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她被认为是现代中国及中共的一个代言人;在国内,她是政府宣传的好素材,也是粉丝心中的女权榜样。但张伟丽极为谦逊,鲜少公开谈论政治,也自称不懂女权。



AMY QIN, AMY CHANG CHIEN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最著名的综合格斗运动员张伟丽卫冕赛的几天前,她感觉对手正在试图激怒她。

对手立陶宛裔美国格斗运动员罗斯·娜玛尤纳斯(Rose Namajunas)将她们对终极格斗冠军赛(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简称UFC)115磅冠军的争夺赛完全当成了一场自由对战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斗争。娜玛尤纳斯使用麦卡锡时代的反共主义口号说:“宁死勿赤。”

但是,在22场职业比赛中仅输过一场的草量级选手、现年30岁的张伟丽并没有上当。

张伟丽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的一次采访中说:“我们只是运动员。”周六在那里,她将在座无虚席的观众的呼声中迎战娜玛尤纳斯。(周六,张伟丽对阵娜玛尤纳斯时卫冕失败——编注。)

她还说:“不用太高估自己,不要觉得自己很伟大。”

张伟丽也许对她自己的重要性过于谦逊,但对于数百万粉丝来说,她不只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女格斗运动员之一。也许可以说,身高160cm的张伟丽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性权利的象征和民族英雄。

对于她祖国之外的观众(和对手)来说,她是现代、自信的中国的强有力代言人。对于她的政府来说,她是国家的骄傲和宣传的好素材。对她的女粉丝来说,她是一个榜样,她对性别刻板印象的蔑视已经超越了中国女性身份的边界。

不过,对张伟丽来说,这样的话语不过是分散注意力的东西。这位格斗运动员在获胜后也许非常乐意将中国国旗披在肩膀上,但是她很少在公开场合谈论政治。她对女性权利没有什么要说的,也不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这个词到底什么意思?”她问,似乎真的为此感到困惑。

当张伟丽不在赛场上挥拳扫腿应战对手时,她是一个爱自嘲的人,有时甚至傻傻的。她喜欢好用的美颜滤镜,每当话题转向食物时,都会精神百倍。

但是同事们说,她阳光的外表下有一颗专注于打赢的心。他们说,是这种强烈的意志促使煤矿工人的女儿张伟丽走到了UFC世界排名之巅。

张伟丽自2013年以来的教练蔡学军说:“无论赢得多少条腰带,她都不会改变。我们已经处于巅峰状态,而她仍在思考如何打得更好。”

周六是张伟丽自去年3月以来的首场比赛。去年3月,她在拉斯维加斯与波兰格斗运动员乔安娜·延杰伊奇克(Joanna Jedrzejczyk)进行的史诗般的五轮比赛中成功卫冕。

当时,中国仍在努力遏制新冠病毒,而美国尚未陷入封锁状态。回合前几周,延杰伊奇克发出一张电脑处理过的海报,她带着防毒面具站在张伟丽身后。她后来为拿疫情开玩笑道歉。

比赛结束后,张伟丽感慨道:“我的祖国正处于疫情,”她的脸因肿胀而面目全非。“希望我的国家赶紧度过疫情;疫情已不是中国的事情,是全人类的事情。”
这位被粉丝称为“马格南”(Magnum)的冠军对格斗的热爱是自发的。

在北方省份河北长大的张伟丽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孩子。她经常与她的两个哥哥打架,曾有一次试图翻墙逃离幼儿园被抓。为了让她有事做,她的母亲在地上挖了一些洞,这个五岁的孩子练习跳跃。时间久了,这些洞变得越来越深。

“我妈妈很支持我,”张伟丽回忆说。“她就一直跟我说女生要独立,然后女生不要柔弱。”

张伟丽13岁那年进入邯郸的一所武术学校。这座城市有着悠久的武术传统。

这所学校专注于散打,这种中国军队创建的搏击形式给她灌输了纪律性。

500名学生中只有30个女孩,张伟丽便是其中之一。

“我小的时候在没有练武术的时候老打架”她说。“练了以后就不打了,然后打架也不是说是我自己去找事,都是帮助同学出头的那种。”

