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冠疫情正在重新拉开全球最富有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一边是增长,一边是下滑,双方顽固地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发展,加剧了贫富分化。


周一,秘鲁利马Virgen de la Candelaria街区的一个食品摊位。

Joe Parkinson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正在重新拉开全球最富有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一边是增长,一边是下滑,双方顽固地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发展,贫富分化由此加剧。

在美国,经济学家预测该国将重现类似“咆哮的20年代”的繁荣时期增长水平。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速创下18.3%的纪录水平。英国当前的增长速度也快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任何时期。

而环顾全球发展中经济体,可以看到这些国家的民众基本上未接受新冠疫苗接种,这些政府在财政上无力负担持续的刺激措施,它们的经济正进一步落后,在经历了去年创纪录的萎缩后难以实现经济反弹。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称,在发展中国家里,对于推动经济、教育和政治发展起到重要作用的中产阶级群体正在迅速萎缩减少,但在美国和中国,中产阶级却几乎没有受到疫情冲击。一方面是美国的快速反弹已经带动该国经济回归增长,但另一方面则是低收入国家将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把这种动态称为“大分化”,并警告称,发达经济体及中国以外的许多发展中经济体都可能会在未来数年里停滞不前。

“这已成为不平等病毒,”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明娜·穆罕默德(Amina Mohammed)说。“我们正在奔向的分化的世界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在疫情和封锁造成经济冲击之前,21世纪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发展中国家在财富、教育、健康和稳定方面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美洲开发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在3月份的年度经济报告中表示,在拉丁美洲,在大宗商品出口推动该地区实现连续15年的增长、使数以百万计人口摆脱贫困之后,该地区经济在2020年缩水7.4%,是自1821年该地区爆发独立战争以来的最严重衰退。

在中非和西非,财政捉襟见肘的各国政府正努力遏制麻疹和疟疾等传染病的卷土重来。近几个月,这些疾病导致的死亡数以千计,其中大部分是幼儿。在拉丁美洲,有超过1亿名儿童(占儿童总数的一半以上)失学,许多儿童不太可能重返校园,令人担心一代人将无法享受教育带来的裨益。

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多达1.5亿人将因新冠疫情造成的困境陷入极端贫困。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 简称WFP)的数据,这场疫情已导致3,400万人处于饥荒边缘,年度增幅达到创纪录的35%。从法国大革命(French Revolution)到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对食品价格飙升的愤怒往往是政治变革的先兆。眼下,从哥伦比亚到苏丹,这种愤怒正开始转化为街头暴力抗议活动。

印度每日新增40万例新冠感染病例,超过全球其它任何国家,官方称每日有多达4,000人死亡,但实际数字可能还要高数千人。这让其他未接种疫苗的地区担心它们也将难以应对疫情。从尼泊尔和伊朗到秘鲁和阿根廷,卫生系统接近崩溃,医院人满为患,床位和氧气短缺。火葬场正全速运转,新变异病毒的发展速度超过了加班加点工作的实验室的追踪能力。

根据牛津大学汇总的官方统计,随着病毒在拉丁美洲和亚洲部分地区迅速传播,今年全球新冠死亡病例已超过150万例,几周内将超过2020年全年的180万例。近几个月,统计数字发生了逆转:冬季的那波疫情中,欧洲和北美占全球每日死亡人数的73%,而现在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共占72%。

非洲疾病控制预防中心(Africa Centre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主任John Nkengasong说:“这对非洲大陆和世界其他获得疫苗机会很少的地区是一个警钟。”非洲15亿人口中只有0.4%的人完成了疫苗接种。

根据投资银行瑞银(UBS)的数据,富裕国家和贫困国家之间的疫苗接种差距,目前达到自去年年底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开始以来的最大程度。欧洲和北美的疫苗接种率一般在30%至50%之间。

许多发展中经济体还特别依赖旅游业等受到重创的服务行业的收入和就业机会,而现金紧张的政府无力保护这些行业。

许多发展中国家在疫情暴发时外债已急剧增加。发达经济体的隔夜贷款利率为零或为负,但发展中经济体平均超过4%,用于基础设施和教育等领域投资的长期借款成本也高得多。包括赞比亚、阿根廷和黎巴嫩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出现违约。

政策制定者警告称,债务负担可能迫使政府转入紧缩模式,进一步扼杀经济复苏。发展中世界部分地区的食品价格正飙升,导致央行收紧货币政策以抑制通货膨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首席经济学家、目前任职于哈佛大学的Kenneth Rogoff说:“造成损害是肯定的,而且情况被低估了。”

21世纪初他在IMF任职期间正值全球化时期,西方资本帮助推动了新兴市场持续二十年的历史性增长,尤以中国的崛起最为突出。全球化倡导者当时认为有可能创造出一种优越的世界经济:协调的贸易和移民政策使所有国家的经济得到提升,同时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实现跃升。

