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美三个大国之间,已经开始了疫苗外交博弈,争取发展中国家,而三个国家各有自己的利益点和博弈方式。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这几天,一个当前最热门的话题再次被炒热,这就是大国之间的疫苗外交。

5月12日,美国CNN报道说:中俄两国要抢在西方国家之前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继而将疫苗转化成软实力。而在此前一天,美国总统拜登称:“世界上每个国家现在都寄望于我们,希望我们能帮助它们弥补在生产及取得疫苗方面的不足。”他还透露:“事实上,全球几乎有40%的领导人都打电话来,问我们能不能帮助他们?”拜登说:“我们将尽力而为。”

来自美国总统和媒体的上述信息说明:中、俄、美三个大国之间,已经开始了疫苗外交博弈,而三个国家各有自己的利益点和博弈方式。

两大阵营各有其招

根据CNN等欧美媒体的说法,“杜克大学的研究表明,虽然一些国家,如加拿大、英国和新西兰,购买了足够的疫苗来覆盖其国民三次,但绝大多数国家却连给一半国民注射的疫苗都没有,包括一些受新冠冲击最严重的国家”。这种情况使得中、俄两国有机会向欠发达国家输出自己的疫苗。这是一些欧美国家实行自私的疫苗政策、对发展中国家疫情放任不管的结果,这种行为也是为世界卫生组织所反对的。

根据欧美媒体的调查,中俄对发展中国家的疫苗输出涉及南美的阿根廷、东南亚的印尼,还有土耳其等国。而实际上,中俄疫苗涉及的地区远不止这些,而且中国的疫苗输出量远超过俄罗斯。

中国方面的现状是,一些国家已经购买了中国的疫苗,如新加坡,只是这些疫苗现在还没有被世卫组织批准为紧急使用的推荐疫苗,因而没有推荐给自己的国民大面积使用,一旦获得世卫批准,中国疫苗在当地的使用数量很可能会有较大增长。

俄罗斯方面的问题是:疫苗的生产能力不足,这使得它不得不借助中国的生产能力。根据笔者的了解,俄罗斯上月找了三家中国的私营公司为俄罗斯生产2.6亿剂量的疫苗,并已经与之签约。据了解,三家公司涉及深圳、兰州和西藏三地,分别是:深圳元兴基因科技公司,生产6000万剂;拓岭制药,1亿剂;华兰生物细菌公司,1亿剂。不过根据业内权威人士介绍,这三家公司在中国业内并不是大公司,生产规模在业内也排不上前列。

美国疫苗外交的博弈重点则是:疫苗首先绝对优先保证本国国内使用,同时将中国作为博弈的主要对手;在行为特点上则是:支持扩大其他国家的生产能力和产品,以此抵消中国疫苗产品的影响力。美国今年以来在此问题上的所有行动,都是围绕这个方向操作的。

今年3月,美国整合印太四国联盟,由美国、日本出钱,在印度生产10亿支疫苗,优先供应东盟国家。但此事因为印度本国爆发大面积严重疫情而作罢。

一计不成,拜登又生一计。5月,拜登提出了美国放弃疫苗知识产权的政策,并将在世界贸易组织范围内努力实施该政策。美国此举在形式上当然有助于扩大疫苗的全球供应量,但在外交上必然也遏制了中国的疫苗外交举措,并让美国再次登上了国际道义的顶峰,尤其是这一最新政策如果能够成功实施的话。

在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国家普遍关心的中俄向发展中国家输出疫苗一事上,实际上中、俄两国的目的是各不相同的。

中国的疫苗输出行动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一带一路”是其疫苗的主要援助方向和沿线国家。一家国际智库的一项分析发现,到目前为止,北京捐献疫苗的65个国家中,有63个是“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国家。中国的考虑很长远,也兼顾眼前的经济利益。

而俄罗斯则不同,它以经济目的为主,虽然也兼顾疫情背景下的政治和外交目的,但总体上还是侧重于经济收益。这从俄罗斯通过主权财富基金来运作此事就可以看出端倪。

其次,中俄赶在西方之前向发展中国家推广自身疫苗行动的时间差,在时间上是有限的。一旦世界疫苗产量能力上升、疫苗供应状况缓解,尤其是本月拜登宣布放弃疫苗知识产权保护的政策实施后,中俄在外交上的这种有利状况就会结束。不过中国因为有“一带一路”的大项目,政治收益会比较长远。

中俄能否合作?

