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的政府都在采取行动,对科技企业的影响力进行限制。这将科技业推向一个转折点,可能重塑全球互联网的运作。



| 孟建国, CECILIA KANG, ADAM SATARIANO, DAVID McCAB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本月以反竞争行为为由,对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开出了创纪录的182亿元罚单,并责令其姊妹金融公司进行全面整改,同时警告其他科技企业遵守政府规则。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现在计划公布影响深远的规则,对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技术进行限制。

美国总统拜登已让大批打击垄断者加入到他的政府里,这些人已将目标对准亚马逊(Amazon)、Facebook和谷歌(Google)。

世界各地的政府正在同时采取行动,对科技企业的影响力进行限制,以前所未有的紧迫性和广度向一个单一行业开刀。各地政府的动机不同。美国和欧洲的政府担心科技企业正在阻挠竞争、传播虚假信息,并侵蚀隐私;俄罗斯和其他地方的政府为的是压制抗议运动,加强政治控制;中国政府两方面的考虑都有。

虽然各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在与科技企业较量,谋取至高无上地位,但最近的行动已将该行业推向一个转折点,可能重塑全球互联网的运作,改变数字资料的流通。

澳大利亚通过了一项强迫谷歌和Facebook向出版商支付新闻使用费的法律。英国正在设立本国的科技监管机构,对行业进行监管。印度已让政府对社交媒体拥有了新的权力。俄罗斯对Twitter上的信息进行了限制。缅甸和柬埔寨对互联网采取了广泛的限制措施。

曾对国内科技企业的竞争和巩固地位听之任之的中国,去年年底收紧了对数字金融的限制,加强了反垄断法。今年,中国开始迫使阿里巴巴、腾讯和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公开承诺遵守反垄断规则。

“在全球范围内看到这些并行努力是前所未有的,”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法学教授、反垄断专家丹尼尔·克莱恩(Daniel Crane)说。他说,美国在19世纪针对钢铁、石油和铁路公司的反垄断行动更具局域性,针对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监管做法也如此。

克莱恩说,现在,“全球都在问同一个根本问题:我们对像谷歌这样的公司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放心吗?”

所有这些争端背后贯穿着一条共同的主线:影响力。已成为商业、金融、娱乐和通信行业守门者的十家最大的科技企业,目前的市值总额已超过10万亿美元。按生产总值来算,它们加在一起相当于全球第三大经济体。

然而,尽管各国政府一致认为科技的势力已变得过于广泛,但在解决方案上几乎没有协调的做法。相互对抗的政策导致了地缘政治摩擦。拜登政府上个月曾表示,可能会对那些对美国科技公司征收新税的国家加征关税。

研究人员说,这些政策的结果是,最初设想的那种互联网——一个无边界的、允许各种各样的想法自由竞争的数字空间——可能不会继续存在下去。他们说,即使是在世界上不审查数字空间的地方,这些拼拼凑凑的规则也会让人们由于登录地点的不同,在内容的获取、隐私保护和各种自由上有所不同。

“开放的、可互操作的互联网的设想正在显露出其极其脆弱的一面,”数码权利倡导组织Article 19的执行主任奎因·麦丘(Quinn McKew)说。
科技企业正在奋力抵抗。亚马逊和Facebook都已成立了自己的部门,对有关言论的冲突进行裁决,监督自己的网站。在美国和欧盟,这些公司在游说上已经花了大量资金。

这些公司中有些承认自己的影响力,表示支持加强监管,但同时也对一个分裂的互联网的后果提出了警告。

“立法者们在未来数月乃至数年做出的决定,将对互联网、国际上的联盟,以及全球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Facebook负责政策与传讯的副总裁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说。

曾任英国副首相的克莱格还说,Facebook希望“美国、欧洲、印度和其他地方的科技民主国家”会“共同努力,维护和加强位于开放互联网核心地位的民主价值观,防止互联网的进一步碎裂”。

谷歌负责全球事务的高级副总裁肯特·沃克(Kent Walker)也呼吁各国进行协调。“分裂的、前后不一致的监管不仅无济于事,实际上可能会帮倒忙,”他说。“但如果监管得当,协调一致的规则能促进创新,提高竞争力,也能帮助消费者和小企业。”

亚马逊说它欢迎认真彻底的审查,但“认为成功的原因只能是反竞争行为的假设根本上是错误的”。

苹果(Apple)、阿里巴巴及其姊妹金融公司蚂蚁金服,以及拥有微信应用程序的中国游戏和社交媒体巨头腾讯均拒绝置评。

强列反对科技行业的势头多年来一直在上升,并在去年12月有所加剧。去年底,全球各地的监管者和立法者发布了一系列通告,从两个主要方面对科技行业发起了攻击:反垄断和内容审核。

去年12月9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和几乎所有的州都提起得到两党支持的诉讼,指控Facebook有反竞争行为。不到一周后,欧洲的政策制定者出台了一项竞争法案和删除网上仇恨言论的新要求。中国监管机构在叫停了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后,于12月24日对阿里巴巴展开了反垄断调查。

