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消费者追求极简是伴随近年来的消费升级,也是购买行为成熟化的一种表现;后疫情时代来临,极简主义风潮正在整个设计界逐渐蔓延。


OR--商业新媒体

简约的线条,漂亮的双曲线,远远看去,坐落在当地北部新区幸福广场北侧的重庆高科太阳座仿佛一道光直入云霄。坚硬的建筑材质,仅靠弧线就勾勒出柔美的“腰肢”,在城市的一众建筑中脱颖而出。

这座建筑,由全球六大建筑事务所之一的凯达环球(Aedas)主导设计,已初见雏形。项目设计师、Aedas全球设计董事韦业启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灵感取源于北极光,预计2022年即可完成竣工。而这看似简单的南北立面弧形扭曲造型,却是最大的技术难点。韦业启解释,项目体量中最大单层扭拧角度达8.8度/层,远超同类项目,是全球现有的超高层项目单层最大扭拧角度的近1.5倍,建成后将是“世界第一扭”宝座的强力竞争者。

“以至简致至繁,这是我们对宇宙的理解。”在韦业启看来,往往越简约的形体,意味着对细节的要求越高。

韦业启毕业于伦敦大学巴特莱特建筑学院,拥有近30年建筑设计经验,“大道至简”是他一直秉承的建筑设计理念。谈及自己的设计理念,他用One Move Architect做出概括。“One Move Architect,即只用一个方法,一个动作解决所有问题。”韦业启认为,每个设计都有重点,与其把所有东西混在一起产生一个模糊的概念,不如用最简洁的方式诠释一个核心,“倘若能做到不需要建筑师说明,也能让大家看懂这个项目的内涵,这才最棒。”

后疫情时代来临,极简主义风潮正在整个设计界逐渐蔓延。“这种设计风格,一直以来都受到不少人关注。”80后的中国独立设计师帕瓦力出身于艺术世家,自小学习美术与设计,如今已拥有自己的设计品牌。她解释,西方的极简主义最早起源于1950年代的西方艺术运动,80年代末90年代初才开始运用到室内设计,但设计行业都是相通的,不管是室内设计、建筑设计、工业设计还是服装设计,临行趋势和相关材质也是相融合的。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设计管理研究所所长蔡军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也表示,极简主义是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兴起,但这种设计风格更早可以追溯到1917年至1920年的一段时期,包豪斯风格的诞生。包豪斯是德国魏玛市的公立包豪斯学校简称,后改称设计学院,习惯上仍沿称包豪斯。它的成立标志着现代设计教育的诞生,对世界现代设计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也是世界上第一所完全为发展现代设计教育而建立的学院。

“现代主义设计,其实就带有极简主义风格。”蔡军点出,在包豪斯风格出现之前,德国建筑师卢斯就曾提出装饰就是罪恶的说法,他认为装饰的东西就是罪恶的东西,主张去装饰、去复杂、去图形的。

蔡军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极简主义风格在不同时期都曾反复出现过,只不过人们更善于展望未来,而少有人回溯历史。当前,就是极简主义回归的又一浪潮,这种回归可从近几年的巴黎时装周和上海时装周上找到蛛丝马迹。巴黎时装周的前后变化更为明显,无论从色彩,还是设计方式,确实都能感受到。极简主义风潮的回归,一方面是因为在大的时代浪潮下面,人们会更多地在潜意识下去接受环保和可持续这样的一些理念,而另外的重要因素就是新冠疫情。

“极简主义代表一种生活态度,去掉繁琐的外在,直达内心深处。”帕瓦力深表认同地说,疫情让每个人的节奏都慢了下来,有时间沉淀下来思考人生和活着的意义,也改变了很多人之前的理念。比如户外的兴起就属于大家对自然的敬畏和憧憬。极简风格我认为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其实,重大危机对于设计风格产生影响的历史由来已久。

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之后,时尚界就曾掀起“去Logo化”的Normcore风潮,这是由英文单词“Normal”和“Hardcore”组成的一个合成词。彼时,设计师们大多以无明显标志、平淡不复杂的设计为核心,这是一股崇尚简约舒适又不失时尚的极简风潮。

这次新冠疫情后,也有改变。FIT博物馆的教育和研究策展人MelissaMarra-Alvarez预测,在社会经济环境的多管齐效的影响下,人们将从疾病大流行中看到一个不同的世界。未来主义者、设计师和教育家GeraldineWharry也表示,全球范围内的疫情流行还将改变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欲望,这两个因素都是设计师要考虑的。

梁源曾是朋友圈子里的小众代表。毕业于辽宁省工艺美术学院的她,受到自己专业背景的影响,一直偏好极简风设计。经典款系的布艺沙发,流线型的原木色茶几,以及一旁的水泥色盆栽花盆,梁源的生活场景中充斥各种简单的色彩和配饰。有不少朋友笑称,刚刚34岁的梁源已经过上归隐山林的日子。

“简约但不简单,这是我的原则。”梁源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我并不排斥朋友们推荐的一些潮流设计,只是我更喜欢经典的款式,尽管不是当下最流行的,但是经典的东西永远不会过时。”

但是疫情后,梁源渐渐发现,越来越多品牌开始推崇极简要素,身边的朋友也开始慢慢有了这样的喜好,不少人还希望梁源为他们推荐一些极简风的牌子。“这种转变还是挺明显的。”梁源对这种变化尤为惊喜。

“疫情,无疑是极简主义风潮盛行的一个重要推手。”安迈企业顾问高级董事高欢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疫情使商业行为暂停下来,使消费者有机会审视真正需求。大家停下来思考的同时,也会感受到疫情带来的极大不安全感,使人下意识探寻什么才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甚至会问“如果有一天,某些物质的东西不再存在,生活将会怎样”这样深刻的问题。

这一系列的心理变化,使极简主义在疫情之后越来越变成主流趋势。

在梁源为朋友们推荐的牌子中,JIL SANDER是她最常提及的选项。JIL SANDER是由德国人Jil Sander在1973年推出的同名品牌,以极简主义美学设计著称。Jil Sander本人还被美国《名利场》杂志称为是“极简主义女皇”。

据中国国家设计期刊、学术刊物《艺术与设计》刊登的论文《浅析极简主义服装设计》一文介绍,服装设计的简约之风最早可追溯至二十世纪70年代,当时有个别设计师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与研究,但是这种努力在当时的时代孤掌难鸣,难以激起整个社会的重视,直到十年后,人们开始领悟到简约设计风格的独特魅力,简洁的设计方法开始在服装界不胫而走。

文章指出,在当时的时装界,极简主义的公认领袖和主要代表就是德国设计师Jil Sander、来自意大利的设计师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以及美国设计师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唐娜·卡兰(Donnna Karan)等。其中,乔治·阿玛尼大胆地将自己在男装尝试过的休闲性、运动性引入女装设计,引导出了一场女装的革命;卡尔文·克莱恩和唐娜·卡兰则是美式简约主义的代表,裁剪流畅又不离美式休闲风;而之所以Jil Sander被称为“极简主义时装先驱”,是因为Jil Sander的设计被认为是1920年代出现的包豪斯风格的现代演绎。

