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即使面临美国政府压力,但MSCI很清楚长期利益在哪里,这也反映了跨国公司在实际经营中的灵活性以及与政府权力的博弈之道。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亦称“明晟”)是一家集股票基金、收入型基金、对冲基金股价指数和股东权益投资组合分析工具服务于一体的专业供应商。这家全球证券指数发布商拥有MSCI BRIC、MSCI World、MSCI EAFE等指数,其所公布的信息对全球投资者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可以让国内外基金都能及时追踪中国重要产业的代表性公司的资金和发展趋势。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中三分之二的成分股集中在三个地区:中国大陆(40%)、韩国(13%)和台湾(13%)。以MSCI指数为基准的基金价值约14.5万亿美元。通俗讲,这些指数的功能是对一批具有产业竞争力的跨国公司进行信用和市场预期评级,以此引导投资者投资相应的基金或证券。

目前MSCI已经发布了12个与中国A股相关的指数。此后MSCI将把中国内地股市纳入其旗舰新兴市场指数,此举将使中国内地股市首次对国际投资者全面开放。作为全球资金流动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三大指数提供商之一,MSCI长期认可中国经济发展以及开放程度。较长时期以来,其对中国经济和具体公司的发展评级总体上持温和相对客观的态度。

2018年5月,MSCI公布半年度指数成分股调整结果,中国234只A股被纳入MSCI指数体系,且纳入因子将逐步提高,这是MSCI长期深耕中国市场的结果。但特朗普执政后,中美在贸易、投资领域的冲突逐渐白热化,美国一些政治精英意识到美国资本对部分中企的投资会助长中企优势,这道理犹如美国民众或机构把资金投入对手阵营将助长对手势力,这是特朗普不能容忍的。2020年11月起,特朗普要求MSCI把七家中国公司的股票从全球可投资市场指数中剔除,包含中芯国际(SMIC)、中国交建(CCCC)、中国东方红卫星、中国铁建(CRCC)、中国中车(CRRC)、海康威视,以及曙光资讯等。这些企业涉及半导体、芯片以及战略资产项目。特朗普政府力图截断美国向中企的资金输送渠道,干脆将中国一批具有竞争力的企业指数直接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MSCI进行剔除。其他指数供应商,如MSCI的竞争对手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和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S&P Dow Jones Indices)等,亦采取类似行动,以满足特朗普政府当时的“政治正确”。此举影响中芯国际H股(00981.HK)、中国交建A股和H股(601800.SH /01800.HK)、中国卫星( 600118.SH )、中国铁建A股和H股( 601186.SH /01186.HK)、中国中车A股和H股( 601766.SH /01766.HK)、海康威视( 002415.SZ )和中科曙光( 603019.SH )在香港、上海或深圳交易的股票。不少企业蒙受了短期巨额的损失。

在当时中美关系紧张之际,MSCI不得不向权力“服软”,被迫服从美国政府的安全设计,通过移除中国个股来阻断美国资金向中国企业的输送可能。剔除相应的指数意味着全球投资者将较难判断这些企业的市场表现,这有利于形成“信息不对称”。一些在美国有业务的中企受到重创。比如,当时中国移动开盘创近15年低位,中国电信跌至10年低点,中国联通跌至10个月低位。之后跌幅缩窄,但三档个股早盘跌幅仍有5%-8%。可以说,特朗普的打击手段实现了部分效果。

MSCI在2021年1月21日宣布将把中海油剔除出MSCI全球市场指数(MSCI ACWI)和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MSCI China All Shares Indexes)。MSCI同时表示,为了业务需要,将发布多个全球、区域和国家指数(例如ACWI、新兴市场、中国)的版本,这些版本将保留从MSCI GIMI系列中删除的证券。而对中国市场未来的发展,MSCI充满信心,表示中国将为全球投资者提供巨大机会。同时MSCI重申中国市场对公司增长前景具有重要战略意义,MSCI在中国的团队将继续与许多已经采用MSCI指数、数据和分析工具的全球资管公司和其他金融机构合作,以提升它们在中国市场的知名度,发展在华业务。这表明,尽管面对政府压力,但MSCI依然希望保留“妥协回旋”的空间,防止与中国市场的关系完全恶化。在商言商,其实,即使面临美国政府的压力,但作为跨国公司的MSCI很清楚长期利益在哪里,这也反映了跨国公司在实际经营中的灵活性以及与政府权力的博弈之道。

