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印度和美国等全球污染大国已承诺转向使用更清洁的能源,但这样的改革需要巨额资金和灵活的政治手段。



Juan Forero|Matthew Dalton|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气候分析人士和经济学家称,那些力争大幅减少排放以实现气候目标的国家必须做好准备,在寻求改革国内大片经济领域的同时,减排举措会带来惊人的成本,政治斗争也会隐约显现。

总部设在阿布扎比的政府间合作组织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简称IRENA)在3月份表示,为了将全球气温升幅控制在1.5摄氏度(2.7华氏度)以内,2050年年底前全球需要投资115万亿美元用于太阳能和电动汽车等清洁能源技术。这类气候目标是在2015年通过的气候协议《巴黎协定》中提出的,在上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主持的地球日气候峰会(Earth Day Climate Summit)上被再次提起。

环保人士和一些经济学家表示,这些变革将转化为创新技术和创造就业,同时,通过减少空气污染、避免水位上升淹没沿海城市,每年可以挽救一百万人的生命。不过,前期成本将是一大挑战,需要对钢铁生产、农业和货物运输等许多领域进行改革。

全球减排的希望很大程度上寄托在中国和印度身上,这两个国家严重依赖燃煤发电。煤炭被认为是污染最严重的化石燃料。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专注于气候政策的国际关系学教授David Victor说,实现零排放需要完成“基本上放弃使用所有化石燃料”的艰巨任务。

“水泥行业怎么办?钢铁生产呢?农业呢?航空和运输行业呢?”他说。“当你研究激进的技术变革时,往往会高估近期可能发生的事情。”

根据清华大学中国领先的气候专家去年10月份提交的一份报告,为了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目标,中国需要在30年内投资21万亿美元,超过每年GDP的2.5%,对交通、工业和建筑业进行全面改革,同时建设核电、风能和太阳能生产设施。

让中国摆脱对煤炭的依赖并非易事。据官方数据,2020年煤炭在中国能源消费总量中的占比为56.8%,1,082座燃煤电厂发电近1,100千兆瓦。

充满活力的中国经济在新冠疫情期间几乎没有放缓,中国煤炭工业协会(China National Coal Association)上个月报告称,预计到2025年,中国的煤炭年消费量将较2020年增长6%。中国去年提出建设73.5千兆瓦的新燃煤发电厂,装机容量是世界其他地区总和的五倍还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地球日气候峰会上对各国领导人发表讲话时称,中国将在“十四五”时期严控煤炭消费增长。

不过,在采纳了清华大学前述报告中的建议后,习近平去年12月在一次联合国峰会上宣布,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

中国表示,到203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从2020年的15.3%提高到25%左右。中国还承诺,到2030年,风能、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较目前装机容量增长逾一倍。

一些人指出,中国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很大程度上与政府为刺激经济而在某些地区建造燃煤电厂有关。中国的燃煤电厂产能利用率仅有49%。能源研究人员表示,许多规划中的项目可能永远不会建成,因为在经济上不可行。

习近平表示,发达国家应该展现更大雄心和行动,同时切实帮助发展中国家加速绿色低碳转型。

拜登政府已设定了目标,到2030年美国的碳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多达52%,并到2050年完全停止温室气体排放。拜登计划把对低收入国家气候减排项目所提供资金的规模增加一倍,同时鼓励私营企业发展绿色环保举措。

《巴黎协定》中设定的目标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这些目标在很大程度上基于国际共识,即如果全球气温较工业化之前水平上升的幅度如果不能控制在约1.5摄氏度之内,生态系统可能会遭到破坏。

在减少对煤炭的依赖方面,另一个快速增长的发展中国家印度也带来挑战。

印度近一半的能源供应依赖于煤炭,而且该国批准了装机容量100千兆瓦的新燃煤电厂。印度的煤炭消费量位居世界第二,到2030年占全球煤炭消费的比例预计将从11%上升到14%。

