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伯克希尔第一季度的股票净抛售额达到近五年来次高水平;巴菲特和芒格两位老搭档,以及两位潜在接班人回答了数十个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美东时间5月1日下午1点30分(北京时间5月2日凌晨1点30分),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即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会)拉开帷幕。伯克希尔董事长兼CEO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他的长期商业伙伴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回答了3个半小时的问题。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本次股东大会第二次在几乎没有与会者的情况下举行。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巴菲特的黄金搭档芒格首次缺席了巴菲特股东大会。今年,90岁高龄的巴菲特专程飞赴加州,与合作了60年的97岁老搭档芒格“合体”,年度股东大会的地点也暂时移师洛杉矶,是这一备受瞩目的盛事首次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以外的地方举行。伯克希尔的其他副董事长阿吉特·贾恩(Ajit Jain)和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也出席了会议。

在股东大会后举行的的投资人问答中,巴菲特和芒格两位老搭档,以及两位潜在接班人回答了数十个问题,其中涉及宏观经济、投资理念、企业管理、市场研判等各个方面,但没有涉及退休和接班人的问题。以下是伯克希尔股东大会要点:

伯克希尔公布一季度财报 巴菲特强调财报要看运营利润

在大会开始前,伯克希尔公布了一季度财报,称今年第一季度恢复盈利,相比之下,由于新冠疫情,该公司在2020年一季度亏损近500亿美元。具体而言,伯克希尔在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17.1亿美元,合每股盈利7,638美元,上年同期为净亏损497.5亿美元,合每股亏损30653美元。一季度实现营收646亿美元,去年同期612.65亿美元,同比上涨5.44%。伯克希尔当季运营利润70.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58.7亿美元同比增长20%,比疫情爆发前、也就是2019年的55.6亿美元高出了26%以上。

伯克希尔第一季度的股票净抛售额达到近五年来次高水平,该公司还放慢了股票回购步伐。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伯克希尔的现金储备比三个月前增加了5.2%,接近创纪录的1454亿美元,同比增长7.7%,较去年底的1380亿美元多出20亿美元。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表示,不能简简单单讨论数字,一定要解释其中的原因,“长期以来都能看到公司的资本利得,我们可以获得留存收益,因为保存一些股票,获得一些留存收益,这部分留存收益,通常对我们公司是有利的,也是资本利得的一部分。”

巴菲特强调,读伯克希尔财报时不要只看最后一行(净利润),要看运营利润那一行,因为对于伯克希尔公司会有很多账面上的波动。分业务来看,伯克希尔保险业务利润7.6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63亿美元整整翻了一倍多。铁路、公用事业、能源业务经营利润19.5亿美元,同比增长12%。此外,伯克希尔还延续了激进的股票回购,一季度共计回购了66亿美元自家股票。2020年全年,伯克希尔共回购了247亿美元的股票,其中去年第四季的回购额达到90亿美元高点。

巴菲特:世界可能发生剧烈变化 最好买指数基金

在股东大会演讲开始时,巴菲特列出了当今世界上最大的20家公司,他问道“30年后有多少公司还会在这份名单上?”。这些巨头企业包括了苹果、沙特阿美、微软、亚马逊、Alphabet和Facebook。

这位“奥马哈先知”提醒观众,在1989年排名前20位的公司都不在今天的榜单上。30多年前,全球最大的公司中有一半以上是日本公司,包括银行和工业企业。当时,唯一上榜的美国公司是埃克森美孚、通用电气、默克、IBM、美国电信和菲利普·莫里斯公司(Philip Morris)。

巴菲特指出,这个故事说明对于资本家而言,资本主义运作得十分出色。“世界可能以非常、非常戏剧性的方式发生变化。”他还补充道,最好的投资方式是投资指数基金。

此外,巴菲特警告新手投资者,选择伟大的公司比仅仅选择一个有前途的行业要复杂得多。“选股要比找出未来什么会成为一个好行业重要得多。”巴菲特以汽车行业为例。20世纪初,大约有2000家公司进入汽车行业,因为投资者和企业家都期望该行业有一个令人惊讶的未来。而到了2009年,仅有三家汽车制造商幸存,其中两家破产。

巴菲特表示,短短30年内,最高市值公司的市值从1040亿美元增长到2.05万亿美元。从市值水平来看,是变大了,最大市值一定程度反映了一些通胀,但这期间其实并不是高通胀时期。你可以看到30年里,世界变化极大。但如果你的股票持仓足够多元化,那就会表现很好。

巴菲特:卖掉苹果股票是个错误

2020年第四季度里,伯克希尔减持了3.7%的苹果股票,至约9.44亿股。巴菲特承认,在2020年出售部分苹果股票“可能是个错误”,在科技股领涨2020年之后,苹果股价今年走势依然强劲。同时,芒格也认为,卖出苹果股票确实错了。

巴菲特表示,“我们有机会买下苹果,但去年我卖掉了一些股票。这可能是个错误。”这位“奥哈马的先知”接着说,苹果的股票是“非常非常便宜的”。他指出,“它对人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苹果是伯克希尔投资组合中最大的头寸,价值近1110亿美元。

巴菲特称赞苹果CEO库克是CEO里面最棒一位管理人。他评价库克和乔布斯称,“库克创意上做不到乔布斯那一步,乔布斯在管理方面可能没有像库克做得这么出色。”

同时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会上表示,相对标普500,他们认为持有伯克希尔股票更为安心,公司业务目前发展得非常好。当被问及伯克希尔哈撒韦大规模回购行为时,芒格为回购行为辩护称:“如果你只是为了涨得更高而回购股票,那是非常不道德的。但如果你回购股票是因为这是一件符合现有股东利益的公平事情,那么这是一种高度道德的行为,而批评它的人都是疯子。”

巴菲特:SPAC投资热潮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巴菲特还对华尔街火热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市场发表了看法。“这是一个杀手,”巴菲特谈到SPAC对伯克希尔收购企业的影响时说。“这种狂热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但现在钱在哪里,华尔街就去哪里,SPAC热潮已经延续了一段时间。”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为了筹集资金与私人公司合并,在此过程中,私人公司通常在两年内上市。据SPAC Research的数据,目前有超过500笔金额超过1380亿美元的空白支票交易在寻找目标公司。巴菲特表示,SPAC通常需要在两年内花完他们的钱。“如果你用枪指着我的头,要我两年后再买一家公司,我只能买一家。总是有来自私募股权公司的压力。”

伯克希尔哈撒韦财报显示,截至3月底,该公司拥有接近纪录的现金储备,资金规模达1454亿美元。巴菲特指出,SPAC的繁荣加剧了抢购的情况,因为他们必须归还投资者的钱,除非他们使用这些钱。“SPACs已经运作了一段时间了。你贴上一个著名的名字,你几乎可以卖掉任何东西,”他说,把它描述为他在 “赌博型市场 ”中看到的 “夸张版本”。“每天进入赌场的人比离开的人多。没有人告诉你时钟何时会敲响12点,一切都变成了南瓜和老鼠。”

芒格则表示,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道德上的失败,SPAC和衍生品等所带来的便利,把它推到了极致,它给文明带来了可怕的问题。在目前的条件下,有很多值得羞愧的事。芒格说。“这不仅仅是愚蠢,而且是可耻的。”

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放了一张幻灯片,上面写着他最喜欢的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投机者像在企业的洪流中漂浮着的泡沫一样,他未必会造成伤害。但是,当企业成为投机漩涡中的泡沫时,形势就严重了。当一国资本的积累变成赌场中的副产品时,积累工作多半是干不好的。”巴菲特补充称,“在这样的时期继续存在的情况下,我们在收购方面的运气不会太好。”

巴菲特不回答加密货币相关问题 芒格:比特币令人作呕

在2021巴菲特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到如何评价比特币时,巴菲特拒绝讨论这个话题。查理·芒格则回答称:“这些了解我的人,现在在我面前使劲摇旗,叫我不要回答。我憎恨比特币的成功,我不喜欢这种虚拟货币来绑架我们现有的货币系统。比特币就好像一种凭空生出的金融产品,我不满意这一点,我认为这一点和我们文明的发展是相悖的。让其他的人来批评这种虚拟币吧。”

随着特斯拉和华尔街各大银行的参与,比特币似乎渐渐成为主流,这个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今年出现了令人瞩目的反弹,价格更是在4月份突破了6万美元。不过近两周由于各方因素,比特币“跌跌不休”,甚至一度跌破4.8万美元,不过近日比特币又重回涨势。

芒格长期以来一直批评比特币的极端波动性和缺乏监管。他在今年2月曾表示,比特币的波动性太大,无法很好地作为交换媒介。他说,“这真的是一种人造的黄金替代品。因为我从来没有买过黄金,所以我也从来没有买过比特币。”

巴菲特:不后悔清仓航空股 现在还是不会买

伯克希尔的股票投资也取得了可观收益,上一季度增加了约28亿美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该公司前四大持仓股仍为:美国运通(持股市值214亿美元)、苹果(1109亿美元)、美国银行(400亿美元)、可口可乐(211亿美元),合计占整体股票持仓的69%。

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上说,他不后悔去年出售了伯克希尔持有的所有主要航空公司价值60亿美元的股份,尽管这些股票自他出售以来已大幅反弹。

巴菲特还表示,他认为,如果航空公司仍然拥有“像我们这样非常富有的大股东”,它们可能无法在大流行期间获得那样多的政府援助。巴菲特说:“一个实际销售额不到1000亿美元的行业亏损了很多钱,他们失去了潜在的盈利能力……跨国旅行并没有恢复。我认为航空业务因为我们的抛售做得更好了,我希望他们一切都好,但我仍然不想购买航空业务。”

巴菲特建议持有标普500指数基金 芒格持不同看法

巴菲特在问答环节表示,从长远来看,大多数投资者都能从简单地购买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中受益,而不是挑选个别股票,即便是伯克希尔也包括在内。他说:“我推荐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但我从未向任何人推荐伯克希尔,因为我不希望人们因为觉得我在给他们灌输什么东西而去买它。在我去世时,有一个基金其中90%将购买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他补充说:“我认为普通人不会选股。我们碰巧有一大群人没有选股票,但他们选择了查理和我来为60年前的他们管理资金。所以我们有一群非常不寻常的股东,我认为他们把伯克希尔-哈撒韦视为终身储蓄工具,一种他们不必自己劳心费神的工具,以及他们会在10至20年内无需再关注的一种工具。”

