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印度的新冠疫情已令新德里和孟买的医院不堪重负,目前正向其他邦蔓延。这波疫情的病例增长速度为全球最快,而且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Vibhuti Agarwal|Krishna Pokharel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的新冠疫情已令新德里和孟买的医院不堪重负,目前正向其他邦蔓延。这波疫情的病例增长速度为全球最快,而且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周三,印度日增确诊病例超过36万例,再次刷新疫情暴发以来的全球最高新增纪录。当日印度新增死亡病例3,293例,也刷新了该国单日最高死亡病例数。

在印度300万活跃病例中,新德里和马哈拉施特拉邦(该邦首府是印度金融之都孟买)约占25%。但眼下其他地区的病例正在快速增多,比如印度一些人口最多的大邦,包括北方邦、西孟加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卡纳塔克邦和喀拉拉邦。这五个邦目前在全印度活跃病例中的占比约为35%,这些邦的总人口合计超过5亿。

印度南部喀拉拉邦报告的单日新增病例数已从两周前的约1.3万例升到超过3万例。当地医院开始出现一些与新德里和孟买相同的病毒毒株。

喀拉拉邦首府特里凡得琅的KIMS私立医院传染病高级顾问A. Rajalakshmi称,患者从上周就开始在该院排起了长队。

“我们的资源也是有限的。我们不得不拒收病人。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把一些人送回去,”Rajalakshmi称。“为收治新冠患者,KIMS医院已最大限度地利用普通病房,预计在不久的将来,新冠病例数将会急剧上升。”

印度各地病例的迅速增加是多种因素共同造成的。随着最近几个月来病例的减少,公众和政府在戴口罩和社交疏离等疫情防护措施方面放松了警惕。大大小小的公共集会恢复了起来。具有高传染性的病毒新变种可能也是疫情迅速度蔓延的一个因素。

根据北安恰尔邦的数据,4月份的印度教大壶节(Kumbh Mela)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350多万人前往该邦。3月31日,即大壶节开始的前一天,该邦新增病例293例。到周三单日新增病例数已经飙升至6,000多例。北安恰尔邦与喜马拉雅山脉接壤。

北安恰尔邦政府已经实施了为期一周的封锁。周二是封锁的第一天,大部分地区都一片寂静,市场和商店关闭。本月早些时候印度教朝圣者蜂拥而至的朝圣城市赫尔德瓦尔(Haridwar)显得冷冷清清。即使是寺庙也是一片寂静。偶尔一辆救护车的鸣笛声打破平静,唯一能看到人活动的是药店外排起的长队。赫尔德瓦尔位于恒河上游右岸。

北方邦阿约提亚市82岁的印度教祭司Satyendra Das表示,在数百万名去恒河沐浴的圣徒中,大多数来自北方邦、中央邦、拉贾斯坦邦和古吉拉特邦等印度其他地方。Das今年因新冠疫情而缺席了这一节日,但他说他知道至少有两名阿约提亚圣徒在参加大壶节后感染。

在位于印度东部的西孟加拉邦,该国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在3月和4月的地方选举期间举行了大规模集会。西孟加拉邦周三公布的新增病例超过17,200例,是该邦迄今最高单日新增数字。在首次宣布选举日期的2月26日,西孟加拉邦公布的新增病例只有216例。该邦之前的最高新增病例纪录是去年10月22日的4,160例。

驻加尔各答的医生、公共卫生专家Baijayanti Baur说:“这些大型选举集会和孟加拉新年庆祝活动是西孟加拉邦新冠病例猛增的主要推动因素。”他还表示,另一个主要因素是戴口罩的人比去年疫情第一阶段时少得多。

Baur称,由于新冠病例激增,西孟加拉邦的医院已经面临压力。她说:“政府此前有足够时间来增加床位和氧气瓶。他们完全没有管理好。”

