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车主和丈夫回到河南安阳后,会前往特斯拉相应门店取回车辆数据;未来,获释的女车主将继续依法维权。


OR--商业新媒体

据《新京报》报道,2021年4月25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上海车展维权女车主于当日结束5日的行政拘留,已经获释。据了解,维权的女车主和丈夫回到河南安阳后,会前往特斯拉相应门店取回车辆数据。未来,他们将继续依法维权。

4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发布的消息显示,特斯拉女车主维权事件中一位姓张的女士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事件中一位姓李的女士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警告。

青浦公安分局称,2021年4月19日11时24分许,公安分局接报,有人在上海车展一展台内闹事。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处置。经查,张某(女,32岁)和李某(女,31岁)因与该品牌公司有消费纠纷,于当日到车展现场表达不满。期间,两人在该展台区域通过肆意吵闹等方式,一度引发现场秩序混乱。张某还不顾工作人员劝阻,强行爬上一辆展车车顶,造成车辆一定程度受损。

青浦公安分局4月20日表示,张某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李某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警告。整理编辑/商周君

延伸阅读:特斯拉官方第二次回应车主维权事件时选择道歉

特斯拉车主上海车展站车顶高呼“特斯拉刹车失灵”事件持续发酵。2021年4月20日晚间,特斯拉官方就此事发文致歉,宣称“我们就未能及时解决车主的问题深表歉意”。致歉之外,特斯拉官方还表示其已成立专门处理小组,专事专办,努力在合规合法的情况下,尽全力满足车主诉求,争取让车主满意。这是特斯拉官方二度回应该事件。它在第一次,即4月19日的回应中说:“我们了解到当事人为此前2月发生的河南安阳超速违章事故车主。”

据特斯拉官方介绍,今天(4月20日),公司与往日一样认真聆听媒体和网络上的各种声音。特斯拉感恩各位车主、网友和媒体朋友们给予公司的信任和包容,也积极听取各位客户、网友和媒体朋友们的意见、建议和批评。

特斯拉官方表示,为了最大程度弥补车主的不适,以及对其用车体验及生活等诸多方面的不利影响,公司始终愿意尽最大努力与车主主动沟通,用最诚恳的态度寻求解决办法,坚定履行负责到底的承诺。特斯拉尊重并坚定服从政府各相关部门的决定,尊重消费者,遵守法律法规,坚决坚定地积极配合政府各相关部门的所有调查。

由此,特斯拉官方称其已成立专门处理小组,专事专办,努力在合规合法的情况下,尽全力的满足车主诉求,争取让车主满意。

“我们依然殷切地希望车主能够给予我们寻求更好解决问题的机会,力求达成多方满意的结果,真真正正维护好消费者的权益。”特斯拉官方说道,基于此次经历,公司会努力吸取教训,认真总结,在配合政府各相关部门调查的情况下,同时开展严格自查自纠,对自身不合理的、不符合服务准则的问题和服务流程进行梳理并整改,努力做到立查立改、即查即改,做到尊重消费者,尊重市场。

致歉声明末尾,特斯拉官方承诺将继续聆听客户反馈,不断优化客户体验,不断服务好每一位客户。“再次向车主表示歉意,感谢大家的宽容和理解。”特斯拉官方表示。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特斯拉的声誉及其应对危机的方式和能力,在中国市场经历了严峻考验。■

又讯:特斯拉被判赔偿113.9万:使用欺诈手段销售事故车


这或将成为国内首起特斯拉被判退一赔三的案例。

2020年12月4日,来自天津的特斯拉车主韩先生(化名)收到了法院的一审判决书,判决书内容显示:特斯拉公司构成欺诈,应向韩某(韩先生)退还379700元购车款,并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赔偿1139100元。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赵占领对财经网汽车表示:“现在这个案件在二审阶段,如果特斯拉没有提交对自身有利的新证据,那么大概率法院要维持一审判决。”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告诉财经网汽车:“该车主如果维权成功的话,当属于国内首例使得特斯拉退一赔三的案例。这也将为国内维权车主提供良好的可参考素材。”

庭审现场“惊人言论”

2021年4月22日,财经网汽车在天津见到了该案当事人韩先生,听他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和维权一年多以来的经历。

“2019年6月1日,我通过特斯拉中国官网与特斯拉公司签订《二手车订购协议》,购买Model S二手车一辆,并于2019年5月31日付款379700元。2019年6月5日完成车辆过户登记。”韩先生表示,购车前,特斯拉公司承诺其销售的二手车在置换车辆完成过户前经过二百多道工序的车辆检测,车况良好、无结构性损伤、五年以下车辆且总行驶里程不超过八万公里,符合特斯拉标准的车辆提供二手认证后才可在官网上销售。