另一方面,查理-芒格则有不同的看法。他在回答同一问题时说:“我个人更倾向于持有伯克希尔而不是持有指数基金。我为持有伯克希尔感到自豪。我认为我们的业务比市场上的平均水平要好。”

芒格:不受限制的联邦支出将“以灾难告终”

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大会上谈到了巨额政府支出与极低利率的组合。芒格表示,他认为这种极端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芒格指出,一些职业经济学家对于自己的分析过于自信,很多事情都被证明是错误的。在他看来,呼吁加大财政支出同时较少考虑预算赤字的《现代货币理论》,不一定是答案。

“现代货币理论家们的信心也比他们原本应该有的更大。我认为,我们中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巨额政府支出与极低利率的组合会催生怎样的结果,”芒格说,“我确实认为,这种极端情况很有可能比大家想象的更可行。但是,同时我也知道,如果你没有任何限制的情况下继续这样做,那么联邦支出将以灾难告终。”

巴菲特:Robinhood等在线券商加剧了市场的投机性

巴菲特在在被问及如何看待目前的在线经纪商,如Robinhood(国内常称为“罗宾汉”)等类似APP对股票市场带来的影响时,巴菲特认为像是赌场的老板加入了股票市场,并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内,蓬勃的运作了起来。巴菲特说:“我看了一些有关Robinhood情况的报告,但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处理其收入的。他们好像既不会收取客户的任何佣金,也没有任由费用,其运作机制就像赌场老板加入了股票市场。”

巴菲特表示,像Robinhood这样的交易应用最近为股市的“投机部分”做出了贡献,利用了个人投资者的投机倾向。“它已经成为市场投机部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投机人群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加入了股票市场。你知道,这没有什么违法的,也没有什么不道德的。”巴菲特在谈到罗宾汉时说道。“但我认为,无法围绕这样做的人建立起一个社会。”

“我认为,一个非常富裕的社会能在多大程度上奖励那些知道如何利用美国公众、乃至全世界公众的投机本能的人——这不是这个社会能取得的成就中最令人钦佩的部分。”巴菲特补充说。“但总体而言,我认为美国所取得的成就相当令人钦佩。我认为,事实上美国公司已经成为人们存钱和储蓄的绝佳场所。但是,它们也制造出了极好的赌博筹码,而如果你在人们口袋里第一次有钱的时候迎合那些筹码,告诉他们每天去做30、40或50笔交易,而且还不收佣金……我希望不会有更多这样的事情发生。”

芒格则表示,Robinhood非常糟糕。“如果做了坏事还让人尊敬,那就太没有道德了。现在美国已经有一些州出现卖彩票的情况,这非常糟糕,Robinhood和这些州一样糟糕。”

芒格早在2月就已经批评过Robinhood。2月24日,芒格在旗下报业公司Daily Journal的股东大会上表示:“这种文化会鼓励那些像在赛马场上下注一样的人尽可能多地在股票中赌博,这是十分愚蠢的。这是一种肮脏的赚钱方式。”他指的正是罗宾汉平台。

阿贝尔:伯克希尔2030年达到减排目标 2050年前关闭所有火电厂

对于气候变化和碳排放等问题,芒格称,我们不知道全球变暖的具体答案。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公司在商业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很大,高于所有公司,最近美国总统也在不断提到基建。之前我们也在考虑关闭煤电电厂,但是我们需要有足够多的其他能源的来源,才可以关闭煤电。企业已经知道气候变化的答案,很多质疑的人,我可以说他们没有读过我们的财报。

曾经担任伯克希尔能源业务主管的现任副董事长阿贝尔表示,美国新总统上任之后谈到了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现在的政府也提出排放目标是在2030年减排50%到52%,伯克希尔的能源会在2030年完完全全达到《巴黎协定》的减排承诺。他还表示,我们提前完成了28%的减排目标,公司可以在2030年达到巴黎气候协议的要求。2020年已经关闭16座火电厂,到2030年还会关16座,2031年到2049年,剩下的14座火电场会相继关闭。

芒格:中国政府会让企业蓬勃发展

芒格在回答提问时对中国经济表达了乐观态度。芒格认为,中国政府会让企业蓬勃发展。“中国发生了显著变化……普通中国人的平均收入得到了巨大增长。他们已经使很多人快速脱离了贫困,世界上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我对中国人表示敬意。我认为他们将继续让人们赚钱。”芒格称,“中国人知道什么是顶用的。”

巴菲特也表示,中国取得的成就是令人惊叹的。他在大会演讲开始时列出了当今全球最大的20家公司。他称,在这20家公司中,有3家是中国企业,“如果你展望未来30年,我认为还会有更多中国企业出现其中”。

早在2018年,巴菲特就曾高度评价中国的经济增长,并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他们在过去50或60年里所做的事是一个完全的经济奇迹。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会发生,”巴菲特彼时说,“我所知道的是,他们已经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秘方,就像我们在几个世纪前找到了秘方一样。”

而且巴菲特认为中国的增长远未结束。“中国注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经济前景,就像我们一样。”巴菲特当时说,中国拥有巨大的潜力,“你要做的主要事情是释放你的人民的潜力”。

62年来从未吵过架 巴菲特和芒格不力求在所有事情上都保持一致

当被问及对好市多和富国银行等某些股票存在不同看法时,巴菲特和自己的“黄金拍档”芒格均表示,他们并不力求在所有事情上都保持一致。不过,在两人合作的62年里,他们从未发生过争吵。

97岁的芒格说:“沃伦和我不必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件小事上都保持一致的意见。我们相处得很好。”

巴菲特说:“62年来,我们从未争吵过。并不是说我们对于所有事情的看法都一样,但是我们的确从来没有生过对方的气。”

疫情一年里学到了什么?  

巴菲特说,这一年更加觉得世界仍然很多未知的东西,就像一部电影一样非常不同凡响。伯克希尔公司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希望投资人失望,这是最核心的一点。在去年在全世界看到非常多奇奇怪怪的事,未来还会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这一年就加强了一个看法,就是要确保伯克希尔在未来50到100年中,组织的方方面面不能让大家失望。芒格说,这个想法是可行的,很有可能成为现实。编辑整理/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近4个小时的巴菲特股东大会要点: 后悔卖苹果、厌恶比特币……

发布日期:2021-05-04 05:13
摘要:伯克希尔第一季度的股票净抛售额达到近五年来次高水平;巴菲特和芒格两位老搭档,以及两位潜在接班人回答了数十个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美东时间5月1日下午1点30分(北京时间5月2日凌晨1点30分),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即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会)拉开帷幕。伯克希尔董事长兼CEO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他的长期商业伙伴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回答了3个半小时的问题。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本次股东大会第二次在几乎没有与会者的情况下举行。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巴菲特的黄金搭档芒格首次缺席了巴菲特股东大会。今年,90岁高龄的巴菲特专程飞赴加州,与合作了60年的97岁老搭档芒格“合体”,年度股东大会的地点也暂时移师洛杉矶,是这一备受瞩目的盛事首次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以外的地方举行。伯克希尔的其他副董事长阿吉特·贾恩(Ajit Jain)和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也出席了会议。

在股东大会后举行的的投资人问答中,巴菲特和芒格两位老搭档,以及两位潜在接班人回答了数十个问题,其中涉及宏观经济、投资理念、企业管理、市场研判等各个方面,但没有涉及退休和接班人的问题。以下是伯克希尔股东大会要点:

伯克希尔公布一季度财报 巴菲特强调财报要看运营利润

在大会开始前,伯克希尔公布了一季度财报,称今年第一季度恢复盈利,相比之下,由于新冠疫情,该公司在2020年一季度亏损近500亿美元。具体而言,伯克希尔在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17.1亿美元,合每股盈利7,638美元,上年同期为净亏损497.5亿美元,合每股亏损30653美元。一季度实现营收646亿美元,去年同期612.65亿美元,同比上涨5.44%。伯克希尔当季运营利润70.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58.7亿美元同比增长20%,比疫情爆发前、也就是2019年的55.6亿美元高出了26%以上。

伯克希尔第一季度的股票净抛售额达到近五年来次高水平,该公司还放慢了股票回购步伐。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伯克希尔的现金储备比三个月前增加了5.2%,接近创纪录的1454亿美元,同比增长7.7%,较去年底的1380亿美元多出20亿美元。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表示,不能简简单单讨论数字,一定要解释其中的原因,“长期以来都能看到公司的资本利得,我们可以获得留存收益,因为保存一些股票,获得一些留存收益,这部分留存收益,通常对我们公司是有利的,也是资本利得的一部分。”

巴菲特强调,读伯克希尔财报时不要只看最后一行(净利润),要看运营利润那一行,因为对于伯克希尔公司会有很多账面上的波动。分业务来看,伯克希尔保险业务利润7.6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63亿美元整整翻了一倍多。铁路、公用事业、能源业务经营利润19.5亿美元,同比增长12%。此外,伯克希尔还延续了激进的股票回购,一季度共计回购了66亿美元自家股票。2020年全年,伯克希尔共回购了247亿美元的股票,其中去年第四季的回购额达到90亿美元高点。

巴菲特:世界可能发生剧烈变化 最好买指数基金

在股东大会演讲开始时,巴菲特列出了当今世界上最大的20家公司,他问道“30年后有多少公司还会在这份名单上?”。这些巨头企业包括了苹果、沙特阿美、微软、亚马逊、Alphabet和Facebook。

这位“奥马哈先知”提醒观众,在1989年排名前20位的公司都不在今天的榜单上。30多年前,全球最大的公司中有一半以上是日本公司,包括银行和工业企业。当时,唯一上榜的美国公司是埃克森美孚、通用电气、默克、IBM、美国电信和菲利普·莫里斯公司(Philip Morris)。

巴菲特指出,这个故事说明对于资本家而言,资本主义运作得十分出色。“世界可能以非常、非常戏剧性的方式发生变化。”他还补充道,最好的投资方式是投资指数基金。

此外,巴菲特警告新手投资者,选择伟大的公司比仅仅选择一个有前途的行业要复杂得多。“选股要比找出未来什么会成为一个好行业重要得多。”巴菲特以汽车行业为例。20世纪初,大约有2000家公司进入汽车行业,因为投资者和企业家都期望该行业有一个令人惊讶的未来。而到了2009年,仅有三家汽车制造商幸存,其中两家破产。

