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资本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关系;货币等各资料之所以成为货币,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家精神。只有抑制楼市泡沫,才能激发全社会企业家精神。



|胡月晓

OR--商业新媒体


资本不是货币,资本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关系;货币等各种资料之所以成为货币,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家精神。笔者认为,是房价高导致资本不足;只有抑制楼市泡沫,才能激发全社会的企业家精神,充裕从而顺利实现将货币和冒险精神引入到实业中,提升经济内生增长动力。

一、什么是资本?

对普通投资人和普通社会公众而言,资本就是钱,就是资金或货币。依一般公众的直观感觉,你有钱(货币)后就可以购买生产资料,或购买企业股权等形式投入经营过程,从而转化为资本。显然,资本是投入生产等经营过程的货币,不投入经营过程的就不是资本。因此,在宏观的含义上,资本不是货币,货币资金本质上也不是资本,只有当货币投入经营过程才能成为资本,货币如果在金融等虚拟经济领域空转,那就不能成为资本。市场上有种理解认为资本是长期性资金,实际上也没抓住货币转化为资本的本质,只是观察到了货币在资本形态存在期限较长的表现形式。也有理解认为,资本是承受经营风险的资金,但实际上身份商品市场上的投机资本也是承担风险的,在身份商品市场等虚拟领域的资金,承担的投资风险可能更高。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资本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关系。本人认为,这是在货币流转过程中最抓住本质的说法。按照马克思的说法,资本不是物,而是一定社会历史形态下的生产关系,它体现在物上,货币只是这种体现的载体,投入经营过程中的货币会转变为生产资料等各类物质,但资本不是这个生产资料和货币资金的综合,生产资料本身不是资本,就像金银本身不是货币一样。马克思很清楚的阐述了:资本不是物、不是货币,而是生产关系。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资本虽然形式上是实体经济领域内各种经营性资料(如土地、厂房、设备、货币资金等各种形式投入要素)的综合,但究其实质,无论是股权资本还是债务资本,本后的所有者都是人;货币等各种资料之所以成为货币,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家精神。简言之,一个社会要是缺少了企业家精神,即使再多货币和资源,也会缺少资本。企业家精神所体现的开拓进取、勇担风险和前瞻视角,正是一个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最根本动力源泉。经济冒险不一定形成企业家精神,也可能形成投机,只有应用到实业经营中的冒险开拓精神才是企业家精神。

二、货币充裕时代资本不足的原因分析


中国经济当前的流动性环境是货币过分充裕。中国货币环境是“存量过多、增量不足”。存量过多是指中国货币已处过分充裕状态,增量过多是由于高杠杆引起的财务性周转需求强劲,从而产生了对增量货币的强需求。衡量一个经济体货币充裕程度的常用指标是货币深化度(F=M2/GDP),虽然不同国家并无一致标准,但中国这一指标在最近20年快速上涨,超过了被公认为因货币过多而最早陷入“流动性陷阱”状态的日本,差不多是美国3倍,欧元区的近2倍;这一指标2018年中国是202.9%、日本是184.8%、美国是70.5%、欧元区是101.2%。西方主要经济体虽然2008金融危机后货币扩张很快,但中国货币高速增长开启时间更早,延续时间更长。高杠杆和中国央行对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坚持,才使得过量货币并没有引致超低利率。

资本不足的宏观经济表现,是投资不足、经济活力不够、内生动力不强等经济偏软状态,其中投资不足是最直观的表现。投资不足意味着货币扩张的积极效应减弱,2014年后体现新增货币创造的信贷增长一直平稳,2016年后甚至还略提高了一个小台阶,广义货币增长也发生了大致相同的变化,2018年后持续运行在8.0上方,但是同期的中国投资增速却延续了持续下降态势,由2014年末15.7%下降到了2019年末的5.4%。

