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云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同时也明晃晃地将华为的野心摆在了明面上。



| 张雪

OR--商业新媒体

4月25日,一年一度的在华为开发者大会2021(Cloud)在深圳举行,相较于以往,此次余承东将首次以华为云CEO的身份出席,这也成为了大会的重要看点之一。

其实,近期华为云正在有意无意地吸引着业内人士的目光。

更换一把手,再到撤BG改BU,然后是徐直军在分析师大会上的表态,接着是华为云IaaS市场份额超过腾讯,位居国内第二,甚至近期还出现了为云将独立上市的传闻。

一时间,华为云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同时也明晃晃地将华为的野心摆在了明面上。

徐直军定调

近日,华为另一个年度重磅会议—全球分析师大会也才刚刚落下帷幕。

巧合的是,在这次大会之前,业内发生的两件事情也正吸引着所有目光向华为聚焦。其一,是小米宣布造车,其二,华为云频繁地调整。所以除了每年分析师大会常规的议程设置,华为也回应了最近颇受业界关注的两大话题—华为云和造车。

关于华为云,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

“华为云的商业模式,是线上的业务,是订阅的商业模式。所以华为云一直是端到端、相对闭环运作的一个独立的BU。

我们成立云与计算BG的时候,希望能够把服务器、存储跟华为云协同运作,但协同运作的时候又发现一些问题,反而消耗了我们云团队的精力。所以我们现在又把服务器、存储还回去,让云BU集中精力发展云服务。

我们强化华为云BU的定位,事实上是我们公司强化软件投资的一个举措。华为云更多的投资在软件,有自己产业的规律,我们希望它更加独立一点,放开手脚去发展,来提高软件和服务在华为整个收入的占比。”

不难看出,徐直军的这段话中为华为云的发展划定了基调:一是要聚焦软件业务,加大投资,二是要更加独立,提高营收。同时,这段话也间接承认了华为在云业务发展和探索上走过弯路。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数据通信产品线副总裁赵志鹏谈到,公司要求企业业务要从100亿元做到500亿元,主要就是靠云网来实现。除了发展上面的云,底下的网络也要发展云网。

可见,华为在营收方面还是对云业务给予厚望的,这不仅包括单独业务带来的营收,还包括对其他业务的拉动力。

另外,华为的云业务发力之所以变得如此迫切,仍然是因为受到了美国相关制裁的影响。

徐直军谈道:“2018年11月底,我们董事会通过了一个决定,希望投资20亿美元来提升华为公司的软件工程能力。在五年的周期内,把华为公司的软件工程能力提升一个台阶。我们希望进一步利用软件能力的提升,来减少对芯片的需求和依赖。”

余承东拆解

现在来看,华为明确华为云在整个集团或者行业中的位置,并不是一件难事。而真正的难度永远在于如何落实和推进。所以,在本次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尝试给出他的答案。

他在会上表示,华为云的战略是做智能世界的黑土地。

第一就是坚持云优先(Cloud First),包括云解决方案优先、云服务商业模式优先、云伙伴优先;其次是聚焦,华为云聚焦系统创新、架构创新;最后则是上层的生态,即全力支持开发者基于黑土地构建行业应用和解决方案。

当然,这些粗线条的框架并不足以显示出华为的决心。

因此,在此次大会上,余承东还发布了6大创新产品及服务,包括华为云CCE Turbo容器集群、CloudIDE智能编程助手、GaussDB(for openGauss)数据库、可信智能计算服务TICS、华为云盘古系列大模型(包含全球最大规模的中文NLP大模型及CV大模型等)、多样性计算基础软件。

此外,在主论坛的最后,华为最新任命的华为Cloud BU总裁张平安还宣布,2021年华为将向“沃土计划2.0”投入2.2亿美元,包括发布“沃土云创”计划、以及鲲鹏众智计划和昇腾众智计划等。其中“沃土云创”计划将投入1亿美元,重点赋能SaaS和ISV伙伴。

其实,不管是徐直军的定调还是余承东的拆解,我们可以看到,华为与其他云计算厂商的发展重心和路线并无二致,而当市场玩家同质化越来越严重,要想突围就变得越来越难。

而关于有关“华为云独立”的传言,张平安也给出了回应:“云业务的投资和发展速度正在加速,如何能让华为云得到更好的发展,内部还在探讨,暂时没有定论。”