据韩先生描述,车辆仅使用两个月,就已经进行过多次维修。2019年6月5日至8月24日,在线可查的维修记录共计7次。

“2019年8月24日,我在驾驶特斯拉的过程中,车辆突然瘫痪,电门、刹车全部失效,险些造成重大交通事故,后将该车送交特斯拉指定维修中心维修。2019年11月15日,经万丰机动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鉴定,涉案车辆有结构性损伤,为事故车。”车主韩先生认为,特斯拉公司以欺诈手段出售不符合其承诺的事故车辆,所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据韩先生提供给财经网汽车的该案一审判决书内容显示,特斯拉公司辩称,涉案车辆不存在重大事故和结构性损伤,特斯拉公司在销售车辆时未实施任何欺诈行为,对于车主韩先生一方的鉴定结果也不予认可,并称交付的车辆完全符合“没有重大事故以及火烧泡水”的销售承诺,该车主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全部予以驳回。

赵占领表示,法院之所以认定特斯拉构成欺诈,判特斯拉承担退一赔三的法律责任,主要是因为特斯拉在销售涉案车辆之前,向原告承诺涉案车辆不属于事故车,但是事后经过技术鉴定,这辆车属于事故车辆。而特斯拉在出售涉案车辆之前,对此是知情或者应当知情的,因此法院最终认定就特斯拉构成欺诈。

韩先生告诉财经网汽车,在一审的庭审现场,特斯拉方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法官提问时,曾说出“只卖30多万元的车,我们觉得没必要进行全面多项检测”的言论。此外,在二审的庭审现场,特斯拉方面的“专家团”也曾发言称:“切割过的车辆比原装车更为安全”。

财经网汽车就上述事件和言论向特斯拉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前未获有效回复。

一审被判“构成欺诈”

庭审记录显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特斯拉公司在销售涉案车辆过程中是否构成欺诈。

财经网汽车查询发现,特斯拉公司方面曾向韩先生承诺,涉案车辆保证没有发生重大事故或者是火烧、水泡车,也不存在结构性损伤。

2019年12月,特斯拉公司销售人员告诉韩先生,涉案车辆曾发生过“很轻微的事故”。车主则质疑车辆如果只是发生轻微事故,为何会造成切割焊接,是否存在结构性损伤。但特斯拉方面表示,车辆确实有表面覆盖件的切割处理,但不认可存在结构性损伤。

对此,特斯拉公司向法院表示,在原车主使用车辆期间,车辆在2019年1月曾发生轻微的碰撞剐蹭事故。现场照片、定损协议书、事故认定书以及维修单等证据也可以证明事故只伤及车身左后部叶子板及后保险杠边缘及轮毂表面,完全没有伤及车辆安全结构,不构成重大事故或者结构性损伤;特斯拉公司对该事故也不知情,不存在欺诈的故意。对于该事故,只需要对相应部件进行修复或更换即可。

由于特斯拉汽车是全铝制车身,需要对受损叶子板进行整体更换。维修企业按照特斯拉生产厂家技术标准和规范要求的“焊粘-铆接”工艺技术对作为车身覆盖件的叶子板进行更换,但该过程完全不涉及车辆的车架及其他任何车辆安全结构,不存在结构性损伤问题。

而韩先生委托完成的《技术鉴定意见书》显示,送交鉴定车辆的左C柱外板存在多处事故修复痕迹,根据修复工艺符合左C柱外板更换。C柱外板是C柱的一部分,C柱起到支撑车体的作用,直接关系到侧后方碰撞形变与危害,根据《二手车鉴定评估技术规范》相关规定,判断鉴定车辆为事故车。

特斯拉方面拒绝认可韩先生单方面提供的《技术鉴定意见书》。经法院组织,双方同意由北京晶实机动车鉴定评估机构有限公司对涉案车辆进行司法鉴定。最终,鉴定意见为,“该车本次事故维修后造成的贬值损失影响为82089元” “该车后叶子板维修后会对车辆安全性造成一定影响。”

车主韩先生表示对这一司法鉴定意见予以认可,特斯拉公司则对该鉴定意见提出异议。

法院认为,在双方对涉案车辆是否因事故发生结构性损伤存在分歧的情况下,特斯拉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另外,从特斯拉公司提交的涉案车辆维修照片看,涉案车辆的维修确实涉及到大面积切割、焊接等,这种修理方式和程度必然对消费者的购车意愿产生重要影响,而特斯拉公司仅仅告知韩潮“车辆不存在结构性损伤”,尚不足以达到应有的信息披露程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特斯拉维权女车主获释

