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很多人认为,在维权中任何形式的策划、团队、利益都是不可接受的。一看到团队就会条件反射式的说:“事情性质起变化了”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特斯拉维权事件有了最新发展。近日,特斯拉方面指出,女车主是过激维权,其丈夫李先生曾明确表示,自己身边还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在协助,与他人“合作”中受人帮助只能听话,该“团队”称可以帮助其“洗白”并满足其诉求,等“团队”返京后可以另找时机与特斯拉工作人员见面详谈。此外,不少人在指控蔚来参与了维权事件,在背后推波助澜。随后蔚来予以否认并报警。

这虽然是这起事件中的新进展,却是中国维权事件中的一个老话题。很多人认为,在维权中任何形式的策划、团队、利益都是不可接受的。一看到团队,就会条件反射式的说:“事情性质起变化了”。特别是在中国更是如此。

实际上,团队在社会言论中广泛存在,对团队二字不必太过敏感。

团队本身是难以精确定义的。几个公共关系专家,在一起开会,肯定是团队。但找两三个朋友坐下来商量,算是团队吗?农村往往有公认的“能人”,人们遇到事情,会去找这种人出主意,是否是团队呢?可见团队本身,就是一个不明确的概念,一旦团队能改变事情性质,团队就很可能成为一个口袋,阻碍维权。

当然话说回来,毫无疑问维权中有团队,有策划的前提与底线,是真实。一旦团队故意捏造,不但会伤害社会信任,也很可能涉及犯罪。很多人反对团队,其真正的意图其实并不在于声讨团队,而是下意识的把团队与捏造、虚构混为一谈。

团队的存在,对于维权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随着经济发展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中国人不再只能被动的被官方新闻媒体发现、报道,他们也可以利用网络,利用自己的手机摄像头,利用自己的经济能力,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去主动的表达、阐述一件事情。

不过,个体言论与表达的能力就被限制在原子化的、单个的、分散的、孤立的状态,其影响力也被大大缩小。与此同时,社会舆论的注意力总是有限的,缺乏新闻性,缺乏引爆点,往往不能吸引人们的关注,为了争取舆论的注意,必然的,人们会用求助于组织化的、专业的表达能力,来获取舆论与相关部门的关注。

曾经有这样的事。一个小男孩,因为母婴传播感染了HIV,母亲消失了,养父也消失了,没有血缘关系的爷爷也老了,但这个小男孩却不能得到任何帮助。爷爷找了媒体,媒体也关注了这一事件,但由于缺乏新闻点,淹没在无数的苦难之中,反响也不大。有人给爷爷出主意,于是,“村民联名驱逐艾滋病患儿”事件就出笼了,随后,社会各界介入,孩子得到救助。

不难发现,某种意义上,有团队策划,是把一件本身就存在的事情,本应被声张的权利,以更专业、更聪明的形式的表现出来,同时,也更激烈、更具新闻性的表达出来,更微妙的是,往往还依托于组织化的表达。但是,无论如何,一件事情只要是真实的,无论通过何种形式被表达出来并不会改变本身的是非曲直。

不管是从一个人写大字报转变为雇人分发传单,还是从一个人举牌示威转变为某种吸引眼球的方式,观点、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不会变。所以即使有团队,事情的性质也不会变,唯一改变的只是表达的形式。

企业推广新产品、搞促销、应对公共舆论需要团队;近年来,老百姓也常常看到偶遇市长的新闻,但却有摄影记者跟随,毫无疑问,这也是团队。老百姓打官司,请律师,也是团队。那么,维权自然也是如此,只有团队化、才能更专业,更有效。在消费者对企业,或者公民对政府的舆情事件中,政府和企业都是团队化、专业化的进行工作,各种资源都更加雄厚,那为什么消费者一有了团队,很多人就觉得事情性质变了呢?

