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对中国政府做出何种程度的反应的问题上,良好棉花发展协会内部存在分歧。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The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简称BCI)内部在对中国政府做出何种程度的反击方面存在分歧。该协会是指导全球大部分棉花生产的著名联盟组织。

BCI是耐克(Nike Inc., NKE)和盖璞(Gap Inc., GPS)等大品牌、环保组织、棉农和人权组织之间的合作团体,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促进全球服装业采购以可持续方式生产的棉花。

但中国政府最近打击了BCI及其主要成员快时尚巨头H&M Hennes & Mauritz AB,令人担忧如果BCI再次挑战北京方面,其成员时尚品牌能否继续在中国销售服装。中国是一个巨大且快速成长的消费市场。

H&M和BCI对声称中国棉花产区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指控表达关切后,H&M今年3月在中国互联网上几乎销声匿迹。

在H&M在网上遭遇封杀,以及中国社交媒体用户呼吁抵制BCI成员企业耐克和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后,BCI网站删除了几个月前发布的关于担忧新疆棉花生产存在强迫劳动的声明。

熟悉BCI的人士表示,一些非政府机构成员称,BCI删除声明并在中国的抵制行动中保持沉默。

与此同时,一些零售商成员和非政府组织表示,BCI应该悄悄地与中国政府接触。

BCI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在新疆有供应链的西方企业正在把握分寸、谨慎行事。

中国政府已称这些指控不实,并表示中国是在打击恐怖主义并改善新疆的民生。中国政府抨击了那些对该地区提出担忧的人。在这个问题上,服装业首当其冲:新疆棉花占到了中国棉花产量的五分之四,占全球棉花产量的五分之一。

BCI成立于2005年,最初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旗下一个项目,在2009年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组织。这个非营利组织对棉花种植农进行培训,并对那些在用水、化学品使用和劳动权利方面符合标准的棉花种植农给予其认可。

会员加入该组织有其动力。农户学会了如何减少开支,提高棉花品质。非政府组织可以在环境保护和劳工权利方面游说时尚界。而各品牌,如创始成员盖璞(Gap Inc., GPS)、H&M和宜家(IKEA Group),则可以向客户和股东展示自己参与帮助地球的形象。

“各品牌曾承诺,到2025年将采购100%可持续棉花。”2006年至2013年担任过BCI首席执行官的Lise Melvin称。“各品牌认为良好棉花发展是实现此目标的一个途径。”

该组织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全球30%的棉花产量来自有BCI认证的农户。这一雄心使该组织难以忽视中国,2012年BCI在中国开设了一个办事处。

中国国有媒体批评了西方的制裁措施,并抨击了BCI及其会员品牌,特别是瑞典的H&M。H&M产品在中国各电商平台遭全面下架,中国明星纷纷宣布放弃H&M赞助。

H&M在最近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希望在中国继续做一个“负责任的买家”。H&M拒绝透露中国的这次抵制行动给其造成了多大的成本损失,只提及出租店面的房东关闭了一些H&M在中国的门店。H&M表示,该公司在中国的约500家门店中共有20家被关闭。

在中国媒体机构和社交媒体用户于3月底开始攻击BCI及其成员后的几天里,中国的国家电视台央视播出了对BCI上海办事处负责人的采访,该负责人称上海办事处没有在新疆发现强迫劳动的证据。BCI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删除了去年10月份发布在官网上的涉疆声明。

中国国内把BCI偷偷下架声明的行为视为大变脸,中国共青团中央上月在微博上发帖嘲讽BCI“脸真疼!”

