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历史学家丹•斯诺与我聊了菲利普亲王、亲王葬礼、哈利王子与梅根、未来女王驾崩后的英国走向、民主与人权、中国崛起等话题。



| 何越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五菲利普亲王去世,当晚BBC播放了纪录片Prince Philip: The Man Behind the Crown(菲利普亲王:王室后的男人),主持人是英国历史学家Dan Snow(丹 • 斯诺)。第二天,丹在我推特上留言,大意是:“如果你想知道亲王在战时的历史故事,我愿意告诉你。”

丹今年43岁,是英国知名电视历史节目主持人,其曾曾祖父是英国前首相大卫•劳合•乔治。英国小报喜欢报道他的太太和家人,因为其太太是Lady Edwina Louise Grosvenor,其岳父是英国贵族首富、第六代威斯敏斯特公爵(2016年去世)。

亲王的皇家葬礼即将在本周六举行,我和丹在周三通了电话。谈话时间约40分钟,话题覆盖菲利普亲王、亲王葬礼、哈利王子与梅根、未来女王驾崩后的英国走向、民主与人权的走向、中国崛起,以及16年前我来英国时一直追问的问题:“为何工业革命诞生在英国?”

政治人物关注主义与理想,历史学家的视线则长而广,覆盖人类历史。大多数西方政治人物认为中国崛起是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威胁,但历史学家丹说:“世界上的国家来了又走,只有中国一直在。”


问:你主持的BBC纪录片《菲利普亲王:王室后的男人》是何时拍摄的,花了多长时间?


丹 • 斯诺:这是2-3年前拍的 ,大概花了6个月。BBC早早做好了准备,所以亲王去世消息一出,我就知道这片子要播放了。

问:你个人对亲王印象如何?


丹 • 斯诺:他有非同凡响的99年的人生。他出生的时候,没有计算机、DNA、导航等等这些现代发明,中国共产党也刚刚诞生。他的一生与变化同行。比如他在上世纪60年代设立的The Duke of Edinburgh's Award(爱丁堡公爵奖),鼓励年轻人创新发明;他也很早就意识到环境与气候保护的重要性,1961年开创了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原名为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他还很早就意识到英国在放弃生产大国地位后,需要重新寻找国家地位,设计就是他为英国找到并竭力推动的一个国家发展方向。

问:2018年,你和太太参加了哈利王子与梅根的婚礼,你怎么穿的是西装?

丹 • 斯诺:你觉得太正式了吗?

问:不是!从中国人角度看,我觉得不够正式。

丹 • 斯诺:嗯,大家总是觉得我穿衣服有问题。我父亲是英国人,可母亲是加拿大人。英国有个传统,就是贵族穿衣有讲究,可我对那些从来不感兴趣。

问:你太太没觉得你穿衣有问题吗?

丹 • 斯诺:没有啊。

问:也许在她眼里,你就是哈利王子眼里的梅根。


丹 • 斯诺:对啊,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呢。

问:你支持哈利和梅根去美国发展吗?


丹 • 斯诺:我不想选边站。但我能理解梅根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她嫁入王室之前,以为公主王子的生活多么美好,可现实令她意识到,王室生活太无聊了。每天的工作就是去参加慈善活动,和别人微笑着握手,然后发表赞扬之词。

问:我在英国生活16年以后,也终于明白王室生活其实挺无聊。是否大部分英国女人都这么想?


丹 • 斯诺:是的。

问:你如何看待哈利王子,英国很多人认为他自私呢。


丹 • 斯诺:以前的英国王室兄弟为争王位还相互谋杀呢。他现在放弃所有头衔,去美国当明星,我觉得可以理解。

问:对于周六亲王的葬礼,你有什么观察?


丹 • 斯诺:只有30个位置,都是家庭成员参加。按照传统,王室男性参加葬礼都要着军服,哈利王子现在没有了军方职务,他会穿西装;安德鲁王子比较麻烦(因为涉入美国亿万富翁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性丑闻一案),王室希望他不要着军服,可他自己想这么穿。

问:你觉得王室对于英国重要吗?

