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台积电商业模式延用了30年,如今不愿因行业格局变迁而改变旧模式台积电应放弃“面向全球但不走向全球”策略。



Tim Culpan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台湾中部方圆约160公里的范围内探寻,你会看到一些世界上最雄伟的山脉,令人叹为观止的湖泊和气势恢弘的山谷。还会发现占据世界95%产能的最先进芯片制造工厂。

台积电没有像玉山或日月潭那般的秀丽风景,却仍然是块珍宝。这家公司已经从众人眼中的行业新贵一跃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芯片供应。台积电市值高达5400亿美元,是全球半导体巿值最高企业,其管理层仍固执地将公司全部的最先进产能布设在三个地点。

这种情况需要改变。把台积电的所有晶圆工厂建在两小时高铁车程的范围,从而方便工程师在一天之内到达多个地点的时代早已过去。世界和电子工业都在发展,而这家芯片巨头却没有跟上形势。西方国家越来越担心他们的供应链有太多的部分自己无法掌控。即使是暂时性的中断,比如最近的汽车芯片短缺,也会让世界领导人们谈论国家安全问题。

台积电是唯一一家可生产苹果公司和高通公司所需尖端芯片的公司。它掌控着一半以上的定制芯片代工市场,还牢牢掌握着智能手机、服务器、游戏机、手机基站甚至武器系统零部件方面的高端技术。而竞争对手则落后了差不多10年,主要是生产更普通的芯片。但这种优势可能很快受到侵蚀,假如一些国家的政府坚持零部件必须在本地采购,而台积电又没有这样的工厂,就很可能将订单拱手让给在当地设有工厂的竞争对手。

台积电90%以上的收入来自中国台湾以外的客户。然而,超过94%的产能都设在这方圆160公里的范围内。台积电最好的产品都在这几家工厂生产。20年前这还不是问题,因为那时候芯片制造商自己生产产品的情况比较多。但现在,自建晶圆厂的公司越来越少,而且大多数公司都依靠台积电,这种过度集中的局面已不可持续。

在任何行业,都很难找到一家公司,能在如此密集的地理集中度下展开全球范围的运营。就连另一家中国台湾大公司、一半营收来自苹果的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也在全球各地设有工厂。

更糟的是,管理层却不愿承认维持这种发展策略是缺乏远见,也不愿着手加以改变。

台积电首席执行官魏哲家4月15日告诉投资者:“我们的研发中心和大部分生产线将继续设在中国台湾。”他表示,除了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立一家小型工厂的计划外,“我们目前还没有在欧洲等其他地区进一步建厂的计划,但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一周后,台积电创始人、被誉为芯片业教父的张忠谋(Morris Chang)又给美国建设半导体制造基地的想法泼了冷水。张忠谋在台北的一个论坛上谈到了中国台湾工程设计人才济济,交通便捷和本地化管理的情况,认为这是只有中国台湾才可能在芯片业取得成功的原因。报道援引他的话说,美国既缺乏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劳动力,也没有这方面的兴趣,美国人更愿意关注风险投资或营销。

他关于美国缺乏芯片制造人才的说法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美国可以培养具有必要技能和教育背景的管理者和工程师,而且不少人都在台积电工作,包括魏哲家。此外,张忠谋和他的继任者刘德音都是美国公民,也都毕业于美国的大学。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认为张忠谋说的不对。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芯片制造商将在未来几年投入200亿美元用于扩张业务,而且似乎对找到本地人才来经营将与台积电展开竞争的高端晶圆厂很有信心。

事实上,这家中国台湾公司正面临着一种创新者困境——一方面在坚持延用了30年的商业模式,另一方面又不愿承认行业格局的变迁可能会让旧模式不再适用。

台积电应当认识到,西方国家强化半导体制造的背后有着强烈的经济和政治动因。接替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现任总统乔·拜登迫切希望美国芯片业能够重现昔日辉煌,正寻求美国国会批准370亿美元的拨款。

英特尔的基辛格顺应当前形势,夸大了对供应链依赖亚洲的担忧,由此可以促使政府对美国的芯片业增加投资。这可能会给英特尔带来补贴。

欧洲领导人也在施压。2021年1月,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梅尔(Peter Altmaier)过问了汽车芯片短缺问题,并直接向中国台湾发出呼吁。上周,欧盟委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会见台积电高管,进一步讨论台积电在欧盟境内设立芯片厂的可能。