接近BCI的人士称,BCI尚未公开处理这一情况,认为做出回应可能威胁到BCI在中国的十几名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虽然BCI在公开声明的问题上退缩,但一直坚持着停止对新疆农民进行培训和发放许可证的立场。

一位接近BCI的人士称,考虑到BCI在中国设有办事处,以及其代表的品牌,这使BCI有能力影响中国政府,即使该组织必须悄悄地发挥作用。该人士说,非营利组织只有在得到中国政府的邀请并遵守中国规定的情况下才能在中国运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抵制H&M令时尚行业组织BCI内部陷入分歧

发布日期:2021-05-24 15:02
摘要:在对中国政府做出何种程度的反应的问题上,良好棉花发展协会内部存在分歧。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The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简称BCI)内部在对中国政府做出何种程度的反击方面存在分歧。该协会是指导全球大部分棉花生产的著名联盟组织。

BCI是耐克(Nike Inc., NKE)和盖璞(Gap Inc., GPS)等大品牌、环保组织、棉农和人权组织之间的合作团体,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促进全球服装业采购以可持续方式生产的棉花。

但中国政府最近打击了BCI及其主要成员快时尚巨头H&M Hennes & Mauritz AB,令人担忧如果BCI再次挑战北京方面,其成员时尚品牌能否继续在中国销售服装。中国是一个巨大且快速成长的消费市场。

H&M和BCI对声称中国棉花产区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指控表达关切后,H&M今年3月在中国互联网上几乎销声匿迹。

在H&M在网上遭遇封杀,以及中国社交媒体用户呼吁抵制BCI成员企业耐克和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后,BCI网站删除了几个月前发布的关于担忧新疆棉花生产存在强迫劳动的声明。

熟悉BCI的人士表示,一些非政府机构成员称,BCI删除声明并在中国的抵制行动中保持沉默。

与此同时,一些零售商成员和非政府组织表示,BCI应该悄悄地与中国政府接触。

BCI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在新疆有供应链的西方企业正在把握分寸、谨慎行事。

中国政府已称这些指控不实,并表示中国是在打击恐怖主义并改善新疆的民生。中国政府抨击了那些对该地区提出担忧的人。在这个问题上,服装业首当其冲:新疆棉花占到了中国棉花产量的五分之四,占全球棉花产量的五分之一。

BCI成立于2005年,最初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旗下一个项目,在2009年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组织。这个非营利组织对棉花种植农进行培训,并对那些在用水、化学品使用和劳动权利方面符合标准的棉花种植农给予其认可。

会员加入该组织有其动力。农户学会了如何减少开支,提高棉花品质。非政府组织可以在环境保护和劳工权利方面游说时尚界。而各品牌,如创始成员盖璞(Gap Inc., GPS)、H&M和宜家(IKEA Group),则可以向客户和股东展示自己参与帮助地球的形象。

“各品牌曾承诺,到2025年将采购100%可持续棉花。”2006年至2013年担任过BCI首席执行官的Lise Melvin称。“各品牌认为良好棉花发展是实现此目标的一个途径。”

该组织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全球30%的棉花产量来自有BCI认证的农户。这一雄心使该组织难以忽视中国,2012年BCI在中国开设了一个办事处。

中国国有媒体批评了西方的制裁措施,并抨击了BCI及其会员品牌,特别是瑞典的H&M。H&M产品在中国各电商平台遭全面下架,中国明星纷纷宣布放弃H&M赞助。

H&M在最近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希望在中国继续做一个“负责任的买家”。H&M拒绝透露中国的这次抵制行动给其造成了多大的成本损失,只提及出租店面的房东关闭了一些H&M在中国的门店。H&M表示,该公司在中国的约500家门店中共有20家被关闭。

在中国媒体机构和社交媒体用户于3月底开始攻击BCI及其成员后的几天里,中国的国家电视台央视播出了对BCI上海办事处负责人的采访,该负责人称上海办事处没有在新疆发现强迫劳动的证据。BCI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删除了去年10月份发布在官网上的涉疆声明。

中国国内把BCI偷偷下架声明的行为视为大变脸,中国共青团中央上月在微博上发帖嘲讽BCI“脸真疼!”

