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在经过多年的高速扩张之后面临日益严峻的压力,除了行业竞争加剧外,一些政治问题也损害了这家中国公司赢得海内外业务的能力。


阿里巴巴的云业务丢掉了来自社交视频应用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

Jing Yang|Liza Lin / Keith Zhai

OR--商业新媒体

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在经过多年的高速扩张之后面临日益严峻的压力,除了行业竞争加剧外,一些政治问题也损害了这家中国公司赢得海外业务和国内政府合同的能力。

随着阿里巴巴主营的电商业务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投资者希望云计算业务能推动公司大幅增长。但知情人士表示,最近几个月来,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丢掉了一个重要客户,并且受到一些中国政府客户的冷遇,同时,该公司还对其组织结构做了全面调整。

阿里巴巴上周公布,截至3月31日的一个季度,云计算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37%,创该公司2014年在纽交所上市以来最慢季度增速。阿里巴巴表示,由于一些与产品无关的要求,云计算业务失去了一家重要的中国互联网客户的国际业务,这导致增长放缓。

部分知情人士说,这家客户是社交视频应用TikTok的所有者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后者终止了在阿里云(Alibaba Cloud)上存储国际数据的业务。这些知情人士表示,在结束合作关系时,字节跳动从阿里巴巴购买了服务器。

知情人士指出,这些行动表明总部设在北京的字节跳动希望自行处理其快速增加的云计算需求。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美国方面对使用中国服务器存储美国数据的做法施加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加速了这一过程。去年8月,特朗普政府警告不要使用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中国云计算服务。

阿里云对该公司与字节跳动的关系不予置评。

字节跳动是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初创公司之一,其支持者包括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Inc.)和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目前,该公司正在建立内部云计算能力以支持全球服务。据熟悉此事的人士说,字节跳动一直在逐步解除与阿里云在中国大陆的合作关系。字节跳动的业务包括流行的新闻聚合应用今日头条,后者也是阿里云的客户。

这对阿里云是雪上加霜。阿里云已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并在过去两个季度刚刚实现盈利(按利息﹑税项﹑折旧﹑摊销前收益计)。

Bernstein分析师Robin Zhu在周二的报告中说,阿里云在字节跳动国内云计算方面仍有不小的业务敞口,这种“字节跳动风险”可能在未来几个季度再次抬头。

字节跳动去年卷入了日益加剧的美中摩擦,当时,特朗普政府试图封杀TikTok应用并强制其出售,担心TikTok从数以百万计的美国用户那里收集的数据面临安全隐患。移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去年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超过8,100万次。美国一家法院阻止了特朗普的封杀令,在美国新任总统拜登评估特朗普政府对TikTok的政策之际,强制出售的计划也被无限期搁置。

在去年美国联邦法院的听证会上,字节跳动的一位高管指出,该公司将TikTok美国用户数据存放在美国第三方云服务上,其中包括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谷歌和微软(Microsoft Co., MSFT)的云服务。一位知情人士说,字节跳动在新加坡的数据中心保存了TikTok美国数据的备份,而该公司在新加坡使用的云服务供应商之一是阿里巴巴。

凭借着阿里电商市场本就庞大的计算需求,阿里巴巴成为第一家进军云计算领域的中国科技巨头,向外部客户出租处理能力并提供数据存储服务。在截至3月份的季度中,阿里云业务创造了26亿美元的销售额,其核心电商业务销售额为246亿美元。根据研究公司Canalys的数据,阿里巴巴现在是中国最大的云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在全球排名第四,位于亚马逊(Amazon.com Inc., AMZN)的Amazon Web Services、微软的Azure和谷歌云服务之后。

但在中国国内,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一直在蚕食阿里云的市场份额。据Canalys数据显示,从2019年到2020年,华为在中国云市场的份额几乎扩大一倍,去年达到16%。Canalys数据还显示,同期阿里云市场份额从44%下降至41%。