一位公司管理人士指出,这次见面显示了对欧洲的态度和支持客户的愿望,但远没到承诺在欧洲开设工厂的地步。

在欧洲建厂有其合理性。台积电在该地区确实有为数不多的客户,但更重要的是,台积电一些最重要供应商的总部设在那里,包括荷兰设备制造商ASML。

无论如何,欧洲已经在研究自建一家先进工厂的计划,但我的同事亚历克斯·韦伯(Alex Webb)指出,这可能完全打错了算盘。当然,如果欧盟愿意拿出300亿欧元(约合360亿美元)“买路钱”让自己重返芯片业竞争,那么台积电很可能会加入并到欧洲设厂。

在美国,到2024年,台积电要做的不仅仅是在亚利桑那州开设一家代工厂。这家工厂的晶圆月产能将达到2万片,与台积电位于南京的最大海外工厂目前的产能相当,仅为该公司全球产能的1.9%。

据路透社本周报道,台积电可能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另建五家晶圆厂。这很有可能,但台积电尚未披露任何计划。

坦率地说,管理层在中国台湾会感到高兴和舒适,那里人才济济,供应链成熟。将相当一部分产能转移到海外存在困难。然而,在越来越担忧地理风险的环境中生存将更具挑战性。

现在是让台积电承认这个新的世界秩序,并公开表态成为其中一部分的时候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全球半导体之王深陷创新者困境

发布日期:2021-05-10 03:45
摘要:台积电商业模式延用了30年,如今不愿因行业格局变迁而改变旧模式台积电应放弃“面向全球但不走向全球”策略。



Tim Culpan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台湾中部方圆约160公里的范围内探寻,你会看到一些世界上最雄伟的山脉,令人叹为观止的湖泊和气势恢弘的山谷。还会发现占据世界95%产能的最先进芯片制造工厂。

台积电没有像玉山或日月潭那般的秀丽风景,却仍然是块珍宝。这家公司已经从众人眼中的行业新贵一跃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芯片供应。台积电市值高达5400亿美元,是全球半导体巿值最高企业,其管理层仍固执地将公司全部的最先进产能布设在三个地点。

这种情况需要改变。把台积电的所有晶圆工厂建在两小时高铁车程的范围,从而方便工程师在一天之内到达多个地点的时代早已过去。世界和电子工业都在发展,而这家芯片巨头却没有跟上形势。西方国家越来越担心他们的供应链有太多的部分自己无法掌控。即使是暂时性的中断,比如最近的汽车芯片短缺,也会让世界领导人们谈论国家安全问题。

台积电是唯一一家可生产苹果公司和高通公司所需尖端芯片的公司。它掌控着一半以上的定制芯片代工市场,还牢牢掌握着智能手机、服务器、游戏机、手机基站甚至武器系统零部件方面的高端技术。而竞争对手则落后了差不多10年,主要是生产更普通的芯片。但这种优势可能很快受到侵蚀,假如一些国家的政府坚持零部件必须在本地采购,而台积电又没有这样的工厂,就很可能将订单拱手让给在当地设有工厂的竞争对手。

台积电90%以上的收入来自中国台湾以外的客户。然而,超过94%的产能都设在这方圆160公里的范围内。台积电最好的产品都在这几家工厂生产。20年前这还不是问题,因为那时候芯片制造商自己生产产品的情况比较多。但现在,自建晶圆厂的公司越来越少,而且大多数公司都依靠台积电,这种过度集中的局面已不可持续。

在任何行业,都很难找到一家公司,能在如此密集的地理集中度下展开全球范围的运营。就连另一家中国台湾大公司、一半营收来自苹果的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也在全球各地设有工厂。

更糟的是,管理层却不愿承认维持这种发展策略是缺乏远见,也不愿着手加以改变。

台积电首席执行官魏哲家4月15日告诉投资者:“我们的研发中心和大部分生产线将继续设在中国台湾。”他表示,除了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立一家小型工厂的计划外,“我们目前还没有在欧洲等其他地区进一步建厂的计划,但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一周后,台积电创始人、被誉为芯片业教父的张忠谋(Morris Chang)又给美国建设半导体制造基地的想法泼了冷水。张忠谋在台北的一个论坛上谈到了中国台湾工程设计人才济济,交通便捷和本地化管理的情况,认为这是只有中国台湾才可能在芯片业取得成功的原因。报道援引他的话说,美国既缺乏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劳动力,也没有这方面的兴趣,美国人更愿意关注风险投资或营销。

他关于美国缺乏芯片制造人才的说法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美国可以培养具有必要技能和教育背景的管理者和工程师,而且不少人都在台积电工作,包括魏哲家。此外,张忠谋和他的继任者刘德音都是美国公民,也都毕业于美国的大学。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认为张忠谋说的不对。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芯片制造商将在未来几年投入200亿美元用于扩张业务,而且似乎对找到本地人才来经营将与台积电展开竞争的高端晶圆厂很有信心。

