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拜登气候特使特里访问上海,敦促中国减少碳排放,但中国对美方的要求愈发不屑一顾,两国如何达成气候合作仍未有共识。



STEVEN LEE MYERS, 储百亮

OR--商业新媒体

如今,美国和中国在很多问题上都无法达成共识,但对于气候变化,两国都公开承诺要采取更多措施来对抗全球变暖。难处在于要如何合作。

在中国对美方要求越来越不屑一顾之时,拜登总统的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周四在上海与中国气候特使会晤,敦促中国减少碳排放。

在北京看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之后,仍有许多失地有待收复,这一2015年达成的协定旨在应对气候变暖带来的灾难性影响。

对北京官员来说,拜登现在承诺将气候变化当作头等要务,不过是在追赶中国的脚步,中国领导人去年就保证要加快中国减少碳排放的进程。

在克里访华前,《环球时报》在周三的一篇文章中表示,“美方既缺少道义基础,也没有实际力量就气候问题对中国发号施令。”

克里访问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主要目的,是为下周召开的有数十位世界领导人参与的拜登虚拟气候峰会争取支持。习近平尚未接受邀请,但他周五将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参加一个类似的会议。

这是中国不再把美国视为其国际优先事项中心的刻意提醒。

还有其他可能破坏这两国最基本合作的挑战,首先就是两国关系的急剧恶化,这始于特朗普总统任内,而且没有任何改善迹象。

技术竞争的加剧后果可能波及气候政策,为减排提供解决方案有赖于能源、电池、汽车和碳储存的创新。美国议员已在要求美国禁止中国产品被用于拜登提出的基础设施项目。

曾担任中国气候谈判代表顾问的能源基金会(Energy Foundation China)中国区总裁邹骥最近在一份中国外交政策期刊中写道,“中美之间如果严重缺乏基本的战略和政治互信,势必会制约在气候变化专门领域合作的深化。”

历史上温室气体排放最严重的美国,与当今世界上排放最严重的中国之间的合作,可能会促使其他国家为此投入更多努力。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世界的28%;美国排在第二,占全球总量的14%。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和其他美国官员表示,他们准备在气候等问题上与中国政府合作,尽管仍要在其他问题上与中国对抗,包括香港和新疆遭问题,以及台湾和在南海。

尚不清楚中国政府是否会以同样的方式区别对待美国。官员们表示,关系的恶化破坏了两国之间所有问题的讨论。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Shanghai Institutes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本周发布的一份研究称,“中美的气候合作仍然面临不少内外制约和困难。”
该报告还表示“美国政府将中国视为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并警告称,紧张形势“也加剧了全球气候治理领域的集体行动困境”。

即便更大的紧张形势阻碍了紧密合作,本周这样的会谈至少可以帮助两国了解彼此的计划。

曾在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手下担任气候问题和中国问题高级顾问的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教授凯莉·西姆斯·加拉格尔(Kelly Sims Gallagher)表示,“鉴于目前的政治紧张局势,我不认为合作是可能的,但协作仍必不可少。两国政府都应了解彼此的排放路径、政策和规划。”

同样帮助奥巴马政府起草过气候战略的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说,保持“沟通渠道畅通”,是拜登政府的利益所在。

“那它就会成为稳定的基础,”他在与媒体的电话群访中谈到气候问题时说。“眼下,它必须作为正常外交讨论的空间被保存下来。”

中国官员和官媒提到了克里的到访,但没有大肆宣传,只说他将与解振华会面,后者曾在促成《巴黎协定》的会谈中担任首席中国代表。今年,71岁的解振华从半退休状态中复出,重新担任中国气候变化特使。