反垄断和内容审核一直是科技公司最易受攻击之处。谷歌、Facebook、苹果、阿里巴巴、亚马逊及其他公司显然主导着在线广告、搜索、电子商务和应用程序市场,它们也一直面临人们对它们是否不适当地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收购竞争对手,抢先推广自己的产品,阻止竞争对手的质疑。
这些公司也面临着有关仇恨言论和其他有害的网上内容如何影响线下世界的审查,引发了对内容加强控制的呼声。

美国尤其加强了本国的反垄断努力,去年对谷歌和Facebook提起了有里程碑意义的诉讼。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立法者表示,他们正起草针对Facebook、谷歌、苹果和亚马逊的反垄断、保护隐私,以及言论规则的新法案。他们还提出要修改一项法律,该法律保护像谷歌旗下的YouTube这样的网站不因其用户发布的内容而受到诉讼。

“这是一个垄断的时刻。不只是在美国,而且是在全世界,”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罗德岛民主党人戴维·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在一份声明中说。“为了对付最大的科技平台拥有的垄断影响力,恢复数字经济的竞争和创新,各国需要一起努力。”

拜登也已为政府的重要职位选择了对技术持批评态度的人。支持拆分Facebook的法学教授蒂姆·吴(Tim Wu)上月成了一名白宫工作人员,在科技反垄断领域颇具影响力的法学教授莉娜·汗(Lina Khan)已被提名为联邦贸易委员会委员。

欧盟官员正在布鲁塞尔制定新法律,以迫使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迅速删除有害内容,并披露更多有关允许哪些内容在它们网站上发布的信息。拟议中的反垄断法也将降低对这些平台进行干预的门槛。

欧洲官员也正在新兴技术成为主流前把目标对准它们。周三公布的法规草案将提出针对人工智能危险的解决方案,可能会对企业用人工智能软件进行决策、影响人们行为的做法进行限制。

“随着数字平台的影响力不断增长,我们需要更多控制这种影响力的东西,这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负责数字政策的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韦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在最近一个讲话中说。

有些科技公司已为反对新规定发出了法律威胁和最后通牒。但也有几个国家的科技企业向政府的要求做出让步。

澳大利亚提供了科技企业反抗的例子。在过去一年里,该国与谷歌和Facebook就一项拟议中的法律展开了较量,该法律要求谷歌和Facebook为其平台上分享的内容向新闻出版商付费。谷歌为抗议这项立法,威胁要让其搜索引擎在澳大利亚不可用。今年2月,Facebook彻底屏蔽了在其澳大利亚平台上分享的新闻链接。

万维网的发明者和技术影响力批评者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说,他反对澳大利亚的这项法律,因为那会让人们无法自由链接万维网上的内容。他说这“与万维网在过去30年的运作方式不一致”。

该法律仍在澳大利亚获得了通过。Facebook和谷歌目前在向一些媒体公司支付新闻使用费。

科技公司遭受的最严重转折是在中国。虽然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对外国网站进行封锁,对国内平台上的内容进行审查,但也允许阿里巴巴和腾讯等本土科技企业收购竞争对手,开发新产品,不断扩张。

这种情况在去年发生了变化。在监管和法律草案中,北京释放出让科技行业就范的愿望,这个行业曾以残酷无情的竞争为特点,在劳工和数据安全等政治敏感问题上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尽管如此,几乎没有人对北京执法的极度和速度有所准备。去年11月,官方在蚂蚁金服原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前几天对其上市叫停,随后在12月对阿里巴巴展开了反垄断调查。这两记重击对阿里巴巴创始人、被创业者奉为偶像的马云来说,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打击。马云曾在去年12月把国有银行比作当铺,激怒了官方媒体。

中国政府在本月加大了对马云公司的压力。先是对阿里巴巴处以182亿元的罚款,又在4月12日对蚂蚁金服提出了“整改方案”,改变其经营投资和信贷产品的方式。

次日,监管机构召集了34家最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包括腾讯和视频网站TikTok的所有者字节跳动,要求它们“充分发挥阿里案的警示作用”。这些公司被要求在一个月内完成自查,并公开承诺遏制反竞争行为,遵守中国从数据保护、税收到言论等所有方面的法律。

字节跳动在一天之内就承诺“积极遵循执法指导”。搜索引擎百度则发誓“坚决遏制虚假宣传”。

“中国领导人对拥有一个顺从的、沉寂的私营部门非常重视,”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问题学者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说。

甚至在参加监管部门会议之前,至少已有一名中国科技企业的高管接到了这个信息。腾讯总裁刘炽平在上月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对当局使用了意在和解的语气。

“我们将进一步深入理解政府和社会所关心关切的问题,”他说。他还表示,腾讯将“持续做合规方面的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科技巨头影响力不受限的时代即将告终?