丹 • 斯诺:越来越不重要了。女王驾崩后的英国,会有点类似慈禧驾崩后的中国走势。英国何去何从,是否会取消王室,很难说。历史上,欧洲王室继位常常是个危机时刻,因为要重新定名字、重新定开支,等等。女王在位这么久,大家都习惯了,认为正常。可是他日交权给查尔斯王子,这当中能出现很多变数。那些小报一定会大幅刊登标题为“查尔斯国王耗费纳税人多少多少英镑”的文章。所以有人问女王那么大年纪,怎么不退位?她怎么能退位,她只能尽量把王室的日子撑的长一些。英国另外一个变数是苏格兰从英国分裂出去。

问:一个没有王室和苏格兰的英国,你不担心吗?


丹 • 斯诺:我不担心。我看的历史太多,比这坏的有的是。

问:这是你认为的英国最坏的结局吗?


丹 • 斯诺:我主张统一,比如希望英国留在欧盟,希望苏格兰留在英国。可是世界上的国家来了又走,只有中国一直在(笑)。

问:我感觉英国社会是两个交叉的圈,一个是讲究礼仪和传统的王室圈,一个是讲究民主和人权的、包括民众和首相的平民圈。两个圈截然不同,但能共存。这样的观察你觉得对吗?

丹 • 斯诺:这两个圈交叉得比较多了。王室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做出了新决定,允许他们的子孙与你说的平民圈结婚,凯特王妃和梅根都来自平民圈。可这样做也有危险,因为人们会认为王室圈不纯了,神圣性减少了。

问:我感觉当代英美的民主与人权是启蒙革命的产物,21世纪的英美还只是这启蒙革命产物走到了历史进程的中间,至于结局怎样很难说。你对我这个观点怎么看?

丹 • 斯诺:我觉得你说的很对。特朗普的出现就是明显的例子,是否以后会走到一党执政,或是其他政治形态,很难说。

问:16年前我来英国,最好奇的问题是“为何工业革命在英国产生?”后来我发现这是很多中国人的疑问。你怎么看?

丹 • 斯诺:这真是一个好问题。工业革命在英国的发生是所有因素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奇迹。政治上,英国开始了法治,发明有了专利保护;经济上,英国因为贩卖黑奴等原因突然致富,有了大量资金进行投资,比如投资创新发明;原材料上,英国有大量煤炭储藏,容易开采和运输。再加上其他的幸运因素,工业革命就诞生了。

问:我感觉现在的中国社会和18-19世纪的英国很像,比如发明和创业热情很高,人都想爬上更高的社会阶梯。你怎么看?


丹• 斯诺:Energy(能量)很像。能量都被释放出来了。我有个中国朋友,他常说要在这里开公司,要在那里开分部。19世纪的英国人就应该进行贸易保护还是自由贸易争吵不休,当时英国首相更换频繁,人们认为这样的民主选举有利于资本主义的利润最大化。不过现在人们在探讨另一个观点,即一党制的中国式管理是否更利于利润最大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丹•斯诺:世界上的国家来了又走,而中国一直在

发布日期:2021-04-16 10:49
英国历史学家丹•斯诺与我聊了菲利普亲王、亲王葬礼、哈利王子与梅根、未来女王驾崩后的英国走向、民主与人权、中国崛起等话题。



| 何越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五菲利普亲王去世,当晚BBC播放了纪录片Prince Philip: The Man Behind the Crown(菲利普亲王:王室后的男人),主持人是英国历史学家Dan Snow(丹 • 斯诺)。第二天,丹在我推特上留言,大意是:“如果你想知道亲王在战时的历史故事,我愿意告诉你。”

丹今年43岁,是英国知名电视历史节目主持人,其曾曾祖父是英国前首相大卫•劳合•乔治。英国小报喜欢报道他的太太和家人,因为其太太是Lady Edwina Louise Grosvenor,其岳父是英国贵族首富、第六代威斯敏斯特公爵(2016年去世)。

亲王的皇家葬礼即将在本周六举行,我和丹在周三通了电话。谈话时间约40分钟,话题覆盖菲利普亲王、亲王葬礼、哈利王子与梅根、未来女王驾崩后的英国走向、民主与人权的走向、中国崛起,以及16年前我来英国时一直追问的问题:“为何工业革命诞生在英国?”