巴菲特表示,短短30年内,最高市值公司的市值从1040亿美元增长到2.05万亿美元。从市值水平来看,是变大了,最大市值一定程度反映了一些通胀,但这期间其实并不是高通胀时期。你可以看到30年里,世界变化极大。但如果你的股票持仓足够多元化,那就会表现很好。

巴菲特:卖掉苹果股票是个错误

2020年第四季度里,伯克希尔减持了3.7%的苹果股票,至约9.44亿股。巴菲特承认,在2020年出售部分苹果股票“可能是个错误”,在科技股领涨2020年之后,苹果股价今年走势依然强劲。同时,芒格也认为,卖出苹果股票确实错了。

巴菲特表示,“我们有机会买下苹果,但去年我卖掉了一些股票。这可能是个错误。”这位“奥哈马的先知”接着说,苹果的股票是“非常非常便宜的”。他指出,“它对人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苹果是伯克希尔投资组合中最大的头寸,价值近1110亿美元。

巴菲特称赞苹果CEO库克是CEO里面最棒一位管理人。他评价库克和乔布斯称,“库克创意上做不到乔布斯那一步,乔布斯在管理方面可能没有像库克做得这么出色。”

同时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会上表示,相对标普500,他们认为持有伯克希尔股票更为安心,公司业务目前发展得非常好。当被问及伯克希尔哈撒韦大规模回购行为时,芒格为回购行为辩护称:“如果你只是为了涨得更高而回购股票,那是非常不道德的。但如果你回购股票是因为这是一件符合现有股东利益的公平事情,那么这是一种高度道德的行为,而批评它的人都是疯子。”

巴菲特:SPAC投资热潮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巴菲特还对华尔街火热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市场发表了看法。“这是一个杀手,”巴菲特谈到SPAC对伯克希尔收购企业的影响时说。“这种狂热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但现在钱在哪里,华尔街就去哪里,SPAC热潮已经延续了一段时间。”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为了筹集资金与私人公司合并,在此过程中,私人公司通常在两年内上市。据SPAC Research的数据,目前有超过500笔金额超过1380亿美元的空白支票交易在寻找目标公司。巴菲特表示,SPAC通常需要在两年内花完他们的钱。“如果你用枪指着我的头,要我两年后再买一家公司,我只能买一家。总是有来自私募股权公司的压力。”

伯克希尔哈撒韦财报显示,截至3月底,该公司拥有接近纪录的现金储备,资金规模达1454亿美元。巴菲特指出,SPAC的繁荣加剧了抢购的情况,因为他们必须归还投资者的钱,除非他们使用这些钱。“SPACs已经运作了一段时间了。你贴上一个著名的名字,你几乎可以卖掉任何东西,”他说,把它描述为他在 “赌博型市场 ”中看到的 “夸张版本”。“每天进入赌场的人比离开的人多。没有人告诉你时钟何时会敲响12点,一切都变成了南瓜和老鼠。”

芒格则表示,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道德上的失败,SPAC和衍生品等所带来的便利,把它推到了极致,它给文明带来了可怕的问题。在目前的条件下,有很多值得羞愧的事。芒格说。“这不仅仅是愚蠢,而且是可耻的。”

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放了一张幻灯片,上面写着他最喜欢的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投机者像在企业的洪流中漂浮着的泡沫一样,他未必会造成伤害。但是,当企业成为投机漩涡中的泡沫时,形势就严重了。当一国资本的积累变成赌场中的副产品时,积累工作多半是干不好的。”巴菲特补充称,“在这样的时期继续存在的情况下,我们在收购方面的运气不会太好。”

巴菲特不回答加密货币相关问题 芒格:比特币令人作呕

在2021巴菲特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到如何评价比特币时,巴菲特拒绝讨论这个话题。查理·芒格则回答称:“这些了解我的人,现在在我面前使劲摇旗,叫我不要回答。我憎恨比特币的成功,我不喜欢这种虚拟货币来绑架我们现有的货币系统。比特币就好像一种凭空生出的金融产品,我不满意这一点,我认为这一点和我们文明的发展是相悖的。让其他的人来批评这种虚拟币吧。”

随着特斯拉和华尔街各大银行的参与,比特币似乎渐渐成为主流,这个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今年出现了令人瞩目的反弹,价格更是在4月份突破了6万美元。不过近两周由于各方因素,比特币“跌跌不休”,甚至一度跌破4.8万美元,不过近日比特币又重回涨势。

芒格长期以来一直批评比特币的极端波动性和缺乏监管。他在今年2月曾表示,比特币的波动性太大,无法很好地作为交换媒介。他说,“这真的是一种人造的黄金替代品。因为我从来没有买过黄金,所以我也从来没有买过比特币。”

巴菲特:不后悔清仓航空股 现在还是不会买

伯克希尔的股票投资也取得了可观收益,上一季度增加了约28亿美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该公司前四大持仓股仍为:美国运通(持股市值214亿美元)、苹果(1109亿美元)、美国银行(400亿美元)、可口可乐(211亿美元),合计占整体股票持仓的69%。

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上说,他不后悔去年出售了伯克希尔持有的所有主要航空公司价值60亿美元的股份,尽管这些股票自他出售以来已大幅反弹。

巴菲特还表示,他认为,如果航空公司仍然拥有“像我们这样非常富有的大股东”,它们可能无法在大流行期间获得那样多的政府援助。巴菲特说:“一个实际销售额不到1000亿美元的行业亏损了很多钱,他们失去了潜在的盈利能力……跨国旅行并没有恢复。我认为航空业务因为我们的抛售做得更好了,我希望他们一切都好,但我仍然不想购买航空业务。”

巴菲特建议持有标普500指数基金 芒格持不同看法

巴菲特在问答环节表示,从长远来看,大多数投资者都能从简单地购买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中受益,而不是挑选个别股票,即便是伯克希尔也包括在内。他说:“我推荐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但我从未向任何人推荐伯克希尔,因为我不希望人们因为觉得我在给他们灌输什么东西而去买它。在我去世时,有一个基金其中90%将购买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他补充说:“我认为普通人不会选股。我们碰巧有一大群人没有选股票,但他们选择了查理和我来为60年前的他们管理资金。所以我们有一群非常不寻常的股东,我认为他们把伯克希尔-哈撒韦视为终身储蓄工具,一种他们不必自己劳心费神的工具,以及他们会在10至20年内无需再关注的一种工具。”

另一方面,查理-芒格则有不同的看法。他在回答同一问题时说:“我个人更倾向于持有伯克希尔而不是持有指数基金。我为持有伯克希尔感到自豪。我认为我们的业务比市场上的平均水平要好。”

芒格:不受限制的联邦支出将“以灾难告终”

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大会上谈到了巨额政府支出与极低利率的组合。芒格表示,他认为这种极端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芒格指出,一些职业经济学家对于自己的分析过于自信,很多事情都被证明是错误的。在他看来,呼吁加大财政支出同时较少考虑预算赤字的《现代货币理论》,不一定是答案。

“现代货币理论家们的信心也比他们原本应该有的更大。我认为,我们中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巨额政府支出与极低利率的组合会催生怎样的结果,”芒格说,“我确实认为,这种极端情况很有可能比大家想象的更可行。但是,同时我也知道,如果你没有任何限制的情况下继续这样做,那么联邦支出将以灾难告终。”

巴菲特:Robinhood等在线券商加剧了市场的投机性

巴菲特在在被问及如何看待目前的在线经纪商,如Robinhood(国内常称为“罗宾汉”)等类似APP对股票市场带来的影响时,巴菲特认为像是赌场的老板加入了股票市场,并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内,蓬勃的运作了起来。巴菲特说:“我看了一些有关Robinhood情况的报告,但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处理其收入的。他们好像既不会收取客户的任何佣金,也没有任由费用,其运作机制就像赌场老板加入了股票市场。”

巴菲特表示,像Robinhood这样的交易应用最近为股市的“投机部分”做出了贡献,利用了个人投资者的投机倾向。“它已经成为市场投机部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投机人群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加入了股票市场。你知道,这没有什么违法的,也没有什么不道德的。”巴菲特在谈到罗宾汉时说道。“但我认为,无法围绕这样做的人建立起一个社会。”

“我认为,一个非常富裕的社会能在多大程度上奖励那些知道如何利用美国公众、乃至全世界公众的投机本能的人——这不是这个社会能取得的成就中最令人钦佩的部分。”巴菲特补充说。“但总体而言,我认为美国所取得的成就相当令人钦佩。我认为,事实上美国公司已经成为人们存钱和储蓄的绝佳场所。但是,它们也制造出了极好的赌博筹码,而如果你在人们口袋里第一次有钱的时候迎合那些筹码,告诉他们每天去做30、40或50笔交易,而且还不收佣金……我希望不会有更多这样的事情发生。”

芒格则表示,Robinhood非常糟糕。“如果做了坏事还让人尊敬,那就太没有道德了。现在美国已经有一些州出现卖彩票的情况,这非常糟糕,Robinhood和这些州一样糟糕。”

芒格早在2月就已经批评过Robinhood。2月24日,芒格在旗下报业公司Daily Journal的股东大会上表示:“这种文化会鼓励那些像在赛马场上下注一样的人尽可能多地在股票中赌博,这是十分愚蠢的。这是一种肮脏的赚钱方式。”他指的正是罗宾汉平台。

阿贝尔:伯克希尔2030年达到减排目标 2050年前关闭所有火电厂

对于气候变化和碳排放等问题,芒格称,我们不知道全球变暖的具体答案。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公司在商业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很大,高于所有公司,最近美国总统也在不断提到基建。之前我们也在考虑关闭煤电电厂,但是我们需要有足够多的其他能源的来源,才可以关闭煤电。企业已经知道气候变化的答案,很多质疑的人,我可以说他们没有读过我们的财报。

曾经担任伯克希尔能源业务主管的现任副董事长阿贝尔表示,美国新总统上任之后谈到了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现在的政府也提出排放目标是在2030年减排50%到52%,伯克希尔的能源会在2030年完完全全达到《巴黎协定》的减排承诺。他还表示,我们提前完成了28%的减排目标,公司可以在2030年达到巴黎气候协议的要求。2020年已经关闭16座火电厂,到2030年还会关16座,2031年到2049年,剩下的14座火电场会相继关闭。