接近BCI的人士称,BCI尚未公开处理这一情况,认为做出回应可能威胁到BCI在中国的十几名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虽然BCI在公开声明的问题上退缩,但一直坚持着停止对新疆农民进行培训和发放许可证的立场。

一位接近BCI的人士称,考虑到BCI在中国设有办事处,以及其代表的品牌,这使BCI有能力影响中国政府,即使该组织必须悄悄地发挥作用。该人士说,非营利组织只有在得到中国政府的邀请并遵守中国规定的情况下才能在中国运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对中国政府做出何种程度的反应的问题上,良好棉花发展协会内部存在分歧。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The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简称BCI)内部在对中国政府做出何种程度的反击方面存在分歧。该协会是指导全球大部分棉花生产的著名联盟组织。

BCI是耐克(Nike Inc., NKE)和盖璞(Gap Inc., GPS)等大品牌、环保组织、棉农和人权组织之间的合作团体,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促进全球服装业采购以可持续方式生产的棉花。

但中国政府最近打击了BCI及其主要成员快时尚巨头H&M Hennes & Mauritz AB,令人担忧如果BCI再次挑战北京方面,其成员时尚品牌能否继续在中国销售服装。中国是一个巨大且快速成长的消费市场。

H&M和BCI对声称中国棉花产区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指控表达关切后,H&M今年3月在中国互联网上几乎销声匿迹。

在H&M在网上遭遇封杀,以及中国社交媒体用户呼吁抵制BCI成员企业耐克和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后,BCI网站删除了几个月前发布的关于担忧新疆棉花生产存在强迫劳动的声明。

熟悉BCI的人士表示,一些非政府机构成员称,BCI删除声明并在中国的抵制行动中保持沉默。

与此同时,一些零售商成员和非政府组织表示,BCI应该悄悄地与中国政府接触。

BCI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在新疆有供应链的西方企业正在把握分寸、谨慎行事。

中国政府已称这些指控不实,并表示中国是在打击恐怖主义并改善新疆的民生。中国政府抨击了那些对该地区提出担忧的人。在这个问题上,服装业首当其冲:新疆棉花占到了中国棉花产量的五分之四,占全球棉花产量的五分之一。

BCI成立于2005年,最初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旗下一个项目,在2009年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组织。这个非营利组织对棉花种植农进行培训,并对那些在用水、化学品使用和劳动权利方面符合标准的棉花种植农给予其认可。

会员加入该组织有其动力。农户学会了如何减少开支,提高棉花品质。非政府组织可以在环境保护和劳工权利方面游说时尚界。而各品牌,如创始成员盖璞(Gap Inc., GPS)、H&M和宜家(IKEA Group),则可以向客户和股东展示自己参与帮助地球的形象。

“各品牌曾承诺,到2025年将采购100%可持续棉花。”2006年至2013年担任过BCI首席执行官的Lise Melvin称。“各品牌认为良好棉花发展是实现此目标的一个途径。”

该组织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全球30%的棉花产量来自有BCI认证的农户。这一雄心使该组织难以忽视中国,2012年BCI在中国开设了一个办事处。

中国国有媒体批评了西方的制裁措施,并抨击了BCI及其会员品牌,特别是瑞典的H&M。H&M产品在中国各电商平台遭全面下架,中国明星纷纷宣布放弃H&M赞助。

H&M在最近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希望在中国继续做一个“负责任的买家”。H&M拒绝透露中国的这次抵制行动给其造成了多大的成本损失,只提及出租店面的房东关闭了一些H&M在中国的门店。H&M表示,该公司在中国的约500家门店中共有20家被关闭。

在中国媒体机构和社交媒体用户于3月底开始攻击BCI及其成员后的几天里,中国的国家电视台央视播出了对BCI上海办事处负责人的采访,该负责人称上海办事处没有在新疆发现强迫劳动的证据。BCI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删除了去年10月份发布在官网上的涉疆声明。

中国国内把BCI偷偷下架声明的行为视为大变脸,中国共青团中央上月在微博上发帖嘲讽BCI“脸真疼!”