不同于华为以往坚决否认的鲜明态度,张平安的这个答案值得玩味。

还有一个很小的细节,可能是余承东刚刚接管云业务不久,他在发布新品时的表现并没有像之前手机发布会上那样游刃有余,而是稍显紧张,包括在让人期待的媒体群访环节,他也没有出现。

华为云的两难

不可否认,华为如此高调和激进地发力云业务,是在押注未来,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

毕竟从财报数据来看,形势已经不容乐观。

具体地,从整个公司的业务情况来看,运营商业务保持稳定,实现了销售收入302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0.2%;企业业务受行业数字化转型影响,实现销售收入100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3%;消费者业务方面,手机收入下滑,其他的PC、平板、智能穿戴、智慧屏等全场景智慧生活业务分担了营收压力,收入增长65%,消费者业务总体实现428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3%。

可见,运营商业务由于已经过了网络升级带来的大规模采购的红利期,增长基本停滞,消费者业务虽然暂且还能看到一丝增长希望,比如强劲的增长势头,比如“卖车”的新尝试,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将出现变数。

此前虎嗅作者Odin在《华为绝不倒下?》一文中曾谈到,“华为手机业务面临萎缩之时,1+8+N 的生态前途又如何?尽管华为曾表示,鸿蒙 OS 将于今年覆盖 2 亿台华为产品,但没有销量屡创新高的新款高端手机支持,两三年后,用户难免会更换其它品牌的手机,这些依附在华为手机上的各种生态,也将无以为继。”

所以,未来营收能依赖且仅可依赖的可能只剩下数字化转型这一大业务了。

而余承东在开发者大会上也提到:“到2025年,全球企业云技术使用率将达100%;Gartner预测企业传统数据中心将关闭90%。所以,云一定是未来的趋势。”

但另一个比较尴尬的事情是,不光华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云是未来的趋势,甚至有一种说法是未来云服务厂商会像今天的三大运营商一样,为企业提供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同样,在云计算这个赛道里,华为的老客户三大运营商也成为了其竞争者。

首先,中国电信天翼云在中国云计算市场的地位已无需赘述,国内公有云市场份额常年位居前五,且是全球运营商最大规模的云,联通沃云也一直在暗暗发力,以求在国内云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其次,好巧不巧的是,中国移动也从去年开始发力云计算,并在2020年全年收入破9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53.8%。中国移动云能力中心总经理万国光还曾在2019年表示,“我们在未来三年左右时间,会通过上千亿元的资本投入,打造一个在中国属于第一阵营的云业务。”

在这个本就是“剩者为王”的赛道,华为与客户狭路相逢的情况似乎在所难免。即便现在可能还有竞合关系的存在,但随着业务边界的不断拓宽,谁也不能保证未来会发生什么。

这也就有了华为的新选择题:一方面,不押注云,华为可能不会活得更好,毕竟云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全面发力,又可能会伤及客户。目前来看,华为更倾向于前者,因为好在与运营商的竞争还远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需要指出的是,在经历人事调整,业务重新排位后,华为云必将经历一场或长或短的阵痛期,而这段时期过后,我们才会看到一个真正的带着华为野心的华为云浮出水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华为的野心摆在了明面上

发布日期:2021-04-26 19:46
华为云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同时也明晃晃地将华为的野心摆在了明面上。



| 张雪

OR--商业新媒体

4月25日,一年一度的在华为开发者大会2021(Cloud)在深圳举行,相较于以往,此次余承东将首次以华为云CEO的身份出席,这也成为了大会的重要看点之一。

其实,近期华为云正在有意无意地吸引着业内人士的目光。

更换一把手,再到撤BG改BU,然后是徐直军在分析师大会上的表态,接着是华为云IaaS市场份额超过腾讯,位居国内第二,甚至近期还出现了为云将独立上市的传闻。

一时间,华为云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同时也明晃晃地将华为的野心摆在了明面上。

徐直军定调

近日,华为另一个年度重磅会议—全球分析师大会也才刚刚落下帷幕。

巧合的是,在这次大会之前,业内发生的两件事情也正吸引着所有目光向华为聚焦。其一,是小米宣布造车,其二,华为云频繁地调整。所以除了每年分析师大会常规的议程设置,华为也回应了最近颇受业界关注的两大话题—华为云和造车。