发布日期:2021-04-22 15:17
世界各地的政府都在采取行动,对科技企业的影响力进行限制。这将科技业推向一个转折点,可能重塑全球互联网的运作。



| 孟建国, CECILIA KANG, ADAM SATARIANO, DAVID McCAB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本月以反竞争行为为由,对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开出了创纪录的182亿元罚单,并责令其姊妹金融公司进行全面整改,同时警告其他科技企业遵守政府规则。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现在计划公布影响深远的规则,对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技术进行限制。

美国总统拜登已让大批打击垄断者加入到他的政府里,这些人已将目标对准亚马逊(Amazon)、Facebook和谷歌(Google)。

世界各地的政府正在同时采取行动,对科技企业的影响力进行限制,以前所未有的紧迫性和广度向一个单一行业开刀。各地政府的动机不同。美国和欧洲的政府担心科技企业正在阻挠竞争、传播虚假信息,并侵蚀隐私;俄罗斯和其他地方的政府为的是压制抗议运动,加强政治控制;中国政府两方面的考虑都有。

虽然各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在与科技企业较量,谋取至高无上地位,但最近的行动已将该行业推向一个转折点,可能重塑全球互联网的运作,改变数字资料的流通。

澳大利亚通过了一项强迫谷歌和Facebook向出版商支付新闻使用费的法律。英国正在设立本国的科技监管机构,对行业进行监管。印度已让政府对社交媒体拥有了新的权力。俄罗斯对Twitter上的信息进行了限制。缅甸和柬埔寨对互联网采取了广泛的限制措施。

曾对国内科技企业的竞争和巩固地位听之任之的中国,去年年底收紧了对数字金融的限制,加强了反垄断法。今年,中国开始迫使阿里巴巴、腾讯和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公开承诺遵守反垄断规则。

“在全球范围内看到这些并行努力是前所未有的,”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法学教授、反垄断专家丹尼尔·克莱恩(Daniel Crane)说。他说,美国在19世纪针对钢铁、石油和铁路公司的反垄断行动更具局域性,针对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监管做法也如此。

克莱恩说,现在,“全球都在问同一个根本问题:我们对像谷歌这样的公司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放心吗?”

所有这些争端背后贯穿着一条共同的主线:影响力。已成为商业、金融、娱乐和通信行业守门者的十家最大的科技企业,目前的市值总额已超过10万亿美元。按生产总值来算,它们加在一起相当于全球第三大经济体。

然而,尽管各国政府一致认为科技的势力已变得过于广泛,但在解决方案上几乎没有协调的做法。相互对抗的政策导致了地缘政治摩擦。拜登政府上个月曾表示,可能会对那些对美国科技公司征收新税的国家加征关税。

研究人员说,这些政策的结果是,最初设想的那种互联网——一个无边界的、允许各种各样的想法自由竞争的数字空间——可能不会继续存在下去。他们说,即使是在世界上不审查数字空间的地方,这些拼拼凑凑的规则也会让人们由于登录地点的不同,在内容的获取、隐私保护和各种自由上有所不同。

“开放的、可互操作的互联网的设想正在显露出其极其脆弱的一面,”数码权利倡导组织Article 19的执行主任奎因·麦丘(Quinn McKew)说。
科技企业正在奋力抵抗。亚马逊和Facebook都已成立了自己的部门,对有关言论的冲突进行裁决,监督自己的网站。在美国和欧盟,这些公司在游说上已经花了大量资金。

这些公司中有些承认自己的影响力,表示支持加强监管,但同时也对一个分裂的互联网的后果提出了警告。

“立法者们在未来数月乃至数年做出的决定,将对互联网、国际上的联盟,以及全球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Facebook负责政策与传讯的副总裁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说。

曾任英国副首相的克莱格还说,Facebook希望“美国、欧洲、印度和其他地方的科技民主国家”会“共同努力,维护和加强位于开放互联网核心地位的民主价值观,防止互联网的进一步碎裂”。

谷歌负责全球事务的高级副总裁肯特·沃克(Kent Walker)也呼吁各国进行协调。“分裂的、前后不一致的监管不仅无济于事,实际上可能会帮倒忙,”他说。“但如果监管得当,协调一致的规则能促进创新,提高竞争力,也能帮助消费者和小企业。”

亚马逊说它欢迎认真彻底的审查,但“认为成功的原因只能是反竞争行为的假设根本上是错误的”。

苹果(Apple)、阿里巴巴及其姊妹金融公司蚂蚁金服,以及拥有微信应用程序的中国游戏和社交媒体巨头腾讯均拒绝置评。

强列反对科技行业的势头多年来一直在上升,并在去年12月有所加剧。去年底,全球各地的监管者和立法者发布了一系列通告,从两个主要方面对科技行业发起了攻击:反垄断和内容审核。

