乎要走当年错误的朝鲜战争老路,看来古稀之年的拜登确实比古稀之年的特朗普更加“奥特”,从国民福利角度看大国竞争只能是经济竞争。

六、中美合作竞争的前景

中国加速超越美国是中美冲突的有效减振器。中国GDP在2010年超越日本,2019年是日本2.8倍,中日关系不再是竞争焦点。按照购买力平价理论,中国GDP在2017年超过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也预测,中国GDP最快有可能在2028年超越美国。如果中国能较快时间实现经济总量是美国的1.5倍以上,中美冲突将成为笑谈,合作因素会占据上风。

注:李永宁为天津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金融学博士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21世纪国际秩序下,修昔底德陷阱如何演变?大国竞争将从生死“决斗”、擂台“比武”发展到T台“走秀”,中美竞争应停留在经济领域。



李永宁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次贷危机之后,特别是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启动美中贸易战,两国冲突不断。经历新冠疫情,2020年继任总统拜登多次强调中美“为赢得21世纪而彼此竞争”,同时表示“美国欢迎这种竞争而不是冲突”,大有“既生瑜何生亮”之急。2013年习近平提出“宽广的太平洋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2019年指出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没有变。总体看,两国领导人分别将中美关系定位擂台比武和T台比美,而21世纪新版图也严格约束中美竞争的方式。

一、修昔底德陷阱近百年演变:战争到合作竞争

哈佛大学格雷厄姆•艾利森提出“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研究过去500年历史,发现16个大国崛起案例,其中12个以战争收尾,即生死决斗,只有4个得以幸免,因此生死决斗似乎是中美关系的宿命。但是,进入最近一百年来,尤其是经历了一战和二战大国“生死”决斗上千万人死亡的教训,大国竞争方式其实也发生变化。二战之后的美苏竞争似乎更以擂台“比武”方式呈现,甚至两国直接掰手腕也鲜有发生,多数行为都在联合国宪章这个“擂台”规则下进行。即使最严重古巴导弹危机时期,美苏冲突也都理性控制,“发乎怒止于理”,往往点到为止。至于更后的日美竞争,更多呈现T台“选美”特点。败北者日本结局似乎也不差,始终维持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而成败皆因己,与美国因素似乎不大。日本成于其长板的“东施效颦”东亚集权制度,即“后发优势”“学习效应”,败于自身经济制度漏洞,即“追赶效应”下的“非均衡发展”和“创新不足”,即所谓“木桶原理”的短板效应。

二、21世纪国际秩序格局:大国不大,强国众多

21世纪特点是超级大国在世界经济地位显著下降,而相关重要国家如G20等中立国家不断增强,世界形势呈现垄断竞争格局,其对世界经济联合度要求上升。

1. 21世纪超级大国份额下降,世界更加扁平化

大国冲突的底气来自经济实力,而近百年来超级大国一国独大和寡头垄断局面不断下降。美苏打擂竞争中,1962年10月是美苏冲突最高潮,美国U2在古巴上空被苏联击落和“古巴导弹危机”。此时,美国GDP占世界39.55%。日美选美竞争中,1995年日本GDP最接近美国,占美国71.3%,而此时美国GDP下滑到只占世界24.7%。日美合计占世界42.38%。中美竞争,2019年美国只占世界份额24.43%,中美只占世界GDP40.71%。

1962年美苏冲突最严重时期,从英国到澳大利亚等其它十大经济体占世界总量30.3%,前20大经济体占世界总量38.4%。1995年,日美竞争,德国到荷兰等其它十大经济体占世界33.8%,20大经济体占42.4%。2019年,由于中美贸易战影响,日本韩国等十大经济体下降到占世界29.96%,20大经济体占39.5%,世界更加扁平化。

2.大国对外部世界依赖短期很难大幅度下降

1962年,美国GNI占世界比例比GDP占世界比例高于0.89%,而前十大和二十大经济体占全球比例小于GDP比例,分别是24.29%,30.92%。1995年,美国GNI占世界25.84%,日本占17.65%,均高于GDP比例,十大和二十大经济体分别占29.41%、41.4%(大大超过GDP比例,分别是5.12%、10.48%)。2019年出现全面下降,美国GNI占24.35%(略有下降),而十大和二十大经济体分别占26.62%,39.88%,但是比苏美冲突最高峰依然很高。

由于份额较大的独立中间国家大量存在,严重制约寡头结盟行为发生。如一战期间主要国家结成敌对同盟国、协约国,二战期间搏杀法西斯轴心国和反法西斯同盟国不可能出现。二战之后的华约、北约明显松散很多,美日争霸也没有出现明显结盟,中美冲突大国选边结盟也不明显。