另一家行业数据提供商国际数据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 简称IDC)也显示阿里云同期份额下降,但下降幅度比Canalys的数据要小一些。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个月,阿里云调整了组织架构,增加了更多的地区经理,让本地团队在扩大销售和留住客户方面拥有更多权力和责任。知情人士说,阿里巴巴内部有人认为,这是对华为市场份额上升的直接回应。

中国的云计算行业对海外企业并不完全开放。按照监管机构要求,海外云计算供应商需要成立合资公司才能在中国运营。这为阿里巴巴的成长提供了帮助,但随着中国政府开始加强对阿里巴巴、阿里巴巴的金融科技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Co.)以及创始人马云(Jack Ma)的管控力度,该公司面临新的障碍。

中国监管部门在今年4月份给阿里巴巴开出了28亿美元的天价罚单,理由是滥用电商平台支配地位,不公平地对待竞争对手和商户。去年年底,蚂蚁集团34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在只差临门一脚时被突然叫停。今年,这家金融科技巨头被迫按要求重组为金融控股公司,接受更严格的监管。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监管机构对阿里电商业务和蚂蚁集团进行审查,阿里云最近几个月难以获签新合同,甚至很难与一些政府和国企客户会面。

据新华社报道,该公司曾是2019年第一季度中央政府部门最大的云承包商。

阿里云一位发言人表示,从最近几个季度来看,阿里云收入主要靠互联网、金融和零售业以及公共部门客户的持续增长推动。

阿里云并没有完全被拒之门外。根据政府采购记录和公司发布的信息,过去几个月阿里云获得了一些政府合同。

但研究机构Forrester Research的云产业分析师戴鲲(Charlie Dai)表示,阿里巴巴最近遭遇的监管问题可能给地方政府决策带来影响,损害其未来在政府云市场赢得合同的能力。

戴鲲说,政府云市场竞争激烈,非政府云市场错综复杂,这是阿里云国内业务增长面临的主要挑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阿里巴巴高速增长的云计算业务面临严峻压力

发布日期:2021-05-24 11:55
摘要: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在经过多年的高速扩张之后面临日益严峻的压力,除了行业竞争加剧外,一些政治问题也损害了这家中国公司赢得海内外业务的能力。


阿里巴巴的云业务丢掉了来自社交视频应用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

Jing Yang|Liza Lin / Keith Zhai

OR--商业新媒体

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在经过多年的高速扩张之后面临日益严峻的压力,除了行业竞争加剧外,一些政治问题也损害了这家中国公司赢得海外业务和国内政府合同的能力。

随着阿里巴巴主营的电商业务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投资者希望云计算业务能推动公司大幅增长。但知情人士表示,最近几个月来,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丢掉了一个重要客户,并且受到一些中国政府客户的冷遇,同时,该公司还对其组织结构做了全面调整。

阿里巴巴上周公布,截至3月31日的一个季度,云计算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37%,创该公司2014年在纽交所上市以来最慢季度增速。阿里巴巴表示,由于一些与产品无关的要求,云计算业务失去了一家重要的中国互联网客户的国际业务,这导致增长放缓。

部分知情人士说,这家客户是社交视频应用TikTok的所有者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后者终止了在阿里云(Alibaba Cloud)上存储国际数据的业务。这些知情人士表示,在结束合作关系时,字节跳动从阿里巴巴购买了服务器。

知情人士指出,这些行动表明总部设在北京的字节跳动希望自行处理其快速增加的云计算需求。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美国方面对使用中国服务器存储美国数据的做法施加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加速了这一过程。去年8月,特朗普政府警告不要使用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中国云计算服务。

阿里云对该公司与字节跳动的关系不予置评。

字节跳动是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初创公司之一,其支持者包括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Inc.)和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目前,该公司正在建立内部云计算能力以支持全球服务。据熟悉此事的人士说,字节跳动一直在逐步解除与阿里云在中国大陆的合作关系。字节跳动的业务包括流行的新闻聚合应用今日头条,后者也是阿里云的客户。

