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音乐业务线两位负责人侯德洋和胡琛被全部撤换,腾讯音乐CEO梁柱与现任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接手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



| 崔鹏

OR--商业新媒体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在5月8日下发内部邮件,官宣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

在本次调整中,QQ音乐业务线两位负责人侯德洋和胡琛被全部撤换,腾讯音乐CEO梁柱与现任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接手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

高管汇报暴露问题

据界面新闻了解,梁柱接任CEO之后,在4月中下旬与各大业务线负责人分批开会,听取管理团队汇报。会议结束不久,本次调整的内部信就面向全员发布。

在这一轮高管汇报过程中,暴露出腾讯音乐的不少问题,梁柱也对部分产品的运营数据和战略方向提出质疑。

比如,在某项产品的汇报会上,一位分管流量增长的负责人还没有展示完PPT,便遭遇梁柱的直接挑战,批评其将大量资金用在第三方代理商身上的做法是自嗨,“我不是说你不能花钱,但你把钱花在这种地方(代理商可以人为刷量)毫无意义”。

“ross明显很懂这些门道,跟他讲虚的没用”,参与这场汇报的一位腾讯音乐中干告诉界面新闻。

在QQ音乐的汇报过程中,一位业务负责人因为过于强调用户数据,缺乏清晰战略突破方向,也遭遇梁柱的直接挑战。在某些负责人的汇报缺乏实质性内容时,梁柱还会打断其发言,要求其多讲干货,少说套路。

多位参与汇报的腾讯音乐员工均向界面新闻表示,梁柱对产品的用户体验、商业化进展和创新方向极为关注,并不在意表面数据是否好看,更在乎业务是否有实质性进步。

腾讯音乐一位业务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此前在汤道生担任腾讯音乐董事长期间,就曾对QQ音乐和全民K歌提出过内部批评,认为二者过于沉迷短期用户和营收数字,忽略了产品体验和创新的长期目标,“Dowson直接就说,你一年多赚几个亿,产品做这么烂有什么用”。

该负责人同时对界面新闻表示,腾讯音乐旗下某些产品的考核制订极为随意,个别核心部门直到4月份依然没有明确今年的OKR,“你能相信么,一个季度过去了,今年的OKR还没定下来”。

近年来以抖音和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正在成为音乐内容的新阵地,严重威胁到以QQ音乐、酷狗和酷我为代表的流媒体播放器地位。

数据上的体现更为直观,按照2020年报,腾讯音乐的营收同比增速从2019年的34%降到了14.6%,净利润更是从2019年的117%增速降低至4.3%,在线音乐平台的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减少了3.4%。

字节跳动的野心正在向音乐产业的上游蔓延,对版权采买和UGC内容越来越重视,已经开始从正面挑战腾讯音乐。

然而长期以来,腾讯音乐的部分高管只注重保大盘数据,在关键战略和方向上不敢做决定,害怕犯错,整体思路偏保守。

这直接导致腾讯音乐面对外部竞争的冲击有些无能为力,用户和营收数据表现反而有些挣扎,也让内部很多团队产生不满情绪。

梁柱需要修补腾讯音乐的“裂痕”

内部的松散状态不止如此。由于腾讯音乐内部实行多品牌独立运营策略,直接导致原本隶属腾讯的QQ音乐和全民K歌等产品,与海洋音乐系的酷狗和酷我等产品之间的组织墙高企,产品、运营、技术和市场团队彼此割裂。

这也让腾讯音乐旗下的四大产品线存在较为明显的“山头主义”现象。

梁柱的到来可能会改变这种局面。与腾讯很多早期高管类似,梁柱性格简单直接,对事不对人,敢于做决定,以公司和业务大局优先。

930变革之后梁柱接管QQ,为了解决团队方向迷茫的问题,他为QQ重新梳理了一套新的价值观,同时在内部倡导多做创新尝试,甚至还推出过微信小程序。他多次向团队强调,QQ应该抛弃历史包袱,主动拥抱变化,学习优秀的兄弟产品。

