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多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的利差回报夏普率约0.65;美债中长期收益率出现大幅上扬。


OR--商业新媒体

不要被中长期中美利差收窄吓乱了阵脚。得益于仍具优势的短端收益率,以及相对稳定的汇率展望和较低波动风险,人民币成为今年以来亚洲货币中息差交易的最佳选择。

彭博的息差交易(carry trade)数据显示,今年来截至4月14日,经波动率调整后,做多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的利差回报夏普率约0.65,是所有亚洲货币中惟一拥有正收益的币种。虽然10年中美国债利差已收窄至约150基点,3个月期人民币Shibor仍较美元Libor高出约240个基点,处于去年8月以来的平台之上。

“相对其他市场,在波动率调整后,中国短端收益率曲线仍然具有吸引力,”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在4月13日的报告中称,自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走高以来,资金流入中国债市的速度有所缓和,但考虑到短端收益率吸引力,资金料将稳定甚至加速流入中国股债市场。

今年以来,受美国再通胀预期推动,美债中长期收益率出现大幅上扬,并造成相应期限的中美利差自此前高位回落。不过,由于美联储对退出宽松的表态依然审慎,美元利率曲线短端不升反跌,短天期中美利差维持在较高水平,人民币息差类交易仍然有利可图。

“10年(中美国债)的息差变化对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不如1年或3个月这样的短期息差显著,”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表示,相对较低的境外美元融资利率,有利于中资企业借贷等形式的资金流入,长期利差收窄则会影响到债券投资行为。

事实上,即便长端利差收窄、长期净流入的外资在3月突现小幅撤出中国债市,目前也远未到敲响资金外流警铃的时刻。法国巴黎银行外汇与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预计,二季度10年中美利差还能进一步收缩到大约110个基点,这距离央行的所谓“舒适区间”尚远,今年突破的概率也很小。

三年前当美联储正处于加息周期时,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曾称当时80到100个基点的10年中美利差处于舒适区间。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司长孙国峰去年4月时曾称,当时约180个基点的中美利差处在相对合适的水平。孙国峰近期表示,乐见其它经济体寻求回到正常货币政策的努力,并淡化美债收益率上升影响国内金融市场的担忧。

利差水平有利于息差交易,但也有赖于汇率的相对平稳。从人民币期权隐含波动率和风险逆转(RR)水平来看,当前市场并不认为人民币中短期内面临贬值风险。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的报告预测,后期美元仍将回到贬值路径,预计未来3个月人民币在6.35至6.65区间震荡,未来6至12个月倾向6.35的目标升值。“建议投资者不用为人民币多头头寸进行对冲,”报告在末尾做出建议。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人民币今年跃居最佳息差交易亚币 短端利差稳固提供支撑

发布日期:2021-04-15 07:10
做多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的利差回报夏普率约0.65;美债中长期收益率出现大幅上扬。


OR--商业新媒体

不要被中长期中美利差收窄吓乱了阵脚。得益于仍具优势的短端收益率,以及相对稳定的汇率展望和较低波动风险,人民币成为今年以来亚洲货币中息差交易的最佳选择。

彭博的息差交易(carry trade)数据显示,今年来截至4月14日,经波动率调整后,做多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的利差回报夏普率约0.65,是所有亚洲货币中惟一拥有正收益的币种。虽然10年中美国债利差已收窄至约150基点,3个月期人民币Shibor仍较美元Libor高出约240个基点,处于去年8月以来的平台之上。

“相对其他市场,在波动率调整后,中国短端收益率曲线仍然具有吸引力,”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在4月13日的报告中称,自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走高以来,资金流入中国债市的速度有所缓和,但考虑到短端收益率吸引力,资金料将稳定甚至加速流入中国股债市场。

今年以来,受美国再通胀预期推动,美债中长期收益率出现大幅上扬,并造成相应期限的中美利差自此前高位回落。不过,由于美联储对退出宽松的表态依然审慎,美元利率曲线短端不升反跌,短天期中美利差维持在较高水平,人民币息差类交易仍然有利可图。

“10年(中美国债)的息差变化对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不如1年或3个月这样的短期息差显著,”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表示,相对较低的境外美元融资利率,有利于中资企业借贷等形式的资金流入,长期利差收窄则会影响到债券投资行为。

事实上,即便长端利差收窄、长期净流入的外资在3月突现小幅撤出中国债市,目前也远未到敲响资金外流警铃的时刻。法国巴黎银行外汇与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预计,二季度10年中美利差还能进一步收缩到大约110个基点,这距离央行的所谓“舒适区间”尚远,今年突破的概率也很小。

三年前当美联储正处于加息周期时,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曾称当时80到100个基点的10年中美利差处于舒适区间。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司长孙国峰去年4月时曾称,当时约180个基点的中美利差处在相对合适的水平。孙国峰近期表示,乐见其它经济体寻求回到正常货币政策的努力,并淡化美债收益率上升影响国内金融市场的担忧。

利差水平有利于息差交易,但也有赖于汇率的相对平稳。从人民币期权隐含波动率和风险逆转(RR)水平来看,当前市场并不认为人民币中短期内面临贬值风险。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的报告预测,后期美元仍将回到贬值路径,预计未来3个月人民币在6.35至6.65区间震荡,未来6至12个月倾向6.35的目标升值。“建议投资者不用为人民币多头头寸进行对冲,”报告在末尾做出建议。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做多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的利差回报夏普率约0.65;美债中长期收益率出现大幅上扬。