这对阿里云是雪上加霜。阿里云已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并在过去两个季度刚刚实现盈利(按利息﹑税项﹑折旧﹑摊销前收益计)。

Bernstein分析师Robin Zhu在周二的报告中说,阿里云在字节跳动国内云计算方面仍有不小的业务敞口,这种“字节跳动风险”可能在未来几个季度再次抬头。

字节跳动去年卷入了日益加剧的美中摩擦,当时,特朗普政府试图封杀TikTok应用并强制其出售,担心TikTok从数以百万计的美国用户那里收集的数据面临安全隐患。移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去年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超过8,100万次。美国一家法院阻止了特朗普的封杀令,在美国新任总统拜登评估特朗普政府对TikTok的政策之际,强制出售的计划也被无限期搁置。

在去年美国联邦法院的听证会上,字节跳动的一位高管指出,该公司将TikTok美国用户数据存放在美国第三方云服务上,其中包括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谷歌和微软(Microsoft Co., MSFT)的云服务。一位知情人士说,字节跳动在新加坡的数据中心保存了TikTok美国数据的备份,而该公司在新加坡使用的云服务供应商之一是阿里巴巴。

凭借着阿里电商市场本就庞大的计算需求,阿里巴巴成为第一家进军云计算领域的中国科技巨头,向外部客户出租处理能力并提供数据存储服务。在截至3月份的季度中,阿里云业务创造了26亿美元的销售额,其核心电商业务销售额为246亿美元。根据研究公司Canalys的数据,阿里巴巴现在是中国最大的云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在全球排名第四,位于亚马逊(Amazon.com Inc., AMZN)的Amazon Web Services、微软的Azure和谷歌云服务之后。

但在中国国内,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一直在蚕食阿里云的市场份额。据Canalys数据显示,从2019年到2020年,华为在中国云市场的份额几乎扩大一倍,去年达到16%。Canalys数据还显示,同期阿里云市场份额从44%下降至41%。

另一家行业数据提供商国际数据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 简称IDC)也显示阿里云同期份额下降,但下降幅度比Canalys的数据要小一些。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个月,阿里云调整了组织架构,增加了更多的地区经理,让本地团队在扩大销售和留住客户方面拥有更多权力和责任。知情人士说,阿里巴巴内部有人认为,这是对华为市场份额上升的直接回应。

中国的云计算行业对海外企业并不完全开放。按照监管机构要求,海外云计算供应商需要成立合资公司才能在中国运营。这为阿里巴巴的成长提供了帮助,但随着中国政府开始加强对阿里巴巴、阿里巴巴的金融科技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Co.)以及创始人马云(Jack Ma)的管控力度,该公司面临新的障碍。

中国监管部门在今年4月份给阿里巴巴开出了28亿美元的天价罚单,理由是滥用电商平台支配地位,不公平地对待竞争对手和商户。去年年底,蚂蚁集团34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在只差临门一脚时被突然叫停。今年,这家金融科技巨头被迫按要求重组为金融控股公司,接受更严格的监管。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监管机构对阿里电商业务和蚂蚁集团进行审查,阿里云最近几个月难以获签新合同,甚至很难与一些政府和国企客户会面。

据新华社报道,该公司曾是2019年第一季度中央政府部门最大的云承包商。

阿里云一位发言人表示,从最近几个季度来看,阿里云收入主要靠互联网、金融和零售业以及公共部门客户的持续增长推动。

阿里云并没有完全被拒之门外。根据政府采购记录和公司发布的信息,过去几个月阿里云获得了一些政府合同。

但研究机构Forrester Research的云产业分析师戴鲲(Charlie Dai)表示,阿里巴巴最近遭遇的监管问题可能给地方政府决策带来影响,损害其未来在政府云市场赢得合同的能力。