发布日期:2021-04-25 13:52
女车主和丈夫回到河南安阳后,会前往特斯拉相应门店取回车辆数据;未来,获释的女车主将继续依法维权。


OR--商业新媒体

据《新京报》报道,2021年4月25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上海车展维权女车主于当日结束5日的行政拘留,已经获释。据了解,维权的女车主和丈夫回到河南安阳后,会前往特斯拉相应门店取回车辆数据。未来,他们将继续依法维权。

4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发布的消息显示,特斯拉女车主维权事件中一位姓张的女士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事件中一位姓李的女士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警告。

青浦公安分局称,2021年4月19日11时24分许,公安分局接报,有人在上海车展一展台内闹事。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处置。经查,张某(女,32岁)和李某(女,31岁)因与该品牌公司有消费纠纷,于当日到车展现场表达不满。期间,两人在该展台区域通过肆意吵闹等方式,一度引发现场秩序混乱。张某还不顾工作人员劝阻,强行爬上一辆展车车顶,造成车辆一定程度受损。

青浦公安分局4月20日表示,张某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李某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警告。整理编辑/商周君

延伸阅读:特斯拉官方第二次回应车主维权事件时选择道歉

特斯拉车主上海车展站车顶高呼“特斯拉刹车失灵”事件持续发酵。2021年4月20日晚间,特斯拉官方就此事发文致歉,宣称“我们就未能及时解决车主的问题深表歉意”。致歉之外,特斯拉官方还表示其已成立专门处理小组,专事专办,努力在合规合法的情况下,尽全力满足车主诉求,争取让车主满意。这是特斯拉官方二度回应该事件。它在第一次,即4月19日的回应中说:“我们了解到当事人为此前2月发生的河南安阳超速违章事故车主。”

据特斯拉官方介绍,今天(4月20日),公司与往日一样认真聆听媒体和网络上的各种声音。特斯拉感恩各位车主、网友和媒体朋友们给予公司的信任和包容,也积极听取各位客户、网友和媒体朋友们的意见、建议和批评。

特斯拉官方表示,为了最大程度弥补车主的不适,以及对其用车体验及生活等诸多方面的不利影响,公司始终愿意尽最大努力与车主主动沟通,用最诚恳的态度寻求解决办法,坚定履行负责到底的承诺。特斯拉尊重并坚定服从政府各相关部门的决定,尊重消费者,遵守法律法规,坚决坚定地积极配合政府各相关部门的所有调查。

由此,特斯拉官方称其已成立专门处理小组,专事专办,努力在合规合法的情况下,尽全力的满足车主诉求,争取让车主满意。

“我们依然殷切地希望车主能够给予我们寻求更好解决问题的机会,力求达成多方满意的结果,真真正正维护好消费者的权益。”特斯拉官方说道,基于此次经历,公司会努力吸取教训,认真总结,在配合政府各相关部门调查的情况下,同时开展严格自查自纠,对自身不合理的、不符合服务准则的问题和服务流程进行梳理并整改,努力做到立查立改、即查即改,做到尊重消费者,尊重市场。

致歉声明末尾,特斯拉官方承诺将继续聆听客户反馈,不断优化客户体验,不断服务好每一位客户。“再次向车主表示歉意,感谢大家的宽容和理解。”特斯拉官方表示。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特斯拉的声誉及其应对危机的方式和能力,在中国市场经历了严峻考验。■

又讯:特斯拉被判赔偿113.9万:使用欺诈手段销售事故车


这或将成为国内首起特斯拉被判退一赔三的案例。

2020年12月4日,来自天津的特斯拉车主韩先生(化名)收到了法院的一审判决书,判决书内容显示:特斯拉公司构成欺诈,应向韩某(韩先生)退还379700元购车款,并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赔偿1139100元。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赵占领对财经网汽车表示:“现在这个案件在二审阶段,如果特斯拉没有提交对自身有利的新证据,那么大概率法院要维持一审判决。”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告诉财经网汽车:“该车主如果维权成功的话,当属于国内首例使得特斯拉退一赔三的案例。这也将为国内维权车主提供良好的可参考素材。”

庭审现场“惊人言论”

2021年4月22日,财经网汽车在天津见到了该案当事人韩先生,听他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和维权一年多以来的经历。

“2019年6月1日,我通过特斯拉中国官网与特斯拉公司签订《二手车订购协议》,购买Model S二手车一辆,并于2019年5月31日付款379700元。2019年6月5日完成车辆过户登记。”韩先生表示,购车前,特斯拉公司承诺其销售的二手车在置换车辆完成过户前经过二百多道工序的车辆检测,车况良好、无结构性损伤、五年以下车辆且总行驶里程不超过八万公里,符合特斯拉标准的车辆提供二手认证后才可在官网上销售。

