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届退休者认为被欺骗,年轻人担心职场竞争加剧,底层劳动者担忧失业或身体被拖垮。这种反弹凸显出中国社会在就业、社会保障和收入公平等问题上的焦虑。



|王月眉, JOY DONG

OR--商业新媒体

48岁的孟山是中国南昌市的一名城管,一直盼着能早点退休。

孟山相当于一个没有武装的低级执法官员,经常要追赶无证街头小贩,他觉得这是一项体力和精神上都很吃力的任务。工资很低。退休后,即使是靠微薄的政府养老金,也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因此,当中国政府宣布将提高法定退休年龄时(目前男性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孟山感到沮丧。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能承受多久,在他有资格领取养老金之前,雇主是否会解雇他。

“这个说实话,”他在谈到政府的声明时表示,“就是对我们这些底层劳动者非常不友好。”

中国上月表示,将在未来五年内“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试图解决中国最紧迫的问题之一。中国迅速的人口老龄化意味着劳动力的减少。国家养老基金面临耗尽的风险。而且中国是世界上退休年龄最低的国家之一:蓝领女性50岁,白领女性55岁,大多数男性60岁。

不过,这个想法非常不受欢迎。政府尚未公布其计划的细节,但年长的员工已经开始谴责本已承诺好的退休时间表是一种欺骗,年轻人则担心已经很激烈的工作竞争还会加剧。

像孟山这样从事蓝领或体力劳动的工人仍然占中国劳动力的大多数,他们认为自己会被拖垮,或者失业,或是二者皆有。

这一消息是在国家立法机关的年度会议上宣布的,随后与退休有关的话题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流行了几天,吸引了数亿的浏览量和批评性评论。

在世界各地,提高退休年龄已经成为政府最棘手的挑战之一。俄罗斯在2018年试图这样做,导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的支持率创下多年来的最低水平。普京最终推动该计划获得通过,但做出了让步,这对他来说是罕见的举动。

 去年,法国的一项养老金改革计划引发了旷日持久的交通罢工,迫使政府搁置了该提案。

2015年,面对类似的抗议,中国政府也放弃了提高退休年龄的努力。

这一次,它似乎决心要坚持贯彻这一计划。但它也承认遭到反弹。官员们似乎在谨慎行事,目前细节尚不明确,但他们暗示退休年限只会每年提高几个月。

 “他们谈论这个问题已经很长时间了,”研究中国退休制度的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朴之水(Albert Francis Park)说。“他们得拿出相当大的决心来推动它。”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走向退休年龄危机。目前的标准是在1950年代制定的,当时的人均预期寿命只有40岁出头。

但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随着中国迅速实现现代化,预期寿命已达到近77岁。出生率也大幅下降,使得中国的人口明显头重脚轻。据政府预测,到2025年,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将超过3亿,约占总人口的五分之一。

其结果就是专家所说的对中国持续经济增长和竞争能力的严重威胁。在日本和许多欧洲国家,居民到65岁或更晚才有资格领取养老金。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钧表示,中国有“人力资源浪费”的风险。

这种反弹突显了中国社会在就业保障、社会保障体系和收入不平等问题上的众多其他焦虑。

中国许多白领工作场所的高强度竞争环境让29岁的上海金融分析师娜欧米·陈(Naomi Chen,音)感到疲惫。她经常和朋友们讨论希望早点退休,以逃避压力,即使这意味着更俭朴的生活。

政府的声明只是证实了它存有这个愿望。中国正努力为其不断膨胀的大学毕业生提供足够多的高薪白领工作。娜欧米·陈担心,随着退休人员的减少,她只能像以前一样努力工作,但回报的前景却更渺茫。

“肯定升职就很慢,因为上面的人就不退休,”她说。

在现实中,年长的工人可能更痛苦。朴之水说,中国的现代化速度实在太快,他们的技能和受教育程度往往比年轻同行低得多,使得一些雇主不愿留住他们。在科技等几个行业之内,35岁被视为被雇用的最高年龄。

推迟退休还可能破坏政府的另一个重要优先事项:鼓励夫妇生育更多孩子,以减缓人口老龄化。

在一定程度上,由于育儿资源的不足,绝大多数中国人依靠祖父母来照顾孩子。现在,社交媒体用户们都在问,如果老一辈人还得工作,那会怎么样?