尽管赢得了省级散打冠军,但是反复出现的背伤迫使张伟丽在17岁时退出了这项运动。父母建议她去美容学校,当个发型师。

不可能,张伟丽回忆她当时想。“我想找到自己的路,”她说。她买了一张去北京的单程票。

在接下来的六年里,张伟丽在北京四处漂泊,打各种零工,包括酒店接待员、幼儿园教师和保安。

2010年代初,张伟丽在一家健身房工作,当时她刚开始练习综合格斗。与功夫等传统武术形式相比,她喜欢综合格斗将多种格斗风格融为一体。

2013年,她进入职业格斗领域,2018年与UFC签约。第二年,她只用了42秒就击败了巴西选手杰西卡·安德拉德(Jessica Andrade),获得女子草量级冠军,成为UFC历史上第一位中国冠军。

从那以后,张伟丽成了全国明星。媒体称她为“中国最能打的女人”和“东方女侠”。

去年在拉斯维加斯获胜后,她被共青团邀请制作了一个视频,鼓励中国年轻人“把最好的青春献给亲爱的祖国”。大约在同一时间,美国化妆品公司雅诗兰黛(Estée Lauder)任命她为中国品牌大使。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张伟丽经常为她的550万粉丝发布她的训练课程和她的雪纳瑞犬Miu的视频。她的粉丝们经常写道,她拒绝传统的女性外表和行为观念,让他们深受鼓舞。一些人还猜测她的感情生活——她说自己是单身——并开玩笑说,她的职业那么暴力,还有没有人敢跟她约会。
“他们是不了解我,他们只看到我在八角笼里的那一面,”张伟丽说。八角笼指的是UFC比赛的八角形场地。

据经纪人说,只靠在UFC决赛中的奖金,张伟丽就赚了大约100万美元。她说,尽管取得了这样的成功,但她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她仍然住在北京郊区一套租来的房子里,和另外七个人住在一起,其中包括她的教练和她的一个哥哥。她仍然每天在附近的黑虎搏击俱乐部训练五个小时。
张伟丽在中国的名气对UFC来说是一笔意外之财,它一直在积极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包括在上海开设了一处耗资1300万美元的训练设施。

“她是托起所有船只的潮水,”UFC亚太地区高级副总裁张卓麟说。

在周六与娜玛尤纳斯对决的几天前,张伟丽说自己感觉很好。她已经开始看想在赛后吃的食物的照片来折磨自己。(她说,冰淇淋和包子是她的最爱。)

她有没有想过,如果她赢了,她在八角笼里会说什么?还会再有一次关于人类的慷慨激昂的陈词吗?

她不确定,但为了以防万一,她在口袋里放了一句她的招牌台词,是用英语写的,她有时获胜后会用它。

“我叫张伟丽!”她骄傲地喊道。“我来自中国——记住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东方女侠”张伟丽:既不是民族英雄,也不是女权偶像

发布日期:2021-04-27 08:45
在海外,她被认为是现代中国及中共的一个代言人;在国内,她是政府宣传的好素材,也是粉丝心中的女权榜样。但张伟丽极为谦逊,鲜少公开谈论政治,也自称不懂女权。



AMY QIN, AMY CHANG CHIEN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最著名的综合格斗运动员张伟丽卫冕赛的几天前,她感觉对手正在试图激怒她。

对手立陶宛裔美国格斗运动员罗斯·娜玛尤纳斯(Rose Namajunas)将她们对终极格斗冠军赛(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简称UFC)115磅冠军的争夺赛完全当成了一场自由对战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斗争。娜玛尤纳斯使用麦卡锡时代的反共主义口号说:“宁死勿赤。”

但是,在22场职业比赛中仅输过一场的草量级选手、现年30岁的张伟丽并没有上当。

张伟丽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的一次采访中说:“我们只是运动员。”周六在那里,她将在座无虚席的观众的呼声中迎战娜玛尤纳斯。(周六,张伟丽对阵娜玛尤纳斯时卫冕失败——编注。)