他与克里都得到了任命他们的高层领导人的支持,克里曾担任过国务卿,也曾是拜登的参议院同僚。这使得他们在国内必须面对的政治官僚机构中拥有极大话语权。

解振华拥有丰厚的经验和人脉,这可能有助于他驾驭涉及能源和气候变化问题的复杂的中国官僚环境。

赫尔辛基能源和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首席分析师柳力(Lauri Myllyvirta)密切关注着中国的气候政策,他说,解振华“想必拥有足够的资历和人脉,可以在不同部委和机构之间发挥协调作用,因此他的头衔是让此议题更具分量的一种办法,他的职位带有高层指定的光环”。

这位中国气候官员去年还负责了清华大学的一项研究,他表示,该研究有助于实现中国要在2060年达成中国碳中和的目标。

中国领导人正在起草一份“行动方案”,以实现设定的2030年以前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的目标。该方案可能让中国有机会加速实现更早达峰(可能在这个十年的中期),这是中国和外国专家一直敦促实现的目标。即使习近平最终接受了更快的时间表,总体上他还是不愿被外界视为对华盛顿作出让步。

面对美国,解振华可能会推进中国自己对国际气候谈判的要求。虽然中国的排放量远超其他国家,但它一直试图在排放量少得多的贫困发展中国家保持领导作用。

在上个月与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的视频对话中,解振华称发达国家需尽快兑现其资金承诺,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全球变暖,获取减排技术。

根据中国发布的官方会议摘要,解振华在上个月与加拿大和欧洲官员的视频会议上赞扬了美国重返气候变化谈判。他似乎还温和地暗示,拜登政府不要想当然地认定美国天生就该坐在谈判桌的上座。

“我们欢迎美国重返《巴黎协定》,”解振华说,“期待美国迎头赶上并发挥领导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摩擦重重的中美能合作应对气候挑战吗?

发布日期:2021-04-16 16:59
摘要:拜登气候特使特里访问上海,敦促中国减少碳排放,但中国对美方的要求愈发不屑一顾,两国如何达成气候合作仍未有共识。



STEVEN LEE MYERS, 储百亮

OR--商业新媒体

如今,美国和中国在很多问题上都无法达成共识,但对于气候变化,两国都公开承诺要采取更多措施来对抗全球变暖。难处在于要如何合作。

在中国对美方要求越来越不屑一顾之时,拜登总统的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周四在上海与中国气候特使会晤,敦促中国减少碳排放。

在北京看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之后,仍有许多失地有待收复,这一2015年达成的协定旨在应对气候变暖带来的灾难性影响。

对北京官员来说,拜登现在承诺将气候变化当作头等要务,不过是在追赶中国的脚步,中国领导人去年就保证要加快中国减少碳排放的进程。

在克里访华前,《环球时报》在周三的一篇文章中表示,“美方既缺少道义基础,也没有实际力量就气候问题对中国发号施令。”

克里访问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主要目的,是为下周召开的有数十位世界领导人参与的拜登虚拟气候峰会争取支持。习近平尚未接受邀请,但他周五将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参加一个类似的会议。

这是中国不再把美国视为其国际优先事项中心的刻意提醒。

还有其他可能破坏这两国最基本合作的挑战,首先就是两国关系的急剧恶化,这始于特朗普总统任内,而且没有任何改善迹象。

技术竞争的加剧后果可能波及气候政策,为减排提供解决方案有赖于能源、电池、汽车和碳储存的创新。美国议员已在要求美国禁止中国产品被用于拜登提出的基础设施项目。

曾担任中国气候谈判代表顾问的能源基金会(Energy Foundation China)中国区总裁邹骥最近在一份中国外交政策期刊中写道,“中美之间如果严重缺乏基本的战略和政治互信,势必会制约在气候变化专门领域合作的深化。”

历史上温室气体排放最严重的美国,与当今世界上排放最严重的中国之间的合作,可能会促使其他国家为此投入更多努力。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世界的28%;美国排在第二,占全球总量的14%。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和其他美国官员表示,他们准备在气候等问题上与中国政府合作,尽管仍要在其他问题上与中国对抗,包括香港和新疆遭问题,以及台湾和在南海。