团队策划的一种特殊形式,是在消费者针对企业的维权中,这家企业的竞争对手也参与到这个事情中来。我觉得这样做,问题也不大。

实际上,竞争对手在舆论场上相互批评,也是市场竞争的一种。比如,在国外市场上,苹果与三星就经常互怼,在广告中针锋相对,相互批评、甚至讽刺。苹果甚至采用了分屏逐点对比贬低三星的方式。当然,在国内市场上由于严格的广告限制,中国企业不能这么做广告。

中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一条规定:经营者不得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或者误导性信息,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但这一条的前提是,编造、虚假、误导,如果是确凿的事实,企业是可以直接进行公开批评的。格力曾举报过奥克斯,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显然,举报是一种极端的舆论批评,如果这种形式本身就是错误的话,那企业举报竞争对手,这种合法的权利,也就成了错误的了

更重要的是,相比消费者,企业更专业,有更多的行业知识,批评更有效,更能点到关键地方。企业的相互批评,能比消费者与舆论的批评,更有效的促进行业改进。禁止这个行为,无疑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所以,在消费者维权行为中,不管是团队,还是企业参与,这都不是一个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消费者维权可以有团队吗?

发布日期:2021-05-06 08:18
摘要:很多人认为,在维权中任何形式的策划、团队、利益都是不可接受的。一看到团队就会条件反射式的说:“事情性质起变化了”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特斯拉维权事件有了最新发展。近日,特斯拉方面指出,女车主是过激维权,其丈夫李先生曾明确表示,自己身边还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在协助,与他人“合作”中受人帮助只能听话,该“团队”称可以帮助其“洗白”并满足其诉求,等“团队”返京后可以另找时机与特斯拉工作人员见面详谈。此外,不少人在指控蔚来参与了维权事件,在背后推波助澜。随后蔚来予以否认并报警。

这虽然是这起事件中的新进展,却是中国维权事件中的一个老话题。很多人认为,在维权中任何形式的策划、团队、利益都是不可接受的。一看到团队,就会条件反射式的说:“事情性质起变化了”。特别是在中国更是如此。

实际上,团队在社会言论中广泛存在,对团队二字不必太过敏感。

团队本身是难以精确定义的。几个公共关系专家,在一起开会,肯定是团队。但找两三个朋友坐下来商量,算是团队吗?农村往往有公认的“能人”,人们遇到事情,会去找这种人出主意,是否是团队呢?可见团队本身,就是一个不明确的概念,一旦团队能改变事情性质,团队就很可能成为一个口袋,阻碍维权。

当然话说回来,毫无疑问维权中有团队,有策划的前提与底线,是真实。一旦团队故意捏造,不但会伤害社会信任,也很可能涉及犯罪。很多人反对团队,其真正的意图其实并不在于声讨团队,而是下意识的把团队与捏造、虚构混为一谈。

团队的存在,对于维权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随着经济发展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中国人不再只能被动的被官方新闻媒体发现、报道,他们也可以利用网络,利用自己的手机摄像头,利用自己的经济能力,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去主动的表达、阐述一件事情。

不过,个体言论与表达的能力就被限制在原子化的、单个的、分散的、孤立的状态,其影响力也被大大缩小。与此同时,社会舆论的注意力总是有限的,缺乏新闻性,缺乏引爆点,往往不能吸引人们的关注,为了争取舆论的注意,必然的,人们会用求助于组织化的、专业的表达能力,来获取舆论与相关部门的关注。

曾经有这样的事。一个小男孩,因为母婴传播感染了HIV,母亲消失了,养父也消失了,没有血缘关系的爷爷也老了,但这个小男孩却不能得到任何帮助。爷爷找了媒体,媒体也关注了这一事件,但由于缺乏新闻点,淹没在无数的苦难之中,反响也不大。有人给爷爷出主意,于是,“村民联名驱逐艾滋病患儿”事件就出笼了,随后,社会各界介入,孩子得到救助。

不难发现,某种意义上,有团队策划,是把一件本身就存在的事情,本应被声张的权利,以更专业、更聪明的形式的表现出来,同时,也更激烈、更具新闻性的表达出来,更微妙的是,往往还依托于组织化的表达。但是,无论如何,一件事情只要是真实的,无论通过何种形式被表达出来并不会改变本身的是非曲直。