尽管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具有十足的法律效力,作为指数供应商的MSCI如果与“权威”作对,自身会面临巨大压力,所以它不得不执行政府偏执的政策。拜登上台后,尽管在总体上延续了特朗普开启的对华系统性竞争态势,但总体上倾向于协调竞争与合作的比重,推动一系列的“改革”。拜登执政后,除了在“军民两用技术”上美国政府继续对中国的跨境投资保持严格审查,在大宗贸易领域保持关税压力外,在非敏感领域,中美两国正在积极地实施对接。随着中国国内市场不断洗牌,一系列具有成长潜能甚至有望成为全球一流跨国公司的企业正在茁壮成长。中国市场可以为MSCI提供可观的盈利前景以及评级业务空间。2021年4月初,MSCI发布2021年ESG(环境、社会和治理)趋势展望报告。报告称,随着对ESG和气候相关投资产品的需求上升,可持续投资的市场将进一步扩张。MSCI ESG研究部门亚太团队主管王晓书表示,中国ESG投资现状是“蓬勃发展”,虽然中国市场起步晚一些,但演进的速度更快,可能在3到5年内走完发达市场10年的路程。这表现出对中国市场明显乐观的信号。

从MSCI涉华指数业务的转变可以看到,美国国内评级市场亦可能被权力介入,并被作为国家间竞争工具使用。特朗普在与华竞争方面开启的“混沌状态”,使指数评级公司卷入到大国竞争中,市场与政治的边界走向“模糊”。拜登开启的中美竞争新模式,追求既满足商业自由主义又尽最大可能保护美国核心技术。拜登政府既要充分利用中国的资本,又要维护美国的安全利益,不牺牲潜在商业利益,这可以进一步减少国际政治竞争带来的“消极外溢”。保护相对“单纯”的商业利益,重点围绕“遏制”中国对“军民两用技术”的追求,会是拜登对华产业竞争的趋势。也正是中美关系的“离”与“合”,给了MSCI新的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美关系的“离合”给予MSCI新空间

发布日期:2021-05-22 12:56
摘要:即使面临美国政府压力,但MSCI很清楚长期利益在哪里,这也反映了跨国公司在实际经营中的灵活性以及与政府权力的博弈之道。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亦称“明晟”)是一家集股票基金、收入型基金、对冲基金股价指数和股东权益投资组合分析工具服务于一体的专业供应商。这家全球证券指数发布商拥有MSCI BRIC、MSCI World、MSCI EAFE等指数,其所公布的信息对全球投资者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可以让国内外基金都能及时追踪中国重要产业的代表性公司的资金和发展趋势。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中三分之二的成分股集中在三个地区:中国大陆(40%)、韩国(13%)和台湾(13%)。以MSCI指数为基准的基金价值约14.5万亿美元。通俗讲,这些指数的功能是对一批具有产业竞争力的跨国公司进行信用和市场预期评级,以此引导投资者投资相应的基金或证券。

目前MSCI已经发布了12个与中国A股相关的指数。此后MSCI将把中国内地股市纳入其旗舰新兴市场指数,此举将使中国内地股市首次对国际投资者全面开放。作为全球资金流动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三大指数提供商之一,MSCI长期认可中国经济发展以及开放程度。较长时期以来,其对中国经济和具体公司的发展评级总体上持温和相对客观的态度。

2018年5月,MSCI公布半年度指数成分股调整结果,中国234只A股被纳入MSCI指数体系,且纳入因子将逐步提高,这是MSCI长期深耕中国市场的结果。但特朗普执政后,中美在贸易、投资领域的冲突逐渐白热化,美国一些政治精英意识到美国资本对部分中企的投资会助长中企优势,这道理犹如美国民众或机构把资金投入对手阵营将助长对手势力,这是特朗普不能容忍的。2020年11月起,特朗普要求MSCI把七家中国公司的股票从全球可投资市场指数中剔除,包含中芯国际(SMIC)、中国交建(CCCC)、中国东方红卫星、中国铁建(CRCC)、中国中车(CRRC)、海康威视,以及曙光资讯等。这些企业涉及半导体、芯片以及战略资产项目。特朗普政府力图截断美国向中企的资金输送渠道,干脆将中国一批具有竞争力的企业指数直接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MSCI进行剔除。其他指数供应商,如MSCI的竞争对手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和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S&P Dow Jones Indices)等,亦采取类似行动,以满足特朗普政府当时的“政治正确”。此举影响中芯国际H股(00981.HK)、中国交建A股和H股(601800.SH /01800.HK)、中国卫星( 600118.SH )、中国铁建A股和H股( 601186.SH /01186.HK)、中国中车A股和H股( 601766.SH /01766.HK)、海康威视( 002415.SZ )和中科曙光( 603019.SH )在香港、上海或深圳交易的股票。不少企业蒙受了短期巨额的损失。