委派梁柱进入腾讯音乐,反映出总办层面对腾讯音乐现状的不满。

类似的情况同样出现在阅文集团身上。在原有管理团队成绩不佳的情况下,腾讯公司副总裁程武入主阅文,接过管理职责,随后很快便厘清业务条线,将阅文与新丽的关系处理妥当,在内部收获良好声誉。

前述腾讯音乐中干告诉界面新闻,梁柱希望统一腾讯音乐旗下的几大产品端,结束各自为战的局面,形成统一产品平台,但内部阻力非常大。

梁柱在SNG(社交网络事业群)任职总经理期间,曾长期管理QQ音乐和全民K歌业务。他在腾讯的一位老部下对界面新闻表示,“ross对Q音很有感情,但第一个调整的也是Q音”。

本次调整后,此前担任SNG增值产品部总经理刘宪凯将管理QQ音乐产品、运营、商业化和直播等业务。

刘宪凯在2017年曾经参与春节红包联合项目,以及运营商王卡项目,这两个项目都拿到了公司级突破奖。刘宪凯在2019年离开腾讯,随后加入腾讯音乐,担任商业产品部总经理一职。

腾讯音乐集团副总裁侯德洋在调整后,将不再负责QQ音乐业务线,转而管理WeSing业务。同时WeSing产品中心更名为QQ音乐国际业务部。

同时,QQ音乐业务线的广告产品部也被撤销,相应职责和人员被统一调整至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

本次腾讯音乐还在集团层面成立两大新部门:基础架构部和内容信息平台部。前者负责腾讯音乐业务线技术和安全中台的研发运营工作,后者负责腾讯音乐版权内容管理,统一对接上游版权供给方和下游内容消费方。

这些调整都预示着梁柱希望在集团层面统一各项业务、减少腾讯音乐大量内耗的期望。QQ音乐换帅只是梁柱改革腾讯音乐的第一步,针对其它产品线的调整已经在路上。

此次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TME”)部分调整方案如下: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梁柱,兼任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负责人,全面负责QQ音乐业务线及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其它管理职责不变。

侯德洋,集团副总裁,兼任CEO助理,担任QQ音乐业务线下国际业务部负责人,向梁柱汇报,不再兼任QQ音乐业务线及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负责人。

刘宪凯,总经理级别,主岗调任为TME商业广告部总经理,负责TME商业广告部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兼任QQ音乐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总经理,负责产品、运营、商业化和直播等非技术侧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向梁柱汇报。

胡琛,副总经理级别,主岗调任为QQ音乐业务线下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向国际业务部负责人侯德洋汇报;兼任QQ音乐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副总经理,负责MOO项目中心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向梁柱汇报。

傅鸿城,副总经理级别,主岗调任为TME基础架构部副总经理,向梁柱汇报。兼任TME商业广告部技术负责人,实线向梁柱汇报,虚线向TME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汇报;兼任QQ音乐业务线社区平台产品部技术负责人,实线向梁柱汇报,虚线向社区产品部副总经理计鸣钟汇报。

周文江,副总经理级别,担任QQ音乐业务线下基础平台部副总经理,兼任QQ音乐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技术负责人,向梁柱汇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QQ音乐换帅,梁柱力推腾讯音乐改革

发布日期:2021-05-17 08:18
QQ音乐业务线两位负责人侯德洋和胡琛被全部撤换,腾讯音乐CEO梁柱与现任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接手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



| 崔鹏

OR--商业新媒体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在5月8日下发内部邮件,官宣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

在本次调整中,QQ音乐业务线两位负责人侯德洋和胡琛被全部撤换,腾讯音乐CEO梁柱与现任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接手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

高管汇报暴露问题

据界面新闻了解,梁柱接任CEO之后,在4月中下旬与各大业务线负责人分批开会,听取管理团队汇报。会议结束不久,本次调整的内部信就面向全员发布。

在这一轮高管汇报过程中,暴露出腾讯音乐的不少问题,梁柱也对部分产品的运营数据和战略方向提出质疑。

比如,在某项产品的汇报会上,一位分管流量增长的负责人还没有展示完PPT,便遭遇梁柱的直接挑战,批评其将大量资金用在第三方代理商身上的做法是自嗨,“我不是说你不能花钱,但你把钱花在这种地方(代理商可以人为刷量)毫无意义”。