现年26岁的卢霞(音)说,想到退休会推迟,人们不可能考虑生二胎。更多的孩子将意味着有更多需要照顾的孙辈,那时她可能甚至还在工作。
卢霞家住在北京西北方向的阳泉市,她说:“赶上延迟退休,到时候当我们作为祖父母辈要面对的就难以想象了。”

复旦大学经济学家封进在一期国有劳动刊物的访谈中提到,除非中国增加对儿童保育的支持,否则新父母可能辞职或推迟生育,直到他们的父母退休,这将加剧劳动力短缺。

专家仍然认为,不采取行动的代价将会太高。中国社会科学院2019年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35年,中国的主要养老基金将耗尽,部分原因是劳动力的减少。

这使一些年轻人感到不安。如果不改变现状,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养老金将来自何处。

“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挺公平的,”河北省一名29岁的博主王国华谈到推迟退休年龄时说。“人活了,钱没了,影响了社会的稳定。”

王国华还说,鉴于预期寿命已经升高了不少,他不明白在60岁退休的好处:“你退休太早了也没什么事干。”

的确,最近退休的卞建福(音)曾是四川省一家国有企业的经理,他说他其实不介意再多工作几年。他的退休金也会增加。

卞建福每月可获得约6500元,是城市退休人员平均退休金的两倍多。他称赞政府在过去十年中不断提高退休金,尽管一些专家已经承认这样做增加了系统的压力。他说:“中国政府部门对退休人员的待遇非常到位的。”

但是这种保障分配不均,即使政府加大了养老金的投入,这种分配不均的现象也很可能会持续下去。

城管孟山每月收入约3000元,其中十分之一用来付退休金和基本医保。在他最终退休的时候,预计他每月能领到770到970元。

他知道这几乎无法维持生活。但他说他会想办法——即使他越来越不确定那一天何时会到来。

“我就只能干熬了,一直熬吧,”孟山说。“一直熬到到了年龄之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推“延迟退休”应对老龄化,引发争议和反弹

发布日期:2021-04-27 19:49
年届退休者认为被欺骗,年轻人担心职场竞争加剧,底层劳动者担忧失业或身体被拖垮。这种反弹凸显出中国社会在就业、社会保障和收入公平等问题上的焦虑。



|王月眉, JOY DONG

OR--商业新媒体

48岁的孟山是中国南昌市的一名城管,一直盼着能早点退休。

孟山相当于一个没有武装的低级执法官员,经常要追赶无证街头小贩,他觉得这是一项体力和精神上都很吃力的任务。工资很低。退休后,即使是靠微薄的政府养老金,也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因此,当中国政府宣布将提高法定退休年龄时(目前男性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孟山感到沮丧。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能承受多久,在他有资格领取养老金之前,雇主是否会解雇他。

“这个说实话,”他在谈到政府的声明时表示,“就是对我们这些底层劳动者非常不友好。”

中国上月表示,将在未来五年内“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试图解决中国最紧迫的问题之一。中国迅速的人口老龄化意味着劳动力的减少。国家养老基金面临耗尽的风险。而且中国是世界上退休年龄最低的国家之一:蓝领女性50岁,白领女性55岁,大多数男性60岁。

不过,这个想法非常不受欢迎。政府尚未公布其计划的细节,但年长的员工已经开始谴责本已承诺好的退休时间表是一种欺骗,年轻人则担心已经很激烈的工作竞争还会加剧。

像孟山这样从事蓝领或体力劳动的工人仍然占中国劳动力的大多数,他们认为自己会被拖垮,或者失业,或是二者皆有。

这一消息是在国家立法机关的年度会议上宣布的,随后与退休有关的话题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流行了几天,吸引了数亿的浏览量和批评性评论。

在世界各地,提高退休年龄已经成为政府最棘手的挑战之一。俄罗斯在2018年试图这样做,导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的支持率创下多年来的最低水平。普京最终推动该计划获得通过,但做出了让步,这对他来说是罕见的举动。