显然,充裕的货币没有转化为了资本,即货币没有流入到实体部门,而是堆积在了金融、楼市等虚拟经济领域,导致了资金空转,这也是中国货币当局一直着力要扭转资金“脱实向虚”之政策背后的经济意义。从货币流转和资源配置的角度,资金在金融领域中的流转,并不一定导致资金空转,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情况下,金融繁荣实际上还能提高资金服务实体的效率,这也是中国货币当局将提高资本市场功能,作为货币政策三角形支撑框架之一极的政策目的。

中国社会实际上也不缺乏冒险精神,中国人还特别吃苦耐劳,在这种情况下资本还不足,说明过多的货币都被用于了非实业领域的投机;如果资金流向了股市和债市,那么它最终还将流向实体领域,显然空转的货币不在金融市场,而在楼市。正是房地产领域的资产泡沫,导致了中国货币充裕状态下资本的不足。按照同花顺的数据,中国住户部门的信贷中住房贷款常年保持了七成以上,主要金融机构信贷流向房地产行业约占三成。

笔者之前就指出,资金空转的根源在于楼市泡沫的持续高企!房地产基本上是所有非信贷融资方式的最终流向地,信托、租赁、证券化等,大部分的表外融资和非银行渠道资金,资金的最终使用方都是房地产。即使有楼市“限贷”,2013年后商业银行房地产贷款增速也一直以高于整体增速,甚至超出一倍不止——2016年,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同比增速达27%,同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5%。由于房地产融资增长长期超出信贷整体增速,房地产贷款在金融机构全部贷款中的比重逐渐上升,由2010年比重不到20%上升到了2019年的接近30%(19.5→29.0)。在消费端严格实行“限贷”、在开发端严控房地产项目流向的楼市金融政策下,市场通常会认为房地产融资增速应低于社会融资和信贷的整体增速,即使超出也是有限和非常态的,但实际却完全相反!

三、资本何以再生,唯抑楼市泡沫

中国社会不缺创业和冒险精神,之所以不能发展转化成普遍的企业家精神,就在于楼市泡沫持续对从事实业氛围的影响。充裕货币只有和企业家精神相结合,才能形成资本,资本转化为投资,投资才会形成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才能实现。

在信用货币时代,招商引资(无论是外资还是内资),引进的实际上不是资本,而是资本背后的企业家精神,即马克思意义上的生产关系,资本只是载体和体现形式而已。显然,中国社会各个地方,都不缺资金、不缺冒险精神,然而企业家精神却都仍嫌不足,其根源就在于楼市泡沫使得经济个体行为动机的扭曲——房价高导致资本不足!

只有抑制楼市泡沫,才能激发全社会的企业家精神,充裕从而顺利实现将货币和冒险精神引入到实业中,提升经济内生增长动力。2014年后,中国经济持续位于“底部徘徊”阶段而迟迟走不出,财政、货币持续“双宽松”亦未能提升经济增长动力,其背后根源就在于有效资本形成机制一直未能体现,这也延长了中国处在经济转型的期限,滞后了中国经济升级的进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货币充裕时代,为何资本不足?

发布日期:2021-05-07 08:16
摘要:资本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关系;货币等各资料之所以成为货币,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家精神。只有抑制楼市泡沫,才能激发全社会企业家精神。



|胡月晓

OR--商业新媒体


资本不是货币,资本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关系;货币等各种资料之所以成为货币,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家精神。笔者认为,是房价高导致资本不足;只有抑制楼市泡沫,才能激发全社会的企业家精神,充裕从而顺利实现将货币和冒险精神引入到实业中,提升经济内生增长动力。

一、什么是资本?