在当时中美关系紧张之际,MSCI不得不向权力“服软”,被迫服从美国政府的安全设计,通过移除中国个股来阻断美国资金向中国企业的输送可能。剔除相应的指数意味着全球投资者将较难判断这些企业的市场表现,这有利于形成“信息不对称”。一些在美国有业务的中企受到重创。比如,当时中国移动开盘创近15年低位,中国电信跌至10年低点,中国联通跌至10个月低位。之后跌幅缩窄,但三档个股早盘跌幅仍有5%-8%。可以说,特朗普的打击手段实现了部分效果。

MSCI在2021年1月21日宣布将把中海油剔除出MSCI全球市场指数(MSCI ACWI)和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MSCI China All Shares Indexes)。MSCI同时表示,为了业务需要,将发布多个全球、区域和国家指数(例如ACWI、新兴市场、中国)的版本,这些版本将保留从MSCI GIMI系列中删除的证券。而对中国市场未来的发展,MSCI充满信心,表示中国将为全球投资者提供巨大机会。同时MSCI重申中国市场对公司增长前景具有重要战略意义,MSCI在中国的团队将继续与许多已经采用MSCI指数、数据和分析工具的全球资管公司和其他金融机构合作,以提升它们在中国市场的知名度,发展在华业务。这表明,尽管面对政府压力,但MSCI依然希望保留“妥协回旋”的空间,防止与中国市场的关系完全恶化。在商言商,其实,即使面临美国政府的压力,但作为跨国公司的MSCI很清楚长期利益在哪里,这也反映了跨国公司在实际经营中的灵活性以及与政府权力的博弈之道。

尽管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具有十足的法律效力,作为指数供应商的MSCI如果与“权威”作对,自身会面临巨大压力,所以它不得不执行政府偏执的政策。拜登上台后,尽管在总体上延续了特朗普开启的对华系统性竞争态势,但总体上倾向于协调竞争与合作的比重,推动一系列的“改革”。拜登执政后,除了在“军民两用技术”上美国政府继续对中国的跨境投资保持严格审查,在大宗贸易领域保持关税压力外,在非敏感领域,中美两国正在积极地实施对接。随着中国国内市场不断洗牌,一系列具有成长潜能甚至有望成为全球一流跨国公司的企业正在茁壮成长。中国市场可以为MSCI提供可观的盈利前景以及评级业务空间。2021年4月初,MSCI发布2021年ESG(环境、社会和治理)趋势展望报告。报告称,随着对ESG和气候相关投资产品的需求上升,可持续投资的市场将进一步扩张。MSCI ESG研究部门亚太团队主管王晓书表示,中国ESG投资现状是“蓬勃发展”,虽然中国市场起步晚一些,但演进的速度更快,可能在3到5年内走完发达市场10年的路程。这表现出对中国市场明显乐观的信号。