 去年,法国的一项养老金改革计划引发了旷日持久的交通罢工,迫使政府搁置了该提案。

2015年,面对类似的抗议,中国政府也放弃了提高退休年龄的努力。

这一次,它似乎决心要坚持贯彻这一计划。但它也承认遭到反弹。官员们似乎在谨慎行事,目前细节尚不明确,但他们暗示退休年限只会每年提高几个月。

 “他们谈论这个问题已经很长时间了,”研究中国退休制度的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朴之水(Albert Francis Park)说。“他们得拿出相当大的决心来推动它。”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走向退休年龄危机。目前的标准是在1950年代制定的,当时的人均预期寿命只有40岁出头。

但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随着中国迅速实现现代化,预期寿命已达到近77岁。出生率也大幅下降,使得中国的人口明显头重脚轻。据政府预测,到2025年,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将超过3亿,约占总人口的五分之一。

其结果就是专家所说的对中国持续经济增长和竞争能力的严重威胁。在日本和许多欧洲国家,居民到65岁或更晚才有资格领取养老金。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钧表示,中国有“人力资源浪费”的风险。

这种反弹突显了中国社会在就业保障、社会保障体系和收入不平等问题上的众多其他焦虑。

中国许多白领工作场所的高强度竞争环境让29岁的上海金融分析师娜欧米·陈(Naomi Chen,音)感到疲惫。她经常和朋友们讨论希望早点退休,以逃避压力,即使这意味着更俭朴的生活。

政府的声明只是证实了它存有这个愿望。中国正努力为其不断膨胀的大学毕业生提供足够多的高薪白领工作。娜欧米·陈担心,随着退休人员的减少,她只能像以前一样努力工作,但回报的前景却更渺茫。

“肯定升职就很慢,因为上面的人就不退休,”她说。

在现实中,年长的工人可能更痛苦。朴之水说,中国的现代化速度实在太快,他们的技能和受教育程度往往比年轻同行低得多,使得一些雇主不愿留住他们。在科技等几个行业之内,35岁被视为被雇用的最高年龄。

推迟退休还可能破坏政府的另一个重要优先事项:鼓励夫妇生育更多孩子,以减缓人口老龄化。

在一定程度上,由于育儿资源的不足,绝大多数中国人依靠祖父母来照顾孩子。现在,社交媒体用户们都在问,如果老一辈人还得工作,那会怎么样?

现年26岁的卢霞(音)说,想到退休会推迟,人们不可能考虑生二胎。更多的孩子将意味着有更多需要照顾的孙辈,那时她可能甚至还在工作。
卢霞家住在北京西北方向的阳泉市,她说:“赶上延迟退休,到时候当我们作为祖父母辈要面对的就难以想象了。”

复旦大学经济学家封进在一期国有劳动刊物的访谈中提到,除非中国增加对儿童保育的支持,否则新父母可能辞职或推迟生育,直到他们的父母退休,这将加剧劳动力短缺。

专家仍然认为,不采取行动的代价将会太高。中国社会科学院2019年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35年,中国的主要养老基金将耗尽,部分原因是劳动力的减少。

这使一些年轻人感到不安。如果不改变现状,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养老金将来自何处。

“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挺公平的,”河北省一名29岁的博主王国华谈到推迟退休年龄时说。“人活了,钱没了,影响了社会的稳定。”

王国华还说,鉴于预期寿命已经升高了不少,他不明白在60岁退休的好处:“你退休太早了也没什么事干。”

的确,最近退休的卞建福(音)曾是四川省一家国有企业的经理,他说他其实不介意再多工作几年。他的退休金也会增加。

卞建福每月可获得约6500元,是城市退休人员平均退休金的两倍多。他称赞政府在过去十年中不断提高退休金,尽管一些专家已经承认这样做增加了系统的压力。他说:“中国政府部门对退休人员的待遇非常到位的。”