去年12月9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和几乎所有的州都提起得到两党支持的诉讼,指控Facebook有反竞争行为。不到一周后,欧洲的政策制定者出台了一项竞争法案和删除网上仇恨言论的新要求。中国监管机构在叫停了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后,于12月24日对阿里巴巴展开了反垄断调查。

反垄断和内容审核一直是科技公司最易受攻击之处。谷歌、Facebook、苹果、阿里巴巴、亚马逊及其他公司显然主导着在线广告、搜索、电子商务和应用程序市场,它们也一直面临人们对它们是否不适当地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收购竞争对手,抢先推广自己的产品,阻止竞争对手的质疑。
这些公司也面临着有关仇恨言论和其他有害的网上内容如何影响线下世界的审查,引发了对内容加强控制的呼声。

美国尤其加强了本国的反垄断努力,去年对谷歌和Facebook提起了有里程碑意义的诉讼。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立法者表示,他们正起草针对Facebook、谷歌、苹果和亚马逊的反垄断、保护隐私,以及言论规则的新法案。他们还提出要修改一项法律,该法律保护像谷歌旗下的YouTube这样的网站不因其用户发布的内容而受到诉讼。

“这是一个垄断的时刻。不只是在美国,而且是在全世界,”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罗德岛民主党人戴维·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在一份声明中说。“为了对付最大的科技平台拥有的垄断影响力,恢复数字经济的竞争和创新,各国需要一起努力。”

拜登也已为政府的重要职位选择了对技术持批评态度的人。支持拆分Facebook的法学教授蒂姆·吴(Tim Wu)上月成了一名白宫工作人员,在科技反垄断领域颇具影响力的法学教授莉娜·汗(Lina Khan)已被提名为联邦贸易委员会委员。

欧盟官员正在布鲁塞尔制定新法律,以迫使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迅速删除有害内容,并披露更多有关允许哪些内容在它们网站上发布的信息。拟议中的反垄断法也将降低对这些平台进行干预的门槛。

欧洲官员也正在新兴技术成为主流前把目标对准它们。周三公布的法规草案将提出针对人工智能危险的解决方案,可能会对企业用人工智能软件进行决策、影响人们行为的做法进行限制。

“随着数字平台的影响力不断增长,我们需要更多控制这种影响力的东西,这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负责数字政策的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韦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在最近一个讲话中说。

有些科技公司已为反对新规定发出了法律威胁和最后通牒。但也有几个国家的科技企业向政府的要求做出让步。

澳大利亚提供了科技企业反抗的例子。在过去一年里,该国与谷歌和Facebook就一项拟议中的法律展开了较量,该法律要求谷歌和Facebook为其平台上分享的内容向新闻出版商付费。谷歌为抗议这项立法,威胁要让其搜索引擎在澳大利亚不可用。今年2月,Facebook彻底屏蔽了在其澳大利亚平台上分享的新闻链接。

万维网的发明者和技术影响力批评者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说,他反对澳大利亚的这项法律,因为那会让人们无法自由链接万维网上的内容。他说这“与万维网在过去30年的运作方式不一致”。

该法律仍在澳大利亚获得了通过。Facebook和谷歌目前在向一些媒体公司支付新闻使用费。

科技公司遭受的最严重转折是在中国。虽然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对外国网站进行封锁,对国内平台上的内容进行审查,但也允许阿里巴巴和腾讯等本土科技企业收购竞争对手,开发新产品,不断扩张。

这种情况在去年发生了变化。在监管和法律草案中,北京释放出让科技行业就范的愿望,这个行业曾以残酷无情的竞争为特点,在劳工和数据安全等政治敏感问题上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尽管如此,几乎没有人对北京执法的极度和速度有所准备。去年11月,官方在蚂蚁金服原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前几天对其上市叫停,随后在12月对阿里巴巴展开了反垄断调查。这两记重击对阿里巴巴创始人、被创业者奉为偶像的马云来说,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打击。马云曾在去年12月把国有银行比作当铺,激怒了官方媒体。

中国政府在本月加大了对马云公司的压力。先是对阿里巴巴处以182亿元的罚款,又在4月12日对蚂蚁金服提出了“整改方案”,改变其经营投资和信贷产品的方式。

次日,监管机构召集了34家最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包括腾讯和视频网站TikTok的所有者字节跳动,要求它们“充分发挥阿里案的警示作用”。这些公司被要求在一个月内完成自查,并公开承诺遏制反竞争行为,遵守中国从数据保护、税收到言论等所有方面的法律。

字节跳动在一天之内就承诺“积极遵循执法指导”。搜索引擎百度则发誓“坚决遏制虚假宣传”。

“中国领导人对拥有一个顺从的、沉寂的私营部门非常重视,”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问题学者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说。

甚至在参加监管部门会议之前,至少已有一名中国科技企业的高管接到了这个信息。腾讯总裁刘炽平在上月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对当局使用了意在和解的语气。