原本,Jil Sander仅是一名为时尚杂志工作的编辑。因为工作需要,辗转于各个服装厂商之间,耳濡目染的影响,为她日后独有的时装设计体系奠定坚实基础。

不过,彼时热衷于华丽服饰的时尚圈并不看好Jil Sander所提出的“极简主义”。直至20世纪80年代,日本解构主义对欧洲造成的冲击,JIL SANDER终于得以展现出自己的魅力,甚至于在90年代末成为了“极简主义”服装风格的代表之一。

2009年,Jil Sander个人与全球服装品牌优衣库首次合作,推出“+J”系列,该系列以简约设计、高品质和高性价比著称。由于这一系列产品在消费者中广受好评,掀起了一阵购买狂潮,十一年后,他们又再度携手打造联名款服装。优衣库也成为了Jil Sander的一个重要合作伙伴。

2月16日,优衣库母公司日本迅销集团的市值在收盘达到10.87万亿日元(约合6649亿元人民币),超过ZARA的母公司Inditex,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上市服装公司。4月8日,迅销集团公布2021财年上半年度(截至2021年2月底止)业绩报告。报告内容显示,迅销集团2021财年上半年度综合收益总额为12028亿日元,较上年度同期微降0.5%,综合经营溢利总额为1679亿日元,同比大幅增长22.9%。期内综合收益微幅下降,但经营溢利录得大幅增长。为反映上半年度业绩表现高于预期,迅销略微上调2021财政年度全年度业绩预测。

对于优衣库而言,经典并不意味着简单,背后可能是科技的面料、经典的设计和剪裁、经典的美学理念。一个简约的风格融合多项不简单的工艺和巧思。在简约大气的设计下,优衣库依然能够兼顾功能性、实用性、科技性,重新定义了“简约但不简单”的概念。

蔡军对此深有感触。他介绍,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工业设计师之一、德国设计师迪特·拉姆斯曾提出优良设计的十个标准,而其中之一就是“好的设计是尽可能少的设计”。蔡军认为,极简主义看似简约,而实际上,每一个接口,每一个转角,每一个不同材料的处理和加工的这种细节,都极其讲究,甚至是做到了极端的地步。“我觉得这就是在这个风格设计上对加工工艺要求的一个巨大挑战。”

疫情后,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追求更多功能、更实用的简约风。今年5月,基于这样的消费者洞察,优衣库在全民青春季推出了多款新品,主打面料、设计剪裁上的功能性。如AIRism防晒衣,一件黑科技智造新舒爽,透气、凉感、柔滑、吸汗速干,穿行四季舒爽生活。还有UV黑科技防晒系列,国标认证UPF40+有效阻隔紫外线,令消费者可以享晒活力享健康。通过简约的设计和不简单的功能性,助力开启全民无龄青春生活,满足新常态下人们对经典简约、高性价比的双重需求。

在优衣库春夏新品展会发布会上,知名的工业设计师、YANG Design创始人杨明洁表示,“中国的文化和美学,其实已经开始在回归,进入到一个更高级的消费阶段。而在这个过程当中,美学特征一定是在做减法的。”“我也会去看宋代的画,大面积的留白,这种留白是西方的油画里面不会出现的。”杨明洁表示,自己对于这种极简的美学非常的着迷,这种风格影响到了当代日本的,也影响到了中国现在的设计,而这也体现在了优衣库的服装设计中。“这种迷人的极简,很有意思,很高级。”

从两个服装品牌的设计理念上不难看出,极简主义风格一直以来就存在于设计潮流之中:苹果一系列产品的极简主义设计深得消费者青睐、特斯拉极简的设计(外观和内饰)也获得消费者极大的关注。而疫情给了极简主义一个得以再次盛行的“窗口”,尤其,极简在名人效应带动下获得越来越多消费者青睐—史蒂夫·乔布斯定制了数十件三宅一生黑色高领毛衣,并在不同场合穿着;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曾晒出其衣柜里数十件Brunello Cucinelli同款T恤。

这股极简之风也吹到世界各地。曾经,东南亚在服装设计方面曾长时间处于“食物链底端”,但近年来社交网络的发展和世界愈加多元的文化观念也让亚洲设计走上国际舞台。

特别在极简主义流行起来以后,越南的时尚品牌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涌现。成立于越南河内的Subtle Studios,就以独特的百叶褶皱、抽绳等突出重围,在颜色方面,Subtle Studios喜爱将经典的大地色、黑白色等净色运用在时装之上。由于品牌诞生于东南亚,亚麻则自然而然成为了Subtle Studios偏爱的面料之一。

“消费者追求极简是伴随近年来的消费升级,也是购买行为成熟化的一种表现。”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吴皓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随着消费者不断成熟,对于自我的认知和期望更加明确,因此在购买时会更聚焦围绕自身核心需求的品牌、产品上。同时,消费者也可以省下精力而不必去做复杂的选择。

自去年疫情后,陈矛也开始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生活。作为一家全球500强企业的中层领导,陈矛需要出席很多不同规模的会议和论坛。陈矛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自己之前工作繁忙,每天的时间安排十分紧凑,有时候根本来不及考虑自己生活上的事情。

低调、得体是陈矛对于自己衣着的最基本要求。陈矛的衣柜乍看都是同样的衣服和领带,但细细看来,其实色调、款式不尽相同。“我比较喜欢一些经典款式,对衣服本身的花色、图案没什么要求,也没时间要求,如果一定要说标准,就是越简约越好吧。”陈矛说,自己现在会着重选择几个牌子,不用多费脑筋。

“好好生活才是人这一辈子追求的根本。”陈矛意识到,追求简单并不是问题但是并不能对生活置之不理,所以越是忙碌,他越发希望生活里处处都能井井有条。最近,他还刚入手了无印良品的透明收纳盒,试图把工作桌台上零碎的东西都整合到一起。

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下,多数人的消费行为和习惯在渐渐发生着变化,而这也开始推动着商家不断基于此做出改变,使得市场上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特定产品。反过来,这些产品也在促使人们日益强化类似消费观念,形成了一种循环。

同为日本企业的杂货品牌无印良品,也被视为极简主义的代表之一。通过实现商品生产流程的合理化,制造简洁而舒心的商品。无印良品认为,他们从合理的生产工序中诞生的商品非常简洁,也正因为简单而空白,才会诞生接纳所有人思想的高度灵活性。无印良品有3个基本原则,其一是原材料的选择;其二是工序的改善;其三则是包装的简化。

吴皓认为,对于品牌而言,深度理解目标消费者的需求,从而打造持续性爆品,是抓住极简主义消费者的关键,同时需要在产品设计、营销角度化繁为简,突出产品的核心功能。对于零售商而言,装修、视觉陈列、产品组合则需要基于目标客户群进行调整。

需求端对极简的追求一直与供给端的推动博弈,此消彼长。在这样的循环中,最大的改变就是市场从量的增长变成质的增长。“消费者对于极简的追求或许会长期存在。”高欢认为,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低成本的消耗品越来越被市场抛弃,而高质量耐用的产品会更受消费者青睐。

“极简风格,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不可或缺也是很重要的一种风格所在。我认为未来经过大家的沉淀,慢慢都会对自身有更深刻的解读,喜欢简单自在风格的人,也会一直持续下去,这个跟流行无关,是一种生活态度。”帕瓦力说。撰文/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极简设计正当时

