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过去几日来,中国西南城市成都的一所中学发生的学生坠亡事件在社交媒体持续引发关注,甚至罕见导致大量民众前往学校门外聚集抗议。


林唯麒的母亲鲁女士抱着孩子的相片坐在学校门前。

BBC

OR--商业新媒体

这名16岁学生周日(5月9日)晚近七点时在成都四十九中坠楼身亡。当地警方认为坠楼是“个人行为”,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但逝者母亲对学校的处理方式和孩子死因提出质疑,表示存在“没有监控”,学校警告学生“三缄其口”等情况。

在纷至沓来的质疑及呼吁当局彻查的网络评论淹没了官方媒体的评论区后,官方媒体周四(5月13日)公布了监控画面,并提供了更多孩子当天坠楼的细节,排除了他杀可能。

这起坠亡事件在中国社交媒体掀起大量讨论,在微博相关话题的阅读量超过17亿次。很多网友批评当局和校方回应民众关切“语焉不详”、“避重就轻”,但也有民族主义者指责质疑者是“破坏稳定”的“敌对势力”。

坠楼身亡

这名高二学生的母亲鲁女士周一(5月10日)通过微博发帖说,她的儿子林唯麒在前一日下午到校后,她在晚上九时接到学校通知,告知儿子从楼道坠落身亡,而当时距离她儿子的死亡已过去两个多小时。

“学校现在的做法是,将我们家长全部拒之门外无可奉告,想看监控不给看,想问问同学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学校第一时间遣散了班里所有学生并警告他们三缄其口,”她在微博上写道。

在另一则帖子中,鲁女士还表示已经去查阅监控,但“唯独事发那一段没有监控”,而救护车“没有去医院直接就拉去了殡仪馆”。

“这种新闻我看了很多遍却没曾想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鲁女士写道。她称自己尝试打了各种媒体热线“均被敷衍了事,没有媒体愿意发声”。

在配图中,这位母亲捧着儿子遗像在校门前静坐,低头哭泣。图片迅速在网络上流传,很多网友对她表达同情和支持。

微博用户@燨紫77 评论说:“儿子惨死在教书育人的学校,母亲抱着遗像坐在门口,身后是明晃晃的八个大字‘求真求实,至善至美’。”

一天后,当局作出了回应。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区分局发布公告,表示经过现场调查,认定林唯麒的死亡并非他杀,排除刑事案件。警方还表示,家属对调查结论没有异议。

成华区教育局也在同日表示,经过多部门的联合调查,未发现学校存在体罚、辱骂学生等师德师范问题,也没有发现该学生受到校园欺凌等情况,基本判断他是“因个人问题轻生”。

争议

但鲁女士对于官方的回应并不买账。她表示自己没有看到全部的监控视频,并认为官方的回应内容“存在很多疑问”。

“我活生生的儿子高高兴兴的送到学校,短短一个小时告诉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如此草率的公布这个结果,”她写道。“请大家跟我一起努力,找出事实的真相。”

当局没有透露细节的通报也反而激起了民众更多的质疑。很多网友批评通报内容“不够透明”、“避重就轻”,没有回应“监控缺失”,“事发两小时后才通知家长”等问题。

“没有细节,没有时间线,没有监控,没有尸检报告,也没有目击者的描述,怎么就能得出结论他的死亡是因为‘个人问题’?”一名网友质疑道。

在舆论的压力下,官方媒体新华社和《四川日报》在周四(5月13日)公开了更多细节,包括林唯麒跳楼前最后的监控画面。

据报道,这名男生当晚6时16分只身一人从教室离开,在随后的23分钟内走至学校实验楼五楼的走廊尽头。报道解释称,他随后在实验楼与体育馆之间的连接平台处坠楼,但由于这一部分处于监控盲区,因此缺失了10分钟的画面。18时49分,外墙的摄像头捕捉到了他坠楼的画面。

报道还称,林唯麒在结束生命前的最后半小时内,曾通过一把疑似刀具数次割左手腕。监控画面显示,他的手腕上已出现明显伤口。

报道引述警方的话说,根据现场脚印、攀爬痕迹等证据证明,没有其他人进入该平台,因此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

关于为何在事发后两小时才通知家长,报道引述学校官员的话称,由于“学生头部受伤严重导致辨认困难”,直到一小时后才确认死亡学生身份,此外翻查家长的联系方式也耗费了额外的时间。