三、国际秩序新变化:丛林秩序到文明公约

国家竞争最后和最惨烈状态是战争,手段会无所不用其极。但现代国家竞争关系进化到T台选美,规则程序都进一步规范。大国竞争非炫耀武力而是自带光芒。国内全面协调发展,提高本国居民获得感和满意度,才能增加国际社会吸引力。

1.国际社会不断完善人类文明公约

目前,除了G20国家发挥更大稳定作用之外,应该说,国际组织在协调国家关系之间发挥的作用不断增强。二战之后的联合国比二战之前的国联进步很多。而且,21世纪人类面临更多共同挑战。如截至4月全球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达到300多万,是二战之后全球死亡人数最多的事件。作为跨越主权国家的国际组织,应该在全人类共同面临的粮食、气候、疾病等公共领域发挥更为广泛强大的领导协调作用。

2. T台选美首要因素是透明

T台选美要以泳装展现风采,因此选手身体任何瑕疵都将暴露给评委。现代社会保护私人信息包括私人财富必须得到尊重和保护,但是一旦成为公众人物、公众公司,增强透明度是全世界的共识。超级大国要被国际社会认同,开放透明责任是第一位的。提供国际公共物品的主要大国要承担国际责任,反之如“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麻烦”是极其错误的。

3.T台选美要尊重审美差别

美不美,首先是本国人民说了算。一些现代化国家中皇帝和现代文明完美融合,一些政党长期执政却给国家带来繁荣昌盛。美不美,不同文化审美存在差异,即说环肥燕瘦。中国人经常发现国人不屑一顾的“东施”却被西方人捧为“西施”,这是东西文化差异所致。西方文明移植东方,似乎只有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少数儒家文化圈获得成功。美国曾经侵略的朝鲜、越南长期处在极端落后状态下。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都遭受失败。伊拉克战争之前的2002年,人均GDP世界第40位,2019年下降到49位。2010年利比亚人均GDP1.21万美元,世界第67位,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而2019年85位,只有7685美元。阿富汗2019年人均GDP507美元,世界197位。

从一战、二战到美苏争霸、美日争霸,政治军事冲突不断减少,经济竞争成为主角。特朗普时期中美竞争也以经济竞争为主,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结果,是人类吸取修昔底德陷阱的智慧总结,但拜登似乎要走老路。

四、21世纪修昔底德陷阱:从地缘政治到有敌自远方来

长期以来,大国竞争冲突都以地缘政治为出发点,坚持“远交近攻”“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一战、二战、美苏争霸等都是如此。紧盯周边让政治家“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冷战时期美国组建北约围堵苏联,美中因为小小朝鲜、越南而“仁川登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同志加兄弟”。苏联解体后北约依然坚持东扩导致美俄关系紧张。目前,美国为了遏制中国不断增兵东南亚干涉中国领土主权完整。

自从苏联在1949年成为第二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大国全面战争成为过去式。1964年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世界上再无国家妄言侵略中国,目前世界上至少有9个国家拥有核武器。21世纪的洲际导弹、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经济全球化、全球互联网,国家危险更多来自空气、气候、资金、商品、电波输送和恐怖主义文化渗透。世界上几次重大军事冲突,人们发现危险并不是自来周边。有敌自远方来,不亦危险乎。如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被灭国,美国对伊朗动武和遏制朝鲜。

五、修昔底德陷阱与人民幸福

美国立国精神是“五月花号精神”,即人生而平等,国家是自由人的联合体。但是,随着美国独霸世界,美国人民利益和国家利益不断背离。最能反应人民利益的指标是GNI,虽然美国的GNI一致高于GDP,但是,在1979年达到高点之后,即使随着苏联解体其反而出现下降。日美竞争也没有显著提高其GNI比例,相反2013年其GNI比GDP达到最高值。

据统计,美国历次战争死亡人数,二战居首29.1万人,美国南北战争20.3万,一战11.67万。中国有句古话,“今天幸福生活是无数烈士鲜血换来的”。居于第四、五位的越战死亡5.8万,朝鲜战争死亡3.6万美国大兵,可怜中南半岛、朝鲜半岛埋骨的美国大兵,很难衡量其对当时和现代美国国民福利有多大提升。据统计,近年来美国频频发难和保护的朝鲜、伊朗、叙利亚、朝鲜和中国台湾地区与美国经济关联度很低。2020年韩国、台湾只是美国第7和第12贸易伙伴。最近,拜登政府以染指台湾干涉中国内政,似乎要走当年错误的朝鲜战争老路,看来古稀之年的拜登确实比古稀之年的特朗普更加“奥特”,从国民福利角度看大国竞争只能是经济竞争。