戴鲲说,政府云市场竞争激烈,非政府云市场错综复杂,这是阿里云国内业务增长面临的主要挑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在经过多年的高速扩张之后面临日益严峻的压力,除了行业竞争加剧外,一些政治问题也损害了这家中国公司赢得海内外业务的能力。


阿里巴巴的云业务丢掉了来自社交视频应用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

Jing Yang|Liza Lin / Keith Zhai

OR--商业新媒体

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在经过多年的高速扩张之后面临日益严峻的压力,除了行业竞争加剧外,一些政治问题也损害了这家中国公司赢得海外业务和国内政府合同的能力。

随着阿里巴巴主营的电商业务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投资者希望云计算业务能推动公司大幅增长。但知情人士表示,最近几个月来,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丢掉了一个重要客户,并且受到一些中国政府客户的冷遇,同时,该公司还对其组织结构做了全面调整。

阿里巴巴上周公布,截至3月31日的一个季度,云计算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37%,创该公司2014年在纽交所上市以来最慢季度增速。阿里巴巴表示,由于一些与产品无关的要求,云计算业务失去了一家重要的中国互联网客户的国际业务,这导致增长放缓。

部分知情人士说,这家客户是社交视频应用TikTok的所有者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后者终止了在阿里云(Alibaba Cloud)上存储国际数据的业务。这些知情人士表示,在结束合作关系时,字节跳动从阿里巴巴购买了服务器。

知情人士指出,这些行动表明总部设在北京的字节跳动希望自行处理其快速增加的云计算需求。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美国方面对使用中国服务器存储美国数据的做法施加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加速了这一过程。去年8月,特朗普政府警告不要使用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中国云计算服务。

阿里云对该公司与字节跳动的关系不予置评。

字节跳动是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初创公司之一,其支持者包括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Inc.)和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目前,该公司正在建立内部云计算能力以支持全球服务。据熟悉此事的人士说,字节跳动一直在逐步解除与阿里云在中国大陆的合作关系。字节跳动的业务包括流行的新闻聚合应用今日头条,后者也是阿里云的客户。

这对阿里云是雪上加霜。阿里云已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并在过去两个季度刚刚实现盈利(按利息﹑税项﹑折旧﹑摊销前收益计)。

Bernstein分析师Robin Zhu在周二的报告中说,阿里云在字节跳动国内云计算方面仍有不小的业务敞口,这种“字节跳动风险”可能在未来几个季度再次抬头。

字节跳动去年卷入了日益加剧的美中摩擦,当时,特朗普政府试图封杀TikTok应用并强制其出售,担心TikTok从数以百万计的美国用户那里收集的数据面临安全隐患。移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去年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超过8,100万次。美国一家法院阻止了特朗普的封杀令,在美国新任总统拜登评估特朗普政府对TikTok的政策之际,强制出售的计划也被无限期搁置。

在去年美国联邦法院的听证会上,字节跳动的一位高管指出,该公司将TikTok美国用户数据存放在美国第三方云服务上,其中包括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谷歌和微软(Microsoft Co., MSFT)的云服务。一位知情人士说,字节跳动在新加坡的数据中心保存了TikTok美国数据的备份,而该公司在新加坡使用的云服务供应商之一是阿里巴巴。

凭借着阿里电商市场本就庞大的计算需求,阿里巴巴成为第一家进军云计算领域的中国科技巨头,向外部客户出租处理能力并提供数据存储服务。在截至3月份的季度中,阿里云业务创造了26亿美元的销售额,其核心电商业务销售额为246亿美元。根据研究公司Canalys的数据,阿里巴巴现在是中国最大的云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在全球排名第四,位于亚马逊(Amazon.com Inc., AMZN)的Amazon Web Services、微软的Azure和谷歌云服务之后。

但在中国国内,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一直在蚕食阿里云的市场份额。据Canalys数据显示,从2019年到2020年,华为在中国云市场的份额几乎扩大一倍,去年达到16%。Canalys数据还显示,同期阿里云市场份额从44%下降至41%。