当前的情况是,在向发展中国家输出疫苗的过程中,中国与俄罗斯的合作是否存在风险?

自俄罗斯去年宣布其已经研发了抗疫疫苗到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俄罗斯已经在国内民众中大规模注射了本国研发的疫苗,俄罗斯疫苗存在与否的可信度也就遭到了质疑。

在2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曾经公开提出质疑:“我们仍然想知道,为什么俄罗斯在理论上(能为世界)提供上亿支剂量的疫苗,但在为自己的人民接种疫苗方面没有取得充分进展。”“这是一个应该得到回答的问题。”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只有5.9%的俄罗斯人口接种了完全疫苗。与此同时,俄罗斯疫苗迄今尚未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的审查和推荐。

从美国的相关行为也可以看出问题。美国3月召集印太四国联盟商议,决定由美国、日本出钱,印度负责生产10亿支疫苗,首先供应东盟国家。而当时中国正在与东盟国家积极洽谈中国疫苗出口的事。美国行为的目标是显而易见的。同样,本月初美国提出放弃疫苗知识产权保护政策,其目的之一也是以增加全球疫苗供应的方式遏制当时积极在全球输出疫苗的最主要国家中国。在这些疫苗外交活动中,美国从未把俄罗斯疫苗当一回事,美国这样做一定是有其依据的。

从行为上看,俄罗斯是通过本国的主权基金操作,向发展中国家推广疫苗的,包括其声称有人要向其预订25亿支疫苗的供货,还推迟向紧急需要疫苗国家的供货,但其所寻找的上述三家中国生产商的生产能力却与其一再声称的国际需求很不相配。

俄罗斯完全有可能是想用疫苗为抓手,继而带动市场的金融和股市投资,以此实现其金融收益。

有鉴于此,中国与俄罗斯在疫苗问题上的合作方式必须简单、单一,以代制造、代加工为主。否则一旦出现不测,后果可能殃及中国,国际舆论必将把矛头指向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俄用疫苗与美国争夺发展中国家

发布日期:2021-05-14 17:05
中、俄、美三个大国之间,已经开始了疫苗外交博弈,争取发展中国家,而三个国家各有自己的利益点和博弈方式。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这几天,一个当前最热门的话题再次被炒热,这就是大国之间的疫苗外交。

5月12日,美国CNN报道说:中俄两国要抢在西方国家之前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继而将疫苗转化成软实力。而在此前一天,美国总统拜登称:“世界上每个国家现在都寄望于我们,希望我们能帮助它们弥补在生产及取得疫苗方面的不足。”他还透露:“事实上,全球几乎有40%的领导人都打电话来,问我们能不能帮助他们?”拜登说:“我们将尽力而为。”

来自美国总统和媒体的上述信息说明:中、俄、美三个大国之间,已经开始了疫苗外交博弈,而三个国家各有自己的利益点和博弈方式。

两大阵营各有其招

根据CNN等欧美媒体的说法,“杜克大学的研究表明,虽然一些国家,如加拿大、英国和新西兰,购买了足够的疫苗来覆盖其国民三次,但绝大多数国家却连给一半国民注射的疫苗都没有,包括一些受新冠冲击最严重的国家”。这种情况使得中、俄两国有机会向欠发达国家输出自己的疫苗。这是一些欧美国家实行自私的疫苗政策、对发展中国家疫情放任不管的结果,这种行为也是为世界卫生组织所反对的。

根据欧美媒体的调查,中俄对发展中国家的疫苗输出涉及南美的阿根廷、东南亚的印尼,还有土耳其等国。而实际上,中俄疫苗涉及的地区远不止这些,而且中国的疫苗输出量远超过俄罗斯。

中国方面的现状是,一些国家已经购买了中国的疫苗,如新加坡,只是这些疫苗现在还没有被世卫组织批准为紧急使用的推荐疫苗,因而没有推荐给自己的国民大面积使用,一旦获得世卫批准,中国疫苗在当地的使用数量很可能会有较大增长。