六、中美合作竞争的前景

中国加速超越美国是中美冲突的有效减振器。中国GDP在2010年超越日本,2019年是日本2.8倍,中日关系不再是竞争焦点。按照购买力平价理论,中国GDP在2017年超过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也预测,中国GDP最快有可能在2028年超越美国。如果中国能较快时间实现经济总量是美国的1.5倍以上,中美冲突将成为笑谈,合作因素会占据上风。

注:李永宁为天津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金融学博士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美竞争:如何跳出修昔底德陷阱

发布日期:2021-05-31 15:15
摘要:在21世纪国际秩序下,修昔底德陷阱如何演变?大国竞争将从生死“决斗”、擂台“比武”发展到T台“走秀”,中美竞争应停留在经济领域。



李永宁

【OR  商业新媒体】

美国次贷危机之后,特别是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启动美中贸易战,两国冲突不断。经历新冠疫情,2020年继任总统拜登多次强调中美“为赢得21世纪而彼此竞争”,同时表示“美国欢迎这种竞争而不是冲突”,大有“既生瑜何生亮”之急。2013年习近平提出“宽广的太平洋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2019年指出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没有变。总体看,两国领导人分别将中美关系定位擂台比武和T台比美,而21世纪新版图也严格约束中美竞争的方式。

一、修昔底德陷阱近百年演变:战争到合作竞争

哈佛大学格雷厄姆•艾利森提出“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研究过去500年历史,发现16个大国崛起案例,其中12个以战争收尾,即生死决斗,只有4个得以幸免,因此生死决斗似乎是中美关系的宿命。但是,进入最近一百年来,尤其是经历了一战和二战大国“生死”决斗上千万人死亡的教训,大国竞争方式其实也发生变化。二战之后的美苏竞争似乎更以擂台“比武”方式呈现,甚至两国直接掰手腕也鲜有发生,多数行为都在联合国宪章这个“擂台”规则下进行。即使最严重古巴导弹危机时期,美苏冲突也都理性控制,“发乎怒止于理”,往往点到为止。至于更后的日美竞争,更多呈现T台“选美”特点。败北者日本结局似乎也不差,始终维持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而成败皆因己,与美国因素似乎不大。日本成于其长板的“东施效颦”东亚集权制度,即“后发优势”“学习效应”,败于自身经济制度漏洞,即“追赶效应”下的“非均衡发展”和“创新不足”,即所谓“木桶原理”的短板效应。

二、21世纪国际秩序格局:大国不大,强国众多

21世纪特点是超级大国在世界经济地位显著下降,而相关重要国家如G20等中立国家不断增强,世界形势呈现垄断竞争格局,其对世界经济联合度要求上升。

1. 21世纪超级大国份额下降,世界更加扁平化

大国冲突的底气来自经济实力,而近百年来超级大国一国独大和寡头垄断局面不断下降。美苏打擂竞争中,1962年10月是美苏冲突最高潮,美国U2在古巴上空被苏联击落和“古巴导弹危机”。此时,美国GDP占世界39.55%。日美选美竞争中,1995年日本GDP最接近美国,占美国71.3%,而此时美国GDP下滑到只占世界24.7%。日美合计占世界42.38%。中美竞争,2019年美国只占世界份额24.43%,中美只占世界GDP40.71%。

1962年美苏冲突最严重时期,从英国到澳大利亚等其它十大经济体占世界总量30.3%,前20大经济体占世界总量38.4%。1995年,日美竞争,德国到荷兰等其它十大经济体占世界33.8%,20大经济体占42.4%。2019年,由于中美贸易战影响,日本韩国等十大经济体下降到占世界29.96%,20大经济体占39.5%,世界更加扁平化。

2.大国对外部世界依赖短期很难大幅度下降

1962年,美国GNI占世界比例比GDP占世界比例高于0.89%,而前十大和二十大经济体占全球比例小于GDP比例,分别是24.29%,30.92%。1995年,美国GNI占世界25.84%,日本占17.65%,均高于GDP比例,十大和二十大经济体分别占29.41%、41.4%(大大超过GDP比例,分别是5.12%、10.48%)。2019年出现全面下降,美国GNI占24.35%(略有下降),而十大和二十大经济体分别占26.62%,39.88%,但是比苏美冲突最高峰依然很高。

由于份额较大的独立中间国家大量存在,严重制约寡头结盟行为发生。如一战期间主要国家结成敌对同盟国、协约国,二战期间搏杀法西斯轴心国和反法西斯同盟国不可能出现。二战之后的华约、北约明显松散很多,美日争霸也没有出现明显结盟,中美冲突大国选边结盟也不明显。

三、国际秩序新变化:丛林秩序到文明公约

国家竞争最后和最惨烈状态是战争,手段会无所不用其极。但现代国家竞争关系进化到T台选美,规则程序都进一步规范。大国竞争非炫耀武力而是自带光芒。国内全面协调发展,提高本国居民获得感和满意度,才能增加国际社会吸引力。