“我们将进一步深入理解政府和社会所关心关切的问题,”他说。他还表示,腾讯将“持续做合规方面的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世界各地的政府都在采取行动,对科技企业的影响力进行限制。这将科技业推向一个转折点,可能重塑全球互联网的运作。



| 孟建国, CECILIA KANG, ADAM SATARIANO, DAVID McCAB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本月以反竞争行为为由,对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开出了创纪录的182亿元罚单,并责令其姊妹金融公司进行全面整改,同时警告其他科技企业遵守政府规则。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现在计划公布影响深远的规则,对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技术进行限制。

美国总统拜登已让大批打击垄断者加入到他的政府里,这些人已将目标对准亚马逊(Amazon)、Facebook和谷歌(Google)。

世界各地的政府正在同时采取行动,对科技企业的影响力进行限制,以前所未有的紧迫性和广度向一个单一行业开刀。各地政府的动机不同。美国和欧洲的政府担心科技企业正在阻挠竞争、传播虚假信息,并侵蚀隐私;俄罗斯和其他地方的政府为的是压制抗议运动,加强政治控制;中国政府两方面的考虑都有。

虽然各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在与科技企业较量,谋取至高无上地位,但最近的行动已将该行业推向一个转折点,可能重塑全球互联网的运作,改变数字资料的流通。

澳大利亚通过了一项强迫谷歌和Facebook向出版商支付新闻使用费的法律。英国正在设立本国的科技监管机构,对行业进行监管。印度已让政府对社交媒体拥有了新的权力。俄罗斯对Twitter上的信息进行了限制。缅甸和柬埔寨对互联网采取了广泛的限制措施。

曾对国内科技企业的竞争和巩固地位听之任之的中国,去年年底收紧了对数字金融的限制,加强了反垄断法。今年,中国开始迫使阿里巴巴、腾讯和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公开承诺遵守反垄断规则。

“在全球范围内看到这些并行努力是前所未有的,”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法学教授、反垄断专家丹尼尔·克莱恩(Daniel Crane)说。他说,美国在19世纪针对钢铁、石油和铁路公司的反垄断行动更具局域性,针对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监管做法也如此。

克莱恩说,现在,“全球都在问同一个根本问题:我们对像谷歌这样的公司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放心吗?”

所有这些争端背后贯穿着一条共同的主线:影响力。已成为商业、金融、娱乐和通信行业守门者的十家最大的科技企业,目前的市值总额已超过10万亿美元。按生产总值来算,它们加在一起相当于全球第三大经济体。

然而,尽管各国政府一致认为科技的势力已变得过于广泛,但在解决方案上几乎没有协调的做法。相互对抗的政策导致了地缘政治摩擦。拜登政府上个月曾表示,可能会对那些对美国科技公司征收新税的国家加征关税。

研究人员说,这些政策的结果是,最初设想的那种互联网——一个无边界的、允许各种各样的想法自由竞争的数字空间——可能不会继续存在下去。他们说,即使是在世界上不审查数字空间的地方,这些拼拼凑凑的规则也会让人们由于登录地点的不同,在内容的获取、隐私保护和各种自由上有所不同。

“开放的、可互操作的互联网的设想正在显露出其极其脆弱的一面,”数码权利倡导组织Article 19的执行主任奎因·麦丘(Quinn McKew)说。
科技企业正在奋力抵抗。亚马逊和Facebook都已成立了自己的部门,对有关言论的冲突进行裁决,监督自己的网站。在美国和欧盟,这些公司在游说上已经花了大量资金。

这些公司中有些承认自己的影响力,表示支持加强监管,但同时也对一个分裂的互联网的后果提出了警告。

“立法者们在未来数月乃至数年做出的决定,将对互联网、国际上的联盟,以及全球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Facebook负责政策与传讯的副总裁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说。

曾任英国副首相的克莱格还说,Facebook希望“美国、欧洲、印度和其他地方的科技民主国家”会“共同努力,维护和加强位于开放互联网核心地位的民主价值观,防止互联网的进一步碎裂”。

谷歌负责全球事务的高级副总裁肯特·沃克(Kent Walker)也呼吁各国进行协调。“分裂的、前后不一致的监管不仅无济于事,实际上可能会帮倒忙,”他说。“但如果监管得当,协调一致的规则能促进创新,提高竞争力,也能帮助消费者和小企业。”

亚马逊说它欢迎认真彻底的审查,但“认为成功的原因只能是反竞争行为的假设根本上是错误的”。

苹果(Apple)、阿里巴巴及其姊妹金融公司蚂蚁金服,以及拥有微信应用程序的中国游戏和社交媒体巨头腾讯均拒绝置评。

强列反对科技行业的势头多年来一直在上升,并在去年12月有所加剧。去年底,全球各地的监管者和立法者发布了一系列通告,从两个主要方面对科技行业发起了攻击:反垄断和内容审核。

去年12月9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和几乎所有的州都提起得到两党支持的诉讼,指控Facebook有反竞争行为。不到一周后,欧洲的政策制定者出台了一项竞争法案和删除网上仇恨言论的新要求。中国监管机构在叫停了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后,于12月24日对阿里巴巴展开了反垄断调查。