关于华为云,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

“华为云的商业模式,是线上的业务,是订阅的商业模式。所以华为云一直是端到端、相对闭环运作的一个独立的BU。

我们成立云与计算BG的时候,希望能够把服务器、存储跟华为云协同运作,但协同运作的时候又发现一些问题,反而消耗了我们云团队的精力。所以我们现在又把服务器、存储还回去,让云BU集中精力发展云服务。

我们强化华为云BU的定位,事实上是我们公司强化软件投资的一个举措。华为云更多的投资在软件,有自己产业的规律,我们希望它更加独立一点,放开手脚去发展,来提高软件和服务在华为整个收入的占比。”

不难看出,徐直军的这段话中为华为云的发展划定了基调:一是要聚焦软件业务,加大投资,二是要更加独立,提高营收。同时,这段话也间接承认了华为在云业务发展和探索上走过弯路。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数据通信产品线副总裁赵志鹏谈到,公司要求企业业务要从100亿元做到500亿元,主要就是靠云网来实现。除了发展上面的云,底下的网络也要发展云网。

可见,华为在营收方面还是对云业务给予厚望的,这不仅包括单独业务带来的营收,还包括对其他业务的拉动力。

另外,华为的云业务发力之所以变得如此迫切,仍然是因为受到了美国相关制裁的影响。

徐直军谈道:“2018年11月底,我们董事会通过了一个决定,希望投资20亿美元来提升华为公司的软件工程能力。在五年的周期内,把华为公司的软件工程能力提升一个台阶。我们希望进一步利用软件能力的提升,来减少对芯片的需求和依赖。”

余承东拆解

现在来看,华为明确华为云在整个集团或者行业中的位置,并不是一件难事。而真正的难度永远在于如何落实和推进。所以,在本次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尝试给出他的答案。

他在会上表示,华为云的战略是做智能世界的黑土地。

第一就是坚持云优先(Cloud First),包括云解决方案优先、云服务商业模式优先、云伙伴优先;其次是聚焦,华为云聚焦系统创新、架构创新;最后则是上层的生态,即全力支持开发者基于黑土地构建行业应用和解决方案。

当然,这些粗线条的框架并不足以显示出华为的决心。

因此,在此次大会上,余承东还发布了6大创新产品及服务,包括华为云CCE Turbo容器集群、CloudIDE智能编程助手、GaussDB(for openGauss)数据库、可信智能计算服务TICS、华为云盘古系列大模型(包含全球最大规模的中文NLP大模型及CV大模型等)、多样性计算基础软件。

此外,在主论坛的最后,华为最新任命的华为Cloud BU总裁张平安还宣布,2021年华为将向“沃土计划2.0”投入2.2亿美元,包括发布“沃土云创”计划、以及鲲鹏众智计划和昇腾众智计划等。其中“沃土云创”计划将投入1亿美元,重点赋能SaaS和ISV伙伴。

其实,不管是徐直军的定调还是余承东的拆解,我们可以看到,华为与其他云计算厂商的发展重心和路线并无二致,而当市场玩家同质化越来越严重,要想突围就变得越来越难。

而关于有关“华为云独立”的传言,张平安也给出了回应:“云业务的投资和发展速度正在加速,如何能让华为云得到更好的发展,内部还在探讨,暂时没有定论。”

不同于华为以往坚决否认的鲜明态度,张平安的这个答案值得玩味。

还有一个很小的细节,可能是余承东刚刚接管云业务不久,他在发布新品时的表现并没有像之前手机发布会上那样游刃有余,而是稍显紧张,包括在让人期待的媒体群访环节,他也没有出现。

华为云的两难

不可否认,华为如此高调和激进地发力云业务,是在押注未来,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

毕竟从财报数据来看,形势已经不容乐观。

具体地,从整个公司的业务情况来看,运营商业务保持稳定,实现了销售收入302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0.2%;企业业务受行业数字化转型影响,实现销售收入100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3%;消费者业务方面,手机收入下滑,其他的PC、平板、智能穿戴、智慧屏等全场景智慧生活业务分担了营收压力,收入增长65%,消费者业务总体实现428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3%。

可见,运营商业务由于已经过了网络升级带来的大规模采购的红利期,增长基本停滞,消费者业务虽然暂且还能看到一丝增长希望,比如强劲的增长势头,比如“卖车”的新尝试,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将出现变数。

