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巴西全国的新冠疫情依旧严峻之际,小镇塞拉纳的生活开始恢复常态。当地开展了一项实验,符合接种条件的成年人中,有98%都接种了中国公司科兴研发的疫苗。


奥梅罗·卡瓦赫里抱着孙子,与妻子艾琳在巴西塞拉纳的街头散步。他说,“我们觉得自由了。”

Samantha Pearson |Luciana Magalhaes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觉得自由了。”68岁的退休建筑师奥梅罗·卡瓦赫里(Homero Cavalheri)说,他不再像以前那样下午老是把自己关在家里了。他会和妻子艾琳(Irene)带着1岁的孙子出去走走。“周围的一切对他而言都很新鲜。”卡瓦赫里抱着怀里的孙子说,“他总是不停地去指那些树和鸟。”

塞拉纳坐落在巴西的甘蔗产区,这场实验为世界上仍在努力抗击新冠疫情的国家带去了希望,让大家意识到,大规模接种疫苗是有效果的。它同时也为中国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提供了新的证据。目前,科兴疫苗正在埃及、菲律宾等数十个发展中国家推行。

今年2月至4月间,塞拉纳的所有成年居民都获得了接种科兴CoronaVac(中文名称:克尔来福)新冠疫苗的机会,这是所谓Project S实验的一部分。赶在全国其他地区之前让整个城镇率先接种疫苗,这样的大规模试验在同类对比试验中尚属首次。

不过,并非镇上的每个居民都符合接种条件,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怀孕期或哺乳期女性,以及其他患有严重疾病的人均不在接种对象之列。塞拉纳地方官员提供的数据显示,在符合条件的约27,700名成年人中,有27,150人接种了疫苗,接种比例为98%。

公共研究所Butantan Institute是CoronaVac疫苗在巴西的生产方,同时也负责开展上述实验;在本月晚些时候完整的实验结果公布之前,该机构拒绝置评。

塞拉纳官员和当地居民表示,目前为止的实验结果令他们感到很兴奋。当地的感染率已较3月份时的峰值下降了75%,不仅如此,在已完成接种的人群中,新冠肺炎的死亡率为零,这表明CoronaVac对于防范在该地区肆虐的病毒变种P.1依然有效。

“数据说明了问题。”塞拉纳镇长里奥·卡皮泰利(Léo Capitelli)说,“这么做有效果!”

在塞拉纳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的等候室里,CoronaVac疫苗的效果已经肉眼可见。“三个星期前,这里还人满为患,人们只得站着。”这里的负责人露西娅·伊莱恩·卡尔达诺(Lucia Elaine Caldano)指着一排排空椅子说。过去三周中,只有一人用了呼吸机——一名此前拒绝接种疫苗的女性。

“一开始有很多议论,很多人觉得我们被当成了实验室的老鼠。”卡尔达诺说,“但如今看来,这是我们的运气。”

然而放眼整个巴西,却是另一番景象。巴西全国完成疫苗接种的人仅有7%,每小时都有有几乎100人因为新冠死去,还有成千上万人在拥挤不堪的医院里忍受病痛。

塞拉纳3月份的日均新增感染病例一度达到67例,本月这一数字已降至当时的四分之一左右,约为一天17例。目前,巴西的感染率已较3月份时的峰值下降了约24%。

4月份时,塞拉纳有六人死于新冠感染。其中五人只接种了第一剂疫苗。根据镇长卡皮泰利的说法,剩下一人在接种第二剂疫苗的两天后出现了症状,说明他是在两剂疫苗之间感染上新冠病毒的。

塞拉纳的官员表示,一个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在于,当时这里几乎所有人都同意接种疫苗。根据巴西一家民调机构去年12月的一项全国性调查,一半受访者称,他们拒绝接种任何中国制造的疫苗。科兴公司总部位于中国。

目前全球针对CoronaVac疫苗效用的研究结果说法不一,塞拉纳的实验有望提升相关研究的清晰度。在Butantan去年底进行的三期试验中,研究人员发现,对于预防出现有症状的感染,该疫苗的有效率约为50%,而在防止出现死亡病例方面,其有效率可以达到100%。

研究人员指出,参与CoronaVac三期试验的志愿者均为医疗工作者,这一点不同于辉瑞(Pfizer Inc.)疫苗等其他疫苗的三期试验,它意味着志愿者平日会暴露在较高的病毒载量中,因此可能导致疫苗有效率稍低。

上个月,智利在对普通民众接种疫苗后的情况进行了一项大规模研究后发现,CoronaVac疫苗的有效率为67%,这一数字与印尼去年的一项研究结果类似。智利的研究还发现,在预防新冠病毒致死方面,CoronaVac疫苗的有效率为80%。

塞拉纳的实验提供了可能是首批来源于真实世界的证据,它让人们看到,即便面对厉害的P.1变种,CoronaVac疫苗依然能够发挥作用。今年3月塞拉纳的感染病例中,至少60%都是由P.1毒株引起的。

此次实验之所以选择塞拉纳,是因为它是一个通勤城镇,并且感染率较高。塞拉纳属于圣保罗州,镇上大约四分之一的居民每天都会出城上班,其中大部分是前往毗邻的里贝朗普雷图市(Ribeirão Preto)。

塞拉纳实验中用到的科兴疫苗是由后者免费提供的。目前中国国内的疫情已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控制,中国政府把目光投向了巴西等疫情依然严峻的国家,在那里测试自己的疫苗。