芒格:中国政府会让企业蓬勃发展

芒格在回答提问时对中国经济表达了乐观态度。芒格认为,中国政府会让企业蓬勃发展。“中国发生了显著变化……普通中国人的平均收入得到了巨大增长。他们已经使很多人快速脱离了贫困,世界上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我对中国人表示敬意。我认为他们将继续让人们赚钱。”芒格称,“中国人知道什么是顶用的。”

巴菲特也表示,中国取得的成就是令人惊叹的。他在大会演讲开始时列出了当今全球最大的20家公司。他称,在这20家公司中,有3家是中国企业,“如果你展望未来30年,我认为还会有更多中国企业出现其中”。

早在2018年,巴菲特就曾高度评价中国的经济增长,并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他们在过去50或60年里所做的事是一个完全的经济奇迹。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会发生,”巴菲特彼时说,“我所知道的是,他们已经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秘方,就像我们在几个世纪前找到了秘方一样。”

而且巴菲特认为中国的增长远未结束。“中国注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经济前景,就像我们一样。”巴菲特当时说,中国拥有巨大的潜力,“你要做的主要事情是释放你的人民的潜力”。

62年来从未吵过架 巴菲特和芒格不力求在所有事情上都保持一致

当被问及对好市多和富国银行等某些股票存在不同看法时,巴菲特和自己的“黄金拍档”芒格均表示,他们并不力求在所有事情上都保持一致。不过,在两人合作的62年里,他们从未发生过争吵。

97岁的芒格说:“沃伦和我不必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件小事上都保持一致的意见。我们相处得很好。”

巴菲特说:“62年来,我们从未争吵过。并不是说我们对于所有事情的看法都一样,但是我们的确从来没有生过对方的气。”

疫情一年里学到了什么?  

巴菲特说,这一年更加觉得世界仍然很多未知的东西,就像一部电影一样非常不同凡响。伯克希尔公司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希望投资人失望,这是最核心的一点。在去年在全世界看到非常多奇奇怪怪的事,未来还会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这一年就加强了一个看法,就是要确保伯克希尔在未来50到100年中,组织的方方面面不能让大家失望。芒格说,这个想法是可行的,很有可能成为现实。编辑整理/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伯克希尔第一季度的股票净抛售额达到近五年来次高水平;巴菲特和芒格两位老搭档,以及两位潜在接班人回答了数十个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美东时间5月1日下午1点30分(北京时间5月2日凌晨1点30分),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即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会)拉开帷幕。伯克希尔董事长兼CEO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他的长期商业伙伴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回答了3个半小时的问题。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本次股东大会第二次在几乎没有与会者的情况下举行。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巴菲特的黄金搭档芒格首次缺席了巴菲特股东大会。今年,90岁高龄的巴菲特专程飞赴加州,与合作了60年的97岁老搭档芒格“合体”,年度股东大会的地点也暂时移师洛杉矶,是这一备受瞩目的盛事首次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以外的地方举行。伯克希尔的其他副董事长阿吉特·贾恩(Ajit Jain)和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也出席了会议。

在股东大会后举行的的投资人问答中,巴菲特和芒格两位老搭档,以及两位潜在接班人回答了数十个问题,其中涉及宏观经济、投资理念、企业管理、市场研判等各个方面,但没有涉及退休和接班人的问题。以下是伯克希尔股东大会要点:

伯克希尔公布一季度财报 巴菲特强调财报要看运营利润

在大会开始前,伯克希尔公布了一季度财报,称今年第一季度恢复盈利,相比之下,由于新冠疫情,该公司在2020年一季度亏损近500亿美元。具体而言,伯克希尔在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17.1亿美元,合每股盈利7,638美元,上年同期为净亏损497.5亿美元,合每股亏损30653美元。一季度实现营收646亿美元,去年同期612.65亿美元,同比上涨5.44%。伯克希尔当季运营利润70.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58.7亿美元同比增长20%,比疫情爆发前、也就是2019年的55.6亿美元高出了26%以上。

伯克希尔第一季度的股票净抛售额达到近五年来次高水平,该公司还放慢了股票回购步伐。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伯克希尔的现金储备比三个月前增加了5.2%,接近创纪录的1454亿美元,同比增长7.7%,较去年底的1380亿美元多出20亿美元。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表示,不能简简单单讨论数字,一定要解释其中的原因,“长期以来都能看到公司的资本利得,我们可以获得留存收益,因为保存一些股票,获得一些留存收益,这部分留存收益,通常对我们公司是有利的,也是资本利得的一部分。”

巴菲特强调,读伯克希尔财报时不要只看最后一行(净利润),要看运营利润那一行,因为对于伯克希尔公司会有很多账面上的波动。分业务来看,伯克希尔保险业务利润7.6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63亿美元整整翻了一倍多。铁路、公用事业、能源业务经营利润19.5亿美元,同比增长12%。此外,伯克希尔还延续了激进的股票回购,一季度共计回购了66亿美元自家股票。2020年全年,伯克希尔共回购了247亿美元的股票,其中去年第四季的回购额达到90亿美元高点。

巴菲特:世界可能发生剧烈变化 最好买指数基金

在股东大会演讲开始时,巴菲特列出了当今世界上最大的20家公司,他问道“30年后有多少公司还会在这份名单上?”。这些巨头企业包括了苹果、沙特阿美、微软、亚马逊、Alphabet和Facebook。

这位“奥马哈先知”提醒观众,在1989年排名前20位的公司都不在今天的榜单上。30多年前,全球最大的公司中有一半以上是日本公司,包括银行和工业企业。当时,唯一上榜的美国公司是埃克森美孚、通用电气、默克、IBM、美国电信和菲利普·莫里斯公司(Philip Morris)。

巴菲特指出,这个故事说明对于资本家而言,资本主义运作得十分出色。“世界可能以非常、非常戏剧性的方式发生变化。”他还补充道,最好的投资方式是投资指数基金。

此外,巴菲特警告新手投资者,选择伟大的公司比仅仅选择一个有前途的行业要复杂得多。“选股要比找出未来什么会成为一个好行业重要得多。”巴菲特以汽车行业为例。20世纪初,大约有2000家公司进入汽车行业,因为投资者和企业家都期望该行业有一个令人惊讶的未来。而到了2009年,仅有三家汽车制造商幸存,其中两家破产。

巴菲特表示,短短30年内,最高市值公司的市值从1040亿美元增长到2.05万亿美元。从市值水平来看,是变大了,最大市值一定程度反映了一些通胀,但这期间其实并不是高通胀时期。你可以看到30年里,世界变化极大。但如果你的股票持仓足够多元化,那就会表现很好。

巴菲特:卖掉苹果股票是个错误

2020年第四季度里,伯克希尔减持了3.7%的苹果股票,至约9.44亿股。巴菲特承认,在2020年出售部分苹果股票“可能是个错误”,在科技股领涨2020年之后,苹果股价今年走势依然强劲。同时,芒格也认为,卖出苹果股票确实错了。

巴菲特表示,“我们有机会买下苹果,但去年我卖掉了一些股票。这可能是个错误。”这位“奥哈马的先知”接着说,苹果的股票是“非常非常便宜的”。他指出,“它对人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苹果是伯克希尔投资组合中最大的头寸,价值近1110亿美元。

巴菲特称赞苹果CEO库克是CEO里面最棒一位管理人。他评价库克和乔布斯称,“库克创意上做不到乔布斯那一步,乔布斯在管理方面可能没有像库克做得这么出色。”

同时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会上表示,相对标普500,他们认为持有伯克希尔股票更为安心,公司业务目前发展得非常好。当被问及伯克希尔哈撒韦大规模回购行为时,芒格为回购行为辩护称:“如果你只是为了涨得更高而回购股票,那是非常不道德的。但如果你回购股票是因为这是一件符合现有股东利益的公平事情,那么这是一种高度道德的行为,而批评它的人都是疯子。”

巴菲特:SPAC投资热潮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巴菲特还对华尔街火热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市场发表了看法。“这是一个杀手,”巴菲特谈到SPAC对伯克希尔收购企业的影响时说。“这种狂热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但现在钱在哪里,华尔街就去哪里,SPAC热潮已经延续了一段时间。”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为了筹集资金与私人公司合并,在此过程中,私人公司通常在两年内上市。据SPAC Research的数据,目前有超过500笔金额超过1380亿美元的空白支票交易在寻找目标公司。巴菲特表示,SPAC通常需要在两年内花完他们的钱。“如果你用枪指着我的头,要我两年后再买一家公司,我只能买一家。总是有来自私募股权公司的压力。”

伯克希尔哈撒韦财报显示,截至3月底,该公司拥有接近纪录的现金储备,资金规模达1454亿美元。巴菲特指出,SPAC的繁荣加剧了抢购的情况,因为他们必须归还投资者的钱,除非他们使用这些钱。“SPACs已经运作了一段时间了。你贴上一个著名的名字,你几乎可以卖掉任何东西,”他说,把它描述为他在 “赌博型市场 ”中看到的 “夸张版本”。“每天进入赌场的人比离开的人多。没有人告诉你时钟何时会敲响12点,一切都变成了南瓜和老鼠。”

芒格则表示,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道德上的失败,SPAC和衍生品等所带来的便利,把它推到了极致,它给文明带来了可怕的问题。在目前的条件下,有很多值得羞愧的事。芒格说。“这不仅仅是愚蠢,而且是可耻的。”

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放了一张幻灯片,上面写着他最喜欢的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投机者像在企业的洪流中漂浮着的泡沫一样,他未必会造成伤害。但是,当企业成为投机漩涡中的泡沫时,形势就严重了。当一国资本的积累变成赌场中的副产品时,积累工作多半是干不好的。”巴菲特补充称,“在这样的时期继续存在的情况下,我们在收购方面的运气不会太好。”

巴菲特不回答加密货币相关问题 芒格:比特币令人作呕

在2021巴菲特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到如何评价比特币时,巴菲特拒绝讨论这个话题。查理·芒格则回答称:“这些了解我的人,现在在我面前使劲摇旗,叫我不要回答。我憎恨比特币的成功,我不喜欢这种虚拟货币来绑架我们现有的货币系统。比特币就好像一种凭空生出的金融产品,我不满意这一点,我认为这一点和我们文明的发展是相悖的。让其他的人来批评这种虚拟币吧。”

