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打算在香港和新加坡招聘1,100名私人银行顾问和客户关系经理,以及1,200名技术和运营人员,并计划到2025年使亚洲客户资产管理规模提升到4,500亿美元。


图为花旗亚太区首席执行官Peter Babej。他说:“你必须找准定位,专注于自己得天独厚的领域。”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将撤出亚洲大部分消费者银行业务,同时计划在更有利可图的业务领域扩大规模:为亚洲地区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企业家和他们的企业提供服务。

花旗亚太区首席执行官Peter Babej表示,花旗打算在香港和新加坡招聘1,100名私人银行顾问和客户关系经理,以及1,200名技术和运营人员。花旗计划到2025年使亚洲客户资产管理规模提升到4,500亿美元,招聘是这一计划的步骤之一。

花旗目前为亚洲高净值人群管理的资产规模约为3,000亿美元,4,500亿美元意味着在此基础上增长50%。实现新目标并不容易;与2015年的2,550亿美元相比,花旗这项业务的规模仅增长了18%。包括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和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在内的其他跨国大银行也在同一个市场上寻求更大的份额,尤其是在中国。

Babej在上周五接受采访时指出,这是个非常大胆的行动,也是一个决定性的,艰难的行动。这位57岁的资深投行家从2019年10月开始执掌花旗亚洲区业务,他管理的这块业务对花旗收入和利润的贡献仅次于北美区。


按资产规模衡量,花旗是美国第三大银行,长期以来,在亚洲拥有庞大的零售银行网络的美国公司只有花旗一家。花旗还拥有全面的机构业务,包括投行和企业贷款服务,以及资金和交易解决方案等。Babej说,花旗的亚洲网络每个季度处理的交易总额约为30万亿美元。

花旗上周四表示,将退出13个海外市场的消费者业务,其中10个在亚洲。这些市场包括中国大陆(花旗2007年就在中国大陆设立了分部)、印度、韩国和澳大利亚。这意味着,花旗集团将剥离亚洲223家分支机构和1,720万个个人账户中的大部分。

Babej说:“有些领域对规模的要求太高了,不可能什么都做。”

花旗将保留新加坡、香港、伦敦和阿联酋的消费者银行业务,这些地区都是花旗的财富中心。Babej没有详细说明花旗打算如何退出其他市场的消费者业务,他表示,花旗认为没有必要廉价甩卖这些资产。

Babej补充道:“这些业务价值不菲,需求十分强劲。”

这一战略转变是上个月履新的花旗首席执行官Jane Fraser领导的首批重大改革举措之一。今年1月份,花旗表示将把私人银行业务和一项财富管理业务合并,其中的私人银行业务面向资产超过2,500万美元的超级富豪,而财富管理业务则面向资产不超过1,000万美元的个人。这两项业务此前分别运营,合并后,花旗集团还可以为处在这两个客户群体之间的其他客户提供服务。

“你必须找准定位,专注于自己得天独厚的领域。”Babej说。“亚洲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增长潜力。对花旗来说,做好亚洲业务至关重要。”

在全球超级富豪中,亚洲占据相当高的比例。同时,由于亚洲经济体增长更快,且大量初创公司估值攀升,亚洲的中产阶层和新富群体不断扩大,这也让亚洲受益。根据胡润研究院(Hurun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全球有一半“独角兽”企业在亚洲,“独角兽”是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未上市公司。

通过加大对财富管理业务的重视,Babej希望给花旗带来更多机构客户,并“改变整个客户关系,从交易色彩更浓的形式,变为终身合作的形式”。


第一季度花旗集团来自机构客户的全球运营收入中,亚洲占了18%,原因之一是投行部门为众多境外筹资的中国企业经办了股票和债券发行交易。过去,亚洲在花旗收入中的占比有时会超过北美。今年截至上周五,花旗集团与其他国际和地区性银行合作,通过股票和债券发行交易为亚洲客户筹集了近1,000亿美元,同比增长25%。

相比之下,亚洲消费者业务利润较低,在花旗集团营业利润中占比较小。花旗将要退出的13个消费业务市场2020年带来的净利润为零。

尽管要退出中国内地的消费者银行业务,但花旗集团在亚洲的大部分增长依然来自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金融业向外国金融机构开放的步伐也在日益加大。

花旗集团去年9月获得中国境内基金托管牌照,得以向中国资产管理客户提供服务。花旗近期还退出了在中国当地的一家证券合资公司,花旗在其中拥有少数股权。

Babej说:“中国对我们非常重要。”他对花旗集团在中国的下一步行动不做评论。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花旗集团内部已决定进一步进军中国,打算提交牌照申请,从而能在中国大陆交易证券和期货,并承销股票和债券销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花旗调整亚太战略重心,将撤出消费者银行业务