对普通投资人和普通社会公众而言,资本就是钱,就是资金或货币。依一般公众的直观感觉,你有钱(货币)后就可以购买生产资料,或购买企业股权等形式投入经营过程,从而转化为资本。显然,资本是投入生产等经营过程的货币,不投入经营过程的就不是资本。因此,在宏观的含义上,资本不是货币,货币资金本质上也不是资本,只有当货币投入经营过程才能成为资本,货币如果在金融等虚拟经济领域空转,那就不能成为资本。市场上有种理解认为资本是长期性资金,实际上也没抓住货币转化为资本的本质,只是观察到了货币在资本形态存在期限较长的表现形式。也有理解认为,资本是承受经营风险的资金,但实际上身份商品市场上的投机资本也是承担风险的,在身份商品市场等虚拟领域的资金,承担的投资风险可能更高。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资本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关系。本人认为,这是在货币流转过程中最抓住本质的说法。按照马克思的说法,资本不是物,而是一定社会历史形态下的生产关系,它体现在物上,货币只是这种体现的载体,投入经营过程中的货币会转变为生产资料等各类物质,但资本不是这个生产资料和货币资金的综合,生产资料本身不是资本,就像金银本身不是货币一样。马克思很清楚的阐述了:资本不是物、不是货币,而是生产关系。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资本虽然形式上是实体经济领域内各种经营性资料(如土地、厂房、设备、货币资金等各种形式投入要素)的综合,但究其实质,无论是股权资本还是债务资本,本后的所有者都是人;货币等各种资料之所以成为货币,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家精神。简言之,一个社会要是缺少了企业家精神,即使再多货币和资源,也会缺少资本。企业家精神所体现的开拓进取、勇担风险和前瞻视角,正是一个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最根本动力源泉。经济冒险不一定形成企业家精神,也可能形成投机,只有应用到实业经营中的冒险开拓精神才是企业家精神。

二、货币充裕时代资本不足的原因分析


中国经济当前的流动性环境是货币过分充裕。中国货币环境是“存量过多、增量不足”。存量过多是指中国货币已处过分充裕状态,增量过多是由于高杠杆引起的财务性周转需求强劲,从而产生了对增量货币的强需求。衡量一个经济体货币充裕程度的常用指标是货币深化度(F=M2/GDP),虽然不同国家并无一致标准,但中国这一指标在最近20年快速上涨,超过了被公认为因货币过多而最早陷入“流动性陷阱”状态的日本,差不多是美国3倍,欧元区的近2倍;这一指标2018年中国是202.9%、日本是184.8%、美国是70.5%、欧元区是101.2%。西方主要经济体虽然2008金融危机后货币扩张很快,但中国货币高速增长开启时间更早,延续时间更长。高杠杆和中国央行对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坚持,才使得过量货币并没有引致超低利率。

资本不足的宏观经济表现,是投资不足、经济活力不够、内生动力不强等经济偏软状态,其中投资不足是最直观的表现。投资不足意味着货币扩张的积极效应减弱,2014年后体现新增货币创造的信贷增长一直平稳,2016年后甚至还略提高了一个小台阶,广义货币增长也发生了大致相同的变化,2018年后持续运行在8.0上方,但是同期的中国投资增速却延续了持续下降态势,由2014年末15.7%下降到了2019年末的5.4%。

显然,充裕的货币没有转化为了资本,即货币没有流入到实体部门,而是堆积在了金融、楼市等虚拟经济领域,导致了资金空转,这也是中国货币当局一直着力要扭转资金“脱实向虚”之政策背后的经济意义。从货币流转和资源配置的角度,资金在金融领域中的流转,并不一定导致资金空转,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情况下,金融繁荣实际上还能提高资金服务实体的效率,这也是中国货币当局将提高资本市场功能,作为货币政策三角形支撑框架之一极的政策目的。

中国社会实际上也不缺乏冒险精神,中国人还特别吃苦耐劳,在这种情况下资本还不足,说明过多的货币都被用于了非实业领域的投机;如果资金流向了股市和债市,那么它最终还将流向实体领域,显然空转的货币不在金融市场,而在楼市。正是房地产领域的资产泡沫,导致了中国货币充裕状态下资本的不足。按照同花顺的数据,中国住户部门的信贷中住房贷款常年保持了七成以上,主要金融机构信贷流向房地产行业约占三成。