如今的情况并不完全一致。几个更加多元化的经济体,在政府及早采取预防措施的情况下,经受住了这场大流行病的考验,遭受的创伤较少,不过即使像越南和泰国这样表现强劲的国家,最近几周也出现了病例激增的情况。

由于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反弹推动对大宗商品的需求激增,从铜、锡到木材等大宗商品的价格大幅上涨,可能有助于非洲和拉丁美洲生产国实现强劲的经济增长,并修复陷入困境的公共财政。

Andrew Nsamba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郊外创办了私立学校Najjera Progressive Private School。十多年来,他的学校不断扩大。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和外债刺激经济扩张之际,该校学生人数很快增长到超过1,000人,拥有可支配收入的新兴中产阶级都等着为子女的前途砸钱。

现在Nsamba的学校已经关门,在疫情封锁期间学校的收入基本断了,而在如此多的父母失去工作的情况下,没有需求,学校也很难重新开放。他的70名员工正在寻找工作,而他在艰难地偿还银行贷款。“疫情不仅扼杀了这所学校,还摧毁了整个社区的经济基础设施,”他说。“影响无处不在。”

据研究机构World Data Lab的数据,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13亿人口中大约1.8亿为中产阶级,这一群体在2020年料已缩减11%左右。当地的中产阶级群体今年可能以类似的速度萎缩。根据IMF的信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料将成为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最慢的地区。

来自美洲开发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的信息显示,拉丁美洲今年的经济增速料为4.1%,这将大大逊于发达经济体。

“2019年,该地区如同飞机在坏掉一个引擎的情况下飞行。2020年,另一个引擎也出了问题,”美洲开发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Eric Parrado在相关报告中写道。“这场危机过后,我们会变得更贫穷、债务负担更重,一些经济体就生产结构而言看起来会完全不一样。”

联合国表示,拉丁美洲严格的抗疫封锁措施导致当地儿童平均停课天数远多于世界上其他地区。自2020年3月以来,拉丁美洲的学校已经关闭了40周-50周,全球平均值则为26周。

在拉丁美洲,只有六个国家的学校已完全重新开放,有1.24亿儿童目前基本无法面对面听老师讲课。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把这种情况称作一场“正在上演的世代性灾难”。

秘鲁利马的Virgen de la Candelaria社区是个贫穷地区,人们住在位于一座荒山上的铁皮屋里,当地的家长认为,学校教育缺位正削弱孩子摆脱贫困的最佳机会。

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无法推行在线上课,因为当地Wi-Fi网络经常不可用,贫困人群有的买不起设备,有的上不了网。

27岁的Miriam Salcero有个8岁的女儿,她说,她和女儿Brianna难以理解老师通过WhatsApp语音信息所做的讲解,只有在买得起数据的情况下他们才能听到这些信息。Salcero说,Brianna在家里很容易注意力不集中,她担心这个学年会和上学年一样面临这种问题。秘鲁的教学年从当年3月持续至12月。

“我真的很担心,”Salcero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们需要上学。”

据联合国数据,在全球较贫穷国家,有超过8亿的学生仍无电脑可用。低收入国家的辍学率要高得多,这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儿童不会再回学校上课。

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 简称WFP)已警告称,新冠疫情正在造成“多个史上罕见的大范围饥荒”。该机构因向冲突地区提供粮食援助的贡献被授予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

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在尼日利亚这个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供应链的混乱可能引发半个世纪以来的首次饥荒。在马达加斯加,干旱天气持续多年,农作物歉收,封锁措施更是雪上加霜,数十万的人口在挨饿,只能靠吃沼泽芦苇和树皮为生。

甚至新冠疫情暴发前,拉丁美洲就已经面临世界上最严重的粮食危机之一。在委内瑞拉,粮食难以获得的情况也在加剧。在巴西,有1,900万人(相当于每11个公民中就有一人)正挨饿,几乎是2018年的两倍。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全球粮食价格的上涨速度超过整体通货膨胀率。

在哥伦比亚第三大城市卡利,针对因疫情而加剧的贫穷和困苦的抗议活动使整个城镇陷入停顿,食品供应中断,企业瘫痪。这也向政治领导人发出警告,疫情造成的痛苦会埋下混乱的隐患,导致难以控制的局面。

在卡利,Richard Cardona排着长队为汽车加油。他说:“人们感到不被尊重,所以抗议是你唯一能做的事。”受抗议活动影响,卡利的汽油短缺问题十分严重。Cardona称,人们必须进行一场革命,诉求才能被听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新冠疫情带来的下一个挑战:国家间贫富差距扩大