Thiruvananthapuram Medical College公立医院的副医务总监Santhosh Kumar说,喀拉拉邦多数政府医院的新冠床位占用率已超过90%,吸氧床位已占用85%。Kumar去年2月曾参与印度首批新冠病例的治疗工作,他说自己不确定什么原因导致了此轮疫情恶化中病例增加得这么快。他怀疑新冠病毒变种可能起到了助推作用,因为该病毒这一次的表现似乎不一样。

“人们对这种病毒还不够了解,”Kumar称。“在对该病毒的特性得出结论之前,我们需要保持警惕。与第一波疫情相比,第二波疫情中的病毒给免疫系统造成了更多伤害。因此留给我们的反应时间变少,治疗空间也相对有限。”

Baur还称,在最近一波疫情中,患者症状似乎有所不同。年轻人正受到病毒感染。据她观察,发烧症状减少,其他症状增多,比如腹泻和呼吸问题。

印度许多邦的官员目前正争相确保本邦配备足够多的病床、氧气和呼吸机。

卡纳塔克邦的政府部门和医生称,当地公立和私立医院都已出现氧气和重症监护病房床位短缺情况。卡纳塔克邦周三报告单日新增病例超过3.9万例,当地病例在短短两周内增加了两倍多。

卡纳塔克邦卫生部长K. Sudhakar称,该邦正计划将公立医院分配给新冠患者的床位比重从50%提高到80%。该邦政府的目标是在未来两周内建立一家拥有2,000个重症监护床位的临时医院。

喀拉拉邦已部署一只由13,625名医务人员组成的特别小组来应对这场危机。喀拉拉邦首席部长Pinarayi Vijayan称:“如果患者数量的上升超出了我们医疗系统的承受能力,情况将变得很可怕。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印度疫情快速蔓延到新德里和孟买以外各地

发布日期:2021-04-29 15:51
摘要:印度的新冠疫情已令新德里和孟买的医院不堪重负,目前正向其他邦蔓延。这波疫情的病例增长速度为全球最快,而且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Vibhuti Agarwal|Krishna Pokharel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的新冠疫情已令新德里和孟买的医院不堪重负,目前正向其他邦蔓延。这波疫情的病例增长速度为全球最快,而且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周三,印度日增确诊病例超过36万例,再次刷新疫情暴发以来的全球最高新增纪录。当日印度新增死亡病例3,293例,也刷新了该国单日最高死亡病例数。

在印度300万活跃病例中,新德里和马哈拉施特拉邦(该邦首府是印度金融之都孟买)约占25%。但眼下其他地区的病例正在快速增多,比如印度一些人口最多的大邦,包括北方邦、西孟加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卡纳塔克邦和喀拉拉邦。这五个邦目前在全印度活跃病例中的占比约为35%,这些邦的总人口合计超过5亿。

印度南部喀拉拉邦报告的单日新增病例数已从两周前的约1.3万例升到超过3万例。当地医院开始出现一些与新德里和孟买相同的病毒毒株。

喀拉拉邦首府特里凡得琅的KIMS私立医院传染病高级顾问A. Rajalakshmi称,患者从上周就开始在该院排起了长队。

“我们的资源也是有限的。我们不得不拒收病人。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把一些人送回去,”Rajalakshmi称。“为收治新冠患者,KIMS医院已最大限度地利用普通病房,预计在不久的将来,新冠病例数将会急剧上升。”

印度各地病例的迅速增加是多种因素共同造成的。随着最近几个月来病例的减少,公众和政府在戴口罩和社交疏离等疫情防护措施方面放松了警惕。大大小小的公共集会恢复了起来。具有高传染性的病毒新变种可能也是疫情迅速度蔓延的一个因素。

根据北安恰尔邦的数据,4月份的印度教大壶节(Kumbh Mela)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350多万人前往该邦。3月31日,即大壶节开始的前一天,该邦新增病例293例。到周三单日新增病例数已经飙升至6,000多例。北安恰尔邦与喜马拉雅山脉接壤。

