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铜和铁矿石等主要工业用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中国政府正试图给市场降温,以确保新冠疫情后的整体经济复苏不会受到原材料价格疯涨的伤害。



LuoQuentin Webb|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包括铁矿石在内的主要工业用大宗商品市场正如火如荼,面对这种情况,中国试图给市场降温,以确保新冠疫情后的整体经济复苏不会受到原材料价格疯涨的伤害。

自5月中旬以来,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为首的中国官员加大力度对自然资源问题发声。中国国务院上周表示,将采取措施保障大宗商品供给,遏制价格不合理上涨。

周日,包括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证监会在内的六家政府机构联合约谈了大宗商品行业代表,警告他们称,政府对操纵市场、哄抬价格、囤积居奇等违法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与会者包括行业协会和商品生产者的代表。

根据中国国家发改委周一的一份公告,政府机构还表示,他们将更加密切地监测铜和铝等市场的走势。


在中国采取这些举措之前,由于受到全球经济反弹和供应链中断的影响,包括铜在内的一些大宗商品的价格已飙升至纪录高位。

中国政府出手遏制大宗商品涨价的举动呼应了他们对加密货币等其他资产类别的抑制行为。中国最近重拳出击,打击加密货币挖矿和交易活动,这加剧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的疯狂波动。

麦格理资本(Macquarie Capital)的经济学家胡伟俊和季心宇表示,中国政策制定者一直保持总体金融环境相对宽松,这一点从信贷增长和债券收益率等指标中可以看出。但两位经济学家指出,中国决策者在一系列不那么宏观的问题上却变得更加严格。

这两位经济学家在研究报告中称,在宏观经济层面,中国决策者仍保持相当宽松的立场,但在微观经济层面,中国决策者在大宗商品价格、加密货币、房地产市场和抑制大型科技公司等方面,以及其他涉及国家支持的债务和教育等问题上,则采取更加严苛的手段。

自官方立场强硬以来,中国市场铁矿石、螺纹钢、铝和铜等材料的价格都有所下降。

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周二收于每吨人民币1,175.5元(约合183.36美元)。这一价格比5月12日创下的历史新高回落了15%左右。全球自然资源价格也有所下降。

尽管中国工厂去年在全球出口中获得了更大份额,但经济学家说,中国制造企业难以跟上原材料成本飙升的步伐。这些情况挤压了利润率,迫使一些制造商涨价,还有一些制造商暂时停产。

中国4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6.8%,为2017年10月以来最快涨速。

汇丰(HSBC)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屈宏斌说,成本上升带来了一些潜在的经济风险。这些风险可能包括制造商投资不振,劳动力市场疲软,如果有更多的中国中小生产商暂时停工甚至倒闭,企业违约数量将上升。屈宏斌说,所有这些都可能对中国的整体经济复苏造成影响。

但他表示,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大涨是由中国无法控制的几个因素造成的,例如美国经济复苏势头格外强劲、全球流动性充足以及供应链瓶颈。屈宏斌说,中国的任何单一政策都不太可能完全遏制大宗商品价格的上行势头。

同样,包括Tracy Xian Liao在内的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中国的打压措施可能会减缓国内大宗商品价格的涨势,但不会扼杀涨势。中国采取的相关措施还包括提高期货交易保证金、上调交易费率等。这些花旗分析师在致客户的研究报告中称,虽然中国政府采取的这些举措可能抑制投机性买盘,但大多数措施并没有解决供需方面的根本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政府出手遏制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发布日期:2021-05-28 08:23
摘要:铜和铁矿石等主要工业用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中国政府正试图给市场降温,以确保新冠疫情后的整体经济复苏不会受到原材料价格疯涨的伤害。



LuoQuentin Webb|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包括铁矿石在内的主要工业用大宗商品市场正如火如荼,面对这种情况,中国试图给市场降温,以确保新冠疫情后的整体经济复苏不会受到原材料价格疯涨的伤害。

自5月中旬以来,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为首的中国官员加大力度对自然资源问题发声。中国国务院上周表示,将采取措施保障大宗商品供给,遏制价格不合理上涨。

周日,包括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证监会在内的六家政府机构联合约谈了大宗商品行业代表,警告他们称,政府对操纵市场、哄抬价格、囤积居奇等违法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与会者包括行业协会和商品生产者的代表。

根据中国国家发改委周一的一份公告,政府机构还表示,他们将更加密切地监测铜和铝等市场的走势。


在中国采取这些举措之前,由于受到全球经济反弹和供应链中断的影响,包括铜在内的一些大宗商品的价格已飙升至纪录高位。

中国政府出手遏制大宗商品涨价的举动呼应了他们对加密货币等其他资产类别的抑制行为。中国最近重拳出击,打击加密货币挖矿和交易活动,这加剧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的疯狂波动。