事实上,这家中国台湾公司正面临着一种创新者困境——一方面在坚持延用了30年的商业模式,另一方面又不愿承认行业格局的变迁可能会让旧模式不再适用。

台积电应当认识到,西方国家强化半导体制造的背后有着强烈的经济和政治动因。接替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现任总统乔·拜登迫切希望美国芯片业能够重现昔日辉煌,正寻求美国国会批准370亿美元的拨款。

英特尔的基辛格顺应当前形势,夸大了对供应链依赖亚洲的担忧,由此可以促使政府对美国的芯片业增加投资。这可能会给英特尔带来补贴。

欧洲领导人也在施压。2021年1月,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梅尔(Peter Altmaier)过问了汽车芯片短缺问题,并直接向中国台湾发出呼吁。上周,欧盟委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会见台积电高管,进一步讨论台积电在欧盟境内设立芯片厂的可能。

一位公司管理人士指出,这次见面显示了对欧洲的态度和支持客户的愿望,但远没到承诺在欧洲开设工厂的地步。

在欧洲建厂有其合理性。台积电在该地区确实有为数不多的客户,但更重要的是,台积电一些最重要供应商的总部设在那里,包括荷兰设备制造商ASML。

无论如何,欧洲已经在研究自建一家先进工厂的计划,但我的同事亚历克斯·韦伯(Alex Webb)指出,这可能完全打错了算盘。当然,如果欧盟愿意拿出300亿欧元(约合360亿美元)“买路钱”让自己重返芯片业竞争,那么台积电很可能会加入并到欧洲设厂。

在美国,到2024年,台积电要做的不仅仅是在亚利桑那州开设一家代工厂。这家工厂的晶圆月产能将达到2万片,与台积电位于南京的最大海外工厂目前的产能相当,仅为该公司全球产能的1.9%。

据路透社本周报道,台积电可能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另建五家晶圆厂。这很有可能,但台积电尚未披露任何计划。

坦率地说,管理层在中国台湾会感到高兴和舒适,那里人才济济,供应链成熟。将相当一部分产能转移到海外存在困难。然而,在越来越担忧地理风险的环境中生存将更具挑战性。

现在是让台积电承认这个新的世界秩序,并公开表态成为其中一部分的时候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台积电商业模式延用了30年,如今不愿因行业格局变迁而改变旧模式台积电应放弃“面向全球但不走向全球”策略。



Tim Culpan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台湾中部方圆约160公里的范围内探寻,你会看到一些世界上最雄伟的山脉,令人叹为观止的湖泊和气势恢弘的山谷。还会发现占据世界95%产能的最先进芯片制造工厂。

台积电没有像玉山或日月潭那般的秀丽风景,却仍然是块珍宝。这家公司已经从众人眼中的行业新贵一跃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芯片供应。台积电市值高达5400亿美元,是全球半导体巿值最高企业,其管理层仍固执地将公司全部的最先进产能布设在三个地点。

这种情况需要改变。把台积电的所有晶圆工厂建在两小时高铁车程的范围,从而方便工程师在一天之内到达多个地点的时代早已过去。世界和电子工业都在发展,而这家芯片巨头却没有跟上形势。西方国家越来越担心他们的供应链有太多的部分自己无法掌控。即使是暂时性的中断,比如最近的汽车芯片短缺,也会让世界领导人们谈论国家安全问题。

台积电是唯一一家可生产苹果公司和高通公司所需尖端芯片的公司。它掌控着一半以上的定制芯片代工市场,还牢牢掌握着智能手机、服务器、游戏机、手机基站甚至武器系统零部件方面的高端技术。而竞争对手则落后了差不多10年,主要是生产更普通的芯片。但这种优势可能很快受到侵蚀,假如一些国家的政府坚持零部件必须在本地采购,而台积电又没有这样的工厂,就很可能将订单拱手让给在当地设有工厂的竞争对手。

台积电90%以上的收入来自中国台湾以外的客户。然而,超过94%的产能都设在这方圆160公里的范围内。台积电最好的产品都在这几家工厂生产。20年前这还不是问题,因为那时候芯片制造商自己生产产品的情况比较多。但现在,自建晶圆厂的公司越来越少,而且大多数公司都依靠台积电,这种过度集中的局面已不可持续。

在任何行业,都很难找到一家公司,能在如此密集的地理集中度下展开全球范围的运营。就连另一家中国台湾大公司、一半营收来自苹果的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也在全球各地设有工厂。