“ross明显很懂这些门道,跟他讲虚的没用”,参与这场汇报的一位腾讯音乐中干告诉界面新闻。

在QQ音乐的汇报过程中,一位业务负责人因为过于强调用户数据,缺乏清晰战略突破方向,也遭遇梁柱的直接挑战。在某些负责人的汇报缺乏实质性内容时,梁柱还会打断其发言,要求其多讲干货,少说套路。

多位参与汇报的腾讯音乐员工均向界面新闻表示,梁柱对产品的用户体验、商业化进展和创新方向极为关注,并不在意表面数据是否好看,更在乎业务是否有实质性进步。

腾讯音乐一位业务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此前在汤道生担任腾讯音乐董事长期间,就曾对QQ音乐和全民K歌提出过内部批评,认为二者过于沉迷短期用户和营收数字,忽略了产品体验和创新的长期目标,“Dowson直接就说,你一年多赚几个亿,产品做这么烂有什么用”。

该负责人同时对界面新闻表示,腾讯音乐旗下某些产品的考核制订极为随意,个别核心部门直到4月份依然没有明确今年的OKR,“你能相信么,一个季度过去了,今年的OKR还没定下来”。

近年来以抖音和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正在成为音乐内容的新阵地,严重威胁到以QQ音乐、酷狗和酷我为代表的流媒体播放器地位。

数据上的体现更为直观,按照2020年报,腾讯音乐的营收同比增速从2019年的34%降到了14.6%,净利润更是从2019年的117%增速降低至4.3%,在线音乐平台的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减少了3.4%。

字节跳动的野心正在向音乐产业的上游蔓延,对版权采买和UGC内容越来越重视,已经开始从正面挑战腾讯音乐。

然而长期以来,腾讯音乐的部分高管只注重保大盘数据,在关键战略和方向上不敢做决定,害怕犯错,整体思路偏保守。

这直接导致腾讯音乐面对外部竞争的冲击有些无能为力,用户和营收数据表现反而有些挣扎,也让内部很多团队产生不满情绪。

梁柱需要修补腾讯音乐的“裂痕”

内部的松散状态不止如此。由于腾讯音乐内部实行多品牌独立运营策略,直接导致原本隶属腾讯的QQ音乐和全民K歌等产品,与海洋音乐系的酷狗和酷我等产品之间的组织墙高企,产品、运营、技术和市场团队彼此割裂。

这也让腾讯音乐旗下的四大产品线存在较为明显的“山头主义”现象。

梁柱的到来可能会改变这种局面。与腾讯很多早期高管类似,梁柱性格简单直接,对事不对人,敢于做决定,以公司和业务大局优先。

930变革之后梁柱接管QQ,为了解决团队方向迷茫的问题,他为QQ重新梳理了一套新的价值观,同时在内部倡导多做创新尝试,甚至还推出过微信小程序。他多次向团队强调,QQ应该抛弃历史包袱,主动拥抱变化,学习优秀的兄弟产品。

委派梁柱进入腾讯音乐,反映出总办层面对腾讯音乐现状的不满。

类似的情况同样出现在阅文集团身上。在原有管理团队成绩不佳的情况下,腾讯公司副总裁程武入主阅文,接过管理职责,随后很快便厘清业务条线,将阅文与新丽的关系处理妥当,在内部收获良好声誉。

前述腾讯音乐中干告诉界面新闻,梁柱希望统一腾讯音乐旗下的几大产品端,结束各自为战的局面,形成统一产品平台,但内部阻力非常大。

梁柱在SNG(社交网络事业群)任职总经理期间,曾长期管理QQ音乐和全民K歌业务。他在腾讯的一位老部下对界面新闻表示,“ross对Q音很有感情,但第一个调整的也是Q音”。

本次调整后,此前担任SNG增值产品部总经理刘宪凯将管理QQ音乐产品、运营、商业化和直播等业务。

刘宪凯在2017年曾经参与春节红包联合项目,以及运营商王卡项目,这两个项目都拿到了公司级突破奖。刘宪凯在2019年离开腾讯,随后加入腾讯音乐,担任商业产品部总经理一职。

