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提升人民币在国际上的较弱地位,数字人民币能提供的帮助相对较少,更不用说成为挑战美元霸主地位的武器了。



Mike Bird

OR--商业新媒体

一些容易激动的评论人士担心数字人民币对美元构成威胁,但他们应该相信中国央行副行长李波的话。李波周日表示,数字人民币并不是为了取代美元。

人民币的数字化令人期待,无论是就政治影响而言,还是从这可能给中国带来新的经济效应方面看。但对于提升人民币在国际上的较弱地位,它能提供的帮助相对较少,更不用说成为挑战美元霸主地位的武器了。


作为全球最大贸易经济体的货币,人民币的地位远远低于其应有的分量。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 2019年发表的一项研究,2016年的数据显示,中国约93%的进口和95%的出口以美元。

目前似乎也没有发生多大变化。根据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系统(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的数据,今年2月人民币在全球支付中的份额为2.2%,而2016年2月为2.45%。即便是这一数字也高估了人民币的国际使用情况:人民币全球支付总额的四分之三是在香港进行的。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高级研究员Martin Chorzempa上周对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表示,他还没有看到一个令人信服的论据,能说明数字化如何真正促进全球使用。

电子货币的交易速度可能快于传统的银行转账。但对大型跨国公司来说,即时性远不是首要考量因素。这些公司得先获得人民币才能进行相关交易。数字化或可规避美国的制裁,但大多数跨国企业将无意这样做,而且在人民币较为有限的国际使用中,制裁并不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

随着人民币国际使用的拓展,人民币作为一种记账单位或交换媒介(货币三大传统功能中的两个)在国际上的有用性有朝一日或许会得到提升,但像凳子第三条腿一样重要的人民币储存价值功能,几乎被中国的资本管制完全切断了。

相较于拥有一堆美元、欧元或日圆而言,拥有一堆人民币的海外投资者的可选投资范围很小。中国的优质资产要少得多,此外,中国政府对资本外流的谨慎态度大大增加了无法拿回资金的风险。

数字化或可加快交易速度,消除国际支付中的一些摩擦。但数字化无法把人们不太愿意持有的货币变为他们乐于持有的货币。在大多数国际商务活动中,人民币仍属于前一类货币,而且几乎没有要脱离这一类别的迹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数字人民币不会威胁美元主导地位

发布日期:2021-04-20 16:26
对于提升人民币在国际上的较弱地位,数字人民币能提供的帮助相对较少,更不用说成为挑战美元霸主地位的武器了。



Mike Bird

OR--商业新媒体

一些容易激动的评论人士担心数字人民币对美元构成威胁,但他们应该相信中国央行副行长李波的话。李波周日表示,数字人民币并不是为了取代美元。

人民币的数字化令人期待,无论是就政治影响而言,还是从这可能给中国带来新的经济效应方面看。但对于提升人民币在国际上的较弱地位,它能提供的帮助相对较少,更不用说成为挑战美元霸主地位的武器了。


作为全球最大贸易经济体的货币,人民币的地位远远低于其应有的分量。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 2019年发表的一项研究,2016年的数据显示,中国约93%的进口和95%的出口以美元。

目前似乎也没有发生多大变化。根据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系统(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的数据,今年2月人民币在全球支付中的份额为2.2%,而2016年2月为2.45%。即便是这一数字也高估了人民币的国际使用情况:人民币全球支付总额的四分之三是在香港进行的。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高级研究员Martin Chorzempa上周对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表示,他还没有看到一个令人信服的论据,能说明数字化如何真正促进全球使用。

电子货币的交易速度可能快于传统的银行转账。但对大型跨国公司来说,即时性远不是首要考量因素。这些公司得先获得人民币才能进行相关交易。数字化或可规避美国的制裁,但大多数跨国企业将无意这样做,而且在人民币较为有限的国际使用中,制裁并不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

随着人民币国际使用的拓展,人民币作为一种记账单位或交换媒介(货币三大传统功能中的两个)在国际上的有用性有朝一日或许会得到提升,但像凳子第三条腿一样重要的人民币储存价值功能,几乎被中国的资本管制完全切断了。

相较于拥有一堆美元、欧元或日圆而言,拥有一堆人民币的海外投资者的可选投资范围很小。中国的优质资产要少得多,此外,中国政府对资本外流的谨慎态度大大增加了无法拿回资金的风险。

数字化或可加快交易速度,消除国际支付中的一些摩擦。但数字化无法把人们不太愿意持有的货币变为他们乐于持有的货币。在大多数国际商务活动中,人民币仍属于前一类货币,而且几乎没有要脱离这一类别的迹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对于提升人民币在国际上的较弱地位,数字人民币能提供的帮助相对较少,更不用说成为挑战美元霸主地位的武器了。