她还说:“不用太高估自己,不要觉得自己很伟大。”

张伟丽也许对她自己的重要性过于谦逊,但对于数百万粉丝来说,她不只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女格斗运动员之一。也许可以说,身高160cm的张伟丽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性权利的象征和民族英雄。

对于她祖国之外的观众(和对手)来说,她是现代、自信的中国的强有力代言人。对于她的政府来说,她是国家的骄傲和宣传的好素材。对她的女粉丝来说,她是一个榜样,她对性别刻板印象的蔑视已经超越了中国女性身份的边界。

不过,对张伟丽来说,这样的话语不过是分散注意力的东西。这位格斗运动员在获胜后也许非常乐意将中国国旗披在肩膀上,但是她很少在公开场合谈论政治。她对女性权利没有什么要说的,也不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这个词到底什么意思?”她问,似乎真的为此感到困惑。

当张伟丽不在赛场上挥拳扫腿应战对手时,她是一个爱自嘲的人,有时甚至傻傻的。她喜欢好用的美颜滤镜,每当话题转向食物时,都会精神百倍。

但是同事们说,她阳光的外表下有一颗专注于打赢的心。他们说,是这种强烈的意志促使煤矿工人的女儿张伟丽走到了UFC世界排名之巅。

张伟丽自2013年以来的教练蔡学军说:“无论赢得多少条腰带,她都不会改变。我们已经处于巅峰状态,而她仍在思考如何打得更好。”

周六是张伟丽自去年3月以来的首场比赛。去年3月,她在拉斯维加斯与波兰格斗运动员乔安娜·延杰伊奇克(Joanna Jedrzejczyk)进行的史诗般的五轮比赛中成功卫冕。

当时,中国仍在努力遏制新冠病毒,而美国尚未陷入封锁状态。回合前几周,延杰伊奇克发出一张电脑处理过的海报,她带着防毒面具站在张伟丽身后。她后来为拿疫情开玩笑道歉。

比赛结束后,张伟丽感慨道:“我的祖国正处于疫情,”她的脸因肿胀而面目全非。“希望我的国家赶紧度过疫情;疫情已不是中国的事情,是全人类的事情。”
这位被粉丝称为“马格南”(Magnum)的冠军对格斗的热爱是自发的。

在北方省份河北长大的张伟丽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孩子。她经常与她的两个哥哥打架,曾有一次试图翻墙逃离幼儿园被抓。为了让她有事做,她的母亲在地上挖了一些洞,这个五岁的孩子练习跳跃。时间久了,这些洞变得越来越深。

“我妈妈很支持我,”张伟丽回忆说。“她就一直跟我说女生要独立,然后女生不要柔弱。”

张伟丽13岁那年进入邯郸的一所武术学校。这座城市有着悠久的武术传统。

这所学校专注于散打,这种中国军队创建的搏击形式给她灌输了纪律性。

500名学生中只有30个女孩,张伟丽便是其中之一。

“我小的时候在没有练武术的时候老打架”她说。“练了以后就不打了,然后打架也不是说是我自己去找事,都是帮助同学出头的那种。”

尽管赢得了省级散打冠军,但是反复出现的背伤迫使张伟丽在17岁时退出了这项运动。父母建议她去美容学校,当个发型师。

不可能,张伟丽回忆她当时想。“我想找到自己的路,”她说。她买了一张去北京的单程票。

在接下来的六年里,张伟丽在北京四处漂泊,打各种零工,包括酒店接待员、幼儿园教师和保安。

2010年代初,张伟丽在一家健身房工作,当时她刚开始练习综合格斗。与功夫等传统武术形式相比,她喜欢综合格斗将多种格斗风格融为一体。

2013年,她进入职业格斗领域,2018年与UFC签约。第二年,她只用了42秒就击败了巴西选手杰西卡·安德拉德(Jessica Andrade),获得女子草量级冠军,成为UFC历史上第一位中国冠军。