尚不清楚中国政府是否会以同样的方式区别对待美国。官员们表示,关系的恶化破坏了两国之间所有问题的讨论。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Shanghai Institutes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本周发布的一份研究称,“中美的气候合作仍然面临不少内外制约和困难。”
该报告还表示“美国政府将中国视为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并警告称,紧张形势“也加剧了全球气候治理领域的集体行动困境”。

即便更大的紧张形势阻碍了紧密合作,本周这样的会谈至少可以帮助两国了解彼此的计划。

曾在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手下担任气候问题和中国问题高级顾问的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教授凯莉·西姆斯·加拉格尔(Kelly Sims Gallagher)表示,“鉴于目前的政治紧张局势,我不认为合作是可能的,但协作仍必不可少。两国政府都应了解彼此的排放路径、政策和规划。”

同样帮助奥巴马政府起草过气候战略的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说,保持“沟通渠道畅通”,是拜登政府的利益所在。

“那它就会成为稳定的基础,”他在与媒体的电话群访中谈到气候问题时说。“眼下,它必须作为正常外交讨论的空间被保存下来。”

中国官员和官媒提到了克里的到访,但没有大肆宣传,只说他将与解振华会面,后者曾在促成《巴黎协定》的会谈中担任首席中国代表。今年,71岁的解振华从半退休状态中复出,重新担任中国气候变化特使。

他与克里都得到了任命他们的高层领导人的支持,克里曾担任过国务卿,也曾是拜登的参议院同僚。这使得他们在国内必须面对的政治官僚机构中拥有极大话语权。

解振华拥有丰厚的经验和人脉,这可能有助于他驾驭涉及能源和气候变化问题的复杂的中国官僚环境。

赫尔辛基能源和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首席分析师柳力(Lauri Myllyvirta)密切关注着中国的气候政策,他说,解振华“想必拥有足够的资历和人脉,可以在不同部委和机构之间发挥协调作用,因此他的头衔是让此议题更具分量的一种办法,他的职位带有高层指定的光环”。

这位中国气候官员去年还负责了清华大学的一项研究,他表示,该研究有助于实现中国要在2060年达成中国碳中和的目标。

中国领导人正在起草一份“行动方案”,以实现设定的2030年以前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的目标。该方案可能让中国有机会加速实现更早达峰(可能在这个十年的中期),这是中国和外国专家一直敦促实现的目标。即使习近平最终接受了更快的时间表,总体上他还是不愿被外界视为对华盛顿作出让步。

面对美国,解振华可能会推进中国自己对国际气候谈判的要求。虽然中国的排放量远超其他国家,但它一直试图在排放量少得多的贫困发展中国家保持领导作用。

在上个月与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的视频对话中,解振华称发达国家需尽快兑现其资金承诺,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全球变暖,获取减排技术。

根据中国发布的官方会议摘要,解振华在上个月与加拿大和欧洲官员的视频会议上赞扬了美国重返气候变化谈判。他似乎还温和地暗示,拜登政府不要想当然地认定美国天生就该坐在谈判桌的上座。

“我们欢迎美国重返《巴黎协定》,”解振华说,“期待美国迎头赶上并发挥领导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拜登气候特使特里访问上海,敦促中国减少碳排放,但中国对美方的要求愈发不屑一顾,两国如何达成气候合作仍未有共识。



STEVEN LEE MYERS, 储百亮

OR--商业新媒体

如今,美国和中国在很多问题上都无法达成共识,但对于气候变化,两国都公开承诺要采取更多措施来对抗全球变暖。难处在于要如何合作。

在中国对美方要求越来越不屑一顾之时,拜登总统的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周四在上海与中国气候特使会晤,敦促中国减少碳排放。

在北京看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之后,仍有许多失地有待收复,这一2015年达成的协定旨在应对气候变暖带来的灾难性影响。