接近BCI的人士称,BCI尚未公开处理这一情况,认为做出回应可能威胁到BCI在中国的十几名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虽然BCI在公开声明的问题上退缩,但一直坚持着停止对新疆农民进行培训和发放许可证的立场。

一位接近BCI的人士称,考虑到BCI在中国设有办事处,以及其代表的品牌,这使BCI有能力影响中国政府,即使该组织必须悄悄地发挥作用。该人士说,非营利组织只有在得到中国政府的邀请并遵守中国规定的情况下才能在中国运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抵制H&M令时尚行业组织BCI内部陷入分歧

发布日期:2021-05-24 15:02
摘要:在对中国政府做出何种程度的反应的问题上,良好棉花发展协会内部存在分歧。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The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简称BCI)内部在对中国政府做出何种程度的反击方面存在分歧。该协会是指导全球大部分棉花生产的著名联盟组织。

BCI是耐克(Nike Inc., NKE)和盖璞(Gap Inc., GPS)等大品牌、环保组织、棉农和人权组织之间的合作团体,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促进全球服装业采购以可持续方式生产的棉花。

但中国政府最近打击了BCI及其主要成员快时尚巨头H&M Hennes & Mauritz AB,令人担忧如果BCI再次挑战北京方面,其成员时尚品牌能否继续在中国销售服装。中国是一个巨大且快速成长的消费市场。

H&M和BCI对声称中国棉花产区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指控表达关切后,H&M今年3月在中国互联网上几乎销声匿迹。

在H&M在网上遭遇封杀,以及中国社交媒体用户呼吁抵制BCI成员企业耐克和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后,BCI网站删除了几个月前发布的关于担忧新疆棉花生产存在强迫劳动的声明。

熟悉BCI的人士表示,一些非政府机构成员称,BCI删除声明并在中国的抵制行动中保持沉默。

与此同时,一些零售商成员和非政府组织表示,BCI应该悄悄地与中国政府接触。

BCI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在新疆有供应链的西方企业正在把握分寸、谨慎行事。

中国政府已称这些指控不实,并表示中国是在打击恐怖主义并改善新疆的民生。中国政府抨击了那些对该地区提出担忧的人。在这个问题上,服装业首当其冲:新疆棉花占到了中国棉花产量的五分之四,占全球棉花产量的五分之一。

BCI成立于2005年,最初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旗下一个项目,在2009年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组织。这个非营利组织对棉花种植农进行培训,并对那些在用水、化学品使用和劳动权利方面符合标准的棉花种植农给予其认可。

会员加入该组织有其动力。农户学会了如何减少开支,提高棉花品质。非政府组织可以在环境保护和劳工权利方面游说时尚界。而各品牌,如创始成员盖璞(Gap Inc., GPS)、H&M和宜家(IKEA Group),则可以向客户和股东展示自己参与帮助地球的形象。

“各品牌曾承诺,到2025年将采购100%可持续棉花。”2006年至2013年担任过BCI首席执行官的Lise Melvin称。“各品牌认为良好棉花发展是实现此目标的一个途径。”

该组织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全球30%的棉花产量来自有BCI认证的农户。这一雄心使该组织难以忽视中国,2012年BCI在中国开设了一个办事处。

中国国有媒体批评了西方的制裁措施,并抨击了BCI及其会员品牌,特别是瑞典的H&M。H&M产品在中国各电商平台遭全面下架,中国明星纷纷宣布放弃H&M赞助。

H&M在最近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希望在中国继续做一个“负责任的买家”。H&M拒绝透露中国的这次抵制行动给其造成了多大的成本损失,只提及出租店面的房东关闭了一些H&M在中国的门店。H&M表示,该公司在中国的约500家门店中共有20家被关闭。

在中国媒体机构和社交媒体用户于3月底开始攻击BCI及其成员后的几天里,中国的国家电视台央视播出了对BCI上海办事处负责人的采访,该负责人称上海办事处没有在新疆发现强迫劳动的证据。BCI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删除了去年10月份发布在官网上的涉疆声明。

中国国内把BCI偷偷下架声明的行为视为大变脸,中国共青团中央上月在微博上发帖嘲讽BCI“脸真疼!”

接近BCI的人士称,BCI尚未公开处理这一情况,认为做出回应可能威胁到BCI在中国的十几名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虽然BCI在公开声明的问题上退缩,但一直坚持着停止对新疆农民进行培训和发放许可证的立场。

一位接近BCI的人士称,考虑到BCI在中国设有办事处,以及其代表的品牌,这使BCI有能力影响中国政府,即使该组织必须悄悄地发挥作用。该人士说,非营利组织只有在得到中国政府的邀请并遵守中国规定的情况下才能在中国运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