据韩先生描述,车辆仅使用两个月,就已经进行过多次维修。2019年6月5日至8月24日,在线可查的维修记录共计7次。

“2019年8月24日,我在驾驶特斯拉的过程中,车辆突然瘫痪,电门、刹车全部失效,险些造成重大交通事故,后将该车送交特斯拉指定维修中心维修。2019年11月15日,经万丰机动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鉴定,涉案车辆有结构性损伤,为事故车。”车主韩先生认为,特斯拉公司以欺诈手段出售不符合其承诺的事故车辆,所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据韩先生提供给财经网汽车的该案一审判决书内容显示,特斯拉公司辩称,涉案车辆不存在重大事故和结构性损伤,特斯拉公司在销售车辆时未实施任何欺诈行为,对于车主韩先生一方的鉴定结果也不予认可,并称交付的车辆完全符合“没有重大事故以及火烧泡水”的销售承诺,该车主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全部予以驳回。

赵占领表示,法院之所以认定特斯拉构成欺诈,判特斯拉承担退一赔三的法律责任,主要是因为特斯拉在销售涉案车辆之前,向原告承诺涉案车辆不属于事故车,但是事后经过技术鉴定,这辆车属于事故车辆。而特斯拉在出售涉案车辆之前,对此是知情或者应当知情的,因此法院最终认定就特斯拉构成欺诈。

韩先生告诉财经网汽车,在一审的庭审现场,特斯拉方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法官提问时,曾说出“只卖30多万元的车,我们觉得没必要进行全面多项检测”的言论。此外,在二审的庭审现场,特斯拉方面的“专家团”也曾发言称:“切割过的车辆比原装车更为安全”。

财经网汽车就上述事件和言论向特斯拉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前未获有效回复。

一审被判“构成欺诈”

庭审记录显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特斯拉公司在销售涉案车辆过程中是否构成欺诈。

财经网汽车查询发现,特斯拉公司方面曾向韩先生承诺,涉案车辆保证没有发生重大事故或者是火烧、水泡车,也不存在结构性损伤。

2019年12月,特斯拉公司销售人员告诉韩先生,涉案车辆曾发生过“很轻微的事故”。车主则质疑车辆如果只是发生轻微事故,为何会造成切割焊接,是否存在结构性损伤。但特斯拉方面表示,车辆确实有表面覆盖件的切割处理,但不认可存在结构性损伤。

对此,特斯拉公司向法院表示,在原车主使用车辆期间,车辆在2019年1月曾发生轻微的碰撞剐蹭事故。现场照片、定损协议书、事故认定书以及维修单等证据也可以证明事故只伤及车身左后部叶子板及后保险杠边缘及轮毂表面,完全没有伤及车辆安全结构,不构成重大事故或者结构性损伤;特斯拉公司对该事故也不知情,不存在欺诈的故意。对于该事故,只需要对相应部件进行修复或更换即可。

由于特斯拉汽车是全铝制车身,需要对受损叶子板进行整体更换。维修企业按照特斯拉生产厂家技术标准和规范要求的“焊粘-铆接”工艺技术对作为车身覆盖件的叶子板进行更换,但该过程完全不涉及车辆的车架及其他任何车辆安全结构,不存在结构性损伤问题。

而韩先生委托完成的《技术鉴定意见书》显示,送交鉴定车辆的左C柱外板存在多处事故修复痕迹,根据修复工艺符合左C柱外板更换。C柱外板是C柱的一部分,C柱起到支撑车体的作用,直接关系到侧后方碰撞形变与危害,根据《二手车鉴定评估技术规范》相关规定,判断鉴定车辆为事故车。

特斯拉方面拒绝认可韩先生单方面提供的《技术鉴定意见书》。经法院组织,双方同意由北京晶实机动车鉴定评估机构有限公司对涉案车辆进行司法鉴定。最终,鉴定意见为,“该车本次事故维修后造成的贬值损失影响为82089元” “该车后叶子板维修后会对车辆安全性造成一定影响。”

车主韩先生表示对这一司法鉴定意见予以认可,特斯拉公司则对该鉴定意见提出异议。

法院认为,在双方对涉案车辆是否因事故发生结构性损伤存在分歧的情况下,特斯拉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另外,从特斯拉公司提交的涉案车辆维修照片看,涉案车辆的维修确实涉及到大面积切割、焊接等,这种修理方式和程度必然对消费者的购车意愿产生重要影响,而特斯拉公司仅仅告知韩潮“车辆不存在结构性损伤”,尚不足以达到应有的信息披露程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女车主和丈夫回到河南安阳后,会前往特斯拉相应门店取回车辆数据;未来,获释的女车主将继续依法维权。