北安恰尔邦政府已经实施了为期一周的封锁。周二是封锁的第一天,大部分地区都一片寂静,市场和商店关闭。本月早些时候印度教朝圣者蜂拥而至的朝圣城市赫尔德瓦尔(Haridwar)显得冷冷清清。即使是寺庙也是一片寂静。偶尔一辆救护车的鸣笛声打破平静,唯一能看到人活动的是药店外排起的长队。赫尔德瓦尔位于恒河上游右岸。

北方邦阿约提亚市82岁的印度教祭司Satyendra Das表示,在数百万名去恒河沐浴的圣徒中,大多数来自北方邦、中央邦、拉贾斯坦邦和古吉拉特邦等印度其他地方。Das今年因新冠疫情而缺席了这一节日,但他说他知道至少有两名阿约提亚圣徒在参加大壶节后感染。

在位于印度东部的西孟加拉邦,该国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在3月和4月的地方选举期间举行了大规模集会。西孟加拉邦周三公布的新增病例超过17,200例,是该邦迄今最高单日新增数字。在首次宣布选举日期的2月26日,西孟加拉邦公布的新增病例只有216例。该邦之前的最高新增病例纪录是去年10月22日的4,160例。

驻加尔各答的医生、公共卫生专家Baijayanti Baur说:“这些大型选举集会和孟加拉新年庆祝活动是西孟加拉邦新冠病例猛增的主要推动因素。”他还表示,另一个主要因素是戴口罩的人比去年疫情第一阶段时少得多。

Baur称,由于新冠病例激增,西孟加拉邦的医院已经面临压力。她说:“政府此前有足够时间来增加床位和氧气瓶。他们完全没有管理好。”

Thiruvananthapuram Medical College公立医院的副医务总监Santhosh Kumar说,喀拉拉邦多数政府医院的新冠床位占用率已超过90%,吸氧床位已占用85%。Kumar去年2月曾参与印度首批新冠病例的治疗工作,他说自己不确定什么原因导致了此轮疫情恶化中病例增加得这么快。他怀疑新冠病毒变种可能起到了助推作用,因为该病毒这一次的表现似乎不一样。

“人们对这种病毒还不够了解,”Kumar称。“在对该病毒的特性得出结论之前,我们需要保持警惕。与第一波疫情相比,第二波疫情中的病毒给免疫系统造成了更多伤害。因此留给我们的反应时间变少,治疗空间也相对有限。”

Baur还称,在最近一波疫情中,患者症状似乎有所不同。年轻人正受到病毒感染。据她观察,发烧症状减少,其他症状增多,比如腹泻和呼吸问题。

印度许多邦的官员目前正争相确保本邦配备足够多的病床、氧气和呼吸机。

卡纳塔克邦的政府部门和医生称,当地公立和私立医院都已出现氧气和重症监护病房床位短缺情况。卡纳塔克邦周三报告单日新增病例超过3.9万例,当地病例在短短两周内增加了两倍多。

卡纳塔克邦卫生部长K. Sudhakar称,该邦正计划将公立医院分配给新冠患者的床位比重从50%提高到80%。该邦政府的目标是在未来两周内建立一家拥有2,000个重症监护床位的临时医院。

喀拉拉邦已部署一只由13,625名医务人员组成的特别小组来应对这场危机。喀拉拉邦首席部长Pinarayi Vijayan称:“如果患者数量的上升超出了我们医疗系统的承受能力,情况将变得很可怕。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印度的新冠疫情已令新德里和孟买的医院不堪重负,目前正向其他邦蔓延。这波疫情的病例增长速度为全球最快,而且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Vibhuti Agarwal|Krishna Pokharel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的新冠疫情已令新德里和孟买的医院不堪重负,目前正向其他邦蔓延。这波疫情的病例增长速度为全球最快,而且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周三,印度日增确诊病例超过36万例,再次刷新疫情暴发以来的全球最高新增纪录。当日印度新增死亡病例3,293例,也刷新了该国单日最高死亡病例数。

在印度300万活跃病例中,新德里和马哈拉施特拉邦(该邦首府是印度金融之都孟买)约占25%。但眼下其他地区的病例正在快速增多,比如印度一些人口最多的大邦,包括北方邦、西孟加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卡纳塔克邦和喀拉拉邦。这五个邦目前在全印度活跃病例中的占比约为35%,这些邦的总人口合计超过5亿。