笔者之前就指出,资金空转的根源在于楼市泡沫的持续高企!房地产基本上是所有非信贷融资方式的最终流向地,信托、租赁、证券化等,大部分的表外融资和非银行渠道资金,资金的最终使用方都是房地产。即使有楼市“限贷”,2013年后商业银行房地产贷款增速也一直以高于整体增速,甚至超出一倍不止——2016年,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同比增速达27%,同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5%。由于房地产融资增长长期超出信贷整体增速,房地产贷款在金融机构全部贷款中的比重逐渐上升,由2010年比重不到20%上升到了2019年的接近30%(19.5→29.0)。在消费端严格实行“限贷”、在开发端严控房地产项目流向的楼市金融政策下,市场通常会认为房地产融资增速应低于社会融资和信贷的整体增速,即使超出也是有限和非常态的,但实际却完全相反!

三、资本何以再生,唯抑楼市泡沫

中国社会不缺创业和冒险精神,之所以不能发展转化成普遍的企业家精神,就在于楼市泡沫持续对从事实业氛围的影响。充裕货币只有和企业家精神相结合,才能形成资本,资本转化为投资,投资才会形成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才能实现。

在信用货币时代,招商引资(无论是外资还是内资),引进的实际上不是资本,而是资本背后的企业家精神,即马克思意义上的生产关系,资本只是载体和体现形式而已。显然,中国社会各个地方,都不缺资金、不缺冒险精神,然而企业家精神却都仍嫌不足,其根源就在于楼市泡沫使得经济个体行为动机的扭曲——房价高导致资本不足!

只有抑制楼市泡沫,才能激发全社会的企业家精神,充裕从而顺利实现将货币和冒险精神引入到实业中,提升经济内生增长动力。2014年后,中国经济持续位于“底部徘徊”阶段而迟迟走不出,财政、货币持续“双宽松”亦未能提升经济增长动力,其背后根源就在于有效资本形成机制一直未能体现,这也延长了中国处在经济转型的期限,滞后了中国经济升级的进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资本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关系;货币等各资料之所以成为货币,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家精神。只有抑制楼市泡沫,才能激发全社会企业家精神。



|胡月晓

OR--商业新媒体


资本不是货币,资本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关系;货币等各种资料之所以成为货币,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家精神。笔者认为,是房价高导致资本不足;只有抑制楼市泡沫,才能激发全社会的企业家精神,充裕从而顺利实现将货币和冒险精神引入到实业中,提升经济内生增长动力。

一、什么是资本?

对普通投资人和普通社会公众而言,资本就是钱,就是资金或货币。依一般公众的直观感觉,你有钱(货币)后就可以购买生产资料,或购买企业股权等形式投入经营过程,从而转化为资本。显然,资本是投入生产等经营过程的货币,不投入经营过程的就不是资本。因此,在宏观的含义上,资本不是货币,货币资金本质上也不是资本,只有当货币投入经营过程才能成为资本,货币如果在金融等虚拟经济领域空转,那就不能成为资本。市场上有种理解认为资本是长期性资金,实际上也没抓住货币转化为资本的本质,只是观察到了货币在资本形态存在期限较长的表现形式。也有理解认为,资本是承受经营风险的资金,但实际上身份商品市场上的投机资本也是承担风险的,在身份商品市场等虚拟领域的资金,承担的投资风险可能更高。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资本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关系。本人认为,这是在货币流转过程中最抓住本质的说法。按照马克思的说法,资本不是物,而是一定社会历史形态下的生产关系,它体现在物上,货币只是这种体现的载体,投入经营过程中的货币会转变为生产资料等各类物质,但资本不是这个生产资料和货币资金的综合,生产资料本身不是资本,就像金银本身不是货币一样。马克思很清楚的阐述了:资本不是物、不是货币,而是生产关系。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资本虽然形式上是实体经济领域内各种经营性资料(如土地、厂房、设备、货币资金等各种形式投入要素)的综合,但究其实质,无论是股权资本还是债务资本,本后的所有者都是人;货币等各种资料之所以成为货币,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家精神。简言之,一个社会要是缺少了企业家精神,即使再多货币和资源,也会缺少资本。企业家精神所体现的开拓进取、勇担风险和前瞻视角,正是一个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最根本动力源泉。经济冒险不一定形成企业家精神,也可能形成投机,只有应用到实业经营中的冒险开拓精神才是企业家精神。