反垄断和内容审核一直是科技公司最易受攻击之处。谷歌、Facebook、苹果、阿里巴巴、亚马逊及其他公司显然主导着在线广告、搜索、电子商务和应用程序市场,它们也一直面临人们对它们是否不适当地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收购竞争对手,抢先推广自己的产品,阻止竞争对手的质疑。
这些公司也面临着有关仇恨言论和其他有害的网上内容如何影响线下世界的审查,引发了对内容加强控制的呼声。

美国尤其加强了本国的反垄断努力,去年对谷歌和Facebook提起了有里程碑意义的诉讼。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立法者表示,他们正起草针对Facebook、谷歌、苹果和亚马逊的反垄断、保护隐私,以及言论规则的新法案。他们还提出要修改一项法律,该法律保护像谷歌旗下的YouTube这样的网站不因其用户发布的内容而受到诉讼。

“这是一个垄断的时刻。不只是在美国,而且是在全世界,”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罗德岛民主党人戴维·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在一份声明中说。“为了对付最大的科技平台拥有的垄断影响力,恢复数字经济的竞争和创新,各国需要一起努力。”

拜登也已为政府的重要职位选择了对技术持批评态度的人。支持拆分Facebook的法学教授蒂姆·吴(Tim Wu)上月成了一名白宫工作人员,在科技反垄断领域颇具影响力的法学教授莉娜·汗(Lina Khan)已被提名为联邦贸易委员会委员。

欧盟官员正在布鲁塞尔制定新法律,以迫使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迅速删除有害内容,并披露更多有关允许哪些内容在它们网站上发布的信息。拟议中的反垄断法也将降低对这些平台进行干预的门槛。

欧洲官员也正在新兴技术成为主流前把目标对准它们。周三公布的法规草案将提出针对人工智能危险的解决方案,可能会对企业用人工智能软件进行决策、影响人们行为的做法进行限制。

“随着数字平台的影响力不断增长,我们需要更多控制这种影响力的东西,这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负责数字政策的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韦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在最近一个讲话中说。

有些科技公司已为反对新规定发出了法律威胁和最后通牒。但也有几个国家的科技企业向政府的要求做出让步。

澳大利亚提供了科技企业反抗的例子。在过去一年里,该国与谷歌和Facebook就一项拟议中的法律展开了较量,该法律要求谷歌和Facebook为其平台上分享的内容向新闻出版商付费。谷歌为抗议这项立法,威胁要让其搜索引擎在澳大利亚不可用。今年2月,Facebook彻底屏蔽了在其澳大利亚平台上分享的新闻链接。

万维网的发明者和技术影响力批评者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说,他反对澳大利亚的这项法律,因为那会让人们无法自由链接万维网上的内容。他说这“与万维网在过去30年的运作方式不一致”。

该法律仍在澳大利亚获得了通过。Facebook和谷歌目前在向一些媒体公司支付新闻使用费。

科技公司遭受的最严重转折是在中国。虽然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对外国网站进行封锁,对国内平台上的内容进行审查,但也允许阿里巴巴和腾讯等本土科技企业收购竞争对手,开发新产品,不断扩张。

这种情况在去年发生了变化。在监管和法律草案中,北京释放出让科技行业就范的愿望,这个行业曾以残酷无情的竞争为特点,在劳工和数据安全等政治敏感问题上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尽管如此,几乎没有人对北京执法的极度和速度有所准备。去年11月,官方在蚂蚁金服原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前几天对其上市叫停,随后在12月对阿里巴巴展开了反垄断调查。这两记重击对阿里巴巴创始人、被创业者奉为偶像的马云来说,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打击。马云曾在去年12月把国有银行比作当铺,激怒了官方媒体。

中国政府在本月加大了对马云公司的压力。先是对阿里巴巴处以182亿元的罚款,又在4月12日对蚂蚁金服提出了“整改方案”,改变其经营投资和信贷产品的方式。

次日,监管机构召集了34家最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包括腾讯和视频网站TikTok的所有者字节跳动,要求它们“充分发挥阿里案的警示作用”。这些公司被要求在一个月内完成自查,并公开承诺遏制反竞争行为,遵守中国从数据保护、税收到言论等所有方面的法律。

字节跳动在一天之内就承诺“积极遵循执法指导”。搜索引擎百度则发誓“坚决遏制虚假宣传”。

“中国领导人对拥有一个顺从的、沉寂的私营部门非常重视,”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问题学者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说。

甚至在参加监管部门会议之前,至少已有一名中国科技企业的高管接到了这个信息。腾讯总裁刘炽平在上月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对当局使用了意在和解的语气。

“我们将进一步深入理解政府和社会所关心关切的问题,”他说。他还表示,腾讯将“持续做合规方面的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科技巨头影响力不受限的时代即将告终?