政治人物关注主义与理想,历史学家的视线则长而广,覆盖人类历史。大多数西方政治人物认为中国崛起是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威胁,但历史学家丹说:“世界上的国家来了又走,只有中国一直在。”


问:你主持的BBC纪录片《菲利普亲王:王室后的男人》是何时拍摄的,花了多长时间?


丹 • 斯诺:这是2-3年前拍的 ,大概花了6个月。BBC早早做好了准备,所以亲王去世消息一出,我就知道这片子要播放了。

问:你个人对亲王印象如何?


丹 • 斯诺:他有非同凡响的99年的人生。他出生的时候,没有计算机、DNA、导航等等这些现代发明,中国共产党也刚刚诞生。他的一生与变化同行。比如他在上世纪60年代设立的The Duke of Edinburgh's Award(爱丁堡公爵奖),鼓励年轻人创新发明;他也很早就意识到环境与气候保护的重要性,1961年开创了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原名为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他还很早就意识到英国在放弃生产大国地位后,需要重新寻找国家地位,设计就是他为英国找到并竭力推动的一个国家发展方向。

问:2018年,你和太太参加了哈利王子与梅根的婚礼,你怎么穿的是西装?

丹 • 斯诺:你觉得太正式了吗?

问:不是!从中国人角度看,我觉得不够正式。

丹 • 斯诺:嗯,大家总是觉得我穿衣服有问题。我父亲是英国人,可母亲是加拿大人。英国有个传统,就是贵族穿衣有讲究,可我对那些从来不感兴趣。

问:你太太没觉得你穿衣有问题吗?

丹 • 斯诺:没有啊。

问:也许在她眼里,你就是哈利王子眼里的梅根。


丹 • 斯诺:对啊,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呢。

问:你支持哈利和梅根去美国发展吗?


丹 • 斯诺:我不想选边站。但我能理解梅根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她嫁入王室之前,以为公主王子的生活多么美好,可现实令她意识到,王室生活太无聊了。每天的工作就是去参加慈善活动,和别人微笑着握手,然后发表赞扬之词。

问:我在英国生活16年以后,也终于明白王室生活其实挺无聊。是否大部分英国女人都这么想?


丹 • 斯诺:是的。

问:你如何看待哈利王子,英国很多人认为他自私呢。


丹 • 斯诺:以前的英国王室兄弟为争王位还相互谋杀呢。他现在放弃所有头衔,去美国当明星,我觉得可以理解。

问:对于周六亲王的葬礼,你有什么观察?


丹 • 斯诺:只有30个位置,都是家庭成员参加。按照传统,王室男性参加葬礼都要着军服,哈利王子现在没有了军方职务,他会穿西装;安德鲁王子比较麻烦(因为涉入美国亿万富翁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性丑闻一案),王室希望他不要着军服,可他自己想这么穿。

问:你觉得王室对于英国重要吗?

丹 • 斯诺:越来越不重要了。女王驾崩后的英国,会有点类似慈禧驾崩后的中国走势。英国何去何从,是否会取消王室,很难说。历史上,欧洲王室继位常常是个危机时刻,因为要重新定名字、重新定开支,等等。女王在位这么久,大家都习惯了,认为正常。可是他日交权给查尔斯王子,这当中能出现很多变数。那些小报一定会大幅刊登标题为“查尔斯国王耗费纳税人多少多少英镑”的文章。所以有人问女王那么大年纪,怎么不退位?她怎么能退位,她只能尽量把王室的日子撑的长一些。英国另外一个变数是苏格兰从英国分裂出去。

问:一个没有王室和苏格兰的英国,你不担心吗?


丹 • 斯诺:我不担心。我看的历史太多,比这坏的有的是。

问:这是你认为的英国最坏的结局吗?