发布日期:2021-05-19 13:52
摘要:新冠疫情正在重新拉开全球最富有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一边是增长,一边是下滑,双方顽固地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发展,加剧了贫富分化。


周一,秘鲁利马Virgen de la Candelaria街区的一个食品摊位。

Joe Parkinson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正在重新拉开全球最富有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一边是增长,一边是下滑,双方顽固地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发展,贫富分化由此加剧。

在美国,经济学家预测该国将重现类似“咆哮的20年代”的繁荣时期增长水平。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速创下18.3%的纪录水平。英国当前的增长速度也快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任何时期。

而环顾全球发展中经济体,可以看到这些国家的民众基本上未接受新冠疫苗接种,这些政府在财政上无力负担持续的刺激措施,它们的经济正进一步落后,在经历了去年创纪录的萎缩后难以实现经济反弹。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称,在发展中国家里,对于推动经济、教育和政治发展起到重要作用的中产阶级群体正在迅速萎缩减少,但在美国和中国,中产阶级却几乎没有受到疫情冲击。一方面是美国的快速反弹已经带动该国经济回归增长,但另一方面则是低收入国家将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把这种动态称为“大分化”,并警告称,发达经济体及中国以外的许多发展中经济体都可能会在未来数年里停滞不前。

“这已成为不平等病毒,”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明娜·穆罕默德(Amina Mohammed)说。“我们正在奔向的分化的世界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在疫情和封锁造成经济冲击之前,21世纪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发展中国家在财富、教育、健康和稳定方面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美洲开发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在3月份的年度经济报告中表示,在拉丁美洲,在大宗商品出口推动该地区实现连续15年的增长、使数以百万计人口摆脱贫困之后,该地区经济在2020年缩水7.4%,是自1821年该地区爆发独立战争以来的最严重衰退。

在中非和西非,财政捉襟见肘的各国政府正努力遏制麻疹和疟疾等传染病的卷土重来。近几个月,这些疾病导致的死亡数以千计,其中大部分是幼儿。在拉丁美洲,有超过1亿名儿童(占儿童总数的一半以上)失学,许多儿童不太可能重返校园,令人担心一代人将无法享受教育带来的裨益。

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多达1.5亿人将因新冠疫情造成的困境陷入极端贫困。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 简称WFP)的数据,这场疫情已导致3,400万人处于饥荒边缘,年度增幅达到创纪录的35%。从法国大革命(French Revolution)到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对食品价格飙升的愤怒往往是政治变革的先兆。眼下,从哥伦比亚到苏丹,这种愤怒正开始转化为街头暴力抗议活动。

印度每日新增40万例新冠感染病例,超过全球其它任何国家,官方称每日有多达4,000人死亡,但实际数字可能还要高数千人。这让其他未接种疫苗的地区担心它们也将难以应对疫情。从尼泊尔和伊朗到秘鲁和阿根廷,卫生系统接近崩溃,医院人满为患,床位和氧气短缺。火葬场正全速运转,新变异病毒的发展速度超过了加班加点工作的实验室的追踪能力。

根据牛津大学汇总的官方统计,随着病毒在拉丁美洲和亚洲部分地区迅速传播,今年全球新冠死亡病例已超过150万例,几周内将超过2020年全年的180万例。近几个月,统计数字发生了逆转:冬季的那波疫情中,欧洲和北美占全球每日死亡人数的73%,而现在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共占72%。

非洲疾病控制预防中心(Africa Centre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主任John Nkengasong说:“这对非洲大陆和世界其他获得疫苗机会很少的地区是一个警钟。”非洲15亿人口中只有0.4%的人完成了疫苗接种。

根据投资银行瑞银(UBS)的数据,富裕国家和贫困国家之间的疫苗接种差距,目前达到自去年年底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开始以来的最大程度。欧洲和北美的疫苗接种率一般在30%至50%之间。

许多发展中经济体还特别依赖旅游业等受到重创的服务行业的收入和就业机会,而现金紧张的政府无力保护这些行业。

许多发展中国家在疫情暴发时外债已急剧增加。发达经济体的隔夜贷款利率为零或为负,但发展中经济体平均超过4%,用于基础设施和教育等领域投资的长期借款成本也高得多。包括赞比亚、阿根廷和黎巴嫩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出现违约。

政策制定者警告称,债务负担可能迫使政府转入紧缩模式,进一步扼杀经济复苏。发展中世界部分地区的食品价格正飙升,导致央行收紧货币政策以抑制通货膨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首席经济学家、目前任职于哈佛大学的Kenneth Rogoff说:“造成损害是肯定的,而且情况被低估了。”