俄罗斯方面的问题是:疫苗的生产能力不足,这使得它不得不借助中国的生产能力。根据笔者的了解,俄罗斯上月找了三家中国的私营公司为俄罗斯生产2.6亿剂量的疫苗,并已经与之签约。据了解,三家公司涉及深圳、兰州和西藏三地,分别是:深圳元兴基因科技公司,生产6000万剂;拓岭制药,1亿剂;华兰生物细菌公司,1亿剂。不过根据业内权威人士介绍,这三家公司在中国业内并不是大公司,生产规模在业内也排不上前列。

美国疫苗外交的博弈重点则是:疫苗首先绝对优先保证本国国内使用,同时将中国作为博弈的主要对手;在行为特点上则是:支持扩大其他国家的生产能力和产品,以此抵消中国疫苗产品的影响力。美国今年以来在此问题上的所有行动,都是围绕这个方向操作的。

今年3月,美国整合印太四国联盟,由美国、日本出钱,在印度生产10亿支疫苗,优先供应东盟国家。但此事因为印度本国爆发大面积严重疫情而作罢。

一计不成,拜登又生一计。5月,拜登提出了美国放弃疫苗知识产权的政策,并将在世界贸易组织范围内努力实施该政策。美国此举在形式上当然有助于扩大疫苗的全球供应量,但在外交上必然也遏制了中国的疫苗外交举措,并让美国再次登上了国际道义的顶峰,尤其是这一最新政策如果能够成功实施的话。

在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国家普遍关心的中俄向发展中国家输出疫苗一事上,实际上中、俄两国的目的是各不相同的。

中国的疫苗输出行动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一带一路”是其疫苗的主要援助方向和沿线国家。一家国际智库的一项分析发现,到目前为止,北京捐献疫苗的65个国家中,有63个是“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国家。中国的考虑很长远,也兼顾眼前的经济利益。

而俄罗斯则不同,它以经济目的为主,虽然也兼顾疫情背景下的政治和外交目的,但总体上还是侧重于经济收益。这从俄罗斯通过主权财富基金来运作此事就可以看出端倪。

其次,中俄赶在西方之前向发展中国家推广自身疫苗行动的时间差,在时间上是有限的。一旦世界疫苗产量能力上升、疫苗供应状况缓解,尤其是本月拜登宣布放弃疫苗知识产权保护的政策实施后,中俄在外交上的这种有利状况就会结束。不过中国因为有“一带一路”的大项目,政治收益会比较长远。

中俄能否合作?

当前的情况是,在向发展中国家输出疫苗的过程中,中国与俄罗斯的合作是否存在风险?

自俄罗斯去年宣布其已经研发了抗疫疫苗到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俄罗斯已经在国内民众中大规模注射了本国研发的疫苗,俄罗斯疫苗存在与否的可信度也就遭到了质疑。

在2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曾经公开提出质疑:“我们仍然想知道,为什么俄罗斯在理论上(能为世界)提供上亿支剂量的疫苗,但在为自己的人民接种疫苗方面没有取得充分进展。”“这是一个应该得到回答的问题。”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只有5.9%的俄罗斯人口接种了完全疫苗。与此同时,俄罗斯疫苗迄今尚未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的审查和推荐。

从美国的相关行为也可以看出问题。美国3月召集印太四国联盟商议,决定由美国、日本出钱,印度负责生产10亿支疫苗,首先供应东盟国家。而当时中国正在与东盟国家积极洽谈中国疫苗出口的事。美国行为的目标是显而易见的。同样,本月初美国提出放弃疫苗知识产权保护政策,其目的之一也是以增加全球疫苗供应的方式遏制当时积极在全球输出疫苗的最主要国家中国。在这些疫苗外交活动中,美国从未把俄罗斯疫苗当一回事,美国这样做一定是有其依据的。

从行为上看,俄罗斯是通过本国的主权基金操作,向发展中国家推广疫苗的,包括其声称有人要向其预订25亿支疫苗的供货,还推迟向紧急需要疫苗国家的供货,但其所寻找的上述三家中国生产商的生产能力却与其一再声称的国际需求很不相配。

俄罗斯完全有可能是想用疫苗为抓手,继而带动市场的金融和股市投资,以此实现其金融收益。

有鉴于此,中国与俄罗斯在疫苗问题上的合作方式必须简单、单一,以代制造、代加工为主。否则一旦出现不测,后果可能殃及中国,国际舆论必将把矛头指向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俄、美三个大国之间,已经开始了疫苗外交博弈,争取发展中国家,而三个国家各有自己的利益点和博弈方式。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这几天,一个当前最热门的话题再次被炒热,这就是大国之间的疫苗外交。