对北京官员来说,拜登现在承诺将气候变化当作头等要务,不过是在追赶中国的脚步,中国领导人去年就保证要加快中国减少碳排放的进程。

在克里访华前,《环球时报》在周三的一篇文章中表示,“美方既缺少道义基础,也没有实际力量就气候问题对中国发号施令。”

克里访问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主要目的,是为下周召开的有数十位世界领导人参与的拜登虚拟气候峰会争取支持。习近平尚未接受邀请,但他周五将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参加一个类似的会议。

这是中国不再把美国视为其国际优先事项中心的刻意提醒。

还有其他可能破坏这两国最基本合作的挑战,首先就是两国关系的急剧恶化,这始于特朗普总统任内,而且没有任何改善迹象。

技术竞争的加剧后果可能波及气候政策,为减排提供解决方案有赖于能源、电池、汽车和碳储存的创新。美国议员已在要求美国禁止中国产品被用于拜登提出的基础设施项目。

曾担任中国气候谈判代表顾问的能源基金会(Energy Foundation China)中国区总裁邹骥最近在一份中国外交政策期刊中写道,“中美之间如果严重缺乏基本的战略和政治互信,势必会制约在气候变化专门领域合作的深化。”

历史上温室气体排放最严重的美国,与当今世界上排放最严重的中国之间的合作,可能会促使其他国家为此投入更多努力。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世界的28%;美国排在第二,占全球总量的14%。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和其他美国官员表示,他们准备在气候等问题上与中国政府合作,尽管仍要在其他问题上与中国对抗,包括香港和新疆遭问题,以及台湾和在南海。

尚不清楚中国政府是否会以同样的方式区别对待美国。官员们表示,关系的恶化破坏了两国之间所有问题的讨论。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Shanghai Institutes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本周发布的一份研究称,“中美的气候合作仍然面临不少内外制约和困难。”
该报告还表示“美国政府将中国视为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并警告称,紧张形势“也加剧了全球气候治理领域的集体行动困境”。

即便更大的紧张形势阻碍了紧密合作,本周这样的会谈至少可以帮助两国了解彼此的计划。

曾在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手下担任气候问题和中国问题高级顾问的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教授凯莉·西姆斯·加拉格尔(Kelly Sims Gallagher)表示,“鉴于目前的政治紧张局势,我不认为合作是可能的,但协作仍必不可少。两国政府都应了解彼此的排放路径、政策和规划。”

同样帮助奥巴马政府起草过气候战略的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说,保持“沟通渠道畅通”,是拜登政府的利益所在。

“那它就会成为稳定的基础,”他在与媒体的电话群访中谈到气候问题时说。“眼下,它必须作为正常外交讨论的空间被保存下来。”

中国官员和官媒提到了克里的到访,但没有大肆宣传,只说他将与解振华会面,后者曾在促成《巴黎协定》的会谈中担任首席中国代表。今年,71岁的解振华从半退休状态中复出,重新担任中国气候变化特使。

他与克里都得到了任命他们的高层领导人的支持,克里曾担任过国务卿,也曾是拜登的参议院同僚。这使得他们在国内必须面对的政治官僚机构中拥有极大话语权。

解振华拥有丰厚的经验和人脉,这可能有助于他驾驭涉及能源和气候变化问题的复杂的中国官僚环境。

赫尔辛基能源和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首席分析师柳力(Lauri Myllyvirta)密切关注着中国的气候政策,他说,解振华“想必拥有足够的资历和人脉,可以在不同部委和机构之间发挥协调作用,因此他的头衔是让此议题更具分量的一种办法,他的职位带有高层指定的光环”。

这位中国气候官员去年还负责了清华大学的一项研究,他表示,该研究有助于实现中国要在2060年达成中国碳中和的目标。

中国领导人正在起草一份“行动方案”,以实现设定的2030年以前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的目标。该方案可能让中国有机会加速实现更早达峰(可能在这个十年的中期),这是中国和外国专家一直敦促实现的目标。即使习近平最终接受了更快的时间表,总体上他还是不愿被外界视为对华盛顿作出让步。