从那以后,张伟丽成了全国明星。媒体称她为“中国最能打的女人”和“东方女侠”。

去年在拉斯维加斯获胜后,她被共青团邀请制作了一个视频,鼓励中国年轻人“把最好的青春献给亲爱的祖国”。大约在同一时间,美国化妆品公司雅诗兰黛(Estée Lauder)任命她为中国品牌大使。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张伟丽经常为她的550万粉丝发布她的训练课程和她的雪纳瑞犬Miu的视频。她的粉丝们经常写道,她拒绝传统的女性外表和行为观念,让他们深受鼓舞。一些人还猜测她的感情生活——她说自己是单身——并开玩笑说,她的职业那么暴力,还有没有人敢跟她约会。
“他们是不了解我,他们只看到我在八角笼里的那一面,”张伟丽说。八角笼指的是UFC比赛的八角形场地。

据经纪人说,只靠在UFC决赛中的奖金,张伟丽就赚了大约100万美元。她说,尽管取得了这样的成功,但她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她仍然住在北京郊区一套租来的房子里,和另外七个人住在一起,其中包括她的教练和她的一个哥哥。她仍然每天在附近的黑虎搏击俱乐部训练五个小时。
张伟丽在中国的名气对UFC来说是一笔意外之财,它一直在积极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包括在上海开设了一处耗资1300万美元的训练设施。

“她是托起所有船只的潮水,”UFC亚太地区高级副总裁张卓麟说。

在周六与娜玛尤纳斯对决的几天前,张伟丽说自己感觉很好。她已经开始看想在赛后吃的食物的照片来折磨自己。(她说,冰淇淋和包子是她的最爱。)

她有没有想过,如果她赢了,她在八角笼里会说什么?还会再有一次关于人类的慷慨激昂的陈词吗?

她不确定,但为了以防万一,她在口袋里放了一句她的招牌台词,是用英语写的,她有时获胜后会用它。

“我叫张伟丽!”她骄傲地喊道。“我来自中国——记住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海外,她被认为是现代中国及中共的一个代言人;在国内,她是政府宣传的好素材,也是粉丝心中的女权榜样。但张伟丽极为谦逊,鲜少公开谈论政治,也自称不懂女权。



AMY QIN, AMY CHANG CHIEN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最著名的综合格斗运动员张伟丽卫冕赛的几天前,她感觉对手正在试图激怒她。

对手立陶宛裔美国格斗运动员罗斯·娜玛尤纳斯(Rose Namajunas)将她们对终极格斗冠军赛(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简称UFC)115磅冠军的争夺赛完全当成了一场自由对战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斗争。娜玛尤纳斯使用麦卡锡时代的反共主义口号说:“宁死勿赤。”

但是,在22场职业比赛中仅输过一场的草量级选手、现年30岁的张伟丽并没有上当。

张伟丽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的一次采访中说:“我们只是运动员。”周六在那里,她将在座无虚席的观众的呼声中迎战娜玛尤纳斯。(周六,张伟丽对阵娜玛尤纳斯时卫冕失败——编注。)

她还说:“不用太高估自己,不要觉得自己很伟大。”

张伟丽也许对她自己的重要性过于谦逊,但对于数百万粉丝来说,她不只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女格斗运动员之一。也许可以说,身高160cm的张伟丽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性权利的象征和民族英雄。

对于她祖国之外的观众(和对手)来说,她是现代、自信的中国的强有力代言人。对于她的政府来说,她是国家的骄傲和宣传的好素材。对她的女粉丝来说,她是一个榜样,她对性别刻板印象的蔑视已经超越了中国女性身份的边界。

不过,对张伟丽来说,这样的话语不过是分散注意力的东西。这位格斗运动员在获胜后也许非常乐意将中国国旗披在肩膀上,但是她很少在公开场合谈论政治。她对女性权利没有什么要说的,也不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这个词到底什么意思?”她问,似乎真的为此感到困惑。