随着特斯拉和华尔街各大银行的参与,比特币似乎渐渐成为主流,这个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今年出现了令人瞩目的反弹,价格更是在4月份突破了6万美元。不过近两周由于各方因素,比特币“跌跌不休”,甚至一度跌破4.8万美元,不过近日比特币又重回涨势。

芒格长期以来一直批评比特币的极端波动性和缺乏监管。他在今年2月曾表示,比特币的波动性太大,无法很好地作为交换媒介。他说,“这真的是一种人造的黄金替代品。因为我从来没有买过黄金,所以我也从来没有买过比特币。”

巴菲特:不后悔清仓航空股 现在还是不会买

伯克希尔的股票投资也取得了可观收益,上一季度增加了约28亿美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该公司前四大持仓股仍为:美国运通(持股市值214亿美元)、苹果(1109亿美元)、美国银行(400亿美元)、可口可乐(211亿美元),合计占整体股票持仓的69%。

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上说,他不后悔去年出售了伯克希尔持有的所有主要航空公司价值60亿美元的股份,尽管这些股票自他出售以来已大幅反弹。

巴菲特还表示,他认为,如果航空公司仍然拥有“像我们这样非常富有的大股东”,它们可能无法在大流行期间获得那样多的政府援助。巴菲特说:“一个实际销售额不到1000亿美元的行业亏损了很多钱,他们失去了潜在的盈利能力……跨国旅行并没有恢复。我认为航空业务因为我们的抛售做得更好了,我希望他们一切都好,但我仍然不想购买航空业务。”

巴菲特建议持有标普500指数基金 芒格持不同看法

巴菲特在问答环节表示,从长远来看,大多数投资者都能从简单地购买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中受益,而不是挑选个别股票,即便是伯克希尔也包括在内。他说:“我推荐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但我从未向任何人推荐伯克希尔,因为我不希望人们因为觉得我在给他们灌输什么东西而去买它。在我去世时,有一个基金其中90%将购买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他补充说:“我认为普通人不会选股。我们碰巧有一大群人没有选股票,但他们选择了查理和我来为60年前的他们管理资金。所以我们有一群非常不寻常的股东,我认为他们把伯克希尔-哈撒韦视为终身储蓄工具,一种他们不必自己劳心费神的工具,以及他们会在10至20年内无需再关注的一种工具。”

另一方面,查理-芒格则有不同的看法。他在回答同一问题时说:“我个人更倾向于持有伯克希尔而不是持有指数基金。我为持有伯克希尔感到自豪。我认为我们的业务比市场上的平均水平要好。”

芒格:不受限制的联邦支出将“以灾难告终”

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大会上谈到了巨额政府支出与极低利率的组合。芒格表示,他认为这种极端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芒格指出,一些职业经济学家对于自己的分析过于自信,很多事情都被证明是错误的。在他看来,呼吁加大财政支出同时较少考虑预算赤字的《现代货币理论》,不一定是答案。

“现代货币理论家们的信心也比他们原本应该有的更大。我认为,我们中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巨额政府支出与极低利率的组合会催生怎样的结果,”芒格说,“我确实认为,这种极端情况很有可能比大家想象的更可行。但是,同时我也知道,如果你没有任何限制的情况下继续这样做,那么联邦支出将以灾难告终。”

巴菲特:Robinhood等在线券商加剧了市场的投机性

巴菲特在在被问及如何看待目前的在线经纪商,如Robinhood(国内常称为“罗宾汉”)等类似APP对股票市场带来的影响时,巴菲特认为像是赌场的老板加入了股票市场,并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内,蓬勃的运作了起来。巴菲特说:“我看了一些有关Robinhood情况的报告,但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处理其收入的。他们好像既不会收取客户的任何佣金,也没有任由费用,其运作机制就像赌场老板加入了股票市场。”

巴菲特表示,像Robinhood这样的交易应用最近为股市的“投机部分”做出了贡献,利用了个人投资者的投机倾向。“它已经成为市场投机部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投机人群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加入了股票市场。你知道,这没有什么违法的,也没有什么不道德的。”巴菲特在谈到罗宾汉时说道。“但我认为,无法围绕这样做的人建立起一个社会。”

“我认为,一个非常富裕的社会能在多大程度上奖励那些知道如何利用美国公众、乃至全世界公众的投机本能的人——这不是这个社会能取得的成就中最令人钦佩的部分。”巴菲特补充说。“但总体而言,我认为美国所取得的成就相当令人钦佩。我认为,事实上美国公司已经成为人们存钱和储蓄的绝佳场所。但是,它们也制造出了极好的赌博筹码,而如果你在人们口袋里第一次有钱的时候迎合那些筹码,告诉他们每天去做30、40或50笔交易,而且还不收佣金……我希望不会有更多这样的事情发生。”

芒格则表示,Robinhood非常糟糕。“如果做了坏事还让人尊敬,那就太没有道德了。现在美国已经有一些州出现卖彩票的情况,这非常糟糕,Robinhood和这些州一样糟糕。”

芒格早在2月就已经批评过Robinhood。2月24日,芒格在旗下报业公司Daily Journal的股东大会上表示:“这种文化会鼓励那些像在赛马场上下注一样的人尽可能多地在股票中赌博,这是十分愚蠢的。这是一种肮脏的赚钱方式。”他指的正是罗宾汉平台。

阿贝尔:伯克希尔2030年达到减排目标 2050年前关闭所有火电厂

对于气候变化和碳排放等问题,芒格称,我们不知道全球变暖的具体答案。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公司在商业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很大,高于所有公司,最近美国总统也在不断提到基建。之前我们也在考虑关闭煤电电厂,但是我们需要有足够多的其他能源的来源,才可以关闭煤电。企业已经知道气候变化的答案,很多质疑的人,我可以说他们没有读过我们的财报。

曾经担任伯克希尔能源业务主管的现任副董事长阿贝尔表示,美国新总统上任之后谈到了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现在的政府也提出排放目标是在2030年减排50%到52%,伯克希尔的能源会在2030年完完全全达到《巴黎协定》的减排承诺。他还表示,我们提前完成了28%的减排目标,公司可以在2030年达到巴黎气候协议的要求。2020年已经关闭16座火电厂,到2030年还会关16座,2031年到2049年,剩下的14座火电场会相继关闭。

芒格:中国政府会让企业蓬勃发展

芒格在回答提问时对中国经济表达了乐观态度。芒格认为,中国政府会让企业蓬勃发展。“中国发生了显著变化……普通中国人的平均收入得到了巨大增长。他们已经使很多人快速脱离了贫困,世界上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我对中国人表示敬意。我认为他们将继续让人们赚钱。”芒格称,“中国人知道什么是顶用的。”

巴菲特也表示,中国取得的成就是令人惊叹的。他在大会演讲开始时列出了当今全球最大的20家公司。他称,在这20家公司中,有3家是中国企业,“如果你展望未来30年,我认为还会有更多中国企业出现其中”。

早在2018年,巴菲特就曾高度评价中国的经济增长,并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他们在过去50或60年里所做的事是一个完全的经济奇迹。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会发生,”巴菲特彼时说,“我所知道的是,他们已经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秘方,就像我们在几个世纪前找到了秘方一样。”

而且巴菲特认为中国的增长远未结束。“中国注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经济前景,就像我们一样。”巴菲特当时说,中国拥有巨大的潜力,“你要做的主要事情是释放你的人民的潜力”。

62年来从未吵过架 巴菲特和芒格不力求在所有事情上都保持一致

当被问及对好市多和富国银行等某些股票存在不同看法时,巴菲特和自己的“黄金拍档”芒格均表示,他们并不力求在所有事情上都保持一致。不过,在两人合作的62年里,他们从未发生过争吵。

97岁的芒格说:“沃伦和我不必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件小事上都保持一致的意见。我们相处得很好。”

巴菲特说:“62年来,我们从未争吵过。并不是说我们对于所有事情的看法都一样,但是我们的确从来没有生过对方的气。”

疫情一年里学到了什么?  

巴菲特说,这一年更加觉得世界仍然很多未知的东西,就像一部电影一样非常不同凡响。伯克希尔公司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希望投资人失望,这是最核心的一点。在去年在全世界看到非常多奇奇怪怪的事,未来还会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这一年就加强了一个看法,就是要确保伯克希尔在未来50到100年中,组织的方方面面不能让大家失望。芒格说,这个想法是可行的,很有可能成为现实。编辑整理/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近4个小时的巴菲特股东大会要点: 后悔卖苹果、厌恶比特币……

发布日期:2021-05-04 05:13
摘要:伯克希尔第一季度的股票净抛售额达到近五年来次高水平;巴菲特和芒格两位老搭档,以及两位潜在接班人回答了数十个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美东时间5月1日下午1点30分(北京时间5月2日凌晨1点30分),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即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会)拉开帷幕。伯克希尔董事长兼CEO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他的长期商业伙伴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回答了3个半小时的问题。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本次股东大会第二次在几乎没有与会者的情况下举行。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巴菲特的黄金搭档芒格首次缺席了巴菲特股东大会。今年,90岁高龄的巴菲特专程飞赴加州,与合作了60年的97岁老搭档芒格“合体”,年度股东大会的地点也暂时移师洛杉矶,是这一备受瞩目的盛事首次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以外的地方举行。伯克希尔的其他副董事长阿吉特·贾恩(Ajit Jain)和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也出席了会议。

在股东大会后举行的的投资人问答中,巴菲特和芒格两位老搭档,以及两位潜在接班人回答了数十个问题,其中涉及宏观经济、投资理念、企业管理、市场研判等各个方面,但没有涉及退休和接班人的问题。以下是伯克希尔股东大会要点:

伯克希尔公布一季度财报 巴菲特强调财报要看运营利润

在大会开始前,伯克希尔公布了一季度财报,称今年第一季度恢复盈利,相比之下,由于新冠疫情,该公司在2020年一季度亏损近500亿美元。具体而言,伯克希尔在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17.1亿美元,合每股盈利7,638美元,上年同期为净亏损497.5亿美元,合每股亏损30653美元。一季度实现营收646亿美元,去年同期612.65亿美元,同比上涨5.44%。伯克希尔当季运营利润70.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58.7亿美元同比增长20%,比疫情爆发前、也就是2019年的55.6亿美元高出了26%以上。