OR--商业新媒体

据《新京报》报道,2021年4月25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上海车展维权女车主于当日结束5日的行政拘留,已经获释。据了解,维权的女车主和丈夫回到河南安阳后,会前往特斯拉相应门店取回车辆数据。未来,他们将继续依法维权。

4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发布的消息显示,特斯拉女车主维权事件中一位姓张的女士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事件中一位姓李的女士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警告。

青浦公安分局称,2021年4月19日11时24分许,公安分局接报,有人在上海车展一展台内闹事。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处置。经查,张某(女,32岁)和李某(女,31岁)因与该品牌公司有消费纠纷,于当日到车展现场表达不满。期间,两人在该展台区域通过肆意吵闹等方式,一度引发现场秩序混乱。张某还不顾工作人员劝阻,强行爬上一辆展车车顶,造成车辆一定程度受损。

青浦公安分局4月20日表示,张某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李某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警告。整理编辑/商周君

延伸阅读:特斯拉官方第二次回应车主维权事件时选择道歉

特斯拉车主上海车展站车顶高呼“特斯拉刹车失灵”事件持续发酵。2021年4月20日晚间,特斯拉官方就此事发文致歉,宣称“我们就未能及时解决车主的问题深表歉意”。致歉之外,特斯拉官方还表示其已成立专门处理小组,专事专办,努力在合规合法的情况下,尽全力满足车主诉求,争取让车主满意。这是特斯拉官方二度回应该事件。它在第一次,即4月19日的回应中说:“我们了解到当事人为此前2月发生的河南安阳超速违章事故车主。”

据特斯拉官方介绍,今天(4月20日),公司与往日一样认真聆听媒体和网络上的各种声音。特斯拉感恩各位车主、网友和媒体朋友们给予公司的信任和包容,也积极听取各位客户、网友和媒体朋友们的意见、建议和批评。

特斯拉官方表示,为了最大程度弥补车主的不适,以及对其用车体验及生活等诸多方面的不利影响,公司始终愿意尽最大努力与车主主动沟通,用最诚恳的态度寻求解决办法,坚定履行负责到底的承诺。特斯拉尊重并坚定服从政府各相关部门的决定,尊重消费者,遵守法律法规,坚决坚定地积极配合政府各相关部门的所有调查。

由此,特斯拉官方称其已成立专门处理小组,专事专办,努力在合规合法的情况下,尽全力的满足车主诉求,争取让车主满意。

“我们依然殷切地希望车主能够给予我们寻求更好解决问题的机会,力求达成多方满意的结果,真真正正维护好消费者的权益。”特斯拉官方说道,基于此次经历,公司会努力吸取教训,认真总结,在配合政府各相关部门调查的情况下,同时开展严格自查自纠,对自身不合理的、不符合服务准则的问题和服务流程进行梳理并整改,努力做到立查立改、即查即改,做到尊重消费者,尊重市场。

致歉声明末尾,特斯拉官方承诺将继续聆听客户反馈,不断优化客户体验,不断服务好每一位客户。“再次向车主表示歉意,感谢大家的宽容和理解。”特斯拉官方表示。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特斯拉的声誉及其应对危机的方式和能力,在中国市场经历了严峻考验。■

又讯:特斯拉被判赔偿113.9万:使用欺诈手段销售事故车


这或将成为国内首起特斯拉被判退一赔三的案例。

2020年12月4日,来自天津的特斯拉车主韩先生(化名)收到了法院的一审判决书,判决书内容显示:特斯拉公司构成欺诈,应向韩某(韩先生)退还379700元购车款,并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赔偿1139100元。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赵占领对财经网汽车表示:“现在这个案件在二审阶段,如果特斯拉没有提交对自身有利的新证据,那么大概率法院要维持一审判决。”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告诉财经网汽车:“该车主如果维权成功的话,当属于国内首例使得特斯拉退一赔三的案例。这也将为国内维权车主提供良好的可参考素材。”

庭审现场“惊人言论”

2021年4月22日,财经网汽车在天津见到了该案当事人韩先生,听他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和维权一年多以来的经历。

“2019年6月1日,我通过特斯拉中国官网与特斯拉公司签订《二手车订购协议》,购买Model S二手车一辆,并于2019年5月31日付款379700元。2019年6月5日完成车辆过户登记。”韩先生表示,购车前,特斯拉公司承诺其销售的二手车在置换车辆完成过户前经过二百多道工序的车辆检测,车况良好、无结构性损伤、五年以下车辆且总行驶里程不超过八万公里,符合特斯拉标准的车辆提供二手认证后才可在官网上销售。