发布日期:2021-04-19 15:05
花旗打算在香港和新加坡招聘1,100名私人银行顾问和客户关系经理,以及1,200名技术和运营人员,并计划到2025年使亚洲客户资产管理规模提升到4,500亿美元。


图为花旗亚太区首席执行官Peter Babej。他说:“你必须找准定位,专注于自己得天独厚的领域。”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将撤出亚洲大部分消费者银行业务,同时计划在更有利可图的业务领域扩大规模:为亚洲地区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企业家和他们的企业提供服务。

花旗亚太区首席执行官Peter Babej表示,花旗打算在香港和新加坡招聘1,100名私人银行顾问和客户关系经理,以及1,200名技术和运营人员。花旗计划到2025年使亚洲客户资产管理规模提升到4,500亿美元,招聘是这一计划的步骤之一。

花旗目前为亚洲高净值人群管理的资产规模约为3,000亿美元,4,500亿美元意味着在此基础上增长50%。实现新目标并不容易;与2015年的2,550亿美元相比,花旗这项业务的规模仅增长了18%。包括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和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在内的其他跨国大银行也在同一个市场上寻求更大的份额,尤其是在中国。

Babej在上周五接受采访时指出,这是个非常大胆的行动,也是一个决定性的,艰难的行动。这位57岁的资深投行家从2019年10月开始执掌花旗亚洲区业务,他管理的这块业务对花旗收入和利润的贡献仅次于北美区。


按资产规模衡量,花旗是美国第三大银行,长期以来,在亚洲拥有庞大的零售银行网络的美国公司只有花旗一家。花旗还拥有全面的机构业务,包括投行和企业贷款服务,以及资金和交易解决方案等。Babej说,花旗的亚洲网络每个季度处理的交易总额约为30万亿美元。

花旗上周四表示,将退出13个海外市场的消费者业务,其中10个在亚洲。这些市场包括中国大陆(花旗2007年就在中国大陆设立了分部)、印度、韩国和澳大利亚。这意味着,花旗集团将剥离亚洲223家分支机构和1,720万个个人账户中的大部分。

Babej说:“有些领域对规模的要求太高了,不可能什么都做。”

花旗将保留新加坡、香港、伦敦和阿联酋的消费者银行业务,这些地区都是花旗的财富中心。Babej没有详细说明花旗打算如何退出其他市场的消费者业务,他表示,花旗认为没有必要廉价甩卖这些资产。

Babej补充道:“这些业务价值不菲,需求十分强劲。”

这一战略转变是上个月履新的花旗首席执行官Jane Fraser领导的首批重大改革举措之一。今年1月份,花旗表示将把私人银行业务和一项财富管理业务合并,其中的私人银行业务面向资产超过2,500万美元的超级富豪,而财富管理业务则面向资产不超过1,000万美元的个人。这两项业务此前分别运营,合并后,花旗集团还可以为处在这两个客户群体之间的其他客户提供服务。

“你必须找准定位,专注于自己得天独厚的领域。”Babej说。“亚洲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增长潜力。对花旗来说,做好亚洲业务至关重要。”

在全球超级富豪中,亚洲占据相当高的比例。同时,由于亚洲经济体增长更快,且大量初创公司估值攀升,亚洲的中产阶层和新富群体不断扩大,这也让亚洲受益。根据胡润研究院(Hurun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全球有一半“独角兽”企业在亚洲,“独角兽”是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未上市公司。

通过加大对财富管理业务的重视,Babej希望给花旗带来更多机构客户,并“改变整个客户关系,从交易色彩更浓的形式,变为终身合作的形式”。


第一季度花旗集团来自机构客户的全球运营收入中,亚洲占了18%,原因之一是投行部门为众多境外筹资的中国企业经办了股票和债券发行交易。过去,亚洲在花旗收入中的占比有时会超过北美。今年截至上周五,花旗集团与其他国际和地区性银行合作,通过股票和债券发行交易为亚洲客户筹集了近1,000亿美元,同比增长25%。

相比之下,亚洲消费者业务利润较低,在花旗集团营业利润中占比较小。花旗将要退出的13个消费业务市场2020年带来的净利润为零。

尽管要退出中国内地的消费者银行业务,但花旗集团在亚洲的大部分增长依然来自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金融业向外国金融机构开放的步伐也在日益加大。

花旗集团去年9月获得中国境内基金托管牌照,得以向中国资产管理客户提供服务。花旗近期还退出了在中国当地的一家证券合资公司,花旗在其中拥有少数股权。

Babej说:“中国对我们非常重要。”他对花旗集团在中国的下一步行动不做评论。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花旗集团内部已决定进一步进军中国,打算提交牌照申请,从而能在中国大陆交易证券和期货,并承销股票和债券销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花旗打算在香港和新加坡招聘1,100名私人银行顾问和客户关系经理,以及1,200名技术和运营人员,并计划到2025年使亚洲客户资产管理规模提升到4,500亿美元。