更糟的是,管理层却不愿承认维持这种发展策略是缺乏远见,也不愿着手加以改变。

台积电首席执行官魏哲家4月15日告诉投资者:“我们的研发中心和大部分生产线将继续设在中国台湾。”他表示,除了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立一家小型工厂的计划外,“我们目前还没有在欧洲等其他地区进一步建厂的计划,但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一周后,台积电创始人、被誉为芯片业教父的张忠谋(Morris Chang)又给美国建设半导体制造基地的想法泼了冷水。张忠谋在台北的一个论坛上谈到了中国台湾工程设计人才济济,交通便捷和本地化管理的情况,认为这是只有中国台湾才可能在芯片业取得成功的原因。报道援引他的话说,美国既缺乏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劳动力,也没有这方面的兴趣,美国人更愿意关注风险投资或营销。

他关于美国缺乏芯片制造人才的说法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美国可以培养具有必要技能和教育背景的管理者和工程师,而且不少人都在台积电工作,包括魏哲家。此外,张忠谋和他的继任者刘德音都是美国公民,也都毕业于美国的大学。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认为张忠谋说的不对。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芯片制造商将在未来几年投入200亿美元用于扩张业务,而且似乎对找到本地人才来经营将与台积电展开竞争的高端晶圆厂很有信心。

事实上,这家中国台湾公司正面临着一种创新者困境——一方面在坚持延用了30年的商业模式,另一方面又不愿承认行业格局的变迁可能会让旧模式不再适用。

台积电应当认识到,西方国家强化半导体制造的背后有着强烈的经济和政治动因。接替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现任总统乔·拜登迫切希望美国芯片业能够重现昔日辉煌,正寻求美国国会批准370亿美元的拨款。

英特尔的基辛格顺应当前形势,夸大了对供应链依赖亚洲的担忧,由此可以促使政府对美国的芯片业增加投资。这可能会给英特尔带来补贴。

欧洲领导人也在施压。2021年1月,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梅尔(Peter Altmaier)过问了汽车芯片短缺问题,并直接向中国台湾发出呼吁。上周,欧盟委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会见台积电高管,进一步讨论台积电在欧盟境内设立芯片厂的可能。

一位公司管理人士指出,这次见面显示了对欧洲的态度和支持客户的愿望,但远没到承诺在欧洲开设工厂的地步。

在欧洲建厂有其合理性。台积电在该地区确实有为数不多的客户,但更重要的是,台积电一些最重要供应商的总部设在那里,包括荷兰设备制造商ASML。

无论如何,欧洲已经在研究自建一家先进工厂的计划,但我的同事亚历克斯·韦伯(Alex Webb)指出,这可能完全打错了算盘。当然,如果欧盟愿意拿出300亿欧元(约合360亿美元)“买路钱”让自己重返芯片业竞争,那么台积电很可能会加入并到欧洲设厂。

在美国,到2024年,台积电要做的不仅仅是在亚利桑那州开设一家代工厂。这家工厂的晶圆月产能将达到2万片,与台积电位于南京的最大海外工厂目前的产能相当,仅为该公司全球产能的1.9%。

据路透社本周报道,台积电可能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另建五家晶圆厂。这很有可能,但台积电尚未披露任何计划。

坦率地说,管理层在中国台湾会感到高兴和舒适,那里人才济济,供应链成熟。将相当一部分产能转移到海外存在困难。然而,在越来越担忧地理风险的环境中生存将更具挑战性。

现在是让台积电承认这个新的世界秩序,并公开表态成为其中一部分的时候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全球半导体之王深陷创新者困境

发布日期:2021-05-10 03:45
摘要:台积电商业模式延用了30年,如今不愿因行业格局变迁而改变旧模式台积电应放弃“面向全球但不走向全球”策略。



Tim Culpan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台湾中部方圆约160公里的范围内探寻,你会看到一些世界上最雄伟的山脉,令人叹为观止的湖泊和气势恢弘的山谷。还会发现占据世界95%产能的最先进芯片制造工厂。

台积电没有像玉山或日月潭那般的秀丽风景,却仍然是块珍宝。这家公司已经从众人眼中的行业新贵一跃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芯片供应。台积电市值高达5400亿美元,是全球半导体巿值最高企业,其管理层仍固执地将公司全部的最先进产能布设在三个地点。

这种情况需要改变。把台积电的所有晶圆工厂建在两小时高铁车程的范围,从而方便工程师在一天之内到达多个地点的时代早已过去。世界和电子工业都在发展,而这家芯片巨头却没有跟上形势。西方国家越来越担心他们的供应链有太多的部分自己无法掌控。即使是暂时性的中断,比如最近的汽车芯片短缺,也会让世界领导人们谈论国家安全问题。

