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绝大部分还没有达到“合规投资者”资格的普通大众来说,即使没有购买任何对冲基金产品,他们也没错过什么。



|伍治坚

OR--商业新媒体

在金融市场里各种各样的投资产品中,有一类比较高大上,仅限于投资资金和经验比较丰富的“合规投资者”购买,那就是对冲基金。

对于什么是对冲基金,美国对冲基金AQR的创始人Cliff Asness曾经做过一个非常精辟的总结:

“相对来说,对冲基金的投资策略不受限制,想干嘛就干嘛。他们不受监管,收取很高的费用,在你想赎回时不一定会把钱退给你,并且不会告诉你他们拿了你的钱以后去做何种投资。理论上来说,对冲基金在任何时候都会为投资者赚钱。但是现实中,当投资者购买的对冲基金亏钱后,他们会要求赎回,并拿赎回的资金去购买另一个最近赚了钱的对冲基金。每3到4年,对冲基金行业就会发生一次百年一遇的大危机。它们通常由美国康州的有钱人管理,服务瑞士日内瓦的有钱人。”

对冲基金行业经常产生一些近乎传奇的人物,比如量子基金的乔治•索罗斯、文艺复兴的詹姆斯•西蒙斯、桥水的雷•达里奥等等,这些基金经理头顶的光环,加上对冲基金本身比较高的投资门槛,让很多投资者产生有资格投资对冲基金是一种荣耀的感觉。

问题在于,对于绝大部分还没有达到“合规投资者”资格的普通大众来说,即使没有购买任何对冲基金产品,他们也没错过什么。主要的原因在于,对冲基金向投资者提供的回报,早已今非昔比,比二十多年前差了很多。

比如基于投资作家威廉•伯恩斯坦(Bernstein, 2012)的计算,对冲基金在1998到2002年平均每年产生9%的阿尔法(即超额收益)。而到了2003到2007年,对冲基金的平均阿尔法下降到每年负0.3%。接下来的2008到2012年,对冲基金的阿尔法进一步下降到每年负4.5%。也就是说从2003年开始,对冲基金行业就很难为投资者带来战胜市场的超额回报。

在另外一篇更加近期的统计研究(Estrada, 2021)中,作者统计了截止2020年年底的对冲基金业绩回报。他发现,不管我们回顾过去10年、15年还是20年,对冲基金的回报均不如同期的股票指数(标普500指数)和一个简单的股债组合(注:60%股票和40%债券)。比如在过去20年,即2001~2020年,对冲基金行业的平均回报为每年5.5%,而同期美股和60/40股债组合的回报分别为每年7.5%和6.9%,双双高于对冲基金。

这些统计数据表明,如果我们看过去20年,平均来说,购买对冲基金的大多数投资者都亏了,没有获得期望中战胜市场的超额回报。那么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对冲基金经理的收费结构。在对冲基金这个行业里,有一个业内规则叫2/20,即基金经理每年收取2%的管理费和20%的业绩分成。

在大多数投资者的脑子里,这个2/20规则看起来是这样的:即使给经理2%的管理费,我自己还能保留剩下的98%。即使给基金经理20%的业绩分成,我自己还可以得到80%的业绩回报。

但事实上收费对于回报的影响,要比看上去复杂的多。这是因为投资者把钱交给对冲基金经理去管理,其主要原因是基金经理能够提供“阿尔法”。如果基金经理只是给予投资者“无风险回报”或者“贝塔(市场回报)”,那么这位基金经理就是不合格的,他也不应该就这些回报向投资者收取任何费用。

我们假设一位基金经理在费前提供了20%的年回报。在这20%的回报中,有1%是无风险回报,13%是市场回报(贝塔),6%是超额回报(阿尔法)。上文中提到的历史统计显示,能够创造出6%超额回报的对冲基金经理是很少的。在2003年以后,行业的平均阿尔法就已经低于零了。

现在我们假设该基金经理收取2%的管理费和20%的业绩分成,那么最后投资者被收取的费用为2%管理费加上4%的业绩分成,共6%,恰好和该基金经理创造的超额回报相同。也就是说,基金经理创造出来的所有投资价值(阿尔法),完全没有让投资者享受到,而是全部进入了他自己的腰包。同时,投资者收到的费后净回报为14%,即无风险回报加市场回报。这些回报只要购买一个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每年花上万分之五左右的费率就能获得,根本不需要费尽周折去投资昂贵又复杂的对冲基金。