舆论漩涡

这起事件连续多日来在中国社交媒体成为热门搜索趋势。对当局的最初通报感到不满的网友在多家官方媒体的社交账号下“霸屏”。在一则不相关的新闻直播中,网友们大量发布带有“49中”、“跳楼”等字样的弹幕。

一些愤怒的民众还做出了一个在中国相当大胆的举动,他们在周二(5月11日)晚上手持鲜花,聚集在学校门前高喊口号,呼吁当局进行更深入的调查。

网络流传的视频显示,警方在学校门前设立了警戒线,人群则集体高喊“真相!真相”的口号,他们随后被警方驱散。

在中国,校园自杀事件并不新鲜,为何成都的这起事件引发如此大的波澜?

复旦大学传播学副教授邓建国表示,大量民众的质疑源于地方政府“在连自己能控制的都没控制好时,却幻想能控制那些根本无法控制的”,例如公众对真相的呼吁、猜测和误读等,并“公开抱怨后者不听自己的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华社与《四川日报》周四发布细节报道前,多家中国媒体表示打算进校采访坠亡事件但遭到拒绝。与此同时,一些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未经证实的指控加剧了民众的愤怒。

在一则后来被当局认定是谣言的小道消息中,有人指控林唯麒的死亡与化学老师有关,因为他“占用了老师儿子的出国名额”。

成都本地的官方媒体《红星新闻》周四(5月13日)也罕见刊登评论,对当局的处理方式进行批评。

“‘该说不说’的背后还是怕说错、怕被喷、怕追责思维作祟,‘该说不说’的实质仍是对‘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的认知不到位,”评论写道。

不过,自由撰稿人、前《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宋志标则认为,当地政府在事发后封堵媒体采访,减少通报的信息量至最低,背后是地方希望掌握信息绝对主动权的实用主义考量。

“面对高涨的批评声浪,它(地方当局)坚定地采取毫不退让的立场,对舆论反应保持着相当激进的压制姿态。这种激进,对它可能是最经济的,”他在社交媒体写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成都一名中学生的死亡为何在社交媒体引发风波

发布日期:2021-05-14 04:40
摘要:过去几日来,中国西南城市成都的一所中学发生的学生坠亡事件在社交媒体持续引发关注,甚至罕见导致大量民众前往学校门外聚集抗议。


林唯麒的母亲鲁女士抱着孩子的相片坐在学校门前。

BBC

OR--商业新媒体

这名16岁学生周日(5月9日)晚近七点时在成都四十九中坠楼身亡。当地警方认为坠楼是“个人行为”,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但逝者母亲对学校的处理方式和孩子死因提出质疑,表示存在“没有监控”,学校警告学生“三缄其口”等情况。

在纷至沓来的质疑及呼吁当局彻查的网络评论淹没了官方媒体的评论区后,官方媒体周四(5月13日)公布了监控画面,并提供了更多孩子当天坠楼的细节,排除了他杀可能。

这起坠亡事件在中国社交媒体掀起大量讨论,在微博相关话题的阅读量超过17亿次。很多网友批评当局和校方回应民众关切“语焉不详”、“避重就轻”,但也有民族主义者指责质疑者是“破坏稳定”的“敌对势力”。

坠楼身亡

这名高二学生的母亲鲁女士周一(5月10日)通过微博发帖说,她的儿子林唯麒在前一日下午到校后,她在晚上九时接到学校通知,告知儿子从楼道坠落身亡,而当时距离她儿子的死亡已过去两个多小时。

“学校现在的做法是,将我们家长全部拒之门外无可奉告,想看监控不给看,想问问同学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学校第一时间遣散了班里所有学生并警告他们三缄其口,”她在微博上写道。

在另一则帖子中,鲁女士还表示已经去查阅监控,但“唯独事发那一段没有监控”,而救护车“没有去医院直接就拉去了殡仪馆”。

“这种新闻我看了很多遍却没曾想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鲁女士写道。她称自己尝试打了各种媒体热线“均被敷衍了事,没有媒体愿意发声”。

在配图中,这位母亲捧着儿子遗像在校门前静坐,低头哭泣。图片迅速在网络上流传,很多网友对她表达同情和支持。

微博用户@燨紫77 评论说:“儿子惨死在教书育人的学校,母亲抱着遗像坐在门口,身后是明晃晃的八个大字‘求真求实,至善至美’。”