从MSCI涉华指数业务的转变可以看到,美国国内评级市场亦可能被权力介入,并被作为国家间竞争工具使用。特朗普在与华竞争方面开启的“混沌状态”,使指数评级公司卷入到大国竞争中,市场与政治的边界走向“模糊”。拜登开启的中美竞争新模式,追求既满足商业自由主义又尽最大可能保护美国核心技术。拜登政府既要充分利用中国的资本,又要维护美国的安全利益,不牺牲潜在商业利益,这可以进一步减少国际政治竞争带来的“消极外溢”。保护相对“单纯”的商业利益,重点围绕“遏制”中国对“军民两用技术”的追求,会是拜登对华产业竞争的趋势。也正是中美关系的“离”与“合”,给了MSCI新的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即使面临美国政府压力,但MSCI很清楚长期利益在哪里,这也反映了跨国公司在实际经营中的灵活性以及与政府权力的博弈之道。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亦称“明晟”)是一家集股票基金、收入型基金、对冲基金股价指数和股东权益投资组合分析工具服务于一体的专业供应商。这家全球证券指数发布商拥有MSCI BRIC、MSCI World、MSCI EAFE等指数,其所公布的信息对全球投资者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可以让国内外基金都能及时追踪中国重要产业的代表性公司的资金和发展趋势。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中三分之二的成分股集中在三个地区:中国大陆(40%)、韩国(13%)和台湾(13%)。以MSCI指数为基准的基金价值约14.5万亿美元。通俗讲,这些指数的功能是对一批具有产业竞争力的跨国公司进行信用和市场预期评级,以此引导投资者投资相应的基金或证券。

目前MSCI已经发布了12个与中国A股相关的指数。此后MSCI将把中国内地股市纳入其旗舰新兴市场指数,此举将使中国内地股市首次对国际投资者全面开放。作为全球资金流动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三大指数提供商之一,MSCI长期认可中国经济发展以及开放程度。较长时期以来,其对中国经济和具体公司的发展评级总体上持温和相对客观的态度。

2018年5月,MSCI公布半年度指数成分股调整结果,中国234只A股被纳入MSCI指数体系,且纳入因子将逐步提高,这是MSCI长期深耕中国市场的结果。但特朗普执政后,中美在贸易、投资领域的冲突逐渐白热化,美国一些政治精英意识到美国资本对部分中企的投资会助长中企优势,这道理犹如美国民众或机构把资金投入对手阵营将助长对手势力,这是特朗普不能容忍的。2020年11月起,特朗普要求MSCI把七家中国公司的股票从全球可投资市场指数中剔除,包含中芯国际(SMIC)、中国交建(CCCC)、中国东方红卫星、中国铁建(CRCC)、中国中车(CRRC)、海康威视,以及曙光资讯等。这些企业涉及半导体、芯片以及战略资产项目。特朗普政府力图截断美国向中企的资金输送渠道,干脆将中国一批具有竞争力的企业指数直接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MSCI进行剔除。其他指数供应商,如MSCI的竞争对手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和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S&P Dow Jones Indices)等,亦采取类似行动,以满足特朗普政府当时的“政治正确”。此举影响中芯国际H股(00981.HK)、中国交建A股和H股(601800.SH /01800.HK)、中国卫星( 600118.SH )、中国铁建A股和H股( 601186.SH /01186.HK)、中国中车A股和H股( 601766.SH /01766.HK)、海康威视( 002415.SZ )和中科曙光( 603019.SH )在香港、上海或深圳交易的股票。不少企业蒙受了短期巨额的损失。

在当时中美关系紧张之际,MSCI不得不向权力“服软”,被迫服从美国政府的安全设计,通过移除中国个股来阻断美国资金向中国企业的输送可能。剔除相应的指数意味着全球投资者将较难判断这些企业的市场表现,这有利于形成“信息不对称”。一些在美国有业务的中企受到重创。比如,当时中国移动开盘创近15年低位,中国电信跌至10年低点,中国联通跌至10个月低位。之后跌幅缩窄,但三档个股早盘跌幅仍有5%-8%。可以说,特朗普的打击手段实现了部分效果。

MSCI在2021年1月21日宣布将把中海油剔除出MSCI全球市场指数(MSCI ACWI)和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MSCI China All Shares Indexes)。MSCI同时表示,为了业务需要,将发布多个全球、区域和国家指数(例如ACWI、新兴市场、中国)的版本,这些版本将保留从MSCI GIMI系列中删除的证券。而对中国市场未来的发展,MSCI充满信心,表示中国将为全球投资者提供巨大机会。同时MSCI重申中国市场对公司增长前景具有重要战略意义,MSCI在中国的团队将继续与许多已经采用MSCI指数、数据和分析工具的全球资管公司和其他金融机构合作,以提升它们在中国市场的知名度,发展在华业务。这表明,尽管面对政府压力,但MSCI依然希望保留“妥协回旋”的空间,防止与中国市场的关系完全恶化。在商言商,其实,即使面临美国政府的压力,但作为跨国公司的MSCI很清楚长期利益在哪里,这也反映了跨国公司在实际经营中的灵活性以及与政府权力的博弈之道。