但是这种保障分配不均,即使政府加大了养老金的投入,这种分配不均的现象也很可能会持续下去。

城管孟山每月收入约3000元,其中十分之一用来付退休金和基本医保。在他最终退休的时候,预计他每月能领到770到970元。

他知道这几乎无法维持生活。但他说他会想办法——即使他越来越不确定那一天何时会到来。

“我就只能干熬了,一直熬吧,”孟山说。“一直熬到到了年龄之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年届退休者认为被欺骗,年轻人担心职场竞争加剧,底层劳动者担忧失业或身体被拖垮。这种反弹凸显出中国社会在就业、社会保障和收入公平等问题上的焦虑。



|王月眉, JOY DONG

OR--商业新媒体

48岁的孟山是中国南昌市的一名城管,一直盼着能早点退休。

孟山相当于一个没有武装的低级执法官员,经常要追赶无证街头小贩,他觉得这是一项体力和精神上都很吃力的任务。工资很低。退休后,即使是靠微薄的政府养老金,也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因此,当中国政府宣布将提高法定退休年龄时(目前男性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孟山感到沮丧。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能承受多久,在他有资格领取养老金之前,雇主是否会解雇他。

“这个说实话,”他在谈到政府的声明时表示,“就是对我们这些底层劳动者非常不友好。”

中国上月表示,将在未来五年内“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试图解决中国最紧迫的问题之一。中国迅速的人口老龄化意味着劳动力的减少。国家养老基金面临耗尽的风险。而且中国是世界上退休年龄最低的国家之一:蓝领女性50岁,白领女性55岁,大多数男性60岁。

不过,这个想法非常不受欢迎。政府尚未公布其计划的细节,但年长的员工已经开始谴责本已承诺好的退休时间表是一种欺骗,年轻人则担心已经很激烈的工作竞争还会加剧。

像孟山这样从事蓝领或体力劳动的工人仍然占中国劳动力的大多数,他们认为自己会被拖垮,或者失业,或是二者皆有。

这一消息是在国家立法机关的年度会议上宣布的,随后与退休有关的话题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流行了几天,吸引了数亿的浏览量和批评性评论。

在世界各地,提高退休年龄已经成为政府最棘手的挑战之一。俄罗斯在2018年试图这样做,导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的支持率创下多年来的最低水平。普京最终推动该计划获得通过,但做出了让步,这对他来说是罕见的举动。

 去年,法国的一项养老金改革计划引发了旷日持久的交通罢工,迫使政府搁置了该提案。

2015年,面对类似的抗议,中国政府也放弃了提高退休年龄的努力。

这一次,它似乎决心要坚持贯彻这一计划。但它也承认遭到反弹。官员们似乎在谨慎行事,目前细节尚不明确,但他们暗示退休年限只会每年提高几个月。

 “他们谈论这个问题已经很长时间了,”研究中国退休制度的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朴之水(Albert Francis Park)说。“他们得拿出相当大的决心来推动它。”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走向退休年龄危机。目前的标准是在1950年代制定的,当时的人均预期寿命只有40岁出头。

但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随着中国迅速实现现代化,预期寿命已达到近77岁。出生率也大幅下降,使得中国的人口明显头重脚轻。据政府预测,到2025年,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将超过3亿,约占总人口的五分之一。

其结果就是专家所说的对中国持续经济增长和竞争能力的严重威胁。在日本和许多欧洲国家,居民到65岁或更晚才有资格领取养老金。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钧表示,中国有“人力资源浪费”的风险。

这种反弹突显了中国社会在就业保障、社会保障体系和收入不平等问题上的众多其他焦虑。

中国许多白领工作场所的高强度竞争环境让29岁的上海金融分析师娜欧米·陈(Naomi Chen,音)感到疲惫。她经常和朋友们讨论希望早点退休,以逃避压力,即使这意味着更俭朴的生活。

政府的声明只是证实了它存有这个愿望。中国正努力为其不断膨胀的大学毕业生提供足够多的高薪白领工作。娜欧米·陈担心,随着退休人员的减少,她只能像以前一样努力工作,但回报的前景却更渺茫。

“肯定升职就很慢,因为上面的人就不退休,”她说。

在现实中,年长的工人可能更痛苦。朴之水说,中国的现代化速度实在太快,他们的技能和受教育程度往往比年轻同行低得多,使得一些雇主不愿留住他们。在科技等几个行业之内,35岁被视为被雇用的最高年龄。

推迟退休还可能破坏政府的另一个重要优先事项:鼓励夫妇生育更多孩子,以减缓人口老龄化。

在一定程度上,由于育儿资源的不足,绝大多数中国人依靠祖父母来照顾孩子。现在,社交媒体用户们都在问,如果老一辈人还得工作,那会怎么样?