一天后,当局作出了回应。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区分局发布公告,表示经过现场调查,认定林唯麒的死亡并非他杀,排除刑事案件。警方还表示,家属对调查结论没有异议。

成华区教育局也在同日表示,经过多部门的联合调查,未发现学校存在体罚、辱骂学生等师德师范问题,也没有发现该学生受到校园欺凌等情况,基本判断他是“因个人问题轻生”。

争议

但鲁女士对于官方的回应并不买账。她表示自己没有看到全部的监控视频,并认为官方的回应内容“存在很多疑问”。

“我活生生的儿子高高兴兴的送到学校,短短一个小时告诉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如此草率的公布这个结果,”她写道。“请大家跟我一起努力,找出事实的真相。”

当局没有透露细节的通报也反而激起了民众更多的质疑。很多网友批评通报内容“不够透明”、“避重就轻”,没有回应“监控缺失”,“事发两小时后才通知家长”等问题。

“没有细节,没有时间线,没有监控,没有尸检报告,也没有目击者的描述,怎么就能得出结论他的死亡是因为‘个人问题’?”一名网友质疑道。

在舆论的压力下,官方媒体新华社和《四川日报》在周四(5月13日)公开了更多细节,包括林唯麒跳楼前最后的监控画面。

据报道,这名男生当晚6时16分只身一人从教室离开,在随后的23分钟内走至学校实验楼五楼的走廊尽头。报道解释称,他随后在实验楼与体育馆之间的连接平台处坠楼,但由于这一部分处于监控盲区,因此缺失了10分钟的画面。18时49分,外墙的摄像头捕捉到了他坠楼的画面。

报道还称,林唯麒在结束生命前的最后半小时内,曾通过一把疑似刀具数次割左手腕。监控画面显示,他的手腕上已出现明显伤口。

报道引述警方的话说,根据现场脚印、攀爬痕迹等证据证明,没有其他人进入该平台,因此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

关于为何在事发后两小时才通知家长,报道引述学校官员的话称,由于“学生头部受伤严重导致辨认困难”,直到一小时后才确认死亡学生身份,此外翻查家长的联系方式也耗费了额外的时间。

舆论漩涡

这起事件连续多日来在中国社交媒体成为热门搜索趋势。对当局的最初通报感到不满的网友在多家官方媒体的社交账号下“霸屏”。在一则不相关的新闻直播中,网友们大量发布带有“49中”、“跳楼”等字样的弹幕。

一些愤怒的民众还做出了一个在中国相当大胆的举动,他们在周二(5月11日)晚上手持鲜花,聚集在学校门前高喊口号,呼吁当局进行更深入的调查。

网络流传的视频显示,警方在学校门前设立了警戒线,人群则集体高喊“真相!真相”的口号,他们随后被警方驱散。

在中国,校园自杀事件并不新鲜,为何成都的这起事件引发如此大的波澜?

复旦大学传播学副教授邓建国表示,大量民众的质疑源于地方政府“在连自己能控制的都没控制好时,却幻想能控制那些根本无法控制的”,例如公众对真相的呼吁、猜测和误读等,并“公开抱怨后者不听自己的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华社与《四川日报》周四发布细节报道前,多家中国媒体表示打算进校采访坠亡事件但遭到拒绝。与此同时,一些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未经证实的指控加剧了民众的愤怒。

在一则后来被当局认定是谣言的小道消息中,有人指控林唯麒的死亡与化学老师有关,因为他“占用了老师儿子的出国名额”。

成都本地的官方媒体《红星新闻》周四(5月13日)也罕见刊登评论,对当局的处理方式进行批评。

“‘该说不说’的背后还是怕说错、怕被喷、怕追责思维作祟,‘该说不说’的实质仍是对‘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的认知不到位,”评论写道。

不过,自由撰稿人、前《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宋志标则认为,当地政府在事发后封堵媒体采访,减少通报的信息量至最低,背后是地方希望掌握信息绝对主动权的实用主义考量。

“面对高涨的批评声浪,它(地方当局)坚定地采取毫不退让的立场,对舆论反应保持着相当激进的压制姿态。这种激进,对它可能是最经济的,”他在社交媒体写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过去几日来,中国西南城市成都的一所中学发生的学生坠亡事件在社交媒体持续引发关注,甚至罕见导致大量民众前往学校门外聚集抗议。