这种2/20的收费模式的另一大问题,是对冲基金经理和投资者之间缺乏利益绑定。在这个例子中,基金经理是“旱涝保收”的,即每年可以收到固定的2%管理费,以及在赚钱的年份分到20%业绩分成。但是在亏钱的年份,成本都是由投资者承担的:他们需要继续支付每年2%的管理费,并且百分百承担当年的亏损。基金经理只会和投资者“有福同享”,但却不会“有难同当”。

这也是为什么,对冲基金投资游戏到最后的赢家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对冲基金经理。

根据美国学者Simon Lack的统计,在1998年到2010年的12年间,对冲基金经理获取了全球金融投资回报总额的84%,组合基金(Fund of Funds)经理获取了14%。而对冲基金的投资者,最后只分到了所有投资总回报中的2%。

在这里值得指出的是,行业平均的阿尔法低于零,不代表没有出色的对冲基金。如果我们每年分别去看,总能找到一些表现特别出色,大幅度战胜市场的对冲基金赢家。问题在于,这些赢家只能通过“事后诸葛亮”来发现,而当你发现以后再去买入这些基金赢家的话,他们很难在接下来持续创造更好的超额回报。比如2008/09年通过做空次贷而一战成名的约翰•保尔森,由于受到投资者们的追捧,其基金规模在2009年以后急速膨胀。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保尔森管理的基金业绩回报不佳,投资者们在失望之余不断赎回,终于逼得保尔森在2020年宣布关闭基金。绝大部分在2009年以后购买保尔森基金的投资者,其投资回报不会太好。

就像本文一开始提到的,对冲基金是极度复杂的投资产品,其特点就是高风险,高收费,透明度低。对于那些暂时还没有达到购买对冲基金投资门槛的普通投资者来说,其实并没有损失什么。而那些有机会投资对冲基金的投资者,更要擦亮眼睛,用数据来武装自己,搞懂基金经理究竟有没有真正的投资能力,只投资那些能够真正产生阿尔法,并且收费合理的对冲基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对冲基金:不买也无妨

发布日期:2021-05-08 16:15
摘要:对于绝大部分还没有达到“合规投资者”资格的普通大众来说,即使没有购买任何对冲基金产品,他们也没错过什么。



|伍治坚

OR--商业新媒体

在金融市场里各种各样的投资产品中,有一类比较高大上,仅限于投资资金和经验比较丰富的“合规投资者”购买,那就是对冲基金。

对于什么是对冲基金,美国对冲基金AQR的创始人Cliff Asness曾经做过一个非常精辟的总结:

“相对来说,对冲基金的投资策略不受限制,想干嘛就干嘛。他们不受监管,收取很高的费用,在你想赎回时不一定会把钱退给你,并且不会告诉你他们拿了你的钱以后去做何种投资。理论上来说,对冲基金在任何时候都会为投资者赚钱。但是现实中,当投资者购买的对冲基金亏钱后,他们会要求赎回,并拿赎回的资金去购买另一个最近赚了钱的对冲基金。每3到4年,对冲基金行业就会发生一次百年一遇的大危机。它们通常由美国康州的有钱人管理,服务瑞士日内瓦的有钱人。”

对冲基金行业经常产生一些近乎传奇的人物,比如量子基金的乔治•索罗斯、文艺复兴的詹姆斯•西蒙斯、桥水的雷•达里奥等等,这些基金经理头顶的光环,加上对冲基金本身比较高的投资门槛,让很多投资者产生有资格投资对冲基金是一种荣耀的感觉。

问题在于,对于绝大部分还没有达到“合规投资者”资格的普通大众来说,即使没有购买任何对冲基金产品,他们也没错过什么。主要的原因在于,对冲基金向投资者提供的回报,早已今非昔比,比二十多年前差了很多。

比如基于投资作家威廉•伯恩斯坦(Bernstein, 2012)的计算,对冲基金在1998到2002年平均每年产生9%的阿尔法(即超额收益)。而到了2003到2007年,对冲基金的平均阿尔法下降到每年负0.3%。接下来的2008到2012年,对冲基金的阿尔法进一步下降到每年负4.5%。也就是说从2003年开始,对冲基金行业就很难为投资者带来战胜市场的超额回报。