当张伟丽不在赛场上挥拳扫腿应战对手时,她是一个爱自嘲的人,有时甚至傻傻的。她喜欢好用的美颜滤镜,每当话题转向食物时,都会精神百倍。

但是同事们说,她阳光的外表下有一颗专注于打赢的心。他们说,是这种强烈的意志促使煤矿工人的女儿张伟丽走到了UFC世界排名之巅。

张伟丽自2013年以来的教练蔡学军说:“无论赢得多少条腰带,她都不会改变。我们已经处于巅峰状态,而她仍在思考如何打得更好。”

周六是张伟丽自去年3月以来的首场比赛。去年3月,她在拉斯维加斯与波兰格斗运动员乔安娜·延杰伊奇克(Joanna Jedrzejczyk)进行的史诗般的五轮比赛中成功卫冕。

当时,中国仍在努力遏制新冠病毒,而美国尚未陷入封锁状态。回合前几周,延杰伊奇克发出一张电脑处理过的海报,她带着防毒面具站在张伟丽身后。她后来为拿疫情开玩笑道歉。

比赛结束后,张伟丽感慨道:“我的祖国正处于疫情,”她的脸因肿胀而面目全非。“希望我的国家赶紧度过疫情;疫情已不是中国的事情,是全人类的事情。”
这位被粉丝称为“马格南”(Magnum)的冠军对格斗的热爱是自发的。

在北方省份河北长大的张伟丽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孩子。她经常与她的两个哥哥打架,曾有一次试图翻墙逃离幼儿园被抓。为了让她有事做,她的母亲在地上挖了一些洞,这个五岁的孩子练习跳跃。时间久了,这些洞变得越来越深。

“我妈妈很支持我,”张伟丽回忆说。“她就一直跟我说女生要独立,然后女生不要柔弱。”

张伟丽13岁那年进入邯郸的一所武术学校。这座城市有着悠久的武术传统。

这所学校专注于散打,这种中国军队创建的搏击形式给她灌输了纪律性。

500名学生中只有30个女孩,张伟丽便是其中之一。

“我小的时候在没有练武术的时候老打架”她说。“练了以后就不打了,然后打架也不是说是我自己去找事,都是帮助同学出头的那种。”

尽管赢得了省级散打冠军,但是反复出现的背伤迫使张伟丽在17岁时退出了这项运动。父母建议她去美容学校,当个发型师。

不可能,张伟丽回忆她当时想。“我想找到自己的路,”她说。她买了一张去北京的单程票。

在接下来的六年里,张伟丽在北京四处漂泊,打各种零工,包括酒店接待员、幼儿园教师和保安。

2010年代初,张伟丽在一家健身房工作,当时她刚开始练习综合格斗。与功夫等传统武术形式相比,她喜欢综合格斗将多种格斗风格融为一体。

2013年,她进入职业格斗领域,2018年与UFC签约。第二年,她只用了42秒就击败了巴西选手杰西卡·安德拉德(Jessica Andrade),获得女子草量级冠军,成为UFC历史上第一位中国冠军。

从那以后,张伟丽成了全国明星。媒体称她为“中国最能打的女人”和“东方女侠”。

去年在拉斯维加斯获胜后,她被共青团邀请制作了一个视频,鼓励中国年轻人“把最好的青春献给亲爱的祖国”。大约在同一时间,美国化妆品公司雅诗兰黛(Estée Lauder)任命她为中国品牌大使。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张伟丽经常为她的550万粉丝发布她的训练课程和她的雪纳瑞犬Miu的视频。她的粉丝们经常写道,她拒绝传统的女性外表和行为观念,让他们深受鼓舞。一些人还猜测她的感情生活——她说自己是单身——并开玩笑说,她的职业那么暴力,还有没有人敢跟她约会。
“他们是不了解我,他们只看到我在八角笼里的那一面,”张伟丽说。八角笼指的是UFC比赛的八角形场地。

