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这届东京奥运会占了哪样?



| 徐晓彤

OR--商业新媒体

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4月15日称,若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蔓延,“如果说很难举办的话,就必须取消”。

虽然在第二天,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就站出来,称东京奥组委方面没有考虑取消奥运会,但二阶俊博的表态释放出一个信号:日本当前所面临的局势,或许让“取消奥运会”变成了一个选项。

受新冠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堪称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奥运会。去年3月,前首相安倍晋三与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通话后表示,东京奥运会将延迟一年举办。今年3月,日本在疫情依旧难以控制的情况下宣布谢绝海外游客。日本报纸《每日新闻》近期的报道称,“新冠疫苗接种、削减观众数量的进度不尽如人意,对新冠病毒扩散的担忧正在扩大。” 同一天,日本奥运大臣丸川珠代在众议院文部科学委员会上称拟对奥运会参赛选手每天检测一次核酸。此前的规定是,至少每4天接受一次检测。

虽然过去的一年里,东京奥运会经历了巨额亏损与人事更迭,但日本官方对于举办东京奥运会的决心可以用“执着”来形容。在今年2月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会议上,森喜朗表示,政府应该讨论如何举办奥运会,而不是是否举办奥运会。

日本官方的执着可以理解。曾通过1964年东京奥运会品尝到经济发展助力甜头的日本,对2020年奥运会寄予了很大期望。安倍晋三曾表示,希望这场奥运会能够提振日本经济。他本人在2016年装扮成“超级马里奥”出现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站在追光下时,必然没有想到四年后会因一场疫情而事与愿违。

日本已经为这场期待已久的体育盛事投入大量资金,据今年年初消息,由于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受疫情影响延期举行,开支已近250亿美元。而当初东京申奥成功时,给出的预算是75亿美元。破纪录且难以挽回的成本投入可能也是日本迟迟不愿放弃举办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坚持举办将会带来持续增加的投入数额。

但日本最终还是有在巨大的不确定风险面前败下阵来的可能。此前,美联社就引用专家的话称,在7月东京奥运会开幕前,日本不可能依靠疫苗实现群体免疫。日本新冠专家小组14日做出警告称,随着传染性更强的变异新冠病毒在多地蔓延,日本已经进入第四波疫情。而这距离奥运会的开幕,只有100天。据共同社12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70%的日本民众希望东京奥运会再次推迟或取消。

如果这届东京奥运会确认取消举办,那么这将成为日本第二次举办奥运会未遂。1940年的东京奥运会也未能如期举办,原因是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中国于1938年发起抵制,致函国际奥委会和奥林匹克组织的46个会员国,呼吁取消在日本举办第12届奥运会。虽然中国的抗议石沉大海,但日本军方最终以纪念神武纪元2600年举行军事演习为由取消了当届运动会。

1940年的奥运会折损于人祸,2020年奥运会可以预见的失败也绝不能全部归因于天灾。

先是今年2月森喜朗因性别歧视言论辞去东京奥组委主席一职;而后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监佐佐木宏又因提出严重侮辱女艺人外貌的演出方案于3月份辞职;原本仪式感十足的奥运火炬接力也颇为不顺,多名火炬手接二连三退出,自3月25日启动传递的奥运火炬此前已两次熄灭,4月6日,圣火传递活动在爱知县刈谷市举行时又发生了火炬箱起火事故。

意外频出之下,本就被疫情冲淡的奥运气氛消弭殆尽。越来越多的人对这届奥运会的举办提出质疑。《卫报》就曾发问:“东京奥运会这场‘秀’必须要搞吗?”

况且,日本需要应对的远不止东京奥运会这一项难题,决定将核污水排放入海也让日本近期频频登上国内外媒体的头条。4月15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专家发表声明称,对日本这一决定“深表遗憾”,并表示此举将影响太平洋地区数以百万计人口的生活和生计。

此前,日本多次声称核污水氚的含量非常低,不会影响健康,而科学家指出,氚的放射性危害被低估了,污水排放入海对人类及环境造成的风险可能将超过100年。日本后续势必将面临多方压力,这个国家还有余力承担东京奥运会的潜在风险吗?

为东京奥运会付出的巨额成本已然难以收回,但取消举办至少是一个止损的选择。这个选择自去年疫情爆发时就一直存在,只不过似乎到了近期,日本政府中才有人愿意看向这个选择,并且认真考虑这个问题: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这届东京奥运会占了哪样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日本是否会放弃举办奥运会?