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上述气候峰会上重申,印度的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450千兆瓦的可再生能源产能目标,包括太阳能、风能和小型水电站。如果实现这一目标,那么将占印度中央电力管理局(Central Electricity Authority)预计的2030年该国817千兆瓦电力需求量的55%左右。

不过,印度距离这个目标还很遥远,目前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只有94千兆瓦。大多数能源行业的高管和分析师说,印度将无法实现到2022年达到175千兆瓦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中间目标。

阻力因素包括经济和地缘政治:大型太阳能开发商通常与国有配电公司签订合同,以固定价格向后者出售电力,期限可长达25年。但太阳能价格下降得如此之快,以至于一些财务拮据的配电公司不愿支付他们在旧合同中同意的更高价格。

对于向竞争对手中国购买如此多的太阳能设备,印度决策者也越来越感到不安。中国控制着大部分的太阳能制造业务。

针对各国围绕全面改革国内经济的担忧,白宫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强调了向更环保能源和交通资源发展的潜在优势。

“没有人被要求做出牺牲,”他上周五说。“这是一个机会。”

IRENA表示,这一转变创造的就业机会应会是受其影响而消失的就业岗位的三倍,因为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劳动力需求往往比化石燃料行业更大。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 2018年曾表示,到2030年,绿色转型将在全球范围内摧毁600万个工作岗位,同时创造2,40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说法,这种转变可能与以前工业化社会接受新技术时的转变相似,比如互联网等技术。

但这种激进的、现实世界的改变需要巧妙的政治操作,以及创新的解决方案来解决那些最初可能利益受损人群的问题,如阿巴拉契亚的煤矿工人和欧洲可能面临更高汽油税的工薪阶层。

在欧洲,各国在制定到2050年实现零排放的计划方面比其他地区领先。但领导人面临着政治两难困境。在最大的经济体中,绿色转型的负担已部分地落在了工薪阶层身上。

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表示,要想到2030年实现在1990年的基础上至少减排55%的目标,将需要每年对本地区的能源基础设施投资4,220亿美元。上周,欧盟议员和各国政府就一项旨在到2050年实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的万亿美元计划达成一致。

在过去10年里,德国的电价急剧上升,为该国从核能和燃煤发电转向可再生能源的代价买单。在一些国家,居住在生活成本更低的郊区和农村地区的人,以及通勤到城市中心工作的人,面临着更高的燃油和车辆税。这就是为什么法国通勤者领导了2018年底爆发的“黄马甲”抗议运动,反对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提高燃油税的计划,最终迫使他退缩。

这段经历使马克龙这个亲商的中间派成为剧烈变革法国经济的反对者。如果没有新政策,法国不太可能实现气候目标。

由于东欧的成员国仍依靠燃煤发电,欧盟在实现其气候目标方面也面临障碍。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共和国的领导人正计划通过大力发展核能来解决燃煤问题。但对于核电是否有资格获得欧盟为实现欧盟减排目标所发放的补贴,欧盟的政策制定者尚未作出决定。

此外,在欧洲力争实现减排目标的背景下,欧洲的煤炭行业正准备大规模裁员。德国是欧洲的煤炭使用大国,该国政府已承诺提供近600亿美元,用于缓解关闭煤矿和燃煤发电厂对经济造成的冲击。德国电力公司RWE AG已表示,从现在到2030年,放弃使用煤炭将导致约6,000个工作岗位被裁。

RWE首席执行官Rolf Schmitz去年表示:“这对员工和公司的影响是巨大的。”

德国政府的拨款计划正受到欧盟委员会和环保组织的审查。该委员会负责监管成员国政府对私营部门的补贴。

由环保团体组成的欧洲环境局(European Environmental Bureau)表示:“在欧盟努力实现气候和环境目标的情况下,欧盟委员会必须确保其不会给政府补贴开绿灯,此类补贴会把欧盟推向相反方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实现全球减排目标代价高昂且面临政治阻力