腾讯音乐集团副总裁侯德洋在调整后,将不再负责QQ音乐业务线,转而管理WeSing业务。同时WeSing产品中心更名为QQ音乐国际业务部。

同时,QQ音乐业务线的广告产品部也被撤销,相应职责和人员被统一调整至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

本次腾讯音乐还在集团层面成立两大新部门:基础架构部和内容信息平台部。前者负责腾讯音乐业务线技术和安全中台的研发运营工作,后者负责腾讯音乐版权内容管理,统一对接上游版权供给方和下游内容消费方。

这些调整都预示着梁柱希望在集团层面统一各项业务、减少腾讯音乐大量内耗的期望。QQ音乐换帅只是梁柱改革腾讯音乐的第一步,针对其它产品线的调整已经在路上。

此次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TME”)部分调整方案如下: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梁柱,兼任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负责人,全面负责QQ音乐业务线及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其它管理职责不变。

侯德洋,集团副总裁,兼任CEO助理,担任QQ音乐业务线下国际业务部负责人,向梁柱汇报,不再兼任QQ音乐业务线及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负责人。

刘宪凯,总经理级别,主岗调任为TME商业广告部总经理,负责TME商业广告部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兼任QQ音乐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总经理,负责产品、运营、商业化和直播等非技术侧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向梁柱汇报。

胡琛,副总经理级别,主岗调任为QQ音乐业务线下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向国际业务部负责人侯德洋汇报;兼任QQ音乐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副总经理,负责MOO项目中心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向梁柱汇报。

傅鸿城,副总经理级别,主岗调任为TME基础架构部副总经理,向梁柱汇报。兼任TME商业广告部技术负责人,实线向梁柱汇报,虚线向TME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汇报;兼任QQ音乐业务线社区平台产品部技术负责人,实线向梁柱汇报,虚线向社区产品部副总经理计鸣钟汇报。

周文江,副总经理级别,担任QQ音乐业务线下基础平台部副总经理,兼任QQ音乐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技术负责人,向梁柱汇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QQ音乐业务线两位负责人侯德洋和胡琛被全部撤换,腾讯音乐CEO梁柱与现任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接手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



| 崔鹏

OR--商业新媒体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在5月8日下发内部邮件,官宣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

在本次调整中,QQ音乐业务线两位负责人侯德洋和胡琛被全部撤换,腾讯音乐CEO梁柱与现任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接手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

高管汇报暴露问题

据界面新闻了解,梁柱接任CEO之后,在4月中下旬与各大业务线负责人分批开会,听取管理团队汇报。会议结束不久,本次调整的内部信就面向全员发布。

在这一轮高管汇报过程中,暴露出腾讯音乐的不少问题,梁柱也对部分产品的运营数据和战略方向提出质疑。

比如,在某项产品的汇报会上,一位分管流量增长的负责人还没有展示完PPT,便遭遇梁柱的直接挑战,批评其将大量资金用在第三方代理商身上的做法是自嗨,“我不是说你不能花钱,但你把钱花在这种地方(代理商可以人为刷量)毫无意义”。

“ross明显很懂这些门道,跟他讲虚的没用”,参与这场汇报的一位腾讯音乐中干告诉界面新闻。

在QQ音乐的汇报过程中,一位业务负责人因为过于强调用户数据,缺乏清晰战略突破方向,也遭遇梁柱的直接挑战。在某些负责人的汇报缺乏实质性内容时,梁柱还会打断其发言,要求其多讲干货,少说套路。

多位参与汇报的腾讯音乐员工均向界面新闻表示,梁柱对产品的用户体验、商业化进展和创新方向极为关注,并不在意表面数据是否好看,更在乎业务是否有实质性进步。

腾讯音乐一位业务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此前在汤道生担任腾讯音乐董事长期间,就曾对QQ音乐和全民K歌提出过内部批评,认为二者过于沉迷短期用户和营收数字,忽略了产品体验和创新的长期目标,“Dowson直接就说,你一年多赚几个亿,产品做这么烂有什么用”。