现年26岁的卢霞(音)说,想到退休会推迟,人们不可能考虑生二胎。更多的孩子将意味着有更多需要照顾的孙辈,那时她可能甚至还在工作。
卢霞家住在北京西北方向的阳泉市,她说:“赶上延迟退休,到时候当我们作为祖父母辈要面对的就难以想象了。”

复旦大学经济学家封进在一期国有劳动刊物的访谈中提到,除非中国增加对儿童保育的支持,否则新父母可能辞职或推迟生育,直到他们的父母退休,这将加剧劳动力短缺。

专家仍然认为,不采取行动的代价将会太高。中国社会科学院2019年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35年,中国的主要养老基金将耗尽,部分原因是劳动力的减少。

这使一些年轻人感到不安。如果不改变现状,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养老金将来自何处。

“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挺公平的,”河北省一名29岁的博主王国华谈到推迟退休年龄时说。“人活了,钱没了,影响了社会的稳定。”

王国华还说,鉴于预期寿命已经升高了不少,他不明白在60岁退休的好处:“你退休太早了也没什么事干。”

的确,最近退休的卞建福(音)曾是四川省一家国有企业的经理,他说他其实不介意再多工作几年。他的退休金也会增加。

卞建福每月可获得约6500元,是城市退休人员平均退休金的两倍多。他称赞政府在过去十年中不断提高退休金,尽管一些专家已经承认这样做增加了系统的压力。他说:“中国政府部门对退休人员的待遇非常到位的。”

但是这种保障分配不均,即使政府加大了养老金的投入,这种分配不均的现象也很可能会持续下去。

城管孟山每月收入约3000元,其中十分之一用来付退休金和基本医保。在他最终退休的时候,预计他每月能领到770到970元。

他知道这几乎无法维持生活。但他说他会想办法——即使他越来越不确定那一天何时会到来。

“我就只能干熬了,一直熬吧,”孟山说。“一直熬到到了年龄之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推“延迟退休”应对老龄化,引发争议和反弹

发布日期:2021-04-27 19:49
年届退休者认为被欺骗,年轻人担心职场竞争加剧,底层劳动者担忧失业或身体被拖垮。这种反弹凸显出中国社会在就业、社会保障和收入公平等问题上的焦虑。



|王月眉, JOY DONG

OR--商业新媒体

48岁的孟山是中国南昌市的一名城管,一直盼着能早点退休。

孟山相当于一个没有武装的低级执法官员,经常要追赶无证街头小贩,他觉得这是一项体力和精神上都很吃力的任务。工资很低。退休后,即使是靠微薄的政府养老金,也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因此,当中国政府宣布将提高法定退休年龄时(目前男性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孟山感到沮丧。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能承受多久,在他有资格领取养老金之前,雇主是否会解雇他。

“这个说实话,”他在谈到政府的声明时表示,“就是对我们这些底层劳动者非常不友好。”

中国上月表示,将在未来五年内“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试图解决中国最紧迫的问题之一。中国迅速的人口老龄化意味着劳动力的减少。国家养老基金面临耗尽的风险。而且中国是世界上退休年龄最低的国家之一:蓝领女性50岁,白领女性55岁,大多数男性60岁。

不过,这个想法非常不受欢迎。政府尚未公布其计划的细节,但年长的员工已经开始谴责本已承诺好的退休时间表是一种欺骗,年轻人则担心已经很激烈的工作竞争还会加剧。

像孟山这样从事蓝领或体力劳动的工人仍然占中国劳动力的大多数,他们认为自己会被拖垮,或者失业,或是二者皆有。

这一消息是在国家立法机关的年度会议上宣布的,随后与退休有关的话题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流行了几天,吸引了数亿的浏览量和批评性评论。

在世界各地,提高退休年龄已经成为政府最棘手的挑战之一。俄罗斯在2018年试图这样做,导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的支持率创下多年来的最低水平。普京最终推动该计划获得通过,但做出了让步,这对他来说是罕见的举动。