丹 • 斯诺:我主张统一,比如希望英国留在欧盟,希望苏格兰留在英国。可是世界上的国家来了又走,只有中国一直在(笑)。

问:我感觉英国社会是两个交叉的圈,一个是讲究礼仪和传统的王室圈,一个是讲究民主和人权的、包括民众和首相的平民圈。两个圈截然不同,但能共存。这样的观察你觉得对吗?

丹 • 斯诺:这两个圈交叉得比较多了。王室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做出了新决定,允许他们的子孙与你说的平民圈结婚,凯特王妃和梅根都来自平民圈。可这样做也有危险,因为人们会认为王室圈不纯了,神圣性减少了。

问:我感觉当代英美的民主与人权是启蒙革命的产物,21世纪的英美还只是这启蒙革命产物走到了历史进程的中间,至于结局怎样很难说。你对我这个观点怎么看?

丹 • 斯诺:我觉得你说的很对。特朗普的出现就是明显的例子,是否以后会走到一党执政,或是其他政治形态,很难说。

问:16年前我来英国,最好奇的问题是“为何工业革命在英国产生?”后来我发现这是很多中国人的疑问。你怎么看?

丹 • 斯诺:这真是一个好问题。工业革命在英国的发生是所有因素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奇迹。政治上,英国开始了法治,发明有了专利保护;经济上,英国因为贩卖黑奴等原因突然致富,有了大量资金进行投资,比如投资创新发明;原材料上,英国有大量煤炭储藏,容易开采和运输。再加上其他的幸运因素,工业革命就诞生了。

问:我感觉现在的中国社会和18-19世纪的英国很像,比如发明和创业热情很高,人都想爬上更高的社会阶梯。你怎么看?


丹• 斯诺:Energy(能量)很像。能量都被释放出来了。我有个中国朋友,他常说要在这里开公司,要在那里开分部。19世纪的英国人就应该进行贸易保护还是自由贸易争吵不休,当时英国首相更换频繁,人们认为这样的民主选举有利于资本主义的利润最大化。不过现在人们在探讨另一个观点,即一党制的中国式管理是否更利于利润最大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英国历史学家丹•斯诺与我聊了菲利普亲王、亲王葬礼、哈利王子与梅根、未来女王驾崩后的英国走向、民主与人权、中国崛起等话题。



| 何越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五菲利普亲王去世,当晚BBC播放了纪录片Prince Philip: The Man Behind the Crown(菲利普亲王:王室后的男人),主持人是英国历史学家Dan Snow(丹 • 斯诺)。第二天,丹在我推特上留言,大意是:“如果你想知道亲王在战时的历史故事,我愿意告诉你。”

丹今年43岁,是英国知名电视历史节目主持人,其曾曾祖父是英国前首相大卫•劳合•乔治。英国小报喜欢报道他的太太和家人,因为其太太是Lady Edwina Louise Grosvenor,其岳父是英国贵族首富、第六代威斯敏斯特公爵(2016年去世)。

亲王的皇家葬礼即将在本周六举行,我和丹在周三通了电话。谈话时间约40分钟,话题覆盖菲利普亲王、亲王葬礼、哈利王子与梅根、未来女王驾崩后的英国走向、民主与人权的走向、中国崛起,以及16年前我来英国时一直追问的问题:“为何工业革命诞生在英国?”

政治人物关注主义与理想,历史学家的视线则长而广,覆盖人类历史。大多数西方政治人物认为中国崛起是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威胁,但历史学家丹说:“世界上的国家来了又走,只有中国一直在。”


问:你主持的BBC纪录片《菲利普亲王:王室后的男人》是何时拍摄的,花了多长时间?


丹 • 斯诺:这是2-3年前拍的 ,大概花了6个月。BBC早早做好了准备,所以亲王去世消息一出,我就知道这片子要播放了。

问:你个人对亲王印象如何?