Butantan最初宣布Project S时,该机构说它希望实验结果能够打消巴西人民的疑虑,让他们相信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去年,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曾向支持者表示,注射CoronaVac疫苗可能会致残,甚至致死,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此后,有关CoronaVac安全性的谣言开始甚嚣尘上。

此前,圣保罗州政府自行从中国获得了疫苗,后来,尽管博索纳罗批评过中国疫苗,巴西政府今年1月仍同意购买1亿剂中国疫苗。不过,这位曾担任陆军上尉的右翼总统依然对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表示怀疑,同时还在宣传一些未经证实的疗法。

塞拉纳的大部分居民都很庆幸自己有机会完成接种。50岁的杰苏尔·萨科曼(Jesuel Sacoman)是当地的一名电工,他说他本来没有资格接种疫苗。圣保罗州上周开始对60至62岁的人群进行接种,在疫苗数量有限的情况下,州政府实行逐个年龄段依次接种。

“我们住在巴西中部一个被层层围住的地方。”萨科曼说,“现在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镇上的官员已要求居民继续佩戴口罩,同时遵守其他防疫措施,如保持社交距离。

并非所有人都对疫苗效果深信不疑。60岁的西尔维奥·弗朗西斯康(Silvio Franciscone)是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他就拒绝接种疫苗,他说去年他得了新冠后,靠着服用抗寄生虫药和维生素治好了,所以现在他觉得自己不需要打疫苗。他还表示,即便在同样对新冠持怀疑态度的人当中,他也算是少数派。

“我有一个朋友去年用吹风机就把自己治好了,他把热空气吹到鼻孔里再到喉咙里,但后来他还是去打了疫苗,真是个傻子。”弗朗西斯康说,他是镇上的一名无线电技工。

眼下,塞拉纳希望疫情后的经济复苏能再快一些,疫情使得当地的失业率一度飙升至25%。在吸收了塞拉纳大部分就业人口的邻市里贝朗普雷图,那里的企业裁员或是停工。尽管塞拉纳的接种计划对于提升就业率作用不大,但在当地居民接种了第二剂CoronaVac疫苗后,镇上宾馆和商铺的生意渐渐好了起来。

48岁的何塞·里卡多·阿兰达(José Ricardo Aranda)是一家旅馆的老板,旅馆就在连接圣保罗市与邻近的米纳斯吉拉斯州的高速公路旁。他说,塞拉纳已经成为人们喜欢停车休息的地方。“我们已经是这条高速路上的一个参考点,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里要安全不少。”他说。从去年9月到年底,旅馆一直没什么客人,阿兰达说,现在生意开始慢慢恢复,35个房间中有一半都有客人入住。

弗拉维娅·赛德林荷(Flávia Cedrinho)在塞拉纳的中心广场开了一家服装店,这里也是阔太太们经常光顾的地方。赛德林荷说,如今的销售额要比正常水平少30%左右,但如果没有Project S项目,情况恐怕还会更糟。

镇长卡皮泰利说,已有几家纺织厂和其他企业与当地政府进行了接洽,它们看上了已经接种疫苗的镇上居民,希望吸纳为员工,在此开展业务。他指出,一方面,企业员工获得免疫力后,因爆发新一轮疫情而导致的停产风险会较低,另一方面,塞拉纳也推出了财政刺激举措,希望能最大限度地利用最近赢得的声誉,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

“我们的小镇将成为这一带的宠儿。”他说。

又讯:科兴新冠疫苗在印尼一项现实世界研究中显示出高度有效性

根据一项在印尼医务人员中进行的研究,科兴生物的新冠疫苗能提供有效保护。这对数十个依赖该款疫苗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一个令人鼓舞的信号。

印尼卫生部长Budi Gunadi Sadikin5月11日接受专访时表示,该国首都雅加达25374名医务人员在接种第二剂疫苗后接受了28天的追踪,发现该疫苗在完成接种的7天后就能100%保护接种者免于死亡,还能让96%的人免于住院。对这些接种者的追踪持续到2月下旬。

Sadikin还说,上述接种者中有94%的人未被病毒感染——这是一个非凡的结果,比该疫苗多次临床试验中的结果都要好——不过目前尚不清楚研究中是否对这些人员进行了统一筛查以便发现无症状病毒携带者。

Sadikin表示,“我们看到医护人员的住院和死亡人数急剧下降。”尚不清楚科兴疫苗在印尼抵御了何种病毒株,但该国尚未爆出由变种病毒引发的任何重大疫情。

上述数据显示,科兴疫苗在现实世界的有效性或高于临床试验阶段。其在巴西的III期临床试验结果表明,该款疫苗的有效率仅略高于50%,是所有第一代新冠疫苗中最低的。

科兴首席执行官尹卫东5月11日接受彭博另一次专访时表示,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科兴新冠疫苗在现实世界中使用时表现得更好。

但现实世界中的例子也表明,科兴疫苗能够平息疫情需要绝大多数人都接种了疫苗。在这种情况下,医疗基础设施较差、疫苗获取能力有限的发展中国家无法迅速达到目标。在印尼医务工作者研究以及另一项有45000人参与的巴西Serrana小镇的研究中,上述接受研究的人群近100%完全接种了疫苗,严重疾病和死亡人数在接种后下降。

相比之下,智利在为1900万人口中逾三分之一接种疫苗后出现了疫情再度爆发。

尹卫东表示,智利最早接种的人群是老年人。该国获得不到1500万剂疫苗,意味着只有700万人可以完成接种,这仅相当于1900万人口的36%。随着多数未完成疫苗接种的年轻人社交活动增多,该国看到疫情再度出现是正常的。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基于中国疫苗的独特实验正帮一个巴西小镇击退疫情