发布日期:2021-04-27 10:22
中国、印度和美国等全球污染大国已承诺转向使用更清洁的能源,但这样的改革需要巨额资金和灵活的政治手段。



Juan Forero|Matthew Dalton|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气候分析人士和经济学家称,那些力争大幅减少排放以实现气候目标的国家必须做好准备,在寻求改革国内大片经济领域的同时,减排举措会带来惊人的成本,政治斗争也会隐约显现。

总部设在阿布扎比的政府间合作组织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简称IRENA)在3月份表示,为了将全球气温升幅控制在1.5摄氏度(2.7华氏度)以内,2050年年底前全球需要投资115万亿美元用于太阳能和电动汽车等清洁能源技术。这类气候目标是在2015年通过的气候协议《巴黎协定》中提出的,在上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主持的地球日气候峰会(Earth Day Climate Summit)上被再次提起。

环保人士和一些经济学家表示,这些变革将转化为创新技术和创造就业,同时,通过减少空气污染、避免水位上升淹没沿海城市,每年可以挽救一百万人的生命。不过,前期成本将是一大挑战,需要对钢铁生产、农业和货物运输等许多领域进行改革。

全球减排的希望很大程度上寄托在中国和印度身上,这两个国家严重依赖燃煤发电。煤炭被认为是污染最严重的化石燃料。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专注于气候政策的国际关系学教授David Victor说,实现零排放需要完成“基本上放弃使用所有化石燃料”的艰巨任务。

“水泥行业怎么办?钢铁生产呢?农业呢?航空和运输行业呢?”他说。“当你研究激进的技术变革时,往往会高估近期可能发生的事情。”

根据清华大学中国领先的气候专家去年10月份提交的一份报告,为了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目标,中国需要在30年内投资21万亿美元,超过每年GDP的2.5%,对交通、工业和建筑业进行全面改革,同时建设核电、风能和太阳能生产设施。

让中国摆脱对煤炭的依赖并非易事。据官方数据,2020年煤炭在中国能源消费总量中的占比为56.8%,1,082座燃煤电厂发电近1,100千兆瓦。

充满活力的中国经济在新冠疫情期间几乎没有放缓,中国煤炭工业协会(China National Coal Association)上个月报告称,预计到2025年,中国的煤炭年消费量将较2020年增长6%。中国去年提出建设73.5千兆瓦的新燃煤发电厂,装机容量是世界其他地区总和的五倍还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地球日气候峰会上对各国领导人发表讲话时称,中国将在“十四五”时期严控煤炭消费增长。

不过,在采纳了清华大学前述报告中的建议后,习近平去年12月在一次联合国峰会上宣布,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

中国表示,到203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从2020年的15.3%提高到25%左右。中国还承诺,到2030年,风能、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较目前装机容量增长逾一倍。

一些人指出,中国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很大程度上与政府为刺激经济而在某些地区建造燃煤电厂有关。中国的燃煤电厂产能利用率仅有49%。能源研究人员表示,许多规划中的项目可能永远不会建成,因为在经济上不可行。

习近平表示,发达国家应该展现更大雄心和行动,同时切实帮助发展中国家加速绿色低碳转型。

拜登政府已设定了目标,到2030年美国的碳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多达52%,并到2050年完全停止温室气体排放。拜登计划把对低收入国家气候减排项目所提供资金的规模增加一倍,同时鼓励私营企业发展绿色环保举措。

《巴黎协定》中设定的目标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这些目标在很大程度上基于国际共识,即如果全球气温较工业化之前水平上升的幅度如果不能控制在约1.5摄氏度之内,生态系统可能会遭到破坏。

在减少对煤炭的依赖方面,另一个快速增长的发展中国家印度也带来挑战。

印度近一半的能源供应依赖于煤炭,而且该国批准了装机容量100千兆瓦的新燃煤电厂。印度的煤炭消费量位居世界第二,到2030年占全球煤炭消费的比例预计将从11%上升到14%。