据经纪人说,只靠在UFC决赛中的奖金,张伟丽就赚了大约100万美元。她说,尽管取得了这样的成功,但她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她仍然住在北京郊区一套租来的房子里,和另外七个人住在一起,其中包括她的教练和她的一个哥哥。她仍然每天在附近的黑虎搏击俱乐部训练五个小时。
张伟丽在中国的名气对UFC来说是一笔意外之财,它一直在积极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包括在上海开设了一处耗资1300万美元的训练设施。

“她是托起所有船只的潮水,”UFC亚太地区高级副总裁张卓麟说。

在周六与娜玛尤纳斯对决的几天前,张伟丽说自己感觉很好。她已经开始看想在赛后吃的食物的照片来折磨自己。(她说,冰淇淋和包子是她的最爱。)

她有没有想过,如果她赢了,她在八角笼里会说什么?还会再有一次关于人类的慷慨激昂的陈词吗?

她不确定,但为了以防万一,她在口袋里放了一句她的招牌台词,是用英语写的,她有时获胜后会用它。

“我叫张伟丽!”她骄傲地喊道。“我来自中国——记住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东方女侠”张伟丽:既不是民族英雄,也不是女权偶像

发布日期:2021-04-27 08:45
在海外,她被认为是现代中国及中共的一个代言人;在国内,她是政府宣传的好素材,也是粉丝心中的女权榜样。但张伟丽极为谦逊,鲜少公开谈论政治,也自称不懂女权。



AMY QIN, AMY CHANG CHIEN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最著名的综合格斗运动员张伟丽卫冕赛的几天前,她感觉对手正在试图激怒她。

对手立陶宛裔美国格斗运动员罗斯·娜玛尤纳斯(Rose Namajunas)将她们对终极格斗冠军赛(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简称UFC)115磅冠军的争夺赛完全当成了一场自由对战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斗争。娜玛尤纳斯使用麦卡锡时代的反共主义口号说:“宁死勿赤。”

但是,在22场职业比赛中仅输过一场的草量级选手、现年30岁的张伟丽并没有上当。

张伟丽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的一次采访中说:“我们只是运动员。”周六在那里,她将在座无虚席的观众的呼声中迎战娜玛尤纳斯。(周六,张伟丽对阵娜玛尤纳斯时卫冕失败——编注。)

她还说:“不用太高估自己,不要觉得自己很伟大。”

张伟丽也许对她自己的重要性过于谦逊,但对于数百万粉丝来说,她不只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女格斗运动员之一。也许可以说,身高160cm的张伟丽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性权利的象征和民族英雄。

对于她祖国之外的观众(和对手)来说,她是现代、自信的中国的强有力代言人。对于她的政府来说,她是国家的骄傲和宣传的好素材。对她的女粉丝来说,她是一个榜样,她对性别刻板印象的蔑视已经超越了中国女性身份的边界。

不过,对张伟丽来说,这样的话语不过是分散注意力的东西。这位格斗运动员在获胜后也许非常乐意将中国国旗披在肩膀上,但是她很少在公开场合谈论政治。她对女性权利没有什么要说的,也不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这个词到底什么意思?”她问,似乎真的为此感到困惑。

当张伟丽不在赛场上挥拳扫腿应战对手时,她是一个爱自嘲的人,有时甚至傻傻的。她喜欢好用的美颜滤镜,每当话题转向食物时,都会精神百倍。

但是同事们说,她阳光的外表下有一颗专注于打赢的心。他们说,是这种强烈的意志促使煤矿工人的女儿张伟丽走到了UFC世界排名之巅。

张伟丽自2013年以来的教练蔡学军说:“无论赢得多少条腰带,她都不会改变。我们已经处于巅峰状态,而她仍在思考如何打得更好。”

周六是张伟丽自去年3月以来的首场比赛。去年3月,她在拉斯维加斯与波兰格斗运动员乔安娜·延杰伊奇克(Joanna Jedrzejczyk)进行的史诗般的五轮比赛中成功卫冕。