在另外一篇更加近期的统计研究(Estrada, 2021)中,作者统计了截止2020年年底的对冲基金业绩回报。他发现,不管我们回顾过去10年、15年还是20年,对冲基金的回报均不如同期的股票指数(标普500指数)和一个简单的股债组合(注:60%股票和40%债券)。比如在过去20年,即2001~2020年,对冲基金行业的平均回报为每年5.5%,而同期美股和60/40股债组合的回报分别为每年7.5%和6.9%,双双高于对冲基金。

这些统计数据表明,如果我们看过去20年,平均来说,购买对冲基金的大多数投资者都亏了,没有获得期望中战胜市场的超额回报。那么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对冲基金经理的收费结构。在对冲基金这个行业里,有一个业内规则叫2/20,即基金经理每年收取2%的管理费和20%的业绩分成。

在大多数投资者的脑子里,这个2/20规则看起来是这样的:即使给经理2%的管理费,我自己还能保留剩下的98%。即使给基金经理20%的业绩分成,我自己还可以得到80%的业绩回报。

但事实上收费对于回报的影响,要比看上去复杂的多。这是因为投资者把钱交给对冲基金经理去管理,其主要原因是基金经理能够提供“阿尔法”。如果基金经理只是给予投资者“无风险回报”或者“贝塔(市场回报)”,那么这位基金经理就是不合格的,他也不应该就这些回报向投资者收取任何费用。

我们假设一位基金经理在费前提供了20%的年回报。在这20%的回报中,有1%是无风险回报,13%是市场回报(贝塔),6%是超额回报(阿尔法)。上文中提到的历史统计显示,能够创造出6%超额回报的对冲基金经理是很少的。在2003年以后,行业的平均阿尔法就已经低于零了。

现在我们假设该基金经理收取2%的管理费和20%的业绩分成,那么最后投资者被收取的费用为2%管理费加上4%的业绩分成,共6%,恰好和该基金经理创造的超额回报相同。也就是说,基金经理创造出来的所有投资价值(阿尔法),完全没有让投资者享受到,而是全部进入了他自己的腰包。同时,投资者收到的费后净回报为14%,即无风险回报加市场回报。这些回报只要购买一个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每年花上万分之五左右的费率就能获得,根本不需要费尽周折去投资昂贵又复杂的对冲基金。

这种2/20的收费模式的另一大问题,是对冲基金经理和投资者之间缺乏利益绑定。在这个例子中,基金经理是“旱涝保收”的,即每年可以收到固定的2%管理费,以及在赚钱的年份分到20%业绩分成。但是在亏钱的年份,成本都是由投资者承担的:他们需要继续支付每年2%的管理费,并且百分百承担当年的亏损。基金经理只会和投资者“有福同享”,但却不会“有难同当”。

这也是为什么,对冲基金投资游戏到最后的赢家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对冲基金经理。

根据美国学者Simon Lack的统计,在1998年到2010年的12年间,对冲基金经理获取了全球金融投资回报总额的84%,组合基金(Fund of Funds)经理获取了14%。而对冲基金的投资者,最后只分到了所有投资总回报中的2%。

在这里值得指出的是,行业平均的阿尔法低于零,不代表没有出色的对冲基金。如果我们每年分别去看,总能找到一些表现特别出色,大幅度战胜市场的对冲基金赢家。问题在于,这些赢家只能通过“事后诸葛亮”来发现,而当你发现以后再去买入这些基金赢家的话,他们很难在接下来持续创造更好的超额回报。比如2008/09年通过做空次贷而一战成名的约翰•保尔森,由于受到投资者们的追捧,其基金规模在2009年以后急速膨胀。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保尔森管理的基金业绩回报不佳,投资者们在失望之余不断赎回,终于逼得保尔森在2020年宣布关闭基金。绝大部分在2009年以后购买保尔森基金的投资者,其投资回报不会太好。