发布日期:2021-05-12 07:55
摘要:在巴西全国的新冠疫情依旧严峻之际,小镇塞拉纳的生活开始恢复常态。当地开展了一项实验,符合接种条件的成年人中,有98%都接种了中国公司科兴研发的疫苗。


奥梅罗·卡瓦赫里抱着孙子,与妻子艾琳在巴西塞拉纳的街头散步。他说,“我们觉得自由了。”

Samantha Pearson |Luciana Magalhaes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觉得自由了。”68岁的退休建筑师奥梅罗·卡瓦赫里(Homero Cavalheri)说,他不再像以前那样下午老是把自己关在家里了。他会和妻子艾琳(Irene)带着1岁的孙子出去走走。“周围的一切对他而言都很新鲜。”卡瓦赫里抱着怀里的孙子说,“他总是不停地去指那些树和鸟。”

塞拉纳坐落在巴西的甘蔗产区,这场实验为世界上仍在努力抗击新冠疫情的国家带去了希望,让大家意识到,大规模接种疫苗是有效果的。它同时也为中国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提供了新的证据。目前,科兴疫苗正在埃及、菲律宾等数十个发展中国家推行。

今年2月至4月间,塞拉纳的所有成年居民都获得了接种科兴CoronaVac(中文名称:克尔来福)新冠疫苗的机会,这是所谓Project S实验的一部分。赶在全国其他地区之前让整个城镇率先接种疫苗,这样的大规模试验在同类对比试验中尚属首次。

不过,并非镇上的每个居民都符合接种条件,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怀孕期或哺乳期女性,以及其他患有严重疾病的人均不在接种对象之列。塞拉纳地方官员提供的数据显示,在符合条件的约27,700名成年人中,有27,150人接种了疫苗,接种比例为98%。

公共研究所Butantan Institute是CoronaVac疫苗在巴西的生产方,同时也负责开展上述实验;在本月晚些时候完整的实验结果公布之前,该机构拒绝置评。

塞拉纳官员和当地居民表示,目前为止的实验结果令他们感到很兴奋。当地的感染率已较3月份时的峰值下降了75%,不仅如此,在已完成接种的人群中,新冠肺炎的死亡率为零,这表明CoronaVac对于防范在该地区肆虐的病毒变种P.1依然有效。

“数据说明了问题。”塞拉纳镇长里奥·卡皮泰利(Léo Capitelli)说,“这么做有效果!”

在塞拉纳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的等候室里,CoronaVac疫苗的效果已经肉眼可见。“三个星期前,这里还人满为患,人们只得站着。”这里的负责人露西娅·伊莱恩·卡尔达诺(Lucia Elaine Caldano)指着一排排空椅子说。过去三周中,只有一人用了呼吸机——一名此前拒绝接种疫苗的女性。

“一开始有很多议论,很多人觉得我们被当成了实验室的老鼠。”卡尔达诺说,“但如今看来,这是我们的运气。”

然而放眼整个巴西,却是另一番景象。巴西全国完成疫苗接种的人仅有7%,每小时都有有几乎100人因为新冠死去,还有成千上万人在拥挤不堪的医院里忍受病痛。

塞拉纳3月份的日均新增感染病例一度达到67例,本月这一数字已降至当时的四分之一左右,约为一天17例。目前,巴西的感染率已较3月份时的峰值下降了约24%。

4月份时,塞拉纳有六人死于新冠感染。其中五人只接种了第一剂疫苗。根据镇长卡皮泰利的说法,剩下一人在接种第二剂疫苗的两天后出现了症状,说明他是在两剂疫苗之间感染上新冠病毒的。

塞拉纳的官员表示,一个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在于,当时这里几乎所有人都同意接种疫苗。根据巴西一家民调机构去年12月的一项全国性调查,一半受访者称,他们拒绝接种任何中国制造的疫苗。科兴公司总部位于中国。

目前全球针对CoronaVac疫苗效用的研究结果说法不一,塞拉纳的实验有望提升相关研究的清晰度。在Butantan去年底进行的三期试验中,研究人员发现,对于预防出现有症状的感染,该疫苗的有效率约为50%,而在防止出现死亡病例方面,其有效率可以达到100%。

研究人员指出,参与CoronaVac三期试验的志愿者均为医疗工作者,这一点不同于辉瑞(Pfizer Inc.)疫苗等其他疫苗的三期试验,它意味着志愿者平日会暴露在较高的病毒载量中,因此可能导致疫苗有效率稍低。

上个月,智利在对普通民众接种疫苗后的情况进行了一项大规模研究后发现,CoronaVac疫苗的有效率为67%,这一数字与印尼去年的一项研究结果类似。智利的研究还发现,在预防新冠病毒致死方面,CoronaVac疫苗的有效率为80%。

塞拉纳的实验提供了可能是首批来源于真实世界的证据,它让人们看到,即便面对厉害的P.1变种,CoronaVac疫苗依然能够发挥作用。今年3月塞拉纳的感染病例中,至少60%都是由P.1毒株引起的。

此次实验之所以选择塞拉纳,是因为它是一个通勤城镇,并且感染率较高。塞拉纳属于圣保罗州,镇上大约四分之一的居民每天都会出城上班,其中大部分是前往毗邻的里贝朗普雷图市(Ribeirão Preto)。

塞拉纳实验中用到的科兴疫苗是由后者免费提供的。目前中国国内的疫情已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控制,中国政府把目光投向了巴西等疫情依然严峻的国家,在那里测试自己的疫苗。