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上述气候峰会上重申,印度的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450千兆瓦的可再生能源产能目标,包括太阳能、风能和小型水电站。如果实现这一目标,那么将占印度中央电力管理局(Central Electricity Authority)预计的2030年该国817千兆瓦电力需求量的55%左右。

不过,印度距离这个目标还很遥远,目前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只有94千兆瓦。大多数能源行业的高管和分析师说,印度将无法实现到2022年达到175千兆瓦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中间目标。

阻力因素包括经济和地缘政治:大型太阳能开发商通常与国有配电公司签订合同,以固定价格向后者出售电力,期限可长达25年。但太阳能价格下降得如此之快,以至于一些财务拮据的配电公司不愿支付他们在旧合同中同意的更高价格。

对于向竞争对手中国购买如此多的太阳能设备,印度决策者也越来越感到不安。中国控制着大部分的太阳能制造业务。

针对各国围绕全面改革国内经济的担忧,白宫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强调了向更环保能源和交通资源发展的潜在优势。

“没有人被要求做出牺牲,”他上周五说。“这是一个机会。”

IRENA表示,这一转变创造的就业机会应会是受其影响而消失的就业岗位的三倍,因为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劳动力需求往往比化石燃料行业更大。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 2018年曾表示,到2030年,绿色转型将在全球范围内摧毁600万个工作岗位,同时创造2,40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说法,这种转变可能与以前工业化社会接受新技术时的转变相似,比如互联网等技术。

但这种激进的、现实世界的改变需要巧妙的政治操作,以及创新的解决方案来解决那些最初可能利益受损人群的问题,如阿巴拉契亚的煤矿工人和欧洲可能面临更高汽油税的工薪阶层。

在欧洲,各国在制定到2050年实现零排放的计划方面比其他地区领先。但领导人面临着政治两难困境。在最大的经济体中,绿色转型的负担已部分地落在了工薪阶层身上。

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表示,要想到2030年实现在1990年的基础上至少减排55%的目标,将需要每年对本地区的能源基础设施投资4,220亿美元。上周,欧盟议员和各国政府就一项旨在到2050年实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的万亿美元计划达成一致。

在过去10年里,德国的电价急剧上升,为该国从核能和燃煤发电转向可再生能源的代价买单。在一些国家,居住在生活成本更低的郊区和农村地区的人,以及通勤到城市中心工作的人,面临着更高的燃油和车辆税。这就是为什么法国通勤者领导了2018年底爆发的“黄马甲”抗议运动,反对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提高燃油税的计划,最终迫使他退缩。

这段经历使马克龙这个亲商的中间派成为剧烈变革法国经济的反对者。如果没有新政策,法国不太可能实现气候目标。

由于东欧的成员国仍依靠燃煤发电,欧盟在实现其气候目标方面也面临障碍。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共和国的领导人正计划通过大力发展核能来解决燃煤问题。但对于核电是否有资格获得欧盟为实现欧盟减排目标所发放的补贴,欧盟的政策制定者尚未作出决定。

此外,在欧洲力争实现减排目标的背景下,欧洲的煤炭行业正准备大规模裁员。德国是欧洲的煤炭使用大国,该国政府已承诺提供近600亿美元,用于缓解关闭煤矿和燃煤发电厂对经济造成的冲击。德国电力公司RWE AG已表示,从现在到2030年,放弃使用煤炭将导致约6,000个工作岗位被裁。

RWE首席执行官Rolf Schmitz去年表示:“这对员工和公司的影响是巨大的。”

德国政府的拨款计划正受到欧盟委员会和环保组织的审查。该委员会负责监管成员国政府对私营部门的补贴。

由环保团体组成的欧洲环境局(European Environmental Bureau)表示:“在欧盟努力实现气候和环境目标的情况下,欧盟委员会必须确保其不会给政府补贴开绿灯,此类补贴会把欧盟推向相反方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国、印度和美国等全球污染大国已承诺转向使用更清洁的能源,但这样的改革需要巨额资金和灵活的政治手段。



