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在网上迅速蹿红,许多网友认为,在一个对职场性骚扰问题重视有限的国家,如此反抗权威实属罕见。官媒确认当事男子为扶贫机构官员,受到了党内纪律处分。


本周,该视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视频中,一名指控领导发送性骚扰信息给她的女子用拖把殴打他。

TIFFANY MAY

OR--商业新媒体

—场面令人瞠目结舌。

视频中,中国东北部的一名政府工作人员指责领导给她发送骚扰短信,用拖把拖地的一头打他。视频引发了人们对工作场所性骚扰持续存在的讨论,也令这名女子成为网络轰动人物。

在14分钟的视频中,这名周姓女子冲着她的领导王某的脸扔书,对着他的头浇了一盆水,并用拖把打他。他用手遮住脸,试图道歉,说他在发信息时是在开玩笑。

目前尚不清楚该事件发生的确切时间,但据当地新闻媒体称,该女子上周向警方报案,指控她的领导对她实施性骚扰,视频于本周开始在网络上广泛传播。该视频已被观看上百万次,许多社交媒体用户很高兴看到对权威人物的反抗,这在一个对工作场所性骚扰保护措施有限的国家并不常见。许多用户支持该女子,称赞她打破权力平衡,是正义的捍卫者和武术大侠。

中国著名女权主义活动人士吕频说,由于普遍缺乏对骚扰者的责任追究,也得不到法院或警察的帮助,许多人将这段视频视为泄愤出口。许多性骚扰受害者感到无力举报,担心如果举报,她们不会被相信,或者会遭到报复。

“大多数时候女性都是被迫沉默,因为职场性骚扰还很难被追究。因此这个女性采取私力救济,她的行动受到这么多关注恰恰反映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吕频在周二的采访中说。

中国官方新闻媒体确认该男子为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政府扶贫机构的副主任。据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在进行内部调查发现他有“生活纪律问题”后,根据共产党的纪律,他被撤销党内职务。这位女工作人员没有受到纪律处分,官员们说她患有未指明的“精神类疾病”。进一步细节尚未得到透露。我们尚未联系到该男子及该女子就此事置评。

中国于2005年出台了一项法律,禁止性骚扰,并赋予受害者投诉雇主的权力。近年来,一系列法规出台,规定雇主有责任“预防和遏制”性骚扰。然而,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Yale Law School's Paul Tsai China Center)高级研究员龙大瑞(Darius Longarino)说,很少有工作场所对此采取强有力的执行措施。

“针对性骚扰者提起的诉讼很少,胜诉的更少,”龙大瑞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案件最终只能依靠目击证人举证,法院通常会裁定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发生了性骚扰。”

性骚扰受害者本人甚至也会成为诉讼对象。2019年,中国城市成都一名女性报警称遭到同事的骚扰后,该同事提起诉讼。尽管诉讼在很大程度上被驳回,但该女性还是被判令在一个工作群里进行由法院审核过的道歉,以消除对同事的“不利影响”。

在那段拖把的视频中,周女士说,王某三度发送了令人厌恶的短信,并且办公室中的其他人也受到了令人反感的类似关注。视频中可以看到并听到她打电话指责她的领导进行性骚扰。

在电话中,她说她已经报警。根据当地新闻媒体报道,警方说,他们上周对她的报案做了登记,并已介入调查。绥化市和北林区的政府机关以及北林区警方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活动人士呼吁,针对此类情况,司法系统应提供更多保护

“那更多没有引起舆论关注的受害者,又能如何得到支持?这些问题只是被提出来了,并没有答案,”吕频说。

龙大瑞说,周女士录下她的领导承认性骚扰的视频,对她的案件很有助益。

他说,在许多情况下,“没有这样广泛传播的视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黑龙江女公务员不堪上司性骚扰,用拖把殴打回击

发布日期:2021-04-16 07:02
视频在网上迅速蹿红,许多网友认为,在一个对职场性骚扰问题重视有限的国家,如此反抗权威实属罕见。官媒确认当事男子为扶贫机构官员,受到了党内纪律处分。


本周,该视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视频中,一名指控领导发送性骚扰信息给她的女子用拖把殴打他。

TIFFANY MAY

OR--商业新媒体

—场面令人瞠目结舌。

视频中,中国东北部的一名政府工作人员指责领导给她发送骚扰短信,用拖把拖地的一头打他。视频引发了人们对工作场所性骚扰持续存在的讨论,也令这名女子成为网络轰动人物。

在14分钟的视频中,这名周姓女子冲着她的领导王某的脸扔书,对着他的头浇了一盆水,并用拖把打他。他用手遮住脸,试图道歉,说他在发信息时是在开玩笑。

目前尚不清楚该事件发生的确切时间,但据当地新闻媒体称,该女子上周向警方报案,指控她的领导对她实施性骚扰,视频于本周开始在网络上广泛传播。该视频已被观看上百万次,许多社交媒体用户很高兴看到对权威人物的反抗,这在一个对工作场所性骚扰保护措施有限的国家并不常见。许多用户支持该女子,称赞她打破权力平衡,是正义的捍卫者和武术大侠。