林唯麒的母亲鲁女士抱着孩子的相片坐在学校门前。

BBC

OR--商业新媒体

这名16岁学生周日(5月9日)晚近七点时在成都四十九中坠楼身亡。当地警方认为坠楼是“个人行为”,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但逝者母亲对学校的处理方式和孩子死因提出质疑,表示存在“没有监控”,学校警告学生“三缄其口”等情况。

在纷至沓来的质疑及呼吁当局彻查的网络评论淹没了官方媒体的评论区后,官方媒体周四(5月13日)公布了监控画面,并提供了更多孩子当天坠楼的细节,排除了他杀可能。

这起坠亡事件在中国社交媒体掀起大量讨论,在微博相关话题的阅读量超过17亿次。很多网友批评当局和校方回应民众关切“语焉不详”、“避重就轻”,但也有民族主义者指责质疑者是“破坏稳定”的“敌对势力”。

坠楼身亡

这名高二学生的母亲鲁女士周一(5月10日)通过微博发帖说,她的儿子林唯麒在前一日下午到校后,她在晚上九时接到学校通知,告知儿子从楼道坠落身亡,而当时距离她儿子的死亡已过去两个多小时。

“学校现在的做法是,将我们家长全部拒之门外无可奉告,想看监控不给看,想问问同学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学校第一时间遣散了班里所有学生并警告他们三缄其口,”她在微博上写道。

在另一则帖子中,鲁女士还表示已经去查阅监控,但“唯独事发那一段没有监控”,而救护车“没有去医院直接就拉去了殡仪馆”。

“这种新闻我看了很多遍却没曾想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鲁女士写道。她称自己尝试打了各种媒体热线“均被敷衍了事,没有媒体愿意发声”。

在配图中,这位母亲捧着儿子遗像在校门前静坐,低头哭泣。图片迅速在网络上流传,很多网友对她表达同情和支持。

微博用户@燨紫77 评论说:“儿子惨死在教书育人的学校,母亲抱着遗像坐在门口,身后是明晃晃的八个大字‘求真求实,至善至美’。”

一天后,当局作出了回应。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区分局发布公告,表示经过现场调查,认定林唯麒的死亡并非他杀,排除刑事案件。警方还表示,家属对调查结论没有异议。

成华区教育局也在同日表示,经过多部门的联合调查,未发现学校存在体罚、辱骂学生等师德师范问题,也没有发现该学生受到校园欺凌等情况,基本判断他是“因个人问题轻生”。

争议

但鲁女士对于官方的回应并不买账。她表示自己没有看到全部的监控视频,并认为官方的回应内容“存在很多疑问”。

“我活生生的儿子高高兴兴的送到学校,短短一个小时告诉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如此草率的公布这个结果,”她写道。“请大家跟我一起努力,找出事实的真相。”

当局没有透露细节的通报也反而激起了民众更多的质疑。很多网友批评通报内容“不够透明”、“避重就轻”,没有回应“监控缺失”,“事发两小时后才通知家长”等问题。

“没有细节,没有时间线,没有监控,没有尸检报告,也没有目击者的描述,怎么就能得出结论他的死亡是因为‘个人问题’?”一名网友质疑道。

在舆论的压力下,官方媒体新华社和《四川日报》在周四(5月13日)公开了更多细节,包括林唯麒跳楼前最后的监控画面。

据报道,这名男生当晚6时16分只身一人从教室离开,在随后的23分钟内走至学校实验楼五楼的走廊尽头。报道解释称,他随后在实验楼与体育馆之间的连接平台处坠楼,但由于这一部分处于监控盲区,因此缺失了10分钟的画面。18时49分,外墙的摄像头捕捉到了他坠楼的画面。

报道还称,林唯麒在结束生命前的最后半小时内,曾通过一把疑似刀具数次割左手腕。监控画面显示,他的手腕上已出现明显伤口。

报道引述警方的话说,根据现场脚印、攀爬痕迹等证据证明,没有其他人进入该平台,因此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

关于为何在事发后两小时才通知家长,报道引述学校官员的话称,由于“学生头部受伤严重导致辨认困难”,直到一小时后才确认死亡学生身份,此外翻查家长的联系方式也耗费了额外的时间。