伯克希尔第一季度的股票净抛售额达到近五年来次高水平,该公司还放慢了股票回购步伐。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伯克希尔的现金储备比三个月前增加了5.2%,接近创纪录的1454亿美元,同比增长7.7%,较去年底的1380亿美元多出20亿美元。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表示,不能简简单单讨论数字,一定要解释其中的原因,“长期以来都能看到公司的资本利得,我们可以获得留存收益,因为保存一些股票,获得一些留存收益,这部分留存收益,通常对我们公司是有利的,也是资本利得的一部分。”

巴菲特强调,读伯克希尔财报时不要只看最后一行(净利润),要看运营利润那一行,因为对于伯克希尔公司会有很多账面上的波动。分业务来看,伯克希尔保险业务利润7.6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63亿美元整整翻了一倍多。铁路、公用事业、能源业务经营利润19.5亿美元,同比增长12%。此外,伯克希尔还延续了激进的股票回购,一季度共计回购了66亿美元自家股票。2020年全年,伯克希尔共回购了247亿美元的股票,其中去年第四季的回购额达到90亿美元高点。

巴菲特:世界可能发生剧烈变化 最好买指数基金

在股东大会演讲开始时,巴菲特列出了当今世界上最大的20家公司,他问道“30年后有多少公司还会在这份名单上?”。这些巨头企业包括了苹果、沙特阿美、微软、亚马逊、Alphabet和Facebook。

这位“奥马哈先知”提醒观众,在1989年排名前20位的公司都不在今天的榜单上。30多年前,全球最大的公司中有一半以上是日本公司,包括银行和工业企业。当时,唯一上榜的美国公司是埃克森美孚、通用电气、默克、IBM、美国电信和菲利普·莫里斯公司(Philip Morris)。

巴菲特指出,这个故事说明对于资本家而言,资本主义运作得十分出色。“世界可能以非常、非常戏剧性的方式发生变化。”他还补充道,最好的投资方式是投资指数基金。

此外,巴菲特警告新手投资者,选择伟大的公司比仅仅选择一个有前途的行业要复杂得多。“选股要比找出未来什么会成为一个好行业重要得多。”巴菲特以汽车行业为例。20世纪初,大约有2000家公司进入汽车行业,因为投资者和企业家都期望该行业有一个令人惊讶的未来。而到了2009年,仅有三家汽车制造商幸存,其中两家破产。

巴菲特表示,短短30年内,最高市值公司的市值从1040亿美元增长到2.05万亿美元。从市值水平来看,是变大了,最大市值一定程度反映了一些通胀,但这期间其实并不是高通胀时期。你可以看到30年里,世界变化极大。但如果你的股票持仓足够多元化,那就会表现很好。

巴菲特:卖掉苹果股票是个错误

2020年第四季度里,伯克希尔减持了3.7%的苹果股票,至约9.44亿股。巴菲特承认,在2020年出售部分苹果股票“可能是个错误”,在科技股领涨2020年之后,苹果股价今年走势依然强劲。同时,芒格也认为,卖出苹果股票确实错了。

巴菲特表示,“我们有机会买下苹果,但去年我卖掉了一些股票。这可能是个错误。”这位“奥哈马的先知”接着说,苹果的股票是“非常非常便宜的”。他指出,“它对人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苹果是伯克希尔投资组合中最大的头寸,价值近1110亿美元。

巴菲特称赞苹果CEO库克是CEO里面最棒一位管理人。他评价库克和乔布斯称,“库克创意上做不到乔布斯那一步,乔布斯在管理方面可能没有像库克做得这么出色。”

同时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会上表示,相对标普500,他们认为持有伯克希尔股票更为安心,公司业务目前发展得非常好。当被问及伯克希尔哈撒韦大规模回购行为时,芒格为回购行为辩护称:“如果你只是为了涨得更高而回购股票,那是非常不道德的。但如果你回购股票是因为这是一件符合现有股东利益的公平事情,那么这是一种高度道德的行为,而批评它的人都是疯子。”

巴菲特:SPAC投资热潮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巴菲特还对华尔街火热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市场发表了看法。“这是一个杀手,”巴菲特谈到SPAC对伯克希尔收购企业的影响时说。“这种狂热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但现在钱在哪里,华尔街就去哪里,SPAC热潮已经延续了一段时间。”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为了筹集资金与私人公司合并,在此过程中,私人公司通常在两年内上市。据SPAC Research的数据,目前有超过500笔金额超过1380亿美元的空白支票交易在寻找目标公司。巴菲特表示,SPAC通常需要在两年内花完他们的钱。“如果你用枪指着我的头,要我两年后再买一家公司,我只能买一家。总是有来自私募股权公司的压力。”

伯克希尔哈撒韦财报显示,截至3月底,该公司拥有接近纪录的现金储备,资金规模达1454亿美元。巴菲特指出,SPAC的繁荣加剧了抢购的情况,因为他们必须归还投资者的钱,除非他们使用这些钱。“SPACs已经运作了一段时间了。你贴上一个著名的名字,你几乎可以卖掉任何东西,”他说,把它描述为他在 “赌博型市场 ”中看到的 “夸张版本”。“每天进入赌场的人比离开的人多。没有人告诉你时钟何时会敲响12点,一切都变成了南瓜和老鼠。”

芒格则表示,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道德上的失败,SPAC和衍生品等所带来的便利,把它推到了极致,它给文明带来了可怕的问题。在目前的条件下,有很多值得羞愧的事。芒格说。“这不仅仅是愚蠢,而且是可耻的。”

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放了一张幻灯片,上面写着他最喜欢的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投机者像在企业的洪流中漂浮着的泡沫一样,他未必会造成伤害。但是,当企业成为投机漩涡中的泡沫时,形势就严重了。当一国资本的积累变成赌场中的副产品时,积累工作多半是干不好的。”巴菲特补充称,“在这样的时期继续存在的情况下,我们在收购方面的运气不会太好。”

巴菲特不回答加密货币相关问题 芒格:比特币令人作呕

在2021巴菲特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到如何评价比特币时,巴菲特拒绝讨论这个话题。查理·芒格则回答称:“这些了解我的人,现在在我面前使劲摇旗,叫我不要回答。我憎恨比特币的成功,我不喜欢这种虚拟货币来绑架我们现有的货币系统。比特币就好像一种凭空生出的金融产品,我不满意这一点,我认为这一点和我们文明的发展是相悖的。让其他的人来批评这种虚拟币吧。”

随着特斯拉和华尔街各大银行的参与,比特币似乎渐渐成为主流,这个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今年出现了令人瞩目的反弹,价格更是在4月份突破了6万美元。不过近两周由于各方因素,比特币“跌跌不休”,甚至一度跌破4.8万美元,不过近日比特币又重回涨势。

芒格长期以来一直批评比特币的极端波动性和缺乏监管。他在今年2月曾表示,比特币的波动性太大,无法很好地作为交换媒介。他说,“这真的是一种人造的黄金替代品。因为我从来没有买过黄金,所以我也从来没有买过比特币。”

巴菲特:不后悔清仓航空股 现在还是不会买

伯克希尔的股票投资也取得了可观收益,上一季度增加了约28亿美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该公司前四大持仓股仍为:美国运通(持股市值214亿美元)、苹果(1109亿美元)、美国银行(400亿美元)、可口可乐(211亿美元),合计占整体股票持仓的69%。

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上说,他不后悔去年出售了伯克希尔持有的所有主要航空公司价值60亿美元的股份,尽管这些股票自他出售以来已大幅反弹。

巴菲特还表示,他认为,如果航空公司仍然拥有“像我们这样非常富有的大股东”,它们可能无法在大流行期间获得那样多的政府援助。巴菲特说:“一个实际销售额不到1000亿美元的行业亏损了很多钱,他们失去了潜在的盈利能力……跨国旅行并没有恢复。我认为航空业务因为我们的抛售做得更好了,我希望他们一切都好,但我仍然不想购买航空业务。”

巴菲特建议持有标普500指数基金 芒格持不同看法

巴菲特在问答环节表示,从长远来看,大多数投资者都能从简单地购买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中受益,而不是挑选个别股票,即便是伯克希尔也包括在内。他说:“我推荐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但我从未向任何人推荐伯克希尔,因为我不希望人们因为觉得我在给他们灌输什么东西而去买它。在我去世时,有一个基金其中90%将购买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他补充说:“我认为普通人不会选股。我们碰巧有一大群人没有选股票,但他们选择了查理和我来为60年前的他们管理资金。所以我们有一群非常不寻常的股东,我认为他们把伯克希尔-哈撒韦视为终身储蓄工具,一种他们不必自己劳心费神的工具,以及他们会在10至20年内无需再关注的一种工具。”

另一方面,查理-芒格则有不同的看法。他在回答同一问题时说:“我个人更倾向于持有伯克希尔而不是持有指数基金。我为持有伯克希尔感到自豪。我认为我们的业务比市场上的平均水平要好。”

芒格:不受限制的联邦支出将“以灾难告终”

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大会上谈到了巨额政府支出与极低利率的组合。芒格表示,他认为这种极端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芒格指出,一些职业经济学家对于自己的分析过于自信,很多事情都被证明是错误的。在他看来,呼吁加大财政支出同时较少考虑预算赤字的《现代货币理论》,不一定是答案。

“现代货币理论家们的信心也比他们原本应该有的更大。我认为,我们中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巨额政府支出与极低利率的组合会催生怎样的结果,”芒格说,“我确实认为,这种极端情况很有可能比大家想象的更可行。但是,同时我也知道,如果你没有任何限制的情况下继续这样做,那么联邦支出将以灾难告终。”

巴菲特:Robinhood等在线券商加剧了市场的投机性

巴菲特在在被问及如何看待目前的在线经纪商,如Robinhood(国内常称为“罗宾汉”)等类似APP对股票市场带来的影响时,巴菲特认为像是赌场的老板加入了股票市场,并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内,蓬勃的运作了起来。巴菲特说:“我看了一些有关Robinhood情况的报告,但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处理其收入的。他们好像既不会收取客户的任何佣金,也没有任由费用,其运作机制就像赌场老板加入了股票市场。”

巴菲特表示,像Robinhood这样的交易应用最近为股市的“投机部分”做出了贡献,利用了个人投资者的投机倾向。“它已经成为市场投机部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投机人群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加入了股票市场。你知道,这没有什么违法的,也没有什么不道德的。”巴菲特在谈到罗宾汉时说道。“但我认为,无法围绕这样做的人建立起一个社会。”