Butantan最初宣布Project S时,该机构说它希望实验结果能够打消巴西人民的疑虑,让他们相信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去年,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曾向支持者表示,注射CoronaVac疫苗可能会致残,甚至致死,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此后,有关CoronaVac安全性的谣言开始甚嚣尘上。

此前,圣保罗州政府自行从中国获得了疫苗,后来,尽管博索纳罗批评过中国疫苗,巴西政府今年1月仍同意购买1亿剂中国疫苗。不过,这位曾担任陆军上尉的右翼总统依然对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表示怀疑,同时还在宣传一些未经证实的疗法。

塞拉纳的大部分居民都很庆幸自己有机会完成接种。50岁的杰苏尔·萨科曼(Jesuel Sacoman)是当地的一名电工,他说他本来没有资格接种疫苗。圣保罗州上周开始对60至62岁的人群进行接种,在疫苗数量有限的情况下,州政府实行逐个年龄段依次接种。

“我们住在巴西中部一个被层层围住的地方。”萨科曼说,“现在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镇上的官员已要求居民继续佩戴口罩,同时遵守其他防疫措施,如保持社交距离。

并非所有人都对疫苗效果深信不疑。60岁的西尔维奥·弗朗西斯康(Silvio Franciscone)是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他就拒绝接种疫苗,他说去年他得了新冠后,靠着服用抗寄生虫药和维生素治好了,所以现在他觉得自己不需要打疫苗。他还表示,即便在同样对新冠持怀疑态度的人当中,他也算是少数派。

“我有一个朋友去年用吹风机就把自己治好了,他把热空气吹到鼻孔里再到喉咙里,但后来他还是去打了疫苗,真是个傻子。”弗朗西斯康说,他是镇上的一名无线电技工。

眼下,塞拉纳希望疫情后的经济复苏能再快一些,疫情使得当地的失业率一度飙升至25%。在吸收了塞拉纳大部分就业人口的邻市里贝朗普雷图,那里的企业裁员或是停工。尽管塞拉纳的接种计划对于提升就业率作用不大,但在当地居民接种了第二剂CoronaVac疫苗后,镇上宾馆和商铺的生意渐渐好了起来。

48岁的何塞·里卡多·阿兰达(José Ricardo Aranda)是一家旅馆的老板,旅馆就在连接圣保罗市与邻近的米纳斯吉拉斯州的高速公路旁。他说,塞拉纳已经成为人们喜欢停车休息的地方。“我们已经是这条高速路上的一个参考点,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里要安全不少。”他说。从去年9月到年底,旅馆一直没什么客人,阿兰达说,现在生意开始慢慢恢复,35个房间中有一半都有客人入住。

弗拉维娅·赛德林荷(Flávia Cedrinho)在塞拉纳的中心广场开了一家服装店,这里也是阔太太们经常光顾的地方。赛德林荷说,如今的销售额要比正常水平少30%左右,但如果没有Project S项目,情况恐怕还会更糟。

镇长卡皮泰利说,已有几家纺织厂和其他企业与当地政府进行了接洽,它们看上了已经接种疫苗的镇上居民,希望吸纳为员工,在此开展业务。他指出,一方面,企业员工获得免疫力后,因爆发新一轮疫情而导致的停产风险会较低,另一方面,塞拉纳也推出了财政刺激举措,希望能最大限度地利用最近赢得的声誉,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

“我们的小镇将成为这一带的宠儿。”他说。

又讯:科兴新冠疫苗在印尼一项现实世界研究中显示出高度有效性

根据一项在印尼医务人员中进行的研究,科兴生物的新冠疫苗能提供有效保护。这对数十个依赖该款疫苗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一个令人鼓舞的信号。

印尼卫生部长Budi Gunadi Sadikin5月11日接受专访时表示,该国首都雅加达25374名医务人员在接种第二剂疫苗后接受了28天的追踪,发现该疫苗在完成接种的7天后就能100%保护接种者免于死亡,还能让96%的人免于住院。对这些接种者的追踪持续到2月下旬。

Sadikin还说,上述接种者中有94%的人未被病毒感染——这是一个非凡的结果,比该疫苗多次临床试验中的结果都要好——不过目前尚不清楚研究中是否对这些人员进行了统一筛查以便发现无症状病毒携带者。

Sadikin表示,“我们看到医护人员的住院和死亡人数急剧下降。”尚不清楚科兴疫苗在印尼抵御了何种病毒株,但该国尚未爆出由变种病毒引发的任何重大疫情。

上述数据显示,科兴疫苗在现实世界的有效性或高于临床试验阶段。其在巴西的III期临床试验结果表明,该款疫苗的有效率仅略高于50%,是所有第一代新冠疫苗中最低的。

科兴首席执行官尹卫东5月11日接受彭博另一次专访时表示,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科兴新冠疫苗在现实世界中使用时表现得更好。

但现实世界中的例子也表明,科兴疫苗能够平息疫情需要绝大多数人都接种了疫苗。在这种情况下,医疗基础设施较差、疫苗获取能力有限的发展中国家无法迅速达到目标。在印尼医务工作者研究以及另一项有45000人参与的巴西Serrana小镇的研究中,上述接受研究的人群近100%完全接种了疫苗,严重疾病和死亡人数在接种后下降。

相比之下,智利在为1900万人口中逾三分之一接种疫苗后出现了疫情再度爆发。

尹卫东表示,智利最早接种的人群是老年人。该国获得不到1500万剂疫苗,意味着只有700万人可以完成接种,这仅相当于1900万人口的36%。随着多数未完成疫苗接种的年轻人社交活动增多,该国看到疫情再度出现是正常的。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巴西全国的新冠疫情依旧严峻之际,小镇塞拉纳的生活开始恢复常态。当地开展了一项实验,符合接种条件的成年人中,有98%都接种了中国公司科兴研发的疫苗。