5月12日,美国CNN报道说:中俄两国要抢在西方国家之前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继而将疫苗转化成软实力。而在此前一天,美国总统拜登称:“世界上每个国家现在都寄望于我们,希望我们能帮助它们弥补在生产及取得疫苗方面的不足。”他还透露:“事实上,全球几乎有40%的领导人都打电话来,问我们能不能帮助他们?”拜登说:“我们将尽力而为。”

来自美国总统和媒体的上述信息说明:中、俄、美三个大国之间,已经开始了疫苗外交博弈,而三个国家各有自己的利益点和博弈方式。

两大阵营各有其招

根据CNN等欧美媒体的说法,“杜克大学的研究表明,虽然一些国家,如加拿大、英国和新西兰,购买了足够的疫苗来覆盖其国民三次,但绝大多数国家却连给一半国民注射的疫苗都没有,包括一些受新冠冲击最严重的国家”。这种情况使得中、俄两国有机会向欠发达国家输出自己的疫苗。这是一些欧美国家实行自私的疫苗政策、对发展中国家疫情放任不管的结果,这种行为也是为世界卫生组织所反对的。

根据欧美媒体的调查,中俄对发展中国家的疫苗输出涉及南美的阿根廷、东南亚的印尼,还有土耳其等国。而实际上,中俄疫苗涉及的地区远不止这些,而且中国的疫苗输出量远超过俄罗斯。

中国方面的现状是,一些国家已经购买了中国的疫苗,如新加坡,只是这些疫苗现在还没有被世卫组织批准为紧急使用的推荐疫苗,因而没有推荐给自己的国民大面积使用,一旦获得世卫批准,中国疫苗在当地的使用数量很可能会有较大增长。

俄罗斯方面的问题是:疫苗的生产能力不足,这使得它不得不借助中国的生产能力。根据笔者的了解,俄罗斯上月找了三家中国的私营公司为俄罗斯生产2.6亿剂量的疫苗,并已经与之签约。据了解,三家公司涉及深圳、兰州和西藏三地,分别是:深圳元兴基因科技公司,生产6000万剂;拓岭制药,1亿剂;华兰生物细菌公司,1亿剂。不过根据业内权威人士介绍,这三家公司在中国业内并不是大公司,生产规模在业内也排不上前列。

美国疫苗外交的博弈重点则是:疫苗首先绝对优先保证本国国内使用,同时将中国作为博弈的主要对手;在行为特点上则是:支持扩大其他国家的生产能力和产品,以此抵消中国疫苗产品的影响力。美国今年以来在此问题上的所有行动,都是围绕这个方向操作的。

今年3月,美国整合印太四国联盟,由美国、日本出钱,在印度生产10亿支疫苗,优先供应东盟国家。但此事因为印度本国爆发大面积严重疫情而作罢。

一计不成,拜登又生一计。5月,拜登提出了美国放弃疫苗知识产权的政策,并将在世界贸易组织范围内努力实施该政策。美国此举在形式上当然有助于扩大疫苗的全球供应量,但在外交上必然也遏制了中国的疫苗外交举措,并让美国再次登上了国际道义的顶峰,尤其是这一最新政策如果能够成功实施的话。

在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国家普遍关心的中俄向发展中国家输出疫苗一事上,实际上中、俄两国的目的是各不相同的。

中国的疫苗输出行动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一带一路”是其疫苗的主要援助方向和沿线国家。一家国际智库的一项分析发现,到目前为止,北京捐献疫苗的65个国家中,有63个是“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国家。中国的考虑很长远,也兼顾眼前的经济利益。

而俄罗斯则不同,它以经济目的为主,虽然也兼顾疫情背景下的政治和外交目的,但总体上还是侧重于经济收益。这从俄罗斯通过主权财富基金来运作此事就可以看出端倪。

其次,中俄赶在西方之前向发展中国家推广自身疫苗行动的时间差,在时间上是有限的。一旦世界疫苗产量能力上升、疫苗供应状况缓解,尤其是本月拜登宣布放弃疫苗知识产权保护的政策实施后,中俄在外交上的这种有利状况就会结束。不过中国因为有“一带一路”的大项目,政治收益会比较长远。

中俄能否合作?