面对美国,解振华可能会推进中国自己对国际气候谈判的要求。虽然中国的排放量远超其他国家,但它一直试图在排放量少得多的贫困发展中国家保持领导作用。

在上个月与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的视频对话中,解振华称发达国家需尽快兑现其资金承诺,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全球变暖,获取减排技术。

根据中国发布的官方会议摘要,解振华在上个月与加拿大和欧洲官员的视频会议上赞扬了美国重返气候变化谈判。他似乎还温和地暗示,拜登政府不要想当然地认定美国天生就该坐在谈判桌的上座。

“我们欢迎美国重返《巴黎协定》,”解振华说,“期待美国迎头赶上并发挥领导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摩擦重重的中美能合作应对气候挑战吗?

发布日期:2021-04-16 16:59
摘要:拜登气候特使特里访问上海,敦促中国减少碳排放,但中国对美方的要求愈发不屑一顾,两国如何达成气候合作仍未有共识。



STEVEN LEE MYERS, 储百亮

OR--商业新媒体

如今,美国和中国在很多问题上都无法达成共识,但对于气候变化,两国都公开承诺要采取更多措施来对抗全球变暖。难处在于要如何合作。

在中国对美方要求越来越不屑一顾之时,拜登总统的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周四在上海与中国气候特使会晤,敦促中国减少碳排放。

在北京看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之后,仍有许多失地有待收复,这一2015年达成的协定旨在应对气候变暖带来的灾难性影响。

对北京官员来说,拜登现在承诺将气候变化当作头等要务,不过是在追赶中国的脚步,中国领导人去年就保证要加快中国减少碳排放的进程。

在克里访华前,《环球时报》在周三的一篇文章中表示,“美方既缺少道义基础,也没有实际力量就气候问题对中国发号施令。”

克里访问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主要目的,是为下周召开的有数十位世界领导人参与的拜登虚拟气候峰会争取支持。习近平尚未接受邀请,但他周五将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参加一个类似的会议。

这是中国不再把美国视为其国际优先事项中心的刻意提醒。

还有其他可能破坏这两国最基本合作的挑战,首先就是两国关系的急剧恶化,这始于特朗普总统任内,而且没有任何改善迹象。

技术竞争的加剧后果可能波及气候政策,为减排提供解决方案有赖于能源、电池、汽车和碳储存的创新。美国议员已在要求美国禁止中国产品被用于拜登提出的基础设施项目。

曾担任中国气候谈判代表顾问的能源基金会(Energy Foundation China)中国区总裁邹骥最近在一份中国外交政策期刊中写道,“中美之间如果严重缺乏基本的战略和政治互信,势必会制约在气候变化专门领域合作的深化。”

历史上温室气体排放最严重的美国,与当今世界上排放最严重的中国之间的合作,可能会促使其他国家为此投入更多努力。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世界的28%;美国排在第二,占全球总量的14%。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和其他美国官员表示,他们准备在气候等问题上与中国政府合作,尽管仍要在其他问题上与中国对抗,包括香港和新疆遭问题,以及台湾和在南海。

尚不清楚中国政府是否会以同样的方式区别对待美国。官员们表示,关系的恶化破坏了两国之间所有问题的讨论。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Shanghai Institutes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本周发布的一份研究称,“中美的气候合作仍然面临不少内外制约和困难。”
该报告还表示“美国政府将中国视为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并警告称,紧张形势“也加剧了全球气候治理领域的集体行动困境”。

即便更大的紧张形势阻碍了紧密合作,本周这样的会谈至少可以帮助两国了解彼此的计划。

曾在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手下担任气候问题和中国问题高级顾问的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教授凯莉·西姆斯·加拉格尔(Kelly Sims Gallagher)表示,“鉴于目前的政治紧张局势,我不认为合作是可能的,但协作仍必不可少。两国政府都应了解彼此的排放路径、政策和规划。”