奥梅罗·卡瓦赫里抱着孙子,与妻子艾琳在巴西塞拉纳的街头散步。他说,“我们觉得自由了。”

Samantha Pearson |Luciana Magalhaes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觉得自由了。”68岁的退休建筑师奥梅罗·卡瓦赫里(Homero Cavalheri)说,他不再像以前那样下午老是把自己关在家里了。他会和妻子艾琳(Irene)带着1岁的孙子出去走走。“周围的一切对他而言都很新鲜。”卡瓦赫里抱着怀里的孙子说,“他总是不停地去指那些树和鸟。”

塞拉纳坐落在巴西的甘蔗产区,这场实验为世界上仍在努力抗击新冠疫情的国家带去了希望,让大家意识到,大规模接种疫苗是有效果的。它同时也为中国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提供了新的证据。目前,科兴疫苗正在埃及、菲律宾等数十个发展中国家推行。

今年2月至4月间,塞拉纳的所有成年居民都获得了接种科兴CoronaVac(中文名称:克尔来福)新冠疫苗的机会,这是所谓Project S实验的一部分。赶在全国其他地区之前让整个城镇率先接种疫苗,这样的大规模试验在同类对比试验中尚属首次。

不过,并非镇上的每个居民都符合接种条件,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怀孕期或哺乳期女性,以及其他患有严重疾病的人均不在接种对象之列。塞拉纳地方官员提供的数据显示,在符合条件的约27,700名成年人中,有27,150人接种了疫苗,接种比例为98%。

公共研究所Butantan Institute是CoronaVac疫苗在巴西的生产方,同时也负责开展上述实验;在本月晚些时候完整的实验结果公布之前,该机构拒绝置评。

塞拉纳官员和当地居民表示,目前为止的实验结果令他们感到很兴奋。当地的感染率已较3月份时的峰值下降了75%,不仅如此,在已完成接种的人群中,新冠肺炎的死亡率为零,这表明CoronaVac对于防范在该地区肆虐的病毒变种P.1依然有效。

“数据说明了问题。”塞拉纳镇长里奥·卡皮泰利(Léo Capitelli)说,“这么做有效果!”

在塞拉纳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的等候室里,CoronaVac疫苗的效果已经肉眼可见。“三个星期前,这里还人满为患,人们只得站着。”这里的负责人露西娅·伊莱恩·卡尔达诺(Lucia Elaine Caldano)指着一排排空椅子说。过去三周中,只有一人用了呼吸机——一名此前拒绝接种疫苗的女性。

“一开始有很多议论,很多人觉得我们被当成了实验室的老鼠。”卡尔达诺说,“但如今看来,这是我们的运气。”

然而放眼整个巴西,却是另一番景象。巴西全国完成疫苗接种的人仅有7%,每小时都有有几乎100人因为新冠死去,还有成千上万人在拥挤不堪的医院里忍受病痛。

塞拉纳3月份的日均新增感染病例一度达到67例,本月这一数字已降至当时的四分之一左右,约为一天17例。目前,巴西的感染率已较3月份时的峰值下降了约24%。

4月份时,塞拉纳有六人死于新冠感染。其中五人只接种了第一剂疫苗。根据镇长卡皮泰利的说法,剩下一人在接种第二剂疫苗的两天后出现了症状,说明他是在两剂疫苗之间感染上新冠病毒的。

塞拉纳的官员表示,一个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在于,当时这里几乎所有人都同意接种疫苗。根据巴西一家民调机构去年12月的一项全国性调查,一半受访者称,他们拒绝接种任何中国制造的疫苗。科兴公司总部位于中国。

目前全球针对CoronaVac疫苗效用的研究结果说法不一,塞拉纳的实验有望提升相关研究的清晰度。在Butantan去年底进行的三期试验中,研究人员发现,对于预防出现有症状的感染,该疫苗的有效率约为50%,而在防止出现死亡病例方面,其有效率可以达到100%。

研究人员指出,参与CoronaVac三期试验的志愿者均为医疗工作者,这一点不同于辉瑞(Pfizer Inc.)疫苗等其他疫苗的三期试验,它意味着志愿者平日会暴露在较高的病毒载量中,因此可能导致疫苗有效率稍低。

上个月,智利在对普通民众接种疫苗后的情况进行了一项大规模研究后发现,CoronaVac疫苗的有效率为67%,这一数字与印尼去年的一项研究结果类似。智利的研究还发现,在预防新冠病毒致死方面,CoronaVac疫苗的有效率为80%。

塞拉纳的实验提供了可能是首批来源于真实世界的证据,它让人们看到,即便面对厉害的P.1变种,CoronaVac疫苗依然能够发挥作用。今年3月塞拉纳的感染病例中,至少60%都是由P.1毒株引起的。

此次实验之所以选择塞拉纳,是因为它是一个通勤城镇,并且感染率较高。塞拉纳属于圣保罗州,镇上大约四分之一的居民每天都会出城上班,其中大部分是前往毗邻的里贝朗普雷图市(Ribeirão Preto)。

塞拉纳实验中用到的科兴疫苗是由后者免费提供的。目前中国国内的疫情已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控制,中国政府把目光投向了巴西等疫情依然严峻的国家,在那里测试自己的疫苗。