据韩先生描述,车辆仅使用两个月,就已经进行过多次维修。2019年6月5日至8月24日,在线可查的维修记录共计7次。

“2019年8月24日,我在驾驶特斯拉的过程中,车辆突然瘫痪,电门、刹车全部失效,险些造成重大交通事故,后将该车送交特斯拉指定维修中心维修。2019年11月15日,经万丰机动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鉴定,涉案车辆有结构性损伤,为事故车。”车主韩先生认为,特斯拉公司以欺诈手段出售不符合其承诺的事故车辆,所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据韩先生提供给财经网汽车的该案一审判决书内容显示,特斯拉公司辩称,涉案车辆不存在重大事故和结构性损伤,特斯拉公司在销售车辆时未实施任何欺诈行为,对于车主韩先生一方的鉴定结果也不予认可,并称交付的车辆完全符合“没有重大事故以及火烧泡水”的销售承诺,该车主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全部予以驳回。

赵占领表示,法院之所以认定特斯拉构成欺诈,判特斯拉承担退一赔三的法律责任,主要是因为特斯拉在销售涉案车辆之前,向原告承诺涉案车辆不属于事故车,但是事后经过技术鉴定,这辆车属于事故车辆。而特斯拉在出售涉案车辆之前,对此是知情或者应当知情的,因此法院最终认定就特斯拉构成欺诈。

韩先生告诉财经网汽车,在一审的庭审现场,特斯拉方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法官提问时,曾说出“只卖30多万元的车,我们觉得没必要进行全面多项检测”的言论。此外,在二审的庭审现场,特斯拉方面的“专家团”也曾发言称:“切割过的车辆比原装车更为安全”。

财经网汽车就上述事件和言论向特斯拉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前未获有效回复。

一审被判“构成欺诈”

庭审记录显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特斯拉公司在销售涉案车辆过程中是否构成欺诈。

财经网汽车查询发现,特斯拉公司方面曾向韩先生承诺,涉案车辆保证没有发生重大事故或者是火烧、水泡车,也不存在结构性损伤。

2019年12月,特斯拉公司销售人员告诉韩先生,涉案车辆曾发生过“很轻微的事故”。车主则质疑车辆如果只是发生轻微事故,为何会造成切割焊接,是否存在结构性损伤。但特斯拉方面表示,车辆确实有表面覆盖件的切割处理,但不认可存在结构性损伤。

对此,特斯拉公司向法院表示,在原车主使用车辆期间,车辆在2019年1月曾发生轻微的碰撞剐蹭事故。现场照片、定损协议书、事故认定书以及维修单等证据也可以证明事故只伤及车身左后部叶子板及后保险杠边缘及轮毂表面,完全没有伤及车辆安全结构,不构成重大事故或者结构性损伤;特斯拉公司对该事故也不知情,不存在欺诈的故意。对于该事故,只需要对相应部件进行修复或更换即可。

由于特斯拉汽车是全铝制车身,需要对受损叶子板进行整体更换。维修企业按照特斯拉生产厂家技术标准和规范要求的“焊粘-铆接”工艺技术对作为车身覆盖件的叶子板进行更换,但该过程完全不涉及车辆的车架及其他任何车辆安全结构,不存在结构性损伤问题。

而韩先生委托完成的《技术鉴定意见书》显示,送交鉴定车辆的左C柱外板存在多处事故修复痕迹,根据修复工艺符合左C柱外板更换。C柱外板是C柱的一部分,C柱起到支撑车体的作用,直接关系到侧后方碰撞形变与危害,根据《二手车鉴定评估技术规范》相关规定,判断鉴定车辆为事故车。

特斯拉方面拒绝认可韩先生单方面提供的《技术鉴定意见书》。经法院组织,双方同意由北京晶实机动车鉴定评估机构有限公司对涉案车辆进行司法鉴定。最终,鉴定意见为,“该车本次事故维修后造成的贬值损失影响为82089元” “该车后叶子板维修后会对车辆安全性造成一定影响。”

车主韩先生表示对这一司法鉴定意见予以认可,特斯拉公司则对该鉴定意见提出异议。

法院认为,在双方对涉案车辆是否因事故发生结构性损伤存在分歧的情况下,特斯拉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另外,从特斯拉公司提交的涉案车辆维修照片看,涉案车辆的维修确实涉及到大面积切割、焊接等,这种修理方式和程度必然对消费者的购车意愿产生重要影响,而特斯拉公司仅仅告知韩潮“车辆不存在结构性损伤”,尚不足以达到应有的信息披露程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特斯拉维权女车主获释