该负责人同时对界面新闻表示,腾讯音乐旗下某些产品的考核制订极为随意,个别核心部门直到4月份依然没有明确今年的OKR,“你能相信么,一个季度过去了,今年的OKR还没定下来”。

近年来以抖音和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正在成为音乐内容的新阵地,严重威胁到以QQ音乐、酷狗和酷我为代表的流媒体播放器地位。

数据上的体现更为直观,按照2020年报,腾讯音乐的营收同比增速从2019年的34%降到了14.6%,净利润更是从2019年的117%增速降低至4.3%,在线音乐平台的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减少了3.4%。

字节跳动的野心正在向音乐产业的上游蔓延,对版权采买和UGC内容越来越重视,已经开始从正面挑战腾讯音乐。

然而长期以来,腾讯音乐的部分高管只注重保大盘数据,在关键战略和方向上不敢做决定,害怕犯错,整体思路偏保守。

这直接导致腾讯音乐面对外部竞争的冲击有些无能为力,用户和营收数据表现反而有些挣扎,也让内部很多团队产生不满情绪。

梁柱需要修补腾讯音乐的“裂痕”

内部的松散状态不止如此。由于腾讯音乐内部实行多品牌独立运营策略,直接导致原本隶属腾讯的QQ音乐和全民K歌等产品,与海洋音乐系的酷狗和酷我等产品之间的组织墙高企,产品、运营、技术和市场团队彼此割裂。

这也让腾讯音乐旗下的四大产品线存在较为明显的“山头主义”现象。

梁柱的到来可能会改变这种局面。与腾讯很多早期高管类似,梁柱性格简单直接,对事不对人,敢于做决定,以公司和业务大局优先。

930变革之后梁柱接管QQ,为了解决团队方向迷茫的问题,他为QQ重新梳理了一套新的价值观,同时在内部倡导多做创新尝试,甚至还推出过微信小程序。他多次向团队强调,QQ应该抛弃历史包袱,主动拥抱变化,学习优秀的兄弟产品。

委派梁柱进入腾讯音乐,反映出总办层面对腾讯音乐现状的不满。

类似的情况同样出现在阅文集团身上。在原有管理团队成绩不佳的情况下,腾讯公司副总裁程武入主阅文,接过管理职责,随后很快便厘清业务条线,将阅文与新丽的关系处理妥当,在内部收获良好声誉。

前述腾讯音乐中干告诉界面新闻,梁柱希望统一腾讯音乐旗下的几大产品端,结束各自为战的局面,形成统一产品平台,但内部阻力非常大。

梁柱在SNG(社交网络事业群)任职总经理期间,曾长期管理QQ音乐和全民K歌业务。他在腾讯的一位老部下对界面新闻表示,“ross对Q音很有感情,但第一个调整的也是Q音”。

本次调整后,此前担任SNG增值产品部总经理刘宪凯将管理QQ音乐产品、运营、商业化和直播等业务。

刘宪凯在2017年曾经参与春节红包联合项目,以及运营商王卡项目,这两个项目都拿到了公司级突破奖。刘宪凯在2019年离开腾讯,随后加入腾讯音乐,担任商业产品部总经理一职。

腾讯音乐集团副总裁侯德洋在调整后,将不再负责QQ音乐业务线,转而管理WeSing业务。同时WeSing产品中心更名为QQ音乐国际业务部。

同时,QQ音乐业务线的广告产品部也被撤销,相应职责和人员被统一调整至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

本次腾讯音乐还在集团层面成立两大新部门:基础架构部和内容信息平台部。前者负责腾讯音乐业务线技术和安全中台的研发运营工作,后者负责腾讯音乐版权内容管理,统一对接上游版权供给方和下游内容消费方。

这些调整都预示着梁柱希望在集团层面统一各项业务、减少腾讯音乐大量内耗的期望。QQ音乐换帅只是梁柱改革腾讯音乐的第一步,针对其它产品线的调整已经在路上。

此次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TME”)部分调整方案如下: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梁柱,兼任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负责人,全面负责QQ音乐业务线及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其它管理职责不变。

侯德洋,集团副总裁,兼任CEO助理,担任QQ音乐业务线下国际业务部负责人,向梁柱汇报,不再兼任QQ音乐业务线及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负责人。