麦格理资本(Macquarie Capital)的经济学家胡伟俊和季心宇表示,中国政策制定者一直保持总体金融环境相对宽松,这一点从信贷增长和债券收益率等指标中可以看出。但两位经济学家指出,中国决策者在一系列不那么宏观的问题上却变得更加严格。

这两位经济学家在研究报告中称,在宏观经济层面,中国决策者仍保持相当宽松的立场,但在微观经济层面,中国决策者在大宗商品价格、加密货币、房地产市场和抑制大型科技公司等方面,以及其他涉及国家支持的债务和教育等问题上,则采取更加严苛的手段。

自官方立场强硬以来,中国市场铁矿石、螺纹钢、铝和铜等材料的价格都有所下降。

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周二收于每吨人民币1,175.5元(约合183.36美元)。这一价格比5月12日创下的历史新高回落了15%左右。全球自然资源价格也有所下降。

尽管中国工厂去年在全球出口中获得了更大份额,但经济学家说,中国制造企业难以跟上原材料成本飙升的步伐。这些情况挤压了利润率,迫使一些制造商涨价,还有一些制造商暂时停产。

中国4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6.8%,为2017年10月以来最快涨速。

汇丰(HSBC)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屈宏斌说,成本上升带来了一些潜在的经济风险。这些风险可能包括制造商投资不振,劳动力市场疲软,如果有更多的中国中小生产商暂时停工甚至倒闭,企业违约数量将上升。屈宏斌说,所有这些都可能对中国的整体经济复苏造成影响。

但他表示,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大涨是由中国无法控制的几个因素造成的,例如美国经济复苏势头格外强劲、全球流动性充足以及供应链瓶颈。屈宏斌说,中国的任何单一政策都不太可能完全遏制大宗商品价格的上行势头。

同样,包括Tracy Xian Liao在内的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中国的打压措施可能会减缓国内大宗商品价格的涨势,但不会扼杀涨势。中国采取的相关措施还包括提高期货交易保证金、上调交易费率等。这些花旗分析师在致客户的研究报告中称,虽然中国政府采取的这些举措可能抑制投机性买盘,但大多数措施并没有解决供需方面的根本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铜和铁矿石等主要工业用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中国政府正试图给市场降温,以确保新冠疫情后的整体经济复苏不会受到原材料价格疯涨的伤害。



LuoQuentin Webb|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包括铁矿石在内的主要工业用大宗商品市场正如火如荼,面对这种情况,中国试图给市场降温,以确保新冠疫情后的整体经济复苏不会受到原材料价格疯涨的伤害。

自5月中旬以来,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为首的中国官员加大力度对自然资源问题发声。中国国务院上周表示,将采取措施保障大宗商品供给,遏制价格不合理上涨。

周日,包括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证监会在内的六家政府机构联合约谈了大宗商品行业代表,警告他们称,政府对操纵市场、哄抬价格、囤积居奇等违法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与会者包括行业协会和商品生产者的代表。

根据中国国家发改委周一的一份公告,政府机构还表示,他们将更加密切地监测铜和铝等市场的走势。


在中国采取这些举措之前,由于受到全球经济反弹和供应链中断的影响,包括铜在内的一些大宗商品的价格已飙升至纪录高位。

中国政府出手遏制大宗商品涨价的举动呼应了他们对加密货币等其他资产类别的抑制行为。中国最近重拳出击,打击加密货币挖矿和交易活动,这加剧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的疯狂波动。

麦格理资本(Macquarie Capital)的经济学家胡伟俊和季心宇表示,中国政策制定者一直保持总体金融环境相对宽松,这一点从信贷增长和债券收益率等指标中可以看出。但两位经济学家指出,中国决策者在一系列不那么宏观的问题上却变得更加严格。

这两位经济学家在研究报告中称,在宏观经济层面,中国决策者仍保持相当宽松的立场,但在微观经济层面,中国决策者在大宗商品价格、加密货币、房地产市场和抑制大型科技公司等方面,以及其他涉及国家支持的债务和教育等问题上,则采取更加严苛的手段。

自官方立场强硬以来,中国市场铁矿石、螺纹钢、铝和铜等材料的价格都有所下降。

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周二收于每吨人民币1,175.5元(约合183.36美元)。这一价格比5月12日创下的历史新高回落了15%左右。全球自然资源价格也有所下降。

尽管中国工厂去年在全球出口中获得了更大份额,但经济学家说,中国制造企业难以跟上原材料成本飙升的步伐。这些情况挤压了利润率,迫使一些制造商涨价,还有一些制造商暂时停产。