尽管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具有十足的法律效力,作为指数供应商的MSCI如果与“权威”作对,自身会面临巨大压力,所以它不得不执行政府偏执的政策。拜登上台后,尽管在总体上延续了特朗普开启的对华系统性竞争态势,但总体上倾向于协调竞争与合作的比重,推动一系列的“改革”。拜登执政后,除了在“军民两用技术”上美国政府继续对中国的跨境投资保持严格审查,在大宗贸易领域保持关税压力外,在非敏感领域,中美两国正在积极地实施对接。随着中国国内市场不断洗牌,一系列具有成长潜能甚至有望成为全球一流跨国公司的企业正在茁壮成长。中国市场可以为MSCI提供可观的盈利前景以及评级业务空间。2021年4月初,MSCI发布2021年ESG(环境、社会和治理)趋势展望报告。报告称,随着对ESG和气候相关投资产品的需求上升,可持续投资的市场将进一步扩张。MSCI ESG研究部门亚太团队主管王晓书表示,中国ESG投资现状是“蓬勃发展”,虽然中国市场起步晚一些,但演进的速度更快,可能在3到5年内走完发达市场10年的路程。这表现出对中国市场明显乐观的信号。

从MSCI涉华指数业务的转变可以看到,美国国内评级市场亦可能被权力介入,并被作为国家间竞争工具使用。特朗普在与华竞争方面开启的“混沌状态”,使指数评级公司卷入到大国竞争中,市场与政治的边界走向“模糊”。拜登开启的中美竞争新模式,追求既满足商业自由主义又尽最大可能保护美国核心技术。拜登政府既要充分利用中国的资本,又要维护美国的安全利益,不牺牲潜在商业利益,这可以进一步减少国际政治竞争带来的“消极外溢”。保护相对“单纯”的商业利益,重点围绕“遏制”中国对“军民两用技术”的追求,会是拜登对华产业竞争的趋势。也正是中美关系的“离”与“合”,给了MSCI新的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美关系的“离合”给予MSCI新空间

发布日期:2021-05-22 12:56
摘要:即使面临美国政府压力,但MSCI很清楚长期利益在哪里,这也反映了跨国公司在实际经营中的灵活性以及与政府权力的博弈之道。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亦称“明晟”)是一家集股票基金、收入型基金、对冲基金股价指数和股东权益投资组合分析工具服务于一体的专业供应商。这家全球证券指数发布商拥有MSCI BRIC、MSCI World、MSCI EAFE等指数,其所公布的信息对全球投资者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可以让国内外基金都能及时追踪中国重要产业的代表性公司的资金和发展趋势。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中三分之二的成分股集中在三个地区:中国大陆(40%)、韩国(13%)和台湾(13%)。以MSCI指数为基准的基金价值约14.5万亿美元。通俗讲,这些指数的功能是对一批具有产业竞争力的跨国公司进行信用和市场预期评级,以此引导投资者投资相应的基金或证券。

目前MSCI已经发布了12个与中国A股相关的指数。此后MSCI将把中国内地股市纳入其旗舰新兴市场指数,此举将使中国内地股市首次对国际投资者全面开放。作为全球资金流动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三大指数提供商之一,MSCI长期认可中国经济发展以及开放程度。较长时期以来,其对中国经济和具体公司的发展评级总体上持温和相对客观的态度。

2018年5月,MSCI公布半年度指数成分股调整结果,中国234只A股被纳入MSCI指数体系,且纳入因子将逐步提高,这是MSCI长期深耕中国市场的结果。但特朗普执政后,中美在贸易、投资领域的冲突逐渐白热化,美国一些政治精英意识到美国资本对部分中企的投资会助长中企优势,这道理犹如美国民众或机构把资金投入对手阵营将助长对手势力,这是特朗普不能容忍的。2020年11月起,特朗普要求MSCI把七家中国公司的股票从全球可投资市场指数中剔除,包含中芯国际(SMIC)、中国交建(CCCC)、中国东方红卫星、中国铁建(CRCC)、中国中车(CRRC)、海康威视,以及曙光资讯等。这些企业涉及半导体、芯片以及战略资产项目。特朗普政府力图截断美国向中企的资金输送渠道,干脆将中国一批具有竞争力的企业指数直接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MSCI进行剔除。其他指数供应商,如MSCI的竞争对手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和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S&P Dow Jones Indices)等,亦采取类似行动,以满足特朗普政府当时的“政治正确”。此举影响中芯国际H股(00981.HK)、中国交建A股和H股(601800.SH /01800.HK)、中国卫星( 600118.SH )、中国铁建A股和H股( 601186.SH /01186.HK)、中国中车A股和H股( 601766.SH /01766.HK)、海康威视( 002415.SZ )和中科曙光( 603019.SH )在香港、上海或深圳交易的股票。不少企业蒙受了短期巨额的损失。