此前虎嗅作者Odin在《华为绝不倒下?》一文中曾谈到,“华为手机业务面临萎缩之时,1+8+N 的生态前途又如何?尽管华为曾表示,鸿蒙 OS 将于今年覆盖 2 亿台华为产品,但没有销量屡创新高的新款高端手机支持,两三年后,用户难免会更换其它品牌的手机,这些依附在华为手机上的各种生态,也将无以为继。”

所以,未来营收能依赖且仅可依赖的可能只剩下数字化转型这一大业务了。

而余承东在开发者大会上也提到:“到2025年,全球企业云技术使用率将达100%;Gartner预测企业传统数据中心将关闭90%。所以,云一定是未来的趋势。”

但另一个比较尴尬的事情是,不光华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云是未来的趋势,甚至有一种说法是未来云服务厂商会像今天的三大运营商一样,为企业提供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同样,在云计算这个赛道里,华为的老客户三大运营商也成为了其竞争者。

首先,中国电信天翼云在中国云计算市场的地位已无需赘述,国内公有云市场份额常年位居前五,且是全球运营商最大规模的云,联通沃云也一直在暗暗发力,以求在国内云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其次,好巧不巧的是,中国移动也从去年开始发力云计算,并在2020年全年收入破9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53.8%。中国移动云能力中心总经理万国光还曾在2019年表示,“我们在未来三年左右时间,会通过上千亿元的资本投入,打造一个在中国属于第一阵营的云业务。”

在这个本就是“剩者为王”的赛道,华为与客户狭路相逢的情况似乎在所难免。即便现在可能还有竞合关系的存在,但随着业务边界的不断拓宽,谁也不能保证未来会发生什么。

这也就有了华为的新选择题:一方面,不押注云,华为可能不会活得更好,毕竟云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全面发力,又可能会伤及客户。目前来看,华为更倾向于前者,因为好在与运营商的竞争还远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需要指出的是,在经历人事调整,业务重新排位后,华为云必将经历一场或长或短的阵痛期,而这段时期过后,我们才会看到一个真正的带着华为野心的华为云浮出水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华为云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同时也明晃晃地将华为的野心摆在了明面上。



| 张雪

OR--商业新媒体

4月25日,一年一度的在华为开发者大会2021(Cloud)在深圳举行,相较于以往,此次余承东将首次以华为云CEO的身份出席,这也成为了大会的重要看点之一。

其实,近期华为云正在有意无意地吸引着业内人士的目光。

更换一把手,再到撤BG改BU,然后是徐直军在分析师大会上的表态,接着是华为云IaaS市场份额超过腾讯,位居国内第二,甚至近期还出现了为云将独立上市的传闻。

一时间,华为云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同时也明晃晃地将华为的野心摆在了明面上。

徐直军定调

近日,华为另一个年度重磅会议—全球分析师大会也才刚刚落下帷幕。

巧合的是,在这次大会之前,业内发生的两件事情也正吸引着所有目光向华为聚焦。其一,是小米宣布造车,其二,华为云频繁地调整。所以除了每年分析师大会常规的议程设置,华为也回应了最近颇受业界关注的两大话题—华为云和造车。

关于华为云,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

“华为云的商业模式,是线上的业务,是订阅的商业模式。所以华为云一直是端到端、相对闭环运作的一个独立的BU。

我们成立云与计算BG的时候,希望能够把服务器、存储跟华为云协同运作,但协同运作的时候又发现一些问题,反而消耗了我们云团队的精力。所以我们现在又把服务器、存储还回去,让云BU集中精力发展云服务。

我们强化华为云BU的定位,事实上是我们公司强化软件投资的一个举措。华为云更多的投资在软件,有自己产业的规律,我们希望它更加独立一点,放开手脚去发展,来提高软件和服务在华为整个收入的占比。”

不难看出,徐直军的这段话中为华为云的发展划定了基调:一是要聚焦软件业务,加大投资,二是要更加独立,提高营收。同时,这段话也间接承认了华为在云业务发展和探索上走过弯路。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数据通信产品线副总裁赵志鹏谈到,公司要求企业业务要从100亿元做到500亿元,主要就是靠云网来实现。除了发展上面的云,底下的网络也要发展云网。