刘宪凯,总经理级别,主岗调任为TME商业广告部总经理,负责TME商业广告部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兼任QQ音乐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总经理,负责产品、运营、商业化和直播等非技术侧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向梁柱汇报。

胡琛,副总经理级别,主岗调任为QQ音乐业务线下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向国际业务部负责人侯德洋汇报;兼任QQ音乐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副总经理,负责MOO项目中心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向梁柱汇报。

傅鸿城,副总经理级别,主岗调任为TME基础架构部副总经理,向梁柱汇报。兼任TME商业广告部技术负责人,实线向梁柱汇报,虚线向TME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汇报;兼任QQ音乐业务线社区平台产品部技术负责人,实线向梁柱汇报,虚线向社区产品部副总经理计鸣钟汇报。

周文江,副总经理级别,担任QQ音乐业务线下基础平台部副总经理,兼任QQ音乐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技术负责人,向梁柱汇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QQ音乐换帅,梁柱力推腾讯音乐改革

发布日期:2021-05-17 08:18
QQ音乐业务线两位负责人侯德洋和胡琛被全部撤换,腾讯音乐CEO梁柱与现任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接手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



| 崔鹏

OR--商业新媒体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在5月8日下发内部邮件,官宣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

在本次调整中,QQ音乐业务线两位负责人侯德洋和胡琛被全部撤换,腾讯音乐CEO梁柱与现任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接手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

高管汇报暴露问题

据界面新闻了解,梁柱接任CEO之后,在4月中下旬与各大业务线负责人分批开会,听取管理团队汇报。会议结束不久,本次调整的内部信就面向全员发布。

在这一轮高管汇报过程中,暴露出腾讯音乐的不少问题,梁柱也对部分产品的运营数据和战略方向提出质疑。

比如,在某项产品的汇报会上,一位分管流量增长的负责人还没有展示完PPT,便遭遇梁柱的直接挑战,批评其将大量资金用在第三方代理商身上的做法是自嗨,“我不是说你不能花钱,但你把钱花在这种地方(代理商可以人为刷量)毫无意义”。

“ross明显很懂这些门道,跟他讲虚的没用”,参与这场汇报的一位腾讯音乐中干告诉界面新闻。

在QQ音乐的汇报过程中,一位业务负责人因为过于强调用户数据,缺乏清晰战略突破方向,也遭遇梁柱的直接挑战。在某些负责人的汇报缺乏实质性内容时,梁柱还会打断其发言,要求其多讲干货,少说套路。

多位参与汇报的腾讯音乐员工均向界面新闻表示,梁柱对产品的用户体验、商业化进展和创新方向极为关注,并不在意表面数据是否好看,更在乎业务是否有实质性进步。

腾讯音乐一位业务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此前在汤道生担任腾讯音乐董事长期间,就曾对QQ音乐和全民K歌提出过内部批评,认为二者过于沉迷短期用户和营收数字,忽略了产品体验和创新的长期目标,“Dowson直接就说,你一年多赚几个亿,产品做这么烂有什么用”。

该负责人同时对界面新闻表示,腾讯音乐旗下某些产品的考核制订极为随意,个别核心部门直到4月份依然没有明确今年的OKR,“你能相信么,一个季度过去了,今年的OKR还没定下来”。

近年来以抖音和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正在成为音乐内容的新阵地,严重威胁到以QQ音乐、酷狗和酷我为代表的流媒体播放器地位。

数据上的体现更为直观,按照2020年报,腾讯音乐的营收同比增速从2019年的34%降到了14.6%,净利润更是从2019年的117%增速降低至4.3%,在线音乐平台的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减少了3.4%。

字节跳动的野心正在向音乐产业的上游蔓延,对版权采买和UGC内容越来越重视,已经开始从正面挑战腾讯音乐。

然而长期以来,腾讯音乐的部分高管只注重保大盘数据,在关键战略和方向上不敢做决定,害怕犯错,整体思路偏保守。

这直接导致腾讯音乐面对外部竞争的冲击有些无能为力,用户和营收数据表现反而有些挣扎,也让内部很多团队产生不满情绪。

梁柱需要修补腾讯音乐的“裂痕”