21世纪初他在IMF任职期间正值全球化时期,西方资本帮助推动了新兴市场持续二十年的历史性增长,尤以中国的崛起最为突出。全球化倡导者当时认为有可能创造出一种优越的世界经济:协调的贸易和移民政策使所有国家的经济得到提升,同时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实现跃升。

如今的情况并不完全一致。几个更加多元化的经济体,在政府及早采取预防措施的情况下,经受住了这场大流行病的考验,遭受的创伤较少,不过即使像越南和泰国这样表现强劲的国家,最近几周也出现了病例激增的情况。

由于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反弹推动对大宗商品的需求激增,从铜、锡到木材等大宗商品的价格大幅上涨,可能有助于非洲和拉丁美洲生产国实现强劲的经济增长,并修复陷入困境的公共财政。

Andrew Nsamba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郊外创办了私立学校Najjera Progressive Private School。十多年来,他的学校不断扩大。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和外债刺激经济扩张之际,该校学生人数很快增长到超过1,000人,拥有可支配收入的新兴中产阶级都等着为子女的前途砸钱。

现在Nsamba的学校已经关门,在疫情封锁期间学校的收入基本断了,而在如此多的父母失去工作的情况下,没有需求,学校也很难重新开放。他的70名员工正在寻找工作,而他在艰难地偿还银行贷款。“疫情不仅扼杀了这所学校,还摧毁了整个社区的经济基础设施,”他说。“影响无处不在。”

据研究机构World Data Lab的数据,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13亿人口中大约1.8亿为中产阶级,这一群体在2020年料已缩减11%左右。当地的中产阶级群体今年可能以类似的速度萎缩。根据IMF的信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料将成为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最慢的地区。

来自美洲开发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的信息显示,拉丁美洲今年的经济增速料为4.1%,这将大大逊于发达经济体。

“2019年,该地区如同飞机在坏掉一个引擎的情况下飞行。2020年,另一个引擎也出了问题,”美洲开发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Eric Parrado在相关报告中写道。“这场危机过后,我们会变得更贫穷、债务负担更重,一些经济体就生产结构而言看起来会完全不一样。”

联合国表示,拉丁美洲严格的抗疫封锁措施导致当地儿童平均停课天数远多于世界上其他地区。自2020年3月以来,拉丁美洲的学校已经关闭了40周-50周,全球平均值则为26周。

在拉丁美洲,只有六个国家的学校已完全重新开放,有1.24亿儿童目前基本无法面对面听老师讲课。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把这种情况称作一场“正在上演的世代性灾难”。

秘鲁利马的Virgen de la Candelaria社区是个贫穷地区,人们住在位于一座荒山上的铁皮屋里,当地的家长认为,学校教育缺位正削弱孩子摆脱贫困的最佳机会。

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无法推行在线上课,因为当地Wi-Fi网络经常不可用,贫困人群有的买不起设备,有的上不了网。

27岁的Miriam Salcero有个8岁的女儿,她说,她和女儿Brianna难以理解老师通过WhatsApp语音信息所做的讲解,只有在买得起数据的情况下他们才能听到这些信息。Salcero说,Brianna在家里很容易注意力不集中,她担心这个学年会和上学年一样面临这种问题。秘鲁的教学年从当年3月持续至12月。

“我真的很担心,”Salcero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们需要上学。”

据联合国数据,在全球较贫穷国家,有超过8亿的学生仍无电脑可用。低收入国家的辍学率要高得多,这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儿童不会再回学校上课。

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 简称WFP)已警告称,新冠疫情正在造成“多个史上罕见的大范围饥荒”。该机构因向冲突地区提供粮食援助的贡献被授予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

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在尼日利亚这个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供应链的混乱可能引发半个世纪以来的首次饥荒。在马达加斯加,干旱天气持续多年,农作物歉收,封锁措施更是雪上加霜,数十万的人口在挨饿,只能靠吃沼泽芦苇和树皮为生。

甚至新冠疫情暴发前,拉丁美洲就已经面临世界上最严重的粮食危机之一。在委内瑞拉,粮食难以获得的情况也在加剧。在巴西,有1,900万人(相当于每11个公民中就有一人)正挨饿,几乎是2018年的两倍。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全球粮食价格的上涨速度超过整体通货膨胀率。

在哥伦比亚第三大城市卡利,针对因疫情而加剧的贫穷和困苦的抗议活动使整个城镇陷入停顿,食品供应中断,企业瘫痪。这也向政治领导人发出警告,疫情造成的痛苦会埋下混乱的隐患,导致难以控制的局面。

在卡利,Richard Cardona排着长队为汽车加油。他说:“人们感到不被尊重,所以抗议是你唯一能做的事。”受抗议活动影响,卡利的汽油短缺问题十分严重。Cardona称,人们必须进行一场革命,诉求才能被听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新冠疫情正在重新拉开全球最富有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一边是增长,一边是下滑,双方顽固地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发展,加剧了贫富分化。