发布日期:2021-04-22 15:17
世界各地的政府都在采取行动,对科技企业的影响力进行限制。这将科技业推向一个转折点,可能重塑全球互联网的运作。



| 孟建国, CECILIA KANG, ADAM SATARIANO, DAVID McCAB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本月以反竞争行为为由,对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开出了创纪录的182亿元罚单,并责令其姊妹金融公司进行全面整改,同时警告其他科技企业遵守政府规则。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现在计划公布影响深远的规则,对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技术进行限制。

美国总统拜登已让大批打击垄断者加入到他的政府里,这些人已将目标对准亚马逊(Amazon)、Facebook和谷歌(Google)。

世界各地的政府正在同时采取行动,对科技企业的影响力进行限制,以前所未有的紧迫性和广度向一个单一行业开刀。各地政府的动机不同。美国和欧洲的政府担心科技企业正在阻挠竞争、传播虚假信息,并侵蚀隐私;俄罗斯和其他地方的政府为的是压制抗议运动,加强政治控制;中国政府两方面的考虑都有。

虽然各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在与科技企业较量,谋取至高无上地位,但最近的行动已将该行业推向一个转折点,可能重塑全球互联网的运作,改变数字资料的流通。

澳大利亚通过了一项强迫谷歌和Facebook向出版商支付新闻使用费的法律。英国正在设立本国的科技监管机构,对行业进行监管。印度已让政府对社交媒体拥有了新的权力。俄罗斯对Twitter上的信息进行了限制。缅甸和柬埔寨对互联网采取了广泛的限制措施。

曾对国内科技企业的竞争和巩固地位听之任之的中国,去年年底收紧了对数字金融的限制,加强了反垄断法。今年,中国开始迫使阿里巴巴、腾讯和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公开承诺遵守反垄断规则。

“在全球范围内看到这些并行努力是前所未有的,”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法学教授、反垄断专家丹尼尔·克莱恩(Daniel Crane)说。他说,美国在19世纪针对钢铁、石油和铁路公司的反垄断行动更具局域性,针对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监管做法也如此。

克莱恩说,现在,“全球都在问同一个根本问题:我们对像谷歌这样的公司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放心吗?”

所有这些争端背后贯穿着一条共同的主线:影响力。已成为商业、金融、娱乐和通信行业守门者的十家最大的科技企业,目前的市值总额已超过10万亿美元。按生产总值来算,它们加在一起相当于全球第三大经济体。

然而,尽管各国政府一致认为科技的势力已变得过于广泛,但在解决方案上几乎没有协调的做法。相互对抗的政策导致了地缘政治摩擦。拜登政府上个月曾表示,可能会对那些对美国科技公司征收新税的国家加征关税。

研究人员说,这些政策的结果是,最初设想的那种互联网——一个无边界的、允许各种各样的想法自由竞争的数字空间——可能不会继续存在下去。他们说,即使是在世界上不审查数字空间的地方,这些拼拼凑凑的规则也会让人们由于登录地点的不同,在内容的获取、隐私保护和各种自由上有所不同。

“开放的、可互操作的互联网的设想正在显露出其极其脆弱的一面,”数码权利倡导组织Article 19的执行主任奎因·麦丘(Quinn McKew)说。
科技企业正在奋力抵抗。亚马逊和Facebook都已成立了自己的部门,对有关言论的冲突进行裁决,监督自己的网站。在美国和欧盟,这些公司在游说上已经花了大量资金。

这些公司中有些承认自己的影响力,表示支持加强监管,但同时也对一个分裂的互联网的后果提出了警告。

“立法者们在未来数月乃至数年做出的决定,将对互联网、国际上的联盟,以及全球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Facebook负责政策与传讯的副总裁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说。

曾任英国副首相的克莱格还说,Facebook希望“美国、欧洲、印度和其他地方的科技民主国家”会“共同努力,维护和加强位于开放互联网核心地位的民主价值观,防止互联网的进一步碎裂”。

谷歌负责全球事务的高级副总裁肯特·沃克(Kent Walker)也呼吁各国进行协调。“分裂的、前后不一致的监管不仅无济于事,实际上可能会帮倒忙,”他说。“但如果监管得当,协调一致的规则能促进创新,提高竞争力,也能帮助消费者和小企业。”

亚马逊说它欢迎认真彻底的审查,但“认为成功的原因只能是反竞争行为的假设根本上是错误的”。

苹果(Apple)、阿里巴巴及其姊妹金融公司蚂蚁金服,以及拥有微信应用程序的中国游戏和社交媒体巨头腾讯均拒绝置评。

强列反对科技行业的势头多年来一直在上升,并在去年12月有所加剧。去年底,全球各地的监管者和立法者发布了一系列通告,从两个主要方面对科技行业发起了攻击:反垄断和内容审核。