舆论漩涡

这起事件连续多日来在中国社交媒体成为热门搜索趋势。对当局的最初通报感到不满的网友在多家官方媒体的社交账号下“霸屏”。在一则不相关的新闻直播中,网友们大量发布带有“49中”、“跳楼”等字样的弹幕。

一些愤怒的民众还做出了一个在中国相当大胆的举动,他们在周二(5月11日)晚上手持鲜花,聚集在学校门前高喊口号,呼吁当局进行更深入的调查。

网络流传的视频显示,警方在学校门前设立了警戒线,人群则集体高喊“真相!真相”的口号,他们随后被警方驱散。

在中国,校园自杀事件并不新鲜,为何成都的这起事件引发如此大的波澜?

复旦大学传播学副教授邓建国表示,大量民众的质疑源于地方政府“在连自己能控制的都没控制好时,却幻想能控制那些根本无法控制的”,例如公众对真相的呼吁、猜测和误读等,并“公开抱怨后者不听自己的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华社与《四川日报》周四发布细节报道前,多家中国媒体表示打算进校采访坠亡事件但遭到拒绝。与此同时,一些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未经证实的指控加剧了民众的愤怒。

在一则后来被当局认定是谣言的小道消息中,有人指控林唯麒的死亡与化学老师有关,因为他“占用了老师儿子的出国名额”。

成都本地的官方媒体《红星新闻》周四(5月13日)也罕见刊登评论,对当局的处理方式进行批评。

“‘该说不说’的背后还是怕说错、怕被喷、怕追责思维作祟,‘该说不说’的实质仍是对‘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的认知不到位,”评论写道。

不过,自由撰稿人、前《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宋志标则认为,当地政府在事发后封堵媒体采访,减少通报的信息量至最低,背后是地方希望掌握信息绝对主动权的实用主义考量。

“面对高涨的批评声浪,它(地方当局)坚定地采取毫不退让的立场,对舆论反应保持着相当激进的压制姿态。这种激进,对它可能是最经济的,”他在社交媒体写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成都一名中学生的死亡为何在社交媒体引发风波

发布日期:2021-05-14 04:40
摘要:过去几日来,中国西南城市成都的一所中学发生的学生坠亡事件在社交媒体持续引发关注,甚至罕见导致大量民众前往学校门外聚集抗议。


林唯麒的母亲鲁女士抱着孩子的相片坐在学校门前。

BBC

OR--商业新媒体

这名16岁学生周日(5月9日)晚近七点时在成都四十九中坠楼身亡。当地警方认为坠楼是“个人行为”,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但逝者母亲对学校的处理方式和孩子死因提出质疑,表示存在“没有监控”,学校警告学生“三缄其口”等情况。

在纷至沓来的质疑及呼吁当局彻查的网络评论淹没了官方媒体的评论区后,官方媒体周四(5月13日)公布了监控画面,并提供了更多孩子当天坠楼的细节,排除了他杀可能。

这起坠亡事件在中国社交媒体掀起大量讨论,在微博相关话题的阅读量超过17亿次。很多网友批评当局和校方回应民众关切“语焉不详”、“避重就轻”,但也有民族主义者指责质疑者是“破坏稳定”的“敌对势力”。

坠楼身亡

这名高二学生的母亲鲁女士周一(5月10日)通过微博发帖说,她的儿子林唯麒在前一日下午到校后,她在晚上九时接到学校通知,告知儿子从楼道坠落身亡,而当时距离她儿子的死亡已过去两个多小时。

“学校现在的做法是,将我们家长全部拒之门外无可奉告,想看监控不给看,想问问同学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学校第一时间遣散了班里所有学生并警告他们三缄其口,”她在微博上写道。

在另一则帖子中,鲁女士还表示已经去查阅监控,但“唯独事发那一段没有监控”,而救护车“没有去医院直接就拉去了殡仪馆”。

“这种新闻我看了很多遍却没曾想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鲁女士写道。她称自己尝试打了各种媒体热线“均被敷衍了事,没有媒体愿意发声”。

在配图中,这位母亲捧着儿子遗像在校门前静坐,低头哭泣。图片迅速在网络上流传,很多网友对她表达同情和支持。

微博用户@燨紫77 评论说:“儿子惨死在教书育人的学校,母亲抱着遗像坐在门口,身后是明晃晃的八个大字‘求真求实,至善至美’。”