周一,秘鲁利马Virgen de la Candelaria街区的一个食品摊位。

Joe Parkinson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正在重新拉开全球最富有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一边是增长,一边是下滑,双方顽固地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发展,贫富分化由此加剧。

在美国,经济学家预测该国将重现类似“咆哮的20年代”的繁荣时期增长水平。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速创下18.3%的纪录水平。英国当前的增长速度也快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任何时期。

而环顾全球发展中经济体,可以看到这些国家的民众基本上未接受新冠疫苗接种,这些政府在财政上无力负担持续的刺激措施,它们的经济正进一步落后,在经历了去年创纪录的萎缩后难以实现经济反弹。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称,在发展中国家里,对于推动经济、教育和政治发展起到重要作用的中产阶级群体正在迅速萎缩减少,但在美国和中国,中产阶级却几乎没有受到疫情冲击。一方面是美国的快速反弹已经带动该国经济回归增长,但另一方面则是低收入国家将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把这种动态称为“大分化”,并警告称,发达经济体及中国以外的许多发展中经济体都可能会在未来数年里停滞不前。

“这已成为不平等病毒,”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明娜·穆罕默德(Amina Mohammed)说。“我们正在奔向的分化的世界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在疫情和封锁造成经济冲击之前,21世纪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发展中国家在财富、教育、健康和稳定方面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美洲开发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在3月份的年度经济报告中表示,在拉丁美洲,在大宗商品出口推动该地区实现连续15年的增长、使数以百万计人口摆脱贫困之后,该地区经济在2020年缩水7.4%,是自1821年该地区爆发独立战争以来的最严重衰退。

在中非和西非,财政捉襟见肘的各国政府正努力遏制麻疹和疟疾等传染病的卷土重来。近几个月,这些疾病导致的死亡数以千计,其中大部分是幼儿。在拉丁美洲,有超过1亿名儿童(占儿童总数的一半以上)失学,许多儿童不太可能重返校园,令人担心一代人将无法享受教育带来的裨益。

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多达1.5亿人将因新冠疫情造成的困境陷入极端贫困。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 简称WFP)的数据,这场疫情已导致3,400万人处于饥荒边缘,年度增幅达到创纪录的35%。从法国大革命(French Revolution)到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对食品价格飙升的愤怒往往是政治变革的先兆。眼下,从哥伦比亚到苏丹,这种愤怒正开始转化为街头暴力抗议活动。

印度每日新增40万例新冠感染病例,超过全球其它任何国家,官方称每日有多达4,000人死亡,但实际数字可能还要高数千人。这让其他未接种疫苗的地区担心它们也将难以应对疫情。从尼泊尔和伊朗到秘鲁和阿根廷,卫生系统接近崩溃,医院人满为患,床位和氧气短缺。火葬场正全速运转,新变异病毒的发展速度超过了加班加点工作的实验室的追踪能力。

根据牛津大学汇总的官方统计,随着病毒在拉丁美洲和亚洲部分地区迅速传播,今年全球新冠死亡病例已超过150万例,几周内将超过2020年全年的180万例。近几个月,统计数字发生了逆转:冬季的那波疫情中,欧洲和北美占全球每日死亡人数的73%,而现在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共占72%。

非洲疾病控制预防中心(Africa Centre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主任John Nkengasong说:“这对非洲大陆和世界其他获得疫苗机会很少的地区是一个警钟。”非洲15亿人口中只有0.4%的人完成了疫苗接种。

根据投资银行瑞银(UBS)的数据,富裕国家和贫困国家之间的疫苗接种差距,目前达到自去年年底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开始以来的最大程度。欧洲和北美的疫苗接种率一般在30%至50%之间。

许多发展中经济体还特别依赖旅游业等受到重创的服务行业的收入和就业机会,而现金紧张的政府无力保护这些行业。

许多发展中国家在疫情暴发时外债已急剧增加。发达经济体的隔夜贷款利率为零或为负,但发展中经济体平均超过4%,用于基础设施和教育等领域投资的长期借款成本也高得多。包括赞比亚、阿根廷和黎巴嫩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出现违约。

政策制定者警告称,债务负担可能迫使政府转入紧缩模式,进一步扼杀经济复苏。发展中世界部分地区的食品价格正飙升,导致央行收紧货币政策以抑制通货膨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首席经济学家、目前任职于哈佛大学的Kenneth Rogoff说:“造成损害是肯定的,而且情况被低估了。”

21世纪初他在IMF任职期间正值全球化时期,西方资本帮助推动了新兴市场持续二十年的历史性增长,尤以中国的崛起最为突出。全球化倡导者当时认为有可能创造出一种优越的世界经济:协调的贸易和移民政策使所有国家的经济得到提升,同时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实现跃升。