发布日期:2021-05-17 17:19
摘要:“消费者追求极简是伴随近年来的消费升级,也是购买行为成熟化的一种表现;后疫情时代来临,极简主义风潮正在整个设计界逐渐蔓延。


OR--商业新媒体

简约的线条,漂亮的双曲线,远远看去,坐落在当地北部新区幸福广场北侧的重庆高科太阳座仿佛一道光直入云霄。坚硬的建筑材质,仅靠弧线就勾勒出柔美的“腰肢”,在城市的一众建筑中脱颖而出。

这座建筑,由全球六大建筑事务所之一的凯达环球(Aedas)主导设计,已初见雏形。项目设计师、Aedas全球设计董事韦业启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灵感取源于北极光,预计2022年即可完成竣工。而这看似简单的南北立面弧形扭曲造型,却是最大的技术难点。韦业启解释,项目体量中最大单层扭拧角度达8.8度/层,远超同类项目,是全球现有的超高层项目单层最大扭拧角度的近1.5倍,建成后将是“世界第一扭”宝座的强力竞争者。

“以至简致至繁,这是我们对宇宙的理解。”在韦业启看来,往往越简约的形体,意味着对细节的要求越高。

韦业启毕业于伦敦大学巴特莱特建筑学院,拥有近30年建筑设计经验,“大道至简”是他一直秉承的建筑设计理念。谈及自己的设计理念,他用One Move Architect做出概括。“One Move Architect,即只用一个方法,一个动作解决所有问题。”韦业启认为,每个设计都有重点,与其把所有东西混在一起产生一个模糊的概念,不如用最简洁的方式诠释一个核心,“倘若能做到不需要建筑师说明,也能让大家看懂这个项目的内涵,这才最棒。”

后疫情时代来临,极简主义风潮正在整个设计界逐渐蔓延。“这种设计风格,一直以来都受到不少人关注。”80后的中国独立设计师帕瓦力出身于艺术世家,自小学习美术与设计,如今已拥有自己的设计品牌。她解释,西方的极简主义最早起源于1950年代的西方艺术运动,80年代末90年代初才开始运用到室内设计,但设计行业都是相通的,不管是室内设计、建筑设计、工业设计还是服装设计,临行趋势和相关材质也是相融合的。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设计管理研究所所长蔡军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也表示,极简主义是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兴起,但这种设计风格更早可以追溯到1917年至1920年的一段时期,包豪斯风格的诞生。包豪斯是德国魏玛市的公立包豪斯学校简称,后改称设计学院,习惯上仍沿称包豪斯。它的成立标志着现代设计教育的诞生,对世界现代设计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也是世界上第一所完全为发展现代设计教育而建立的学院。

“现代主义设计,其实就带有极简主义风格。”蔡军点出,在包豪斯风格出现之前,德国建筑师卢斯就曾提出装饰就是罪恶的说法,他认为装饰的东西就是罪恶的东西,主张去装饰、去复杂、去图形的。

蔡军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极简主义风格在不同时期都曾反复出现过,只不过人们更善于展望未来,而少有人回溯历史。当前,就是极简主义回归的又一浪潮,这种回归可从近几年的巴黎时装周和上海时装周上找到蛛丝马迹。巴黎时装周的前后变化更为明显,无论从色彩,还是设计方式,确实都能感受到。极简主义风潮的回归,一方面是因为在大的时代浪潮下面,人们会更多地在潜意识下去接受环保和可持续这样的一些理念,而另外的重要因素就是新冠疫情。

“极简主义代表一种生活态度,去掉繁琐的外在,直达内心深处。”帕瓦力深表认同地说,疫情让每个人的节奏都慢了下来,有时间沉淀下来思考人生和活着的意义,也改变了很多人之前的理念。比如户外的兴起就属于大家对自然的敬畏和憧憬。极简风格我认为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其实,重大危机对于设计风格产生影响的历史由来已久。

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之后,时尚界就曾掀起“去Logo化”的Normcore风潮,这是由英文单词“Normal”和“Hardcore”组成的一个合成词。彼时,设计师们大多以无明显标志、平淡不复杂的设计为核心,这是一股崇尚简约舒适又不失时尚的极简风潮。

这次新冠疫情后,也有改变。FIT博物馆的教育和研究策展人MelissaMarra-Alvarez预测,在社会经济环境的多管齐效的影响下,人们将从疾病大流行中看到一个不同的世界。未来主义者、设计师和教育家GeraldineWharry也表示,全球范围内的疫情流行还将改变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欲望,这两个因素都是设计师要考虑的。

梁源曾是朋友圈子里的小众代表。毕业于辽宁省工艺美术学院的她,受到自己专业背景的影响,一直偏好极简风设计。经典款系的布艺沙发,流线型的原木色茶几,以及一旁的水泥色盆栽花盆,梁源的生活场景中充斥各种简单的色彩和配饰。有不少朋友笑称,刚刚34岁的梁源已经过上归隐山林的日子。

“简约但不简单,这是我的原则。”梁源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我并不排斥朋友们推荐的一些潮流设计,只是我更喜欢经典的款式,尽管不是当下最流行的,但是经典的东西永远不会过时。”

但是疫情后,梁源渐渐发现,越来越多品牌开始推崇极简要素,身边的朋友也开始慢慢有了这样的喜好,不少人还希望梁源为他们推荐一些极简风的牌子。“这种转变还是挺明显的。”梁源对这种变化尤为惊喜。

“疫情,无疑是极简主义风潮盛行的一个重要推手。”安迈企业顾问高级董事高欢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疫情使商业行为暂停下来,使消费者有机会审视真正需求。大家停下来思考的同时,也会感受到疫情带来的极大不安全感,使人下意识探寻什么才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甚至会问“如果有一天,某些物质的东西不再存在,生活将会怎样”这样深刻的问题。

这一系列的心理变化,使极简主义在疫情之后越来越变成主流趋势。

在梁源为朋友们推荐的牌子中,JIL SANDER是她最常提及的选项。JIL SANDER是由德国人Jil Sander在1973年推出的同名品牌,以极简主义美学设计著称。Jil Sander本人还被美国《名利场》杂志称为是“极简主义女皇”。

据中国国家设计期刊、学术刊物《艺术与设计》刊登的论文《浅析极简主义服装设计》一文介绍,服装设计的简约之风最早可追溯至二十世纪70年代,当时有个别设计师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与研究,但是这种努力在当时的时代孤掌难鸣,难以激起整个社会的重视,直到十年后,人们开始领悟到简约设计风格的独特魅力,简洁的设计方法开始在服装界不胫而走。

文章指出,在当时的时装界,极简主义的公认领袖和主要代表就是德国设计师Jil Sander、来自意大利的设计师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以及美国设计师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唐娜·卡兰(Donnna Karan)等。其中,乔治·阿玛尼大胆地将自己在男装尝试过的休闲性、运动性引入女装设计,引导出了一场女装的革命;卡尔文·克莱恩和唐娜·卡兰则是美式简约主义的代表,裁剪流畅又不离美式休闲风;而之所以Jil Sander被称为“极简主义时装先驱”,是因为Jil Sander的设计被认为是1920年代出现的包豪斯风格的现代演绎。