Juan Forero|Matthew Dalton|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气候分析人士和经济学家称,那些力争大幅减少排放以实现气候目标的国家必须做好准备,在寻求改革国内大片经济领域的同时,减排举措会带来惊人的成本,政治斗争也会隐约显现。

总部设在阿布扎比的政府间合作组织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简称IRENA)在3月份表示,为了将全球气温升幅控制在1.5摄氏度(2.7华氏度)以内,2050年年底前全球需要投资115万亿美元用于太阳能和电动汽车等清洁能源技术。这类气候目标是在2015年通过的气候协议《巴黎协定》中提出的,在上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主持的地球日气候峰会(Earth Day Climate Summit)上被再次提起。

环保人士和一些经济学家表示,这些变革将转化为创新技术和创造就业,同时,通过减少空气污染、避免水位上升淹没沿海城市,每年可以挽救一百万人的生命。不过,前期成本将是一大挑战,需要对钢铁生产、农业和货物运输等许多领域进行改革。

全球减排的希望很大程度上寄托在中国和印度身上,这两个国家严重依赖燃煤发电。煤炭被认为是污染最严重的化石燃料。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专注于气候政策的国际关系学教授David Victor说,实现零排放需要完成“基本上放弃使用所有化石燃料”的艰巨任务。

“水泥行业怎么办?钢铁生产呢?农业呢?航空和运输行业呢?”他说。“当你研究激进的技术变革时,往往会高估近期可能发生的事情。”

根据清华大学中国领先的气候专家去年10月份提交的一份报告,为了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目标,中国需要在30年内投资21万亿美元,超过每年GDP的2.5%,对交通、工业和建筑业进行全面改革,同时建设核电、风能和太阳能生产设施。

让中国摆脱对煤炭的依赖并非易事。据官方数据,2020年煤炭在中国能源消费总量中的占比为56.8%,1,082座燃煤电厂发电近1,100千兆瓦。

充满活力的中国经济在新冠疫情期间几乎没有放缓,中国煤炭工业协会(China National Coal Association)上个月报告称,预计到2025年,中国的煤炭年消费量将较2020年增长6%。中国去年提出建设73.5千兆瓦的新燃煤发电厂,装机容量是世界其他地区总和的五倍还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地球日气候峰会上对各国领导人发表讲话时称,中国将在“十四五”时期严控煤炭消费增长。

不过,在采纳了清华大学前述报告中的建议后,习近平去年12月在一次联合国峰会上宣布,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

中国表示,到203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从2020年的15.3%提高到25%左右。中国还承诺,到2030年,风能、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较目前装机容量增长逾一倍。

一些人指出,中国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很大程度上与政府为刺激经济而在某些地区建造燃煤电厂有关。中国的燃煤电厂产能利用率仅有49%。能源研究人员表示,许多规划中的项目可能永远不会建成,因为在经济上不可行。

习近平表示,发达国家应该展现更大雄心和行动,同时切实帮助发展中国家加速绿色低碳转型。

拜登政府已设定了目标,到2030年美国的碳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多达52%,并到2050年完全停止温室气体排放。拜登计划把对低收入国家气候减排项目所提供资金的规模增加一倍,同时鼓励私营企业发展绿色环保举措。

《巴黎协定》中设定的目标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这些目标在很大程度上基于国际共识,即如果全球气温较工业化之前水平上升的幅度如果不能控制在约1.5摄氏度之内,生态系统可能会遭到破坏。

在减少对煤炭的依赖方面,另一个快速增长的发展中国家印度也带来挑战。

印度近一半的能源供应依赖于煤炭,而且该国批准了装机容量100千兆瓦的新燃煤电厂。印度的煤炭消费量位居世界第二,到2030年占全球煤炭消费的比例预计将从11%上升到14%。