去年12月9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和几乎所有的州都提起得到两党支持的诉讼,指控Facebook有反竞争行为。不到一周后,欧洲的政策制定者出台了一项竞争法案和删除网上仇恨言论的新要求。中国监管机构在叫停了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后,于12月24日对阿里巴巴展开了反垄断调查。

反垄断和内容审核一直是科技公司最易受攻击之处。谷歌、Facebook、苹果、阿里巴巴、亚马逊及其他公司显然主导着在线广告、搜索、电子商务和应用程序市场,它们也一直面临人们对它们是否不适当地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收购竞争对手,抢先推广自己的产品,阻止竞争对手的质疑。
这些公司也面临着有关仇恨言论和其他有害的网上内容如何影响线下世界的审查,引发了对内容加强控制的呼声。

美国尤其加强了本国的反垄断努力,去年对谷歌和Facebook提起了有里程碑意义的诉讼。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立法者表示,他们正起草针对Facebook、谷歌、苹果和亚马逊的反垄断、保护隐私,以及言论规则的新法案。他们还提出要修改一项法律,该法律保护像谷歌旗下的YouTube这样的网站不因其用户发布的内容而受到诉讼。

“这是一个垄断的时刻。不只是在美国,而且是在全世界,”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罗德岛民主党人戴维·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在一份声明中说。“为了对付最大的科技平台拥有的垄断影响力,恢复数字经济的竞争和创新,各国需要一起努力。”

拜登也已为政府的重要职位选择了对技术持批评态度的人。支持拆分Facebook的法学教授蒂姆·吴(Tim Wu)上月成了一名白宫工作人员,在科技反垄断领域颇具影响力的法学教授莉娜·汗(Lina Khan)已被提名为联邦贸易委员会委员。

欧盟官员正在布鲁塞尔制定新法律,以迫使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迅速删除有害内容,并披露更多有关允许哪些内容在它们网站上发布的信息。拟议中的反垄断法也将降低对这些平台进行干预的门槛。

欧洲官员也正在新兴技术成为主流前把目标对准它们。周三公布的法规草案将提出针对人工智能危险的解决方案,可能会对企业用人工智能软件进行决策、影响人们行为的做法进行限制。

“随着数字平台的影响力不断增长,我们需要更多控制这种影响力的东西,这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负责数字政策的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韦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在最近一个讲话中说。

有些科技公司已为反对新规定发出了法律威胁和最后通牒。但也有几个国家的科技企业向政府的要求做出让步。

澳大利亚提供了科技企业反抗的例子。在过去一年里,该国与谷歌和Facebook就一项拟议中的法律展开了较量,该法律要求谷歌和Facebook为其平台上分享的内容向新闻出版商付费。谷歌为抗议这项立法,威胁要让其搜索引擎在澳大利亚不可用。今年2月,Facebook彻底屏蔽了在其澳大利亚平台上分享的新闻链接。

万维网的发明者和技术影响力批评者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说,他反对澳大利亚的这项法律,因为那会让人们无法自由链接万维网上的内容。他说这“与万维网在过去30年的运作方式不一致”。

该法律仍在澳大利亚获得了通过。Facebook和谷歌目前在向一些媒体公司支付新闻使用费。

科技公司遭受的最严重转折是在中国。虽然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对外国网站进行封锁,对国内平台上的内容进行审查,但也允许阿里巴巴和腾讯等本土科技企业收购竞争对手,开发新产品,不断扩张。

这种情况在去年发生了变化。在监管和法律草案中,北京释放出让科技行业就范的愿望,这个行业曾以残酷无情的竞争为特点,在劳工和数据安全等政治敏感问题上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尽管如此,几乎没有人对北京执法的极度和速度有所准备。去年11月,官方在蚂蚁金服原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前几天对其上市叫停,随后在12月对阿里巴巴展开了反垄断调查。这两记重击对阿里巴巴创始人、被创业者奉为偶像的马云来说,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打击。马云曾在去年12月把国有银行比作当铺,激怒了官方媒体。

中国政府在本月加大了对马云公司的压力。先是对阿里巴巴处以182亿元的罚款,又在4月12日对蚂蚁金服提出了“整改方案”,改变其经营投资和信贷产品的方式。

次日,监管机构召集了34家最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包括腾讯和视频网站TikTok的所有者字节跳动,要求它们“充分发挥阿里案的警示作用”。这些公司被要求在一个月内完成自查,并公开承诺遏制反竞争行为,遵守中国从数据保护、税收到言论等所有方面的法律。

字节跳动在一天之内就承诺“积极遵循执法指导”。搜索引擎百度则发誓“坚决遏制虚假宣传”。

“中国领导人对拥有一个顺从的、沉寂的私营部门非常重视,”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问题学者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说。

甚至在参加监管部门会议之前,至少已有一名中国科技企业的高管接到了这个信息。腾讯总裁刘炽平在上月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对当局使用了意在和解的语气。

“我们将进一步深入理解政府和社会所关心关切的问题,”他说。他还表示,腾讯将“持续做合规方面的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