一天后,当局作出了回应。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区分局发布公告,表示经过现场调查,认定林唯麒的死亡并非他杀,排除刑事案件。警方还表示,家属对调查结论没有异议。

成华区教育局也在同日表示,经过多部门的联合调查,未发现学校存在体罚、辱骂学生等师德师范问题,也没有发现该学生受到校园欺凌等情况,基本判断他是“因个人问题轻生”。

争议

但鲁女士对于官方的回应并不买账。她表示自己没有看到全部的监控视频,并认为官方的回应内容“存在很多疑问”。

“我活生生的儿子高高兴兴的送到学校,短短一个小时告诉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如此草率的公布这个结果,”她写道。“请大家跟我一起努力,找出事实的真相。”

当局没有透露细节的通报也反而激起了民众更多的质疑。很多网友批评通报内容“不够透明”、“避重就轻”,没有回应“监控缺失”,“事发两小时后才通知家长”等问题。

“没有细节,没有时间线,没有监控,没有尸检报告,也没有目击者的描述,怎么就能得出结论他的死亡是因为‘个人问题’?”一名网友质疑道。

在舆论的压力下,官方媒体新华社和《四川日报》在周四(5月13日)公开了更多细节,包括林唯麒跳楼前最后的监控画面。

据报道,这名男生当晚6时16分只身一人从教室离开,在随后的23分钟内走至学校实验楼五楼的走廊尽头。报道解释称,他随后在实验楼与体育馆之间的连接平台处坠楼,但由于这一部分处于监控盲区,因此缺失了10分钟的画面。18时49分,外墙的摄像头捕捉到了他坠楼的画面。

报道还称,林唯麒在结束生命前的最后半小时内,曾通过一把疑似刀具数次割左手腕。监控画面显示,他的手腕上已出现明显伤口。

报道引述警方的话说,根据现场脚印、攀爬痕迹等证据证明,没有其他人进入该平台,因此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

关于为何在事发后两小时才通知家长,报道引述学校官员的话称,由于“学生头部受伤严重导致辨认困难”,直到一小时后才确认死亡学生身份,此外翻查家长的联系方式也耗费了额外的时间。

舆论漩涡

这起事件连续多日来在中国社交媒体成为热门搜索趋势。对当局的最初通报感到不满的网友在多家官方媒体的社交账号下“霸屏”。在一则不相关的新闻直播中,网友们大量发布带有“49中”、“跳楼”等字样的弹幕。

一些愤怒的民众还做出了一个在中国相当大胆的举动,他们在周二(5月11日)晚上手持鲜花,聚集在学校门前高喊口号,呼吁当局进行更深入的调查。

网络流传的视频显示,警方在学校门前设立了警戒线,人群则集体高喊“真相!真相”的口号,他们随后被警方驱散。

在中国,校园自杀事件并不新鲜,为何成都的这起事件引发如此大的波澜?

复旦大学传播学副教授邓建国表示,大量民众的质疑源于地方政府“在连自己能控制的都没控制好时,却幻想能控制那些根本无法控制的”,例如公众对真相的呼吁、猜测和误读等,并“公开抱怨后者不听自己的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华社与《四川日报》周四发布细节报道前,多家中国媒体表示打算进校采访坠亡事件但遭到拒绝。与此同时,一些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未经证实的指控加剧了民众的愤怒。

在一则后来被当局认定是谣言的小道消息中,有人指控林唯麒的死亡与化学老师有关,因为他“占用了老师儿子的出国名额”。

成都本地的官方媒体《红星新闻》周四(5月13日)也罕见刊登评论,对当局的处理方式进行批评。

“‘该说不说’的背后还是怕说错、怕被喷、怕追责思维作祟,‘该说不说’的实质仍是对‘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的认知不到位,”评论写道。

不过,自由撰稿人、前《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宋志标则认为,当地政府在事发后封堵媒体采访,减少通报的信息量至最低,背后是地方希望掌握信息绝对主动权的实用主义考量。

“面对高涨的批评声浪,它(地方当局)坚定地采取毫不退让的立场,对舆论反应保持着相当激进的压制姿态。这种激进,对它可能是最经济的,”他在社交媒体写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