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上述气候峰会上重申,印度的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450千兆瓦的可再生能源产能目标,包括太阳能、风能和小型水电站。如果实现这一目标,那么将占印度中央电力管理局(Central Electricity Authority)预计的2030年该国817千兆瓦电力需求量的55%左右。

不过,印度距离这个目标还很遥远,目前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只有94千兆瓦。大多数能源行业的高管和分析师说,印度将无法实现到2022年达到175千兆瓦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中间目标。

阻力因素包括经济和地缘政治:大型太阳能开发商通常与国有配电公司签订合同,以固定价格向后者出售电力,期限可长达25年。但太阳能价格下降得如此之快,以至于一些财务拮据的配电公司不愿支付他们在旧合同中同意的更高价格。

对于向竞争对手中国购买如此多的太阳能设备,印度决策者也越来越感到不安。中国控制着大部分的太阳能制造业务。

针对各国围绕全面改革国内经济的担忧,白宫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强调了向更环保能源和交通资源发展的潜在优势。

“没有人被要求做出牺牲,”他上周五说。“这是一个机会。”

IRENA表示,这一转变创造的就业机会应会是受其影响而消失的就业岗位的三倍,因为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劳动力需求往往比化石燃料行业更大。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 2018年曾表示,到2030年,绿色转型将在全球范围内摧毁600万个工作岗位,同时创造2,40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说法,这种转变可能与以前工业化社会接受新技术时的转变相似,比如互联网等技术。

但这种激进的、现实世界的改变需要巧妙的政治操作,以及创新的解决方案来解决那些最初可能利益受损人群的问题,如阿巴拉契亚的煤矿工人和欧洲可能面临更高汽油税的工薪阶层。

在欧洲,各国在制定到2050年实现零排放的计划方面比其他地区领先。但领导人面临着政治两难困境。在最大的经济体中,绿色转型的负担已部分地落在了工薪阶层身上。

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表示,要想到2030年实现在1990年的基础上至少减排55%的目标,将需要每年对本地区的能源基础设施投资4,220亿美元。上周,欧盟议员和各国政府就一项旨在到2050年实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的万亿美元计划达成一致。

在过去10年里,德国的电价急剧上升,为该国从核能和燃煤发电转向可再生能源的代价买单。在一些国家,居住在生活成本更低的郊区和农村地区的人,以及通勤到城市中心工作的人,面临着更高的燃油和车辆税。这就是为什么法国通勤者领导了2018年底爆发的“黄马甲”抗议运动,反对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提高燃油税的计划,最终迫使他退缩。

这段经历使马克龙这个亲商的中间派成为剧烈变革法国经济的反对者。如果没有新政策,法国不太可能实现气候目标。

由于东欧的成员国仍依靠燃煤发电,欧盟在实现其气候目标方面也面临障碍。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共和国的领导人正计划通过大力发展核能来解决燃煤问题。但对于核电是否有资格获得欧盟为实现欧盟减排目标所发放的补贴,欧盟的政策制定者尚未作出决定。

此外,在欧洲力争实现减排目标的背景下,欧洲的煤炭行业正准备大规模裁员。德国是欧洲的煤炭使用大国,该国政府已承诺提供近600亿美元,用于缓解关闭煤矿和燃煤发电厂对经济造成的冲击。德国电力公司RWE AG已表示,从现在到2030年,放弃使用煤炭将导致约6,000个工作岗位被裁。

RWE首席执行官Rolf Schmitz去年表示:“这对员工和公司的影响是巨大的。”

德国政府的拨款计划正受到欧盟委员会和环保组织的审查。该委员会负责监管成员国政府对私营部门的补贴。

由环保团体组成的欧洲环境局(European Environmental Bureau)表示:“在欧盟努力实现气候和环境目标的情况下,欧盟委员会必须确保其不会给政府补贴开绿灯,此类补贴会把欧盟推向相反方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实现全球减排目标代价高昂且面临政治阻力