可见,华为在营收方面还是对云业务给予厚望的,这不仅包括单独业务带来的营收,还包括对其他业务的拉动力。

另外,华为的云业务发力之所以变得如此迫切,仍然是因为受到了美国相关制裁的影响。

徐直军谈道:“2018年11月底,我们董事会通过了一个决定,希望投资20亿美元来提升华为公司的软件工程能力。在五年的周期内,把华为公司的软件工程能力提升一个台阶。我们希望进一步利用软件能力的提升,来减少对芯片的需求和依赖。”

余承东拆解

现在来看,华为明确华为云在整个集团或者行业中的位置,并不是一件难事。而真正的难度永远在于如何落实和推进。所以,在本次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尝试给出他的答案。

他在会上表示,华为云的战略是做智能世界的黑土地。

第一就是坚持云优先(Cloud First),包括云解决方案优先、云服务商业模式优先、云伙伴优先;其次是聚焦,华为云聚焦系统创新、架构创新;最后则是上层的生态,即全力支持开发者基于黑土地构建行业应用和解决方案。

当然,这些粗线条的框架并不足以显示出华为的决心。

因此,在此次大会上,余承东还发布了6大创新产品及服务,包括华为云CCE Turbo容器集群、CloudIDE智能编程助手、GaussDB(for openGauss)数据库、可信智能计算服务TICS、华为云盘古系列大模型(包含全球最大规模的中文NLP大模型及CV大模型等)、多样性计算基础软件。

此外,在主论坛的最后,华为最新任命的华为Cloud BU总裁张平安还宣布,2021年华为将向“沃土计划2.0”投入2.2亿美元,包括发布“沃土云创”计划、以及鲲鹏众智计划和昇腾众智计划等。其中“沃土云创”计划将投入1亿美元,重点赋能SaaS和ISV伙伴。

其实,不管是徐直军的定调还是余承东的拆解,我们可以看到,华为与其他云计算厂商的发展重心和路线并无二致,而当市场玩家同质化越来越严重,要想突围就变得越来越难。

而关于有关“华为云独立”的传言,张平安也给出了回应:“云业务的投资和发展速度正在加速,如何能让华为云得到更好的发展,内部还在探讨,暂时没有定论。”

不同于华为以往坚决否认的鲜明态度,张平安的这个答案值得玩味。

还有一个很小的细节,可能是余承东刚刚接管云业务不久,他在发布新品时的表现并没有像之前手机发布会上那样游刃有余,而是稍显紧张,包括在让人期待的媒体群访环节,他也没有出现。

华为云的两难

不可否认,华为如此高调和激进地发力云业务,是在押注未来,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

毕竟从财报数据来看,形势已经不容乐观。

具体地,从整个公司的业务情况来看,运营商业务保持稳定,实现了销售收入302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0.2%;企业业务受行业数字化转型影响,实现销售收入100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3%;消费者业务方面,手机收入下滑,其他的PC、平板、智能穿戴、智慧屏等全场景智慧生活业务分担了营收压力,收入增长65%,消费者业务总体实现428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3%。

可见,运营商业务由于已经过了网络升级带来的大规模采购的红利期,增长基本停滞,消费者业务虽然暂且还能看到一丝增长希望,比如强劲的增长势头,比如“卖车”的新尝试,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将出现变数。

此前虎嗅作者Odin在《华为绝不倒下?》一文中曾谈到,“华为手机业务面临萎缩之时,1+8+N 的生态前途又如何?尽管华为曾表示,鸿蒙 OS 将于今年覆盖 2 亿台华为产品,但没有销量屡创新高的新款高端手机支持,两三年后,用户难免会更换其它品牌的手机,这些依附在华为手机上的各种生态,也将无以为继。”

所以,未来营收能依赖且仅可依赖的可能只剩下数字化转型这一大业务了。

而余承东在开发者大会上也提到:“到2025年,全球企业云技术使用率将达100%;Gartner预测企业传统数据中心将关闭90%。所以,云一定是未来的趋势。”

但另一个比较尴尬的事情是,不光华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云是未来的趋势,甚至有一种说法是未来云服务厂商会像今天的三大运营商一样,为企业提供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同样,在云计算这个赛道里,华为的老客户三大运营商也成为了其竞争者。