Butantan最初宣布Project S时,该机构说它希望实验结果能够打消巴西人民的疑虑,让他们相信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去年,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曾向支持者表示,注射CoronaVac疫苗可能会致残,甚至致死,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此后,有关CoronaVac安全性的谣言开始甚嚣尘上。

此前,圣保罗州政府自行从中国获得了疫苗,后来,尽管博索纳罗批评过中国疫苗,巴西政府今年1月仍同意购买1亿剂中国疫苗。不过,这位曾担任陆军上尉的右翼总统依然对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表示怀疑,同时还在宣传一些未经证实的疗法。

塞拉纳的大部分居民都很庆幸自己有机会完成接种。50岁的杰苏尔·萨科曼(Jesuel Sacoman)是当地的一名电工,他说他本来没有资格接种疫苗。圣保罗州上周开始对60至62岁的人群进行接种,在疫苗数量有限的情况下,州政府实行逐个年龄段依次接种。

“我们住在巴西中部一个被层层围住的地方。”萨科曼说,“现在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镇上的官员已要求居民继续佩戴口罩,同时遵守其他防疫措施,如保持社交距离。

并非所有人都对疫苗效果深信不疑。60岁的西尔维奥·弗朗西斯康(Silvio Franciscone)是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他就拒绝接种疫苗,他说去年他得了新冠后,靠着服用抗寄生虫药和维生素治好了,所以现在他觉得自己不需要打疫苗。他还表示,即便在同样对新冠持怀疑态度的人当中,他也算是少数派。

“我有一个朋友去年用吹风机就把自己治好了,他把热空气吹到鼻孔里再到喉咙里,但后来他还是去打了疫苗,真是个傻子。”弗朗西斯康说,他是镇上的一名无线电技工。

眼下,塞拉纳希望疫情后的经济复苏能再快一些,疫情使得当地的失业率一度飙升至25%。在吸收了塞拉纳大部分就业人口的邻市里贝朗普雷图,那里的企业裁员或是停工。尽管塞拉纳的接种计划对于提升就业率作用不大,但在当地居民接种了第二剂CoronaVac疫苗后,镇上宾馆和商铺的生意渐渐好了起来。

48岁的何塞·里卡多·阿兰达(José Ricardo Aranda)是一家旅馆的老板,旅馆就在连接圣保罗市与邻近的米纳斯吉拉斯州的高速公路旁。他说,塞拉纳已经成为人们喜欢停车休息的地方。“我们已经是这条高速路上的一个参考点,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里要安全不少。”他说。从去年9月到年底,旅馆一直没什么客人,阿兰达说,现在生意开始慢慢恢复,35个房间中有一半都有客人入住。

弗拉维娅·赛德林荷(Flávia Cedrinho)在塞拉纳的中心广场开了一家服装店,这里也是阔太太们经常光顾的地方。赛德林荷说,如今的销售额要比正常水平少30%左右,但如果没有Project S项目,情况恐怕还会更糟。

镇长卡皮泰利说,已有几家纺织厂和其他企业与当地政府进行了接洽,它们看上了已经接种疫苗的镇上居民,希望吸纳为员工,在此开展业务。他指出,一方面,企业员工获得免疫力后,因爆发新一轮疫情而导致的停产风险会较低,另一方面,塞拉纳也推出了财政刺激举措,希望能最大限度地利用最近赢得的声誉,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

“我们的小镇将成为这一带的宠儿。”他说。

又讯:科兴新冠疫苗在印尼一项现实世界研究中显示出高度有效性

根据一项在印尼医务人员中进行的研究,科兴生物的新冠疫苗能提供有效保护。这对数十个依赖该款疫苗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一个令人鼓舞的信号。

印尼卫生部长Budi Gunadi Sadikin5月11日接受专访时表示,该国首都雅加达25374名医务人员在接种第二剂疫苗后接受了28天的追踪,发现该疫苗在完成接种的7天后就能100%保护接种者免于死亡,还能让96%的人免于住院。对这些接种者的追踪持续到2月下旬。

Sadikin还说,上述接种者中有94%的人未被病毒感染——这是一个非凡的结果,比该疫苗多次临床试验中的结果都要好——不过目前尚不清楚研究中是否对这些人员进行了统一筛查以便发现无症状病毒携带者。

Sadikin表示,“我们看到医护人员的住院和死亡人数急剧下降。”尚不清楚科兴疫苗在印尼抵御了何种病毒株,但该国尚未爆出由变种病毒引发的任何重大疫情。

上述数据显示,科兴疫苗在现实世界的有效性或高于临床试验阶段。其在巴西的III期临床试验结果表明,该款疫苗的有效率仅略高于50%,是所有第一代新冠疫苗中最低的。

科兴首席执行官尹卫东5月11日接受彭博另一次专访时表示,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科兴新冠疫苗在现实世界中使用时表现得更好。

但现实世界中的例子也表明,科兴疫苗能够平息疫情需要绝大多数人都接种了疫苗。在这种情况下,医疗基础设施较差、疫苗获取能力有限的发展中国家无法迅速达到目标。在印尼医务工作者研究以及另一项有45000人参与的巴西Serrana小镇的研究中,上述接受研究的人群近100%完全接种了疫苗,严重疾病和死亡人数在接种后下降。

相比之下,智利在为1900万人口中逾三分之一接种疫苗后出现了疫情再度爆发。

尹卫东表示,智利最早接种的人群是老年人。该国获得不到1500万剂疫苗,意味着只有700万人可以完成接种,这仅相当于1900万人口的36%。随着多数未完成疫苗接种的年轻人社交活动增多,该国看到疫情再度出现是正常的。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基于中国疫苗的独特实验正帮一个巴西小镇击退疫情