如今的情况并不完全一致。几个更加多元化的经济体,在政府及早采取预防措施的情况下,经受住了这场大流行病的考验,遭受的创伤较少,不过即使像越南和泰国这样表现强劲的国家,最近几周也出现了病例激增的情况。

由于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反弹推动对大宗商品的需求激增,从铜、锡到木材等大宗商品的价格大幅上涨,可能有助于非洲和拉丁美洲生产国实现强劲的经济增长,并修复陷入困境的公共财政。

Andrew Nsamba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郊外创办了私立学校Najjera Progressive Private School。十多年来,他的学校不断扩大。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和外债刺激经济扩张之际,该校学生人数很快增长到超过1,000人,拥有可支配收入的新兴中产阶级都等着为子女的前途砸钱。

现在Nsamba的学校已经关门,在疫情封锁期间学校的收入基本断了,而在如此多的父母失去工作的情况下,没有需求,学校也很难重新开放。他的70名员工正在寻找工作,而他在艰难地偿还银行贷款。“疫情不仅扼杀了这所学校,还摧毁了整个社区的经济基础设施,”他说。“影响无处不在。”

据研究机构World Data Lab的数据,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13亿人口中大约1.8亿为中产阶级,这一群体在2020年料已缩减11%左右。当地的中产阶级群体今年可能以类似的速度萎缩。根据IMF的信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料将成为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最慢的地区。

来自美洲开发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的信息显示,拉丁美洲今年的经济增速料为4.1%,这将大大逊于发达经济体。

“2019年,该地区如同飞机在坏掉一个引擎的情况下飞行。2020年,另一个引擎也出了问题,”美洲开发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Eric Parrado在相关报告中写道。“这场危机过后,我们会变得更贫穷、债务负担更重,一些经济体就生产结构而言看起来会完全不一样。”

联合国表示,拉丁美洲严格的抗疫封锁措施导致当地儿童平均停课天数远多于世界上其他地区。自2020年3月以来,拉丁美洲的学校已经关闭了40周-50周,全球平均值则为26周。

在拉丁美洲,只有六个国家的学校已完全重新开放,有1.24亿儿童目前基本无法面对面听老师讲课。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把这种情况称作一场“正在上演的世代性灾难”。

秘鲁利马的Virgen de la Candelaria社区是个贫穷地区,人们住在位于一座荒山上的铁皮屋里,当地的家长认为,学校教育缺位正削弱孩子摆脱贫困的最佳机会。

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无法推行在线上课,因为当地Wi-Fi网络经常不可用,贫困人群有的买不起设备,有的上不了网。

27岁的Miriam Salcero有个8岁的女儿,她说,她和女儿Brianna难以理解老师通过WhatsApp语音信息所做的讲解,只有在买得起数据的情况下他们才能听到这些信息。Salcero说,Brianna在家里很容易注意力不集中,她担心这个学年会和上学年一样面临这种问题。秘鲁的教学年从当年3月持续至12月。

“我真的很担心,”Salcero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们需要上学。”

据联合国数据,在全球较贫穷国家,有超过8亿的学生仍无电脑可用。低收入国家的辍学率要高得多,这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儿童不会再回学校上课。

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 简称WFP)已警告称,新冠疫情正在造成“多个史上罕见的大范围饥荒”。该机构因向冲突地区提供粮食援助的贡献被授予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

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在尼日利亚这个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供应链的混乱可能引发半个世纪以来的首次饥荒。在马达加斯加,干旱天气持续多年,农作物歉收,封锁措施更是雪上加霜,数十万的人口在挨饿,只能靠吃沼泽芦苇和树皮为生。

甚至新冠疫情暴发前,拉丁美洲就已经面临世界上最严重的粮食危机之一。在委内瑞拉,粮食难以获得的情况也在加剧。在巴西,有1,900万人(相当于每11个公民中就有一人)正挨饿,几乎是2018年的两倍。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全球粮食价格的上涨速度超过整体通货膨胀率。

在哥伦比亚第三大城市卡利,针对因疫情而加剧的贫穷和困苦的抗议活动使整个城镇陷入停顿,食品供应中断,企业瘫痪。这也向政治领导人发出警告,疫情造成的痛苦会埋下混乱的隐患,导致难以控制的局面。

在卡利,Richard Cardona排着长队为汽车加油。他说:“人们感到不被尊重,所以抗议是你唯一能做的事。”受抗议活动影响,卡利的汽油短缺问题十分严重。Cardona称,人们必须进行一场革命,诉求才能被听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新冠疫情带来的下一个挑战:国家间贫富差距扩大