首先,中国电信天翼云在中国云计算市场的地位已无需赘述,国内公有云市场份额常年位居前五,且是全球运营商最大规模的云,联通沃云也一直在暗暗发力,以求在国内云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其次,好巧不巧的是,中国移动也从去年开始发力云计算,并在2020年全年收入破9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53.8%。中国移动云能力中心总经理万国光还曾在2019年表示,“我们在未来三年左右时间,会通过上千亿元的资本投入,打造一个在中国属于第一阵营的云业务。”

在这个本就是“剩者为王”的赛道,华为与客户狭路相逢的情况似乎在所难免。即便现在可能还有竞合关系的存在,但随着业务边界的不断拓宽,谁也不能保证未来会发生什么。

这也就有了华为的新选择题:一方面,不押注云,华为可能不会活得更好,毕竟云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全面发力,又可能会伤及客户。目前来看,华为更倾向于前者,因为好在与运营商的竞争还远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需要指出的是,在经历人事调整,业务重新排位后,华为云必将经历一场或长或短的阵痛期,而这段时期过后,我们才会看到一个真正的带着华为野心的华为云浮出水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华为的野心摆在了明面上

发布日期:2021-04-26 19:46
华为云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同时也明晃晃地将华为的野心摆在了明面上。



| 张雪

OR--商业新媒体

4月25日,一年一度的在华为开发者大会2021(Cloud)在深圳举行,相较于以往,此次余承东将首次以华为云CEO的身份出席,这也成为了大会的重要看点之一。

其实,近期华为云正在有意无意地吸引着业内人士的目光。

更换一把手,再到撤BG改BU,然后是徐直军在分析师大会上的表态,接着是华为云IaaS市场份额超过腾讯,位居国内第二,甚至近期还出现了为云将独立上市的传闻。

一时间,华为云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同时也明晃晃地将华为的野心摆在了明面上。

徐直军定调

近日,华为另一个年度重磅会议—全球分析师大会也才刚刚落下帷幕。

巧合的是,在这次大会之前,业内发生的两件事情也正吸引着所有目光向华为聚焦。其一,是小米宣布造车,其二,华为云频繁地调整。所以除了每年分析师大会常规的议程设置,华为也回应了最近颇受业界关注的两大话题—华为云和造车。

关于华为云,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

“华为云的商业模式,是线上的业务,是订阅的商业模式。所以华为云一直是端到端、相对闭环运作的一个独立的BU。

我们成立云与计算BG的时候,希望能够把服务器、存储跟华为云协同运作,但协同运作的时候又发现一些问题,反而消耗了我们云团队的精力。所以我们现在又把服务器、存储还回去,让云BU集中精力发展云服务。

我们强化华为云BU的定位,事实上是我们公司强化软件投资的一个举措。华为云更多的投资在软件,有自己产业的规律,我们希望它更加独立一点,放开手脚去发展,来提高软件和服务在华为整个收入的占比。”

不难看出,徐直军的这段话中为华为云的发展划定了基调:一是要聚焦软件业务,加大投资,二是要更加独立,提高营收。同时,这段话也间接承认了华为在云业务发展和探索上走过弯路。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数据通信产品线副总裁赵志鹏谈到,公司要求企业业务要从100亿元做到500亿元,主要就是靠云网来实现。除了发展上面的云,底下的网络也要发展云网。

可见,华为在营收方面还是对云业务给予厚望的,这不仅包括单独业务带来的营收,还包括对其他业务的拉动力。

另外,华为的云业务发力之所以变得如此迫切,仍然是因为受到了美国相关制裁的影响。

徐直军谈道:“2018年11月底,我们董事会通过了一个决定,希望投资20亿美元来提升华为公司的软件工程能力。在五年的周期内,把华为公司的软件工程能力提升一个台阶。我们希望进一步利用软件能力的提升,来减少对芯片的需求和依赖。”

余承东拆解

现在来看,华为明确华为云在整个集团或者行业中的位置,并不是一件难事。而真正的难度永远在于如何落实和推进。所以,在本次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尝试给出他的答案。

他在会上表示,华为云的战略是做智能世界的黑土地。

第一就是坚持云优先(Cloud First),包括云解决方案优先、云服务商业模式优先、云伙伴优先;其次是聚焦,华为云聚焦系统创新、架构创新;最后则是上层的生态,即全力支持开发者基于黑土地构建行业应用和解决方案。