发布日期:2021-04-25 13:52
女车主和丈夫回到河南安阳后,会前往特斯拉相应门店取回车辆数据;未来,获释的女车主将继续依法维权。


OR--商业新媒体

据《新京报》报道,2021年4月25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上海车展维权女车主于当日结束5日的行政拘留,已经获释。据了解,维权的女车主和丈夫回到河南安阳后,会前往特斯拉相应门店取回车辆数据。未来,他们将继续依法维权。

4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发布的消息显示,特斯拉女车主维权事件中一位姓张的女士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事件中一位姓李的女士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警告。

青浦公安分局称,2021年4月19日11时24分许,公安分局接报,有人在上海车展一展台内闹事。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处置。经查,张某(女,32岁)和李某(女,31岁)因与该品牌公司有消费纠纷,于当日到车展现场表达不满。期间,两人在该展台区域通过肆意吵闹等方式,一度引发现场秩序混乱。张某还不顾工作人员劝阻,强行爬上一辆展车车顶,造成车辆一定程度受损。

青浦公安分局4月20日表示,张某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李某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警告。整理编辑/商周君

延伸阅读:特斯拉官方第二次回应车主维权事件时选择道歉

特斯拉车主上海车展站车顶高呼“特斯拉刹车失灵”事件持续发酵。2021年4月20日晚间,特斯拉官方就此事发文致歉,宣称“我们就未能及时解决车主的问题深表歉意”。致歉之外,特斯拉官方还表示其已成立专门处理小组,专事专办,努力在合规合法的情况下,尽全力满足车主诉求,争取让车主满意。这是特斯拉官方二度回应该事件。它在第一次,即4月19日的回应中说:“我们了解到当事人为此前2月发生的河南安阳超速违章事故车主。”

据特斯拉官方介绍,今天(4月20日),公司与往日一样认真聆听媒体和网络上的各种声音。特斯拉感恩各位车主、网友和媒体朋友们给予公司的信任和包容,也积极听取各位客户、网友和媒体朋友们的意见、建议和批评。

特斯拉官方表示,为了最大程度弥补车主的不适,以及对其用车体验及生活等诸多方面的不利影响,公司始终愿意尽最大努力与车主主动沟通,用最诚恳的态度寻求解决办法,坚定履行负责到底的承诺。特斯拉尊重并坚定服从政府各相关部门的决定,尊重消费者,遵守法律法规,坚决坚定地积极配合政府各相关部门的所有调查。

由此,特斯拉官方称其已成立专门处理小组,专事专办,努力在合规合法的情况下,尽全力的满足车主诉求,争取让车主满意。

“我们依然殷切地希望车主能够给予我们寻求更好解决问题的机会,力求达成多方满意的结果,真真正正维护好消费者的权益。”特斯拉官方说道,基于此次经历,公司会努力吸取教训,认真总结,在配合政府各相关部门调查的情况下,同时开展严格自查自纠,对自身不合理的、不符合服务准则的问题和服务流程进行梳理并整改,努力做到立查立改、即查即改,做到尊重消费者,尊重市场。

致歉声明末尾,特斯拉官方承诺将继续聆听客户反馈,不断优化客户体验,不断服务好每一位客户。“再次向车主表示歉意,感谢大家的宽容和理解。”特斯拉官方表示。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特斯拉的声誉及其应对危机的方式和能力,在中国市场经历了严峻考验。■

又讯:特斯拉被判赔偿113.9万:使用欺诈手段销售事故车


这或将成为国内首起特斯拉被判退一赔三的案例。

2020年12月4日,来自天津的特斯拉车主韩先生(化名)收到了法院的一审判决书,判决书内容显示:特斯拉公司构成欺诈,应向韩某(韩先生)退还379700元购车款,并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赔偿1139100元。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赵占领对财经网汽车表示:“现在这个案件在二审阶段,如果特斯拉没有提交对自身有利的新证据,那么大概率法院要维持一审判决。”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告诉财经网汽车:“该车主如果维权成功的话,当属于国内首例使得特斯拉退一赔三的案例。这也将为国内维权车主提供良好的可参考素材。”

庭审现场“惊人言论”

2021年4月22日,财经网汽车在天津见到了该案当事人韩先生,听他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和维权一年多以来的经历。

“2019年6月1日,我通过特斯拉中国官网与特斯拉公司签订《二手车订购协议》,购买Model S二手车一辆,并于2019年5月31日付款379700元。2019年6月5日完成车辆过户登记。”韩先生表示,购车前,特斯拉公司承诺其销售的二手车在置换车辆完成过户前经过二百多道工序的车辆检测,车况良好、无结构性损伤、五年以下车辆且总行驶里程不超过八万公里,符合特斯拉标准的车辆提供二手认证后才可在官网上销售。