当前的情况是,在向发展中国家输出疫苗的过程中,中国与俄罗斯的合作是否存在风险?

自俄罗斯去年宣布其已经研发了抗疫疫苗到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俄罗斯已经在国内民众中大规模注射了本国研发的疫苗,俄罗斯疫苗存在与否的可信度也就遭到了质疑。

在2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曾经公开提出质疑:“我们仍然想知道,为什么俄罗斯在理论上(能为世界)提供上亿支剂量的疫苗,但在为自己的人民接种疫苗方面没有取得充分进展。”“这是一个应该得到回答的问题。”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只有5.9%的俄罗斯人口接种了完全疫苗。与此同时,俄罗斯疫苗迄今尚未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的审查和推荐。

从美国的相关行为也可以看出问题。美国3月召集印太四国联盟商议,决定由美国、日本出钱,印度负责生产10亿支疫苗,首先供应东盟国家。而当时中国正在与东盟国家积极洽谈中国疫苗出口的事。美国行为的目标是显而易见的。同样,本月初美国提出放弃疫苗知识产权保护政策,其目的之一也是以增加全球疫苗供应的方式遏制当时积极在全球输出疫苗的最主要国家中国。在这些疫苗外交活动中,美国从未把俄罗斯疫苗当一回事,美国这样做一定是有其依据的。

从行为上看,俄罗斯是通过本国的主权基金操作,向发展中国家推广疫苗的,包括其声称有人要向其预订25亿支疫苗的供货,还推迟向紧急需要疫苗国家的供货,但其所寻找的上述三家中国生产商的生产能力却与其一再声称的国际需求很不相配。

俄罗斯完全有可能是想用疫苗为抓手,继而带动市场的金融和股市投资,以此实现其金融收益。

有鉴于此,中国与俄罗斯在疫苗问题上的合作方式必须简单、单一,以代制造、代加工为主。否则一旦出现不测,后果可能殃及中国,国际舆论必将把矛头指向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俄用疫苗与美国争夺发展中国家

发布日期:2021-05-14 17:05
中、俄、美三个大国之间,已经开始了疫苗外交博弈,争取发展中国家,而三个国家各有自己的利益点和博弈方式。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这几天,一个当前最热门的话题再次被炒热,这就是大国之间的疫苗外交。

5月12日,美国CNN报道说:中俄两国要抢在西方国家之前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继而将疫苗转化成软实力。而在此前一天,美国总统拜登称:“世界上每个国家现在都寄望于我们,希望我们能帮助它们弥补在生产及取得疫苗方面的不足。”他还透露:“事实上,全球几乎有40%的领导人都打电话来,问我们能不能帮助他们?”拜登说:“我们将尽力而为。”

来自美国总统和媒体的上述信息说明:中、俄、美三个大国之间,已经开始了疫苗外交博弈,而三个国家各有自己的利益点和博弈方式。

两大阵营各有其招

根据CNN等欧美媒体的说法,“杜克大学的研究表明,虽然一些国家,如加拿大、英国和新西兰,购买了足够的疫苗来覆盖其国民三次,但绝大多数国家却连给一半国民注射的疫苗都没有,包括一些受新冠冲击最严重的国家”。这种情况使得中、俄两国有机会向欠发达国家输出自己的疫苗。这是一些欧美国家实行自私的疫苗政策、对发展中国家疫情放任不管的结果,这种行为也是为世界卫生组织所反对的。

根据欧美媒体的调查,中俄对发展中国家的疫苗输出涉及南美的阿根廷、东南亚的印尼,还有土耳其等国。而实际上,中俄疫苗涉及的地区远不止这些,而且中国的疫苗输出量远超过俄罗斯。

中国方面的现状是,一些国家已经购买了中国的疫苗,如新加坡,只是这些疫苗现在还没有被世卫组织批准为紧急使用的推荐疫苗,因而没有推荐给自己的国民大面积使用,一旦获得世卫批准,中国疫苗在当地的使用数量很可能会有较大增长。