另一家行业数据提供商国际数据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 简称IDC)也显示阿里云同期份额下降,但下降幅度比Canalys的数据要小一些。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个月,阿里云调整了组织架构,增加了更多的地区经理,让本地团队在扩大销售和留住客户方面拥有更多权力和责任。知情人士说,阿里巴巴内部有人认为,这是对华为市场份额上升的直接回应。

中国的云计算行业对海外企业并不完全开放。按照监管机构要求,海外云计算供应商需要成立合资公司才能在中国运营。这为阿里巴巴的成长提供了帮助,但随着中国政府开始加强对阿里巴巴、阿里巴巴的金融科技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Co.)以及创始人马云(Jack Ma)的管控力度,该公司面临新的障碍。

中国监管部门在今年4月份给阿里巴巴开出了28亿美元的天价罚单,理由是滥用电商平台支配地位,不公平地对待竞争对手和商户。去年年底,蚂蚁集团34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在只差临门一脚时被突然叫停。今年,这家金融科技巨头被迫按要求重组为金融控股公司,接受更严格的监管。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监管机构对阿里电商业务和蚂蚁集团进行审查,阿里云最近几个月难以获签新合同,甚至很难与一些政府和国企客户会面。

据新华社报道,该公司曾是2019年第一季度中央政府部门最大的云承包商。

阿里云一位发言人表示,从最近几个季度来看,阿里云收入主要靠互联网、金融和零售业以及公共部门客户的持续增长推动。

阿里云并没有完全被拒之门外。根据政府采购记录和公司发布的信息,过去几个月阿里云获得了一些政府合同。

但研究机构Forrester Research的云产业分析师戴鲲(Charlie Dai)表示,阿里巴巴最近遭遇的监管问题可能给地方政府决策带来影响,损害其未来在政府云市场赢得合同的能力。

戴鲲说,政府云市场竞争激烈,非政府云市场错综复杂,这是阿里云国内业务增长面临的主要挑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阿里巴巴高速增长的云计算业务面临严峻压力

发布日期:2021-05-24 11:55
摘要: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在经过多年的高速扩张之后面临日益严峻的压力,除了行业竞争加剧外,一些政治问题也损害了这家中国公司赢得海内外业务的能力。


阿里巴巴的云业务丢掉了来自社交视频应用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

Jing Yang|Liza Lin / Keith Zhai

OR--商业新媒体

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在经过多年的高速扩张之后面临日益严峻的压力,除了行业竞争加剧外,一些政治问题也损害了这家中国公司赢得海外业务和国内政府合同的能力。

随着阿里巴巴主营的电商业务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投资者希望云计算业务能推动公司大幅增长。但知情人士表示,最近几个月来,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丢掉了一个重要客户,并且受到一些中国政府客户的冷遇,同时,该公司还对其组织结构做了全面调整。

阿里巴巴上周公布,截至3月31日的一个季度,云计算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37%,创该公司2014年在纽交所上市以来最慢季度增速。阿里巴巴表示,由于一些与产品无关的要求,云计算业务失去了一家重要的中国互联网客户的国际业务,这导致增长放缓。

部分知情人士说,这家客户是社交视频应用TikTok的所有者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后者终止了在阿里云(Alibaba Cloud)上存储国际数据的业务。这些知情人士表示,在结束合作关系时,字节跳动从阿里巴巴购买了服务器。

知情人士指出,这些行动表明总部设在北京的字节跳动希望自行处理其快速增加的云计算需求。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美国方面对使用中国服务器存储美国数据的做法施加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加速了这一过程。去年8月,特朗普政府警告不要使用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中国云计算服务。

阿里云对该公司与字节跳动的关系不予置评。

字节跳动是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初创公司之一,其支持者包括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Inc.)和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目前,该公司正在建立内部云计算能力以支持全球服务。据熟悉此事的人士说,字节跳动一直在逐步解除与阿里云在中国大陆的合作关系。字节跳动的业务包括流行的新闻聚合应用今日头条,后者也是阿里云的客户。