发布日期:2021-04-19 08:32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这届东京奥运会占了哪样?



| 徐晓彤

OR--商业新媒体

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4月15日称,若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蔓延,“如果说很难举办的话,就必须取消”。

虽然在第二天,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就站出来,称东京奥组委方面没有考虑取消奥运会,但二阶俊博的表态释放出一个信号:日本当前所面临的局势,或许让“取消奥运会”变成了一个选项。

受新冠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堪称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奥运会。去年3月,前首相安倍晋三与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通话后表示,东京奥运会将延迟一年举办。今年3月,日本在疫情依旧难以控制的情况下宣布谢绝海外游客。日本报纸《每日新闻》近期的报道称,“新冠疫苗接种、削减观众数量的进度不尽如人意,对新冠病毒扩散的担忧正在扩大。” 同一天,日本奥运大臣丸川珠代在众议院文部科学委员会上称拟对奥运会参赛选手每天检测一次核酸。此前的规定是,至少每4天接受一次检测。

虽然过去的一年里,东京奥运会经历了巨额亏损与人事更迭,但日本官方对于举办东京奥运会的决心可以用“执着”来形容。在今年2月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会议上,森喜朗表示,政府应该讨论如何举办奥运会,而不是是否举办奥运会。

日本官方的执着可以理解。曾通过1964年东京奥运会品尝到经济发展助力甜头的日本,对2020年奥运会寄予了很大期望。安倍晋三曾表示,希望这场奥运会能够提振日本经济。他本人在2016年装扮成“超级马里奥”出现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站在追光下时,必然没有想到四年后会因一场疫情而事与愿违。

日本已经为这场期待已久的体育盛事投入大量资金,据今年年初消息,由于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受疫情影响延期举行,开支已近250亿美元。而当初东京申奥成功时,给出的预算是75亿美元。破纪录且难以挽回的成本投入可能也是日本迟迟不愿放弃举办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坚持举办将会带来持续增加的投入数额。

但日本最终还是有在巨大的不确定风险面前败下阵来的可能。此前,美联社就引用专家的话称,在7月东京奥运会开幕前,日本不可能依靠疫苗实现群体免疫。日本新冠专家小组14日做出警告称,随着传染性更强的变异新冠病毒在多地蔓延,日本已经进入第四波疫情。而这距离奥运会的开幕,只有100天。据共同社12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70%的日本民众希望东京奥运会再次推迟或取消。

如果这届东京奥运会确认取消举办,那么这将成为日本第二次举办奥运会未遂。1940年的东京奥运会也未能如期举办,原因是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中国于1938年发起抵制,致函国际奥委会和奥林匹克组织的46个会员国,呼吁取消在日本举办第12届奥运会。虽然中国的抗议石沉大海,但日本军方最终以纪念神武纪元2600年举行军事演习为由取消了当届运动会。

1940年的奥运会折损于人祸,2020年奥运会可以预见的失败也绝不能全部归因于天灾。

先是今年2月森喜朗因性别歧视言论辞去东京奥组委主席一职;而后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监佐佐木宏又因提出严重侮辱女艺人外貌的演出方案于3月份辞职;原本仪式感十足的奥运火炬接力也颇为不顺,多名火炬手接二连三退出,自3月25日启动传递的奥运火炬此前已两次熄灭,4月6日,圣火传递活动在爱知县刈谷市举行时又发生了火炬箱起火事故。

意外频出之下,本就被疫情冲淡的奥运气氛消弭殆尽。越来越多的人对这届奥运会的举办提出质疑。《卫报》就曾发问:“东京奥运会这场‘秀’必须要搞吗?”

况且,日本需要应对的远不止东京奥运会这一项难题,决定将核污水排放入海也让日本近期频频登上国内外媒体的头条。4月15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专家发表声明称,对日本这一决定“深表遗憾”,并表示此举将影响太平洋地区数以百万计人口的生活和生计。

此前,日本多次声称核污水氚的含量非常低,不会影响健康,而科学家指出,氚的放射性危害被低估了,污水排放入海对人类及环境造成的风险可能将超过100年。日本后续势必将面临多方压力,这个国家还有余力承担东京奥运会的潜在风险吗?