发布日期:2021-05-12 07:55
摘要:在巴西全国的新冠疫情依旧严峻之际,小镇塞拉纳的生活开始恢复常态。当地开展了一项实验,符合接种条件的成年人中,有98%都接种了中国公司科兴研发的疫苗。


奥梅罗·卡瓦赫里抱着孙子,与妻子艾琳在巴西塞拉纳的街头散步。他说,“我们觉得自由了。”

Samantha Pearson |Luciana Magalhaes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觉得自由了。”68岁的退休建筑师奥梅罗·卡瓦赫里(Homero Cavalheri)说,他不再像以前那样下午老是把自己关在家里了。他会和妻子艾琳(Irene)带着1岁的孙子出去走走。“周围的一切对他而言都很新鲜。”卡瓦赫里抱着怀里的孙子说,“他总是不停地去指那些树和鸟。”

塞拉纳坐落在巴西的甘蔗产区,这场实验为世界上仍在努力抗击新冠疫情的国家带去了希望,让大家意识到,大规模接种疫苗是有效果的。它同时也为中国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提供了新的证据。目前,科兴疫苗正在埃及、菲律宾等数十个发展中国家推行。

今年2月至4月间,塞拉纳的所有成年居民都获得了接种科兴CoronaVac(中文名称:克尔来福)新冠疫苗的机会,这是所谓Project S实验的一部分。赶在全国其他地区之前让整个城镇率先接种疫苗,这样的大规模试验在同类对比试验中尚属首次。

不过,并非镇上的每个居民都符合接种条件,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怀孕期或哺乳期女性,以及其他患有严重疾病的人均不在接种对象之列。塞拉纳地方官员提供的数据显示,在符合条件的约27,700名成年人中,有27,150人接种了疫苗,接种比例为98%。

公共研究所Butantan Institute是CoronaVac疫苗在巴西的生产方,同时也负责开展上述实验;在本月晚些时候完整的实验结果公布之前,该机构拒绝置评。

塞拉纳官员和当地居民表示,目前为止的实验结果令他们感到很兴奋。当地的感染率已较3月份时的峰值下降了75%,不仅如此,在已完成接种的人群中,新冠肺炎的死亡率为零,这表明CoronaVac对于防范在该地区肆虐的病毒变种P.1依然有效。

“数据说明了问题。”塞拉纳镇长里奥·卡皮泰利(Léo Capitelli)说,“这么做有效果!”

在塞拉纳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的等候室里,CoronaVac疫苗的效果已经肉眼可见。“三个星期前,这里还人满为患,人们只得站着。”这里的负责人露西娅·伊莱恩·卡尔达诺(Lucia Elaine Caldano)指着一排排空椅子说。过去三周中,只有一人用了呼吸机——一名此前拒绝接种疫苗的女性。

“一开始有很多议论,很多人觉得我们被当成了实验室的老鼠。”卡尔达诺说,“但如今看来,这是我们的运气。”

然而放眼整个巴西,却是另一番景象。巴西全国完成疫苗接种的人仅有7%,每小时都有有几乎100人因为新冠死去,还有成千上万人在拥挤不堪的医院里忍受病痛。

塞拉纳3月份的日均新增感染病例一度达到67例,本月这一数字已降至当时的四分之一左右,约为一天17例。目前,巴西的感染率已较3月份时的峰值下降了约24%。

4月份时,塞拉纳有六人死于新冠感染。其中五人只接种了第一剂疫苗。根据镇长卡皮泰利的说法,剩下一人在接种第二剂疫苗的两天后出现了症状,说明他是在两剂疫苗之间感染上新冠病毒的。

塞拉纳的官员表示,一个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在于,当时这里几乎所有人都同意接种疫苗。根据巴西一家民调机构去年12月的一项全国性调查,一半受访者称,他们拒绝接种任何中国制造的疫苗。科兴公司总部位于中国。

目前全球针对CoronaVac疫苗效用的研究结果说法不一,塞拉纳的实验有望提升相关研究的清晰度。在Butantan去年底进行的三期试验中,研究人员发现,对于预防出现有症状的感染,该疫苗的有效率约为50%,而在防止出现死亡病例方面,其有效率可以达到100%。

研究人员指出,参与CoronaVac三期试验的志愿者均为医疗工作者,这一点不同于辉瑞(Pfizer Inc.)疫苗等其他疫苗的三期试验,它意味着志愿者平日会暴露在较高的病毒载量中,因此可能导致疫苗有效率稍低。

上个月,智利在对普通民众接种疫苗后的情况进行了一项大规模研究后发现,CoronaVac疫苗的有效率为67%,这一数字与印尼去年的一项研究结果类似。智利的研究还发现,在预防新冠病毒致死方面,CoronaVac疫苗的有效率为80%。

塞拉纳的实验提供了可能是首批来源于真实世界的证据,它让人们看到,即便面对厉害的P.1变种,CoronaVac疫苗依然能够发挥作用。今年3月塞拉纳的感染病例中,至少60%都是由P.1毒株引起的。

此次实验之所以选择塞拉纳,是因为它是一个通勤城镇,并且感染率较高。塞拉纳属于圣保罗州,镇上大约四分之一的居民每天都会出城上班,其中大部分是前往毗邻的里贝朗普雷图市(Ribeirão Preto)。

塞拉纳实验中用到的科兴疫苗是由后者免费提供的。目前中国国内的疫情已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控制,中国政府把目光投向了巴西等疫情依然严峻的国家,在那里测试自己的疫苗。