 去年,法国的一项养老金改革计划引发了旷日持久的交通罢工,迫使政府搁置了该提案。

2015年,面对类似的抗议,中国政府也放弃了提高退休年龄的努力。

这一次,它似乎决心要坚持贯彻这一计划。但它也承认遭到反弹。官员们似乎在谨慎行事,目前细节尚不明确,但他们暗示退休年限只会每年提高几个月。

 “他们谈论这个问题已经很长时间了,”研究中国退休制度的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朴之水(Albert Francis Park)说。“他们得拿出相当大的决心来推动它。”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走向退休年龄危机。目前的标准是在1950年代制定的,当时的人均预期寿命只有40岁出头。

但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随着中国迅速实现现代化,预期寿命已达到近77岁。出生率也大幅下降,使得中国的人口明显头重脚轻。据政府预测,到2025年,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将超过3亿,约占总人口的五分之一。

其结果就是专家所说的对中国持续经济增长和竞争能力的严重威胁。在日本和许多欧洲国家,居民到65岁或更晚才有资格领取养老金。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钧表示,中国有“人力资源浪费”的风险。

这种反弹突显了中国社会在就业保障、社会保障体系和收入不平等问题上的众多其他焦虑。

中国许多白领工作场所的高强度竞争环境让29岁的上海金融分析师娜欧米·陈(Naomi Chen,音)感到疲惫。她经常和朋友们讨论希望早点退休,以逃避压力,即使这意味着更俭朴的生活。

政府的声明只是证实了它存有这个愿望。中国正努力为其不断膨胀的大学毕业生提供足够多的高薪白领工作。娜欧米·陈担心,随着退休人员的减少,她只能像以前一样努力工作,但回报的前景却更渺茫。

“肯定升职就很慢,因为上面的人就不退休,”她说。

在现实中,年长的工人可能更痛苦。朴之水说,中国的现代化速度实在太快,他们的技能和受教育程度往往比年轻同行低得多,使得一些雇主不愿留住他们。在科技等几个行业之内,35岁被视为被雇用的最高年龄。

推迟退休还可能破坏政府的另一个重要优先事项:鼓励夫妇生育更多孩子,以减缓人口老龄化。

在一定程度上,由于育儿资源的不足,绝大多数中国人依靠祖父母来照顾孩子。现在,社交媒体用户们都在问,如果老一辈人还得工作,那会怎么样?

现年26岁的卢霞(音)说,想到退休会推迟,人们不可能考虑生二胎。更多的孩子将意味着有更多需要照顾的孙辈,那时她可能甚至还在工作。
卢霞家住在北京西北方向的阳泉市,她说:“赶上延迟退休,到时候当我们作为祖父母辈要面对的就难以想象了。”

复旦大学经济学家封进在一期国有劳动刊物的访谈中提到,除非中国增加对儿童保育的支持,否则新父母可能辞职或推迟生育,直到他们的父母退休,这将加剧劳动力短缺。

专家仍然认为,不采取行动的代价将会太高。中国社会科学院2019年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35年,中国的主要养老基金将耗尽,部分原因是劳动力的减少。

这使一些年轻人感到不安。如果不改变现状,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养老金将来自何处。

“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挺公平的,”河北省一名29岁的博主王国华谈到推迟退休年龄时说。“人活了,钱没了,影响了社会的稳定。”

王国华还说,鉴于预期寿命已经升高了不少,他不明白在60岁退休的好处:“你退休太早了也没什么事干。”

的确,最近退休的卞建福(音)曾是四川省一家国有企业的经理,他说他其实不介意再多工作几年。他的退休金也会增加。

卞建福每月可获得约6500元,是城市退休人员平均退休金的两倍多。他称赞政府在过去十年中不断提高退休金,尽管一些专家已经承认这样做增加了系统的压力。他说:“中国政府部门对退休人员的待遇非常到位的。”

但是这种保障分配不均,即使政府加大了养老金的投入,这种分配不均的现象也很可能会持续下去。

城管孟山每月收入约3000元,其中十分之一用来付退休金和基本医保。在他最终退休的时候,预计他每月能领到770到970元。

他知道这几乎无法维持生活。但他说他会想办法——即使他越来越不确定那一天何时会到来。

“我就只能干熬了,一直熬吧,”孟山说。“一直熬到到了年龄之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