俄罗斯方面的问题是:疫苗的生产能力不足,这使得它不得不借助中国的生产能力。根据笔者的了解,俄罗斯上月找了三家中国的私营公司为俄罗斯生产2.6亿剂量的疫苗,并已经与之签约。据了解,三家公司涉及深圳、兰州和西藏三地,分别是:深圳元兴基因科技公司,生产6000万剂;拓岭制药,1亿剂;华兰生物细菌公司,1亿剂。不过根据业内权威人士介绍,这三家公司在中国业内并不是大公司,生产规模在业内也排不上前列。

美国疫苗外交的博弈重点则是:疫苗首先绝对优先保证本国国内使用,同时将中国作为博弈的主要对手;在行为特点上则是:支持扩大其他国家的生产能力和产品,以此抵消中国疫苗产品的影响力。美国今年以来在此问题上的所有行动,都是围绕这个方向操作的。

今年3月,美国整合印太四国联盟,由美国、日本出钱,在印度生产10亿支疫苗,优先供应东盟国家。但此事因为印度本国爆发大面积严重疫情而作罢。

一计不成,拜登又生一计。5月,拜登提出了美国放弃疫苗知识产权的政策,并将在世界贸易组织范围内努力实施该政策。美国此举在形式上当然有助于扩大疫苗的全球供应量,但在外交上必然也遏制了中国的疫苗外交举措,并让美国再次登上了国际道义的顶峰,尤其是这一最新政策如果能够成功实施的话。

在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国家普遍关心的中俄向发展中国家输出疫苗一事上,实际上中、俄两国的目的是各不相同的。

中国的疫苗输出行动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一带一路”是其疫苗的主要援助方向和沿线国家。一家国际智库的一项分析发现,到目前为止,北京捐献疫苗的65个国家中,有63个是“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国家。中国的考虑很长远,也兼顾眼前的经济利益。

而俄罗斯则不同,它以经济目的为主,虽然也兼顾疫情背景下的政治和外交目的,但总体上还是侧重于经济收益。这从俄罗斯通过主权财富基金来运作此事就可以看出端倪。

其次,中俄赶在西方之前向发展中国家推广自身疫苗行动的时间差,在时间上是有限的。一旦世界疫苗产量能力上升、疫苗供应状况缓解,尤其是本月拜登宣布放弃疫苗知识产权保护的政策实施后,中俄在外交上的这种有利状况就会结束。不过中国因为有“一带一路”的大项目,政治收益会比较长远。

中俄能否合作?

当前的情况是,在向发展中国家输出疫苗的过程中,中国与俄罗斯的合作是否存在风险?

自俄罗斯去年宣布其已经研发了抗疫疫苗到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俄罗斯已经在国内民众中大规模注射了本国研发的疫苗,俄罗斯疫苗存在与否的可信度也就遭到了质疑。

在2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曾经公开提出质疑:“我们仍然想知道,为什么俄罗斯在理论上(能为世界)提供上亿支剂量的疫苗,但在为自己的人民接种疫苗方面没有取得充分进展。”“这是一个应该得到回答的问题。”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只有5.9%的俄罗斯人口接种了完全疫苗。与此同时,俄罗斯疫苗迄今尚未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的审查和推荐。

从美国的相关行为也可以看出问题。美国3月召集印太四国联盟商议,决定由美国、日本出钱,印度负责生产10亿支疫苗,首先供应东盟国家。而当时中国正在与东盟国家积极洽谈中国疫苗出口的事。美国行为的目标是显而易见的。同样,本月初美国提出放弃疫苗知识产权保护政策,其目的之一也是以增加全球疫苗供应的方式遏制当时积极在全球输出疫苗的最主要国家中国。在这些疫苗外交活动中,美国从未把俄罗斯疫苗当一回事,美国这样做一定是有其依据的。

从行为上看,俄罗斯是通过本国的主权基金操作,向发展中国家推广疫苗的,包括其声称有人要向其预订25亿支疫苗的供货,还推迟向紧急需要疫苗国家的供货,但其所寻找的上述三家中国生产商的生产能力却与其一再声称的国际需求很不相配。

俄罗斯完全有可能是想用疫苗为抓手,继而带动市场的金融和股市投资,以此实现其金融收益。

有鉴于此,中国与俄罗斯在疫苗问题上的合作方式必须简单、单一,以代制造、代加工为主。否则一旦出现不测,后果可能殃及中国,国际舆论必将把矛头指向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