丹 • 斯诺:他有非同凡响的99年的人生。他出生的时候,没有计算机、DNA、导航等等这些现代发明,中国共产党也刚刚诞生。他的一生与变化同行。比如他在上世纪60年代设立的The Duke of Edinburgh's Award(爱丁堡公爵奖),鼓励年轻人创新发明;他也很早就意识到环境与气候保护的重要性,1961年开创了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原名为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他还很早就意识到英国在放弃生产大国地位后,需要重新寻找国家地位,设计就是他为英国找到并竭力推动的一个国家发展方向。

问:2018年,你和太太参加了哈利王子与梅根的婚礼,你怎么穿的是西装?

丹 • 斯诺:你觉得太正式了吗?

问:不是!从中国人角度看,我觉得不够正式。

丹 • 斯诺:嗯,大家总是觉得我穿衣服有问题。我父亲是英国人,可母亲是加拿大人。英国有个传统,就是贵族穿衣有讲究,可我对那些从来不感兴趣。

问:你太太没觉得你穿衣有问题吗?

丹 • 斯诺:没有啊。

问:也许在她眼里,你就是哈利王子眼里的梅根。


丹 • 斯诺:对啊,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呢。

问:你支持哈利和梅根去美国发展吗?


丹 • 斯诺:我不想选边站。但我能理解梅根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她嫁入王室之前,以为公主王子的生活多么美好,可现实令她意识到,王室生活太无聊了。每天的工作就是去参加慈善活动,和别人微笑着握手,然后发表赞扬之词。

问:我在英国生活16年以后,也终于明白王室生活其实挺无聊。是否大部分英国女人都这么想?


丹 • 斯诺:是的。

问:你如何看待哈利王子,英国很多人认为他自私呢。


丹 • 斯诺:以前的英国王室兄弟为争王位还相互谋杀呢。他现在放弃所有头衔,去美国当明星,我觉得可以理解。

问:对于周六亲王的葬礼,你有什么观察?


丹 • 斯诺:只有30个位置,都是家庭成员参加。按照传统,王室男性参加葬礼都要着军服,哈利王子现在没有了军方职务,他会穿西装;安德鲁王子比较麻烦(因为涉入美国亿万富翁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性丑闻一案),王室希望他不要着军服,可他自己想这么穿。

问:你觉得王室对于英国重要吗?

丹 • 斯诺:越来越不重要了。女王驾崩后的英国,会有点类似慈禧驾崩后的中国走势。英国何去何从,是否会取消王室,很难说。历史上,欧洲王室继位常常是个危机时刻,因为要重新定名字、重新定开支,等等。女王在位这么久,大家都习惯了,认为正常。可是他日交权给查尔斯王子,这当中能出现很多变数。那些小报一定会大幅刊登标题为“查尔斯国王耗费纳税人多少多少英镑”的文章。所以有人问女王那么大年纪,怎么不退位?她怎么能退位,她只能尽量把王室的日子撑的长一些。英国另外一个变数是苏格兰从英国分裂出去。

问:一个没有王室和苏格兰的英国,你不担心吗?


丹 • 斯诺:我不担心。我看的历史太多,比这坏的有的是。

问:这是你认为的英国最坏的结局吗?


丹 • 斯诺:我主张统一,比如希望英国留在欧盟,希望苏格兰留在英国。可是世界上的国家来了又走,只有中国一直在(笑)。

问:我感觉英国社会是两个交叉的圈,一个是讲究礼仪和传统的王室圈,一个是讲究民主和人权的、包括民众和首相的平民圈。两个圈截然不同,但能共存。这样的观察你觉得对吗?

丹 • 斯诺:这两个圈交叉得比较多了。王室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做出了新决定,允许他们的子孙与你说的平民圈结婚,凯特王妃和梅根都来自平民圈。可这样做也有危险,因为人们会认为王室圈不纯了,神圣性减少了。

问:我感觉当代英美的民主与人权是启蒙革命的产物,21世纪的英美还只是这启蒙革命产物走到了历史进程的中间,至于结局怎样很难说。你对我这个观点怎么看?

丹 • 斯诺:我觉得你说的很对。特朗普的出现就是明显的例子,是否以后会走到一党执政,或是其他政治形态,很难说。

问:16年前我来英国,最好奇的问题是“为何工业革命在英国产生?”后来我发现这是很多中国人的疑问。你怎么看?