这对阿里云是雪上加霜。阿里云已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并在过去两个季度刚刚实现盈利(按利息﹑税项﹑折旧﹑摊销前收益计)。

Bernstein分析师Robin Zhu在周二的报告中说,阿里云在字节跳动国内云计算方面仍有不小的业务敞口,这种“字节跳动风险”可能在未来几个季度再次抬头。

字节跳动去年卷入了日益加剧的美中摩擦,当时,特朗普政府试图封杀TikTok应用并强制其出售,担心TikTok从数以百万计的美国用户那里收集的数据面临安全隐患。移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去年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超过8,100万次。美国一家法院阻止了特朗普的封杀令,在美国新任总统拜登评估特朗普政府对TikTok的政策之际,强制出售的计划也被无限期搁置。

在去年美国联邦法院的听证会上,字节跳动的一位高管指出,该公司将TikTok美国用户数据存放在美国第三方云服务上,其中包括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谷歌和微软(Microsoft Co., MSFT)的云服务。一位知情人士说,字节跳动在新加坡的数据中心保存了TikTok美国数据的备份,而该公司在新加坡使用的云服务供应商之一是阿里巴巴。

凭借着阿里电商市场本就庞大的计算需求,阿里巴巴成为第一家进军云计算领域的中国科技巨头,向外部客户出租处理能力并提供数据存储服务。在截至3月份的季度中,阿里云业务创造了26亿美元的销售额,其核心电商业务销售额为246亿美元。根据研究公司Canalys的数据,阿里巴巴现在是中国最大的云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在全球排名第四,位于亚马逊(Amazon.com Inc., AMZN)的Amazon Web Services、微软的Azure和谷歌云服务之后。

但在中国国内,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一直在蚕食阿里云的市场份额。据Canalys数据显示,从2019年到2020年,华为在中国云市场的份额几乎扩大一倍,去年达到16%。Canalys数据还显示,同期阿里云市场份额从44%下降至41%。

另一家行业数据提供商国际数据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 简称IDC)也显示阿里云同期份额下降,但下降幅度比Canalys的数据要小一些。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个月,阿里云调整了组织架构,增加了更多的地区经理,让本地团队在扩大销售和留住客户方面拥有更多权力和责任。知情人士说,阿里巴巴内部有人认为,这是对华为市场份额上升的直接回应。

中国的云计算行业对海外企业并不完全开放。按照监管机构要求,海外云计算供应商需要成立合资公司才能在中国运营。这为阿里巴巴的成长提供了帮助,但随着中国政府开始加强对阿里巴巴、阿里巴巴的金融科技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Co.)以及创始人马云(Jack Ma)的管控力度,该公司面临新的障碍。

中国监管部门在今年4月份给阿里巴巴开出了28亿美元的天价罚单,理由是滥用电商平台支配地位,不公平地对待竞争对手和商户。去年年底,蚂蚁集团34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在只差临门一脚时被突然叫停。今年,这家金融科技巨头被迫按要求重组为金融控股公司,接受更严格的监管。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监管机构对阿里电商业务和蚂蚁集团进行审查,阿里云最近几个月难以获签新合同,甚至很难与一些政府和国企客户会面。

据新华社报道,该公司曾是2019年第一季度中央政府部门最大的云承包商。

阿里云一位发言人表示,从最近几个季度来看,阿里云收入主要靠互联网、金融和零售业以及公共部门客户的持续增长推动。

阿里云并没有完全被拒之门外。根据政府采购记录和公司发布的信息,过去几个月阿里云获得了一些政府合同。

但研究机构Forrester Research的云产业分析师戴鲲(Charlie Dai)表示,阿里巴巴最近遭遇的监管问题可能给地方政府决策带来影响,损害其未来在政府云市场赢得合同的能力。

戴鲲说,政府云市场竞争激烈,非政府云市场错综复杂,这是阿里云国内业务增长面临的主要挑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