二、货币充裕时代资本不足的原因分析


中国经济当前的流动性环境是货币过分充裕。中国货币环境是“存量过多、增量不足”。存量过多是指中国货币已处过分充裕状态,增量过多是由于高杠杆引起的财务性周转需求强劲,从而产生了对增量货币的强需求。衡量一个经济体货币充裕程度的常用指标是货币深化度(F=M2/GDP),虽然不同国家并无一致标准,但中国这一指标在最近20年快速上涨,超过了被公认为因货币过多而最早陷入“流动性陷阱”状态的日本,差不多是美国3倍,欧元区的近2倍;这一指标2018年中国是202.9%、日本是184.8%、美国是70.5%、欧元区是101.2%。西方主要经济体虽然2008金融危机后货币扩张很快,但中国货币高速增长开启时间更早,延续时间更长。高杠杆和中国央行对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坚持,才使得过量货币并没有引致超低利率。

资本不足的宏观经济表现,是投资不足、经济活力不够、内生动力不强等经济偏软状态,其中投资不足是最直观的表现。投资不足意味着货币扩张的积极效应减弱,2014年后体现新增货币创造的信贷增长一直平稳,2016年后甚至还略提高了一个小台阶,广义货币增长也发生了大致相同的变化,2018年后持续运行在8.0上方,但是同期的中国投资增速却延续了持续下降态势,由2014年末15.7%下降到了2019年末的5.4%。

显然,充裕的货币没有转化为了资本,即货币没有流入到实体部门,而是堆积在了金融、楼市等虚拟经济领域,导致了资金空转,这也是中国货币当局一直着力要扭转资金“脱实向虚”之政策背后的经济意义。从货币流转和资源配置的角度,资金在金融领域中的流转,并不一定导致资金空转,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情况下,金融繁荣实际上还能提高资金服务实体的效率,这也是中国货币当局将提高资本市场功能,作为货币政策三角形支撑框架之一极的政策目的。

中国社会实际上也不缺乏冒险精神,中国人还特别吃苦耐劳,在这种情况下资本还不足,说明过多的货币都被用于了非实业领域的投机;如果资金流向了股市和债市,那么它最终还将流向实体领域,显然空转的货币不在金融市场,而在楼市。正是房地产领域的资产泡沫,导致了中国货币充裕状态下资本的不足。按照同花顺的数据,中国住户部门的信贷中住房贷款常年保持了七成以上,主要金融机构信贷流向房地产行业约占三成。

笔者之前就指出,资金空转的根源在于楼市泡沫的持续高企!房地产基本上是所有非信贷融资方式的最终流向地,信托、租赁、证券化等,大部分的表外融资和非银行渠道资金,资金的最终使用方都是房地产。即使有楼市“限贷”,2013年后商业银行房地产贷款增速也一直以高于整体增速,甚至超出一倍不止——2016年,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同比增速达27%,同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5%。由于房地产融资增长长期超出信贷整体增速,房地产贷款在金融机构全部贷款中的比重逐渐上升,由2010年比重不到20%上升到了2019年的接近30%(19.5→29.0)。在消费端严格实行“限贷”、在开发端严控房地产项目流向的楼市金融政策下,市场通常会认为房地产融资增速应低于社会融资和信贷的整体增速,即使超出也是有限和非常态的,但实际却完全相反!