同样帮助奥巴马政府起草过气候战略的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说,保持“沟通渠道畅通”,是拜登政府的利益所在。

“那它就会成为稳定的基础,”他在与媒体的电话群访中谈到气候问题时说。“眼下,它必须作为正常外交讨论的空间被保存下来。”

中国官员和官媒提到了克里的到访,但没有大肆宣传,只说他将与解振华会面,后者曾在促成《巴黎协定》的会谈中担任首席中国代表。今年,71岁的解振华从半退休状态中复出,重新担任中国气候变化特使。

他与克里都得到了任命他们的高层领导人的支持,克里曾担任过国务卿,也曾是拜登的参议院同僚。这使得他们在国内必须面对的政治官僚机构中拥有极大话语权。

解振华拥有丰厚的经验和人脉,这可能有助于他驾驭涉及能源和气候变化问题的复杂的中国官僚环境。

赫尔辛基能源和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首席分析师柳力(Lauri Myllyvirta)密切关注着中国的气候政策,他说,解振华“想必拥有足够的资历和人脉,可以在不同部委和机构之间发挥协调作用,因此他的头衔是让此议题更具分量的一种办法,他的职位带有高层指定的光环”。

这位中国气候官员去年还负责了清华大学的一项研究,他表示,该研究有助于实现中国要在2060年达成中国碳中和的目标。

中国领导人正在起草一份“行动方案”,以实现设定的2030年以前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的目标。该方案可能让中国有机会加速实现更早达峰(可能在这个十年的中期),这是中国和外国专家一直敦促实现的目标。即使习近平最终接受了更快的时间表,总体上他还是不愿被外界视为对华盛顿作出让步。

面对美国,解振华可能会推进中国自己对国际气候谈判的要求。虽然中国的排放量远超其他国家,但它一直试图在排放量少得多的贫困发展中国家保持领导作用。

在上个月与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的视频对话中,解振华称发达国家需尽快兑现其资金承诺,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全球变暖,获取减排技术。

根据中国发布的官方会议摘要,解振华在上个月与加拿大和欧洲官员的视频会议上赞扬了美国重返气候变化谈判。他似乎还温和地暗示,拜登政府不要想当然地认定美国天生就该坐在谈判桌的上座。

“我们欢迎美国重返《巴黎协定》,”解振华说,“期待美国迎头赶上并发挥领导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拜登气候特使特里访问上海,敦促中国减少碳排放,但中国对美方的要求愈发不屑一顾,两国如何达成气候合作仍未有共识。



STEVEN LEE MYERS, 储百亮

OR--商业新媒体

如今,美国和中国在很多问题上都无法达成共识,但对于气候变化,两国都公开承诺要采取更多措施来对抗全球变暖。难处在于要如何合作。

在中国对美方要求越来越不屑一顾之时,拜登总统的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周四在上海与中国气候特使会晤,敦促中国减少碳排放。

在北京看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之后,仍有许多失地有待收复,这一2015年达成的协定旨在应对气候变暖带来的灾难性影响。

对北京官员来说,拜登现在承诺将气候变化当作头等要务,不过是在追赶中国的脚步,中国领导人去年就保证要加快中国减少碳排放的进程。

在克里访华前,《环球时报》在周三的一篇文章中表示,“美方既缺少道义基础,也没有实际力量就气候问题对中国发号施令。”

克里访问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主要目的,是为下周召开的有数十位世界领导人参与的拜登虚拟气候峰会争取支持。习近平尚未接受邀请,但他周五将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参加一个类似的会议。