原本,Jil Sander仅是一名为时尚杂志工作的编辑。因为工作需要,辗转于各个服装厂商之间,耳濡目染的影响,为她日后独有的时装设计体系奠定坚实基础。

不过,彼时热衷于华丽服饰的时尚圈并不看好Jil Sander所提出的“极简主义”。直至20世纪80年代,日本解构主义对欧洲造成的冲击,JIL SANDER终于得以展现出自己的魅力,甚至于在90年代末成为了“极简主义”服装风格的代表之一。

2009年,Jil Sander个人与全球服装品牌优衣库首次合作,推出“+J”系列,该系列以简约设计、高品质和高性价比著称。由于这一系列产品在消费者中广受好评,掀起了一阵购买狂潮,十一年后,他们又再度携手打造联名款服装。优衣库也成为了Jil Sander的一个重要合作伙伴。

2月16日,优衣库母公司日本迅销集团的市值在收盘达到10.87万亿日元(约合6649亿元人民币),超过ZARA的母公司Inditex,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上市服装公司。4月8日,迅销集团公布2021财年上半年度(截至2021年2月底止)业绩报告。报告内容显示,迅销集团2021财年上半年度综合收益总额为12028亿日元,较上年度同期微降0.5%,综合经营溢利总额为1679亿日元,同比大幅增长22.9%。期内综合收益微幅下降,但经营溢利录得大幅增长。为反映上半年度业绩表现高于预期,迅销略微上调2021财政年度全年度业绩预测。

对于优衣库而言,经典并不意味着简单,背后可能是科技的面料、经典的设计和剪裁、经典的美学理念。一个简约的风格融合多项不简单的工艺和巧思。在简约大气的设计下,优衣库依然能够兼顾功能性、实用性、科技性,重新定义了“简约但不简单”的概念。

蔡军对此深有感触。他介绍,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工业设计师之一、德国设计师迪特·拉姆斯曾提出优良设计的十个标准,而其中之一就是“好的设计是尽可能少的设计”。蔡军认为,极简主义看似简约,而实际上,每一个接口,每一个转角,每一个不同材料的处理和加工的这种细节,都极其讲究,甚至是做到了极端的地步。“我觉得这就是在这个风格设计上对加工工艺要求的一个巨大挑战。”

疫情后,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追求更多功能、更实用的简约风。今年5月,基于这样的消费者洞察,优衣库在全民青春季推出了多款新品,主打面料、设计剪裁上的功能性。如AIRism防晒衣,一件黑科技智造新舒爽,透气、凉感、柔滑、吸汗速干,穿行四季舒爽生活。还有UV黑科技防晒系列,国标认证UPF40+有效阻隔紫外线,令消费者可以享晒活力享健康。通过简约的设计和不简单的功能性,助力开启全民无龄青春生活,满足新常态下人们对经典简约、高性价比的双重需求。

在优衣库春夏新品展会发布会上,知名的工业设计师、YANG Design创始人杨明洁表示,“中国的文化和美学,其实已经开始在回归,进入到一个更高级的消费阶段。而在这个过程当中,美学特征一定是在做减法的。”“我也会去看宋代的画,大面积的留白,这种留白是西方的油画里面不会出现的。”杨明洁表示,自己对于这种极简的美学非常的着迷,这种风格影响到了当代日本的,也影响到了中国现在的设计,而这也体现在了优衣库的服装设计中。“这种迷人的极简,很有意思,很高级。”

从两个服装品牌的设计理念上不难看出,极简主义风格一直以来就存在于设计潮流之中:苹果一系列产品的极简主义设计深得消费者青睐、特斯拉极简的设计(外观和内饰)也获得消费者极大的关注。而疫情给了极简主义一个得以再次盛行的“窗口”,尤其,极简在名人效应带动下获得越来越多消费者青睐—史蒂夫·乔布斯定制了数十件三宅一生黑色高领毛衣,并在不同场合穿着;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曾晒出其衣柜里数十件Brunello Cucinelli同款T恤。

这股极简之风也吹到世界各地。曾经,东南亚在服装设计方面曾长时间处于“食物链底端”,但近年来社交网络的发展和世界愈加多元的文化观念也让亚洲设计走上国际舞台。

特别在极简主义流行起来以后,越南的时尚品牌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涌现。成立于越南河内的Subtle Studios,就以独特的百叶褶皱、抽绳等突出重围,在颜色方面,Subtle Studios喜爱将经典的大地色、黑白色等净色运用在时装之上。由于品牌诞生于东南亚,亚麻则自然而然成为了Subtle Studios偏爱的面料之一。

“消费者追求极简是伴随近年来的消费升级,也是购买行为成熟化的一种表现。”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吴皓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随着消费者不断成熟,对于自我的认知和期望更加明确,因此在购买时会更聚焦围绕自身核心需求的品牌、产品上。同时,消费者也可以省下精力而不必去做复杂的选择。

自去年疫情后,陈矛也开始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生活。作为一家全球500强企业的中层领导,陈矛需要出席很多不同规模的会议和论坛。陈矛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自己之前工作繁忙,每天的时间安排十分紧凑,有时候根本来不及考虑自己生活上的事情。

低调、得体是陈矛对于自己衣着的最基本要求。陈矛的衣柜乍看都是同样的衣服和领带,但细细看来,其实色调、款式不尽相同。“我比较喜欢一些经典款式,对衣服本身的花色、图案没什么要求,也没时间要求,如果一定要说标准,就是越简约越好吧。”陈矛说,自己现在会着重选择几个牌子,不用多费脑筋。

“好好生活才是人这一辈子追求的根本。”陈矛意识到,追求简单并不是问题但是并不能对生活置之不理,所以越是忙碌,他越发希望生活里处处都能井井有条。最近,他还刚入手了无印良品的透明收纳盒,试图把工作桌台上零碎的东西都整合到一起。

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下,多数人的消费行为和习惯在渐渐发生着变化,而这也开始推动着商家不断基于此做出改变,使得市场上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特定产品。反过来,这些产品也在促使人们日益强化类似消费观念,形成了一种循环。

同为日本企业的杂货品牌无印良品,也被视为极简主义的代表之一。通过实现商品生产流程的合理化,制造简洁而舒心的商品。无印良品认为,他们从合理的生产工序中诞生的商品非常简洁,也正因为简单而空白,才会诞生接纳所有人思想的高度灵活性。无印良品有3个基本原则,其一是原材料的选择;其二是工序的改善;其三则是包装的简化。

吴皓认为,对于品牌而言,深度理解目标消费者的需求,从而打造持续性爆品,是抓住极简主义消费者的关键,同时需要在产品设计、营销角度化繁为简,突出产品的核心功能。对于零售商而言,装修、视觉陈列、产品组合则需要基于目标客户群进行调整。

需求端对极简的追求一直与供给端的推动博弈,此消彼长。在这样的循环中,最大的改变就是市场从量的增长变成质的增长。“消费者对于极简的追求或许会长期存在。”高欢认为,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低成本的消耗品越来越被市场抛弃,而高质量耐用的产品会更受消费者青睐。

“极简风格,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不可或缺也是很重要的一种风格所在。我认为未来经过大家的沉淀,慢慢都会对自身有更深刻的解读,喜欢简单自在风格的人,也会一直持续下去,这个跟流行无关,是一种生活态度。”帕瓦力说。撰文/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消费者追求极简是伴随近年来的消费升级,也是购买行为成熟化的一种表现;后疫情时代来临,极简主义风潮正在整个设计界逐渐蔓延。