1.国际社会不断完善人类文明公约

目前,除了G20国家发挥更大稳定作用之外,应该说,国际组织在协调国家关系之间发挥的作用不断增强。二战之后的联合国比二战之前的国联进步很多。而且,21世纪人类面临更多共同挑战。如截至4月全球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达到300多万,是二战之后全球死亡人数最多的事件。作为跨越主权国家的国际组织,应该在全人类共同面临的粮食、气候、疾病等公共领域发挥更为广泛强大的领导协调作用。

2. T台选美首要因素是透明

T台选美要以泳装展现风采,因此选手身体任何瑕疵都将暴露给评委。现代社会保护私人信息包括私人财富必须得到尊重和保护,但是一旦成为公众人物、公众公司,增强透明度是全世界的共识。超级大国要被国际社会认同,开放透明责任是第一位的。提供国际公共物品的主要大国要承担国际责任,反之如“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麻烦”是极其错误的。

3.T台选美要尊重审美差别

美不美,首先是本国人民说了算。一些现代化国家中皇帝和现代文明完美融合,一些政党长期执政却给国家带来繁荣昌盛。美不美,不同文化审美存在差异,即说环肥燕瘦。中国人经常发现国人不屑一顾的“东施”却被西方人捧为“西施”,这是东西文化差异所致。西方文明移植东方,似乎只有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少数儒家文化圈获得成功。美国曾经侵略的朝鲜、越南长期处在极端落后状态下。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都遭受失败。伊拉克战争之前的2002年,人均GDP世界第40位,2019年下降到49位。2010年利比亚人均GDP1.21万美元,世界第67位,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而2019年85位,只有7685美元。阿富汗2019年人均GDP507美元,世界197位。

从一战、二战到美苏争霸、美日争霸,政治军事冲突不断减少,经济竞争成为主角。特朗普时期中美竞争也以经济竞争为主,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结果,是人类吸取修昔底德陷阱的智慧总结,但拜登似乎要走老路。

四、21世纪修昔底德陷阱:从地缘政治到有敌自远方来

长期以来,大国竞争冲突都以地缘政治为出发点,坚持“远交近攻”“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一战、二战、美苏争霸等都是如此。紧盯周边让政治家“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冷战时期美国组建北约围堵苏联,美中因为小小朝鲜、越南而“仁川登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同志加兄弟”。苏联解体后北约依然坚持东扩导致美俄关系紧张。目前,美国为了遏制中国不断增兵东南亚干涉中国领土主权完整。

自从苏联在1949年成为第二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大国全面战争成为过去式。1964年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世界上再无国家妄言侵略中国,目前世界上至少有9个国家拥有核武器。21世纪的洲际导弹、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经济全球化、全球互联网,国家危险更多来自空气、气候、资金、商品、电波输送和恐怖主义文化渗透。世界上几次重大军事冲突,人们发现危险并不是自来周边。有敌自远方来,不亦危险乎。如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被灭国,美国对伊朗动武和遏制朝鲜。

五、修昔底德陷阱与人民幸福

美国立国精神是“五月花号精神”,即人生而平等,国家是自由人的联合体。但是,随着美国独霸世界,美国人民利益和国家利益不断背离。最能反应人民利益的指标是GNI,虽然美国的GNI一致高于GDP,但是,在1979年达到高点之后,即使随着苏联解体其反而出现下降。日美竞争也没有显著提高其GNI比例,相反2013年其GNI比GDP达到最高值。

据统计,美国历次战争死亡人数,二战居首29.1万人,美国南北战争20.3万,一战11.67万。中国有句古话,“今天幸福生活是无数烈士鲜血换来的”。居于第四、五位的越战死亡5.8万,朝鲜战争死亡3.6万美国大兵,可怜中南半岛、朝鲜半岛埋骨的美国大兵,很难衡量其对当时和现代美国国民福利有多大提升。据统计,近年来美国频频发难和保护的朝鲜、伊朗、叙利亚、朝鲜和中国台湾地区与美国经济关联度很低。2020年韩国、台湾只是美国第7和第12贸易伙伴。最近,拜登政府以染指台湾干涉中国内政,似乎要走当年错误的朝鲜战争老路,看来古稀之年的拜登确实比古稀之年的特朗普更加“奥特”,从国民福利角度看大国竞争只能是经济竞争。

六、中美合作竞争的前景

中国加速超越美国是中美冲突的有效减振器。中国GDP在2010年超越日本,2019年是日本2.8倍,中日关系不再是竞争焦点。按照购买力平价理论,中国GDP在2017年超过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也预测,中国GDP最快有可能在2028年超越美国。如果中国能较快时间实现经济总量是美国的1.5倍以上,中美冲突将成为笑谈,合作因素会占据上风。

注:李永宁为天津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金融学博士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