就像本文一开始提到的,对冲基金是极度复杂的投资产品,其特点就是高风险,高收费,透明度低。对于那些暂时还没有达到购买对冲基金投资门槛的普通投资者来说,其实并没有损失什么。而那些有机会投资对冲基金的投资者,更要擦亮眼睛,用数据来武装自己,搞懂基金经理究竟有没有真正的投资能力,只投资那些能够真正产生阿尔法,并且收费合理的对冲基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对于绝大部分还没有达到“合规投资者”资格的普通大众来说,即使没有购买任何对冲基金产品,他们也没错过什么。



|伍治坚

OR--商业新媒体

在金融市场里各种各样的投资产品中,有一类比较高大上,仅限于投资资金和经验比较丰富的“合规投资者”购买,那就是对冲基金。

对于什么是对冲基金,美国对冲基金AQR的创始人Cliff Asness曾经做过一个非常精辟的总结:

“相对来说,对冲基金的投资策略不受限制,想干嘛就干嘛。他们不受监管,收取很高的费用,在你想赎回时不一定会把钱退给你,并且不会告诉你他们拿了你的钱以后去做何种投资。理论上来说,对冲基金在任何时候都会为投资者赚钱。但是现实中,当投资者购买的对冲基金亏钱后,他们会要求赎回,并拿赎回的资金去购买另一个最近赚了钱的对冲基金。每3到4年,对冲基金行业就会发生一次百年一遇的大危机。它们通常由美国康州的有钱人管理,服务瑞士日内瓦的有钱人。”

对冲基金行业经常产生一些近乎传奇的人物,比如量子基金的乔治•索罗斯、文艺复兴的詹姆斯•西蒙斯、桥水的雷•达里奥等等,这些基金经理头顶的光环,加上对冲基金本身比较高的投资门槛,让很多投资者产生有资格投资对冲基金是一种荣耀的感觉。

问题在于,对于绝大部分还没有达到“合规投资者”资格的普通大众来说,即使没有购买任何对冲基金产品,他们也没错过什么。主要的原因在于,对冲基金向投资者提供的回报,早已今非昔比,比二十多年前差了很多。

比如基于投资作家威廉•伯恩斯坦(Bernstein, 2012)的计算,对冲基金在1998到2002年平均每年产生9%的阿尔法(即超额收益)。而到了2003到2007年,对冲基金的平均阿尔法下降到每年负0.3%。接下来的2008到2012年,对冲基金的阿尔法进一步下降到每年负4.5%。也就是说从2003年开始,对冲基金行业就很难为投资者带来战胜市场的超额回报。

在另外一篇更加近期的统计研究(Estrada, 2021)中,作者统计了截止2020年年底的对冲基金业绩回报。他发现,不管我们回顾过去10年、15年还是20年,对冲基金的回报均不如同期的股票指数(标普500指数)和一个简单的股债组合(注:60%股票和40%债券)。比如在过去20年,即2001~2020年,对冲基金行业的平均回报为每年5.5%,而同期美股和60/40股债组合的回报分别为每年7.5%和6.9%,双双高于对冲基金。

这些统计数据表明,如果我们看过去20年,平均来说,购买对冲基金的大多数投资者都亏了,没有获得期望中战胜市场的超额回报。那么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对冲基金经理的收费结构。在对冲基金这个行业里,有一个业内规则叫2/20,即基金经理每年收取2%的管理费和20%的业绩分成。

在大多数投资者的脑子里,这个2/20规则看起来是这样的:即使给经理2%的管理费,我自己还能保留剩下的98%。即使给基金经理20%的业绩分成,我自己还可以得到80%的业绩回报。

但事实上收费对于回报的影响,要比看上去复杂的多。这是因为投资者把钱交给对冲基金经理去管理,其主要原因是基金经理能够提供“阿尔法”。如果基金经理只是给予投资者“无风险回报”或者“贝塔(市场回报)”,那么这位基金经理就是不合格的,他也不应该就这些回报向投资者收取任何费用。

我们假设一位基金经理在费前提供了20%的年回报。在这20%的回报中,有1%是无风险回报,13%是市场回报(贝塔),6%是超额回报(阿尔法)。上文中提到的历史统计显示,能够创造出6%超额回报的对冲基金经理是很少的。在2003年以后,行业的平均阿尔法就已经低于零了。

现在我们假设该基金经理收取2%的管理费和20%的业绩分成,那么最后投资者被收取的费用为2%管理费加上4%的业绩分成,共6%,恰好和该基金经理创造的超额回报相同。也就是说,基金经理创造出来的所有投资价值(阿尔法),完全没有让投资者享受到,而是全部进入了他自己的腰包。同时,投资者收到的费后净回报为14%,即无风险回报加市场回报。这些回报只要购买一个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每年花上万分之五左右的费率就能获得,根本不需要费尽周折去投资昂贵又复杂的对冲基金。