发布日期:2021-04-27 10:22
中国、印度和美国等全球污染大国已承诺转向使用更清洁的能源,但这样的改革需要巨额资金和灵活的政治手段。



Juan Forero|Matthew Dalton|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气候分析人士和经济学家称,那些力争大幅减少排放以实现气候目标的国家必须做好准备,在寻求改革国内大片经济领域的同时,减排举措会带来惊人的成本,政治斗争也会隐约显现。

总部设在阿布扎比的政府间合作组织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简称IRENA)在3月份表示,为了将全球气温升幅控制在1.5摄氏度(2.7华氏度)以内,2050年年底前全球需要投资115万亿美元用于太阳能和电动汽车等清洁能源技术。这类气候目标是在2015年通过的气候协议《巴黎协定》中提出的,在上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主持的地球日气候峰会(Earth Day Climate Summit)上被再次提起。

环保人士和一些经济学家表示,这些变革将转化为创新技术和创造就业,同时,通过减少空气污染、避免水位上升淹没沿海城市,每年可以挽救一百万人的生命。不过,前期成本将是一大挑战,需要对钢铁生产、农业和货物运输等许多领域进行改革。

全球减排的希望很大程度上寄托在中国和印度身上,这两个国家严重依赖燃煤发电。煤炭被认为是污染最严重的化石燃料。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专注于气候政策的国际关系学教授David Victor说,实现零排放需要完成“基本上放弃使用所有化石燃料”的艰巨任务。

“水泥行业怎么办?钢铁生产呢?农业呢?航空和运输行业呢?”他说。“当你研究激进的技术变革时,往往会高估近期可能发生的事情。”

根据清华大学中国领先的气候专家去年10月份提交的一份报告,为了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目标,中国需要在30年内投资21万亿美元,超过每年GDP的2.5%,对交通、工业和建筑业进行全面改革,同时建设核电、风能和太阳能生产设施。

让中国摆脱对煤炭的依赖并非易事。据官方数据,2020年煤炭在中国能源消费总量中的占比为56.8%,1,082座燃煤电厂发电近1,100千兆瓦。

充满活力的中国经济在新冠疫情期间几乎没有放缓,中国煤炭工业协会(China National Coal Association)上个月报告称,预计到2025年,中国的煤炭年消费量将较2020年增长6%。中国去年提出建设73.5千兆瓦的新燃煤发电厂,装机容量是世界其他地区总和的五倍还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地球日气候峰会上对各国领导人发表讲话时称,中国将在“十四五”时期严控煤炭消费增长。

不过,在采纳了清华大学前述报告中的建议后,习近平去年12月在一次联合国峰会上宣布,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

中国表示,到203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从2020年的15.3%提高到25%左右。中国还承诺,到2030年,风能、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较目前装机容量增长逾一倍。

一些人指出,中国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很大程度上与政府为刺激经济而在某些地区建造燃煤电厂有关。中国的燃煤电厂产能利用率仅有49%。能源研究人员表示,许多规划中的项目可能永远不会建成,因为在经济上不可行。

习近平表示,发达国家应该展现更大雄心和行动,同时切实帮助发展中国家加速绿色低碳转型。

拜登政府已设定了目标,到2030年美国的碳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多达52%,并到2050年完全停止温室气体排放。拜登计划把对低收入国家气候减排项目所提供资金的规模增加一倍,同时鼓励私营企业发展绿色环保举措。

《巴黎协定》中设定的目标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这些目标在很大程度上基于国际共识,即如果全球气温较工业化之前水平上升的幅度如果不能控制在约1.5摄氏度之内,生态系统可能会遭到破坏。

在减少对煤炭的依赖方面,另一个快速增长的发展中国家印度也带来挑战。

印度近一半的能源供应依赖于煤炭,而且该国批准了装机容量100千兆瓦的新燃煤电厂。印度的煤炭消费量位居世界第二,到2030年占全球煤炭消费的比例预计将从11%上升到14%。