这是中国不再把美国视为其国际优先事项中心的刻意提醒。

还有其他可能破坏这两国最基本合作的挑战,首先就是两国关系的急剧恶化,这始于特朗普总统任内,而且没有任何改善迹象。

技术竞争的加剧后果可能波及气候政策,为减排提供解决方案有赖于能源、电池、汽车和碳储存的创新。美国议员已在要求美国禁止中国产品被用于拜登提出的基础设施项目。

曾担任中国气候谈判代表顾问的能源基金会(Energy Foundation China)中国区总裁邹骥最近在一份中国外交政策期刊中写道,“中美之间如果严重缺乏基本的战略和政治互信,势必会制约在气候变化专门领域合作的深化。”

历史上温室气体排放最严重的美国,与当今世界上排放最严重的中国之间的合作,可能会促使其他国家为此投入更多努力。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世界的28%;美国排在第二,占全球总量的14%。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和其他美国官员表示,他们准备在气候等问题上与中国政府合作,尽管仍要在其他问题上与中国对抗,包括香港和新疆遭问题,以及台湾和在南海。

尚不清楚中国政府是否会以同样的方式区别对待美国。官员们表示,关系的恶化破坏了两国之间所有问题的讨论。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Shanghai Institutes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本周发布的一份研究称,“中美的气候合作仍然面临不少内外制约和困难。”
该报告还表示“美国政府将中国视为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并警告称,紧张形势“也加剧了全球气候治理领域的集体行动困境”。

即便更大的紧张形势阻碍了紧密合作,本周这样的会谈至少可以帮助两国了解彼此的计划。

曾在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手下担任气候问题和中国问题高级顾问的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教授凯莉·西姆斯·加拉格尔(Kelly Sims Gallagher)表示,“鉴于目前的政治紧张局势,我不认为合作是可能的,但协作仍必不可少。两国政府都应了解彼此的排放路径、政策和规划。”

同样帮助奥巴马政府起草过气候战略的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说,保持“沟通渠道畅通”,是拜登政府的利益所在。

“那它就会成为稳定的基础,”他在与媒体的电话群访中谈到气候问题时说。“眼下,它必须作为正常外交讨论的空间被保存下来。”

中国官员和官媒提到了克里的到访,但没有大肆宣传,只说他将与解振华会面,后者曾在促成《巴黎协定》的会谈中担任首席中国代表。今年,71岁的解振华从半退休状态中复出,重新担任中国气候变化特使。

他与克里都得到了任命他们的高层领导人的支持,克里曾担任过国务卿,也曾是拜登的参议院同僚。这使得他们在国内必须面对的政治官僚机构中拥有极大话语权。

解振华拥有丰厚的经验和人脉,这可能有助于他驾驭涉及能源和气候变化问题的复杂的中国官僚环境。

赫尔辛基能源和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首席分析师柳力(Lauri Myllyvirta)密切关注着中国的气候政策,他说,解振华“想必拥有足够的资历和人脉,可以在不同部委和机构之间发挥协调作用,因此他的头衔是让此议题更具分量的一种办法,他的职位带有高层指定的光环”。

这位中国气候官员去年还负责了清华大学的一项研究,他表示,该研究有助于实现中国要在2060年达成中国碳中和的目标。

中国领导人正在起草一份“行动方案”,以实现设定的2030年以前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的目标。该方案可能让中国有机会加速实现更早达峰(可能在这个十年的中期),这是中国和外国专家一直敦促实现的目标。即使习近平最终接受了更快的时间表,总体上他还是不愿被外界视为对华盛顿作出让步。

面对美国,解振华可能会推进中国自己对国际气候谈判的要求。虽然中国的排放量远超其他国家,但它一直试图在排放量少得多的贫困发展中国家保持领导作用。

在上个月与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的视频对话中,解振华称发达国家需尽快兑现其资金承诺,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全球变暖,获取减排技术。

根据中国发布的官方会议摘要,解振华在上个月与加拿大和欧洲官员的视频会议上赞扬了美国重返气候变化谈判。他似乎还温和地暗示,拜登政府不要想当然地认定美国天生就该坐在谈判桌的上座。

“我们欢迎美国重返《巴黎协定》,”解振华说,“期待美国迎头赶上并发挥领导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