Mike Bird

OR--商业新媒体

一些容易激动的评论人士担心数字人民币对美元构成威胁,但他们应该相信中国央行副行长李波的话。李波周日表示,数字人民币并不是为了取代美元。

人民币的数字化令人期待,无论是就政治影响而言,还是从这可能给中国带来新的经济效应方面看。但对于提升人民币在国际上的较弱地位,它能提供的帮助相对较少,更不用说成为挑战美元霸主地位的武器了。


作为全球最大贸易经济体的货币,人民币的地位远远低于其应有的分量。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 2019年发表的一项研究,2016年的数据显示,中国约93%的进口和95%的出口以美元。

目前似乎也没有发生多大变化。根据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系统(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的数据,今年2月人民币在全球支付中的份额为2.2%,而2016年2月为2.45%。即便是这一数字也高估了人民币的国际使用情况:人民币全球支付总额的四分之三是在香港进行的。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高级研究员Martin Chorzempa上周对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表示,他还没有看到一个令人信服的论据,能说明数字化如何真正促进全球使用。

电子货币的交易速度可能快于传统的银行转账。但对大型跨国公司来说,即时性远不是首要考量因素。这些公司得先获得人民币才能进行相关交易。数字化或可规避美国的制裁,但大多数跨国企业将无意这样做,而且在人民币较为有限的国际使用中,制裁并不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

随着人民币国际使用的拓展,人民币作为一种记账单位或交换媒介(货币三大传统功能中的两个)在国际上的有用性有朝一日或许会得到提升,但像凳子第三条腿一样重要的人民币储存价值功能,几乎被中国的资本管制完全切断了。

相较于拥有一堆美元、欧元或日圆而言,拥有一堆人民币的海外投资者的可选投资范围很小。中国的优质资产要少得多,此外,中国政府对资本外流的谨慎态度大大增加了无法拿回资金的风险。

数字化或可加快交易速度,消除国际支付中的一些摩擦。但数字化无法把人们不太愿意持有的货币变为他们乐于持有的货币。在大多数国际商务活动中,人民币仍属于前一类货币,而且几乎没有要脱离这一类别的迹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数字人民币不会威胁美元主导地位

发布日期:2021-04-20 16:26
对于提升人民币在国际上的较弱地位,数字人民币能提供的帮助相对较少,更不用说成为挑战美元霸主地位的武器了。



Mike Bird

OR--商业新媒体

一些容易激动的评论人士担心数字人民币对美元构成威胁,但他们应该相信中国央行副行长李波的话。李波周日表示,数字人民币并不是为了取代美元。

人民币的数字化令人期待,无论是就政治影响而言,还是从这可能给中国带来新的经济效应方面看。但对于提升人民币在国际上的较弱地位,它能提供的帮助相对较少,更不用说成为挑战美元霸主地位的武器了。


作为全球最大贸易经济体的货币,人民币的地位远远低于其应有的分量。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 2019年发表的一项研究,2016年的数据显示,中国约93%的进口和95%的出口以美元。

目前似乎也没有发生多大变化。根据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系统(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的数据,今年2月人民币在全球支付中的份额为2.2%,而2016年2月为2.45%。即便是这一数字也高估了人民币的国际使用情况:人民币全球支付总额的四分之三是在香港进行的。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高级研究员Martin Chorzempa上周对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表示,他还没有看到一个令人信服的论据,能说明数字化如何真正促进全球使用。

电子货币的交易速度可能快于传统的银行转账。但对大型跨国公司来说,即时性远不是首要考量因素。这些公司得先获得人民币才能进行相关交易。数字化或可规避美国的制裁,但大多数跨国企业将无意这样做,而且在人民币较为有限的国际使用中,制裁并不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

随着人民币国际使用的拓展,人民币作为一种记账单位或交换媒介(货币三大传统功能中的两个)在国际上的有用性有朝一日或许会得到提升,但像凳子第三条腿一样重要的人民币储存价值功能,几乎被中国的资本管制完全切断了。

相较于拥有一堆美元、欧元或日圆而言,拥有一堆人民币的海外投资者的可选投资范围很小。中国的优质资产要少得多,此外,中国政府对资本外流的谨慎态度大大增加了无法拿回资金的风险。

数字化或可加快交易速度,消除国际支付中的一些摩擦。但数字化无法把人们不太愿意持有的货币变为他们乐于持有的货币。在大多数国际商务活动中,人民币仍属于前一类货币,而且几乎没有要脱离这一类别的迹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