OR--商业新媒体

不要被中长期中美利差收窄吓乱了阵脚。得益于仍具优势的短端收益率,以及相对稳定的汇率展望和较低波动风险,人民币成为今年以来亚洲货币中息差交易的最佳选择。

彭博的息差交易(carry trade)数据显示,今年来截至4月14日,经波动率调整后,做多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的利差回报夏普率约0.65,是所有亚洲货币中惟一拥有正收益的币种。虽然10年中美国债利差已收窄至约150基点,3个月期人民币Shibor仍较美元Libor高出约240个基点,处于去年8月以来的平台之上。

“相对其他市场,在波动率调整后,中国短端收益率曲线仍然具有吸引力,”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在4月13日的报告中称,自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走高以来,资金流入中国债市的速度有所缓和,但考虑到短端收益率吸引力,资金料将稳定甚至加速流入中国股债市场。

今年以来,受美国再通胀预期推动,美债中长期收益率出现大幅上扬,并造成相应期限的中美利差自此前高位回落。不过,由于美联储对退出宽松的表态依然审慎,美元利率曲线短端不升反跌,短天期中美利差维持在较高水平,人民币息差类交易仍然有利可图。

“10年(中美国债)的息差变化对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不如1年或3个月这样的短期息差显著,”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表示,相对较低的境外美元融资利率,有利于中资企业借贷等形式的资金流入,长期利差收窄则会影响到债券投资行为。

事实上,即便长端利差收窄、长期净流入的外资在3月突现小幅撤出中国债市,目前也远未到敲响资金外流警铃的时刻。法国巴黎银行外汇与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预计,二季度10年中美利差还能进一步收缩到大约110个基点,这距离央行的所谓“舒适区间”尚远,今年突破的概率也很小。

三年前当美联储正处于加息周期时,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曾称当时80到100个基点的10年中美利差处于舒适区间。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司长孙国峰去年4月时曾称,当时约180个基点的中美利差处在相对合适的水平。孙国峰近期表示,乐见其它经济体寻求回到正常货币政策的努力,并淡化美债收益率上升影响国内金融市场的担忧。

利差水平有利于息差交易,但也有赖于汇率的相对平稳。从人民币期权隐含波动率和风险逆转(RR)水平来看,当前市场并不认为人民币中短期内面临贬值风险。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的报告预测,后期美元仍将回到贬值路径,预计未来3个月人民币在6.35至6.65区间震荡,未来6至12个月倾向6.35的目标升值。“建议投资者不用为人民币多头头寸进行对冲,”报告在末尾做出建议。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人民币今年跃居最佳息差交易亚币 短端利差稳固提供支撑

发布日期:2021-04-15 07:10
做多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的利差回报夏普率约0.65;美债中长期收益率出现大幅上扬。


OR--商业新媒体

不要被中长期中美利差收窄吓乱了阵脚。得益于仍具优势的短端收益率,以及相对稳定的汇率展望和较低波动风险,人民币成为今年以来亚洲货币中息差交易的最佳选择。

彭博的息差交易(carry trade)数据显示,今年来截至4月14日,经波动率调整后,做多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的利差回报夏普率约0.65,是所有亚洲货币中惟一拥有正收益的币种。虽然10年中美国债利差已收窄至约150基点,3个月期人民币Shibor仍较美元Libor高出约240个基点,处于去年8月以来的平台之上。

“相对其他市场,在波动率调整后,中国短端收益率曲线仍然具有吸引力,”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在4月13日的报告中称,自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走高以来,资金流入中国债市的速度有所缓和,但考虑到短端收益率吸引力,资金料将稳定甚至加速流入中国股债市场。

今年以来,受美国再通胀预期推动,美债中长期收益率出现大幅上扬,并造成相应期限的中美利差自此前高位回落。不过,由于美联储对退出宽松的表态依然审慎,美元利率曲线短端不升反跌,短天期中美利差维持在较高水平,人民币息差类交易仍然有利可图。

“10年(中美国债)的息差变化对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不如1年或3个月这样的短期息差显著,”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表示,相对较低的境外美元融资利率,有利于中资企业借贷等形式的资金流入,长期利差收窄则会影响到债券投资行为。

事实上,即便长端利差收窄、长期净流入的外资在3月突现小幅撤出中国债市,目前也远未到敲响资金外流警铃的时刻。法国巴黎银行外汇与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预计,二季度10年中美利差还能进一步收缩到大约110个基点,这距离央行的所谓“舒适区间”尚远,今年突破的概率也很小。

三年前当美联储正处于加息周期时,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曾称当时80到100个基点的10年中美利差处于舒适区间。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司长孙国峰去年4月时曾称,当时约180个基点的中美利差处在相对合适的水平。孙国峰近期表示,乐见其它经济体寻求回到正常货币政策的努力,并淡化美债收益率上升影响国内金融市场的担忧。

利差水平有利于息差交易,但也有赖于汇率的相对平稳。从人民币期权隐含波动率和风险逆转(RR)水平来看,当前市场并不认为人民币中短期内面临贬值风险。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的报告预测,后期美元仍将回到贬值路径,预计未来3个月人民币在6.35至6.65区间震荡,未来6至12个月倾向6.35的目标升值。“建议投资者不用为人民币多头头寸进行对冲,”报告在末尾做出建议。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