“我认为,一个非常富裕的社会能在多大程度上奖励那些知道如何利用美国公众、乃至全世界公众的投机本能的人——这不是这个社会能取得的成就中最令人钦佩的部分。”巴菲特补充说。“但总体而言,我认为美国所取得的成就相当令人钦佩。我认为,事实上美国公司已经成为人们存钱和储蓄的绝佳场所。但是,它们也制造出了极好的赌博筹码,而如果你在人们口袋里第一次有钱的时候迎合那些筹码,告诉他们每天去做30、40或50笔交易,而且还不收佣金……我希望不会有更多这样的事情发生。”

芒格则表示,Robinhood非常糟糕。“如果做了坏事还让人尊敬,那就太没有道德了。现在美国已经有一些州出现卖彩票的情况,这非常糟糕,Robinhood和这些州一样糟糕。”

芒格早在2月就已经批评过Robinhood。2月24日,芒格在旗下报业公司Daily Journal的股东大会上表示:“这种文化会鼓励那些像在赛马场上下注一样的人尽可能多地在股票中赌博,这是十分愚蠢的。这是一种肮脏的赚钱方式。”他指的正是罗宾汉平台。

阿贝尔:伯克希尔2030年达到减排目标 2050年前关闭所有火电厂

对于气候变化和碳排放等问题,芒格称,我们不知道全球变暖的具体答案。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公司在商业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很大,高于所有公司,最近美国总统也在不断提到基建。之前我们也在考虑关闭煤电电厂,但是我们需要有足够多的其他能源的来源,才可以关闭煤电。企业已经知道气候变化的答案,很多质疑的人,我可以说他们没有读过我们的财报。

曾经担任伯克希尔能源业务主管的现任副董事长阿贝尔表示,美国新总统上任之后谈到了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现在的政府也提出排放目标是在2030年减排50%到52%,伯克希尔的能源会在2030年完完全全达到《巴黎协定》的减排承诺。他还表示,我们提前完成了28%的减排目标,公司可以在2030年达到巴黎气候协议的要求。2020年已经关闭16座火电厂,到2030年还会关16座,2031年到2049年,剩下的14座火电场会相继关闭。

芒格:中国政府会让企业蓬勃发展

芒格在回答提问时对中国经济表达了乐观态度。芒格认为,中国政府会让企业蓬勃发展。“中国发生了显著变化……普通中国人的平均收入得到了巨大增长。他们已经使很多人快速脱离了贫困,世界上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我对中国人表示敬意。我认为他们将继续让人们赚钱。”芒格称,“中国人知道什么是顶用的。”

巴菲特也表示,中国取得的成就是令人惊叹的。他在大会演讲开始时列出了当今全球最大的20家公司。他称,在这20家公司中,有3家是中国企业,“如果你展望未来30年,我认为还会有更多中国企业出现其中”。

早在2018年,巴菲特就曾高度评价中国的经济增长,并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他们在过去50或60年里所做的事是一个完全的经济奇迹。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会发生,”巴菲特彼时说,“我所知道的是,他们已经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秘方,就像我们在几个世纪前找到了秘方一样。”

而且巴菲特认为中国的增长远未结束。“中国注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经济前景,就像我们一样。”巴菲特当时说,中国拥有巨大的潜力,“你要做的主要事情是释放你的人民的潜力”。

62年来从未吵过架 巴菲特和芒格不力求在所有事情上都保持一致

当被问及对好市多和富国银行等某些股票存在不同看法时,巴菲特和自己的“黄金拍档”芒格均表示,他们并不力求在所有事情上都保持一致。不过,在两人合作的62年里,他们从未发生过争吵。

97岁的芒格说:“沃伦和我不必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件小事上都保持一致的意见。我们相处得很好。”

巴菲特说:“62年来,我们从未争吵过。并不是说我们对于所有事情的看法都一样,但是我们的确从来没有生过对方的气。”

疫情一年里学到了什么?  

巴菲特说,这一年更加觉得世界仍然很多未知的东西,就像一部电影一样非常不同凡响。伯克希尔公司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希望投资人失望,这是最核心的一点。在去年在全世界看到非常多奇奇怪怪的事,未来还会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这一年就加强了一个看法,就是要确保伯克希尔在未来50到100年中,组织的方方面面不能让大家失望。芒格说,这个想法是可行的,很有可能成为现实。编辑整理/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伯克希尔第一季度的股票净抛售额达到近五年来次高水平;巴菲特和芒格两位老搭档,以及两位潜在接班人回答了数十个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美东时间5月1日下午1点30分(北京时间5月2日凌晨1点30分),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即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会)拉开帷幕。伯克希尔董事长兼CEO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他的长期商业伙伴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回答了3个半小时的问题。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本次股东大会第二次在几乎没有与会者的情况下举行。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巴菲特的黄金搭档芒格首次缺席了巴菲特股东大会。今年,90岁高龄的巴菲特专程飞赴加州,与合作了60年的97岁老搭档芒格“合体”,年度股东大会的地点也暂时移师洛杉矶,是这一备受瞩目的盛事首次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以外的地方举行。伯克希尔的其他副董事长阿吉特·贾恩(Ajit Jain)和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也出席了会议。

在股东大会后举行的的投资人问答中,巴菲特和芒格两位老搭档,以及两位潜在接班人回答了数十个问题,其中涉及宏观经济、投资理念、企业管理、市场研判等各个方面,但没有涉及退休和接班人的问题。以下是伯克希尔股东大会要点:

伯克希尔公布一季度财报 巴菲特强调财报要看运营利润

在大会开始前,伯克希尔公布了一季度财报,称今年第一季度恢复盈利,相比之下,由于新冠疫情,该公司在2020年一季度亏损近500亿美元。具体而言,伯克希尔在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17.1亿美元,合每股盈利7,638美元,上年同期为净亏损497.5亿美元,合每股亏损30653美元。一季度实现营收646亿美元,去年同期612.65亿美元,同比上涨5.44%。伯克希尔当季运营利润70.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58.7亿美元同比增长20%,比疫情爆发前、也就是2019年的55.6亿美元高出了26%以上。

伯克希尔第一季度的股票净抛售额达到近五年来次高水平,该公司还放慢了股票回购步伐。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伯克希尔的现金储备比三个月前增加了5.2%,接近创纪录的1454亿美元,同比增长7.7%,较去年底的1380亿美元多出20亿美元。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表示,不能简简单单讨论数字,一定要解释其中的原因,“长期以来都能看到公司的资本利得,我们可以获得留存收益,因为保存一些股票,获得一些留存收益,这部分留存收益,通常对我们公司是有利的,也是资本利得的一部分。”

巴菲特强调,读伯克希尔财报时不要只看最后一行(净利润),要看运营利润那一行,因为对于伯克希尔公司会有很多账面上的波动。分业务来看,伯克希尔保险业务利润7.6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63亿美元整整翻了一倍多。铁路、公用事业、能源业务经营利润19.5亿美元,同比增长12%。此外,伯克希尔还延续了激进的股票回购,一季度共计回购了66亿美元自家股票。2020年全年,伯克希尔共回购了247亿美元的股票,其中去年第四季的回购额达到90亿美元高点。

巴菲特:世界可能发生剧烈变化 最好买指数基金

在股东大会演讲开始时,巴菲特列出了当今世界上最大的20家公司,他问道“30年后有多少公司还会在这份名单上?”。这些巨头企业包括了苹果、沙特阿美、微软、亚马逊、Alphabet和Facebook。

这位“奥马哈先知”提醒观众,在1989年排名前20位的公司都不在今天的榜单上。30多年前,全球最大的公司中有一半以上是日本公司,包括银行和工业企业。当时,唯一上榜的美国公司是埃克森美孚、通用电气、默克、IBM、美国电信和菲利普·莫里斯公司(Philip Morris)。

巴菲特指出,这个故事说明对于资本家而言,资本主义运作得十分出色。“世界可能以非常、非常戏剧性的方式发生变化。”他还补充道,最好的投资方式是投资指数基金。

此外,巴菲特警告新手投资者,选择伟大的公司比仅仅选择一个有前途的行业要复杂得多。“选股要比找出未来什么会成为一个好行业重要得多。”巴菲特以汽车行业为例。20世纪初,大约有2000家公司进入汽车行业,因为投资者和企业家都期望该行业有一个令人惊讶的未来。而到了2009年,仅有三家汽车制造商幸存,其中两家破产。

巴菲特表示,短短30年内,最高市值公司的市值从1040亿美元增长到2.05万亿美元。从市值水平来看,是变大了,最大市值一定程度反映了一些通胀,但这期间其实并不是高通胀时期。你可以看到30年里,世界变化极大。但如果你的股票持仓足够多元化,那就会表现很好。

巴菲特:卖掉苹果股票是个错误

2020年第四季度里,伯克希尔减持了3.7%的苹果股票,至约9.44亿股。巴菲特承认,在2020年出售部分苹果股票“可能是个错误”,在科技股领涨2020年之后,苹果股价今年走势依然强劲。同时,芒格也认为,卖出苹果股票确实错了。

巴菲特表示,“我们有机会买下苹果,但去年我卖掉了一些股票。这可能是个错误。”这位“奥哈马的先知”接着说,苹果的股票是“非常非常便宜的”。他指出,“它对人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苹果是伯克希尔投资组合中最大的头寸,价值近1110亿美元。

巴菲特称赞苹果CEO库克是CEO里面最棒一位管理人。他评价库克和乔布斯称,“库克创意上做不到乔布斯那一步,乔布斯在管理方面可能没有像库克做得这么出色。”

同时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会上表示,相对标普500,他们认为持有伯克希尔股票更为安心,公司业务目前发展得非常好。当被问及伯克希尔哈撒韦大规模回购行为时,芒格为回购行为辩护称:“如果你只是为了涨得更高而回购股票,那是非常不道德的。但如果你回购股票是因为这是一件符合现有股东利益的公平事情,那么这是一种高度道德的行为,而批评它的人都是疯子。”

巴菲特:SPAC投资热潮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巴菲特还对华尔街火热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市场发表了看法。“这是一个杀手,”巴菲特谈到SPAC对伯克希尔收购企业的影响时说。“这种狂热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但现在钱在哪里,华尔街就去哪里,SPAC热潮已经延续了一段时间。”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为了筹集资金与私人公司合并,在此过程中,私人公司通常在两年内上市。据SPAC Research的数据,目前有超过500笔金额超过1380亿美元的空白支票交易在寻找目标公司。巴菲特表示,SPAC通常需要在两年内花完他们的钱。“如果你用枪指着我的头,要我两年后再买一家公司,我只能买一家。总是有来自私募股权公司的压力。”