台积电是唯一一家可生产苹果公司和高通公司所需尖端芯片的公司。它掌控着一半以上的定制芯片代工市场,还牢牢掌握着智能手机、服务器、游戏机、手机基站甚至武器系统零部件方面的高端技术。而竞争对手则落后了差不多10年,主要是生产更普通的芯片。但这种优势可能很快受到侵蚀,假如一些国家的政府坚持零部件必须在本地采购,而台积电又没有这样的工厂,就很可能将订单拱手让给在当地设有工厂的竞争对手。

台积电90%以上的收入来自中国台湾以外的客户。然而,超过94%的产能都设在这方圆160公里的范围内。台积电最好的产品都在这几家工厂生产。20年前这还不是问题,因为那时候芯片制造商自己生产产品的情况比较多。但现在,自建晶圆厂的公司越来越少,而且大多数公司都依靠台积电,这种过度集中的局面已不可持续。

在任何行业,都很难找到一家公司,能在如此密集的地理集中度下展开全球范围的运营。就连另一家中国台湾大公司、一半营收来自苹果的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也在全球各地设有工厂。

更糟的是,管理层却不愿承认维持这种发展策略是缺乏远见,也不愿着手加以改变。

台积电首席执行官魏哲家4月15日告诉投资者:“我们的研发中心和大部分生产线将继续设在中国台湾。”他表示,除了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立一家小型工厂的计划外,“我们目前还没有在欧洲等其他地区进一步建厂的计划,但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一周后,台积电创始人、被誉为芯片业教父的张忠谋(Morris Chang)又给美国建设半导体制造基地的想法泼了冷水。张忠谋在台北的一个论坛上谈到了中国台湾工程设计人才济济,交通便捷和本地化管理的情况,认为这是只有中国台湾才可能在芯片业取得成功的原因。报道援引他的话说,美国既缺乏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劳动力,也没有这方面的兴趣,美国人更愿意关注风险投资或营销。

他关于美国缺乏芯片制造人才的说法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美国可以培养具有必要技能和教育背景的管理者和工程师,而且不少人都在台积电工作,包括魏哲家。此外,张忠谋和他的继任者刘德音都是美国公民,也都毕业于美国的大学。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认为张忠谋说的不对。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芯片制造商将在未来几年投入200亿美元用于扩张业务,而且似乎对找到本地人才来经营将与台积电展开竞争的高端晶圆厂很有信心。

事实上,这家中国台湾公司正面临着一种创新者困境——一方面在坚持延用了30年的商业模式,另一方面又不愿承认行业格局的变迁可能会让旧模式不再适用。

台积电应当认识到,西方国家强化半导体制造的背后有着强烈的经济和政治动因。接替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现任总统乔·拜登迫切希望美国芯片业能够重现昔日辉煌,正寻求美国国会批准370亿美元的拨款。

英特尔的基辛格顺应当前形势,夸大了对供应链依赖亚洲的担忧,由此可以促使政府对美国的芯片业增加投资。这可能会给英特尔带来补贴。

欧洲领导人也在施压。2021年1月,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梅尔(Peter Altmaier)过问了汽车芯片短缺问题,并直接向中国台湾发出呼吁。上周,欧盟委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会见台积电高管,进一步讨论台积电在欧盟境内设立芯片厂的可能。

一位公司管理人士指出,这次见面显示了对欧洲的态度和支持客户的愿望,但远没到承诺在欧洲开设工厂的地步。

在欧洲建厂有其合理性。台积电在该地区确实有为数不多的客户,但更重要的是,台积电一些最重要供应商的总部设在那里,包括荷兰设备制造商ASML。

无论如何,欧洲已经在研究自建一家先进工厂的计划,但我的同事亚历克斯·韦伯(Alex Webb)指出,这可能完全打错了算盘。当然,如果欧盟愿意拿出300亿欧元(约合360亿美元)“买路钱”让自己重返芯片业竞争,那么台积电很可能会加入并到欧洲设厂。

在美国,到2024年,台积电要做的不仅仅是在亚利桑那州开设一家代工厂。这家工厂的晶圆月产能将达到2万片,与台积电位于南京的最大海外工厂目前的产能相当,仅为该公司全球产能的1.9%。

据路透社本周报道,台积电可能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另建五家晶圆厂。这很有可能,但台积电尚未披露任何计划。

坦率地说,管理层在中国台湾会感到高兴和舒适,那里人才济济,供应链成熟。将相当一部分产能转移到海外存在困难。然而,在越来越担忧地理风险的环境中生存将更具挑战性。

现在是让台积电承认这个新的世界秩序,并公开表态成为其中一部分的时候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