内部的松散状态不止如此。由于腾讯音乐内部实行多品牌独立运营策略,直接导致原本隶属腾讯的QQ音乐和全民K歌等产品,与海洋音乐系的酷狗和酷我等产品之间的组织墙高企,产品、运营、技术和市场团队彼此割裂。

这也让腾讯音乐旗下的四大产品线存在较为明显的“山头主义”现象。

梁柱的到来可能会改变这种局面。与腾讯很多早期高管类似,梁柱性格简单直接,对事不对人,敢于做决定,以公司和业务大局优先。

930变革之后梁柱接管QQ,为了解决团队方向迷茫的问题,他为QQ重新梳理了一套新的价值观,同时在内部倡导多做创新尝试,甚至还推出过微信小程序。他多次向团队强调,QQ应该抛弃历史包袱,主动拥抱变化,学习优秀的兄弟产品。

委派梁柱进入腾讯音乐,反映出总办层面对腾讯音乐现状的不满。

类似的情况同样出现在阅文集团身上。在原有管理团队成绩不佳的情况下,腾讯公司副总裁程武入主阅文,接过管理职责,随后很快便厘清业务条线,将阅文与新丽的关系处理妥当,在内部收获良好声誉。

前述腾讯音乐中干告诉界面新闻,梁柱希望统一腾讯音乐旗下的几大产品端,结束各自为战的局面,形成统一产品平台,但内部阻力非常大。

梁柱在SNG(社交网络事业群)任职总经理期间,曾长期管理QQ音乐和全民K歌业务。他在腾讯的一位老部下对界面新闻表示,“ross对Q音很有感情,但第一个调整的也是Q音”。

本次调整后,此前担任SNG增值产品部总经理刘宪凯将管理QQ音乐产品、运营、商业化和直播等业务。

刘宪凯在2017年曾经参与春节红包联合项目,以及运营商王卡项目,这两个项目都拿到了公司级突破奖。刘宪凯在2019年离开腾讯,随后加入腾讯音乐,担任商业产品部总经理一职。

腾讯音乐集团副总裁侯德洋在调整后,将不再负责QQ音乐业务线,转而管理WeSing业务。同时WeSing产品中心更名为QQ音乐国际业务部。

同时,QQ音乐业务线的广告产品部也被撤销,相应职责和人员被统一调整至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

本次腾讯音乐还在集团层面成立两大新部门:基础架构部和内容信息平台部。前者负责腾讯音乐业务线技术和安全中台的研发运营工作,后者负责腾讯音乐版权内容管理,统一对接上游版权供给方和下游内容消费方。

这些调整都预示着梁柱希望在集团层面统一各项业务、减少腾讯音乐大量内耗的期望。QQ音乐换帅只是梁柱改革腾讯音乐的第一步,针对其它产品线的调整已经在路上。

此次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TME”)部分调整方案如下: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梁柱,兼任QQ音乐业务线及平台产品部负责人,全面负责QQ音乐业务线及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其它管理职责不变。

侯德洋,集团副总裁,兼任CEO助理,担任QQ音乐业务线下国际业务部负责人,向梁柱汇报,不再兼任QQ音乐业务线及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负责人。

刘宪凯,总经理级别,主岗调任为TME商业广告部总经理,负责TME商业广告部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兼任QQ音乐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总经理,负责产品、运营、商业化和直播等非技术侧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向梁柱汇报。

胡琛,副总经理级别,主岗调任为QQ音乐业务线下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向国际业务部负责人侯德洋汇报;兼任QQ音乐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副总经理,负责MOO项目中心的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向梁柱汇报。

傅鸿城,副总经理级别,主岗调任为TME基础架构部副总经理,向梁柱汇报。兼任TME商业广告部技术负责人,实线向梁柱汇报,虚线向TME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汇报;兼任QQ音乐业务线社区平台产品部技术负责人,实线向梁柱汇报,虚线向社区产品部副总经理计鸣钟汇报。

周文江,副总经理级别,担任QQ音乐业务线下基础平台部副总经理,兼任QQ音乐业务线下平台产品部技术负责人,向梁柱汇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