不管是从一个人写大字报转变为雇人分发传单,还是从一个人举牌示威转变为某种吸引眼球的方式,观点、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不会变。所以即使有团队,事情的性质也不会变,唯一改变的只是表达的形式。

企业推广新产品、搞促销、应对公共舆论需要团队;近年来,老百姓也常常看到偶遇市长的新闻,但却有摄影记者跟随,毫无疑问,这也是团队。老百姓打官司,请律师,也是团队。那么,维权自然也是如此,只有团队化、才能更专业,更有效。在消费者对企业,或者公民对政府的舆情事件中,政府和企业都是团队化、专业化的进行工作,各种资源都更加雄厚,那为什么消费者一有了团队,很多人就觉得事情性质变了呢?

团队策划的一种特殊形式,是在消费者针对企业的维权中,这家企业的竞争对手也参与到这个事情中来。我觉得这样做,问题也不大。

实际上,竞争对手在舆论场上相互批评,也是市场竞争的一种。比如,在国外市场上,苹果与三星就经常互怼,在广告中针锋相对,相互批评、甚至讽刺。苹果甚至采用了分屏逐点对比贬低三星的方式。当然,在国内市场上由于严格的广告限制,中国企业不能这么做广告。

中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一条规定:经营者不得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或者误导性信息,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但这一条的前提是,编造、虚假、误导,如果是确凿的事实,企业是可以直接进行公开批评的。格力曾举报过奥克斯,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显然,举报是一种极端的舆论批评,如果这种形式本身就是错误的话,那企业举报竞争对手,这种合法的权利,也就成了错误的了

更重要的是,相比消费者,企业更专业,有更多的行业知识,批评更有效,更能点到关键地方。企业的相互批评,能比消费者与舆论的批评,更有效的促进行业改进。禁止这个行为,无疑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所以,在消费者维权行为中,不管是团队,还是企业参与,这都不是一个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很多人认为,在维权中任何形式的策划、团队、利益都是不可接受的。一看到团队就会条件反射式的说:“事情性质起变化了”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特斯拉维权事件有了最新发展。近日,特斯拉方面指出,女车主是过激维权,其丈夫李先生曾明确表示,自己身边还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在协助,与他人“合作”中受人帮助只能听话,该“团队”称可以帮助其“洗白”并满足其诉求,等“团队”返京后可以另找时机与特斯拉工作人员见面详谈。此外,不少人在指控蔚来参与了维权事件,在背后推波助澜。随后蔚来予以否认并报警。

这虽然是这起事件中的新进展,却是中国维权事件中的一个老话题。很多人认为,在维权中任何形式的策划、团队、利益都是不可接受的。一看到团队,就会条件反射式的说:“事情性质起变化了”。特别是在中国更是如此。

实际上,团队在社会言论中广泛存在,对团队二字不必太过敏感。

团队本身是难以精确定义的。几个公共关系专家,在一起开会,肯定是团队。但找两三个朋友坐下来商量,算是团队吗?农村往往有公认的“能人”,人们遇到事情,会去找这种人出主意,是否是团队呢?可见团队本身,就是一个不明确的概念,一旦团队能改变事情性质,团队就很可能成为一个口袋,阻碍维权。

当然话说回来,毫无疑问维权中有团队,有策划的前提与底线,是真实。一旦团队故意捏造,不但会伤害社会信任,也很可能涉及犯罪。很多人反对团队,其真正的意图其实并不在于声讨团队,而是下意识的把团队与捏造、虚构混为一谈。

团队的存在,对于维权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随着经济发展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中国人不再只能被动的被官方新闻媒体发现、报道,他们也可以利用网络,利用自己的手机摄像头,利用自己的经济能力,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去主动的表达、阐述一件事情。