图为花旗亚太区首席执行官Peter Babej。他说:“你必须找准定位,专注于自己得天独厚的领域。”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将撤出亚洲大部分消费者银行业务,同时计划在更有利可图的业务领域扩大规模:为亚洲地区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企业家和他们的企业提供服务。

花旗亚太区首席执行官Peter Babej表示,花旗打算在香港和新加坡招聘1,100名私人银行顾问和客户关系经理,以及1,200名技术和运营人员。花旗计划到2025年使亚洲客户资产管理规模提升到4,500亿美元,招聘是这一计划的步骤之一。

花旗目前为亚洲高净值人群管理的资产规模约为3,000亿美元,4,500亿美元意味着在此基础上增长50%。实现新目标并不容易;与2015年的2,550亿美元相比,花旗这项业务的规模仅增长了18%。包括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和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在内的其他跨国大银行也在同一个市场上寻求更大的份额,尤其是在中国。

Babej在上周五接受采访时指出,这是个非常大胆的行动,也是一个决定性的,艰难的行动。这位57岁的资深投行家从2019年10月开始执掌花旗亚洲区业务,他管理的这块业务对花旗收入和利润的贡献仅次于北美区。


按资产规模衡量,花旗是美国第三大银行,长期以来,在亚洲拥有庞大的零售银行网络的美国公司只有花旗一家。花旗还拥有全面的机构业务,包括投行和企业贷款服务,以及资金和交易解决方案等。Babej说,花旗的亚洲网络每个季度处理的交易总额约为30万亿美元。

花旗上周四表示,将退出13个海外市场的消费者业务,其中10个在亚洲。这些市场包括中国大陆(花旗2007年就在中国大陆设立了分部)、印度、韩国和澳大利亚。这意味着,花旗集团将剥离亚洲223家分支机构和1,720万个个人账户中的大部分。

Babej说:“有些领域对规模的要求太高了,不可能什么都做。”

花旗将保留新加坡、香港、伦敦和阿联酋的消费者银行业务,这些地区都是花旗的财富中心。Babej没有详细说明花旗打算如何退出其他市场的消费者业务,他表示,花旗认为没有必要廉价甩卖这些资产。

Babej补充道:“这些业务价值不菲,需求十分强劲。”

这一战略转变是上个月履新的花旗首席执行官Jane Fraser领导的首批重大改革举措之一。今年1月份,花旗表示将把私人银行业务和一项财富管理业务合并,其中的私人银行业务面向资产超过2,500万美元的超级富豪,而财富管理业务则面向资产不超过1,000万美元的个人。这两项业务此前分别运营,合并后,花旗集团还可以为处在这两个客户群体之间的其他客户提供服务。

“你必须找准定位,专注于自己得天独厚的领域。”Babej说。“亚洲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增长潜力。对花旗来说,做好亚洲业务至关重要。”

在全球超级富豪中,亚洲占据相当高的比例。同时,由于亚洲经济体增长更快,且大量初创公司估值攀升,亚洲的中产阶层和新富群体不断扩大,这也让亚洲受益。根据胡润研究院(Hurun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全球有一半“独角兽”企业在亚洲,“独角兽”是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未上市公司。

通过加大对财富管理业务的重视,Babej希望给花旗带来更多机构客户,并“改变整个客户关系,从交易色彩更浓的形式,变为终身合作的形式”。


第一季度花旗集团来自机构客户的全球运营收入中,亚洲占了18%,原因之一是投行部门为众多境外筹资的中国企业经办了股票和债券发行交易。过去,亚洲在花旗收入中的占比有时会超过北美。今年截至上周五,花旗集团与其他国际和地区性银行合作,通过股票和债券发行交易为亚洲客户筹集了近1,000亿美元,同比增长25%。

相比之下,亚洲消费者业务利润较低,在花旗集团营业利润中占比较小。花旗将要退出的13个消费业务市场2020年带来的净利润为零。

尽管要退出中国内地的消费者银行业务,但花旗集团在亚洲的大部分增长依然来自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金融业向外国金融机构开放的步伐也在日益加大。

花旗集团去年9月获得中国境内基金托管牌照,得以向中国资产管理客户提供服务。花旗近期还退出了在中国当地的一家证券合资公司,花旗在其中拥有少数股权。

Babej说:“中国对我们非常重要。”他对花旗集团在中国的下一步行动不做评论。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花旗集团内部已决定进一步进军中国,打算提交牌照申请,从而能在中国大陆交易证券和期货,并承销股票和债券销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花旗调整亚太战略重心,将撤出消费者银行业务