OR--商业新媒体

简约的线条,漂亮的双曲线,远远看去,坐落在当地北部新区幸福广场北侧的重庆高科太阳座仿佛一道光直入云霄。坚硬的建筑材质,仅靠弧线就勾勒出柔美的“腰肢”,在城市的一众建筑中脱颖而出。

这座建筑,由全球六大建筑事务所之一的凯达环球(Aedas)主导设计,已初见雏形。项目设计师、Aedas全球设计董事韦业启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灵感取源于北极光,预计2022年即可完成竣工。而这看似简单的南北立面弧形扭曲造型,却是最大的技术难点。韦业启解释,项目体量中最大单层扭拧角度达8.8度/层,远超同类项目,是全球现有的超高层项目单层最大扭拧角度的近1.5倍,建成后将是“世界第一扭”宝座的强力竞争者。

“以至简致至繁,这是我们对宇宙的理解。”在韦业启看来,往往越简约的形体,意味着对细节的要求越高。

韦业启毕业于伦敦大学巴特莱特建筑学院,拥有近30年建筑设计经验,“大道至简”是他一直秉承的建筑设计理念。谈及自己的设计理念,他用One Move Architect做出概括。“One Move Architect,即只用一个方法,一个动作解决所有问题。”韦业启认为,每个设计都有重点,与其把所有东西混在一起产生一个模糊的概念,不如用最简洁的方式诠释一个核心,“倘若能做到不需要建筑师说明,也能让大家看懂这个项目的内涵,这才最棒。”

后疫情时代来临,极简主义风潮正在整个设计界逐渐蔓延。“这种设计风格,一直以来都受到不少人关注。”80后的中国独立设计师帕瓦力出身于艺术世家,自小学习美术与设计,如今已拥有自己的设计品牌。她解释,西方的极简主义最早起源于1950年代的西方艺术运动,80年代末90年代初才开始运用到室内设计,但设计行业都是相通的,不管是室内设计、建筑设计、工业设计还是服装设计,临行趋势和相关材质也是相融合的。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设计管理研究所所长蔡军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也表示,极简主义是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兴起,但这种设计风格更早可以追溯到1917年至1920年的一段时期,包豪斯风格的诞生。包豪斯是德国魏玛市的公立包豪斯学校简称,后改称设计学院,习惯上仍沿称包豪斯。它的成立标志着现代设计教育的诞生,对世界现代设计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也是世界上第一所完全为发展现代设计教育而建立的学院。

“现代主义设计,其实就带有极简主义风格。”蔡军点出,在包豪斯风格出现之前,德国建筑师卢斯就曾提出装饰就是罪恶的说法,他认为装饰的东西就是罪恶的东西,主张去装饰、去复杂、去图形的。

蔡军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极简主义风格在不同时期都曾反复出现过,只不过人们更善于展望未来,而少有人回溯历史。当前,就是极简主义回归的又一浪潮,这种回归可从近几年的巴黎时装周和上海时装周上找到蛛丝马迹。巴黎时装周的前后变化更为明显,无论从色彩,还是设计方式,确实都能感受到。极简主义风潮的回归,一方面是因为在大的时代浪潮下面,人们会更多地在潜意识下去接受环保和可持续这样的一些理念,而另外的重要因素就是新冠疫情。

“极简主义代表一种生活态度,去掉繁琐的外在,直达内心深处。”帕瓦力深表认同地说,疫情让每个人的节奏都慢了下来,有时间沉淀下来思考人生和活着的意义,也改变了很多人之前的理念。比如户外的兴起就属于大家对自然的敬畏和憧憬。极简风格我认为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其实,重大危机对于设计风格产生影响的历史由来已久。

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之后,时尚界就曾掀起“去Logo化”的Normcore风潮,这是由英文单词“Normal”和“Hardcore”组成的一个合成词。彼时,设计师们大多以无明显标志、平淡不复杂的设计为核心,这是一股崇尚简约舒适又不失时尚的极简风潮。

这次新冠疫情后,也有改变。FIT博物馆的教育和研究策展人MelissaMarra-Alvarez预测,在社会经济环境的多管齐效的影响下,人们将从疾病大流行中看到一个不同的世界。未来主义者、设计师和教育家GeraldineWharry也表示,全球范围内的疫情流行还将改变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欲望,这两个因素都是设计师要考虑的。

梁源曾是朋友圈子里的小众代表。毕业于辽宁省工艺美术学院的她,受到自己专业背景的影响,一直偏好极简风设计。经典款系的布艺沙发,流线型的原木色茶几,以及一旁的水泥色盆栽花盆,梁源的生活场景中充斥各种简单的色彩和配饰。有不少朋友笑称,刚刚34岁的梁源已经过上归隐山林的日子。

“简约但不简单,这是我的原则。”梁源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我并不排斥朋友们推荐的一些潮流设计,只是我更喜欢经典的款式,尽管不是当下最流行的,但是经典的东西永远不会过时。”

但是疫情后,梁源渐渐发现,越来越多品牌开始推崇极简要素,身边的朋友也开始慢慢有了这样的喜好,不少人还希望梁源为他们推荐一些极简风的牌子。“这种转变还是挺明显的。”梁源对这种变化尤为惊喜。

“疫情,无疑是极简主义风潮盛行的一个重要推手。”安迈企业顾问高级董事高欢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疫情使商业行为暂停下来,使消费者有机会审视真正需求。大家停下来思考的同时,也会感受到疫情带来的极大不安全感,使人下意识探寻什么才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甚至会问“如果有一天,某些物质的东西不再存在,生活将会怎样”这样深刻的问题。

这一系列的心理变化,使极简主义在疫情之后越来越变成主流趋势。

在梁源为朋友们推荐的牌子中,JIL SANDER是她最常提及的选项。JIL SANDER是由德国人Jil Sander在1973年推出的同名品牌,以极简主义美学设计著称。Jil Sander本人还被美国《名利场》杂志称为是“极简主义女皇”。

据中国国家设计期刊、学术刊物《艺术与设计》刊登的论文《浅析极简主义服装设计》一文介绍,服装设计的简约之风最早可追溯至二十世纪70年代,当时有个别设计师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与研究,但是这种努力在当时的时代孤掌难鸣,难以激起整个社会的重视,直到十年后,人们开始领悟到简约设计风格的独特魅力,简洁的设计方法开始在服装界不胫而走。

文章指出,在当时的时装界,极简主义的公认领袖和主要代表就是德国设计师Jil Sander、来自意大利的设计师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以及美国设计师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唐娜·卡兰(Donnna Karan)等。其中,乔治·阿玛尼大胆地将自己在男装尝试过的休闲性、运动性引入女装设计,引导出了一场女装的革命;卡尔文·克莱恩和唐娜·卡兰则是美式简约主义的代表,裁剪流畅又不离美式休闲风;而之所以Jil Sander被称为“极简主义时装先驱”,是因为Jil Sander的设计被认为是1920年代出现的包豪斯风格的现代演绎。