当然,这些粗线条的框架并不足以显示出华为的决心。

因此,在此次大会上,余承东还发布了6大创新产品及服务,包括华为云CCE Turbo容器集群、CloudIDE智能编程助手、GaussDB(for openGauss)数据库、可信智能计算服务TICS、华为云盘古系列大模型(包含全球最大规模的中文NLP大模型及CV大模型等)、多样性计算基础软件。

此外,在主论坛的最后,华为最新任命的华为Cloud BU总裁张平安还宣布,2021年华为将向“沃土计划2.0”投入2.2亿美元,包括发布“沃土云创”计划、以及鲲鹏众智计划和昇腾众智计划等。其中“沃土云创”计划将投入1亿美元,重点赋能SaaS和ISV伙伴。

其实,不管是徐直军的定调还是余承东的拆解,我们可以看到,华为与其他云计算厂商的发展重心和路线并无二致,而当市场玩家同质化越来越严重,要想突围就变得越来越难。

而关于有关“华为云独立”的传言,张平安也给出了回应:“云业务的投资和发展速度正在加速,如何能让华为云得到更好的发展,内部还在探讨,暂时没有定论。”

不同于华为以往坚决否认的鲜明态度,张平安的这个答案值得玩味。

还有一个很小的细节,可能是余承东刚刚接管云业务不久,他在发布新品时的表现并没有像之前手机发布会上那样游刃有余,而是稍显紧张,包括在让人期待的媒体群访环节,他也没有出现。

华为云的两难

不可否认,华为如此高调和激进地发力云业务,是在押注未来,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

毕竟从财报数据来看,形势已经不容乐观。

具体地,从整个公司的业务情况来看,运营商业务保持稳定,实现了销售收入302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0.2%;企业业务受行业数字化转型影响,实现销售收入100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3%;消费者业务方面,手机收入下滑,其他的PC、平板、智能穿戴、智慧屏等全场景智慧生活业务分担了营收压力,收入增长65%,消费者业务总体实现428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3%。

可见,运营商业务由于已经过了网络升级带来的大规模采购的红利期,增长基本停滞,消费者业务虽然暂且还能看到一丝增长希望,比如强劲的增长势头,比如“卖车”的新尝试,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将出现变数。

此前虎嗅作者Odin在《华为绝不倒下?》一文中曾谈到,“华为手机业务面临萎缩之时,1+8+N 的生态前途又如何?尽管华为曾表示,鸿蒙 OS 将于今年覆盖 2 亿台华为产品,但没有销量屡创新高的新款高端手机支持,两三年后,用户难免会更换其它品牌的手机,这些依附在华为手机上的各种生态,也将无以为继。”

所以,未来营收能依赖且仅可依赖的可能只剩下数字化转型这一大业务了。

而余承东在开发者大会上也提到:“到2025年,全球企业云技术使用率将达100%;Gartner预测企业传统数据中心将关闭90%。所以,云一定是未来的趋势。”

但另一个比较尴尬的事情是,不光华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云是未来的趋势,甚至有一种说法是未来云服务厂商会像今天的三大运营商一样,为企业提供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同样,在云计算这个赛道里,华为的老客户三大运营商也成为了其竞争者。

首先,中国电信天翼云在中国云计算市场的地位已无需赘述,国内公有云市场份额常年位居前五,且是全球运营商最大规模的云,联通沃云也一直在暗暗发力,以求在国内云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其次,好巧不巧的是,中国移动也从去年开始发力云计算,并在2020年全年收入破9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53.8%。中国移动云能力中心总经理万国光还曾在2019年表示,“我们在未来三年左右时间,会通过上千亿元的资本投入,打造一个在中国属于第一阵营的云业务。”

在这个本就是“剩者为王”的赛道,华为与客户狭路相逢的情况似乎在所难免。即便现在可能还有竞合关系的存在,但随着业务边界的不断拓宽,谁也不能保证未来会发生什么。

这也就有了华为的新选择题:一方面,不押注云,华为可能不会活得更好,毕竟云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全面发力,又可能会伤及客户。目前来看,华为更倾向于前者,因为好在与运营商的竞争还远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需要指出的是,在经历人事调整,业务重新排位后,华为云必将经历一场或长或短的阵痛期,而这段时期过后,我们才会看到一个真正的带着华为野心的华为云浮出水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