发布日期:2021-04-19 15:05
花旗打算在香港和新加坡招聘1,100名私人银行顾问和客户关系经理,以及1,200名技术和运营人员,并计划到2025年使亚洲客户资产管理规模提升到4,500亿美元。


图为花旗亚太区首席执行官Peter Babej。他说:“你必须找准定位,专注于自己得天独厚的领域。”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将撤出亚洲大部分消费者银行业务,同时计划在更有利可图的业务领域扩大规模:为亚洲地区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企业家和他们的企业提供服务。

花旗亚太区首席执行官Peter Babej表示,花旗打算在香港和新加坡招聘1,100名私人银行顾问和客户关系经理,以及1,200名技术和运营人员。花旗计划到2025年使亚洲客户资产管理规模提升到4,500亿美元,招聘是这一计划的步骤之一。

花旗目前为亚洲高净值人群管理的资产规模约为3,000亿美元,4,500亿美元意味着在此基础上增长50%。实现新目标并不容易;与2015年的2,550亿美元相比,花旗这项业务的规模仅增长了18%。包括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和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在内的其他跨国大银行也在同一个市场上寻求更大的份额,尤其是在中国。

Babej在上周五接受采访时指出,这是个非常大胆的行动,也是一个决定性的,艰难的行动。这位57岁的资深投行家从2019年10月开始执掌花旗亚洲区业务,他管理的这块业务对花旗收入和利润的贡献仅次于北美区。


按资产规模衡量,花旗是美国第三大银行,长期以来,在亚洲拥有庞大的零售银行网络的美国公司只有花旗一家。花旗还拥有全面的机构业务,包括投行和企业贷款服务,以及资金和交易解决方案等。Babej说,花旗的亚洲网络每个季度处理的交易总额约为30万亿美元。

花旗上周四表示,将退出13个海外市场的消费者业务,其中10个在亚洲。这些市场包括中国大陆(花旗2007年就在中国大陆设立了分部)、印度、韩国和澳大利亚。这意味着,花旗集团将剥离亚洲223家分支机构和1,720万个个人账户中的大部分。

Babej说:“有些领域对规模的要求太高了,不可能什么都做。”

花旗将保留新加坡、香港、伦敦和阿联酋的消费者银行业务,这些地区都是花旗的财富中心。Babej没有详细说明花旗打算如何退出其他市场的消费者业务,他表示,花旗认为没有必要廉价甩卖这些资产。

Babej补充道:“这些业务价值不菲,需求十分强劲。”

这一战略转变是上个月履新的花旗首席执行官Jane Fraser领导的首批重大改革举措之一。今年1月份,花旗表示将把私人银行业务和一项财富管理业务合并,其中的私人银行业务面向资产超过2,500万美元的超级富豪,而财富管理业务则面向资产不超过1,000万美元的个人。这两项业务此前分别运营,合并后,花旗集团还可以为处在这两个客户群体之间的其他客户提供服务。

“你必须找准定位,专注于自己得天独厚的领域。”Babej说。“亚洲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增长潜力。对花旗来说,做好亚洲业务至关重要。”

在全球超级富豪中,亚洲占据相当高的比例。同时,由于亚洲经济体增长更快,且大量初创公司估值攀升,亚洲的中产阶层和新富群体不断扩大,这也让亚洲受益。根据胡润研究院(Hurun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全球有一半“独角兽”企业在亚洲,“独角兽”是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未上市公司。

通过加大对财富管理业务的重视,Babej希望给花旗带来更多机构客户,并“改变整个客户关系,从交易色彩更浓的形式,变为终身合作的形式”。


第一季度花旗集团来自机构客户的全球运营收入中,亚洲占了18%,原因之一是投行部门为众多境外筹资的中国企业经办了股票和债券发行交易。过去,亚洲在花旗收入中的占比有时会超过北美。今年截至上周五,花旗集团与其他国际和地区性银行合作,通过股票和债券发行交易为亚洲客户筹集了近1,000亿美元,同比增长25%。

相比之下,亚洲消费者业务利润较低,在花旗集团营业利润中占比较小。花旗将要退出的13个消费业务市场2020年带来的净利润为零。

尽管要退出中国内地的消费者银行业务,但花旗集团在亚洲的大部分增长依然来自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金融业向外国金融机构开放的步伐也在日益加大。

花旗集团去年9月获得中国境内基金托管牌照,得以向中国资产管理客户提供服务。花旗近期还退出了在中国当地的一家证券合资公司,花旗在其中拥有少数股权。

Babej说:“中国对我们非常重要。”他对花旗集团在中国的下一步行动不做评论。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花旗集团内部已决定进一步进军中国,打算提交牌照申请,从而能在中国大陆交易证券和期货,并承销股票和债券销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