原本,Jil Sander仅是一名为时尚杂志工作的编辑。因为工作需要,辗转于各个服装厂商之间,耳濡目染的影响,为她日后独有的时装设计体系奠定坚实基础。

不过,彼时热衷于华丽服饰的时尚圈并不看好Jil Sander所提出的“极简主义”。直至20世纪80年代,日本解构主义对欧洲造成的冲击,JIL SANDER终于得以展现出自己的魅力,甚至于在90年代末成为了“极简主义”服装风格的代表之一。

2009年,Jil Sander个人与全球服装品牌优衣库首次合作,推出“+J”系列,该系列以简约设计、高品质和高性价比著称。由于这一系列产品在消费者中广受好评,掀起了一阵购买狂潮,十一年后,他们又再度携手打造联名款服装。优衣库也成为了Jil Sander的一个重要合作伙伴。

2月16日,优衣库母公司日本迅销集团的市值在收盘达到10.87万亿日元(约合6649亿元人民币),超过ZARA的母公司Inditex,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上市服装公司。4月8日,迅销集团公布2021财年上半年度(截至2021年2月底止)业绩报告。报告内容显示,迅销集团2021财年上半年度综合收益总额为12028亿日元,较上年度同期微降0.5%,综合经营溢利总额为1679亿日元,同比大幅增长22.9%。期内综合收益微幅下降,但经营溢利录得大幅增长。为反映上半年度业绩表现高于预期,迅销略微上调2021财政年度全年度业绩预测。

对于优衣库而言,经典并不意味着简单,背后可能是科技的面料、经典的设计和剪裁、经典的美学理念。一个简约的风格融合多项不简单的工艺和巧思。在简约大气的设计下,优衣库依然能够兼顾功能性、实用性、科技性,重新定义了“简约但不简单”的概念。

蔡军对此深有感触。他介绍,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工业设计师之一、德国设计师迪特·拉姆斯曾提出优良设计的十个标准,而其中之一就是“好的设计是尽可能少的设计”。蔡军认为,极简主义看似简约,而实际上,每一个接口,每一个转角,每一个不同材料的处理和加工的这种细节,都极其讲究,甚至是做到了极端的地步。“我觉得这就是在这个风格设计上对加工工艺要求的一个巨大挑战。”

疫情后,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追求更多功能、更实用的简约风。今年5月,基于这样的消费者洞察,优衣库在全民青春季推出了多款新品,主打面料、设计剪裁上的功能性。如AIRism防晒衣,一件黑科技智造新舒爽,透气、凉感、柔滑、吸汗速干,穿行四季舒爽生活。还有UV黑科技防晒系列,国标认证UPF40+有效阻隔紫外线,令消费者可以享晒活力享健康。通过简约的设计和不简单的功能性,助力开启全民无龄青春生活,满足新常态下人们对经典简约、高性价比的双重需求。

在优衣库春夏新品展会发布会上,知名的工业设计师、YANG Design创始人杨明洁表示,“中国的文化和美学,其实已经开始在回归,进入到一个更高级的消费阶段。而在这个过程当中,美学特征一定是在做减法的。”“我也会去看宋代的画,大面积的留白,这种留白是西方的油画里面不会出现的。”杨明洁表示,自己对于这种极简的美学非常的着迷,这种风格影响到了当代日本的,也影响到了中国现在的设计,而这也体现在了优衣库的服装设计中。“这种迷人的极简,很有意思,很高级。”

从两个服装品牌的设计理念上不难看出,极简主义风格一直以来就存在于设计潮流之中:苹果一系列产品的极简主义设计深得消费者青睐、特斯拉极简的设计(外观和内饰)也获得消费者极大的关注。而疫情给了极简主义一个得以再次盛行的“窗口”,尤其,极简在名人效应带动下获得越来越多消费者青睐—史蒂夫·乔布斯定制了数十件三宅一生黑色高领毛衣,并在不同场合穿着;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曾晒出其衣柜里数十件Brunello Cucinelli同款T恤。

这股极简之风也吹到世界各地。曾经,东南亚在服装设计方面曾长时间处于“食物链底端”,但近年来社交网络的发展和世界愈加多元的文化观念也让亚洲设计走上国际舞台。

特别在极简主义流行起来以后,越南的时尚品牌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涌现。成立于越南河内的Subtle Studios,就以独特的百叶褶皱、抽绳等突出重围,在颜色方面,Subtle Studios喜爱将经典的大地色、黑白色等净色运用在时装之上。由于品牌诞生于东南亚,亚麻则自然而然成为了Subtle Studios偏爱的面料之一。

“消费者追求极简是伴随近年来的消费升级,也是购买行为成熟化的一种表现。”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吴皓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随着消费者不断成熟,对于自我的认知和期望更加明确,因此在购买时会更聚焦围绕自身核心需求的品牌、产品上。同时,消费者也可以省下精力而不必去做复杂的选择。

自去年疫情后,陈矛也开始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生活。作为一家全球500强企业的中层领导,陈矛需要出席很多不同规模的会议和论坛。陈矛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自己之前工作繁忙,每天的时间安排十分紧凑,有时候根本来不及考虑自己生活上的事情。

低调、得体是陈矛对于自己衣着的最基本要求。陈矛的衣柜乍看都是同样的衣服和领带,但细细看来,其实色调、款式不尽相同。“我比较喜欢一些经典款式,对衣服本身的花色、图案没什么要求,也没时间要求,如果一定要说标准,就是越简约越好吧。”陈矛说,自己现在会着重选择几个牌子,不用多费脑筋。

“好好生活才是人这一辈子追求的根本。”陈矛意识到,追求简单并不是问题但是并不能对生活置之不理,所以越是忙碌,他越发希望生活里处处都能井井有条。最近,他还刚入手了无印良品的透明收纳盒,试图把工作桌台上零碎的东西都整合到一起。

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下,多数人的消费行为和习惯在渐渐发生着变化,而这也开始推动着商家不断基于此做出改变,使得市场上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特定产品。反过来,这些产品也在促使人们日益强化类似消费观念,形成了一种循环。

同为日本企业的杂货品牌无印良品,也被视为极简主义的代表之一。通过实现商品生产流程的合理化,制造简洁而舒心的商品。无印良品认为,他们从合理的生产工序中诞生的商品非常简洁,也正因为简单而空白,才会诞生接纳所有人思想的高度灵活性。无印良品有3个基本原则,其一是原材料的选择;其二是工序的改善;其三则是包装的简化。

吴皓认为,对于品牌而言,深度理解目标消费者的需求,从而打造持续性爆品,是抓住极简主义消费者的关键,同时需要在产品设计、营销角度化繁为简,突出产品的核心功能。对于零售商而言,装修、视觉陈列、产品组合则需要基于目标客户群进行调整。

需求端对极简的追求一直与供给端的推动博弈,此消彼长。在这样的循环中,最大的改变就是市场从量的增长变成质的增长。“消费者对于极简的追求或许会长期存在。”高欢认为,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低成本的消耗品越来越被市场抛弃,而高质量耐用的产品会更受消费者青睐。

“极简风格,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不可或缺也是很重要的一种风格所在。我认为未来经过大家的沉淀,慢慢都会对自身有更深刻的解读,喜欢简单自在风格的人,也会一直持续下去,这个跟流行无关,是一种生活态度。”帕瓦力说。撰文/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极简设计正当时