不过,个体言论与表达的能力就被限制在原子化的、单个的、分散的、孤立的状态,其影响力也被大大缩小。与此同时,社会舆论的注意力总是有限的,缺乏新闻性,缺乏引爆点,往往不能吸引人们的关注,为了争取舆论的注意,必然的,人们会用求助于组织化的、专业的表达能力,来获取舆论与相关部门的关注。

曾经有这样的事。一个小男孩,因为母婴传播感染了HIV,母亲消失了,养父也消失了,没有血缘关系的爷爷也老了,但这个小男孩却不能得到任何帮助。爷爷找了媒体,媒体也关注了这一事件,但由于缺乏新闻点,淹没在无数的苦难之中,反响也不大。有人给爷爷出主意,于是,“村民联名驱逐艾滋病患儿”事件就出笼了,随后,社会各界介入,孩子得到救助。

不难发现,某种意义上,有团队策划,是把一件本身就存在的事情,本应被声张的权利,以更专业、更聪明的形式的表现出来,同时,也更激烈、更具新闻性的表达出来,更微妙的是,往往还依托于组织化的表达。但是,无论如何,一件事情只要是真实的,无论通过何种形式被表达出来并不会改变本身的是非曲直。

不管是从一个人写大字报转变为雇人分发传单,还是从一个人举牌示威转变为某种吸引眼球的方式,观点、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不会变。所以即使有团队,事情的性质也不会变,唯一改变的只是表达的形式。

企业推广新产品、搞促销、应对公共舆论需要团队;近年来,老百姓也常常看到偶遇市长的新闻,但却有摄影记者跟随,毫无疑问,这也是团队。老百姓打官司,请律师,也是团队。那么,维权自然也是如此,只有团队化、才能更专业,更有效。在消费者对企业,或者公民对政府的舆情事件中,政府和企业都是团队化、专业化的进行工作,各种资源都更加雄厚,那为什么消费者一有了团队,很多人就觉得事情性质变了呢?

团队策划的一种特殊形式,是在消费者针对企业的维权中,这家企业的竞争对手也参与到这个事情中来。我觉得这样做,问题也不大。

实际上,竞争对手在舆论场上相互批评,也是市场竞争的一种。比如,在国外市场上,苹果与三星就经常互怼,在广告中针锋相对,相互批评、甚至讽刺。苹果甚至采用了分屏逐点对比贬低三星的方式。当然,在国内市场上由于严格的广告限制,中国企业不能这么做广告。

中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一条规定:经营者不得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或者误导性信息,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但这一条的前提是,编造、虚假、误导,如果是确凿的事实,企业是可以直接进行公开批评的。格力曾举报过奥克斯,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显然,举报是一种极端的舆论批评,如果这种形式本身就是错误的话,那企业举报竞争对手,这种合法的权利,也就成了错误的了

更重要的是,相比消费者,企业更专业,有更多的行业知识,批评更有效,更能点到关键地方。企业的相互批评,能比消费者与舆论的批评,更有效的促进行业改进。禁止这个行为,无疑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所以,在消费者维权行为中,不管是团队,还是企业参与,这都不是一个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消费者维权可以有团队吗?

发布日期:2021-05-06 08:18
摘要:很多人认为,在维权中任何形式的策划、团队、利益都是不可接受的。一看到团队就会条件反射式的说:“事情性质起变化了”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特斯拉维权事件有了最新发展。近日,特斯拉方面指出,女车主是过激维权,其丈夫李先生曾明确表示,自己身边还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在协助,与他人“合作”中受人帮助只能听话,该“团队”称可以帮助其“洗白”并满足其诉求,等“团队”返京后可以另找时机与特斯拉工作人员见面详谈。此外,不少人在指控蔚来参与了维权事件,在背后推波助澜。随后蔚来予以否认并报警。

这虽然是这起事件中的新进展,却是中国维权事件中的一个老话题。很多人认为,在维权中任何形式的策划、团队、利益都是不可接受的。一看到团队,就会条件反射式的说:“事情性质起变化了”。特别是在中国更是如此。