Butantan最初宣布Project S时,该机构说它希望实验结果能够打消巴西人民的疑虑,让他们相信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去年,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曾向支持者表示,注射CoronaVac疫苗可能会致残,甚至致死,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此后,有关CoronaVac安全性的谣言开始甚嚣尘上。

此前,圣保罗州政府自行从中国获得了疫苗,后来,尽管博索纳罗批评过中国疫苗,巴西政府今年1月仍同意购买1亿剂中国疫苗。不过,这位曾担任陆军上尉的右翼总统依然对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表示怀疑,同时还在宣传一些未经证实的疗法。

塞拉纳的大部分居民都很庆幸自己有机会完成接种。50岁的杰苏尔·萨科曼(Jesuel Sacoman)是当地的一名电工,他说他本来没有资格接种疫苗。圣保罗州上周开始对60至62岁的人群进行接种,在疫苗数量有限的情况下,州政府实行逐个年龄段依次接种。

“我们住在巴西中部一个被层层围住的地方。”萨科曼说,“现在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镇上的官员已要求居民继续佩戴口罩,同时遵守其他防疫措施,如保持社交距离。

并非所有人都对疫苗效果深信不疑。60岁的西尔维奥·弗朗西斯康(Silvio Franciscone)是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他就拒绝接种疫苗,他说去年他得了新冠后,靠着服用抗寄生虫药和维生素治好了,所以现在他觉得自己不需要打疫苗。他还表示,即便在同样对新冠持怀疑态度的人当中,他也算是少数派。

“我有一个朋友去年用吹风机就把自己治好了,他把热空气吹到鼻孔里再到喉咙里,但后来他还是去打了疫苗,真是个傻子。”弗朗西斯康说,他是镇上的一名无线电技工。

眼下,塞拉纳希望疫情后的经济复苏能再快一些,疫情使得当地的失业率一度飙升至25%。在吸收了塞拉纳大部分就业人口的邻市里贝朗普雷图,那里的企业裁员或是停工。尽管塞拉纳的接种计划对于提升就业率作用不大,但在当地居民接种了第二剂CoronaVac疫苗后,镇上宾馆和商铺的生意渐渐好了起来。

48岁的何塞·里卡多·阿兰达(José Ricardo Aranda)是一家旅馆的老板,旅馆就在连接圣保罗市与邻近的米纳斯吉拉斯州的高速公路旁。他说,塞拉纳已经成为人们喜欢停车休息的地方。“我们已经是这条高速路上的一个参考点,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里要安全不少。”他说。从去年9月到年底,旅馆一直没什么客人,阿兰达说,现在生意开始慢慢恢复,35个房间中有一半都有客人入住。

弗拉维娅·赛德林荷(Flávia Cedrinho)在塞拉纳的中心广场开了一家服装店,这里也是阔太太们经常光顾的地方。赛德林荷说,如今的销售额要比正常水平少30%左右,但如果没有Project S项目,情况恐怕还会更糟。

镇长卡皮泰利说,已有几家纺织厂和其他企业与当地政府进行了接洽,它们看上了已经接种疫苗的镇上居民,希望吸纳为员工,在此开展业务。他指出,一方面,企业员工获得免疫力后,因爆发新一轮疫情而导致的停产风险会较低,另一方面,塞拉纳也推出了财政刺激举措,希望能最大限度地利用最近赢得的声誉,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

“我们的小镇将成为这一带的宠儿。”他说。

又讯:科兴新冠疫苗在印尼一项现实世界研究中显示出高度有效性

根据一项在印尼医务人员中进行的研究,科兴生物的新冠疫苗能提供有效保护。这对数十个依赖该款疫苗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一个令人鼓舞的信号。

印尼卫生部长Budi Gunadi Sadikin5月11日接受专访时表示,该国首都雅加达25374名医务人员在接种第二剂疫苗后接受了28天的追踪,发现该疫苗在完成接种的7天后就能100%保护接种者免于死亡,还能让96%的人免于住院。对这些接种者的追踪持续到2月下旬。

Sadikin还说,上述接种者中有94%的人未被病毒感染——这是一个非凡的结果,比该疫苗多次临床试验中的结果都要好——不过目前尚不清楚研究中是否对这些人员进行了统一筛查以便发现无症状病毒携带者。

Sadikin表示,“我们看到医护人员的住院和死亡人数急剧下降。”尚不清楚科兴疫苗在印尼抵御了何种病毒株,但该国尚未爆出由变种病毒引发的任何重大疫情。

上述数据显示,科兴疫苗在现实世界的有效性或高于临床试验阶段。其在巴西的III期临床试验结果表明,该款疫苗的有效率仅略高于50%,是所有第一代新冠疫苗中最低的。

科兴首席执行官尹卫东5月11日接受彭博另一次专访时表示,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科兴新冠疫苗在现实世界中使用时表现得更好。

但现实世界中的例子也表明,科兴疫苗能够平息疫情需要绝大多数人都接种了疫苗。在这种情况下,医疗基础设施较差、疫苗获取能力有限的发展中国家无法迅速达到目标。在印尼医务工作者研究以及另一项有45000人参与的巴西Serrana小镇的研究中,上述接受研究的人群近100%完全接种了疫苗,严重疾病和死亡人数在接种后下降。

相比之下,智利在为1900万人口中逾三分之一接种疫苗后出现了疫情再度爆发。

尹卫东表示,智利最早接种的人群是老年人。该国获得不到1500万剂疫苗,意味着只有700万人可以完成接种,这仅相当于1900万人口的36%。随着多数未完成疫苗接种的年轻人社交活动增多,该国看到疫情再度出现是正常的。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