发布日期:2021-05-17 17:19
摘要:“消费者追求极简是伴随近年来的消费升级,也是购买行为成熟化的一种表现;后疫情时代来临,极简主义风潮正在整个设计界逐渐蔓延。


OR--商业新媒体

简约的线条,漂亮的双曲线,远远看去,坐落在当地北部新区幸福广场北侧的重庆高科太阳座仿佛一道光直入云霄。坚硬的建筑材质,仅靠弧线就勾勒出柔美的“腰肢”,在城市的一众建筑中脱颖而出。

这座建筑,由全球六大建筑事务所之一的凯达环球(Aedas)主导设计,已初见雏形。项目设计师、Aedas全球设计董事韦业启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灵感取源于北极光,预计2022年即可完成竣工。而这看似简单的南北立面弧形扭曲造型,却是最大的技术难点。韦业启解释,项目体量中最大单层扭拧角度达8.8度/层,远超同类项目,是全球现有的超高层项目单层最大扭拧角度的近1.5倍,建成后将是“世界第一扭”宝座的强力竞争者。

“以至简致至繁,这是我们对宇宙的理解。”在韦业启看来,往往越简约的形体,意味着对细节的要求越高。

韦业启毕业于伦敦大学巴特莱特建筑学院,拥有近30年建筑设计经验,“大道至简”是他一直秉承的建筑设计理念。谈及自己的设计理念,他用One Move Architect做出概括。“One Move Architect,即只用一个方法,一个动作解决所有问题。”韦业启认为,每个设计都有重点,与其把所有东西混在一起产生一个模糊的概念,不如用最简洁的方式诠释一个核心,“倘若能做到不需要建筑师说明,也能让大家看懂这个项目的内涵,这才最棒。”

后疫情时代来临,极简主义风潮正在整个设计界逐渐蔓延。“这种设计风格,一直以来都受到不少人关注。”80后的中国独立设计师帕瓦力出身于艺术世家,自小学习美术与设计,如今已拥有自己的设计品牌。她解释,西方的极简主义最早起源于1950年代的西方艺术运动,80年代末90年代初才开始运用到室内设计,但设计行业都是相通的,不管是室内设计、建筑设计、工业设计还是服装设计,临行趋势和相关材质也是相融合的。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设计管理研究所所长蔡军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也表示,极简主义是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兴起,但这种设计风格更早可以追溯到1917年至1920年的一段时期,包豪斯风格的诞生。包豪斯是德国魏玛市的公立包豪斯学校简称,后改称设计学院,习惯上仍沿称包豪斯。它的成立标志着现代设计教育的诞生,对世界现代设计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也是世界上第一所完全为发展现代设计教育而建立的学院。

“现代主义设计,其实就带有极简主义风格。”蔡军点出,在包豪斯风格出现之前,德国建筑师卢斯就曾提出装饰就是罪恶的说法,他认为装饰的东西就是罪恶的东西,主张去装饰、去复杂、去图形的。

蔡军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极简主义风格在不同时期都曾反复出现过,只不过人们更善于展望未来,而少有人回溯历史。当前,就是极简主义回归的又一浪潮,这种回归可从近几年的巴黎时装周和上海时装周上找到蛛丝马迹。巴黎时装周的前后变化更为明显,无论从色彩,还是设计方式,确实都能感受到。极简主义风潮的回归,一方面是因为在大的时代浪潮下面,人们会更多地在潜意识下去接受环保和可持续这样的一些理念,而另外的重要因素就是新冠疫情。

“极简主义代表一种生活态度,去掉繁琐的外在,直达内心深处。”帕瓦力深表认同地说,疫情让每个人的节奏都慢了下来,有时间沉淀下来思考人生和活着的意义,也改变了很多人之前的理念。比如户外的兴起就属于大家对自然的敬畏和憧憬。极简风格我认为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其实,重大危机对于设计风格产生影响的历史由来已久。

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之后,时尚界就曾掀起“去Logo化”的Normcore风潮,这是由英文单词“Normal”和“Hardcore”组成的一个合成词。彼时,设计师们大多以无明显标志、平淡不复杂的设计为核心,这是一股崇尚简约舒适又不失时尚的极简风潮。

这次新冠疫情后,也有改变。FIT博物馆的教育和研究策展人MelissaMarra-Alvarez预测,在社会经济环境的多管齐效的影响下,人们将从疾病大流行中看到一个不同的世界。未来主义者、设计师和教育家GeraldineWharry也表示,全球范围内的疫情流行还将改变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欲望,这两个因素都是设计师要考虑的。

梁源曾是朋友圈子里的小众代表。毕业于辽宁省工艺美术学院的她,受到自己专业背景的影响,一直偏好极简风设计。经典款系的布艺沙发,流线型的原木色茶几,以及一旁的水泥色盆栽花盆,梁源的生活场景中充斥各种简单的色彩和配饰。有不少朋友笑称,刚刚34岁的梁源已经过上归隐山林的日子。

“简约但不简单,这是我的原则。”梁源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我并不排斥朋友们推荐的一些潮流设计,只是我更喜欢经典的款式,尽管不是当下最流行的,但是经典的东西永远不会过时。”

但是疫情后,梁源渐渐发现,越来越多品牌开始推崇极简要素,身边的朋友也开始慢慢有了这样的喜好,不少人还希望梁源为他们推荐一些极简风的牌子。“这种转变还是挺明显的。”梁源对这种变化尤为惊喜。

“疫情,无疑是极简主义风潮盛行的一个重要推手。”安迈企业顾问高级董事高欢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疫情使商业行为暂停下来,使消费者有机会审视真正需求。大家停下来思考的同时,也会感受到疫情带来的极大不安全感,使人下意识探寻什么才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甚至会问“如果有一天,某些物质的东西不再存在,生活将会怎样”这样深刻的问题。

这一系列的心理变化,使极简主义在疫情之后越来越变成主流趋势。

在梁源为朋友们推荐的牌子中,JIL SANDER是她最常提及的选项。JIL SANDER是由德国人Jil Sander在1973年推出的同名品牌,以极简主义美学设计著称。Jil Sander本人还被美国《名利场》杂志称为是“极简主义女皇”。

据中国国家设计期刊、学术刊物《艺术与设计》刊登的论文《浅析极简主义服装设计》一文介绍,服装设计的简约之风最早可追溯至二十世纪70年代,当时有个别设计师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与研究,但是这种努力在当时的时代孤掌难鸣,难以激起整个社会的重视,直到十年后,人们开始领悟到简约设计风格的独特魅力,简洁的设计方法开始在服装界不胫而走。

文章指出,在当时的时装界,极简主义的公认领袖和主要代表就是德国设计师Jil Sander、来自意大利的设计师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以及美国设计师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唐娜·卡兰(Donnna Karan)等。其中,乔治·阿玛尼大胆地将自己在男装尝试过的休闲性、运动性引入女装设计,引导出了一场女装的革命;卡尔文·克莱恩和唐娜·卡兰则是美式简约主义的代表,裁剪流畅又不离美式休闲风;而之所以Jil Sander被称为“极简主义时装先驱”,是因为Jil Sander的设计被认为是1920年代出现的包豪斯风格的现代演绎。