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上述气候峰会上重申,印度的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450千兆瓦的可再生能源产能目标,包括太阳能、风能和小型水电站。如果实现这一目标,那么将占印度中央电力管理局(Central Electricity Authority)预计的2030年该国817千兆瓦电力需求量的55%左右。

不过,印度距离这个目标还很遥远,目前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只有94千兆瓦。大多数能源行业的高管和分析师说,印度将无法实现到2022年达到175千兆瓦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中间目标。

阻力因素包括经济和地缘政治:大型太阳能开发商通常与国有配电公司签订合同,以固定价格向后者出售电力,期限可长达25年。但太阳能价格下降得如此之快,以至于一些财务拮据的配电公司不愿支付他们在旧合同中同意的更高价格。

对于向竞争对手中国购买如此多的太阳能设备,印度决策者也越来越感到不安。中国控制着大部分的太阳能制造业务。

针对各国围绕全面改革国内经济的担忧,白宫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强调了向更环保能源和交通资源发展的潜在优势。

“没有人被要求做出牺牲,”他上周五说。“这是一个机会。”

IRENA表示,这一转变创造的就业机会应会是受其影响而消失的就业岗位的三倍,因为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劳动力需求往往比化石燃料行业更大。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 2018年曾表示,到2030年,绿色转型将在全球范围内摧毁600万个工作岗位,同时创造2,40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说法,这种转变可能与以前工业化社会接受新技术时的转变相似,比如互联网等技术。

但这种激进的、现实世界的改变需要巧妙的政治操作,以及创新的解决方案来解决那些最初可能利益受损人群的问题,如阿巴拉契亚的煤矿工人和欧洲可能面临更高汽油税的工薪阶层。

在欧洲,各国在制定到2050年实现零排放的计划方面比其他地区领先。但领导人面临着政治两难困境。在最大的经济体中,绿色转型的负担已部分地落在了工薪阶层身上。

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表示,要想到2030年实现在1990年的基础上至少减排55%的目标,将需要每年对本地区的能源基础设施投资4,220亿美元。上周,欧盟议员和各国政府就一项旨在到2050年实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的万亿美元计划达成一致。

在过去10年里,德国的电价急剧上升,为该国从核能和燃煤发电转向可再生能源的代价买单。在一些国家,居住在生活成本更低的郊区和农村地区的人,以及通勤到城市中心工作的人,面临着更高的燃油和车辆税。这就是为什么法国通勤者领导了2018年底爆发的“黄马甲”抗议运动,反对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提高燃油税的计划,最终迫使他退缩。

这段经历使马克龙这个亲商的中间派成为剧烈变革法国经济的反对者。如果没有新政策,法国不太可能实现气候目标。

由于东欧的成员国仍依靠燃煤发电,欧盟在实现其气候目标方面也面临障碍。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共和国的领导人正计划通过大力发展核能来解决燃煤问题。但对于核电是否有资格获得欧盟为实现欧盟减排目标所发放的补贴,欧盟的政策制定者尚未作出决定。

此外,在欧洲力争实现减排目标的背景下,欧洲的煤炭行业正准备大规模裁员。德国是欧洲的煤炭使用大国,该国政府已承诺提供近600亿美元,用于缓解关闭煤矿和燃煤发电厂对经济造成的冲击。德国电力公司RWE AG已表示,从现在到2030年,放弃使用煤炭将导致约6,000个工作岗位被裁。

RWE首席执行官Rolf Schmitz去年表示:“这对员工和公司的影响是巨大的。”

德国政府的拨款计划正受到欧盟委员会和环保组织的审查。该委员会负责监管成员国政府对私营部门的补贴。

由环保团体组成的欧洲环境局(European Environmental Bureau)表示:“在欧盟努力实现气候和环境目标的情况下,欧盟委员会必须确保其不会给政府补贴开绿灯,此类补贴会把欧盟推向相反方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