当时,中国仍在努力遏制新冠病毒,而美国尚未陷入封锁状态。回合前几周,延杰伊奇克发出一张电脑处理过的海报,她带着防毒面具站在张伟丽身后。她后来为拿疫情开玩笑道歉。

比赛结束后,张伟丽感慨道:“我的祖国正处于疫情,”她的脸因肿胀而面目全非。“希望我的国家赶紧度过疫情;疫情已不是中国的事情,是全人类的事情。”
这位被粉丝称为“马格南”(Magnum)的冠军对格斗的热爱是自发的。

在北方省份河北长大的张伟丽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孩子。她经常与她的两个哥哥打架,曾有一次试图翻墙逃离幼儿园被抓。为了让她有事做,她的母亲在地上挖了一些洞,这个五岁的孩子练习跳跃。时间久了,这些洞变得越来越深。

“我妈妈很支持我,”张伟丽回忆说。“她就一直跟我说女生要独立,然后女生不要柔弱。”

张伟丽13岁那年进入邯郸的一所武术学校。这座城市有着悠久的武术传统。

这所学校专注于散打,这种中国军队创建的搏击形式给她灌输了纪律性。

500名学生中只有30个女孩,张伟丽便是其中之一。

“我小的时候在没有练武术的时候老打架”她说。“练了以后就不打了,然后打架也不是说是我自己去找事,都是帮助同学出头的那种。”

尽管赢得了省级散打冠军,但是反复出现的背伤迫使张伟丽在17岁时退出了这项运动。父母建议她去美容学校,当个发型师。

不可能,张伟丽回忆她当时想。“我想找到自己的路,”她说。她买了一张去北京的单程票。

在接下来的六年里,张伟丽在北京四处漂泊,打各种零工,包括酒店接待员、幼儿园教师和保安。

2010年代初,张伟丽在一家健身房工作,当时她刚开始练习综合格斗。与功夫等传统武术形式相比,她喜欢综合格斗将多种格斗风格融为一体。

2013年,她进入职业格斗领域,2018年与UFC签约。第二年,她只用了42秒就击败了巴西选手杰西卡·安德拉德(Jessica Andrade),获得女子草量级冠军,成为UFC历史上第一位中国冠军。

从那以后,张伟丽成了全国明星。媒体称她为“中国最能打的女人”和“东方女侠”。

去年在拉斯维加斯获胜后,她被共青团邀请制作了一个视频,鼓励中国年轻人“把最好的青春献给亲爱的祖国”。大约在同一时间,美国化妆品公司雅诗兰黛(Estée Lauder)任命她为中国品牌大使。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张伟丽经常为她的550万粉丝发布她的训练课程和她的雪纳瑞犬Miu的视频。她的粉丝们经常写道,她拒绝传统的女性外表和行为观念,让他们深受鼓舞。一些人还猜测她的感情生活——她说自己是单身——并开玩笑说,她的职业那么暴力,还有没有人敢跟她约会。
“他们是不了解我,他们只看到我在八角笼里的那一面,”张伟丽说。八角笼指的是UFC比赛的八角形场地。

据经纪人说,只靠在UFC决赛中的奖金,张伟丽就赚了大约100万美元。她说,尽管取得了这样的成功,但她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她仍然住在北京郊区一套租来的房子里,和另外七个人住在一起,其中包括她的教练和她的一个哥哥。她仍然每天在附近的黑虎搏击俱乐部训练五个小时。
张伟丽在中国的名气对UFC来说是一笔意外之财,它一直在积极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包括在上海开设了一处耗资1300万美元的训练设施。

“她是托起所有船只的潮水,”UFC亚太地区高级副总裁张卓麟说。

在周六与娜玛尤纳斯对决的几天前,张伟丽说自己感觉很好。她已经开始看想在赛后吃的食物的照片来折磨自己。(她说,冰淇淋和包子是她的最爱。)

她有没有想过,如果她赢了,她在八角笼里会说什么?还会再有一次关于人类的慷慨激昂的陈词吗?

她不确定,但为了以防万一,她在口袋里放了一句她的招牌台词,是用英语写的,她有时获胜后会用它。

“我叫张伟丽!”她骄傲地喊道。“我来自中国——记住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