印度南部喀拉拉邦报告的单日新增病例数已从两周前的约1.3万例升到超过3万例。当地医院开始出现一些与新德里和孟买相同的病毒毒株。

喀拉拉邦首府特里凡得琅的KIMS私立医院传染病高级顾问A. Rajalakshmi称,患者从上周就开始在该院排起了长队。

“我们的资源也是有限的。我们不得不拒收病人。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把一些人送回去,”Rajalakshmi称。“为收治新冠患者,KIMS医院已最大限度地利用普通病房,预计在不久的将来,新冠病例数将会急剧上升。”

印度各地病例的迅速增加是多种因素共同造成的。随着最近几个月来病例的减少,公众和政府在戴口罩和社交疏离等疫情防护措施方面放松了警惕。大大小小的公共集会恢复了起来。具有高传染性的病毒新变种可能也是疫情迅速度蔓延的一个因素。

根据北安恰尔邦的数据,4月份的印度教大壶节(Kumbh Mela)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350多万人前往该邦。3月31日,即大壶节开始的前一天,该邦新增病例293例。到周三单日新增病例数已经飙升至6,000多例。北安恰尔邦与喜马拉雅山脉接壤。

北安恰尔邦政府已经实施了为期一周的封锁。周二是封锁的第一天,大部分地区都一片寂静,市场和商店关闭。本月早些时候印度教朝圣者蜂拥而至的朝圣城市赫尔德瓦尔(Haridwar)显得冷冷清清。即使是寺庙也是一片寂静。偶尔一辆救护车的鸣笛声打破平静,唯一能看到人活动的是药店外排起的长队。赫尔德瓦尔位于恒河上游右岸。

北方邦阿约提亚市82岁的印度教祭司Satyendra Das表示,在数百万名去恒河沐浴的圣徒中,大多数来自北方邦、中央邦、拉贾斯坦邦和古吉拉特邦等印度其他地方。Das今年因新冠疫情而缺席了这一节日,但他说他知道至少有两名阿约提亚圣徒在参加大壶节后感染。

在位于印度东部的西孟加拉邦,该国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在3月和4月的地方选举期间举行了大规模集会。西孟加拉邦周三公布的新增病例超过17,200例,是该邦迄今最高单日新增数字。在首次宣布选举日期的2月26日,西孟加拉邦公布的新增病例只有216例。该邦之前的最高新增病例纪录是去年10月22日的4,160例。

驻加尔各答的医生、公共卫生专家Baijayanti Baur说:“这些大型选举集会和孟加拉新年庆祝活动是西孟加拉邦新冠病例猛增的主要推动因素。”他还表示,另一个主要因素是戴口罩的人比去年疫情第一阶段时少得多。

Baur称,由于新冠病例激增,西孟加拉邦的医院已经面临压力。她说:“政府此前有足够时间来增加床位和氧气瓶。他们完全没有管理好。”

Thiruvananthapuram Medical College公立医院的副医务总监Santhosh Kumar说,喀拉拉邦多数政府医院的新冠床位占用率已超过90%,吸氧床位已占用85%。Kumar去年2月曾参与印度首批新冠病例的治疗工作,他说自己不确定什么原因导致了此轮疫情恶化中病例增加得这么快。他怀疑新冠病毒变种可能起到了助推作用,因为该病毒这一次的表现似乎不一样。

“人们对这种病毒还不够了解,”Kumar称。“在对该病毒的特性得出结论之前,我们需要保持警惕。与第一波疫情相比,第二波疫情中的病毒给免疫系统造成了更多伤害。因此留给我们的反应时间变少,治疗空间也相对有限。”