原本,Jil Sander仅是一名为时尚杂志工作的编辑。因为工作需要,辗转于各个服装厂商之间,耳濡目染的影响,为她日后独有的时装设计体系奠定坚实基础。

不过,彼时热衷于华丽服饰的时尚圈并不看好Jil Sander所提出的“极简主义”。直至20世纪80年代,日本解构主义对欧洲造成的冲击,JIL SANDER终于得以展现出自己的魅力,甚至于在90年代末成为了“极简主义”服装风格的代表之一。

2009年,Jil Sander个人与全球服装品牌优衣库首次合作,推出“+J”系列,该系列以简约设计、高品质和高性价比著称。由于这一系列产品在消费者中广受好评,掀起了一阵购买狂潮,十一年后,他们又再度携手打造联名款服装。优衣库也成为了Jil Sander的一个重要合作伙伴。

2月16日,优衣库母公司日本迅销集团的市值在收盘达到10.87万亿日元(约合6649亿元人民币),超过ZARA的母公司Inditex,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上市服装公司。4月8日,迅销集团公布2021财年上半年度(截至2021年2月底止)业绩报告。报告内容显示,迅销集团2021财年上半年度综合收益总额为12028亿日元,较上年度同期微降0.5%,综合经营溢利总额为1679亿日元,同比大幅增长22.9%。期内综合收益微幅下降,但经营溢利录得大幅增长。为反映上半年度业绩表现高于预期,迅销略微上调2021财政年度全年度业绩预测。

对于优衣库而言,经典并不意味着简单,背后可能是科技的面料、经典的设计和剪裁、经典的美学理念。一个简约的风格融合多项不简单的工艺和巧思。在简约大气的设计下,优衣库依然能够兼顾功能性、实用性、科技性,重新定义了“简约但不简单”的概念。

蔡军对此深有感触。他介绍,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工业设计师之一、德国设计师迪特·拉姆斯曾提出优良设计的十个标准,而其中之一就是“好的设计是尽可能少的设计”。蔡军认为,极简主义看似简约,而实际上,每一个接口,每一个转角,每一个不同材料的处理和加工的这种细节,都极其讲究,甚至是做到了极端的地步。“我觉得这就是在这个风格设计上对加工工艺要求的一个巨大挑战。”

疫情后,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追求更多功能、更实用的简约风。今年5月,基于这样的消费者洞察,优衣库在全民青春季推出了多款新品,主打面料、设计剪裁上的功能性。如AIRism防晒衣,一件黑科技智造新舒爽,透气、凉感、柔滑、吸汗速干,穿行四季舒爽生活。还有UV黑科技防晒系列,国标认证UPF40+有效阻隔紫外线,令消费者可以享晒活力享健康。通过简约的设计和不简单的功能性,助力开启全民无龄青春生活,满足新常态下人们对经典简约、高性价比的双重需求。

在优衣库春夏新品展会发布会上,知名的工业设计师、YANG Design创始人杨明洁表示,“中国的文化和美学,其实已经开始在回归,进入到一个更高级的消费阶段。而在这个过程当中,美学特征一定是在做减法的。”“我也会去看宋代的画,大面积的留白,这种留白是西方的油画里面不会出现的。”杨明洁表示,自己对于这种极简的美学非常的着迷,这种风格影响到了当代日本的,也影响到了中国现在的设计,而这也体现在了优衣库的服装设计中。“这种迷人的极简,很有意思,很高级。”

从两个服装品牌的设计理念上不难看出,极简主义风格一直以来就存在于设计潮流之中:苹果一系列产品的极简主义设计深得消费者青睐、特斯拉极简的设计(外观和内饰)也获得消费者极大的关注。而疫情给了极简主义一个得以再次盛行的“窗口”,尤其,极简在名人效应带动下获得越来越多消费者青睐—史蒂夫·乔布斯定制了数十件三宅一生黑色高领毛衣,并在不同场合穿着;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曾晒出其衣柜里数十件Brunello Cucinelli同款T恤。

这股极简之风也吹到世界各地。曾经,东南亚在服装设计方面曾长时间处于“食物链底端”,但近年来社交网络的发展和世界愈加多元的文化观念也让亚洲设计走上国际舞台。

特别在极简主义流行起来以后,越南的时尚品牌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涌现。成立于越南河内的Subtle Studios,就以独特的百叶褶皱、抽绳等突出重围,在颜色方面,Subtle Studios喜爱将经典的大地色、黑白色等净色运用在时装之上。由于品牌诞生于东南亚,亚麻则自然而然成为了Subtle Studios偏爱的面料之一。

“消费者追求极简是伴随近年来的消费升级,也是购买行为成熟化的一种表现。”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吴皓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随着消费者不断成熟,对于自我的认知和期望更加明确,因此在购买时会更聚焦围绕自身核心需求的品牌、产品上。同时,消费者也可以省下精力而不必去做复杂的选择。

自去年疫情后,陈矛也开始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生活。作为一家全球500强企业的中层领导,陈矛需要出席很多不同规模的会议和论坛。陈矛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自己之前工作繁忙,每天的时间安排十分紧凑,有时候根本来不及考虑自己生活上的事情。

低调、得体是陈矛对于自己衣着的最基本要求。陈矛的衣柜乍看都是同样的衣服和领带,但细细看来,其实色调、款式不尽相同。“我比较喜欢一些经典款式,对衣服本身的花色、图案没什么要求,也没时间要求,如果一定要说标准,就是越简约越好吧。”陈矛说,自己现在会着重选择几个牌子,不用多费脑筋。

“好好生活才是人这一辈子追求的根本。”陈矛意识到,追求简单并不是问题但是并不能对生活置之不理,所以越是忙碌,他越发希望生活里处处都能井井有条。最近,他还刚入手了无印良品的透明收纳盒,试图把工作桌台上零碎的东西都整合到一起。

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下,多数人的消费行为和习惯在渐渐发生着变化,而这也开始推动着商家不断基于此做出改变,使得市场上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特定产品。反过来,这些产品也在促使人们日益强化类似消费观念,形成了一种循环。

同为日本企业的杂货品牌无印良品,也被视为极简主义的代表之一。通过实现商品生产流程的合理化,制造简洁而舒心的商品。无印良品认为,他们从合理的生产工序中诞生的商品非常简洁,也正因为简单而空白,才会诞生接纳所有人思想的高度灵活性。无印良品有3个基本原则,其一是原材料的选择;其二是工序的改善;其三则是包装的简化。

吴皓认为,对于品牌而言,深度理解目标消费者的需求,从而打造持续性爆品,是抓住极简主义消费者的关键,同时需要在产品设计、营销角度化繁为简,突出产品的核心功能。对于零售商而言,装修、视觉陈列、产品组合则需要基于目标客户群进行调整。

需求端对极简的追求一直与供给端的推动博弈,此消彼长。在这样的循环中,最大的改变就是市场从量的增长变成质的增长。“消费者对于极简的追求或许会长期存在。”高欢认为,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低成本的消耗品越来越被市场抛弃,而高质量耐用的产品会更受消费者青睐。

“极简风格,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不可或缺也是很重要的一种风格所在。我认为未来经过大家的沉淀,慢慢都会对自身有更深刻的解读,喜欢简单自在风格的人,也会一直持续下去,这个跟流行无关,是一种生活态度。”帕瓦力说。撰文/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