在当时中美关系紧张之际,MSCI不得不向权力“服软”,被迫服从美国政府的安全设计,通过移除中国个股来阻断美国资金向中国企业的输送可能。剔除相应的指数意味着全球投资者将较难判断这些企业的市场表现,这有利于形成“信息不对称”。一些在美国有业务的中企受到重创。比如,当时中国移动开盘创近15年低位,中国电信跌至10年低点,中国联通跌至10个月低位。之后跌幅缩窄,但三档个股早盘跌幅仍有5%-8%。可以说,特朗普的打击手段实现了部分效果。

MSCI在2021年1月21日宣布将把中海油剔除出MSCI全球市场指数(MSCI ACWI)和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MSCI China All Shares Indexes)。MSCI同时表示,为了业务需要,将发布多个全球、区域和国家指数(例如ACWI、新兴市场、中国)的版本,这些版本将保留从MSCI GIMI系列中删除的证券。而对中国市场未来的发展,MSCI充满信心,表示中国将为全球投资者提供巨大机会。同时MSCI重申中国市场对公司增长前景具有重要战略意义,MSCI在中国的团队将继续与许多已经采用MSCI指数、数据和分析工具的全球资管公司和其他金融机构合作,以提升它们在中国市场的知名度,发展在华业务。这表明,尽管面对政府压力,但MSCI依然希望保留“妥协回旋”的空间,防止与中国市场的关系完全恶化。在商言商,其实,即使面临美国政府的压力,但作为跨国公司的MSCI很清楚长期利益在哪里,这也反映了跨国公司在实际经营中的灵活性以及与政府权力的博弈之道。

尽管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具有十足的法律效力,作为指数供应商的MSCI如果与“权威”作对,自身会面临巨大压力,所以它不得不执行政府偏执的政策。拜登上台后,尽管在总体上延续了特朗普开启的对华系统性竞争态势,但总体上倾向于协调竞争与合作的比重,推动一系列的“改革”。拜登执政后,除了在“军民两用技术”上美国政府继续对中国的跨境投资保持严格审查,在大宗贸易领域保持关税压力外,在非敏感领域,中美两国正在积极地实施对接。随着中国国内市场不断洗牌,一系列具有成长潜能甚至有望成为全球一流跨国公司的企业正在茁壮成长。中国市场可以为MSCI提供可观的盈利前景以及评级业务空间。2021年4月初,MSCI发布2021年ESG(环境、社会和治理)趋势展望报告。报告称,随着对ESG和气候相关投资产品的需求上升,可持续投资的市场将进一步扩张。MSCI ESG研究部门亚太团队主管王晓书表示,中国ESG投资现状是“蓬勃发展”,虽然中国市场起步晚一些,但演进的速度更快,可能在3到5年内走完发达市场10年的路程。这表现出对中国市场明显乐观的信号。

从MSCI涉华指数业务的转变可以看到,美国国内评级市场亦可能被权力介入,并被作为国家间竞争工具使用。特朗普在与华竞争方面开启的“混沌状态”,使指数评级公司卷入到大国竞争中,市场与政治的边界走向“模糊”。拜登开启的中美竞争新模式,追求既满足商业自由主义又尽最大可能保护美国核心技术。拜登政府既要充分利用中国的资本,又要维护美国的安全利益,不牺牲潜在商业利益,这可以进一步减少国际政治竞争带来的“消极外溢”。保护相对“单纯”的商业利益,重点围绕“遏制”中国对“军民两用技术”的追求,会是拜登对华产业竞争的趋势。也正是中美关系的“离”与“合”,给了MSCI新的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