据韩先生描述,车辆仅使用两个月,就已经进行过多次维修。2019年6月5日至8月24日,在线可查的维修记录共计7次。

“2019年8月24日,我在驾驶特斯拉的过程中,车辆突然瘫痪,电门、刹车全部失效,险些造成重大交通事故,后将该车送交特斯拉指定维修中心维修。2019年11月15日,经万丰机动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鉴定,涉案车辆有结构性损伤,为事故车。”车主韩先生认为,特斯拉公司以欺诈手段出售不符合其承诺的事故车辆,所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据韩先生提供给财经网汽车的该案一审判决书内容显示,特斯拉公司辩称,涉案车辆不存在重大事故和结构性损伤,特斯拉公司在销售车辆时未实施任何欺诈行为,对于车主韩先生一方的鉴定结果也不予认可,并称交付的车辆完全符合“没有重大事故以及火烧泡水”的销售承诺,该车主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全部予以驳回。

赵占领表示,法院之所以认定特斯拉构成欺诈,判特斯拉承担退一赔三的法律责任,主要是因为特斯拉在销售涉案车辆之前,向原告承诺涉案车辆不属于事故车,但是事后经过技术鉴定,这辆车属于事故车辆。而特斯拉在出售涉案车辆之前,对此是知情或者应当知情的,因此法院最终认定就特斯拉构成欺诈。

韩先生告诉财经网汽车,在一审的庭审现场,特斯拉方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法官提问时,曾说出“只卖30多万元的车,我们觉得没必要进行全面多项检测”的言论。此外,在二审的庭审现场,特斯拉方面的“专家团”也曾发言称:“切割过的车辆比原装车更为安全”。

财经网汽车就上述事件和言论向特斯拉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前未获有效回复。

一审被判“构成欺诈”

庭审记录显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特斯拉公司在销售涉案车辆过程中是否构成欺诈。

财经网汽车查询发现,特斯拉公司方面曾向韩先生承诺,涉案车辆保证没有发生重大事故或者是火烧、水泡车,也不存在结构性损伤。

2019年12月,特斯拉公司销售人员告诉韩先生,涉案车辆曾发生过“很轻微的事故”。车主则质疑车辆如果只是发生轻微事故,为何会造成切割焊接,是否存在结构性损伤。但特斯拉方面表示,车辆确实有表面覆盖件的切割处理,但不认可存在结构性损伤。

对此,特斯拉公司向法院表示,在原车主使用车辆期间,车辆在2019年1月曾发生轻微的碰撞剐蹭事故。现场照片、定损协议书、事故认定书以及维修单等证据也可以证明事故只伤及车身左后部叶子板及后保险杠边缘及轮毂表面,完全没有伤及车辆安全结构,不构成重大事故或者结构性损伤;特斯拉公司对该事故也不知情,不存在欺诈的故意。对于该事故,只需要对相应部件进行修复或更换即可。

由于特斯拉汽车是全铝制车身,需要对受损叶子板进行整体更换。维修企业按照特斯拉生产厂家技术标准和规范要求的“焊粘-铆接”工艺技术对作为车身覆盖件的叶子板进行更换,但该过程完全不涉及车辆的车架及其他任何车辆安全结构,不存在结构性损伤问题。

而韩先生委托完成的《技术鉴定意见书》显示,送交鉴定车辆的左C柱外板存在多处事故修复痕迹,根据修复工艺符合左C柱外板更换。C柱外板是C柱的一部分,C柱起到支撑车体的作用,直接关系到侧后方碰撞形变与危害,根据《二手车鉴定评估技术规范》相关规定,判断鉴定车辆为事故车。

特斯拉方面拒绝认可韩先生单方面提供的《技术鉴定意见书》。经法院组织,双方同意由北京晶实机动车鉴定评估机构有限公司对涉案车辆进行司法鉴定。最终,鉴定意见为,“该车本次事故维修后造成的贬值损失影响为82089元” “该车后叶子板维修后会对车辆安全性造成一定影响。”

车主韩先生表示对这一司法鉴定意见予以认可,特斯拉公司则对该鉴定意见提出异议。

法院认为,在双方对涉案车辆是否因事故发生结构性损伤存在分歧的情况下,特斯拉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另外,从特斯拉公司提交的涉案车辆维修照片看,涉案车辆的维修确实涉及到大面积切割、焊接等,这种修理方式和程度必然对消费者的购车意愿产生重要影响,而特斯拉公司仅仅告知韩潮“车辆不存在结构性损伤”,尚不足以达到应有的信息披露程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