伯克希尔哈撒韦财报显示,截至3月底,该公司拥有接近纪录的现金储备,资金规模达1454亿美元。巴菲特指出,SPAC的繁荣加剧了抢购的情况,因为他们必须归还投资者的钱,除非他们使用这些钱。“SPACs已经运作了一段时间了。你贴上一个著名的名字,你几乎可以卖掉任何东西,”他说,把它描述为他在 “赌博型市场 ”中看到的 “夸张版本”。“每天进入赌场的人比离开的人多。没有人告诉你时钟何时会敲响12点,一切都变成了南瓜和老鼠。”

芒格则表示,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道德上的失败,SPAC和衍生品等所带来的便利,把它推到了极致,它给文明带来了可怕的问题。在目前的条件下,有很多值得羞愧的事。芒格说。“这不仅仅是愚蠢,而且是可耻的。”

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放了一张幻灯片,上面写着他最喜欢的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投机者像在企业的洪流中漂浮着的泡沫一样,他未必会造成伤害。但是,当企业成为投机漩涡中的泡沫时,形势就严重了。当一国资本的积累变成赌场中的副产品时,积累工作多半是干不好的。”巴菲特补充称,“在这样的时期继续存在的情况下,我们在收购方面的运气不会太好。”

巴菲特不回答加密货币相关问题 芒格:比特币令人作呕

在2021巴菲特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到如何评价比特币时,巴菲特拒绝讨论这个话题。查理·芒格则回答称:“这些了解我的人,现在在我面前使劲摇旗,叫我不要回答。我憎恨比特币的成功,我不喜欢这种虚拟货币来绑架我们现有的货币系统。比特币就好像一种凭空生出的金融产品,我不满意这一点,我认为这一点和我们文明的发展是相悖的。让其他的人来批评这种虚拟币吧。”

随着特斯拉和华尔街各大银行的参与,比特币似乎渐渐成为主流,这个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今年出现了令人瞩目的反弹,价格更是在4月份突破了6万美元。不过近两周由于各方因素,比特币“跌跌不休”,甚至一度跌破4.8万美元,不过近日比特币又重回涨势。

芒格长期以来一直批评比特币的极端波动性和缺乏监管。他在今年2月曾表示,比特币的波动性太大,无法很好地作为交换媒介。他说,“这真的是一种人造的黄金替代品。因为我从来没有买过黄金,所以我也从来没有买过比特币。”

巴菲特:不后悔清仓航空股 现在还是不会买

伯克希尔的股票投资也取得了可观收益,上一季度增加了约28亿美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该公司前四大持仓股仍为:美国运通(持股市值214亿美元)、苹果(1109亿美元)、美国银行(400亿美元)、可口可乐(211亿美元),合计占整体股票持仓的69%。

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上说,他不后悔去年出售了伯克希尔持有的所有主要航空公司价值60亿美元的股份,尽管这些股票自他出售以来已大幅反弹。

巴菲特还表示,他认为,如果航空公司仍然拥有“像我们这样非常富有的大股东”,它们可能无法在大流行期间获得那样多的政府援助。巴菲特说:“一个实际销售额不到1000亿美元的行业亏损了很多钱,他们失去了潜在的盈利能力……跨国旅行并没有恢复。我认为航空业务因为我们的抛售做得更好了,我希望他们一切都好,但我仍然不想购买航空业务。”

巴菲特建议持有标普500指数基金 芒格持不同看法

巴菲特在问答环节表示,从长远来看,大多数投资者都能从简单地购买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中受益,而不是挑选个别股票,即便是伯克希尔也包括在内。他说:“我推荐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但我从未向任何人推荐伯克希尔,因为我不希望人们因为觉得我在给他们灌输什么东西而去买它。在我去世时,有一个基金其中90%将购买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他补充说:“我认为普通人不会选股。我们碰巧有一大群人没有选股票,但他们选择了查理和我来为60年前的他们管理资金。所以我们有一群非常不寻常的股东,我认为他们把伯克希尔-哈撒韦视为终身储蓄工具,一种他们不必自己劳心费神的工具,以及他们会在10至20年内无需再关注的一种工具。”

另一方面,查理-芒格则有不同的看法。他在回答同一问题时说:“我个人更倾向于持有伯克希尔而不是持有指数基金。我为持有伯克希尔感到自豪。我认为我们的业务比市场上的平均水平要好。”

芒格:不受限制的联邦支出将“以灾难告终”

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大会上谈到了巨额政府支出与极低利率的组合。芒格表示,他认为这种极端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芒格指出,一些职业经济学家对于自己的分析过于自信,很多事情都被证明是错误的。在他看来,呼吁加大财政支出同时较少考虑预算赤字的《现代货币理论》,不一定是答案。

“现代货币理论家们的信心也比他们原本应该有的更大。我认为,我们中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巨额政府支出与极低利率的组合会催生怎样的结果,”芒格说,“我确实认为,这种极端情况很有可能比大家想象的更可行。但是,同时我也知道,如果你没有任何限制的情况下继续这样做,那么联邦支出将以灾难告终。”

巴菲特:Robinhood等在线券商加剧了市场的投机性

巴菲特在在被问及如何看待目前的在线经纪商,如Robinhood(国内常称为“罗宾汉”)等类似APP对股票市场带来的影响时,巴菲特认为像是赌场的老板加入了股票市场,并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内,蓬勃的运作了起来。巴菲特说:“我看了一些有关Robinhood情况的报告,但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处理其收入的。他们好像既不会收取客户的任何佣金,也没有任由费用,其运作机制就像赌场老板加入了股票市场。”

巴菲特表示,像Robinhood这样的交易应用最近为股市的“投机部分”做出了贡献,利用了个人投资者的投机倾向。“它已经成为市场投机部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投机人群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加入了股票市场。你知道,这没有什么违法的,也没有什么不道德的。”巴菲特在谈到罗宾汉时说道。“但我认为,无法围绕这样做的人建立起一个社会。”

“我认为,一个非常富裕的社会能在多大程度上奖励那些知道如何利用美国公众、乃至全世界公众的投机本能的人——这不是这个社会能取得的成就中最令人钦佩的部分。”巴菲特补充说。“但总体而言,我认为美国所取得的成就相当令人钦佩。我认为,事实上美国公司已经成为人们存钱和储蓄的绝佳场所。但是,它们也制造出了极好的赌博筹码,而如果你在人们口袋里第一次有钱的时候迎合那些筹码,告诉他们每天去做30、40或50笔交易,而且还不收佣金……我希望不会有更多这样的事情发生。”

芒格则表示,Robinhood非常糟糕。“如果做了坏事还让人尊敬,那就太没有道德了。现在美国已经有一些州出现卖彩票的情况,这非常糟糕,Robinhood和这些州一样糟糕。”

芒格早在2月就已经批评过Robinhood。2月24日,芒格在旗下报业公司Daily Journal的股东大会上表示:“这种文化会鼓励那些像在赛马场上下注一样的人尽可能多地在股票中赌博,这是十分愚蠢的。这是一种肮脏的赚钱方式。”他指的正是罗宾汉平台。

阿贝尔:伯克希尔2030年达到减排目标 2050年前关闭所有火电厂

对于气候变化和碳排放等问题,芒格称,我们不知道全球变暖的具体答案。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公司在商业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很大,高于所有公司,最近美国总统也在不断提到基建。之前我们也在考虑关闭煤电电厂,但是我们需要有足够多的其他能源的来源,才可以关闭煤电。企业已经知道气候变化的答案,很多质疑的人,我可以说他们没有读过我们的财报。

曾经担任伯克希尔能源业务主管的现任副董事长阿贝尔表示,美国新总统上任之后谈到了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现在的政府也提出排放目标是在2030年减排50%到52%,伯克希尔的能源会在2030年完完全全达到《巴黎协定》的减排承诺。他还表示,我们提前完成了28%的减排目标,公司可以在2030年达到巴黎气候协议的要求。2020年已经关闭16座火电厂,到2030年还会关16座,2031年到2049年,剩下的14座火电场会相继关闭。

芒格:中国政府会让企业蓬勃发展

芒格在回答提问时对中国经济表达了乐观态度。芒格认为,中国政府会让企业蓬勃发展。“中国发生了显著变化……普通中国人的平均收入得到了巨大增长。他们已经使很多人快速脱离了贫困,世界上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我对中国人表示敬意。我认为他们将继续让人们赚钱。”芒格称,“中国人知道什么是顶用的。”

巴菲特也表示,中国取得的成就是令人惊叹的。他在大会演讲开始时列出了当今全球最大的20家公司。他称,在这20家公司中,有3家是中国企业,“如果你展望未来30年,我认为还会有更多中国企业出现其中”。

早在2018年,巴菲特就曾高度评价中国的经济增长,并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他们在过去50或60年里所做的事是一个完全的经济奇迹。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会发生,”巴菲特彼时说,“我所知道的是,他们已经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秘方,就像我们在几个世纪前找到了秘方一样。”

而且巴菲特认为中国的增长远未结束。“中国注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经济前景,就像我们一样。”巴菲特当时说,中国拥有巨大的潜力,“你要做的主要事情是释放你的人民的潜力”。

62年来从未吵过架 巴菲特和芒格不力求在所有事情上都保持一致

当被问及对好市多和富国银行等某些股票存在不同看法时,巴菲特和自己的“黄金拍档”芒格均表示,他们并不力求在所有事情上都保持一致。不过,在两人合作的62年里,他们从未发生过争吵。

97岁的芒格说:“沃伦和我不必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件小事上都保持一致的意见。我们相处得很好。”

巴菲特说:“62年来,我们从未争吵过。并不是说我们对于所有事情的看法都一样,但是我们的确从来没有生过对方的气。”

疫情一年里学到了什么?  

巴菲特说,这一年更加觉得世界仍然很多未知的东西,就像一部电影一样非常不同凡响。伯克希尔公司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希望投资人失望,这是最核心的一点。在去年在全世界看到非常多奇奇怪怪的事,未来还会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这一年就加强了一个看法,就是要确保伯克希尔在未来50到100年中,组织的方方面面不能让大家失望。芒格说,这个想法是可行的,很有可能成为现实。编辑整理/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