Baur还称,在最近一波疫情中,患者症状似乎有所不同。年轻人正受到病毒感染。据她观察,发烧症状减少,其他症状增多,比如腹泻和呼吸问题。

印度许多邦的官员目前正争相确保本邦配备足够多的病床、氧气和呼吸机。

卡纳塔克邦的政府部门和医生称,当地公立和私立医院都已出现氧气和重症监护病房床位短缺情况。卡纳塔克邦周三报告单日新增病例超过3.9万例,当地病例在短短两周内增加了两倍多。

卡纳塔克邦卫生部长K. Sudhakar称,该邦正计划将公立医院分配给新冠患者的床位比重从50%提高到80%。该邦政府的目标是在未来两周内建立一家拥有2,000个重症监护床位的临时医院。

喀拉拉邦已部署一只由13,625名医务人员组成的特别小组来应对这场危机。喀拉拉邦首席部长Pinarayi Vijayan称:“如果患者数量的上升超出了我们医疗系统的承受能力,情况将变得很可怕。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印度疫情快速蔓延到新德里和孟买以外各地

发布日期:2021-04-29 15:51
摘要:印度的新冠疫情已令新德里和孟买的医院不堪重负,目前正向其他邦蔓延。这波疫情的病例增长速度为全球最快,而且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Vibhuti Agarwal|Krishna Pokharel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的新冠疫情已令新德里和孟买的医院不堪重负,目前正向其他邦蔓延。这波疫情的病例增长速度为全球最快,而且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周三,印度日增确诊病例超过36万例,再次刷新疫情暴发以来的全球最高新增纪录。当日印度新增死亡病例3,293例,也刷新了该国单日最高死亡病例数。

在印度300万活跃病例中,新德里和马哈拉施特拉邦(该邦首府是印度金融之都孟买)约占25%。但眼下其他地区的病例正在快速增多,比如印度一些人口最多的大邦,包括北方邦、西孟加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卡纳塔克邦和喀拉拉邦。这五个邦目前在全印度活跃病例中的占比约为35%,这些邦的总人口合计超过5亿。

印度南部喀拉拉邦报告的单日新增病例数已从两周前的约1.3万例升到超过3万例。当地医院开始出现一些与新德里和孟买相同的病毒毒株。

喀拉拉邦首府特里凡得琅的KIMS私立医院传染病高级顾问A. Rajalakshmi称,患者从上周就开始在该院排起了长队。

“我们的资源也是有限的。我们不得不拒收病人。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把一些人送回去,”Rajalakshmi称。“为收治新冠患者,KIMS医院已最大限度地利用普通病房,预计在不久的将来,新冠病例数将会急剧上升。”

印度各地病例的迅速增加是多种因素共同造成的。随着最近几个月来病例的减少,公众和政府在戴口罩和社交疏离等疫情防护措施方面放松了警惕。大大小小的公共集会恢复了起来。具有高传染性的病毒新变种可能也是疫情迅速度蔓延的一个因素。

根据北安恰尔邦的数据,4月份的印度教大壶节(Kumbh Mela)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350多万人前往该邦。3月31日,即大壶节开始的前一天,该邦新增病例293例。到周三单日新增病例数已经飙升至6,000多例。北安恰尔邦与喜马拉雅山脉接壤。

北安恰尔邦政府已经实施了为期一周的封锁。周二是封锁的第一天,大部分地区都一片寂静,市场和商店关闭。本月早些时候印度教朝圣者蜂拥而至的朝圣城市赫尔德瓦尔(Haridwar)显得冷冷清清。即使是寺庙也是一片寂静。偶尔一辆救护车的鸣笛声打破平静,唯一能看到人活动的是药店外排起的长队。赫尔德瓦尔位于恒河上游右岸。

北方邦阿约提亚市82岁的印度教祭司Satyendra Das表示,在数百万名去恒河沐浴的圣徒中,大多数来自北方邦、中央邦、拉贾斯坦邦和古吉拉特邦等印度其他地方。Das今年因新冠疫情而缺席了这一节日,但他说他知道至少有两名阿约提亚圣徒在参加大壶节后感染。