为东京奥运会付出的巨额成本已然难以收回,但取消举办至少是一个止损的选择。这个选择自去年疫情爆发时就一直存在,只不过似乎到了近期,日本政府中才有人愿意看向这个选择,并且认真考虑这个问题: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这届东京奥运会占了哪样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这届东京奥运会占了哪样?



| 徐晓彤

OR--商业新媒体

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4月15日称,若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蔓延,“如果说很难举办的话,就必须取消”。

虽然在第二天,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就站出来,称东京奥组委方面没有考虑取消奥运会,但二阶俊博的表态释放出一个信号:日本当前所面临的局势,或许让“取消奥运会”变成了一个选项。

受新冠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堪称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奥运会。去年3月,前首相安倍晋三与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通话后表示,东京奥运会将延迟一年举办。今年3月,日本在疫情依旧难以控制的情况下宣布谢绝海外游客。日本报纸《每日新闻》近期的报道称,“新冠疫苗接种、削减观众数量的进度不尽如人意,对新冠病毒扩散的担忧正在扩大。” 同一天,日本奥运大臣丸川珠代在众议院文部科学委员会上称拟对奥运会参赛选手每天检测一次核酸。此前的规定是,至少每4天接受一次检测。

虽然过去的一年里,东京奥运会经历了巨额亏损与人事更迭,但日本官方对于举办东京奥运会的决心可以用“执着”来形容。在今年2月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会议上,森喜朗表示,政府应该讨论如何举办奥运会,而不是是否举办奥运会。

日本官方的执着可以理解。曾通过1964年东京奥运会品尝到经济发展助力甜头的日本,对2020年奥运会寄予了很大期望。安倍晋三曾表示,希望这场奥运会能够提振日本经济。他本人在2016年装扮成“超级马里奥”出现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站在追光下时,必然没有想到四年后会因一场疫情而事与愿违。

日本已经为这场期待已久的体育盛事投入大量资金,据今年年初消息,由于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受疫情影响延期举行,开支已近250亿美元。而当初东京申奥成功时,给出的预算是75亿美元。破纪录且难以挽回的成本投入可能也是日本迟迟不愿放弃举办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坚持举办将会带来持续增加的投入数额。

但日本最终还是有在巨大的不确定风险面前败下阵来的可能。此前,美联社就引用专家的话称,在7月东京奥运会开幕前,日本不可能依靠疫苗实现群体免疫。日本新冠专家小组14日做出警告称,随着传染性更强的变异新冠病毒在多地蔓延,日本已经进入第四波疫情。而这距离奥运会的开幕,只有100天。据共同社12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70%的日本民众希望东京奥运会再次推迟或取消。

如果这届东京奥运会确认取消举办,那么这将成为日本第二次举办奥运会未遂。1940年的东京奥运会也未能如期举办,原因是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中国于1938年发起抵制,致函国际奥委会和奥林匹克组织的46个会员国,呼吁取消在日本举办第12届奥运会。虽然中国的抗议石沉大海,但日本军方最终以纪念神武纪元2600年举行军事演习为由取消了当届运动会。

1940年的奥运会折损于人祸,2020年奥运会可以预见的失败也绝不能全部归因于天灾。

先是今年2月森喜朗因性别歧视言论辞去东京奥组委主席一职;而后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监佐佐木宏又因提出严重侮辱女艺人外貌的演出方案于3月份辞职;原本仪式感十足的奥运火炬接力也颇为不顺,多名火炬手接二连三退出,自3月25日启动传递的奥运火炬此前已两次熄灭,4月6日,圣火传递活动在爱知县刈谷市举行时又发生了火炬箱起火事故。

意外频出之下,本就被疫情冲淡的奥运气氛消弭殆尽。越来越多的人对这届奥运会的举办提出质疑。《卫报》就曾发问:“东京奥运会这场‘秀’必须要搞吗?”

况且,日本需要应对的远不止东京奥运会这一项难题,决定将核污水排放入海也让日本近期频频登上国内外媒体的头条。4月15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专家发表声明称,对日本这一决定“深表遗憾”,并表示此举将影响太平洋地区数以百万计人口的生活和生计。

此前,日本多次声称核污水氚的含量非常低,不会影响健康,而科学家指出,氚的放射性危害被低估了,污水排放入海对人类及环境造成的风险可能将超过100年。日本后续势必将面临多方压力,这个国家还有余力承担东京奥运会的潜在风险吗?

为东京奥运会付出的巨额成本已然难以收回,但取消举办至少是一个止损的选择。这个选择自去年疫情爆发时就一直存在,只不过似乎到了近期,日本政府中才有人愿意看向这个选择,并且认真考虑这个问题: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这届东京奥运会占了哪样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日本是否会放弃举办奥运会?