三、资本何以再生,唯抑楼市泡沫

中国社会不缺创业和冒险精神,之所以不能发展转化成普遍的企业家精神,就在于楼市泡沫持续对从事实业氛围的影响。充裕货币只有和企业家精神相结合,才能形成资本,资本转化为投资,投资才会形成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才能实现。

在信用货币时代,招商引资(无论是外资还是内资),引进的实际上不是资本,而是资本背后的企业家精神,即马克思意义上的生产关系,资本只是载体和体现形式而已。显然,中国社会各个地方,都不缺资金、不缺冒险精神,然而企业家精神却都仍嫌不足,其根源就在于楼市泡沫使得经济个体行为动机的扭曲——房价高导致资本不足!

只有抑制楼市泡沫,才能激发全社会的企业家精神,充裕从而顺利实现将货币和冒险精神引入到实业中,提升经济内生增长动力。2014年后,中国经济持续位于“底部徘徊”阶段而迟迟走不出,财政、货币持续“双宽松”亦未能提升经济增长动力,其背后根源就在于有效资本形成机制一直未能体现,这也延长了中国处在经济转型的期限,滞后了中国经济升级的进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货币充裕时代,为何资本不足?

发布日期:2021-05-07 08:16
摘要:资本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关系;货币等各资料之所以成为货币,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家精神。只有抑制楼市泡沫,才能激发全社会企业家精神。



|胡月晓

OR--商业新媒体


资本不是货币,资本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关系;货币等各种资料之所以成为货币,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家精神。笔者认为,是房价高导致资本不足;只有抑制楼市泡沫,才能激发全社会的企业家精神,充裕从而顺利实现将货币和冒险精神引入到实业中,提升经济内生增长动力。

一、什么是资本?

对普通投资人和普通社会公众而言,资本就是钱,就是资金或货币。依一般公众的直观感觉,你有钱(货币)后就可以购买生产资料,或购买企业股权等形式投入经营过程,从而转化为资本。显然,资本是投入生产等经营过程的货币,不投入经营过程的就不是资本。因此,在宏观的含义上,资本不是货币,货币资金本质上也不是资本,只有当货币投入经营过程才能成为资本,货币如果在金融等虚拟经济领域空转,那就不能成为资本。市场上有种理解认为资本是长期性资金,实际上也没抓住货币转化为资本的本质,只是观察到了货币在资本形态存在期限较长的表现形式。也有理解认为,资本是承受经营风险的资金,但实际上身份商品市场上的投机资本也是承担风险的,在身份商品市场等虚拟领域的资金,承担的投资风险可能更高。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资本本质上是一种生产关系。本人认为,这是在货币流转过程中最抓住本质的说法。按照马克思的说法,资本不是物,而是一定社会历史形态下的生产关系,它体现在物上,货币只是这种体现的载体,投入经营过程中的货币会转变为生产资料等各类物质,但资本不是这个生产资料和货币资金的综合,生产资料本身不是资本,就像金银本身不是货币一样。马克思很清楚的阐述了:资本不是物、不是货币,而是生产关系。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资本虽然形式上是实体经济领域内各种经营性资料(如土地、厂房、设备、货币资金等各种形式投入要素)的综合,但究其实质,无论是股权资本还是债务资本,本后的所有者都是人;货币等各种资料之所以成为货币,背后体现的是企业家精神。简言之,一个社会要是缺少了企业家精神,即使再多货币和资源,也会缺少资本。企业家精神所体现的开拓进取、勇担风险和前瞻视角,正是一个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最根本动力源泉。经济冒险不一定形成企业家精神,也可能形成投机,只有应用到实业经营中的冒险开拓精神才是企业家精神。

二、货币充裕时代资本不足的原因分析


中国经济当前的流动性环境是货币过分充裕。中国货币环境是“存量过多、增量不足”。存量过多是指中国货币已处过分充裕状态,增量过多是由于高杠杆引起的财务性周转需求强劲,从而产生了对增量货币的强需求。衡量一个经济体货币充裕程度的常用指标是货币深化度(F=M2/GDP),虽然不同国家并无一致标准,但中国这一指标在最近20年快速上涨,超过了被公认为因货币过多而最早陷入“流动性陷阱”状态的日本,差不多是美国3倍,欧元区的近2倍;这一指标2018年中国是202.9%、日本是184.8%、美国是70.5%、欧元区是101.2%。西方主要经济体虽然2008金融危机后货币扩张很快,但中国货币高速增长开启时间更早,延续时间更长。高杠杆和中国央行对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坚持,才使得过量货币并没有引致超低利率。