中国著名女权主义活动人士吕频说,由于普遍缺乏对骚扰者的责任追究,也得不到法院或警察的帮助,许多人将这段视频视为泄愤出口。许多性骚扰受害者感到无力举报,担心如果举报,她们不会被相信,或者会遭到报复。

“大多数时候女性都是被迫沉默,因为职场性骚扰还很难被追究。因此这个女性采取私力救济,她的行动受到这么多关注恰恰反映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吕频在周二的采访中说。

中国官方新闻媒体确认该男子为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政府扶贫机构的副主任。据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在进行内部调查发现他有“生活纪律问题”后,根据共产党的纪律,他被撤销党内职务。这位女工作人员没有受到纪律处分,官员们说她患有未指明的“精神类疾病”。进一步细节尚未得到透露。我们尚未联系到该男子及该女子就此事置评。

中国于2005年出台了一项法律,禁止性骚扰,并赋予受害者投诉雇主的权力。近年来,一系列法规出台,规定雇主有责任“预防和遏制”性骚扰。然而,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Yale Law School's Paul Tsai China Center)高级研究员龙大瑞(Darius Longarino)说,很少有工作场所对此采取强有力的执行措施。

“针对性骚扰者提起的诉讼很少,胜诉的更少,”龙大瑞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案件最终只能依靠目击证人举证,法院通常会裁定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发生了性骚扰。”

性骚扰受害者本人甚至也会成为诉讼对象。2019年,中国城市成都一名女性报警称遭到同事的骚扰后,该同事提起诉讼。尽管诉讼在很大程度上被驳回,但该女性还是被判令在一个工作群里进行由法院审核过的道歉,以消除对同事的“不利影响”。

在那段拖把的视频中,周女士说,王某三度发送了令人厌恶的短信,并且办公室中的其他人也受到了令人反感的类似关注。视频中可以看到并听到她打电话指责她的领导进行性骚扰。

在电话中,她说她已经报警。根据当地新闻媒体报道,警方说,他们上周对她的报案做了登记,并已介入调查。绥化市和北林区的政府机关以及北林区警方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活动人士呼吁,针对此类情况,司法系统应提供更多保护

“那更多没有引起舆论关注的受害者,又能如何得到支持?这些问题只是被提出来了,并没有答案,”吕频说。

龙大瑞说,周女士录下她的领导承认性骚扰的视频,对她的案件很有助益。

他说,在许多情况下,“没有这样广泛传播的视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视频在网上迅速蹿红,许多网友认为,在一个对职场性骚扰问题重视有限的国家,如此反抗权威实属罕见。官媒确认当事男子为扶贫机构官员,受到了党内纪律处分。


本周,该视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视频中,一名指控领导发送性骚扰信息给她的女子用拖把殴打他。

TIFFANY MAY

OR--商业新媒体

—场面令人瞠目结舌。

视频中,中国东北部的一名政府工作人员指责领导给她发送骚扰短信,用拖把拖地的一头打他。视频引发了人们对工作场所性骚扰持续存在的讨论,也令这名女子成为网络轰动人物。

在14分钟的视频中,这名周姓女子冲着她的领导王某的脸扔书,对着他的头浇了一盆水,并用拖把打他。他用手遮住脸,试图道歉,说他在发信息时是在开玩笑。

目前尚不清楚该事件发生的确切时间,但据当地新闻媒体称,该女子上周向警方报案,指控她的领导对她实施性骚扰,视频于本周开始在网络上广泛传播。该视频已被观看上百万次,许多社交媒体用户很高兴看到对权威人物的反抗,这在一个对工作场所性骚扰保护措施有限的国家并不常见。许多用户支持该女子,称赞她打破权力平衡,是正义的捍卫者和武术大侠。

中国著名女权主义活动人士吕频说,由于普遍缺乏对骚扰者的责任追究,也得不到法院或警察的帮助,许多人将这段视频视为泄愤出口。许多性骚扰受害者感到无力举报,担心如果举报,她们不会被相信,或者会遭到报复。

“大多数时候女性都是被迫沉默,因为职场性骚扰还很难被追究。因此这个女性采取私力救济,她的行动受到这么多关注恰恰反映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吕频在周二的采访中说。

中国官方新闻媒体确认该男子为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政府扶贫机构的副主任。据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在进行内部调查发现他有“生活纪律问题”后,根据共产党的纪律,他被撤销党内职务。这位女工作人员没有受到纪律处分,官员们说她患有未指明的“精神类疾病”。进一步细节尚未得到透露。我们尚未联系到该男子及该女子就此事置评。

中国于2005年出台了一项法律,禁止性骚扰,并赋予受害者投诉雇主的权力。近年来,一系列法规出台,规定雇主有责任“预防和遏制”性骚扰。然而,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Yale Law School's Paul Tsai China Center)高级研究员龙大瑞(Darius Longarino)说,很少有工作场所对此采取强有力的执行措施。