中国4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6.8%,为2017年10月以来最快涨速。

汇丰(HSBC)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屈宏斌说,成本上升带来了一些潜在的经济风险。这些风险可能包括制造商投资不振,劳动力市场疲软,如果有更多的中国中小生产商暂时停工甚至倒闭,企业违约数量将上升。屈宏斌说,所有这些都可能对中国的整体经济复苏造成影响。

但他表示,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大涨是由中国无法控制的几个因素造成的,例如美国经济复苏势头格外强劲、全球流动性充足以及供应链瓶颈。屈宏斌说,中国的任何单一政策都不太可能完全遏制大宗商品价格的上行势头。

同样,包括Tracy Xian Liao在内的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中国的打压措施可能会减缓国内大宗商品价格的涨势,但不会扼杀涨势。中国采取的相关措施还包括提高期货交易保证金、上调交易费率等。这些花旗分析师在致客户的研究报告中称,虽然中国政府采取的这些举措可能抑制投机性买盘,但大多数措施并没有解决供需方面的根本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政府出手遏制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发布日期:2021-05-28 08:23
摘要:铜和铁矿石等主要工业用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中国政府正试图给市场降温,以确保新冠疫情后的整体经济复苏不会受到原材料价格疯涨的伤害。



LuoQuentin Webb|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包括铁矿石在内的主要工业用大宗商品市场正如火如荼,面对这种情况,中国试图给市场降温,以确保新冠疫情后的整体经济复苏不会受到原材料价格疯涨的伤害。

自5月中旬以来,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为首的中国官员加大力度对自然资源问题发声。中国国务院上周表示,将采取措施保障大宗商品供给,遏制价格不合理上涨。

周日,包括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证监会在内的六家政府机构联合约谈了大宗商品行业代表,警告他们称,政府对操纵市场、哄抬价格、囤积居奇等违法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与会者包括行业协会和商品生产者的代表。

根据中国国家发改委周一的一份公告,政府机构还表示,他们将更加密切地监测铜和铝等市场的走势。


在中国采取这些举措之前,由于受到全球经济反弹和供应链中断的影响,包括铜在内的一些大宗商品的价格已飙升至纪录高位。

中国政府出手遏制大宗商品涨价的举动呼应了他们对加密货币等其他资产类别的抑制行为。中国最近重拳出击,打击加密货币挖矿和交易活动,这加剧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的疯狂波动。

麦格理资本(Macquarie Capital)的经济学家胡伟俊和季心宇表示,中国政策制定者一直保持总体金融环境相对宽松,这一点从信贷增长和债券收益率等指标中可以看出。但两位经济学家指出,中国决策者在一系列不那么宏观的问题上却变得更加严格。

这两位经济学家在研究报告中称,在宏观经济层面,中国决策者仍保持相当宽松的立场,但在微观经济层面,中国决策者在大宗商品价格、加密货币、房地产市场和抑制大型科技公司等方面,以及其他涉及国家支持的债务和教育等问题上,则采取更加严苛的手段。

自官方立场强硬以来,中国市场铁矿石、螺纹钢、铝和铜等材料的价格都有所下降。

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周二收于每吨人民币1,175.5元(约合183.36美元)。这一价格比5月12日创下的历史新高回落了15%左右。全球自然资源价格也有所下降。

尽管中国工厂去年在全球出口中获得了更大份额,但经济学家说,中国制造企业难以跟上原材料成本飙升的步伐。这些情况挤压了利润率,迫使一些制造商涨价,还有一些制造商暂时停产。

中国4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6.8%,为2017年10月以来最快涨速。

汇丰(HSBC)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屈宏斌说,成本上升带来了一些潜在的经济风险。这些风险可能包括制造商投资不振,劳动力市场疲软,如果有更多的中国中小生产商暂时停工甚至倒闭,企业违约数量将上升。屈宏斌说,所有这些都可能对中国的整体经济复苏造成影响。

但他表示,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大涨是由中国无法控制的几个因素造成的,例如美国经济复苏势头格外强劲、全球流动性充足以及供应链瓶颈。屈宏斌说,中国的任何单一政策都不太可能完全遏制大宗商品价格的上行势头。

同样,包括Tracy Xian Liao在内的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中国的打压措施可能会减缓国内大宗商品价格的涨势,但不会扼杀涨势。中国采取的相关措施还包括提高期货交易保证金、上调交易费率等。这些花旗分析师在致客户的研究报告中称,虽然中国政府采取的这些举措可能抑制投机性买盘,但大多数措施并没有解决供需方面的根本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