这种2/20的收费模式的另一大问题,是对冲基金经理和投资者之间缺乏利益绑定。在这个例子中,基金经理是“旱涝保收”的,即每年可以收到固定的2%管理费,以及在赚钱的年份分到20%业绩分成。但是在亏钱的年份,成本都是由投资者承担的:他们需要继续支付每年2%的管理费,并且百分百承担当年的亏损。基金经理只会和投资者“有福同享”,但却不会“有难同当”。

这也是为什么,对冲基金投资游戏到最后的赢家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对冲基金经理。

根据美国学者Simon Lack的统计,在1998年到2010年的12年间,对冲基金经理获取了全球金融投资回报总额的84%,组合基金(Fund of Funds)经理获取了14%。而对冲基金的投资者,最后只分到了所有投资总回报中的2%。

在这里值得指出的是,行业平均的阿尔法低于零,不代表没有出色的对冲基金。如果我们每年分别去看,总能找到一些表现特别出色,大幅度战胜市场的对冲基金赢家。问题在于,这些赢家只能通过“事后诸葛亮”来发现,而当你发现以后再去买入这些基金赢家的话,他们很难在接下来持续创造更好的超额回报。比如2008/09年通过做空次贷而一战成名的约翰•保尔森,由于受到投资者们的追捧,其基金规模在2009年以后急速膨胀。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保尔森管理的基金业绩回报不佳,投资者们在失望之余不断赎回,终于逼得保尔森在2020年宣布关闭基金。绝大部分在2009年以后购买保尔森基金的投资者,其投资回报不会太好。

就像本文一开始提到的,对冲基金是极度复杂的投资产品,其特点就是高风险,高收费,透明度低。对于那些暂时还没有达到购买对冲基金投资门槛的普通投资者来说,其实并没有损失什么。而那些有机会投资对冲基金的投资者,更要擦亮眼睛,用数据来武装自己,搞懂基金经理究竟有没有真正的投资能力,只投资那些能够真正产生阿尔法,并且收费合理的对冲基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对冲基金:不买也无妨

发布日期:2021-05-08 16:15
摘要:对于绝大部分还没有达到“合规投资者”资格的普通大众来说,即使没有购买任何对冲基金产品,他们也没错过什么。



|伍治坚

OR--商业新媒体

在金融市场里各种各样的投资产品中,有一类比较高大上,仅限于投资资金和经验比较丰富的“合规投资者”购买,那就是对冲基金。

对于什么是对冲基金,美国对冲基金AQR的创始人Cliff Asness曾经做过一个非常精辟的总结:

“相对来说,对冲基金的投资策略不受限制,想干嘛就干嘛。他们不受监管,收取很高的费用,在你想赎回时不一定会把钱退给你,并且不会告诉你他们拿了你的钱以后去做何种投资。理论上来说,对冲基金在任何时候都会为投资者赚钱。但是现实中,当投资者购买的对冲基金亏钱后,他们会要求赎回,并拿赎回的资金去购买另一个最近赚了钱的对冲基金。每3到4年,对冲基金行业就会发生一次百年一遇的大危机。它们通常由美国康州的有钱人管理,服务瑞士日内瓦的有钱人。”

对冲基金行业经常产生一些近乎传奇的人物,比如量子基金的乔治•索罗斯、文艺复兴的詹姆斯•西蒙斯、桥水的雷•达里奥等等,这些基金经理头顶的光环,加上对冲基金本身比较高的投资门槛,让很多投资者产生有资格投资对冲基金是一种荣耀的感觉。

问题在于,对于绝大部分还没有达到“合规投资者”资格的普通大众来说,即使没有购买任何对冲基金产品,他们也没错过什么。主要的原因在于,对冲基金向投资者提供的回报,早已今非昔比,比二十多年前差了很多。

比如基于投资作家威廉•伯恩斯坦(Bernstein, 2012)的计算,对冲基金在1998到2002年平均每年产生9%的阿尔法(即超额收益)。而到了2003到2007年,对冲基金的平均阿尔法下降到每年负0.3%。接下来的2008到2012年,对冲基金的阿尔法进一步下降到每年负4.5%。也就是说从2003年开始,对冲基金行业就很难为投资者带来战胜市场的超额回报。