“针对性骚扰者提起的诉讼很少,胜诉的更少,”龙大瑞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案件最终只能依靠目击证人举证,法院通常会裁定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发生了性骚扰。”

性骚扰受害者本人甚至也会成为诉讼对象。2019年,中国城市成都一名女性报警称遭到同事的骚扰后,该同事提起诉讼。尽管诉讼在很大程度上被驳回,但该女性还是被判令在一个工作群里进行由法院审核过的道歉,以消除对同事的“不利影响”。

在那段拖把的视频中,周女士说,王某三度发送了令人厌恶的短信,并且办公室中的其他人也受到了令人反感的类似关注。视频中可以看到并听到她打电话指责她的领导进行性骚扰。

在电话中,她说她已经报警。根据当地新闻媒体报道,警方说,他们上周对她的报案做了登记,并已介入调查。绥化市和北林区的政府机关以及北林区警方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活动人士呼吁,针对此类情况,司法系统应提供更多保护

“那更多没有引起舆论关注的受害者,又能如何得到支持?这些问题只是被提出来了,并没有答案,”吕频说。

龙大瑞说,周女士录下她的领导承认性骚扰的视频,对她的案件很有助益。

他说,在许多情况下,“没有这样广泛传播的视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黑龙江女公务员不堪上司性骚扰,用拖把殴打回击

发布日期:2021-04-16 07:02
视频在网上迅速蹿红,许多网友认为,在一个对职场性骚扰问题重视有限的国家,如此反抗权威实属罕见。官媒确认当事男子为扶贫机构官员,受到了党内纪律处分。


本周,该视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视频中,一名指控领导发送性骚扰信息给她的女子用拖把殴打他。

TIFFANY MAY

OR--商业新媒体

—场面令人瞠目结舌。

视频中,中国东北部的一名政府工作人员指责领导给她发送骚扰短信,用拖把拖地的一头打他。视频引发了人们对工作场所性骚扰持续存在的讨论,也令这名女子成为网络轰动人物。

在14分钟的视频中,这名周姓女子冲着她的领导王某的脸扔书,对着他的头浇了一盆水,并用拖把打他。他用手遮住脸,试图道歉,说他在发信息时是在开玩笑。

目前尚不清楚该事件发生的确切时间,但据当地新闻媒体称,该女子上周向警方报案,指控她的领导对她实施性骚扰,视频于本周开始在网络上广泛传播。该视频已被观看上百万次,许多社交媒体用户很高兴看到对权威人物的反抗,这在一个对工作场所性骚扰保护措施有限的国家并不常见。许多用户支持该女子,称赞她打破权力平衡,是正义的捍卫者和武术大侠。

中国著名女权主义活动人士吕频说,由于普遍缺乏对骚扰者的责任追究,也得不到法院或警察的帮助,许多人将这段视频视为泄愤出口。许多性骚扰受害者感到无力举报,担心如果举报,她们不会被相信,或者会遭到报复。

“大多数时候女性都是被迫沉默,因为职场性骚扰还很难被追究。因此这个女性采取私力救济,她的行动受到这么多关注恰恰反映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吕频在周二的采访中说。

中国官方新闻媒体确认该男子为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政府扶贫机构的副主任。据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在进行内部调查发现他有“生活纪律问题”后,根据共产党的纪律,他被撤销党内职务。这位女工作人员没有受到纪律处分,官员们说她患有未指明的“精神类疾病”。进一步细节尚未得到透露。我们尚未联系到该男子及该女子就此事置评。

中国于2005年出台了一项法律,禁止性骚扰,并赋予受害者投诉雇主的权力。近年来,一系列法规出台,规定雇主有责任“预防和遏制”性骚扰。然而,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Yale Law School's Paul Tsai China Center)高级研究员龙大瑞(Darius Longarino)说,很少有工作场所对此采取强有力的执行措施。

“针对性骚扰者提起的诉讼很少,胜诉的更少,”龙大瑞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案件最终只能依靠目击证人举证,法院通常会裁定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发生了性骚扰。”

性骚扰受害者本人甚至也会成为诉讼对象。2019年,中国城市成都一名女性报警称遭到同事的骚扰后,该同事提起诉讼。尽管诉讼在很大程度上被驳回,但该女性还是被判令在一个工作群里进行由法院审核过的道歉,以消除对同事的“不利影响”。

在那段拖把的视频中,周女士说,王某三度发送了令人厌恶的短信,并且办公室中的其他人也受到了令人反感的类似关注。视频中可以看到并听到她打电话指责她的领导进行性骚扰。

在电话中,她说她已经报警。根据当地新闻媒体报道,警方说,他们上周对她的报案做了登记,并已介入调查。绥化市和北林区的政府机关以及北林区警方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活动人士呼吁,针对此类情况,司法系统应提供更多保护

“那更多没有引起舆论关注的受害者,又能如何得到支持?这些问题只是被提出来了,并没有答案,”吕频说。

龙大瑞说,周女士录下她的领导承认性骚扰的视频,对她的案件很有助益。

他说,在许多情况下,“没有这样广泛传播的视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