发布日期:2021-05-19 13:52
摘要:新冠疫情正在重新拉开全球最富有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一边是增长,一边是下滑,双方顽固地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发展,加剧了贫富分化。


周一,秘鲁利马Virgen de la Candelaria街区的一个食品摊位。

Joe Parkinson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正在重新拉开全球最富有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一边是增长,一边是下滑,双方顽固地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发展,贫富分化由此加剧。

在美国,经济学家预测该国将重现类似“咆哮的20年代”的繁荣时期增长水平。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速创下18.3%的纪录水平。英国当前的增长速度也快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任何时期。

而环顾全球发展中经济体,可以看到这些国家的民众基本上未接受新冠疫苗接种,这些政府在财政上无力负担持续的刺激措施,它们的经济正进一步落后,在经历了去年创纪录的萎缩后难以实现经济反弹。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称,在发展中国家里,对于推动经济、教育和政治发展起到重要作用的中产阶级群体正在迅速萎缩减少,但在美国和中国,中产阶级却几乎没有受到疫情冲击。一方面是美国的快速反弹已经带动该国经济回归增长,但另一方面则是低收入国家将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把这种动态称为“大分化”,并警告称,发达经济体及中国以外的许多发展中经济体都可能会在未来数年里停滞不前。

“这已成为不平等病毒,”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明娜·穆罕默德(Amina Mohammed)说。“我们正在奔向的分化的世界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在疫情和封锁造成经济冲击之前,21世纪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发展中国家在财富、教育、健康和稳定方面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美洲开发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在3月份的年度经济报告中表示,在拉丁美洲,在大宗商品出口推动该地区实现连续15年的增长、使数以百万计人口摆脱贫困之后,该地区经济在2020年缩水7.4%,是自1821年该地区爆发独立战争以来的最严重衰退。

在中非和西非,财政捉襟见肘的各国政府正努力遏制麻疹和疟疾等传染病的卷土重来。近几个月,这些疾病导致的死亡数以千计,其中大部分是幼儿。在拉丁美洲,有超过1亿名儿童(占儿童总数的一半以上)失学,许多儿童不太可能重返校园,令人担心一代人将无法享受教育带来的裨益。

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多达1.5亿人将因新冠疫情造成的困境陷入极端贫困。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 简称WFP)的数据,这场疫情已导致3,400万人处于饥荒边缘,年度增幅达到创纪录的35%。从法国大革命(French Revolution)到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对食品价格飙升的愤怒往往是政治变革的先兆。眼下,从哥伦比亚到苏丹,这种愤怒正开始转化为街头暴力抗议活动。

印度每日新增40万例新冠感染病例,超过全球其它任何国家,官方称每日有多达4,000人死亡,但实际数字可能还要高数千人。这让其他未接种疫苗的地区担心它们也将难以应对疫情。从尼泊尔和伊朗到秘鲁和阿根廷,卫生系统接近崩溃,医院人满为患,床位和氧气短缺。火葬场正全速运转,新变异病毒的发展速度超过了加班加点工作的实验室的追踪能力。

根据牛津大学汇总的官方统计,随着病毒在拉丁美洲和亚洲部分地区迅速传播,今年全球新冠死亡病例已超过150万例,几周内将超过2020年全年的180万例。近几个月,统计数字发生了逆转:冬季的那波疫情中,欧洲和北美占全球每日死亡人数的73%,而现在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共占72%。

非洲疾病控制预防中心(Africa Centre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主任John Nkengasong说:“这对非洲大陆和世界其他获得疫苗机会很少的地区是一个警钟。”非洲15亿人口中只有0.4%的人完成了疫苗接种。

根据投资银行瑞银(UBS)的数据,富裕国家和贫困国家之间的疫苗接种差距,目前达到自去年年底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开始以来的最大程度。欧洲和北美的疫苗接种率一般在30%至50%之间。

许多发展中经济体还特别依赖旅游业等受到重创的服务行业的收入和就业机会,而现金紧张的政府无力保护这些行业。

许多发展中国家在疫情暴发时外债已急剧增加。发达经济体的隔夜贷款利率为零或为负,但发展中经济体平均超过4%,用于基础设施和教育等领域投资的长期借款成本也高得多。包括赞比亚、阿根廷和黎巴嫩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出现违约。

政策制定者警告称,债务负担可能迫使政府转入紧缩模式,进一步扼杀经济复苏。发展中世界部分地区的食品价格正飙升,导致央行收紧货币政策以抑制通货膨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首席经济学家、目前任职于哈佛大学的Kenneth Rogoff说:“造成损害是肯定的,而且情况被低估了。”