发布日期:2021-04-19 08:32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这届东京奥运会占了哪样?



| 徐晓彤

OR--商业新媒体

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4月15日称,若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蔓延,“如果说很难举办的话,就必须取消”。

虽然在第二天,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就站出来,称东京奥组委方面没有考虑取消奥运会,但二阶俊博的表态释放出一个信号:日本当前所面临的局势,或许让“取消奥运会”变成了一个选项。

受新冠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堪称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届奥运会。去年3月,前首相安倍晋三与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通话后表示,东京奥运会将延迟一年举办。今年3月,日本在疫情依旧难以控制的情况下宣布谢绝海外游客。日本报纸《每日新闻》近期的报道称,“新冠疫苗接种、削减观众数量的进度不尽如人意,对新冠病毒扩散的担忧正在扩大。” 同一天,日本奥运大臣丸川珠代在众议院文部科学委员会上称拟对奥运会参赛选手每天检测一次核酸。此前的规定是,至少每4天接受一次检测。

虽然过去的一年里,东京奥运会经历了巨额亏损与人事更迭,但日本官方对于举办东京奥运会的决心可以用“执着”来形容。在今年2月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会议上,森喜朗表示,政府应该讨论如何举办奥运会,而不是是否举办奥运会。

日本官方的执着可以理解。曾通过1964年东京奥运会品尝到经济发展助力甜头的日本,对2020年奥运会寄予了很大期望。安倍晋三曾表示,希望这场奥运会能够提振日本经济。他本人在2016年装扮成“超级马里奥”出现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站在追光下时,必然没有想到四年后会因一场疫情而事与愿违。

日本已经为这场期待已久的体育盛事投入大量资金,据今年年初消息,由于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受疫情影响延期举行,开支已近250亿美元。而当初东京申奥成功时,给出的预算是75亿美元。破纪录且难以挽回的成本投入可能也是日本迟迟不愿放弃举办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坚持举办将会带来持续增加的投入数额。

但日本最终还是有在巨大的不确定风险面前败下阵来的可能。此前,美联社就引用专家的话称,在7月东京奥运会开幕前,日本不可能依靠疫苗实现群体免疫。日本新冠专家小组14日做出警告称,随着传染性更强的变异新冠病毒在多地蔓延,日本已经进入第四波疫情。而这距离奥运会的开幕,只有100天。据共同社12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70%的日本民众希望东京奥运会再次推迟或取消。

如果这届东京奥运会确认取消举办,那么这将成为日本第二次举办奥运会未遂。1940年的东京奥运会也未能如期举办,原因是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中国于1938年发起抵制,致函国际奥委会和奥林匹克组织的46个会员国,呼吁取消在日本举办第12届奥运会。虽然中国的抗议石沉大海,但日本军方最终以纪念神武纪元2600年举行军事演习为由取消了当届运动会。

1940年的奥运会折损于人祸,2020年奥运会可以预见的失败也绝不能全部归因于天灾。

先是今年2月森喜朗因性别歧视言论辞去东京奥组委主席一职;而后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监佐佐木宏又因提出严重侮辱女艺人外貌的演出方案于3月份辞职;原本仪式感十足的奥运火炬接力也颇为不顺,多名火炬手接二连三退出,自3月25日启动传递的奥运火炬此前已两次熄灭,4月6日,圣火传递活动在爱知县刈谷市举行时又发生了火炬箱起火事故。

意外频出之下,本就被疫情冲淡的奥运气氛消弭殆尽。越来越多的人对这届奥运会的举办提出质疑。《卫报》就曾发问:“东京奥运会这场‘秀’必须要搞吗?”

况且,日本需要应对的远不止东京奥运会这一项难题,决定将核污水排放入海也让日本近期频频登上国内外媒体的头条。4月15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专家发表声明称,对日本这一决定“深表遗憾”,并表示此举将影响太平洋地区数以百万计人口的生活和生计。

此前,日本多次声称核污水氚的含量非常低,不会影响健康,而科学家指出,氚的放射性危害被低估了,污水排放入海对人类及环境造成的风险可能将超过100年。日本后续势必将面临多方压力,这个国家还有余力承担东京奥运会的潜在风险吗?

为东京奥运会付出的巨额成本已然难以收回,但取消举办至少是一个止损的选择。这个选择自去年疫情爆发时就一直存在,只不过似乎到了近期,日本政府中才有人愿意看向这个选择,并且认真考虑这个问题: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这届东京奥运会占了哪样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