资本不足的宏观经济表现,是投资不足、经济活力不够、内生动力不强等经济偏软状态,其中投资不足是最直观的表现。投资不足意味着货币扩张的积极效应减弱,2014年后体现新增货币创造的信贷增长一直平稳,2016年后甚至还略提高了一个小台阶,广义货币增长也发生了大致相同的变化,2018年后持续运行在8.0上方,但是同期的中国投资增速却延续了持续下降态势,由2014年末15.7%下降到了2019年末的5.4%。

显然,充裕的货币没有转化为了资本,即货币没有流入到实体部门,而是堆积在了金融、楼市等虚拟经济领域,导致了资金空转,这也是中国货币当局一直着力要扭转资金“脱实向虚”之政策背后的经济意义。从货币流转和资源配置的角度,资金在金融领域中的流转,并不一定导致资金空转,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情况下,金融繁荣实际上还能提高资金服务实体的效率,这也是中国货币当局将提高资本市场功能,作为货币政策三角形支撑框架之一极的政策目的。

中国社会实际上也不缺乏冒险精神,中国人还特别吃苦耐劳,在这种情况下资本还不足,说明过多的货币都被用于了非实业领域的投机;如果资金流向了股市和债市,那么它最终还将流向实体领域,显然空转的货币不在金融市场,而在楼市。正是房地产领域的资产泡沫,导致了中国货币充裕状态下资本的不足。按照同花顺的数据,中国住户部门的信贷中住房贷款常年保持了七成以上,主要金融机构信贷流向房地产行业约占三成。

笔者之前就指出,资金空转的根源在于楼市泡沫的持续高企!房地产基本上是所有非信贷融资方式的最终流向地,信托、租赁、证券化等,大部分的表外融资和非银行渠道资金,资金的最终使用方都是房地产。即使有楼市“限贷”,2013年后商业银行房地产贷款增速也一直以高于整体增速,甚至超出一倍不止——2016年,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同比增速达27%,同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5%。由于房地产融资增长长期超出信贷整体增速,房地产贷款在金融机构全部贷款中的比重逐渐上升,由2010年比重不到20%上升到了2019年的接近30%(19.5→29.0)。在消费端严格实行“限贷”、在开发端严控房地产项目流向的楼市金融政策下,市场通常会认为房地产融资增速应低于社会融资和信贷的整体增速,即使超出也是有限和非常态的,但实际却完全相反!

三、资本何以再生,唯抑楼市泡沫

中国社会不缺创业和冒险精神,之所以不能发展转化成普遍的企业家精神,就在于楼市泡沫持续对从事实业氛围的影响。充裕货币只有和企业家精神相结合,才能形成资本,资本转化为投资,投资才会形成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才能实现。

在信用货币时代,招商引资(无论是外资还是内资),引进的实际上不是资本,而是资本背后的企业家精神,即马克思意义上的生产关系,资本只是载体和体现形式而已。显然,中国社会各个地方,都不缺资金、不缺冒险精神,然而企业家精神却都仍嫌不足,其根源就在于楼市泡沫使得经济个体行为动机的扭曲——房价高导致资本不足!

只有抑制楼市泡沫,才能激发全社会的企业家精神,充裕从而顺利实现将货币和冒险精神引入到实业中,提升经济内生增长动力。2014年后,中国经济持续位于“底部徘徊”阶段而迟迟走不出,财政、货币持续“双宽松”亦未能提升经济增长动力,其背后根源就在于有效资本形成机制一直未能体现,这也延长了中国处在经济转型的期限,滞后了中国经济升级的进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