在另外一篇更加近期的统计研究(Estrada, 2021)中,作者统计了截止2020年年底的对冲基金业绩回报。他发现,不管我们回顾过去10年、15年还是20年,对冲基金的回报均不如同期的股票指数(标普500指数)和一个简单的股债组合(注:60%股票和40%债券)。比如在过去20年,即2001~2020年,对冲基金行业的平均回报为每年5.5%,而同期美股和60/40股债组合的回报分别为每年7.5%和6.9%,双双高于对冲基金。

这些统计数据表明,如果我们看过去20年,平均来说,购买对冲基金的大多数投资者都亏了,没有获得期望中战胜市场的超额回报。那么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对冲基金经理的收费结构。在对冲基金这个行业里,有一个业内规则叫2/20,即基金经理每年收取2%的管理费和20%的业绩分成。

在大多数投资者的脑子里,这个2/20规则看起来是这样的:即使给经理2%的管理费,我自己还能保留剩下的98%。即使给基金经理20%的业绩分成,我自己还可以得到80%的业绩回报。

但事实上收费对于回报的影响,要比看上去复杂的多。这是因为投资者把钱交给对冲基金经理去管理,其主要原因是基金经理能够提供“阿尔法”。如果基金经理只是给予投资者“无风险回报”或者“贝塔(市场回报)”,那么这位基金经理就是不合格的,他也不应该就这些回报向投资者收取任何费用。

我们假设一位基金经理在费前提供了20%的年回报。在这20%的回报中,有1%是无风险回报,13%是市场回报(贝塔),6%是超额回报(阿尔法)。上文中提到的历史统计显示,能够创造出6%超额回报的对冲基金经理是很少的。在2003年以后,行业的平均阿尔法就已经低于零了。

现在我们假设该基金经理收取2%的管理费和20%的业绩分成,那么最后投资者被收取的费用为2%管理费加上4%的业绩分成,共6%,恰好和该基金经理创造的超额回报相同。也就是说,基金经理创造出来的所有投资价值(阿尔法),完全没有让投资者享受到,而是全部进入了他自己的腰包。同时,投资者收到的费后净回报为14%,即无风险回报加市场回报。这些回报只要购买一个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每年花上万分之五左右的费率就能获得,根本不需要费尽周折去投资昂贵又复杂的对冲基金。

这种2/20的收费模式的另一大问题,是对冲基金经理和投资者之间缺乏利益绑定。在这个例子中,基金经理是“旱涝保收”的,即每年可以收到固定的2%管理费,以及在赚钱的年份分到20%业绩分成。但是在亏钱的年份,成本都是由投资者承担的:他们需要继续支付每年2%的管理费,并且百分百承担当年的亏损。基金经理只会和投资者“有福同享”,但却不会“有难同当”。

这也是为什么,对冲基金投资游戏到最后的赢家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对冲基金经理。

根据美国学者Simon Lack的统计,在1998年到2010年的12年间,对冲基金经理获取了全球金融投资回报总额的84%,组合基金(Fund of Funds)经理获取了14%。而对冲基金的投资者,最后只分到了所有投资总回报中的2%。

在这里值得指出的是,行业平均的阿尔法低于零,不代表没有出色的对冲基金。如果我们每年分别去看,总能找到一些表现特别出色,大幅度战胜市场的对冲基金赢家。问题在于,这些赢家只能通过“事后诸葛亮”来发现,而当你发现以后再去买入这些基金赢家的话,他们很难在接下来持续创造更好的超额回报。比如2008/09年通过做空次贷而一战成名的约翰•保尔森,由于受到投资者们的追捧,其基金规模在2009年以后急速膨胀。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保尔森管理的基金业绩回报不佳,投资者们在失望之余不断赎回,终于逼得保尔森在2020年宣布关闭基金。绝大部分在2009年以后购买保尔森基金的投资者,其投资回报不会太好。

就像本文一开始提到的,对冲基金是极度复杂的投资产品,其特点就是高风险,高收费,透明度低。对于那些暂时还没有达到购买对冲基金投资门槛的普通投资者来说,其实并没有损失什么。而那些有机会投资对冲基金的投资者,更要擦亮眼睛,用数据来武装自己,搞懂基金经理究竟有没有真正的投资能力,只投资那些能够真正产生阿尔法,并且收费合理的对冲基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