丹 • 斯诺:这真是一个好问题。工业革命在英国的发生是所有因素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奇迹。政治上,英国开始了法治,发明有了专利保护;经济上,英国因为贩卖黑奴等原因突然致富,有了大量资金进行投资,比如投资创新发明;原材料上,英国有大量煤炭储藏,容易开采和运输。再加上其他的幸运因素,工业革命就诞生了。

问:我感觉现在的中国社会和18-19世纪的英国很像,比如发明和创业热情很高,人都想爬上更高的社会阶梯。你怎么看?


丹• 斯诺:Energy(能量)很像。能量都被释放出来了。我有个中国朋友,他常说要在这里开公司,要在那里开分部。19世纪的英国人就应该进行贸易保护还是自由贸易争吵不休,当时英国首相更换频繁,人们认为这样的民主选举有利于资本主义的利润最大化。不过现在人们在探讨另一个观点,即一党制的中国式管理是否更利于利润最大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丹•斯诺:世界上的国家来了又走,而中国一直在

发布日期:2021-04-16 10:49
英国历史学家丹•斯诺与我聊了菲利普亲王、亲王葬礼、哈利王子与梅根、未来女王驾崩后的英国走向、民主与人权、中国崛起等话题。



| 何越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五菲利普亲王去世,当晚BBC播放了纪录片Prince Philip: The Man Behind the Crown(菲利普亲王:王室后的男人),主持人是英国历史学家Dan Snow(丹 • 斯诺)。第二天,丹在我推特上留言,大意是:“如果你想知道亲王在战时的历史故事,我愿意告诉你。”

丹今年43岁,是英国知名电视历史节目主持人,其曾曾祖父是英国前首相大卫•劳合•乔治。英国小报喜欢报道他的太太和家人,因为其太太是Lady Edwina Louise Grosvenor,其岳父是英国贵族首富、第六代威斯敏斯特公爵(2016年去世)。

亲王的皇家葬礼即将在本周六举行,我和丹在周三通了电话。谈话时间约40分钟,话题覆盖菲利普亲王、亲王葬礼、哈利王子与梅根、未来女王驾崩后的英国走向、民主与人权的走向、中国崛起,以及16年前我来英国时一直追问的问题:“为何工业革命诞生在英国?”

政治人物关注主义与理想,历史学家的视线则长而广,覆盖人类历史。大多数西方政治人物认为中国崛起是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威胁,但历史学家丹说:“世界上的国家来了又走,只有中国一直在。”


问:你主持的BBC纪录片《菲利普亲王:王室后的男人》是何时拍摄的,花了多长时间?


丹 • 斯诺:这是2-3年前拍的 ,大概花了6个月。BBC早早做好了准备,所以亲王去世消息一出,我就知道这片子要播放了。

问:你个人对亲王印象如何?


丹 • 斯诺:他有非同凡响的99年的人生。他出生的时候,没有计算机、DNA、导航等等这些现代发明,中国共产党也刚刚诞生。他的一生与变化同行。比如他在上世纪60年代设立的The Duke of Edinburgh's Award(爱丁堡公爵奖),鼓励年轻人创新发明;他也很早就意识到环境与气候保护的重要性,1961年开创了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原名为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他还很早就意识到英国在放弃生产大国地位后,需要重新寻找国家地位,设计就是他为英国找到并竭力推动的一个国家发展方向。

问:2018年,你和太太参加了哈利王子与梅根的婚礼,你怎么穿的是西装?

丹 • 斯诺:你觉得太正式了吗?

问:不是!从中国人角度看,我觉得不够正式。

丹 • 斯诺:嗯,大家总是觉得我穿衣服有问题。我父亲是英国人,可母亲是加拿大人。英国有个传统,就是贵族穿衣有讲究,可我对那些从来不感兴趣。

问:你太太没觉得你穿衣有问题吗?

丹 • 斯诺:没有啊。

问:也许在她眼里,你就是哈利王子眼里的梅根。


丹 • 斯诺:对啊,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呢。

问:你支持哈利和梅根去美国发展吗?