在位于印度东部的西孟加拉邦,该国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在3月和4月的地方选举期间举行了大规模集会。西孟加拉邦周三公布的新增病例超过17,200例,是该邦迄今最高单日新增数字。在首次宣布选举日期的2月26日,西孟加拉邦公布的新增病例只有216例。该邦之前的最高新增病例纪录是去年10月22日的4,160例。

驻加尔各答的医生、公共卫生专家Baijayanti Baur说:“这些大型选举集会和孟加拉新年庆祝活动是西孟加拉邦新冠病例猛增的主要推动因素。”他还表示,另一个主要因素是戴口罩的人比去年疫情第一阶段时少得多。

Baur称,由于新冠病例激增,西孟加拉邦的医院已经面临压力。她说:“政府此前有足够时间来增加床位和氧气瓶。他们完全没有管理好。”

Thiruvananthapuram Medical College公立医院的副医务总监Santhosh Kumar说,喀拉拉邦多数政府医院的新冠床位占用率已超过90%,吸氧床位已占用85%。Kumar去年2月曾参与印度首批新冠病例的治疗工作,他说自己不确定什么原因导致了此轮疫情恶化中病例增加得这么快。他怀疑新冠病毒变种可能起到了助推作用,因为该病毒这一次的表现似乎不一样。

“人们对这种病毒还不够了解,”Kumar称。“在对该病毒的特性得出结论之前,我们需要保持警惕。与第一波疫情相比,第二波疫情中的病毒给免疫系统造成了更多伤害。因此留给我们的反应时间变少,治疗空间也相对有限。”

Baur还称,在最近一波疫情中,患者症状似乎有所不同。年轻人正受到病毒感染。据她观察,发烧症状减少,其他症状增多,比如腹泻和呼吸问题。

印度许多邦的官员目前正争相确保本邦配备足够多的病床、氧气和呼吸机。

卡纳塔克邦的政府部门和医生称,当地公立和私立医院都已出现氧气和重症监护病房床位短缺情况。卡纳塔克邦周三报告单日新增病例超过3.9万例,当地病例在短短两周内增加了两倍多。

卡纳塔克邦卫生部长K. Sudhakar称,该邦正计划将公立医院分配给新冠患者的床位比重从50%提高到80%。该邦政府的目标是在未来两周内建立一家拥有2,000个重症监护床位的临时医院。

喀拉拉邦已部署一只由13,625名医务人员组成的特别小组来应对这场危机。喀拉拉邦首席部长Pinarayi Vijayan称:“如果患者数量的上升超出了我们医疗系统的承受能力,情况将变得很可怕。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印度的新冠疫情已令新德里和孟买的医院不堪重负,目前正向其他邦蔓延。这波疫情的病例增长速度为全球最快,而且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Vibhuti Agarwal|Krishna Pokharel

OR--商业新媒体

印度的新冠疫情已令新德里和孟买的医院不堪重负,目前正向其他邦蔓延。这波疫情的病例增长速度为全球最快,而且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周三,印度日增确诊病例超过36万例,再次刷新疫情暴发以来的全球最高新增纪录。当日印度新增死亡病例3,293例,也刷新了该国单日最高死亡病例数。

在印度300万活跃病例中,新德里和马哈拉施特拉邦(该邦首府是印度金融之都孟买)约占25%。但眼下其他地区的病例正在快速增多,比如印度一些人口最多的大邦,包括北方邦、西孟加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卡纳塔克邦和喀拉拉邦。这五个邦目前在全印度活跃病例中的占比约为35%,这些邦的总人口合计超过5亿。

印度南部喀拉拉邦报告的单日新增病例数已从两周前的约1.3万例升到超过3万例。当地医院开始出现一些与新德里和孟买相同的病毒毒株。

喀拉拉邦首府特里凡得琅的KIMS私立医院传染病高级顾问A. Rajalakshmi称,患者从上周就开始在该院排起了长队。

“我们的资源也是有限的。我们不得不拒收病人。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把一些人送回去,”Rajalakshmi称。“为收治新冠患者,KIMS医院已最大限度地利用普通病房,预计在不久的将来,新冠病例数将会急剧上升。”