21世纪初他在IMF任职期间正值全球化时期,西方资本帮助推动了新兴市场持续二十年的历史性增长,尤以中国的崛起最为突出。全球化倡导者当时认为有可能创造出一种优越的世界经济:协调的贸易和移民政策使所有国家的经济得到提升,同时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实现跃升。

如今的情况并不完全一致。几个更加多元化的经济体,在政府及早采取预防措施的情况下,经受住了这场大流行病的考验,遭受的创伤较少,不过即使像越南和泰国这样表现强劲的国家,最近几周也出现了病例激增的情况。

由于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反弹推动对大宗商品的需求激增,从铜、锡到木材等大宗商品的价格大幅上涨,可能有助于非洲和拉丁美洲生产国实现强劲的经济增长,并修复陷入困境的公共财政。

Andrew Nsamba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郊外创办了私立学校Najjera Progressive Private School。十多年来,他的学校不断扩大。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和外债刺激经济扩张之际,该校学生人数很快增长到超过1,000人,拥有可支配收入的新兴中产阶级都等着为子女的前途砸钱。

现在Nsamba的学校已经关门,在疫情封锁期间学校的收入基本断了,而在如此多的父母失去工作的情况下,没有需求,学校也很难重新开放。他的70名员工正在寻找工作,而他在艰难地偿还银行贷款。“疫情不仅扼杀了这所学校,还摧毁了整个社区的经济基础设施,”他说。“影响无处不在。”

据研究机构World Data Lab的数据,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13亿人口中大约1.8亿为中产阶级,这一群体在2020年料已缩减11%左右。当地的中产阶级群体今年可能以类似的速度萎缩。根据IMF的信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料将成为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最慢的地区。

来自美洲开发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的信息显示,拉丁美洲今年的经济增速料为4.1%,这将大大逊于发达经济体。

“2019年,该地区如同飞机在坏掉一个引擎的情况下飞行。2020年,另一个引擎也出了问题,”美洲开发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Eric Parrado在相关报告中写道。“这场危机过后,我们会变得更贫穷、债务负担更重,一些经济体就生产结构而言看起来会完全不一样。”

联合国表示,拉丁美洲严格的抗疫封锁措施导致当地儿童平均停课天数远多于世界上其他地区。自2020年3月以来,拉丁美洲的学校已经关闭了40周-50周,全球平均值则为26周。

在拉丁美洲,只有六个国家的学校已完全重新开放,有1.24亿儿童目前基本无法面对面听老师讲课。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把这种情况称作一场“正在上演的世代性灾难”。

秘鲁利马的Virgen de la Candelaria社区是个贫穷地区,人们住在位于一座荒山上的铁皮屋里,当地的家长认为,学校教育缺位正削弱孩子摆脱贫困的最佳机会。

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无法推行在线上课,因为当地Wi-Fi网络经常不可用,贫困人群有的买不起设备,有的上不了网。

27岁的Miriam Salcero有个8岁的女儿,她说,她和女儿Brianna难以理解老师通过WhatsApp语音信息所做的讲解,只有在买得起数据的情况下他们才能听到这些信息。Salcero说,Brianna在家里很容易注意力不集中,她担心这个学年会和上学年一样面临这种问题。秘鲁的教学年从当年3月持续至12月。

“我真的很担心,”Salcero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们需要上学。”

据联合国数据,在全球较贫穷国家,有超过8亿的学生仍无电脑可用。低收入国家的辍学率要高得多,这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儿童不会再回学校上课。

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 简称WFP)已警告称,新冠疫情正在造成“多个史上罕见的大范围饥荒”。该机构因向冲突地区提供粮食援助的贡献被授予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

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在尼日利亚这个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供应链的混乱可能引发半个世纪以来的首次饥荒。在马达加斯加,干旱天气持续多年,农作物歉收,封锁措施更是雪上加霜,数十万的人口在挨饿,只能靠吃沼泽芦苇和树皮为生。

甚至新冠疫情暴发前,拉丁美洲就已经面临世界上最严重的粮食危机之一。在委内瑞拉,粮食难以获得的情况也在加剧。在巴西,有1,900万人(相当于每11个公民中就有一人)正挨饿,几乎是2018年的两倍。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全球粮食价格的上涨速度超过整体通货膨胀率。

在哥伦比亚第三大城市卡利,针对因疫情而加剧的贫穷和困苦的抗议活动使整个城镇陷入停顿,食品供应中断,企业瘫痪。这也向政治领导人发出警告,疫情造成的痛苦会埋下混乱的隐患,导致难以控制的局面。

在卡利,Richard Cardona排着长队为汽车加油。他说:“人们感到不被尊重,所以抗议是你唯一能做的事。”受抗议活动影响,卡利的汽油短缺问题十分严重。Cardona称,人们必须进行一场革命,诉求才能被听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