实际上,团队在社会言论中广泛存在,对团队二字不必太过敏感。

团队本身是难以精确定义的。几个公共关系专家,在一起开会,肯定是团队。但找两三个朋友坐下来商量,算是团队吗?农村往往有公认的“能人”,人们遇到事情,会去找这种人出主意,是否是团队呢?可见团队本身,就是一个不明确的概念,一旦团队能改变事情性质,团队就很可能成为一个口袋,阻碍维权。

当然话说回来,毫无疑问维权中有团队,有策划的前提与底线,是真实。一旦团队故意捏造,不但会伤害社会信任,也很可能涉及犯罪。很多人反对团队,其真正的意图其实并不在于声讨团队,而是下意识的把团队与捏造、虚构混为一谈。

团队的存在,对于维权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随着经济发展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中国人不再只能被动的被官方新闻媒体发现、报道,他们也可以利用网络,利用自己的手机摄像头,利用自己的经济能力,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去主动的表达、阐述一件事情。

不过,个体言论与表达的能力就被限制在原子化的、单个的、分散的、孤立的状态,其影响力也被大大缩小。与此同时,社会舆论的注意力总是有限的,缺乏新闻性,缺乏引爆点,往往不能吸引人们的关注,为了争取舆论的注意,必然的,人们会用求助于组织化的、专业的表达能力,来获取舆论与相关部门的关注。

曾经有这样的事。一个小男孩,因为母婴传播感染了HIV,母亲消失了,养父也消失了,没有血缘关系的爷爷也老了,但这个小男孩却不能得到任何帮助。爷爷找了媒体,媒体也关注了这一事件,但由于缺乏新闻点,淹没在无数的苦难之中,反响也不大。有人给爷爷出主意,于是,“村民联名驱逐艾滋病患儿”事件就出笼了,随后,社会各界介入,孩子得到救助。

不难发现,某种意义上,有团队策划,是把一件本身就存在的事情,本应被声张的权利,以更专业、更聪明的形式的表现出来,同时,也更激烈、更具新闻性的表达出来,更微妙的是,往往还依托于组织化的表达。但是,无论如何,一件事情只要是真实的,无论通过何种形式被表达出来并不会改变本身的是非曲直。

不管是从一个人写大字报转变为雇人分发传单,还是从一个人举牌示威转变为某种吸引眼球的方式,观点、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不会变。所以即使有团队,事情的性质也不会变,唯一改变的只是表达的形式。

企业推广新产品、搞促销、应对公共舆论需要团队;近年来,老百姓也常常看到偶遇市长的新闻,但却有摄影记者跟随,毫无疑问,这也是团队。老百姓打官司,请律师,也是团队。那么,维权自然也是如此,只有团队化、才能更专业,更有效。在消费者对企业,或者公民对政府的舆情事件中,政府和企业都是团队化、专业化的进行工作,各种资源都更加雄厚,那为什么消费者一有了团队,很多人就觉得事情性质变了呢?

团队策划的一种特殊形式,是在消费者针对企业的维权中,这家企业的竞争对手也参与到这个事情中来。我觉得这样做,问题也不大。

实际上,竞争对手在舆论场上相互批评,也是市场竞争的一种。比如,在国外市场上,苹果与三星就经常互怼,在广告中针锋相对,相互批评、甚至讽刺。苹果甚至采用了分屏逐点对比贬低三星的方式。当然,在国内市场上由于严格的广告限制,中国企业不能这么做广告。

中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一条规定:经营者不得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或者误导性信息,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但这一条的前提是,编造、虚假、误导,如果是确凿的事实,企业是可以直接进行公开批评的。格力曾举报过奥克斯,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显然,举报是一种极端的舆论批评,如果这种形式本身就是错误的话,那企业举报竞争对手,这种合法的权利,也就成了错误的了

更重要的是,相比消费者,企业更专业,有更多的行业知识,批评更有效,更能点到关键地方。企业的相互批评,能比消费者与舆论的批评,更有效的促进行业改进。禁止这个行为,无疑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所以,在消费者维权行为中,不管是团队,还是企业参与,这都不是一个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