印度各地病例的迅速增加是多种因素共同造成的。随着最近几个月来病例的减少,公众和政府在戴口罩和社交疏离等疫情防护措施方面放松了警惕。大大小小的公共集会恢复了起来。具有高传染性的病毒新变种可能也是疫情迅速度蔓延的一个因素。

根据北安恰尔邦的数据,4月份的印度教大壶节(Kumbh Mela)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350多万人前往该邦。3月31日,即大壶节开始的前一天,该邦新增病例293例。到周三单日新增病例数已经飙升至6,000多例。北安恰尔邦与喜马拉雅山脉接壤。

北安恰尔邦政府已经实施了为期一周的封锁。周二是封锁的第一天,大部分地区都一片寂静,市场和商店关闭。本月早些时候印度教朝圣者蜂拥而至的朝圣城市赫尔德瓦尔(Haridwar)显得冷冷清清。即使是寺庙也是一片寂静。偶尔一辆救护车的鸣笛声打破平静,唯一能看到人活动的是药店外排起的长队。赫尔德瓦尔位于恒河上游右岸。

北方邦阿约提亚市82岁的印度教祭司Satyendra Das表示,在数百万名去恒河沐浴的圣徒中,大多数来自北方邦、中央邦、拉贾斯坦邦和古吉拉特邦等印度其他地方。Das今年因新冠疫情而缺席了这一节日,但他说他知道至少有两名阿约提亚圣徒在参加大壶节后感染。

在位于印度东部的西孟加拉邦,该国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在3月和4月的地方选举期间举行了大规模集会。西孟加拉邦周三公布的新增病例超过17,200例,是该邦迄今最高单日新增数字。在首次宣布选举日期的2月26日,西孟加拉邦公布的新增病例只有216例。该邦之前的最高新增病例纪录是去年10月22日的4,160例。

驻加尔各答的医生、公共卫生专家Baijayanti Baur说:“这些大型选举集会和孟加拉新年庆祝活动是西孟加拉邦新冠病例猛增的主要推动因素。”他还表示,另一个主要因素是戴口罩的人比去年疫情第一阶段时少得多。

Baur称,由于新冠病例激增,西孟加拉邦的医院已经面临压力。她说:“政府此前有足够时间来增加床位和氧气瓶。他们完全没有管理好。”

Thiruvananthapuram Medical College公立医院的副医务总监Santhosh Kumar说,喀拉拉邦多数政府医院的新冠床位占用率已超过90%,吸氧床位已占用85%。Kumar去年2月曾参与印度首批新冠病例的治疗工作,他说自己不确定什么原因导致了此轮疫情恶化中病例增加得这么快。他怀疑新冠病毒变种可能起到了助推作用,因为该病毒这一次的表现似乎不一样。

“人们对这种病毒还不够了解,”Kumar称。“在对该病毒的特性得出结论之前,我们需要保持警惕。与第一波疫情相比,第二波疫情中的病毒给免疫系统造成了更多伤害。因此留给我们的反应时间变少,治疗空间也相对有限。”

Baur还称,在最近一波疫情中,患者症状似乎有所不同。年轻人正受到病毒感染。据她观察,发烧症状减少,其他症状增多,比如腹泻和呼吸问题。

印度许多邦的官员目前正争相确保本邦配备足够多的病床、氧气和呼吸机。

卡纳塔克邦的政府部门和医生称,当地公立和私立医院都已出现氧气和重症监护病房床位短缺情况。卡纳塔克邦周三报告单日新增病例超过3.9万例,当地病例在短短两周内增加了两倍多。

卡纳塔克邦卫生部长K. Sudhakar称,该邦正计划将公立医院分配给新冠患者的床位比重从50%提高到80%。该邦政府的目标是在未来两周内建立一家拥有2,000个重症监护床位的临时医院。

喀拉拉邦已部署一只由13,625名医务人员组成的特别小组来应对这场危机。喀拉拉邦首席部长Pinarayi Vijayan称:“如果患者数量的上升超出了我们医疗系统的承受能力,情况将变得很可怕。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