丹 • 斯诺:我不想选边站。但我能理解梅根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她嫁入王室之前,以为公主王子的生活多么美好,可现实令她意识到,王室生活太无聊了。每天的工作就是去参加慈善活动,和别人微笑着握手,然后发表赞扬之词。

问:我在英国生活16年以后,也终于明白王室生活其实挺无聊。是否大部分英国女人都这么想?


丹 • 斯诺:是的。

问:你如何看待哈利王子,英国很多人认为他自私呢。


丹 • 斯诺:以前的英国王室兄弟为争王位还相互谋杀呢。他现在放弃所有头衔,去美国当明星,我觉得可以理解。

问:对于周六亲王的葬礼,你有什么观察?


丹 • 斯诺:只有30个位置,都是家庭成员参加。按照传统,王室男性参加葬礼都要着军服,哈利王子现在没有了军方职务,他会穿西装;安德鲁王子比较麻烦(因为涉入美国亿万富翁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性丑闻一案),王室希望他不要着军服,可他自己想这么穿。

问:你觉得王室对于英国重要吗?

丹 • 斯诺:越来越不重要了。女王驾崩后的英国,会有点类似慈禧驾崩后的中国走势。英国何去何从,是否会取消王室,很难说。历史上,欧洲王室继位常常是个危机时刻,因为要重新定名字、重新定开支,等等。女王在位这么久,大家都习惯了,认为正常。可是他日交权给查尔斯王子,这当中能出现很多变数。那些小报一定会大幅刊登标题为“查尔斯国王耗费纳税人多少多少英镑”的文章。所以有人问女王那么大年纪,怎么不退位?她怎么能退位,她只能尽量把王室的日子撑的长一些。英国另外一个变数是苏格兰从英国分裂出去。

问:一个没有王室和苏格兰的英国,你不担心吗?


丹 • 斯诺:我不担心。我看的历史太多,比这坏的有的是。

问:这是你认为的英国最坏的结局吗?


丹 • 斯诺:我主张统一,比如希望英国留在欧盟,希望苏格兰留在英国。可是世界上的国家来了又走,只有中国一直在(笑)。

问:我感觉英国社会是两个交叉的圈,一个是讲究礼仪和传统的王室圈,一个是讲究民主和人权的、包括民众和首相的平民圈。两个圈截然不同,但能共存。这样的观察你觉得对吗?

丹 • 斯诺:这两个圈交叉得比较多了。王室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做出了新决定,允许他们的子孙与你说的平民圈结婚,凯特王妃和梅根都来自平民圈。可这样做也有危险,因为人们会认为王室圈不纯了,神圣性减少了。

问:我感觉当代英美的民主与人权是启蒙革命的产物,21世纪的英美还只是这启蒙革命产物走到了历史进程的中间,至于结局怎样很难说。你对我这个观点怎么看?

丹 • 斯诺:我觉得你说的很对。特朗普的出现就是明显的例子,是否以后会走到一党执政,或是其他政治形态,很难说。

问:16年前我来英国,最好奇的问题是“为何工业革命在英国产生?”后来我发现这是很多中国人的疑问。你怎么看?

丹 • 斯诺:这真是一个好问题。工业革命在英国的发生是所有因素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奇迹。政治上,英国开始了法治,发明有了专利保护;经济上,英国因为贩卖黑奴等原因突然致富,有了大量资金进行投资,比如投资创新发明;原材料上,英国有大量煤炭储藏,容易开采和运输。再加上其他的幸运因素,工业革命就诞生了。

问:我感觉现在的中国社会和18-19世纪的英国很像,比如发明和创业热情很高,人都想爬上更高的社会阶梯。你怎么看?


丹• 斯诺:Energy(能量)很像。能量都被释放出来了。我有个中国朋友,他常说要在这里开公司,要在那里开分部。19世纪的英国人就应该进行贸易保护还是自由贸易争吵不休,当时英国首相更换频繁,人们认为这样的民主选举有利于资本主义的利润最大化。不过现在人们在探讨另一个观点,即一党制的中国式管理是否更利于利润最大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